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跟奶奶學吉他!「長者拓寬我的視野,我可以給他們帶來幸福感!」

撰文 :伊甸園月刊 日期:2019年04月17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伊甸園月刊
  • A
  • A
  • A

在荷蘭年輕人進駐到老人公寓,陪伴長輩排解寂寞、陪他們吃飯、聊天等,開啟一天的日常。老人有互動對象,年輕人從長輩身上學習不同的事物,世代融合讓生命影響生命的故事天天上演。

位於荷蘭的Humanitas Deventer老人公寓,採取跨世代混齡居住,長輩分享經驗給年輕人;年輕人和長輩話家常、提供生活上的協助、一起到外面用餐、分享新知,世代融合在這裡構成了幸福的畫面。

 

自2013年起,Humanitas開啟青銀共居的模式。雙澄照顧創新工作室負責人巫瑩慧表示,長輩因為年輕人的入住,多了生活刺激;年輕人則可以減輕租屋負擔,為機構找到有意義的可行方案。

 

青銀共居的Humanists

 

為了促進老人與社會聯結,荷蘭的Humanists Deventer提供六名大學生免費入住,每個月要服務長輩30個小時,當友善鄰居。青年人的入住,排解了長輩的寂寞,也增加社會刺激。他們可以和長輩進行實際的居家生活,例如:聊天、上街買東西、一起逛街看電影等。

 

特別的是這群大學生非高齡照護的相關科系,「因為這裡不是實習的場所,而是生活。」巫瑩慧強調,如此才能避免落入照護的思維。

 

環顧老人公寓的設計,到處都是採光通透的環境,讓人遍體舒暢。巫瑩慧說,Humanists Deventer還規劃了小型超市、美容院等,超市服務由志工提供協助,老人家可以購物、做頭髮,豐富生活。

 

薩克森應用科學大學城市設計系的學生Jurrien Mentink在TED分享他在Humanists的服務心得。過去的他生活節奏快,來到Humanists步調一切慢了下來。老人家每天固定坐在大廳,他不忘上前問候。

 

老人家雖然部分失能,但是他們能傳授年輕人許多技能,他的吉他就是跟一位長者學的,而他也教對方學習如何使用平板電腦,臉書,彼此討論時事,如:布魯塞爾恐攻事件,交流外面世界的資訊。

 

「這些老人拓寬我的視野。」他們即便身體有殘缺,卻是非凡的人。在青銀共居期間,他與長輩成了親密的朋友,卻也不得不面對死亡的課題。幾位長者相繼過世,讓他學會道別,是一場活生生的生命教育。

 

少醫療 快樂多的Roosenburch

 

長照只能強調醫療,而失去自主嗎?在Residence Roosenburch終身公寓,老人家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事情,它鼓勵老人「當自己的老闆。」

 

你想幾點喝咖啡就喝,不用受制醫護人員規定的排程;「就算喝酒,喝醉也無妨。」巫瑩慧對Residence Roosenburch主張老人住在其中就是要快樂,印象深刻。

 

機構不應該以醫療和財務成本為導向,面對身體功能逐漸退化的老人來說,「居住環境要思考的是快樂,而非治癒。」巫瑩慧舉例說,當住戶想要養寵物,考量的不是細菌問題,而是牠能陪伴長輩。

 

而提供的餐點,不是基於省錢、有營養就好,還要考慮到用餐環境的舒適度、提供酒吧服務、甚至食材的搭配等,種種細節都有助於提升生活質感。

 

「我們無法治癒所有疾病,但是我們可以賦予老人權力帶出幸福感。」是Residence Roosenburch創辦人 Hans Becker的核心護理理念。在他的想法裡,要讓長輩活得有尊嚴且獲得自我價值,「這些感受有助於他們快樂。」

 

公寓裡,推崇「Yes Culture」文化,只要住戶提出要求,工作人員不會拒絕,會試著找出可以解決的方案。例如:曾有住戶提出想一次養五隻貓,在了解之後,她留了兩隻在身邊,其他住戶表示也想飼養,她則分送給他們,達成了協議。

 

「老人不是無助的個體,他們應該被允許自己做事。」護理不該取代全部的照護工作,而剝奪老人的自理能力。一味的幫助,居民將會忘記如何做日常工作。老人家可以做飯,和他人享受下廚的樂趣,「美味食物和護士同樣重要。」

 

Hans Becker對外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談及他對幸福的定義「是品啜一杯葡萄酒的時候。」他認為Residence Roosenburch的居民也該如此,有選擇的自由。

 

於是他開辦餐廳,藝術工作室,設立動物園,吸引孫子進來關心和探望祖父母。另外,也設立博物館,讓長者與過去有了對話,甚至鼓勵附近社區居民進到博物館參觀,讓住戶與社區互動,促進社區共融。

 

在老人公寓中,有不同世代的人相伴,老人多了幸福與歡笑,那是通往幸福的捷徑。

 

在老人公寓中,有不同世代的人相伴,老人多了幸福與歡笑,那是通往幸福的捷徑。

 

(本文獲「伊甸園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誰說失智就什麼都不會?他們唱歌、畫畫,還能當主持人!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31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國際失智症協會資料顯示,全球平均每3秒就有一名失智症患者!台灣的失智人口則超過26萬人,但民眾普遍對失智認識不足,進而產生歧視的行為。今(31)日有三位失智患者站出來,告訴民眾失智病友不是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他們仍有無限可能!

衛福部國健署署長王英偉指出,許多民眾認為失智等於失能,患者在生活上無法自理;事實上,台灣的失智者有6成以上沒有失能,或是僅有輕度失能。

 

即使被診斷為失智症,輕度失智者還是可以在親友的協助下參與社區活動,維持有品質的生活。
 

▲蘇惠美(右)是阿茲海默症患者,丈夫全力支持她參加活動、積極生活。(攝影/林芷揚)

 

62歲的蘇惠美是阿茲海默症患者,確診前發現自己常常記不住老朋友的名字,某天例行性上課時,在教室附近的捷運站下車後驚覺「這是什麼地方?」就醫確診失智以後,蘇惠美非常沮喪,不斷自問「怎麼會是我?」。
 

此後,蘇惠美不敢出門,擔心回不了家、擔心遇到壞人,甚至害怕未來大小便失禁需仰賴他人照顧,曾經萌生結束生命的念頭。

 

所幸,女兒告訴她:「就算妳以後坐輪椅也不認識我們了,至少我回家還有媽媽可以叫,妳千萬不能做那種事情!」

 

蘇惠美聽了很感動,決定振作起來,積極參加唱歌、畫畫等活動,告訴自己「我要勇敢活下來。」

 

▲蘇惠美的繪畫作品。(圖/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蘇惠美(左)擔任今年失智友善大使,呼籲民眾用善心對待失智病友。(攝影/林芷揚)

 

蘇惠美呼籲大眾,失智者講錯話、做錯事都不是故意的,希望民眾保有善心和愛心,不要用奇特的眼光看待他們,反而要鼓勵病友走出來與社會互動。

 

▲國際失智症聯盟主席凱特(右)在先生與親友的協助下,生活非常積極、活躍。(攝影/林芷揚)

 

60歲的國際失智症聯盟主席凱特 (Kate Swaffer)也是失智症患者,49歲那年確診時她還很年輕,完全無法接受罹病,哭了一個星期。

 

不過,在積極復健、親友支持與科技輔助之下,不但病程退化速度慢,現在還能正常生活,與蘇惠美一起唱歌、笑鬧。

 

▲凱特(右)與蘇惠美(左)是好朋友,兩人同台飆歌,氣氛非常歡樂!(攝影/林芷揚)

 

▲凱特(左)期待台灣也能打造失智友善的環境。(攝影/林芷揚)

 

凱特直言「很多人覺得我看起來不像失智!」她希望台灣社會也能不歧視失智者與其家屬,友善的環境可以幫助病友更正向。
 

▲邱先生是年輕型失智患者,但擔任主持人架式十足,令人驚艷。(攝影/林芷揚)

 

同樣是年輕型失智症患者的邱先生,英文能力與表達能力俱佳,特地擔任今日記者會的主持人,令人耳目一新。

 

西裝筆挺的他站在台上面帶微笑,介紹講者時咬字清晰、台風穩健,協助記者會流程順利進行,證明即使是失智患者,仍有無限可能,就算是主持活動也難不倒他們!

 

▲邱先生在太太的悉心照料下,證明失智患者仍有無限可能。(攝影/林芷揚)

 

為了增進民眾對失智症的了解,國健署將於9月14日至9月16日在萬華區剝皮寮歷史街區舉辦為期3天的社區活動,包括與失智者PK象棋和麻將、身體彩繪、國標舞教學等內容,期待民眾到場給予失智者最熱烈的支持與鼓勵。

 

▲失智友善標章亮相,呼籲民眾給予失智患者更多鼓勵與肯定。(攝影/林芷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2歲學畫變大師、90歲下圍棋防失智 這樣退休好幸福!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30日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退休生活怎麼過才精彩?高齡社會到來,如何活出豐富的第二人生是熟齡族群關心的議題。《今周刊》今(30)日舉辦2018幸福熟齡台日交流論壇,邀請政府單位與民間達人,包含前嘉裕西服總經理江育誠、本因坊琪王王銘琬、桃園市副市長王明德齊聚一堂,分享各自的美好熟齡生活樣貌,博得在場民眾滿堂彩!

▲左起為《今周刊》社長梁永煌、桃園市副市長王明德、本因坊棋王王銘琬、前嘉裕西服總經理江育誠。(攝影/陳弘岱)

 

江育誠堪稱完美退休生活典範,他退休後的四大興趣是鐘錶、繪畫、雕塑、爬山與拍攝昆蟲,不但豐富人生,甚至發展出第二專長,曾將三幅畫作拍賣所得36萬元全數捐給弱勢團體,玩興趣又能貢獻社會,是他當初始料未及。

 

江育誠》

退休四大興趣:鐘錶、繪畫、雕塑、昆蟲攝影

 

江育誠指出,退休後必須面對的兩大問題是健康與孤獨,而他利用拍攝昆蟲當作爬山的誘因,當作強身健體、儲備健康存摺的好方法。不只身體變好了,更從昆蟲攝影找到無窮樂趣。

 

他曾拍過豆娘交配、金蟬脫殼等珍貴畫面,已經收集數十種昆蟲影像,更從小小昆蟲身上領略生命大道理。

 

▲江育誠的退休生活多采多姿,聊起自己的興趣時總會眼睛一亮。(攝影/陳弘岱)

 

機械系出身的江育誠,對鐘錶也是情有獨鍾!他從世界各地收藏珍貴鐘錶,就連十七世紀的古董鐘、全球最小的鐘都是他的珍藏。江育誠曾在捷克布拉格看中一個廢棄的教堂時鐘,費力運回台灣後才發現缺少多項零件,靠著擔任鐵工的朋友幫忙,花了半年終於成功修復,成就感十足!

 

除此之外,江育誠52歲正式學畫,誓言投入一萬小時就為了一圓兒時夢想,立志成為肖像畫大師。目前江育誠已經花了九千多個小時,還向醫師借了人體肌肉與骨骼的構造圖仔細研究,只為了精進繪畫技巧,精神令人敬佩。

 

透過畫畫,江育誠讀懂了繪畫語言,進到美術館可以與古今中外的藝術大師對話,他感性地說:「不管我的作品如何,畫畫已經豐富了我的人生!」

 

▲江育誠分享他的學畫歷程。(攝影/陳弘岱)

 

學畫之後,他還多了雕塑的興趣,江育誠現在也致力於人像雕塑,並用作品證明,只要先有一個興趣,後續就能發展更多相關嗜好,藉此豐富人生。

 

江育誠提醒,退休前就要培養興趣,提前為人生下半場做好準備。他以座右銘「富可量,心不羈」鼓勵在場民眾,財富可以衡量,但沒有人可以羈絆你的心!

 

▲江育誠以「富可量,心不羈」鼓勵民眾創造自己的美好人生下半場。(攝影/陳弘岱)

 

進入第二人生之後,除了透過興趣豐富生活,健康也很重要。隨著壽命延長,失智人口不斷增加,而提前預防是面對疾病的最佳策略。榮登第55、56屆本因坊棋王的圍棋好手王銘琬今日也來到論壇,與民眾分享如何善用圍棋預防失智!

 

王銘琬》

下圍棋防失智,阿嬤也學得會!

 

日本研究證實,下圍棋有助降低失智風險,但民眾多認為圍棋的難度高,不易學習。王銘琬指出,其實有一種10分鐘就能學會的「純棋」,和圍棋的內容完全一樣,但使用七路棋盤,非常簡單,任何人都學得會。

 

▲王銘琬現場指導民眾如何下圍棋。(攝影/陳弘岱)

 

他曾經教會一位90歲阿嬤下圍棋,實際對弈一回後,「阿嬤發現她真的會下棋,而且贏了我以後,高興得不得了!」王銘琬秀出當時的照片,只見阿嬤害羞得用雙手遮住臉龐,相當可愛。

 

王銘琬直接在論壇現場指導如何下圍棋,民眾連先生自告奮勇上臺與王銘琬對弈,現學現賣,沒想到真的贏了王銘琬!棋王幽默地說:「雖然很心痛,不過沒辦法,這就是遊戲規則。」王銘琬與民眾互動零距離,親切的態度讓全場歡笑不斷。

 

▲王銘琬與民眾現場對弈,相當有趣。(攝影/陳弘岱)

 

▲王銘琬與民眾連先生合影。(攝影/陳弘岱)

 

王明德》

打造高齡友善環境,迎接幸福熟齡!

 

想要打造幸福的高齡社會,除了民眾自己培養興趣之外,政府的作為也十分重要。桃園市副市長王明德今日來到論壇現場,指出桃園市市民平均年齡38.11歲,老年人口比例約11%,是六都最年輕的城市,但老年人口仍不斷攀升,因此實行高齡政策也是刻不容緩。

 

▲王明德說明桃園的高齡相關政策。(攝影/陳弘岱)

 

王明德表示,桃園市正在推動共融型社區,歡迎老年人與年輕人共居,另外也推動低底盤公車、路平專案等計畫,打造方便老年人行動的環境。更有趣的是,桃園市曾舉辦銀髮族的滑手機比賽,透過教導老年人使用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拉近他們與社會的距離。

 

▲王明德指出桃園市是六都最年輕的城市,但老年人口也不斷增加。(攝影/陳弘岱)

 

台灣已邁入高齡社會,期待在政府與民間的努力之下,不但能創造高齡友善環境,更能讓每個人享有幸福的熟齡生活,活出美好第二人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住圖書館也行!翻轉「養老」形象,荷蘭高齡住宅有夠潮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22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Habion提供
  • A
  • A
  • A

走進荷蘭的高齡住宅,可以看到這裡的爺爺奶奶都很獨立,喜歡自己泡咖啡、煮飯,三五好友圍在一起用餐,臉上洋溢的笑容宣告「我們很幸福!」不過,荷蘭這個「老有所終」的歡樂景象也是經過一番努力和衝撞才得來的。

台灣老年人口比例今年突破14%,且預估8年後就將從「高齡社會」邁入「超高齡社會」,老化速度非常快!

 

地球另一端的荷蘭,國土面積比台灣稍大,人口約有1700萬,與台灣相距不遠。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2016年統計資料顯示,荷蘭65歲以上銀髮族約佔18.4%,比台灣老一些,因應社會老化的經驗也多一些。

 

他們創新改造的高齡住宅,就是值得台灣借鏡的例子。

 

▲荷蘭Habion高齡住宅。(圖/Habion提供)

 

▲荷蘭Habion青銀共居。(圖/Habion提供)

 

搶攻高齡住宅

扭轉終老環境

 

荷蘭共有750萬家戶,其中240萬戶屬於社會住宅,無論是年輕人、老年人、小家庭都能入住,而銀髮族居民的平均年齡是85歲,三分之一有失智症。

 

這些社會住宅由360家住宅法人(Housing Association)管理,但只有3間業者專門經營高齡住宅,Habion是其中之一。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日前來台參訪,並在銀享全球舉辦的銀享小聚中分享Habion如何打造充滿創意與歡笑的高齡住宅。

 

▲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攝影/林芷揚)

 

社會住宅補助減少

居民參與住宅設計

 

▲Habion旗下高齡住宅之一。(圖/Habion提供)

 

荷蘭於1901年推動《住宅法》(Housing Act),在政府補貼之下建造社會住宅,逐步發展成提供民眾和安養機構承租居住的模式。不過,受金融危機影響,荷蘭政府對社會住宅的補助降低,申請入住標準越趨嚴格,安養機構的住民也嫌房子老舊,有些房舍甚至面臨拆除命運。

 

▲荷蘭部分老舊社會住宅曾面臨拆除命運。(圖/Habion提供)

 

於是,Habion決定介入改造舊有的安養機構,但不是由業者單方面規定長者的生活模式,反而邀請住民寫下對高齡住宅的期待。原來,長輩們期待的是高齡住宅能給他們「家」的感覺,他們不願意被社會孤立,不願意住家被貼上「養老院」的標籤,他們想和年輕人一起住!

 

▲Habion邀請長者寫下對高齡住宅的期待與需求。(圖/Habion提供)

 

▲不少荷蘭長輩想和年輕人一起住。(圖/Habion提供)

 

打造多功能住宅

合力衝破法規限制

 

於是,Habion翻新舊有建築並打造「多功能住宅」,基本格局與普通房子無異,但預留修改空間,若日後有照護需要,可以馬上加裝相關設施,等於在熟悉的家中就能安心終老,不必搬去養護機構。

 

▲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在銀享小聚上表示,荷蘭人年老之後,通常會從家裡搬到安養院,身體衰弱後再搬到養護中心,最後還要搬至臨終安養機構,相當麻煩。Habion設計的多功能住宅有助於做到「在家終老」。(攝影/林芷揚)

 

Boerenfijn指出,荷蘭和台灣一樣,對住宅和安養機構有諸多法規限制,當時有官員一踏進多功能住宅,立刻要求業者停止計畫,揚言拆除。Boerenfijn霸氣地說:「該停止的是你們!我們不會把住在這裡的400位長輩趕走,要趕你們來趕!」政府官員只好妥協。

 

打破養老負面印象

混齡住宅配時尚裝潢

 

▲Habion高齡住宅的室內設計以溫馨居家風格為主,打破一般人對養老院的刻板印象。(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歡迎年輕人和寵物入住,帶給銀髮族不同的生活經驗。(圖/Habion提供)

 

為了符合銀髮族的期待,Habion高齡住宅走溫馨居家風格,沒有養老院的沉悶乏味,更沒有醫療院所的冰冷,並設有餐廳、圖書館、美容院、幼稚園等公共場所,自成一個和樂融融的小社區,大家都忘了這裡其實是高齡住宅。

 

▲Habion高齡住宅設有圖書館,是孩子們讀書的好地方。(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也設有美容院,圖中是一位住民正在替理髮師製作木製用品。(圖/Habion提供)

 

傳統安養機構由院方供餐,住民只能被動接受,但在這裡,爺爺奶奶可以自己烹調喜歡的餐點,和左鄰右舍圍著長桌一起用餐。在柔和燈光與三五好友陪伴下,家常料理也變成美味佳餚!

 

▲住在Habion高齡住宅的長輩可以料理自己愛吃的食物,與左鄰右舍一起用餐。(圖/Habion提供)

 

不只吃得自由,住也很有創意!有一位老奶奶要求:「我想住在圖書館裡!」Habion真的替她辦到了。工作人員把圖書館對面的房間改造成老奶奶的家,讓她一開門就能看見圖書館。老奶奶的願望實現了,笑得合不攏嘴。

 

▲Habion應老奶奶要求替她改造空間,讓她住在圖書館裡面,一開門就看到圖書館!(圖/Habion提供)

 

青銀共居沒優惠

想入住先寫申請書

 

Habion高齡住宅歡迎青年入住,但必須提出申請。Boerenfijn表示,他們打破傳統的青銀共居方式,想入住的年輕人必須提出申請動機,每月房租也沒有比較便宜,但仍有不少人搶著住。最重要的是,這些自願入住的青年是發自內心關懷長輩,幾名英國的交換學生還會帶老人家去看球賽呢!

 

▲幾名英國交換學生住進Habion高齡住宅後,帶長輩一起去看球賽,與球迷同樂。(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成功的主因,在於重視長輩的需求、給予高度參與感,並勇於挑戰既定的遊戲規則,化危機為轉機,不但創造居民對社區的強烈認同,更用創新方案替長者找回滿滿的幸福感!

 

▲製圖/陳美環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借鏡德國 青銀共居助長者走出孤獨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4月19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在今年3月正式邁入「高齡社會」,但只要提到銀髮,總讓人聯想到長期照顧與生病醫療等沈重問題,長年旅居歐美的文化評論家王瑜君博士建議,面對退休族的人生下半場,首要解決的問題是「走出孤獨」,因為現在幸福快樂的退休族不再只是在家受人侍奉,而是該勇於追夢、學習享受自己的新人生。

高齡化現象不只發生在台灣,但王瑜君直言,在歐洲國家根本不會聽到「下流老人」或「孤獨死」等社會名詞,長年往返歐洲與台灣,她發現歐洲人不分年齡「都超級會過生活」,即使是退休族,同樣樂於學習、勇敢追夢。

 

以台灣為例,如果走入松年大學,會發現銀髮學生大多是女性,少見男性的身影。這種現象在日本稱為「退休丈夫症候群」,因為退休後的男士突然沒有名片與辦公室,生活中突然失去重心,因此她認為「要好好生活對男士特別困難」。

 

而在德國就有協會專門解決熟齡孤獨問題,王瑜君表示,歐洲許多長者退休後會組讀書會,彼此討論閱讀心得,並刺激思考力。

 

德國也鼓勵跨世代的合作,以德國近幾年湧入數百萬新移民為例,許多銀髮族籌組志工團隊,擔任孩童的世界爺爺、世界奶奶,付出關懷與陪伴,甚至教他們德語,而這些新移民也可以回過頭指導老人家使用3C產品。銀髮族走入團體,不只找到生活重心,同時幫助社會解決移民問題。

 

「因為好好生活的態度,讓他們變得重視人性。」王瑜君觀察,德國對於人的老後生活有無限創意,現在已經有許多老人家自己找老朋友,共同買地建屋,設計自己的老後生活。另一種做法則是「青銀聚合計劃」,目前全德已經有約 450棟青銀聚落,克服陌生人之間的信任問題,一群老人與一群沒有血緣關係的年輕人共住共好。

 

王瑜君舉例,在德國科隆一位阿嬤因為子女離家工作正處於空巢期,他兒子便登報尋找願意共住的青年,以類似打工換宿的方式,每週貢獻一定時數的陪伴,包含日常用餐、看電視或聊天,甚至幫忙購物,換取免費住屋,不但解決青年租屋的需求,也能幫助長者走出孤獨困境。

 

王瑜君以德國經驗,證明不一定要靠政府的力量,以長者的行動力,同樣能解決社會問題。「困境不見得是困境,看你怎麼做」,台灣雖然走入高齡社會,但學習沒有年齡之分,如何讓長者而走出孤獨,進而規畫、設計自己的新人生,成為台灣社會目前需要面對的問題。

 

▲文化評論家王瑜君今天下午前往北科大演講,分享德國如何協助年長者走出孤獨。(攝影/邱璟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