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偉忠:人生難買早知道,不論發生什麼事都值得感恩!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17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近上班族朋友們應該處於飄飄然的心情,從耶誕夜起、到舊曆新年假期結束為止,中間都是大節日,要過耶誕、跨年、尾牙、返鄉過新年,心裡隨時咚吱咚吱咚吱咚吱過新年、跳針跳針。至於我,即將邁入五十七歲,還是可以咚吱,只是起床難免腰痠背痛,即便如此,仍想許些新年新希望。

文/王偉忠

 

活到這個階段發現人不必算命,因為人生是循環,勝利了自滿、自滿招來厄運、跌到谷底自省受到啟發、接著努力開展好運,進入另一輪循環,這就是歲月。以前貪快,看書像飆車,現在可以慢慢讀、慢慢體會,簡單往往可以帶出濃厚滋味,因此新的一年,當然有新的體會。

 

以前常帶女兒看電影,現在女兒大了,反過來推薦我們該看那些片。2014年的第一天在她大力推薦下全家一起看 MOD(讓電視人變慘的原因)裡的英國片《真愛每一天》。

 

男主角有特異功能可以回到過去,每次回去都會造成現實的些微改變,以為大難臨頭,趕緊回到過去改掉了大難,卻發現未必好,因為上帝關了門,會開扇窗;壞的事情未必只有惡果,可能修正掉善緣的開端。

 

 

男主角爸爸說,其實不必挑重要時刻回顧,只要回到極度平凡的一天,認真聽每個人說話、體會每件事情,也滋滋有味。

 

這話說得真好,人生難買早知道、吃不到後悔藥,不論過去這年發生了什麼事情,都值得感恩,因為都教會了我們一些東西。

 

生命中很多際遇是沒來由的,像遭忌,莫名其妙在空氣發酵、完全沒料到會中箭受重傷;就像黃色小鴨漂在水上什麼都沒做,卻莫名其妙爆炸,只能稱之為「命」!但在谷底也未必不好,也許能窩出一部精彩小說,《哈利波特》的作者羅琳就是如此。

 

 

身為凡人,不能先知先覺,起碼要後知後覺,不能不知不覺。只是很多時候眾人知覺放在享樂,像這片題材在美國會拍成熱鬧喜劇,哈哈大笑之後結束。

 

但英國人的幽默與思維真不一樣,讓《真》片帶來慢慢體會的快樂,回味無窮。

 

只是當我們每天吸收短暫催化卻又舉國歡騰的瑣事,像美江、小鴨、吳憶樺、圓仔,誰有心能細細品味平凡,從中找出值得珍惜的滋味?

 

看完片,想著大女兒在外求學看到這部電影的心情,只要遠方有思念的對象,就更想回到團聚的日子。

 

 

像我若能回到過去,看到爸爸,我會告訴他,他走了二十二年了,媽媽好寂寞,而我在爸爸過世第二年結了婚,今年也二十一周年,有好老婆跟兩個好孩子,還有許多以為不可能會發生的際遇……。

 

電影結束,熱淚盈眶……爸!我會努力好好地過每一天!

 

 

(本文摘自《半減卻:王偉忠盡情吹牛六十年的心得報告》,時報出版,王偉忠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日本百歲女作家心境年輕 即使生病說話也不病懨懨

撰文 :熟年優雅學院/太雅出版社 日期:2018年07月20日
  • A
  • A
  • A

「我身上什麼毛病都有,卻不會變成病人。」
作家兼評論家吉武輝子女士說著,對我露出微笑。

 

文/吉澤久子

 

吉武女士似乎有呼吸障礙,從她過世的前五年,每次在聚會或座談會上遇見,都看到她帶著氧氣瓶。而她不僅自身穿著時髦,氧氣瓶也是,她自己也說氧氣瓶是她的「寵物」。

 

看起來生氣飽滿的吉武女士每次都告訴我:「我沒事啦,妳看我還揹得動很重的氧氣瓶。」

 

接著就說出開頭那句話,令我啞口無言,只能點頭。但是我虛心記取了「雖然生病,卻不會變成病人」這句話。

 

稍注意一下就會發現,有些人沒有生病,卻十足像個病人。這些人既健康又長壽,卻總是覺得身體哪裡不對勁,經常要去醫院,領了很多藥就心滿意足地回家。

 

其實我有一個親人也是這樣,經常自稱今天有點不舒服,或是全身都在痛,讓家人擔心不已,但去到醫院,醫師卻說:「你的身體沒什麼問題,請安心回家,好好休息。」換句話說,他的病是自己製造出來的。

 

有時候,我也會接到這個親人的傳喚,我並不會柔聲安撫他,而是坦白說道:「你是因為太閒了才會這樣。如果你有事情做,而且做得很起勁,疾病就不會上身了。」

 

要當病人就當個徹底,會自行服藥上床睡覺倒也還好,明明病情沒那麼嚴重,說起話來卻一副快要死了的樣子,那我就恕不奉陪了。

 

也因此,我自己絕不會用病懨懨的聲音說話。如果真的得了重病,身邊的人自然會感覺到,何況這時候連說話都會很困難。

 

不過我是打從年輕時就無法輕聲細語,與人對話時,自然會提高音量,即使跟來家裡看診的家庭醫師說:「近來我的心臟不太好」,也會因為聲音過於宏亮,而得不到對方的重視。

 

儘管如此,我希望至少能抱持積極樂觀的態度,不要自己去招引疾病。食物的味道那麼美好,又有工作在身。我要珍惜如此的幸福,享受當下的生活。

 

 

(本文節錄自《人不管幾歲,都值得好好活下去》,太雅出版社,吉澤久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誰說中年=老化?這樣磨練好奇心,持續年輕!

撰文 :麥田出版 日期:2018年12月13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四十歲是一條界線……「最近身體變得好沉重」、「頭髮好像變得更稀疏了」、「記性愈來愈差了」等,有這些感覺的人就是進入了老化現象

文/成毛真(暢銷作家)

 

磨練好奇心,保持頭腦的輕盈

 

我在三十多歲時都還不覺得有什麼不一樣,但一過四十歲就開始覺得身體反應不靈敏,頭腦也變得遲鈍。

 

三十多歲時還經常徹夜喝酒,但過了六十歲的現在一到早上七點就會自動醒來,晚上則是一過十點就會開始想睡,可說是轉變為健康的體質了。

 

肉體的老化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即使是在八十歲成功登頂珠穆朗瑪峰的三浦雄一郎,也曾在滑雪過程中發生摔落意外,而且他也接受過四次心律不整的手術了。

 

中年人的各位也會在爬車站的階梯時氣喘吁吁,或是注意到下腹凸起等體型的變化時感覺到歲數的增加吧。

 

你可能只是還沒意識到,頭腦應該也變得相當沉重了。聽二十多歲的下屬談話感覺到代溝,或是不禁脫口而出「現在的年輕人……」這都代表你已經是大叔了。

 

 

另外,如果一直強調自己過去的事蹟、重複相同的故事,這也都顯示了你的頭腦正在邁向老化的階段。眼光只放在過去而不是未來,就是老化的證據。

 

不過也不是要打擊中年人的自信,中年人也有機會讓頭腦年輕化。雖然無法鍛鍊關節,但可以強化肌肉維持必要程度的體力。

 

大家現在對於保持健康、跟隨健康的潮流都相當努力對吧?為了使健康檢查的結果不再呈現紅字而開始慢跑、戒酒的人也變多了,但大部分的人都疏忽了精神方面的訓練。

 

腦力訓練或數獨並不會使記憶力恢復、也不會讓頭腦動得更快,要使頭腦年輕化的最佳方式是磨練好奇心。

 

當感性變得遲鈍就會失去好奇心,所以要多多接觸新的音樂、潮流、新穎的文具…… 開始對這些事物抱持興趣,就像去到一個從來沒去過的地方時那種既期待又興奮的心情。

 

看書也是磨練好奇心的一種,但只是看推理是沒辦法養成好奇心的,推理說穿了只是要解開人為什麼被殺和怎麼殺的兩種謎團而已。與其看十本推理書,不如看一本科學書還能培養對知識的好奇心。

 

 

例如,一九九五年出版的《五千年前的男人》(暫譯,Der Mann im Eis)一書,介紹了距今二十年前在阿爾卑斯山脈發現的冰封木乃伊,發現之時被以為是山難者,但隨著在木乃伊身旁發現未曾見過的道具之後,由科學家進一步調查才得知是一具存活於西元前三三○○年之時的男性遺體。

 

他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冰封木乃伊,也被學者稱之為冰人「奧茲」,宛如解謎般剖析五千年前的人如何生活,是一本內容充滿刺激與驚奇的書。

 

此書當年出版之時還有一部分尚未釐清的謎團,但最近因為科學家將解凍後的部位進行解剖,採取世界上最古老的血液細胞進行檢驗,又再度引發了關注。

 

其中發現奧茲吃的是含有香草的料理、年輕時受動脈硬化所苦,也有腰痛的問題,看來五千年前的人和現代人的生活幾乎沒什麼變化。

 

總覺得閱讀與現實世界連接的另一個世界的書時,會讓人變得坐立難安。我的內心甚至奔馳著想要去參觀奧茲的想法,心思早已脫離了現實世界。

 

本章想要介紹的是如何使頭腦年輕化的方法。如果說陳腐的精神喊話已經沒用了,只能將心這個程式進行重新安裝。精神與頭腦的靈活和年紀無關,只要持續鍛鍊就能保持頭腦的性能。

 

 

(本文節錄自《社畜中年:無處可逃的四十、五十歲,被工作豢養、被生活綁架的你,將弱點變成武器,找回自我人生》,麥田書版,成毛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自己動手做桌曆 記錄人生美好時刻!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12月17日 圖檔來源:施昇輝、達志
  • A
  • A
  • A

最近收到一位好友送來的2019年桌曆。這份禮物乍看普通,但實質上卻別具意義,因為裡面每個月的一幅畫,都是出自這位好友的母親之手,再由他負責製作、出錢印刷,然後分送給他的親朋好友。

文/施昇輝

 

這本桌曆有兩層意義,一是高齡八十四歲的母親持續她的興趣,並完成了豐碩的成果,二是我的好友充分展現了他的孝心。

 

我曾在前面的文章建議過,第三人生一定要有一個興趣,而且必須是能夠持續進步的興趣,否則很容易只有五分鐘熱度,想停就停了。

 

據這位朋友告訴我,是他的父親先去學畫的,但畫了沒多久,就把畫筆畫具束之高閣,母親覺得可惜,就自己去報名參加社區的美術班。

 

沒想到老師同學都對她的作品讚嘆不已,讓她信心大增,自此沉浸在藝術創作的喜悅中,也讓生活變得格外充實。他特別提到:「媽媽習畫,就是從素描她心愛的孫兒女們開始的。」

 

 

▲退休後發揮自己的興趣和才能是一件幸福的事。

 

我的這位朋友從小就被視為繪畫神童,但他一直以為是遺傳自他善於設計器械的父親,沒想到原來母親才是真正具有繪畫天分的人。

 

他的母親是傳統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或許以前都不曾察覺到自己有這種才能,到了卸下教養責任的第三人生之後,才終於有了讓自己可以充分發揮的機會。

 

這本桌曆中的十二幅畫,是從她母親近十年幾十幅畫作中挑選出來的,而且是由他們家四兄妹的家庭負責各挑三張,並將畫作配合家族書寫來完成,最後再由這位朋友的兒子擔任編輯工作。這個由家族成員共同參與的過程,想必能帶給他們終身難忘的回憶。

 

▲朋友與兄弟姊妹將母親的畫作集結成桌曆,既實用也展露對母親的孝心。(圖/施昇輝提供)

 

旅行、聚餐,或許是一般家族成員共同參與最常見的方式,但他們製作這本桌曆的故事,是不是可以給大家一些更有創意的啟發呢?

 

這本桌曆同時也展現了我的這位朋友和他的兄弟姐妹對母親的孝心。

 

有這種子女,做父母的人真是夫復何求了。任何高檔飯店的大餐、任何名貴的禮物,絕對都比不上這本桌曆的心意,因為孝心絕對不該是用金錢來衡量的。

 

從這本桌曆中,我看到了最珍貴的兩個字:「幸福」。它不像旅行和聚餐只能留在記憶中,而是會永久存在的。

 

繪畫,不一定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事,但把家族合照編輯印刷出來,或許相對容易,不是嗎?不論是過程或是成品,我相信都同樣能帶來幸福的感覺。

 

▲紀錄幸福感其實很簡單,桌曆就是個很好的表達方式。

 

各位或許知道我現在正在念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年紀最大的學生,沒想到其他系也有很多應該同樣是進入第三人生的老學生。

 

如果你在社區才藝班已經上課多時,何不勇敢報考藝術類的碩士班,讓自己學藝能夠更精進?考不上又有何妨?考上了,也沒有拿文憑的壓力,只要自己開心學習就好!

 

▲友人將過去旅行的回憶製作成桌曆,分送給好友,方便回顧當時的心情與風景。(圖/施昇輝提供)

 

這不是朋友送我的第一本私房桌曆。2015年,一位一同搭郵輪遨遊地中海的朋友,也將他當時所拍的旅遊照片自費印了一本桌曆,送給我們這些旅伴。我想當然也有一些是送給他的其他親朋好友。

 

現代人拍照都是用數位相機,或是更方便的手機,然後儲存在電腦或手機中,既可以隨時欣賞,也可以傳到臉書或line上面立即與朋友分享。

 

除非你能花時間做有系統的整理,否則很少有人事後會找出來再看。這本桌曆擺在桌上,每個月一張,真的陪伴了我一整年,也常重新勾起我對那趟遊輪之旅所有的美好回憶。

 

這位朋友在那趟旅程中,我都稱他劉大哥,是個風趣健談、知識淵博,又很會拍照的旅伴。回國後,還曾一起聚餐、旅遊了幾次,沒想到他在2016年去香港旅行時心肌梗塞猝逝,讓這本桌曆成為我們對他永恆的懷念。

 

▲旅行的照片也能作為桌曆,作為回憶的方式之一。

 

不論是藝術創作,或是照片集錦,都很適合做成桌曆。製作桌曆,成本其實不高,過程也很簡單,而且有現成的軟體可以使用,與出書相比,一般人更容易上手。

 

同時,桌曆不只深具意義,而且最重要的是還有實用價值,因此收禮者一定會非常珍惜,藉此也能讓雙方的友誼更穩固。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甩掉「應該要怎樣」的標籤!從「心」認識自己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8年12月27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們的生活,需要互相依靠:衛生、交通、娛樂、商業,都需要互相依靠,彼此交換情感、能力與資源。但在依靠與交換的時候,我們並不需要用我們的各種原則去掐住彼此的脖子。我們可以不用控制人、或被別人控制。我們不用拿自己身上這些紙條,去黏在別人的臉上。

辨識情緒都是哪裡來的?它們來做什麼?

 

它們來了以後,我該怎麼辦?要把它們各自安放回去時,該放回哪裡?

 

這就是我們要的情商。

 

想像你現在穿得好看,風和日麗,你走在乾淨開闊的路上,感覺著和煦的天光與微風,你喜歡這個天氣、這條道路,你喜歡此時的自己。

 

路邊有本來表情呆滯的人,看了你自在的樣子,他們也稍微有了一絲微笑。

 

沒有人會否認,這是幸福,是眾多幸福之中,很棒也很容易得到的一種。

 

這種幸福裡面,有別人,也有自己。

 

 

看到你走過的人,如果再看仔細一點,會看到你渾身上下,有不少小標籤、小貼紙,隨著微風擺動著。

 

有的小標籤,是用很隨便的字跡寫的,也很隨便的用根絲線拴在你的衣襬上,一扯就會掉落;也有的小標籤很隆重,是黃金打造的小牌子,上面的字是用刻的,這樣的小金牌用金鍊子掛在你的手腕或頸子上;其他各式各樣的小布條小紙條,上面也都有各種字樣,有的用粗繩綁在你的腳踝,有的只靠紙頭本身的黏膠,勉強貼在你背上,隨時會被風吹跑。

 

這些小標籤小牌子上面,寫的是什麼?

 

字跡潦草的紙條上面,寫的大概是你隨便應付著做過的某個臨時工作;至於小金牌上刻的,可能是你非常珍視的某個身份:「某某名校的榜首」或是「某某旺族的後裔」。另外那些小布條小卡片上,則各自寫著你的各種信仰、各種價值觀,有些可能是隨便聽來的,比如「永遠不再跟雙魚座交往」;有些是認真想要相信的,比如「錢就是一切」或「要就瘦,要就死」。

 

還有些內容極瑣碎,就算被風吹掉,你也不會在乎的,像是「鹹粽子才是粽子,甜粽子算什麼粽子」或「修照片要把臉修小沒關係,但好歹別把背後的柱子都修歪了」之類你勉強算是有點意見但並不真在意的小原則。

 

這些小標籤小紙條在微風中微微飄動著,有些令你身姿更優雅、有些顯得你華麗或霸氣,有些搞得你凌亂,有些很累贅、有些跟你整個人一點都不搭,有些在你身後留下一地紙屑垃圾。

 

但不管怎麼樣,這些小標籤小紙條,沒有妨礙你的行動,沒有遮擋你的五官,也沒有阻止你感受風景與天氣。

 

也就是說,你還算是自由的。

 

 

什麼時候,我們會變得不再自由呢?

 

當這些小標籤小紙條,變得跟雜誌一樣大,跟盾牌一樣大,甚至跟商店招牌一樣大,那我們就不自由了。

 

我們會行動受限、視野受限、感受不到風景與天氣,整個人被這些標籤與紙條給困住。

 

你一定覺得我太誇張了。誰身上沒有那麼幾十個或幾百個標籤紙條跟著呢?哪會嚴重到令我們不自由?

 

嗯,即使是最瑣碎的紙條,只要黏在你身上,不必變太大,只要變成撲克牌那麼大,就會妨礙你了。

 

紙條卡片上那些大大小小我們覺得「理當如此」的事:「粽子理當是鹹的。」「修照片理當知所節制,別把背後柱子也修歪了。」「我家孩子既然是我生的,考試起碼必須前十名。」「要娶我家女兒,聘金起碼超過一百萬。」「我這篇文字起碼該得到兩百個讚。」「今天我趕時間,交通應該要順暢,如果塞車,就是有人跟我作對。」「我既然買了這三支股票,這三支股票就該連漲一週。」

 

 

如果照我這樣列下去,我們每個人身上絕對不只幾百個小標籤,這些「理當如此」,每秒都會生出新的小紙片小標籤、附著上我們的身子。這秒有幾張脫落了,下一秒又會有更多補上。

 

它們會像鱗片,覆蓋我們全身乃至眼耳。我們可以仗著這一身鱗甲,到處去指手劃腳,「這個不對」「那個太差」,做出各種評價、各種判斷,但沒有察覺我們已經漸漸把世界、風景、天氣、別人,都隔絕在外。

 

而別人也看不到我們的面貌,別人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標籤紙條,所形成的一付密不透風的鱗甲。

 

我們的生活,需要互相依靠:衛生、交通、娛樂、商業,都需要互相依靠,彼此交換情感、能力與資源。但在依靠與交換的時候,我們並不需要用我們的各種原則去掐住彼此的脖子。我們可以不用控制人、或被別人控制。我們不用拿自己身上這些紙條,去黏在別人的臉上。

 

當我們覺得每件事都有個「應該」的樣子,而這些事卻都不對,都不合我們期望的時候,我們就喚來了許多「應戰」的情緒:嫉妒、憤怒、自卑、猜忌⋯⋯都來了。

 

我們調出了各種對付敵人的情緒,但其實並沒有敵人出現,可是因為我們身上黏貼的那些原則,帶領著我們到處樹敵、到處去評斷與我們無關的事、到處去宣示那些「理當如此」

 

於是,只要對方不聽話,只要生活不聽話,只要世界不聽話,我們就覺得「有人跟我們作對」。

 

 

然而,因為這些我們以為的敵人,根本不是敵人,當然也就無敵可退。我們莫名其妙喚出場的這些應戰的情緒,卡在台上,怎麼退場?

 

我們趕時間,遇上塞車,於是感覺交通跟我們做對,「交通」就是此刻的敵人,我們喚出了焦慮、喚出了生氣、喚出了怨氣,然後呢?「交通」這個敵人要怎麼打退?要怎樣才能跟「交通」討回一個公道?

 

我們宣布:我家的孩子,考試要前十名,聘金要一百萬⋯⋯憑什麼?我們任性喚出來的自尊、期待,魯莽上場,呆立原地。

 

我們宣布:粽子必須是鹹的,那麼天下這許多賣甜粽子的店、吃甜粽子的人,我們是要關了他們的店呢?還是縫了他們的嘴?這些隨便出場,無從收拾的情緒,除了堵在我們自己的胸口,還能去哪裡?

 

不知從哪來的情緒,就一定不知往哪去;不知為什麼而來的情緒,就一定不知要拿什麼去消化。

 

這些沒完沒了的「應該」,都是哪裡來的?

 

如果這些「理所當然」大多未經檢驗,來路不明,為什麼還把它們理直氣壯的貼滿了全身上下,當成我們的標籤、甚至我們的鱗甲?

 

你是你父母的孩子,這個標籤對很多人來說,一定很珍貴,值得以黃金打造、鄭重銘刻,掛在頸上。

 

可是如果這個標籤被你父母或是你自己看得太重,導致這枚金牌大如門板,掛在頸上,你就是死命的拖,也拖不動一厘米。它成了枷鎖,而不是標籤。

 

你要做自己,就要讓你自己比這些標籤紙條都重要,讓它們只是點綴在你身上,而不是拖垮你遮蔽你,你珍視的少數幾個標籤,值得好好打造,隨身珍藏,偶爾展示。

 

剩下那麼多別人隨手塞給你的、無助於你做自己的標籤紙條,那就放鬆的看待,恰當的對待,黏上就黏上,掉了就掉了,別用它們來評斷別人,評斷自己,乃至困住自己。

 

 

如果真心相信「錢是一切」,那就認真研究它有沒有道理,研究之後覺得有道理,那就認真研究金錢跟自己要建立什麼樣的關係,是要靠它創業?還是要靠它求偶或繁殖?然後把這想法設為目標,一步一步去靠近。

 

這是你專注研究之後,想要做的「自己」,你經得起內心的自問自答,內心因而強大,你想要的生活,就會在眼前浮現。

 

如果只是人云亦云的相信「錢是一切」,然後還要分散心思去管盡天下的其他瑣事,罵交通、罵天氣、罵明星、罵別人修圖修太多、罵別人不懂粽子的好壞,那怎麼可能還有餘力弄清楚我們要做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自己?

 

我的工作,使我常常接觸演藝界的明星。明星當然是依據大眾的評斷而存在的一種身份。

 

但在這麼多的明星裡,有些人能夠「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以「恰當」的程度,去接收大眾的評價,然後「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的目標。這些明星未必是最紅、最受歡迎的,但比較可能是明星之中,內心比較寧靜平衡的。

 

做情緒和感覺的主人,而不要被情緒和感覺牽著鼻子走,這不是空話,這可以一步一步做到。

 

辨識情緒都從哪裡來?它們來做什麼?它們來了以後,我該怎麼辦?要把它們各自安放回去時,該放回哪裡?這就是我建議的情商。

 

培養情商不是為了做生意,也不是為了受歡迎,那些都只是順便跟著來的東西。

 

 

情商的唯一價值,也是它比智商重要的唯一原因,是探尋情商的過程,就是探尋自己的過程。所謂的「心」,雖然抽象,但真的存在,而且就是我們賴以度過一生的依據。

 

智商不是智慧,智商有可能使擁有者更焦慮、更辛苦,而不一定能得到自由與幸福。智商沒辦法處理「心」的事情,智慧才可以。而智慧的基礎,是「明白」。

 

世界充滿了與我們無關的事,但「心」的每件事,都與我們有關。

 

世界永遠不會屬於我們,但「心」永遠屬於我們。

 

世界的強大,可能更令我們感受不到自己,但「心」的強大,就是我們的強大。

 

我們有「心」,這是很大的禮物。越大的禮物,越要好好享用啊。

 

情商就是幫助我們認識這份禮物、打開這份禮物、享用這份禮物的鑰匙。生命沒辦法給我們更大的禮物了。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蔡康永

出版:如何出版

書名:蔡康永的情商課──為你自己活一次

 

(原文請見今周刊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如果可以,你想回到18歲嗎?人生歷練無價,誰說初老是壞事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為什麼會為年華老去怨嘆?通常認為,年老就是「逐漸衰退」。正因為如此,親眼看到衰退的證據時,難免很受打擊。如果將年輕時代視為人生的巔峰,年老就是一路滾落下坡道,漸漸失去一切。年老總是讓人有這樣的印象。

文/岸見一郎

 

年老的確會讓人失去很多,但年老後的人生未必全都是負面的事。有一個名叫《縱貫日本的心靈之旅》綜藝節目,由男演員火野正平先生騎著腳踏車,在日本各地旅行。這個節目中的金句就是「人生的下坡路段最精采!」

 

騎腳踏車時,上坡路段很吃力。但是,騎到上坡的盡頭,就一定有下坡路段。迎著風,騎下坡道的感覺爽快無比。

 

人生路上,年輕時背負了夢想、目標、野心和焦躁等許多東西,用盡渾身的力氣拚命踩踏板。到了一定的年紀,想到「以後可以放下肩上的重擔,輕鬆享受了!」就會發現人生後半段的風景完全不一樣。

 

 

據說「老」這個字的象形文字,是一個駝背長髮老人拄拐杖的樣子。

 

但是,在江戶時代,有名為「老中」的官職,中文的「老師」也完全沒有負面的意思,無論是「老中」還是「老師」,大家注意的焦點不是外形、外貌,而是集中在那個人累積的知識和經驗。

 

「如果可以回到十八歲,你想變回十八歲嗎?」

 

心理諮商時,經常問這個問題。照鏡子時,可以看到年輕的自己充滿活力,精力旺盛,熬夜也完全不在話下——但是,五、六十歲的人幾乎都會回答:「不想回到十八歲。」

 

他們通常認為,如果可以帶著目前的知識和經驗,回到十八歲也無妨,但如果一切都要重來,就不願意回去。

 

 

人生路上,不可能都是美好的事,每個人應該都經歷過痛苦的經驗和不愉快的回憶。但是,包括這一切在內,五、六十歲的人都不願放棄自己一路走來的足跡、累積的一切。

 

雖然為年老就意味著衰老這件事嘆息,但並不是只要年輕就好,也有人並不認為自己年輕時的狀態最理想。

 

我也有同感。如果一切重來,回到年輕的時候,那我就必須從頭開始學年輕時讓我費盡心血、苦不堪言的希臘文。

 

有一句成語叫做「韋編三絕」,當年為了讀希臘哲學的原文古書,我真的翻爛了三本字典。每次翻爛一本字典,就只好再買新的,結果前後買了三本。正因為我當年曾經苦讀,現在才能翻譯希臘哲學的巨著。

 

有很多事是因為年輕時持續努力,到了這個年紀,才有辦法完成。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