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照顧別人,你會像黑洞;先關愛自己,你便是太陽—了解「這件事」的影響,學習過「不起壓力的生活」

撰文 :吳錫昌正念照護講師 日期:2019年10月3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照顧者的角色,應先好好愛護自己。有足夠的力量,使自己成為陽光,可以源源不絕地給予。終結照顧的辛苦,先愛護好自己的優先順序,具有關鍵的意義。

了解「正念」的影響,學習過「不起壓力的生活」,有一個出自佛教經典的故事,說明照顧者與被照顧者,兩方的對應關係:

 

一對街頭表演雜技為生的父女,父親會以自己的身體撐起女兒,讓她在頭頂上表演高難度的伸展技巧,以贏得觀眾的喝彩,並獲取賞金。

 

父親總是認為在高處的女兒是岌岌可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隨時保護著她的安危。女兒是一位有智慧女孩,她告訴父親,這樣是錯的。

 

她需要父親把自己的安全,做好最大的警戒和保護。唯有把自己的安全做最好的維護,這才是對女兒最大的照顧與安全保障。

 

同樣的道理,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雙方共同身陷險境中,如果父親看不出女兒的安危是身繫於自己身上。

 

若是沒有把「愛護自己」當作第一優先,就想去照顧別人。就像是一個深陷泥沼人,想要指導另一個人從泥沼出來一樣,這樣邏輯是令人無法理解的。

 

照顧者角色,常常不自覺地,把注意力放在被照顧的對象上,令自己成為一個「能量的給予者」,最後能源都枯竭了,自己反而成為一個黑洞,空無而黑暗地吞食一切快樂。

 

照顧者的角色,應先好好愛護自己。有足夠的力量,使自己成為陽光,可以源源不絕地給予。終結照顧的辛苦,先愛護好自己的優先順序,具有關鍵的意義。

 

什麼原因,讓照護者對於「愛護自己」覺得不敢接受,或有罪惡感呢?

 

秀娟告訴大家,她不快樂。她說了幾次:「我在家『不敢』快樂。」是什麼限制了秀娟快樂的權力呢?

 

我問秀娟,是什麼原因在家中,讓你不敢快樂起來?

 

她回答:「就是因為有照顧的壓力啊!」

 

沒錯,照顧本身是種壓力。

 

但我特別問秀娟:「照顧工作是壓力來源嗎?」 我解釋「壓力源」和「壓力」的差別,了解壓力源,才能不起壓力反應。

 

秀娟也是一位兩個孩子的媽媽,我以小孩子不想上學為例。

 

你問孩子:「為何不喜歡上課?」

 

小孩子會說,因為同學會笑我。孩子或許不清楚因果關係,但是為何同學會笑他呢? 當你一層層地探問,會找到最終的原因,那就是「壓力源」。

 

最後發現真正造成小孩子的「壓力源」是:

 

孩子每天都五點半起床,為了趕七點半的晨間整潔活動,多睡就要遲了。顧不得吃早餐,街口隨便買了三明治或飯團,擠一班公車十五分到達捷運站,轉了兩條捷運線,站了三十分鐘才到學校。小孩子一到校就覺頭昏。

 

連鎖反應是:一早上課打瞌睡無法專心;成為慣性後,被老師發現而當場糾正;同學會嘲笑他,給他取了「杜姑王」綽號(杜姑:閩南語,意謂打瞌睡之意);他覺得很丟臉;不想到學校了。

 

真正的原因,不是他不喜歡學校,或被老師責備,或同學被嘲笑。上學會有壓力,交通問題就是「壓力源」。

 

秀娟聽了馬上就明白了,立刻回答說:「我的『壓力源』就是婆婆。長久以來,我一直以為照顧失能的公公,它是我的壓力來源。其實公公個性溫和,他只是需要幫忙,行動不便而己。」

 

「婆婆帶有強迫性態度,才是讓我想逃離的原因。」

 

秀娟的婆婆是出身於「苦媳熬成婆」傳統家庭背景,自然而然地把社會的道德壓力加諸在媳婦身上,成為令秀娟窒息的原因是:「婆婆加諸於她的社會道德」。秀娟夫家的經濟條件其實不差,請一位兼職看護並非負擔不起,但婆婆就是堅持要由媳婦來做。

 

這樣子,秀娟的不快樂原因比較明白了。

 

她生活在婆婆加在她身上的觀念,無意識地過了很多年,一直以為照顧公公是造成生活疲累的原因。但推究起來,壓力源是來來自社會價值觀,和加諸於為人媳婦的態度。

 

秀娟逃家,敢於挑戰傳統,說明她並不畏懼婆婆的權威。但她的心中,仍是受制於社會道德觀,她怕落人口實,成為家庭中丈夫和孩子所不能認同的案例。

 

照顧的行為,當它變成一種強迫性、義務或道德的要求時,就會缺乏人性關懷與溫度。不覺地在彼此間產生惡意與粗暴行為。

 

照顧者會自責、會麻痺、會傷害自己與別人,這就是不敢愛護自己的原因。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正念照護:照顧別人更關愛自己」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家人30年,我錯過婚姻、錯過青春,但我對未來仍有夢─母親過世後,我終於能為自己而活!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仙仙提供
  • A
  • A
  • A

「看著小時候的照片,都是悶悶不樂的我在想些什麼呢?總是不笑的我,總是身體不舒服容易嘔吐的我,是什麼讓我失去笑容呢?有些事情要等長大才明白,小時候的我,就感受到活著的壓力。」

年近60的仙仙,照顧歲月遠從高中畢業、媽媽跌倒開始。一路照顧媽媽超過30年,最後12年更是離職、全心全意地照顧。她一張張遲來的婚紗照(註1),雖留不住青春,卻留住了夢。

 

獨女照顧媽媽30年,錯過多少姻緣?

 

「我不是因為照顧父母才立志單身,我沒有那麼偉大。實在是照顧太過辛勞,無法顧及思考其他的,而錯過了適婚年齡。如果我的人生能夠再選擇一次,也許我會積極爭取我的幸福!唉,我是那麼愛小孩呀!」

 

她的人生上半場為他人而活;一個人走到人生的下半場,又該怎麼活?

 

她口中的父母,其實是養父與養母。「我媽媽是脾氣很差的人,長大後才知道,這些對待根本是精神暴力、情緒勒索。像是我小時候要和其他小朋友出遊,我媽媽說可以呀,但前提是她要把我的大腿捏到瘀青,我才能出去。」

 

「你說我是因為很愛我媽媽,才照顧她的嗎?其實這是責任,更何況生病的她,脾氣更壞了。但我是家裡的獨生女,我不照顧我媽媽,誰來照顧她?」

 

一個人來台灣,遺留孤單給另一個人

 

從仙仙有記憶以來,她遇到任何事只能獨自承擔,她笑稱,這是逼不得已的「捨我其誰」。而這份漫長的孤單旅程,像是從上一代傳承似的,至今她依然承襲「一個人」的旅程。

 

養父母在時代動盪時,從大陸來台,那是一段新世代無法了解的悲情歷史,膝下無子的他們,決定把她「抱回家」。

 

「有次鄰居來我家幫忙煮飯,看到我照顧年老的爸爸與媽媽,於心不忍地跑去跟我的『生母』講,說我很可憐,因為照顧年紀很大的兩位老人而沒有結婚,有些事情才慢慢地浮出檯面,我過去的所有疑惑也漸漸有了解答。」

 

「小時候有位阿姨總是衝著我笑,媽媽也跟想要有手足的我說,『別擔心,你會有手足的』。唉!原來,我爸媽年紀大我這麼多,他們不是老來得子,我是他們抱來的『獨生女』。」

 

在動亂的民國30年代,上一代許多長輩跟著政府來台,沒想到此次的分離,便是死生契闊,一別就是40年。

 

仙仙的養父母在大陸雖有親人,卻不知生死;沒有其他親人,也沒有小孩的情況下,「抱養」其他家庭的小孩來撫養,似乎是在眷村被默默認可的事,仙仙只是其中一位,像她一樣有相似故事的孩子,隱藏在眷村的各個角落。

 

人說「戲如人生」,但真實人生往往比戲劇還精彩。現在,生父生母的家庭,就在仙仙住家對面,走到陽台就能看到他們一家大小,她有很多個兄姐,她是最小的么女。

 

家在何方?生母一拳打碎了她的心

 

「你知道我最喜歡看什麼電視嗎?我喜歡看『久別重逢』的感人節目,看著他們又喜又悲地感動涕淚,我就跟著他們哭,彌補了我心中永遠的遺憾。」

 

人們總說,不要向命運低頭,可是現實往往最傷人。仙仙在照顧母親心力交瘁時,與生母家庭相認,但他們一家人,沒有人可以伸出援手。

 

「他們各有各的家庭與人生,並沒有辦法幫我做什麼。我知道他們是我的血親了,但這個家庭,沒有我的位子。」仙仙仍是一個人折騰在照顧母親的沈悶與焦慮中,一天天過去了,過勞的她罹患了憂鬱症。

 

「我照顧得真的很累,多希望有人可以分攤,我還拜託醫生不要給我昏沉的藥,我有老父母要照顧,不能倒...有次在醫院裡因為照顧的事,我和我的生母爭執,她竟然一拳揮向我的胸口,從此,我的心就被她打碎了。這就是懷我十月、生我,又把我出養的母親嗎?」

 

於是,仙仙特別喜歡看親人重逢、喜極而泣的影片、節目,在她的心裡,一直期待有雙手臂向她打開,能疼惜她的辛苦,溫暖地包容她。

 

無論是6歲小女孩的她,或是已近60歲照顧雙親畢業的她,多期待世界上有個人真正願意愛她、接納她。

 

「每次逢年過節,就是我最難過的時候了,大家都在慶祝,但沒有家人的我,該跟誰慶祝呢?有次我去探朋友的病,我打開門還沒進去,我看到朋友病房裡有滿滿的家人,我當下心很酸,在門外掉淚;他們的照顧時光是人聲鼎沸,而我則是永遠坐困愁城。」

 

父母過世,終於要為自己而活!

 

每個人的生命都有限度,可是仙仙卻從童年開始直到近60歲,都將生命奉獻給久病的媽媽,那是一段多長的歲月呀?甚至最後離職照顧,她說,我終於要為自己而活了。

 

「其實當初離職照顧,是醫師跟我說,看媽媽的狀況可能不到2年的壽命,哪知道可能是我顧得太好,媽媽又多活了10年。最後2年,媽媽相當依賴我,我們相依為命,也讓我發現,沒有安全感的生命,比病痛更可怕。」

 

到了照顧晚期,一旦仙仙離開太久,媽媽便會十分緊張焦慮,拒絕其他居服員照顧,直到見到仙仙,才能放鬆下來。

 

「後來我媽跟我說,『我不是故意對你兇,是我天生脾氣壞。』我懂我媽的生命歷程,也是非常痛苦壓抑,是環境逼得她變成這樣。我懂了,也放下了,現在我想過自己的人生。」

 

挺身而出,陪伴命運相同的孤兒照顧者

 

仙仙說,她認為跟她一樣的「孤兒照顧者」還有很多,那份孤獨與痛苦,她已經自己走了一遭,希望未來能讓和她一樣的人,有機會獲得協助、彼此支持、不再孤單。

 

「這個社會還是很有愛,只要心存美善,貴人就會進來你的生命裡。因為自己走過崎嶇的路,知道過程有多不容易,知道一個人照顧有多辛勞,知道陷入憂鬱症有多痛苦。可是不要絕望,我走過來了,你也可以。」

 

仙仙付出自己的心力,去找出並安慰其他「孤兒照顧者」,她目前擔任新北家協常務理事及志工隊長,願在崎嶇的路上給予一杯暖茶,「他們的故事聽來也令人鼻酸,我們無法決定自己的出生,但知道有其他人願意支持著你,這會幫助我們走向未來的路。」

 

在艱辛的照顧時光中,她盼不到天使來救贖,但在照顧結束後,她想做別人的天使。生命的苦痛淬煉出什麼,也許是晶瑩剔透的靈魂,只是來到人間走一回。

 

註1: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在2014年邀請3位家庭照顧者拍攝婚紗照圓夢,仙仙是其中之一。

 

其他人也在關注...

 

編輯精選:40歲之後,是很美好的年紀!國標舞女王劉真:女人的智慧光采,任憑誰也拿不走

 

編輯精選:陰暗空間,躺滿眼神空洞的老人…鬼才導演:為罹癌父找長照機構,我曾以為我到了地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了以後,我陪你!她照顧失智丈夫壓力大,在這裡找回美好咖啡時光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隨著高齡人口不斷增加,失智人口也持續攀升,許多失智病人的照顧者都是另一半,沉重的照顧壓力常壓得人喘不過氣!建議照顧者善用社區資源、適時喘息,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給失智病患更好的照顧品質。

劉先生罹患失智症後,出現日夜顛倒、易怒等症狀,讓身為照顧者的太太楊女士備感壓力!

 

幸好,近期夫妻倆一起參加台北市中正區健康服務中心推廣的「記憶守護咖啡『讚』」培訓課程,學習沖泡咖啡與失智症照顧技巧。在泡咖啡的過程中,不但可以訓練劉先生的認知功能、延緩退化,也能讓楊女士紓解平時照顧的壓力。

 

夫妻倆在沖泡咖啡時,回憶年輕時一起喝咖啡、憧憬未來的情景,對比現在雖然年紀大了,仍有機會一起享用咖啡、閒話家常,仍然十分幸福。

 

失智人口多

照顧者壓力大

 

台灣65歲以上失智症盛行率為8%,且年齡愈大盛行率愈高,推估108年全臺失智症人口已達28萬人,90歲以上長者的盛行率更高達36.88%,也就是每3人就有1位失智者。

 

國內失智者有9成以上是居住在家中,照顧者常遭遇許多困難與壓力,諸如失智症者生活作息日夜顛倒、重複問問題、獨自外出迷路、遺失東西、物品放錯地方、精神行為症狀等。

 

長期下來,照顧者面臨極大的照顧壓力也逐漸成為患者背後的「隱形病人」。

 

善用長照資源

給自己喘息空間

 

建議照顧者可運用失智服務據點、日照中心及長照等資源,並參加照顧者支持團體,學習照護技巧也適時喘息,先改善自己的生活品質,才能讓失智親人獲得有品質的陪伴與照顧。

 

上述案例中的楊女士,除了帶著劉先生參加咖啡培訓課程之外,也參加失智服務據點、台北市中正區健康服務中心的非藥物治療課程,包括:認知訓練、桌遊、戲劇課程、音樂治療、懷舊治療等,楊女士不僅得到喘息,楊先生也有更多延緩退化的機會。

 

失智症照護相關訊息,可上臺北市政府失智症服務網查詢,若有意願加入「記憶守護咖啡『讚』」,可電洽臺北市中正區健康服務中心(02)2321-5158陳護理師,該中心將在10月份辦理照顧者舒壓課程與活動,歡迎照顧者來電報名。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殺人兇手!都是你們害死爸的...」2例子告訴我們:家裡面誰最笨?付出最多的人最笨

撰文 :大師兄 日期:2019年10月09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總是為家裡付出,照顧弟妹、孝順爸媽;人到中年,成為父母的照顧者,不料卻被兄弟姊妹辱罵:「殺人兇手!」照顧者付出了一大半輩子,奉獻的熱忱瞬間冰凍至極。付出照顧被視為理所當然,沒有換來群起的掌聲,而是無情的責備。心裡面哀號:「我這麼努力付出照顧,到底是為了什麼?」家裡面誰最笨?一面倒付出照顧最多的人最笨...

照顧弟妹、孝順爸媽

 

上班的時候,老宅泡了杯老人茶,我買了早餐店的炒麵,早上閒閒沒事幹,我們就在辦公室裡閒聊。

 

老宅說:「之前我有個同事,我看應該差不多有憂鬱症。」

 

我吃著炒麵,心中倒是很疑惑。其實我對憂鬱症這東西一直抱持著疑惑:假如人一直生活在負面的情緒中,那他到底靠什麼活下去的?對常常可以找到樂子的我,這問題真的無法想像。

 

老宅喝口茶,接著說:

 

「那個女生是我以前的同事,年紀和我差不多,快五十歲了。她很年輕就出來打拚,小時候家裡環境不好,有弟弟、妹妹要照顧,所以書沒讀很多。由於要幫忙照顧、養家,也不結婚,因為覺得結婚後組了家庭,又是另外一個照顧責任的開始,於是就將自己的人生付出奉獻在家庭,賺的錢不是給爸媽,就是借弟妹,在弟弟、妹妹結了婚之後也是這樣。

 

「直到某天,她的身體出了點問題,必須常常進出醫院,每次看完醫生,她都會很虛弱,但是他們家滿鄉下的,所以很希望弟弟、妹妹可以陪她去看,加上看醫生要花錢,她就想停止給父母錢,然後借給弟妹的錢也想拿回一點。

 

「但是弟妹都有工作,難得休假要照顧自己的家,沒法陪她,借錢的部分,一時也沒法還。爸媽可能一直拿錢拿久了,雖然曉得女兒身體不好,但知道每個月會少收點錢,偶爾還是會碎碎念。

 

「她頓時矇了,不知道一輩子付出照顧,為了家庭是為什麼。

 

「爸媽需要錢,她一個月給自己幾百塊的零用錢,其他全部給爸媽了。弟妹要讀書,她去紡織廠上班,每天中午不吃,就是要給他們學費。小孩要上學,弟弟、妹妹的錢周轉不過來,她去標會。

 

「為什麼她有困難的時候,大家對她這樣?當初找她幫忙付出照顧的時候,她都是二話不說。為什麼現在的她要變成去求人幫忙,而對方沒辦法以一樣的心態對她呢?

 

「這種情緒越來越強烈,她每天在家開始碎碎念,怨父母,怨弟妹,怨老天,怨自己……直到最近好像是精神出了問題。」

 

老宅說到這裡,問我,「你怎麼看?」

 

我的炒麵吃完了,正要喝排骨湯,想了想,說:「我覺得是她的不對,她自找的。」

 

老宅一聽,低聲說:「我也是這樣覺得。」

 

照顧付出,就要無怨無悔

 

排骨湯喝完了,我拿出兩顆家屬給的菜包,邊吃邊跟老宅說:

 

「我覺得付出就是要無怨無悔、不求回報的。我一直覺得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有每個人的功課,要把自己的功課做好,才能去幫人寫功課。而每個人拿到的功課是不一樣的。

 

「有錢人拿到的可能是一加一等於多少,我們拿到的可能是加減乘除又開根號,不必替別人去想答案,要專心做好自己的題目。

 

「爸媽帶我們到世上,我很感激,在我能力之內,我付出、照顧爸爸,也對我媽不錯。妹妹雖然是手足,但是她們的功課都要自己做。我兩個妹妹都高中畢業而已,大的後來開美甲店,結婚了,生了兩個小孩。

 

「小的現在也混得不錯,跟我一樣單身宅,我們三不五時會去網咖。彼此的私生活或是工作,我們很少過問對方,因為雖然同在一個屋簷下,但是我們知道自己的生活要自己過。」

 

說到這裡,菜包吃完了,我到置物櫃拿出品客,指著黑板繼續說:

 

「你看看上次出殯的那位,家屬在禮廳前面吵架,女兒一直罵大嫂,『我爸是不是你害死的?你為什麼要殺了我爸?』第二個兒子也在罵大哥,『早就說要送去安養院,就你們家不要。你看,被你們照顧死了吧?凶手,你們是殺人凶手!』

 

「大哥看起來很自責,大嫂欲言又止,但是死者為大,到了殯儀館應該什麼事情都放下,而不是再起爭端,有何冤何仇,就讓它結束在這裡好了。

 

「但女兒還是很生氣,後來跑去法院按鈴申告,原本往生者準備要退冰淨身了,又被拉去解剖,看好的日子、準備好的棺木,都得延後。」

 

最後那個大哥終於發飆的情形,我還清楚記得。那時,大嫂在冰庫外面對小姑說:「何必呢?我跟你哥也是用心照顧呀,何必還要讓老人家開刀呢?」

 

小姑回:「你還敢說?誰知道是不是你們害死的!」

 

突然間,大哥一個箭步往前,一個大巴掌打在妹妹臉上。

 

都是我在照顧,怎麼卻變成殺人兇手?

 

「幹你的!當初說爸爸對我們那麼好,要救爸爸的是你,帶回家照顧沒幾個月就在那邊嘰嘰歪歪,說夫家覺得不好,自己也有家庭,不方便照顧,然後送他回來。我早就說不要急救,讓爸爸好走,就是你們這群虛偽的垃圾!假道學!救了又不照顧,每個月丟點錢來讓我養!」

 

然後他指著弟弟說:「還有你,有幾個錢了不起嗎?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會賺錢嗎?你知道放安養院一個月多少嗎?你知道我一個月賺多少,我家有幾口嗎?放那邊我負擔得起嗎?你不願意多付出一點,又在那邊罵。你們每個月給的我都用在爸身上,一分一毛都沒拿你們的!」

 

弟弟妹妹都無法回話。

 

「你們有沒有想過我們每天在家照顧都提心吊膽的?有沒有想過半夜他咳嗽,我們全家都被嚇醒?有沒有想過為了照顧他,我跟你們嫂子都沒有自己的生活了!」

 

大哥幾乎是喊的了。

 

「誰希望爸爸走?誰?到底是誰?幹!就死的時候你們出來哭,活著的時候我全家照顧都在哭。幹你娘的兄弟姊妹,說好的一起照顧,錢最大是吧?大不了我這條命賠你們啦!」

 

一個家庭就是這樣,只要有個責任感重、想要付出照顧的,久了之後,大家都覺得那是應該的。所以家裡面誰最笨?付出的最笨。

 

這時候,我的品客吃完了,而我叫的Uber Eats也到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比句點更悲傷》,寶瓶文化出版,大師兄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無常,年紀愈大卻能更快樂!63歲岸見一郎:把握此時此刻,好好活著,就是一種幸福!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今周刊攝影團隊
  • A
  • A
  • A

《今周刊》今(8)日舉辦第三屆幸福熟齡台日交流論壇,特別邀請風靡全亞洲的重量級講者─阿德勒心理學家岸見一郎,針對如何打造幸福的熟齡生活提出精彩觀點。

岸見一郎帶著溫暖的笑容,以輕柔的嗓音告訴現場所有聽眾:不要因為年紀增長,就覺得自己沒有價值,「活著」本身就是一種價值,就能感受生存的喜悅!

2019幸福熟齡論壇今日登場,《今周刊》社長梁永煌在開場演講時提到,台灣和日本一樣都是高齡化社會,但台灣從老年人口達14%的高齡社會,發展為老年人佔20%的超高齡社會,只需要7年時間,是全世界老化最快速的國家。

 

身心靈財做好準備

迎接快樂熟齡生活

 

面對這場銀色風暴,大從國家、社會,小至家庭、個人都要做好準備,梁永煌社長建議,從「身、心、靈、財」四方面著手。

 

「身」代表身體健康,除了正確的飲食運動,健檢也是必要的,尤其是肺部低劑量電腦斷層(LDCT),可及早揪出肺癌蹤跡。

 

「心」代表心理健康,特別是老年人的憂鬱症比例相當高,做好退休準備、學會如何面對退休生活,擁有豐富的人際關係,遠離孤單寂寞,才能享有快樂的熟齡生活。

 

「靈」強調親人之間的互動關係,不論我們是父母的照顧者,或是未來變成被照顧者,父母和子女之間時而互相依賴、時而獨立自主的關係,應有所拿捏,創造「新的孝道」;現在的我們,不能什麼都幫父母做好,未來也不能當個什麼都依賴的老人。

 

若因照護父母聘請外籍看護,也別忘了善用政府與民間機構,例如恆安照護機構等單位的資源,申請外籍看護的照護技巧指導,給長輩妥善的照顧。

 

「財」則是做好財務規劃,尤其退休後要「守住財富」,千萬別輕信太過美好的投資機會,以免傷了荷包,影響老年生活品質。

 

《今周刊》梁永煌社長

 

回到18歲就快樂?
人生智慧無可取代

 

日本比台灣更早面對高齡化浪潮,今年63歲的阿德勒心理學家、《變老的勇氣》作者岸見一郎,對於如何快樂變老,更是擁有獨到觀點。

 

首先,他強調衰老、生病都只是一種變化,並非退化,只要這麼想,變老沒有什麼好恐怖的。很多人擔心年紀大了,記憶力衰退、很多事情不能做,但有時不一定真的是能力衰退,只是不想學習新事物的藉口,因此我們不應該用「我老了」來自我設限,在還沒挑戰之前就先退縮。

 

岸見一郎分享,今天早上他前往台北植物園,看到園內很多牌子寫著「今天我最美」,他笑著說,很多人也覺得老了就不美了,但果真如此嗎?「就像蓮花剛開的時候很漂亮,到了冬天就會凋零,卻也別具風情和意義,那樣的蓮花也是很漂亮的。人老了,就不美了嗎?對我來說,也是很美的。」

 

「我今年63歲了,如果讓我一覺醒來變回18歲,聽起來好像很棒,但這代表我的人生要回到起點、重新活過,無法擁有我們到這個年紀,所累積的知識、經驗、智慧。這樣一想,你就會覺得,對於熟齡、高齡是沒有必要畏懼的。」

 

岸見一郎先生

 

別用產能定義價值
活著,本身就有價值!

 

至於一般人最擔心的生病臥床,岸見一郎又是怎麼看待呢?「台灣和日本在這方面應該很接近,就是大家都會把人的價值放在『生產力』,都認為有生產力的人、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才是有價值的。所以當我們退休,不能貢獻社會以後,就開始認為自己沒有價值,如果生病臥床,也覺得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其實,只要活著,本身就是一種價值,就值得為此感到喜悅。就像我有個快2歲的小孫女,我從他身上發現,小孩子什麼也沒做,只是接受別人對他的照顧,他每天笑嘻嘻的,本身就是很可愛的存在,就是對身邊人的一種『貢獻』。即使生病躺在床上,也有自己生存的價值,這樣對年老就不用那麼擔心了。」

 

更重要的是,岸見一郎強調,與其擔心老後會怎樣,不如先擔心『現在』,那就不需要恐慌和害怕了。岸見一郎曾在演講時和年輕學生互動,學生認為自己大約可以活到80歲,那麼40歲就是人生的折返點,距離他們的年紀還很遠。

 

不過,岸見一郎說,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或許現在就已經過了折返點,也未可知,把握當下更顯得重要。「就像我從京都來到台北,如果中途發生意外,可能還沒達到目標,人生就已經結束了,所以只要好好把握當下,樂在其中,就可以了。不要浪費活著的每一個瞬間,思考如何把今天過好,不要浪費今天,才是重點。」

 

「當然,不是說完全不必思考未來,但我們不要為了還沒發生的事情擔憂,否則反而無法享受現在的快樂和幸福。不要後悔過去,也不要對未來感到不安,就能從全新的觀點看待人生和老後!」

 

岸見一郎先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當父母需要照顧時,外籍看護不是唯一選擇,幸好有「他們」的協助,到府指導、恢復健康不臥床!

撰文 :長照萱言 日期:2019年10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個管師每個月都會打電話追蹤陳媽媽的健康狀況,這天個管師提醒敏惠可以到他們家附近的社區保健室諮詢,那邊有免費的健康促進課程與各種才藝課程,平日有護理師駐點服務,有需要時可以直接去諮詢。

文/林治萱

 

敏惠站在醫院的批價櫃檯前,左手大包小包的提著尿布、棉被與枕頭,用右邊肩膀夾著行動電話一手還趕緊掏錢包準備結帳,快過節了,醫師一說可以出院回家,她連忙打給哥哥準備來接媽媽。

 

瑣碎的照顧煩惱

 

電話那頭的聲音卻傳來:「公司今天國外顧客要來,我不能請假,你先叫計程車吧!」敏惠想著終於要回家了,她與哥哥終於不用輪流睡在醫院裡了。

 

走著走著就往大門走,母親喊了喊敏惠,她才連忙回頭,差點就忘了要推坐在輪椅上的母親。

 

計程車花了一些時間在老家的巷弄繞來繞去,紅色的大門加上外面的玉蘭花樹很好認,費了一番功夫母親終於進了家門,一進到家中她的眉頭鬆開了,露出了微笑。

 

相較於母親的放鬆,敏惠則是拿著鍋鏟料理媽媽的午餐,開始繃緊神經想著自己的待辦事項:

 

「看來是要買個什麼東西來靠著門檻,不然真的有個檻真的不好推」、
「媽一直撐著洗手台才起的來,我看浴室要有個扶手,不然壓壞了怎麼辦」、
「明天中餐呢!不知道一個便當能不能外送」、
「媽要復健,誰送小茜上鋼琴課」、
「下個禮拜要回診,哥也不能載,再請假可能要被罵...」

 

敏惠千頭萬緒越想越心煩,辦公室的假已經快請光了,同事建議敏惠乾脆請外勞吧!可是算一算請外勞也是要等一段時間才有人來,而且家裡得清出一個房間給外勞住,一個月飲食費用加一加還要快3萬塊,一年就要40萬實在吃不消,現在只能先自己照顧撐一天是一天了。

 

照顧幫手與曙光

 

隨著回娘家陪陳媽媽的時間多了,敏惠也發現家附近好多鄰居的房子空了,村裡長輩越來越少,空屋越來越多。住對面那位以前愛噴明星花露水的王媽,聽說前幾年得了失智症,王家大哥大姊都在國外,只剩下王爸照顧王媽,王爸都90歲了,怎麼照顧啊!

 

多看了幾天才發現,原來總有一位身穿咖啡色polo衫的大姊大包小包的出入王家,偶而也有綠色小廂型車來接他們出門,難道那位是外勞嗎?也不像啊!這天抓住機會了,那位大姊來門口牽機車,敏惠趕快問:「不好意思,我看你常常中午提大包小包來王家,請問你來作什麼?」

 

大姊擦了擦頭上的汗說:「我是居家服務員,來幫他們煮中餐跟買菜。」敏惠連忙再問:「我媽也剛出院,我每天趕著要回來買飯給他吃,她有糖尿病我也不知道可以吃些什麼,加上他又說外面便當太難吃,我要趕著接小孩中午放學也沒時間幫他煮,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是不是也可以請你來幫忙?」

 

大姊說:「我不能直接到你們家啦!如果你媽需要照顧的話,要先打1966評估你們可不可以申請,如果可以就會有專員到你們家訪問,確定可以申請長照服務的話,會有單位派人到你們家服務喔!」「長照很多種服務,陪同就醫、交通接送應該你都有機會用的到,你先問問看好了!」

 

大姊匆匆的戴上安全帽發動機車丟下一句話:「你先打去問問看,我還要去下一家幫另一個爺爺洗澡,明天我還會再來。」

 

1966串聯醫療與照顧

 

敏惠用手機查了1966,原來這是長照資源專線。印象中出院時有拿過類似的廣告單,趕快拿出來看,上面密密麻麻不知道該從哪一些開始選擇。「我看還是直接打電話問問看吧!」手機一撥是一位先生接的,問了陳媽媽目前的狀況,要了身分證字號跟生日還有住址後排下周請人來家裡評估。終於評估完,已經是一個禮拜過了,有一位和鄰居家護理所的個管師打電話約定時間到家裡詢問敏惠家的需要。

 

個管師看了母親的狀況,以及政府核定的長照等級表(補助額度),給了敏惠一些建議:

 

周一到周五中午,請居服員大姊幫忙購物與備餐,多作一份算好份量用分隔便當裝好冷藏,晚上敏惠下班後,只要加熱就可以給母親當晚餐,而且居服員大姊還會分享快速備餐的方法,讓敏惠假日可以更省事的準備餐點,也減少外食機會讓糖尿病的母親血糖控制更好。

 

再來是敏惠最頭痛的無法請假陪媽媽回診的問題,竟然居家照顧服務也可以幫上忙,國台語都會通的居服員大姊,可以陪著陳媽媽到醫院幫忙聽醫師的提醒與注意事項,回來再轉告敏惠。如果交通時間抓得好,看完醫師趕快回家的話,全部費用加上政府補助不會超過300元。最重要的是,居服大姊語言互通可以陪陳媽媽聊天,一邊出門一邊也透透氣。

 

社區復能家庭復能

 

個管師評估後發現陳媽媽的血糖長期控制不好,幫忙連結了長照資源的復能服務,請居家護理師與營養師到家中指導糖尿病自我照護的重點,經過護理師評估後才發現,原來陳媽媽胰島素施打的部位沒有輪流更換,有些部位已經硬化吸收效果變差,抽取的劑量也因為視力模糊看不清楚,都是抓個大概。

 

這就難怪陳媽媽時常因為高血糖或低血糖昏倒住院,原來魔鬼就藏在細節中,沒有進到家中評估,根本找不到問題出在哪裡啊!

 

陳媽媽最近也因為反覆住院覺得自己不中用而氣餒。所幸經過這次評估,還知道光是胰島素也已經有更新的筆型注射器,轉一轉就有準確的劑量可以注射,可以再下次回診的時候詢問醫師是否適合使用,護理師還提供了施打部位的洞洞尺,跟著打就不會重複位子造成肌肉組織硬化。

 

營養師評估則發現,陳媽媽因為想好好控制血糖別讓子女擔心,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吃,所以常常早餐只喝豆漿當一餐,中餐只敢吃菜不吃飯,難怪她總是吃不飽,越來越瘦,食欲也越來越不好。透過營養師指導的食物份量估算方式,讓敏惠與陳媽媽一起學習,搭配出最適合自己的健康食譜,再也不用擔心肚子餓或是血糖高了。

 

這就是長期照顧服務搭配健保醫療資源,透過復能照護的多團隊連結與合作,一起讓家庭更有照顧能量。

 

社區保健室就在你身邊

 

個管師每個月都會打電話追蹤陳媽媽的健康狀況,這天個管師提醒敏惠可以到他們家附近的社區保健室諮詢,那邊有免費的健康促進課程與各種才藝課程,平日有護理師駐點服務,有需要時可以直接去諮詢。

 

敏惠到了那邊發現,那是個看起來很溫馨像咖啡店的據點,外頭還有一個黃色的電話亭,跟護理師聊了一下才發現,原來電話亭是專門給家屬與病人使用的,如果心裡有些心事,不方便告訴其他人時,可以自己到電話亭裡說一說,或是裡面也有一本筆記本,可以不具名的寫下自己的問題,會有其他看見的人可以一起試著寫下解決方法。

 

參觀完環境後,回到大廳,看見陳媽媽已經吃起保健室裡特製的飲品,正要叫媽媽別吃了,護理師比了手勢阻止敏惠,同時也說明這是針對不能吃太甜的人設計的減糖甜點,用可愛的笑臉玻璃杯裝著,一口一口的把元氣跟快樂吃進肚子裡。

 

看著媽媽的笑容,她也不自覺笑了,出院後住家附近就有社區保健室真好呢!

 

至於那座黃色電話亭,她一定要找機會再來一次,她想好了,也許這通電話就打給很久不見的初戀情人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長照萱言」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