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其林必比登推介名單出爐!12家平價美食搶先看

撰文 :蘇君薇 日期:2019年04月01日 分類:食尚旅遊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2019《台北米其林指南》將在4月10日正式公布,米其林今(27)日搶先公布《米其林指南臺北》2019必比登推介(Bib Gourmand)美食「新入選名單」,共有12家店上榜,其中的10家店更是首度擠進名單中。

「必比登推介」美食獲選標準,是由米其林評審評估,餐館料理要符合「品質佳、價格親民」、烹調手法簡易不失精巧等條件,且提供的三道料理價位不超過新台幣1300元(約37歐元)。

 

此次入選的12家店,包括:阿城鵝肉、女娘的店、欣葉小聚今品、義興樓,都是提供台灣料理;阿國切仔麵、賣麵炎仔、天下三絕則主打道地麵食。其他還有四川料理、北平菜、滇菜、浙寧美食、印度菜餚等多元料理

 

以下為新入榜12家名單:

 

阿城鵝肉:

 

位在中山區吉林路上、靠近捷運行天宮站的台菜餐廳,為土城總店於2010年開設的分店,因平價、美味深獲民眾喜愛。其鵝肉來自雲林縣,分為白切、煙燻兩種口味,煙燻為店內招牌口味。

 

阿國切仔麵:

 

位在大同區寧夏市場旁、靠近捷運雙連站的麵店,其店名取自傳統主食「切仔麵」-油麵配上豆芽菜和自製的油蔥酥,湯頭則是每日以豬骨熬煮數小時的清湯,美味可口。

 

阿國切仔麵。▲(阿國切仔麵。圖/取自阿國切仔麵臉書)

 

都一處:

 

位在信義區、靠近台北市議會的北平菜館,擁有60多年歷史,其菜色豐富多元,皆傳授自店老闆的曾叔,他曾是清朝慈禧太后的御廚。店內「炸丸子」為必嚐菜餚,採用豬後腿肉切塊製成、酥脆多汁。

 

都一處必嚐菜餚「炸丸子」。▲(都一處必嚐菜餚「炸丸子」。圖/取自都一處臉書)

 

人和園:

 

位在中山區錦洲街上的滇菜館,自1956年以來一直供應正統的雲南美食,有些菜餚在準備上還頗為繁瑣,煞費工夫。其中,最令人驚豔的料理為「豇豆釀百花」,以豇豆包裹碎蝦仁,創造出有趣的食材對比和多層次的味覺享受。

 

賣麵炎仔:

 

位在大同區大稻埕的麵攤,店面位於一棟舊式公寓一樓,已有80多年的歷史。店內的油麵、米粉常吸引顧客排隊購買,可選擇用豬骨熬成的湯麵配上美味的內臟和雞肉,也可選擇用甜醬調味的乾麵。

 

賣麵炎仔的油麵、米粉深受顧客喜愛。▲(賣麵炎仔的油麵、米粉深受顧客喜愛。圖/取自賣麵炎仔臉書)

 

女娘的店:

 

位在士林區天母的台菜餐廳,店內裝潢走1950年代農舍風格,以店老闆故鄉的紀念品做裝飾,烘托店裡的經典家常菜。其招牌菜為「古早味烘肉」,選用當日現宰黑豬肉製成,肉質綿密、入口即化。

 

女娘的店走農舍風格。▲(女娘的店走農舍風格。圖/取自女娘的店臉書)

 

榮榮園:

 

位於大安區、靠近捷運大安站的江浙菜館,主廚在店裡已掌廚30年,每道菜皆維持1965年開店以來的製作方式。店內必嚐美食「烤排骨」,以洋蔥湯慢火燉煮6小時直到骨肉分離,用「光餅」夾著吃,滋味一絕。

 

榮榮園必嚐美食「烤排骨」。▲(榮榮園必嚐美食「烤排骨」。圖/取自榮榮園臉書)

 

欣葉小聚今品:

 

位於南港區、靠近捷運南港軟體園區的台菜餐廳,為老字號「欣葉台菜」的姊妹店。菜色標榜低油、低鹽,充分迎合小團體和家庭聚會,招牌菜如「青龍皮皮挫」、「蛋煎干貝絲瓜」,都是店內獨有的原創料理。

 

欣葉小聚今品南港店。▲(欣葉小聚今品南港店。圖/取自官網)

 

天下三絕:

 

位於大安區的麵館,有別於一般狹小的麵店,室內空間高貴典雅,料理口味亦是不凡-招牌菜「天下三絕牛肉麵」,使用牛尾、腱心肉、牛腱、牛筋四個不同部位,讓饕客一次飽嚐多種肉質風味。

 

天下三絕招牌菜為「天下三絕牛肉麵」。▲(天下三絕招牌菜為「天下三絕牛肉麵」。圖/取自天下三絕臉書)

 

義興樓:

 

位於文山區、靠近景美市場的台菜餐廳,創始於1938年,目前由第四代傳承經營,始終堅持高品質又平價的古早味料理。招牌菜「金錢蝦餅」內裹鮮蝦餡料和豬後腿油,炸到金黃酥脆,每咬一口都爆漿,美味四溢。

 

四川吳抄手:

 

位於大安區的川菜館,位在捷運國父紀念館、忠孝敦化站之間。60多年前從一家小麵館起家,店名取得一目了然,招牌的紅油豬肉水餃使用豬後腿肉,包在特製的餃子皮裡。菜單每季都會有變化。

 

四川吳抄手招牌紅油豬肉水餃。▲(四川吳抄手招牌紅油豬肉水餃。圖/取自四川吳抄手臉書)

 

番紅花:

 

位在士林區的印度餐館,店面和牆柱以白色的灰泥粉飾,質樸高雅;落地窗的設計則是引入充足的自然採光。招牌菜是「喀拉拉雞肉咖哩(murgh Kerala)」和「芫荽雞肉咖哩(murgh kothmeri)」,店內甚至還有廚師在角落製作印度烤餅(naan)供顧客點選享用。

 

番紅花招牌菜是「喀拉拉雞肉咖哩」與「芫荽雞肉咖哩」。▲(番紅花招牌菜是「喀拉拉雞肉咖哩」與「芫荽雞肉咖哩」。圖/取自番紅花臉書)

 

上述12家店內,阿城鵝肉、阿國切仔麵、都一處、人和園、賣麵炎仔、女娘的店、榮榮園、欣葉小聚今品、天下三絕,以及義興樓,都是首度獲選於《台北米其林指南》。

 

此次台北米其林指南共收錄34家必比登推介餐廳,但完整必比登推介名單和獲選的星級餐廳,將在4月10日正式公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跟著大師腳步 品嚐極致好茶的滋味!

撰文 :許怡先 日期:2019年03月29日 圖檔來源:達志、許怡先
  • A
  • A
  • A

今年早春在氣侯宜人,極負盛名的「春城」昆明,春暖花開,大地一片祥和之際,兩岸普洱茶界的互動已熱鬧上演。

鄒炳良,去年十一月才剛和「普洱茶」一書作者鄧時海茶敘,今年二月又在大收藏家王傑的牽線之下,會見出身台灣的製茶師:鄭添福,兩岸製茶師的泰山北斗相見,堪稱為一場世紀之會。

 

鄒炳良, 2007年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被授予「中國普洱茶終身成就大師」榮譽稱號。2017年9月中國文化部恭王府博物館特別為鄒炳良、盧國齡開辦一場非物質文化遺產製作工藝傳人身份的「普洱熟茶渥堆技藝精品展」。

 

鄭添福,身為「台灣茶之光」的他出身坪林製茶世家 ,是臺灣首屈一指的製茶師。他以生命去寫做茶,更把茶當作是一件藝術品,是臺灣獲得多項國際大獎殊榮的製茶師。

 

他認為「香氣隨土性而異」,於是開始四處尋找優質茶場,足跡遍布台灣各山頭,甚至中國雲南、西藏、福建等尋覓好茶場製作好茶,並且教導當地的茶農,如何有效並友善地管理茶園,培養正確的做茶態度和理念。

 

這場兩岸製茶師的泰山北斗世紀之會,被問到最有特色的產區是哪裡? 兩位製茶師不約而同的說 :「班章」。最令藏家驚訝的是,2004年兩位製茶師都以班章寨子為原料,開風氣之先壓製,標註以「班章」為名的茶餅。

 

「班章」歷來是茶界津津樂道的焦點話題,且說到「班章」,第一個腦中浮現的就是陳升號。從2008年開始, 陳升號生產第一批班章茶,從此打開了知名度。然而鄒炳良和鄭添福兩位製茶大師,卻早在2004年就以班章為原料,製作班章七子餅,在價格還未受到市場關注前,就已確認班章的剛烈山野之霸氣,將能引領普洱市場。

 

普洱茶

▲為了製作好茶,許多製茶達人煞費苦心,而這次的會面更是一次珍貴的經驗交流和分享。

 

鄒炳良,1999年創立海灣茶廠,直到2004年勐海茶廠完全民營化之後,才開始向幾位原本是勐海茶廠員工的班章茶農收茶,壓製了400公克的班章雲南七子餅茶,而這就是海灣茶廠首批生產的班章作品。

 

鄭添福,走訪南糯山、景邁、布朗山,尤其在班章待了最久,最後決定留在班章製茶。自2004年起,在西雙版納承租老茶樹園及加工廠生產「老吉子」普洱茶,當時為了完成任務帶毛茶下山,還差點滑進那達勐水庫,因此他表示2004年老吉子班章茶餅特別得來不易。

 

在2004年之前並沒有普洱茶廠製造特別標註「班章」之名的普洱茶產品,直到鄒炳良與鄭添福不約而同推出班章茶餅之後,日後造成一場全中國都在搶班章毛茶的熱潮。

 

看著如今這樣搶著以班章茶為名拉抬身價瘋搶市場的亂象當中,更加凸顯2004、2005年之初兩位達人嚴謹製茶的可貴典範。

 

大收藏家王傑在這個世紀之會中,從普洱茶收藏家的觀點串出了三個重點:

 

第一點:當代普洱的定義,需包含產區來源,製茶師及年份,缺一不可。

 

第二點:品選好茶的標準,必須有頂級的產區,產出的頂級毛料,經由頂級製茶師的製茶工藝,以藝術精神為初心,堅持產出好茶。同時匯聚了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才是值得收藏的當代普洱。

 

第三點:鄭添福對7542與8582的當年製作,與鄒炳良做了辨證,破除了只從包裝紙的印刷字型或厚薄論斷(年代)的市埸成規。

 

王傑以見證者的角色評論這埸世紀之會,他說:「以紅酒做對比來形容,這場世紀之會,就像亨利賈葉拜訪DRC酒莊主人。這埸世紀之會,也為普洱茶歷史的傳承,增添一段雋永的佳話。紅酒從世紀之會後,演奏出一篇篇扣人心弦的樂章;對於普洱茶往後的發展,如何在茶友心中留下翻天覆地的刻印,我非常期待。」

 

普洱茶 好茶

▲對於普洱茶往後的發展,茶友們都相當期待。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9家達人最推薦的咖啡館,就隱身巷弄間!

撰文 :楊美娟 日期:2019年02月22日 分類:食尚旅遊
  • A
  • A
  • A

這年頭,大街小巷開滿了咖啡館。某些咖啡館因此特意搬到難以發覺的地點,或許是市場二樓,或許是舊公寓,這些難找得要命的咖啡館,往往最讓人安心自在。我們請到了素來喜愛在地點難尋的咖啡館,埋首寫稿的媒體工作者陳靜宜,由她來帶著我們去九家隱身在巷弄間的咖啡館,感受這些角落是多麼令人流連,一起出發吧。

The Lobby of Simple Kaffa
世界咖啡大師的祕密基地


▲Simple Kaffa 老闆吳則霖是連續三屆台灣咖啡大師冠軍。

 

有些天生好靜的人,人潮愛去哪就偏不去哪。假日的台北東區,會讓他們猶如見光死的細菌,無處躲藏;若非去不可的話,通常的選擇是Simple Kaffa。

 

按著地址找這家店,會走到一棟大樓的警衛室,但離成功也就只差一步,警衛室的人會好心地指示你怎麼走。

 

感謝東區那些青春多到抖也抖不完的男女,義無反顧地奔向了鄰近的人氣咖啡館,讓這裡在荷爾蒙密度超高的人潮區塊中,尚存一席容身之地。

 

沿著鏤空階梯往下走是一個戶外廣場,櫥窗內有看起來高檔的男裝,帶著堅毅態度向內走就對了,通常不用候位就能有很棒的下午茶,並與相約之人可以好好說話。

 

老闆吳則霖蟬聯二○一三至一五年連續三屆世界盃咖啡大師(WBC)台灣區冠軍,並獲得一四年世界第七的成績。

 

▲Simple Kaffa 除了咖啡好喝之外,爆漿抹茶捲也是明星商品。

 

▲走廊盡頭獨立4人座,是除了卡爾 · 拉格斐畫像外,無人打擾的安靜好位。

 

要上廁所 先輸入密碼

 

咖啡品質不在話下,「爆漿抹茶捲」也相當誘人,店家也推薦單人份的半熟凹蛋糕「皺皺」,展現無敵迷人的「流量」,勝過市售名牌蛋糕櫃。

 

幸運的話,可以坐在走廊盡頭獨立四人座,無人打擾(除了牆上掛著香奈兒創意總監卡爾.拉格斐畫像),這也是離廁所最近的座位,得以去上「密碼廁所」。

 

說到廁所,店家會給一組夾雜數字與英文字母的紙條,再到廁所門口按鈕解鎖。天可憐見,幸虧英文字母未分大小寫,有人曾連續按錯七次。

 

 
The Lobby of Simple Kaffa
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177巷48號B1
電話:(02)8771-1127
線索:按著地址找,會走到一棟大樓的警衛室,可請教警衛咖啡館在哪。


德佈咖啡台北店

絕對少見的茶藝館空間

 

▲德佈吧台後方的木櫃,原先是中藥行的藥材櫃,現在則拿來擺咖啡用品,相當有特色。

 

每當有人抱怨德佈台北店不好找時,總會有人跳出來主持公道,說:「如果你去過它的石門店再說吧!」石門店在北海岸乾華國小內,被網友封為「遠得要命的咖啡館」,只是後來租約到期,老闆林建威搬到台北來,對台北人來說,是相對「好找得要命」。

 
 


▲杏仁太妃糖以多種糖混合加上杏仁,與咖啡相當搭配。

 

備有四十多種精品豆

 

林建威是咖啡品質鑑定師(Q Grader)、咖啡萃取金杯認證,本身也擔任沖煮比賽評審,一般咖啡館現場頂多備十多種咖啡豆,但德佈台北店有四十種左右的精品豆可選,外袋包裝除了品種、產地、處理法、烘焙點等,還標註烘豆機資訊。

 

喝咖啡一定會搭配的是全台獨有的手做甜點「杏仁太妃糖」,雖然名字有太妃糖,但並沒有太妃糖,而是以多種不同的糖混合搭配上杏仁,製成如淺咖啡色糖磚那樣。

 

杏仁太妃糖入口外層冰涼,一旦咬碎,隨著嘴裡升高的溫度散發出不同深淺香氣與甜味。即便咖啡已經很厲害,但若是服務人員說:「對不起,今天杏仁太妃糖已經賣完了。」心中還是不免會出現一下「哎呀」那種失落感。

 

這裡也是少見附有半開放式包廂設計的咖啡館。選擇半包廂區的客人必須脫鞋入列、席地而坐,而那裡常是最容易客滿的區域。

 

只是不像早年茶藝館包廂那樣附有捲簾、略高於地面的平台,這裡放眼望去像是一個個真人實境秀,成為喝咖啡之外的餘興節目。


▲德佈台北店有咖啡館少有的半開放式包廂。

 

德佈Debut Cafe 
台北店
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一段15號
電話:(02)2541-7279
線索:走到市民大道還不夠,記得找到警用停車場,並小心迷路在錯綜複雜的三岔路口中。


時常在這裡
手做甜點太迷人

 

▲「時常在這裡」的主體是一間老民宅。

 

▲ 一口甜點、一口飲料,是拜訪「時常」能嘗到的小幸福。

 

「時常在這裡」按圖索驥並不難找,真正難的是「時常不在這裡」。一周只開四天,下午一點開、晚上六點就打烊,有時出國採購就休店半個月、一個月,不接受預約,只能現場候位。

 

店裡只有六桌、十五個座位,超過了就只能在門外排隊,假日還可能因為人多,由員工在門外進行「流量管制」,可謂入門門檻相當高的店。

 

這是間六十年的老宅子,紅白相間直條的木門,像國中放學後要去的同學家,而這位同學家每天都有好吃的蛋糕。由Aaron所掌管的「時常吃菓子屋」,每天更換手作的甜點,因此天天要重新手寫菜單,很有人的溫度。

 


▲店家每天推出不同口味的蛋糕,賣完即休息。前為香橙巧克力戚風蛋糕。

 

店內分為「時常吃菓子屋」與「生活道具屋」,生活道具屋提供許多台灣或日本的雜貨;「時常吃菓子屋」則提供甜點。菓子屋有兩張桌,可說是精選位中的精選位;熟客首選是坐在離Aaron最近的位置,一方面是享受做蛋糕時迷人的香氣。

 

而蛋糕除了內用也提供外帶,因此當做好的蛋糕一端上枱面,還保有機會搶頭香,若跟過旅行團到日本藥妝店裡採購,必然能體會這在說什麼。

 

即便是切開後橫躺的戚風蛋糕,或是冬季限定的招牌「現場做很高的熱蛋糕」,看起來都相當幸福,像是抱著某種使命來到這世界上,大概因為它是真心想做而被做出來,而不是為了做而做的制式化蛋糕吧。

 

當生活猶如劍山般尖銳陡峭時,便容易在這蛋糕裡尋求到溫暖的撫慰。



 

時常在這裡
台北市松江路194巷35號
電話:(02)2562-1618
線索:小心在錯綜複雜的巷子裡迷路。先找到「生元堂國術館」的招牌,店家就在對面巷子裡。

 
 

Ruth C. Coffee
港都各種風情濃縮

 
 

▲Ruth C. Coffee 位於一條五光十色的窄巷中,鬧中取靜。

 

人們執拗地只認定基隆一種樣子:基隆不能沒有雨,還要帶點淒苦、迷濛、寂寥,與神色木然的行人。港都夜雨適合喝熱咖啡,撐傘走入那條連巷子都談不上、類似防火巷的通道。

 

那通道有門口擺著曬衣架的美容院;有大波浪捲髮女人依偎著外國船員的卡拉OK店;有提供休息、過夜服務的老海景旅館的後門;有打著瞌睡老闆娘的小雜貨鋪、貼滿鑽片的高跟鞋女鞋店、六十年魚丸湯老店,不過是幾步路就兼具食衣住行,還能飽覽愛恨嗔癡。

 

而Ruth C. Coffee很安詳地夾藏在其中。

 

一般人不會在吃飯時間喝咖啡,基隆尤其如此;搭配最好的座位就是吧枱靠牆數來第二個,也就是老闆Rich的正對面,這時間店內多半空無一人,可以享受包場禮遇,欣賞他沖煮咖啡、盡興地聊天。

 

▲開業一年,老闆Rich說,曾經有幾次,一整天連一個客人也沒有。但他仍日日如一。

 

有時候  整天都沒客人

 

Rich的咖啡喝起來很舒服,跟他談話也相當舒服。只是沒見過那麼純粹的咖啡館,除了與咖啡相關的東西之外,幾乎就沒什麼別的了,連店卡都沒有安置的淺盤,它們很規矩地躺在桌面上。

 

開業一年,Rich一個人烘豆子、煮咖啡、招呼客人、洗杯盤,守著店從晨昏到夜裡,無論晴雨。他曾經說過,「有幾次,一整天連一個客人也沒有,連來借廁所的、問路的、好奇的都沒有。」說完,空氣變得沉默,雨則下得更大了。

 


 

Ruth C. Coffee
茹絲咖啡
基隆市仁愛區忠一路3巷25號
電話:(02)2422-6581
線索:連路過都不容易,先找到美容院吧,咖啡店就在附近。


達開想樂
看見時光的蹤跡

 

▲在達開想樂,可以看到時間留存在空間裡的畫面。

 

在一個好天氣的早上來到這裡,隨著天上雲朵飄開,大把陽光從窗口灌入,褪色木桌上,有大片木框玻璃窗斜映出平行的幾何光影,想像外頭是郭雪湖筆下的《南街殷賑》,畫裡無中生有的三樓加蓋,不就猶如現代的「達開想樂」嗎?


桌面被曬得都發熱了,四周擺設的文創物件,像原本就在那兒似的,一切是那麼自然。人總說時間看不見,怎麼會?時光不就在這裡?多迷人,教人看得入神。

 
 

▲達開想樂結合了家具展示,以及小咖啡座的空間。

 

孤僻的好去處

 

假日的大稻埕讓人避之惟恐不及,若是不想跟朋友喊破喉嚨聊天的話,達開想樂是一個神祕的選擇。

 

它是一棟老式洋房,一、二樓是印尼老家具展示區,三樓販售國內文創品牌的物件,兼提供飲品休憩。一般遊客不一定入內、入內不一定上樓,有家具門面當「掩護」,怎料到樓上可以喝咖啡、看日光?

 

上天有好生之德,總會讓孤僻的人有地方可去。有兩位朋友相約於此,約定時間過了好久。

 

一人氣喘吁吁地上樓,一來便對另一人開口:「這是妳會喜歡的地方,對吧?」不免讓人臆測那人應該是按朋友給的地址而來,卻發現怎麼是家具店,又擔心自己抄錯資訊,路上、心上怕是折騰了幾遍,終於才下決心向店家問明白。

 

看來那人明知是朋友小小的捉弄,急出一身汗又不忍苛責,「這是妳愛玩的把戲,對吧?」另一人呵呵笑著,當作了回答。
 


 

達開想樂

台北市南京西路251號
電話:(02)2558-2251
線索:要穿過一、二樓才知道原來三樓別有洞天。


真書軒
在大老闆家樓下喝咖啡

 

▲真書軒的大片玻璃,可說是大安森林公園樹海第一排。

 

所謂「千萬買宅、億萬買鄰」,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真書軒位於台北大安森林公園樹海第一排的勤美璞真中。必須經警衛指點,搭上綴滿八千顆LED燈、被稱為「異次元空間」的升降梯,才能抵達旗下基金會所開設的咖啡館。

 

一般人住不起,但還喝得起咖啡;只是價格不算便宜,即使美式咖啡,也要兩百多元。買不到什麼大老闆坐在隔壁喝咖啡,但能買到清靜倒是不假。

 

「想當年自己也有攀上富二代的少女夢,只是眼看著連富三代都出生了,我還是一個人坐在這裡喝咖啡。」陳靜宜笑說。

 
 

▲在真書軒可享受咖啡,也可以自由閱讀,甚至寫下心情記事。


美式咖啡  四季都不同

 

說到咖啡,除了幾款單品,美式咖啡風味表現也很豐富。美式咖啡是用巴西、曼特寧等四款豆子組合而成,據說配方不變,但會隨著四季而比例不同。

 

一般美式咖啡多數是可怕的垃圾,真感動有人願意這樣看重它。至於季節與配方豆比例的關聯性,或許要花一個四季的時間才能好好理解。

 

在台北市區很難找到沒有遮蔽物的窗景,這裡一抬頭就是滿滿的綠意。館內可以隨意閱讀各式藏書,尤其是那本重二十六公斤、女攝影師安妮.萊柏維茲(Annie Leibovitz)的作品,最具特色。

 

或許你也會想拿起菜單裡夾著的三聯,一連三式寫下心得:一張夾在書裡、一張自行收藏、一張由服務人員留存,然後像電影《情書》那樣,調皮地署名「藤井樹」。

 


 

真書軒
台北市信義路三段59號2樓
電話:(02)2755-6906
線索:位於「勤美璞真」內二樓,沒有招牌,要進去須經警衛指點。


自然醒咖啡
公寓老派極簡之必要

 
 

▲「自然醒」店貓妮妮動不動就「自然睡」,可一邊享受著咖啡配零食,一邊看貓的隨興自在。

 

即便二○一四年時,在「世界盃咖啡大師賽(WBC)」中得到世界烘豆冠軍的賴昱權,他所經營的高雄「Café自然醒」名氣響亮,不過這裡要提的是,開業更早於高雄的台北「自然醒咖啡公寓」。

 


慵懶人的國度

 
這家咖啡館得按著地址找,稍不留心便要錯過,等到找著一個沒有門、沒有招牌的沉默綠色窄梯,耐著性子走上二樓便是。開店的時間是下午一點,完全符合睡到自然醒精神,那是慵懶人國度裡的時刻表,吾等只是按表操課。

 

然而慵懶人國度教主,正是鎮店之貓「妮妮」,動不動就自然睡,而且體型嬌小、動作輕盈,進而定住不動即與周遭家具合而為一。妮妮最愛的位置是窗台上,尤其當冬陽投照在牠身上,腦波弱的人,一不小心就跟著一起睡著。

 

自然醒咖啡公寓重點不在咖啡,而是在半老舊家具的混搭布置。熟客最喜歡兩個位置,其一是面窗最左邊靠牆的沙發座位,除了台北教育大學附設實驗小學的盎然綠景得以盡收眼底外,同時也是捕捉妮妮睡姿的最好位置。

 

秋、冬的午後為佳;春、夏有時就太曬了。

 

其二則是正三角形玻璃桌與紅色壓克力椅區,一般常見總是圓桌、方桌,而面對三角桌時提醒著人們要有不同思考方向。別小看三角形,它讓安藤忠雄打造了亞洲現代美術館,開啟人們對幾何認知有更多的可能性。
 


 

自然醒咖啡
台北市和平東路二段157號2樓
電話:(02)2709-6066
線索:沒有門面,請注意騎樓誇張的信箱,再沿著樓梯上樓會有咖啡館。


边边
在我的世界裡橫行無阻

 
 
 

▲边边有很多小玩意兒可供玩耍,老闆童心的展現也在樓梯間的座位,這裡被老客人稱為「边边的邊邊」。

 

边边(音同邊邊)不難找,但边边就如其名,在不起眼巷弄的邊上。某種程度來說,它並不希望被發現,甚至也不在意是否會被發現,有時當不被發現時,反而是一種自在。

 

边边有自己的自在,懂得的人懂得,不懂得的人有自己追尋的其他世界。

 

▲暗室暖燈,正像边边的氛圍。


樓梯間變祕密基地

 

走入边边,恐怕多少也有這樣的心情。老闆叫小孬,誰會叫自己孬種?曾有客人鼓起勇氣問:「是孬種的孬嗎?」竟然還真是孬種的孬。原來就學時他看來斯文,就被同學取了這個綽號。

 

不過小孬一點也不孬,許多人夢想未來要開家咖啡館,但往往只是夢想,永遠不會實現;而他畢業後沒多久,便經營了閒隅咖啡店(已停業),又開了边边,雖不在一級商業區,但像一盞小燈,在小街小巷裡兀自發亮,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終究有機會讓這樣的熱忱,點亮整座城市。

 

這裡是一棟二層樓的民宅,被許多人視為畸零地的一樓樓梯間,經過小孬打盞燈、放幾本書,就成了足以讓一個人躲藏的祕密基地,跟許多人童年時的衣櫥有異曲同工之妙,好像只要在裡面,人生遇到了什麼痛苦的事,都可以熬得過去。

 

後陽台除了曬衣服外,經常是故障電風扇、壞掉拖把、斷腳矮凳的墳場,眼不見為淨的地方,但边边的後陽台也被打造成戶外座位區。陳靜宜稱這裡為「边边的邊邊」,開發這樣的地方,真像是對孤僻人的一種慈悲啊。
 


 

边边
台北市臨沂街55-3號
電話:0937-817-612
線索:位於巷弄,走到55號時,請放慢腳步。


台南—秘氏咖啡
一道樓梯隔出香港風情

 

▲台南秘氏咖啡是自1951年以來,永樂市場二樓第一個對外公開營業的店家。

 

江湖中是這麼說,秘氏咖啡的台北店與台南店要稱「北秘」、「南秘」,北秘已有不少人找不到,但南秘更「秘」高一籌。


尋找南秘不需要地址,只要到台南永樂市場,找到「修安扁擔豆花攤」旁的機車店;這時不要相信自己的理智,要相信前人的指示,沿著菜市場樓梯往上走便能尋獲。它是自一九五一年以來,市場二樓第一個對外公開營業的店家。

 
 

▲「南秘」門外是一般住家,常有人串門子;走進門內,珠簾、昏燈彌漫著香港風情。

 

淡淡舊式香港風情

 

建議最好造訪南秘的時間點是夕陽西下,類似三谷幸喜電影《魔幻時刻》中,那種變換快速的天色,有一種不真實感,隨著黃昏步入黑夜。

 

南秘與北秘都讓人有時空錯置之感:北秘一進門就像進入了民初的舊上海;南秘門外鄰居的衣架還晾著衣服、歐里桑串門子,樓下是鬧哄哄的菜市場,一進門則有老鐘、珠簾、昏燈擺飾,飄著舊香港風情。

 

但,哪裡只是這樣而已?北秘吧枱咖啡師阿俊的真實身分是導演,老闆子洋的另一身分是理髮師;南秘的男主人小義在台南曾從事考古事務,女主人小羅則是想找回九龍城寨時光的香港人,是吧,像戲,或許正是戲。

 

唯一不是戲的是,小羅被當地人認證為台南人了。因為前陣子她得到了台南最熱門的登革熱,幸虧年紀輕,早早痊癒,任誰聽到都會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說:「這不是『愛逮丸』(愛台灣),什麼才是『愛逮丸』?」

 


 

秘氏咖啡(台南店)
台南市永樂市場二樓
電話:0935-393-853
線索:地址沒用,也不要相信自己的直覺,要沿路向人討教,方能抵達。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缸入魂 百年醬汁的祕傳美味

撰文 :林秀娟 日期:2019年02月20日
  • A
  • A
  • A

霓虹燈閃爍的北市中山區條通街巷內,碰撞出台日交融的多元文化,亦有不少名店深藏其中,二○一七年才開幕的「魚庒」便是之一。

創業於日本明治十六年(西元一八八三年)的魚,為來自日本埼玉縣的鰻魚老鋪,就連日本天皇也曾經造訪過;原本僅在日本開店,來到第五代社長飯野信一時,為了想跨出日本拓展鰻魚食飲文化,便與提供日本魚鰻魚的台灣老闆吳啟源合作,開設海外第一家分店。

 

因鰻魚結緣  開啟海外拓點之路

 

出身鰻魚世家的吳啟源回憶,早年鰻魚為台灣出口養殖漁產品的重要品項之一,父親將養殖在雲林、嘉義一帶的鰻魚外銷至日本,由於品質好、價格合理,不少日本鰻魚老鋪都是使用台灣養殖的白鰻作料理,也因此和日本魚結緣,決定合作。雙方歷時六年來回洽談,終於在一六年定案,又耗費一年時間裝修規畫並調整細節,才孕育出這家能完整表現日本魚精神的店鋪。

 

吳啟源提到:「蒲燒鰻特重醬汁,每家鰻魚料理店都有自己的配方,為此,社長還特別將向來不外傳,已經『養』了百年歷史的祕方醬汁,連同日本主廚一起送來台灣。」務求和日本原汁原味。

 

用一生實踐鰻魚職人精神

 

鰻魚在日本關東和關西的料理手法各有巧妙,主廚城倉裕二說:「以前關東武士多,殺魚最忌切腹,以致鰻魚處理從開背起始。」只見主廚先將鰻魚頭釘上木板,找到破點,一刀俐落地劃開、除刺、片切成段,流暢動作一氣呵成;稍晚,再用已經推磨到扁平的拇指,將竹籤熟稔地從鰻魚皮肉之間的脂肪層串過。

 

堆疊如小山的鰻魚串,會拿到爐烤台旁等著主廚開始烤鰻。主廚城倉裕二說,有別於關西直接把生鰻烤熟的作法,江戶風格的蒲燒鰻,是先不蘸醬汁烤過一次,再蒸過以便去除多餘脂肪,最後淋醬再烤為鰻魚賦味。烤鰻時,為不使皮肉分離,即使溫度再高,仍得全心照護,邊搧竹扇邊不停反覆翻動竹籤,調整位置,如此才能把鰻魚烤到鬆軟綿細。

 

最後,依照客人點單的並、上、特等三級「鰻重」需求,將鰻魚放置在盛著日本越光米飯的箱盒內送上桌。箱盒一旁還附有鰻肝湯和漬物可搭配享用,讓人在品嘗一口口鮮鰻香的同時,也把日本人常說的,鰻魚師傅「殺鰻三年、串鰻八年、烤鰻一生」畢生琢磨的功夫精華,給吃了進去。

 

  和魚本家相同,皆使用台灣養殖白鰻,成就鰻魚飯的一流口感。 

 

   除鰻魚飯外,雞肉串燒 也是本店特色料理,分屬原味和醬燒,其中醬燒可是反覆刷塗日本職人百年祕傳醬汁燒烤,香氣獨具。 

 

將蒲燒鰻包覆在厚實蛋捲內,為鰻魚玉子燒帶出層層交錯的甘甜風韻。 

 

 嚴選去骨後整尾約200克的台灣養殖白鰻,由主廚悉心照料以百年醬汁燒烤 入味。

 

 

魚庄   

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一段83巷24號 

02-2531-8611

 

獨門絕活

讓星鰻淡雅飄香

 

開業以來僅十四年的「日本橋玉井」,雖非鰻魚老店,卻因創辦人玉井康裕承襲江戶風味,特別鑽研星鰻的獨門料理手法,從二○一五年起連續四年獲得東京米其林推薦,進而成為東京鰻魚店的人氣新星。年輕時即到日本念書的郭浤益,是玉井康裕的同學,三十年的好交情,讓玉井康裕二話不說,就把品牌交由旅日華僑松井芳親和郭浤益姊弟來台拓點經營。

 

市面上多數鰻魚店皆使用養殖河鰻,郭浤益姊弟為承襲本店風味,同樣也選用日本進口的星鰻,即使成本高到幾近「破表」也在所不惜。從日本來台坐鎮的料理總監丸山容史表示:「星鰻體形小且皮薄易破碎,非常考驗師傅的串烤功力。」然而烤出來的鰻魚質地香綿又柔嫩,就連魚刺也軟細不扎嘴,且風味極雅,無須添加任何醬料,就能嘗到纖細口感與鰻魚香氣,而台北店也在一八年獲得米其林推薦。

 

店家除常見的香燒(蒲燒)外,還有滷煮作法,招牌的穴子盒膳「箱盒膳」就把這兩味囊括其中,更將吃法升級,另附穴子湯可變成湯泡飯,讓吃法豐富多元。

 

 丸山容史表示,用滷煮手法更能吃到星鰻柔嫩細滑的口感。

 

 

  使用日本進口的野生海鰻,由於皮薄且肉質細軟,料理過程 十分考驗主廚的功力。

 

 

使用星鰻骨熬製的穴子湯, 搭上山葵、芝麻,讓湯泡飯的滋味更豐美。

 

日本橋玉井   
 
台北市松山區復興北路313巷23號     
02-2719-6660

 

 

熱門文章

回憶小時候全家圍爐 吳念真:親人圍爐,就是我的火鍋記憶

撰文 :吳念真 日期:2019年01月29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碉堡吃火鍋,食材不重要,因為一大群來自台灣各地、學歷經歷不一的年輕人在乎的,是有緣相逢並相濡以沫的機遇和情感。

這星期應該是入冬以來最冷的幾天吧?

 

天冷需要熱食,需要一點酒以及一群朋友聚集的溫暖,所以天冷忍不住就想到火鍋,想到它字面上那麼直接的溫度,想到隔著蒸騰的熱煙所看見的一群朋友笑逐顏開、酒酣耳熱的樣子,以及在那個毫無拘束的場合可能出現的種種心事和話題。

 

小時候,好像家家戶戶都有一個造形一致的火鍋,圓錐形,鋁製的,長著長長的脖子,底下開著爐口。

 

這東西平日裡很少用,通常都要到除夕那天才會出現在餐桌上;然而,它和桌下擺著的小火爐一樣,似乎是為了呼應「圍爐」這兩個字的形式而設,比起滿桌平日裡難得一見的佳餚,它對小孩來說並沒有什麼實質的吸引力,覺得那應該是大人的「食物」,不是我們的。

 

沒錯,那的確是屬於大人的。

 

 

螺肉蒜火鍋 大人專屬口味

 

一整個春節休工的假期裡,餐桌上的火鍋好像一直都冒著煙,好像總有人會走進屋裡來,圍桌坐著,桌上除了太白酒或紅露酒,還有那個火鍋之外好像也不用什麼特別的菜。

 

只要客人一進門,媽媽通常都先奉上熱茶,然後在廚房裡把炙熱的木炭擱進火鍋底部,上頭的凹槽添入一直放在灶頭保溫的肉湯,接著用剪刀把乾魷魚剪成長片,再開一個螺肉罐頭倒進去,最後抓起一把蒜苗切段,等火鍋裡的湯滾透了之後撒下,就可以上桌了。

 

火鍋一上桌,大人就開始倒酒,於是屋裡就彌漫起酒和蒜苗的氣味,隨著話題轉移,慢慢地開始聞到魷魚和螺肉久煮之後的香氣,一如他們的談話慢慢從礦區的不景氣,進入到大人們早已沉澱或隱藏的各自的青春。

 

說當年他們離家來到礦山的曲折經過;說當年海外出征,最後在馬來西亞的森林裡逃亡奔竄的歷程;或者一起回憶、懷念一個在災變裡過世友人的點點滴滴……。

 

他們喝著酒,配著熱湯,時而大笑時而哀傷,有時甚至豪邁地唱起某首日本軍歌或日語的流行歌曲。

 

 

媽媽則不時進出廚房加炭、加湯,或者煎些蘿蔔糕、發糕當點心。

 

這樣的場景和氛圍,還有門外的細雨和濃密的霧氣,一直是我無法忘懷的「時代記憶」,或許是當時那些男人的臉孔、打扮(羊毛肚圍、寬襟西裝上衣,加上抹著味道強烈的髮蠟、左右分邊清楚的頭髮),自然流露毫不隱藏的情感,以及他們不經意說出的故事。

 

無論對當時甚或現在的我來說,都是籠罩著一層昏黃的色澤,並且已經是一頁慢慢消失或被淡忘的歷史了。至於我們曾經的青春對此時的某些人來說,或許也亦復如是了吧?

 

一九七三年初,我們被分發到金門當兵,一直到七五年初回到台灣,我們在那個島嶼上度過兩個冬天

 

金門的冬天既冷且乾,然而終年潮溼的坑道和碉堡,卻也在這樣的季節裡,才脫離那種無所不在的水氣,像阿兵哥說的:終於像個人住的地方了!

 

那時候兩岸還在相互炮擊,單打雙不打,每逢單號晚點名的時間是六點半,點完名就是自己的時間了,只要隔天早點名起得來,基本上沒人管你幾點上床或夜裡幹些什麼事。

 

尤其是我們這群不住坑道,而是住在太武山上一個個隱藏在花崗石縫中獨立碉堡的業務士來說,單號的夜晚就一如休假,是當時完全沒有返台休假福利的我們勉強的補償。寒風刺骨的季節,漫長的夜晚,火鍋與酒與「卡虎卵」(天南地北瞎說瞎談)誠然是最佳良伴。

 

照片來自PexelsLukas

 

碉堡火鍋 有什麼放什麼

 

碉堡裡唯一的廚具,是燒開水用的老式煤油爐(圓桶狀,最底層裝煤油,上層垂下數目不等的油芯,點火之後以調整油芯長短的方式控制火勢),臉盆就是當然的鍋子。

 

碉堡火鍋毫無章法可言,最簡單的煮法是清水一臉盆,倒入一兩罐番茄鯖魚當湯底,然後丟入依人數而定的速食麵(那時候的速食麵種類不多,就只有生力麵、寶島米粉等寥寥可數的幾種選擇),最後加上晚餐留下來的某些剩菜,如此而已。

 

迄今難忘的一次豪華火鍋,則是在送別某位老兵退伍的前夕,有人託採買買回來一大堆金門冬天盛產的一種螃蟹(台語叫「市仔」,江浙館子用來做「搶蟹」的那種),也有人出錢買了軍用的豬肉罐頭。

 

當晚,我們就把豬肉罐頭倒入清水裡當湯底,然後下麵,順便把那一堆螃蟹給扔進去,看著牠們在臉盆裡慢慢變紅的同時,碉堡裡便彌漫著濃郁的肉味和螃蟹的香氣。此時,忽然有人想起某個小兵種在附近的茼蒿可以摘了,於是沒多久之後,一大堆連洗都沒洗的茼蒿也已經混在那盆「雜炊」裡。

 

 

豬肉、螃蟹、速食麵的料理包加上現摘的茼蒿,那個晚上吃得眾人如癡如醉,最後好像連跟老兵道別的話都沒空說,因為所有人的嘴幾乎都忙著啃食、吸啜那堆螃蟹的各個部位。

 

那種時候,火鍋內容是什麼其實一點也不重要,一大群來自台灣各地、學經歷不一的年輕人在乎的,彷彿是這種有緣相逢並且可以相濡以沫的機遇和情感。

 

在等待火力不大的煤油爐把食物煮熟的過程,或者烏梅酒、五加皮(金門高粱對阿兵哥來說價格高,那是準備以後帶回台灣的禮物,不是平時喝得起的東西)逐漸上臉的當下,所有人幾乎都沒有祕密,也沒有不能說的話題。

 

從各種不同行業的簡介、養成的過程,說到戀愛的歷程、千奇百怪的性經驗,從曾經榮耀一時的學生時代,說到落難不堪的牢獄歲月,以及各自對未來的計畫、期待和對戀人承諾的實現……,現在想想,那無一不是毫無隱藏的肺腑之言,無一不是書本之外的常識、知識,甚至是超乎自己有限經歷之外的生命故事。

 

火鍋犒賞下 寫下驚人標語

 

一直記得那樣的冬天裡,一個小小的插曲。

 

有一天,一位平常很少跟我們打交道的政戰士,忽然主動準備了火鍋料,到我們習慣聚集的碉堡來,說司令部指示要在營區附近一個大石頭寫上可以激勵士氣的標語,但是他提了好幾個都被打槍,這頓火鍋的目的,就是希望我們幾個「比較有想法的人」能幫他想出一個好交差。

 

火鍋吃了,酒也喝了,但所有人的腦袋也鈍了,直到最後,我們公認最有才氣的大專兵阿益才勉強想出一個,說是幾年前他在一本書上看來的,是二次大戰一位德國士兵日記裡頭的一句話,然後他就帶著醉意歪歪斜斜地寫了下來拿給政戰士。

 

沒想到,司令部還真的選上了,於是我們又撈到另一頓火鍋的犒賞。

 

一個月後,長寬超過二十公尺的大標語完工了,也驗收了,可是每當人家讚美阿益,說他竟然能想出這麼超凡脫俗的標語時,他都避之唯恐不及地搖手快閃。

 

直到有一天,當我認真地讀著那句大家幾乎每天都看得見的標語時,才發現阿益始終不敢居功的原因——那天他真的醉了,他把其中兩個字寫反了。

 

四十年了,我都還記得那句用斗大的字體寫在石壁上的標語:

 

「同胞們!在敵人的刺刀刺進你們的胸膛之前,我們都是安全的!」

 

你應該看出是哪裡錯了吧?不過,也不重要了,那個標語即使後來沒改,四十年後的現在也早已斑駁難認了吧?

 

至於敵人……是誰?又在哪?

 

(本文轉載自「今周刊」,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台北新景點!在大稻埕的老洋樓,細細品茶吃糕點

撰文 :時刻旅行 日期:2019年01月10日 分類:食尚旅遊 圖檔來源:時刻旅行
  • A
  • A
  • A

11:00 a.m,店才剛開,就陸續有幾組日本客人進來。

「 いいね ~ ここの雰囲気... (這裡的氣氛感覺很不錯呢...)」

 

以我淺薄的日文基礎,大概聽出是在稱讚茶館的氛圍很好。

 

其實她們講得很小聲,我也沒特別豎起耳朵偷聽(喂),會聽到是因為這裡的氛圍,讓客人不自覺地靜下來。

 

上了二樓,像來到了不同的世界

 

穿越民藝埕一樓的店鋪,走上收銀檯旁的階梯,南街得意藏在老洋樓的 2 樓。

 

自然光照進整狹長的空間顯得明亮,挑高的屋頂留了點位置讓你喘息。特別的是,空間內部還保留了木板隔間,照不太進來的自然光外加桌上的小燈,又多了些隱密感。

 

 

問到為甚麼會想取名做「南街得意」,除了因位於大稻埕的「南街」,也是承接了過去有名的春風得意樓的「得意」。

 

「春風得意樓,在過去是四大高級台菜飯店(酒店)之一,表面上可能是個吃飯喝酒聊天的場所,其實私底下還有個用意--讓台灣的『文化』在裡面聚會。」

 

當年隱藏在酒樓裡的是文化與各式思想的孕育,雖然並無打算包括這麼廣闊的含意,不過南街得意的創辦人沿用了這點,想讓客人在這樣的空間輕鬆自在的談天說地,彷彿回到過去一樣,說不定喝著喝著,也會進而對事情產生些不同的想法及靈感。

 

小知識:春風得意樓設於 1914 年,是日治時期在大稻埕著名的高級台菜飯店,與「江山樓」、「東薈芳」和「蓬萊閣」並稱為四大旗亭(有歌女陪侍的酒家),中間由蔣渭水接手經營,成為當時士紳聚會吃飯、招待朋友的地方。現址為台北市延平北路二段 83 號,已看不到此建築的痕跡。

 

▲一樓民藝埕的入口

 

品味一壺茶的下午,讓時間靜靜地走

 

2 樓的位置,替茶館隔絕了外頭的熱鬧。

 

車流聲、腳步聲、水流聲,甚至是杯盤放置於桌上的撞擊聲,不誇張,只要稍稍豎耳傾聽,就能感受到這些在日常生活中被我們忽略掉的聲音。

 

真的就是這麼安靜,這麼舒適。大家像是約好似的,不自覺地放低音量,腳步也跟著放輕,不讓任何一個聲響破壞這裡的平衡。

 

這麼隱蔽的場所,大多數人都是經由口耳相傳才進來到訪,要不就是像方才遇到的幾組日本客人,藉由旅遊書或雜誌的介紹而來。

 

▲一樓民藝埕的入口採訪時,店家所招待的老茶師私房茶,此為一種焙火烏龍茶,香氣較為內斂,喝起來醇厚順喉

 

閩南式的天花板,外頭又是日式的飾紋,以及仿巴洛克式的建築風格,聽起來很奇妙,卻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和諧。

 

這些文化融合過的歷史痕跡,老闆也希望來到這裡的人們別忘了抬起頭,看看老洋樓建築上的精美雕刻,三連棟的建築設計及家具挑選的種種細節,認識所謂的「台式美學」。

 

MENU 上的 20 種茶款其實都是大稻埕最有代表性的百年老茶行--「林華泰茶行」以及「有記名茶」。至於怎麼挑選出這些茶款,並不是老闆的一意孤行,而是由大家一起進去店裡試茶,綜合了意見,精心挑選出的台灣茶與世界名茶(包括含咖啡因及不含無咖啡因的茶款)。

 

除此之外,搭配的茶點也是來自兩家當地的老字號的餅舖--「李亭香餅店」以及「十字軒糕餅舖」。

 

▲Menu 上共有 20 種茶款,可根據上方的編號,來聞相對應的茶葉玻璃罐,來決定要點甚麼

 

曾作為小兒科、中藥行以及布行的這棟老洋樓,之所以現在會變成茶館,也是因為想結合過去這裡茶葉進出口的生意。

 

「在過去,大宗的茶葉買賣是大稻埕港口生意重要的一環,但現在這裡卻沒有一個可以坐下來好好喝茶的地方。永康街、大安區、信義區都有,為甚麼這邊反倒沒有呢?明明是比起那些地方還更結合茶產業的區域...... 」

 

另一方面,店長認為在大稻埕雖然能買茶,不過要走進一間茶行,然後在短時間內試飲各式茶款,對於一般消費者的臉皮厚度來說,恩......至少以我來說,這心理壓力有點承受不了啊!尤其是試喝完了沒遇到「對的茶」,但不買就離開好像又對不起店家(苦笑)

 

▲共有 20 種像這樣的茶葉罐,每種茶葉的顏色、形狀都不大一樣

 

▲打開後玻璃蓋後,用鼻子輕聞

 

所以南街得意提供了像這樣一個可以好好感受茶香,好好品茶的地方。

 

若喝到了喜歡的茶款,這裡也提供茶葉的販售,甚至是直接推薦客人至茶行買茶。合作的糕餅店或茶行若遇到客人想立即試吃試飲,店家也會推薦至南街得意來品茶。

 

仔細想想還蠻有趣的,雖然這些東西在大稻埕都找得到,卻藉由南街得意得到了整合,這就像是個小小的生態圈,持續循環,持續活絡著大稻埕的消費鏈,而牽引其中的則是店家間的敦親睦鄰。

 

不同茶品搭配不同茶點,迸出新滋味

 

喝茶配茶點,也可以從中獲得些靈感。

 

▲像這樣一套 set,一壺茶配上果乾及茶點,每套均為 280 元(圖片的量為兩人份)

 

說來有趣,我們的腦袋常會侷限於某些既有的觀念,

 

例如 A 就是要配 B,C 就要搭配 D,雖然一定會出現一些定番的選擇,但誰說不能做點新搭配呢(插腰

 

這次我們所選的兩款茶,分別是兩個最受歡迎的茶款:蜜香紅茶以及金萱烏龍。一個是清澈的棕紅色,另一個是透明的琥珀色。

 

蜜香紅茶的味道較輕雅淡薄,嘴中所殘留下的韻味回甘而不澀,若搭配綠豆糕的微甜,是完美的與茶澀融合再一起,而搭配芒果乾的酸甜,舌尖上出現的又是另一種層次;而金萱烏龍的味道也相當淡雅,聞起來有點桂花清香,喝起來比起蜜香紅茶是稍微澀了點,但最後留下的韻味是甘醇的,搭配瓜果類都還挺和諧的。

 

▲這次的茶點搭配的是果乾瓜子盤、綠豆糕、核桃棗泥餅、芝麻麻糬與花生酥等茶點

 

喝茶時,我最喜歡的是第二沖的味道。

 

沒有第一沖的味道來得飽和,也沒有後幾沖的味道來得淡薄,總感覺泡茶就像是人與人之間接觸的過程,從相識到彼此變熟,再到關係平穩,以程度來說,第二沖的味道像是經過了磨合後,開始熟識對方一樣,舒服自在了起來。

 

至於為甚麼會聯想到這些,我想是因為品味這壺茶的時間,讓我對人生有了一番體悟吧(笑)

 

▲桌上也會附一壺熱水(如圖左)。據老闆所提供的說法是,這裡的茶葉至多可回沖四次左右,茶味都還足夠

 

種種細節的講究,造就氛圍的產生

 

也許是因為習慣在夜晚思考,像這樣微暗又沉靜的空間讓我舒心,思緒能夠更加清晰。和朋友來這裡聊天,不用刻意放大音量,輕聲細語就能聽到彼此的聊天內容。

 

不招待 12 歲以下的孩童,再加上不限時的品茶時間,捨棄了翻桌率,南街得意更注重的是客人有沒有在這個空間裡,享受到「喝茶」這件事。

 

哪天來大稻埕,不用給我一首歌的時間(笑),我想要的是像這樣靜靜品味一壺茶的下午。

 

(本文獲「 時刻旅行」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