他40歲就留下遺書...認為以癌症離世,是一種恩賜!罹癌醫師:癌症,讓我擁有不留遺憾的祝福

撰文 :楊育正、楊惠君 日期:2019年09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他在40歲時就坦然面對生死,留下深富情感的遺書,只願留給家人最後一絲溫柔。是什麼樣的心情,讓他認為,以癌症離世,是一種絕佳的恩賜?他甚至深情款款地說:癌症,讓我擁有不留遺憾的祝福,如果有一天,我不再醒來,我真的沒有遺憾…。

抗病的過程中,雖然曾有低落或病況突然轉危的衝擊,但我自始至終心裡多半時間都很篤定,那是超越我在醫療專業的認知,除了來自我的信仰之外,更多是來自於自己長期的「準備」。因為我對親愛的家人勇於「表白」,讓我不害怕突然的告別。

 

這期間,我接受到好多啟示,從白晝的日常生活、從夜裡的罕見夢境。當然,這些細微而巧妙的各種感應,只有信者恆信。多年前,我赴美探望哥哥時,和他聊起父母的狀況,也提到父母很掛心他在外地的發展。

 

大學畢業就負笈他鄉,一直不在家人身邊的哥哥突然感傷地說:「育正,我羨慕你可以和爸媽這樣貼心,無話不說,但請千萬不要把我遇到的大小狀況告訴他們。我不在他們身邊,很多事無法對他們解釋,分隔兩地,只會徒增老人家的憂慮。」

 

大哥、大哥!您可還記得?您可知道我當時是如何的感動?!

 

確定罹癌症時,我希望:孩子,請別為爸爸擔心

 

哥哥這話語重心長,我一直放在心裡。當我確定罹癌時,一開始也決定先不告訴遠在美國的兩個孩子,便是不忍心他們使不上力而自責、擔心。

 

我只是寫信給女兒凱雯,請她幫我在美國購買可緩解化療黏膜傷害、有助修復組織的麩醯胺酸(glutamine),美國價格比台灣便宜許多。凱雯是多麼聰慧的孩子,又有生物科技的背景,立刻敏感地來信問道:「爸爸怎麼了?生病了嗎?」

 

孩子啊,爸爸怎麼捨得你們在遙遠的地方為爸爸掛念?我隨即回信給凱雯推稱:「爸爸只是拉肚子。」不久後,凱雯再來信說,將返台一週,我知道,病情是隱瞞不住了。之後,兒子定家也帶著孫女兒Dena回來了。

 

一家人不是浸淫在悲傷的情緒中,反倒是孩子們帶給我極大的喜悅,他們給了我抗病的最佳禮物──凱雯和定家的妻子竟然同時宣布:「有喜了!」這喜事不僅來得巧合,更屬「難得」。

 

罹患癌症讓我因禍得福?女兒和媳婦有喜,鳥兒也來生蛋

 

凱雯自小就十分有主見,看媽媽一生為家庭付出、奉獻,一心一意放在孩子身上,她早早立志絕不做「傳統主婦」,結婚前就向夫家表明:「不生孩子!」做為她的父母,沒有選擇,只能全力接受自己孩子的性格和選擇,但心底仍不免有點小小遺憾,並替這孩子捏了把冷汗。所幸,凱雯有福氣,進了非常好的婆家,也能包容她的想法。

 

這次回來,她對媽媽說:「哎喲,真奇怪,我好像『有了』。」聽在我和妻子耳裡,這根本是天大的幸運,根本是恩典奇蹟了。

 

好事接二連三。為不孕所苦的媳婦,在馬偕胡主任和不孕症團隊的努力下,順利有了我最可愛的小孫女Dena,還想著要再添個孩子,第二度做試管嬰兒也順利成功了。而且,女兒、媳婦的預產期算來竟然是同一天!

 

天父上帝的恩典啟示不僅於此,我家裡陽台的桂花樹枝椏間,那時還飛來了白頭翁,辛勤地銜來一枝枝的乾草,幾天內完成愛巢,然後就在這裡下蛋、孵蛋,孵出兩隻小鳥,一片生氣盎然,三喜臨門。我笑著對妻子說:「現在我們這個家裡,除了妳之外,所有『母的』都有喜了!」

 

若以癌症離世,是一種恩賜

 

我四十歲就留下遺書,對子女從不隱飾心情,也不吝於表白,即便罹病後,我也沒有需要再特別「交代」的話語。但我真是萬分欣慰,能擁有足夠的福氣,看見自己的人生因為孩子們將生命傳遞下去,而更圓滿、無憾。孩子們一直都知道,我有多愛他們,我有多愛這個家庭。

 

成長過程中,保守拘謹的父親不太顯露自己的情感,一直到生病、罹癌後,才開始學習對兒女展露依戀,直到臨終才把「愛」字說出口。在我自己成家後,便早早立志,要讓兒女感受到自己的心意,所以他們是在我不吝於「談情說愛」之中成長,對於父親的感性毫不生疏。

 

但我仍必須說,人若終將與自己最親愛的人說再見,以「癌症」做為生命告別的終場,其實是一種恩賜。有人會輕率把「痛快」掛在口邊,以出車禍或心臟病一下子就離開、沒有痛苦和拖磨為期待。

 

然而,連一聲「再見」都沒說,真的不覺遺憾嗎?真的沒有欠了家人一句「我愛你」,真的沒有什麼還來不及交代嗎?

 

癌症提供了一段「時間」,可以思考前半段漫長人生有哪些沒說出口的話、沒有交代的事,可以及時彌補;哪些事再重新來過,可以處理得更圓滿。

 

人生總有些事情要我們去完成、有些事情需留下記憶,當年錯身而過的、一起成就的,或是未能完成的事,癌症,給了我們「第二次」的機會。

 

若能以這個角度來看,罹癌擁有「不留遺憾」的祝福,它其實就不會是一種折磨的「詛咒」。

 

在我生病後,只就一件事與妻子正式提出討論,我檢視了自己的財務狀況,感謝多年來在醫院工作,讓我有穩定的財務,我知道即便我走了,妻子未來的生活無虞,這是我對她犧牲自己事業、盡心守護家庭、成就丈夫唯一的回饋。

 

我生活向來簡樸,腳上穿的是阿瘦皮鞋、手上戴著雜牌手錶。我只交代佩親,不要想著以錢滾錢、聽信人做什麼投資,財務愈單純愈好,生活即可穩當安定。

 

就算我從癌症手中離開,我們終將重逢,不再分離

 

記得結婚二十五週年那天,我趁著佩親出門時,在家裡費心布置,以盆子裝了水、點上蠟燭、擺放了一地的石頭和花束,當她進門時吟誦:「如花之燦爛、如水之清澈、如石之堅實、如火之熾熱,便是我對妳的感情!」佩親進門後大哭。

 

我和佩親早已安排好身後事,一起買好了夫妻塔位,在相鄰父母的地方。買了塔位的那天,我寫了一首小詩給她: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醒來,請不要哭泣。

我們已完成了上帝的一首詩,

願神賞賜我們所信,

在彩虹所布之處,

我們終將重逢。

天上地下,

不再分離。

 

病後,我把這首詩找出來,再傳給她一次。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醒來,我真的沒有遺憾,因為該說出口的「愛」,我都大聲地說出來了,而且,不厭其煩地重述。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在我離去之前:從醫師到病人,我的十字架》,寶瓶出版,楊育正, 楊惠君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辦完生前告別式後,終能去天堂與愛妻相聚...93歲老將軍:我不恐懼死亡,逆境中更要勇敢面對

撰文 :新活藝術 日期:2019年09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當生命開始倒數計時,當死亡如此靠近,面對摯愛的親友們,可否親口說出心中的感謝,訴說在彼此生命中美好的回憶?93歲的楊崇本將軍,於五月份得知罹患血癌後,不畏疾病侵擾,堅毅面對。他想到在人生旅途中,因為所愛的人們而精彩,因此期盼能與大家一一告別。在傳承藝術團隊、新竹榮家同仁的齊力合作下,於六月十四日在北榮新竹分院安寧病房舉辦了「人生嘉年華會」。

當生命開始倒數計時,當死亡如此靠近,面對摯愛的親友們,可否親口說出心中的感謝,訴說在彼此生命中美好的回憶?93歲的楊崇本將軍,於五月份得知罹患血癌後,不畏疾病侵擾,堅毅面對。

 

他想到在人生旅途中,因為所愛的人們而精彩,因此期盼能與大家一一告別。在傳承藝術團隊、新竹榮家同仁的齊力合作下,於六月十四日在北榮新竹分院安寧病房舉辦了「人生嘉年華會」。

 

會場旗海飄揚

 

楊將軍在參加美國拉斯維加斯年會時,冒死親自取下中國的五星旗,掛上中華民國的國旗,這份愛國的忠心與勇敢,獲得了國防部勛章。會場中滿滿的國旗代表著楊將軍愛國的忠心,兩套軍官禮服則代表著軍旅生涯中重要的里程碑。

 

會場旗海飄揚▲人生嘉年華會現場展示楊崇本將軍軍服

 

主角衣著表榮譽

 

雖在病房中,楊將軍仍打起所有精神,換上正式的襯衫與榮民楷模背心,我們為他別上特製的胸花,讓主角帥氣地參與為他量身定做的人生嘉年華會。

 

主角衣著表榮譽▲為人生嘉年華會的主角別上胸花

 

運用主角生命故事貫穿整場嘉年華會

 

2009年起,楊將軍持續參與傳承藝術團體,細細整理人生每個重要時刻,並創作為獨一無二的視覺藝術作品。

 

在舉辦人生嘉年華會之前,傳承藝術團隊整理十年來楊將軍所分享的經歷與事蹟,串連於整場嘉年華會之活動中。由傳承藝術首席講師康思云、江明璇共同主持楊將軍的嘉年華會,並提早與所有與會人員確認細節,俾使活動能順利進行。

 

▲人生嘉年華會主持準備—傳承藝術首席講師 康思云/江明璇

 

列隊歡迎主角進場

 

人生嘉年華會的開場,由陸軍張將軍喊口令「立正!敬禮!」,從病房到會場的路上,大家列隊手持國旗,搖旗歡迎楊將軍進場,並齊唱軍歌「黃埔軍魂」。楊將軍13歲就參與鐵血抗日青年團,在軍中服務41個年頭,「黃埔軍魂」是他人生的寫照。

 

▲全體人員列隊歡迎楊將軍進場

 

榮家紀念影片回顧

 

2008年楊將軍與深愛的妻子一起加入了新竹榮家這個大家庭,12年來與榮家夥伴們建立了濃厚的情感,透過榮家同仁特別製作的紀念影片,不僅讓大家回味12年來的精彩時光,更表達對楊將軍夫婦的感謝與尊榮。

 

▲欣賞楊將軍於新竹榮家12年的紀念回顧影片

 

傳承藝術團隊獻唱

 

楊將軍在榮家期間是傳承藝術活動的推廣者與最熱情的支持者,台積電張夫人訪問楊將軍時,因著他的大力推薦,台積電志工社自2010年起每週至新竹榮家陪伴長者整理生命故事、創作藝術作品。

 

在展示楊將軍的創作及經典故事之後,由傳承藝術的老師群一起獻唱「梅花」,代表著楊將軍如梅花般堅毅又柔情芬芳。

 

▲楊將軍與夫人於傳承藝術的創作

 

楊將軍回禮致意

 

楊將軍說:「軍旅生活中,我所景仰的蔣公教會我要努力奮鬥,逆境中要勇敢面對」。在榮家的生活,有很多的活動都充滿挑戰性,使楊將軍能挑戰自己。為了感謝新竹榮家12年來的照顧,楊將軍也準備一份禮物致贈新竹榮家,是他在人生大風浪來襲時,親手蓋下的手印及寫下的宣言。

 

▲致贈謝禮給新竹榮民之家

 

人活著為了什麼?為了正義而活

我有堅定的生存意志

—楊崇本將軍

 

▲楊將軍手印與人生宣言

 

用一生活出愛

 

楊將軍從小就受到天主教教育及德國傳教士的影響,也在與人的互動中處處表達珍惜、愛護之意。人生嘉年華會的尾聲大家合唱「活出愛」這首詩歌,感謝楊將軍使自己成為我們的祝福,用真實且確實的行動向這世界活出愛。

 

▲人生嘉年華會全體合唱後合影留念

 

分享甜點表達愛

 

楊崇本將軍為人謙和,待人以誠,樂於與人分享,因此在人生嘉年華會的最後,我們也特別準備了楊將軍最喜愛的甜食,與蒞臨的親朋好友們分享。在人生嘉年華會上,有這麼多的朋友們來參與,見證了楊將軍這一生對人的關心與付出,點滴都在大家的心頭。

 

▲分送蛋糕與蒞臨人生嘉年華會的親友分享

 

道謝、道愛、道歉、道別

 

人生嘉年華會結束了,但參與的親友們都不想離開,逐一到楊將軍身旁述說著和他之間難忘的回憶、這段時間對他的不捨、長久以來對他的感謝,大家真情流露地和楊將軍道謝、道愛、道歉、道別。

 

生死兩相安不只是一個靜態的結果,而是動態的進行式。

—楊培珊 台大社會工作學系 系主任

 

從親朋好友的眼中看見他們對楊將軍的愛戴,言談中不斷提起楊將軍對他們的好。我們看見人生嘉年華會不是僅為了楊將軍舉辦,也是讓楊將軍身旁的好友們能有機會對楊將軍說出放在心裡的心底話。

 

對他們而言,是一個特別又難能可貴的經驗,這場人生嘉年華會,也是楊將軍與好友們彼此之間致贈的一份最真摯的禮物。

 

90歲是我一生的豐收年,

我有五福,就是[福、祿、壽、喜、財]

這麼豐富的人生,感謝大家與我共度、一起歡慶。

—楊崇本將軍

 

 

後記:

 

楊崇本將軍已於2019年6月25日安息主懷。

 

當天中午,關懷師在楊將軍的病房祈禱唱詩歌,楊將軍向關懷師表示:「我不恐懼死亡,心中已無牽掛」,面對死亡,楊將軍非常的坦然。就在當天下午,在家人的陪伴下,自然平靜,到天堂與所愛的妻子再次相聚。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新活藝術」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出生是哭著出來,只盼最後笑著離開...安寧減輕病人痛苦,我們陪伴你「此生沒有白來」

撰文 :許禮安 日期:2019年09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安寧療護強調「安樂活」而後「自然死」,但是,曾有醫界前輩說:「安寧療護又不能讓末期病人完全沒有痛苦,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安樂死!」

安寧療護強調「安樂活」而後「自然死」,但是,曾有醫界前輩說:「安寧療護又不能讓末期病人完全沒有痛苦,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安樂死!」我要這麼回應:「既然人來到這個世間不可能完全沒有痛苦,那麼是否任何人一旦有痛苦,就應該立刻給他安樂死呢?」

 

安寧療護本來就不可能讓末期病人完全沒有痛苦,因為就算是神仙、上帝和佛祖都一樣做不到啊!佛教稱人間為「娑婆世界」,意思是「堪忍世間」,表示人間世界雖然充滿痛苦,幸好還堪以忍受。任何人如果有著持續而且不堪忍受的痛苦,應該就會不想活下去。

 

過去曾有不少末期病人或家屬問我:「許醫師,人生為什麼會這麼痛苦啊?」比較熟悉的,我就會半開玩笑的說:「啊你不是一出生就知道了!不然為什麼你是哭著出來,而沒有笑著被生出來呢?」人一出生就哭著出來,正暗示著:歡迎你來到這個充滿痛苦的世界!

 

人世間本來就充滿各式各樣不同程度的痛苦,末期病人更是充滿極度的身體、心理、社會、靈性的痛苦,所以才必須努力進行疼痛控制與症狀控制,身體的照顧之外,還有心理、社會、靈性的困擾,要想辦法去化解,讓他的痛苦還堪以忍受,他才願意繼續活下去。

 

其實人活在世間,只要所受的苦還堪以忍受,甚至具有某種意義或者可以獲得某種報酬,就值得繼續活下去。活著的各種痛苦正是啟動我們追尋人生意義、建立生命價值的原動力,因此我才會說:「完全無痛苦的生命其實不值得活著,正因為生命充滿了痛苦,才讓我得以活出另一種樣貌。」

 

因此,千萬不要妄想:安寧療護可以讓末期病人完全沒有痛苦。

 

我只希望可以解除九成的肉體痛苦,以及五成以上的心理、社會、靈性困擾。但是,至少安寧療護可以讓他活著比較沒有痛苦,即使仍有痛苦,也要讓痛苦是在堪以忍受的程度範圍。然後末期病人才可以充分發揮生命力,發光發熱到最後一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對安寧療護的顛覆思考與經驗談》,海鴿文化,許禮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唯一房產過戶給兒子後,老父親竟流落街頭...律師:即使是親生子女,也不要挑戰人性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09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想計畫,你就是『被計畫』。人的一生在乎尊嚴,可是等到你無法選擇、也無法安排時,此時,還有尊嚴可言嗎?」吳挺絹律師經手許多家庭財產訴訟案件,而後更是積極倡導法律知識給熟齡族群,為的就是辛苦一生的你,不要再最後的重要關頭─「功虧一簣」。

「大約在十年前我實習時,89歲的老奶奶在女兒的攙扶下進來,她的訴訟對象是她的四個兒子。人生第一次進法院,卻是家人間對薄公堂,我心裡想,身為一位母親,她的心情一定很複雜與難過吧!一般人對於法律訴訟與流程已經感到很困擾,何況是高齡的奶奶,被自己四個親生兒子告上法院。」

 

吳挺絹投入高齡者的法律諮詢,是感同身受,以及「看不過去」。

 

「父母的錢,就是我的錢!」你的兒女是這個想法嗎?
 

為什麼家人間為了父母財產一事會鬧得不歡而散,甚至是互相控告再所不惜。吳挺絹再次說:「不要挑戰人性。」
 

「像是前面說的故事,兒子們是在91歲的爸爸進出加護病房、插管臥床後,了解到爸爸可能不久於世,為了避免遺產稅,而商討出一連串的爭產計畫,老奶奶只是其中的一個棋子,兒子們哄騙她簽下贈與房子的契約,當其他姐妹察覺有異、不讓過戶時,兒子就將自己的母親,告上法庭!我們可以進一步討論的是,為什麼兒子們會覺得父母的財產都是自己的?而且都沒有姐妹的份?或是沒有考量父母養老、治病需要的費用?」


「我們可以捫心自問,是不是也經常給予兒女觀念:『我們的財產未來都是你(孩子)的。』而讓子孫們把父母的財產,當成了自己未來會拿到的遺產。於是爭產,變成了要拿到『屬於自己的財產』。」

 

講來令人心寒,華人社會講究孝道,可是一提到利益財產,卻是一毛都不能少。更何況已經先認定:父母的財產是我的。


計劃趕不上變化,白紙黑字更勝口頭承諾
 

「討論遺產糾紛,大家身邊應該都有不少例子,過往親友家人間的恩怨糾葛,隨著利益衝突更加白熱化,許多人竟就在告別式上因為遺產吵成一團。但遺憾的是,如果你都還在世,子女們就急著想要你的財產,辛苦了一輩子,想來更情何以堪吧!」

 

吳挺絹律師在各地不斷推廣演講,請大家善用法律來保護自己,而不要過於重視「口頭承諾」,尤其是事關資產分配,一定要白紙黑字具名清楚。最重要的是,不要讓別人來幫你計畫,年過50之後,你的退休理財,就需要包括財產分配。

 

「我再舉個故事,有一位父親將自己唯一的房產過戶到兒子名下,父子間說好,父親可以一直住在這個房子,這是屬於兩人間的默契。」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這次是第三者來挑戰。

 

當這個兒子娶妻後,妻子想換小間一點的房子兩人一起住就好,且換屋後也有一筆現金「小賺一筆」,而原本以為可以安住到老的父親,此時就被下了「逐客令」。房子,道義上是父親購買;但法律上,房子掛的就是兒子的名字。

 

這個父親想請兒子遵守讓他住到老的承諾,你們猜,這個兒子會選擇父親還是妻子呢?

 

「不願遷出的父親,最後發現自己的衣物都被推放在大樓的門口,因為房子已經交屋給新屋主了。百般難過、百般不願意,他也只能老年之後『重新開始』,重新租屋、重新找工作。」

 

無奈嗎?不管訴訟的結果如何,過程中都已經是傷害。但殘酷的現實是這些高齡長輩,幾乎都是敗訴,財產要不回來,原因就在於「舉證不足」。

 

「你的情緒、情感、心結,都不會是法官衡量的標準,法律需要的是有效力的文件,而不是『一句交代』,關於法律問題一定要詢問專業的律師,千萬不要道聽塗說。」

 

「家人間情感的千千結,人性的複雜與世事的無常,都不是我們可以預料的,我們只能在更早年,在我們身體健康時、不受限制時,就為自己與晚輩做好安排,不要讓給晚輩的禮物變成了導火線,更不要因此落得老無所歸、老無所養。」

 

吳挺絹律師的溫馨提醒:


1. 「遺願」沒有法律上效力,不能強制要求其他繼承人配合履行,「遺囑」才是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建議立遺囑前,先找律師討論。


2. 「借名登記」處理財產,都要簽署「書面借名登記契約」!事先與律師討論,要達成規劃目的,法律上達成目的同時保障自己的方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24小時手機不關機,生命最後他永遠都在!安寧醫師許禮安:我不怕麻煩,我只怕你受苦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09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許禮安醫師提供
  • A
  • A
  • A

「林杰樑醫師被稱為『俠醫』,黃勝堅醫師則叫我『怪俠』,我覺得蠻會形容的。」許禮安自己笑稱,24小時不關機的習慣,是從急診室開始,最久還可以追溯到「B.B CALL」時期,他已經有不關機的習慣。「我隨叫隨醒,在半夜接電話能迅速回應問題。」

他是衛福部屏東醫院家醫科醫師,也是安寧緩和醫學專科醫師,「我推廣安寧療護已經有二十多年,這是我長期保持的習慣,既然走了這條路,就不會怕辛苦,安寧療護是我的人生志業。」

 

但他也說,真的會半夜打電話來的不多,他到處推廣自己手機號碼的原因很單純—「讓你有個護身符可以拿。」對於死亡的恐懼是人性,但對於安寧的迷思,許禮安醫師便覺得有義務好好跟大家說明。

 

許禮安回首初衷,當年會轉診到安寧病房的病人,都是被其他科「退貨」的病人;但現在時代不同了,已經有許多病人與家屬主動要接受安寧,因為若要離開人世,更多人決定要用自己喜歡、有尊嚴的方式,安心地離開。


若你是「標準答案症候群」

安寧會讓你不知所措


安寧就是善終嗎?一問到「如何善終」,許禮安醫師先比出了「No!」的手勢,要我們改變思維,要記得—「安寧不是善終,而是『善生』、『善別』。」


許禮安向《幸福熟齡》的讀者說明,很多民眾以為來到安寧病房就是在等死,或是通往死亡的終點站,所以他要正名,安寧不是「終點站」,安寧是人生的「中途站」。生病是個打擊,同時也是一個機會,讓我們能在最後的時光,好好地相處、告別。

 

「我要讓他活下去,而不是讓他死......。」這是另一個對於安寧的迷思。許禮安說,大部分人都搞錯了,讓家人來安寧病房,並不是「非死不可」,也有些人安寧後,再回去其他科別繼續治療,沒有狀態是永遠直線發展,也沒有任何決定永遠不能改變。

 

「如果你是標準答案症候群,遇到安寧會覺得難以理解,因為它沒有框架,有框架的話,我們就要打破這個框架。」
 

「安寧與其他專科的最大不同,是『尊重自主權』與『尊重個別差異』。」許禮安提到安寧的意義,就是「沒有標準答案」,每一次的安寧療護,都會視病人的身心靈需求給予個別滿足,甚至也沒有「美好的告別方式」,只能不斷觀察、溝通、理解、判斷。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

一千萬人,就有一百萬種死法


「像是有位癌末病人,他問我,他還能活多久,我說我沒有把握,生死不是我能決定,但是如果病人有特殊需求,我們可以探究他背後的影響力是什麼。原來,過了那一天,他就有退休金,他想捐給他認同的慈善團體。」也因為安寧的疼痛控制夠好,讓癌末的他能夠思考自己下一步的計劃,讓人生盡量了無遺憾。


「按照標準流程,三天沒大便就要處理,有位阿公三天到了,護理師要幫他通便,阿嬤這時跳出來阻止說:『大年初一我們家是不大便的!』我們只好延到大年初二再處理。」每個病人與家屬都有他們的世界觀,安寧則給予尊重與滿足。


許禮安說,安寧療護可以「談判」,沒有絕對的SOP(標準作業程序)。

 

像是惡性腸阻塞,其他科會插鼻胃管、禁食,但有人說情願吐,也不願用鼻胃管;有人則說每到星期天就要拔管,星期一回來再插管,因為周末他要去教會;還有人堅持要用鼻胃管喝西瓜汁...這些都是在其他科別,會被禁止的行為。

 

「如果你可以忍受痛苦,我就不怕麻煩;可是我還是會跟你再次確認,我怕你受苦。」苦是什麼?如果痛苦被看見,需要被接納,心靈的擴展是否就能緩和身體的病痛?

 

想要好死,首先戒掉「我是為你好」


許禮安近年來除了推廣安寧療護,更是深入校園大力推動「生死教育」,因為他說:「生命教育、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教育都會起連鎖反應,前面無解,後面也會無解。」


「有句台詞很熟悉,叫做『我是為你好』,父母為孩子好,沒有問他的需求,就替孩子選擇安親班、補習;等到自己病重時,兒女也會以『我是為你好』替爸媽選擇插管、繼續急救!」

 

許禮安談到,末期病人的期待與家人不同,可是我們往往不經意地以善意為壓迫,替對方做出選擇,但這些軌跡,都能追究到我們從小也是被這樣對待。

 

安寧是「安樂活」,拒絕「安樂死」


台灣近年來因為瓊瑤與傅達仁的新聞而不斷有「安樂死」的討論,許禮安的態度一直都很簡單:「你不想要親自殺死自己或病重的父母,卻要立法請人處死,這合理嗎?」

 

安寧是想盡辦法解決、緩和病人的痛苦,讓接下來的日子還能安樂活、自然死;安寧做好疼痛控制,從社會、心理、靈性力量等協助病人,求活不求死。


「我曾聽過一位腦麻的青年對著躺在床上的植物人悲嘆,覺得植物人好可憐;我反過來告訴他,說不定植物人也覺得你要四處找工作,很可憐。我們拿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別人、替別人下決定,是很危險的事。」

 

24小時手機不關機的許禮安醫師,被稱為「怪俠」甘之如飴。

 

生命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在安寧體現的則是人性尊嚴,尤其是在生命的最後篇章,我們要怎麼書寫,盡情在我。

 

最後附上許禮安醫師的聯絡方式─記得有位醫師,願意在生命的中途站,陪你到最後。

 

24小時安寧諮詢專線:

0955-784-748

 

安寧諮詢信箱:

an0955784748@yahoo.com.tw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癌症與心肌梗塞你選哪種死法?醫師:我寧願得癌症,有時間能說我愛你,或是我恨你

撰文 :許禮安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果因病死亡的方式可以讓你選擇,你想要死於癌症或是心肌梗塞呢?

某慈善醫院有位副院長是心臟內科醫師,本身卻是個老菸槍,曾經私下說過:「我才不要得癌症死掉,那樣太痛苦了。我寧可心肌梗塞,可以一下子就死了。」

 

畢竟有個傳說是:「醫師通常會死於他專長的疾病。」

 

但是我心裡想:「那可由不得你!」

 

我覺得:相對於心肌梗塞而言,死於癌症至少有個好處,就是還有時間做準備!

 

我以前說過:「當你搭飛機不幸快要墜機的時候,你連開手機傳簡訊說:『我愛你』或是『我恨你』三個字都來不及。」

 

心肌梗塞一樣是如此,癌症末期至少還有時間,可以在病床前化解恩怨情仇,不致於帶著遺憾而去,讓家屬徒留悔恨。

 

但是得先做好「病情告知」,讓末期病人可以交代後事、完成心願、了結心事。

 

接受安寧療護的好處,就是讓家屬在將來回憶時,覺得:幸好還有時間陪伴末期病人。家人還健康的時候,總是各忙各的而沒空相聚,要到親人已經末期,家屬才真正有空相陪。

 

有些家屬會說:早知道當初就多陪陪家人,我說:能陪伴就只有現在而已!

 

假如健康而可以各過各的日子,末期才會一家團聚,請問你要選擇什麼?莊子說:「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於江湖。」寧可家人都健康而不常相聚,也不會希望有親人末期而能一家團聚;就像多數的醫護人員寧可父母健康,而能花大部分時間去照顧別人的父母,絕對不會希望自己的父母需要我們的照顧。

 

過去在安寧病房時,經常有家屬問:「遠方外地的子女何時需要趕回來?」

 

我說:「趕回來見最後一面到底是為了什麼?都已經住進安寧病房了,趁現在末期病人還清醒,為何不趕快回來陪伴呢?因為有陪伴,將來比較不會有遺憾。等末期病人都昏迷了才要趕回來,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且看起來好像是要趕回來分遺產而已。」

 

我在高雄醫學大學開課「生死學與生命關懷」,經常有大學生寫到:「阿公(阿嬤)重病,但爸爸(媽媽)因為我要升學考試,就決定先不讓我知道,等到我考完試才發現,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我覺得:考試明年還可以重考,但是陪伴親人的機會,卻是如果錯過這一次,就可能一輩子後悔,而且到死都無法彌補。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對安寧療護的顛覆思考與經驗談》,海鴿文化,許禮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