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可以預防失智!有氧運動、肌力訓練效果好,日本專家再推「認知運動」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2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平均壽命延長,失智症罹患人數也跟著增加。國際失智症協會(ADI)的推估,2018年全球失智症人口約有5千萬人,平均3秒就有1人罹患。台灣失智症協會調查則發現,2018年台灣65歲以上失智症發生率為7.86%,12人即有1人有失智症。該怎麼做,才能遠離失智症威脅?

失智症並不是正常老化現象,患者不僅出現記憶力、語言能力、執行功能、注意力、定向感等認知功能退化,也會影響患者生活功能及人際關係。

 

衛福部南投醫院職能治療師李雅萍建議,面對失智症的首要之務是平日做好預防工作,若出現疑似症狀,應早期診斷、早期發現,盡早擬定治療方向,以延緩惡化。

 

運動可防失智,有氧、肌力訓練效果好

 

值得注意的是,運動已經被證實,可有效預防及延緩失智症惡化的方式,以有氧運動(如快走、跳舞、游泳、騎腳踏車等)、肌力訓練(如重訓等)效果較佳。

 

李雅萍解釋,運動之所以有預防失智的效果,可能與刺激腦部分泌的神經營養因子(BDNF)有關,可預防腦部海馬迴萎縮,維持認知功能。

 

日本國立長壽醫療研究中心開發了一種失智預防運動法,稱為「認知運動」。認知運動是融合認知訓練與有氧運動的雙重任務訓練,並沒有限定運動種類或認知作業類型,但必須符合以下的條件:

 

1.  選擇中強度的身體負荷運動,也就是運動完呼吸會輕微加速,身體感到有一點吃力,脈搏達最大心跳的50-70%。

 

2. 認知活動的選擇,應挑選稍微有挑戰性、可以增進腦部負荷的活動,如果對某個認知活動已駕輕就熟,就會失去活化大腦的效用。

 

根據上述條件,日本設計出一種認知運動如下:

 

【簡易版】

 

先以右腳、再左腳的順序,向前走三步然後抬起左腳,然後以左腳、再右腳的順序,向後走三步回到原地後抬起右腳,重複向前向後走並抬腳的動作,每天練習一次,每次持續10-15分鐘即可。

 

【進階版】

 

重複簡易版的向前向後走動作,並在抬腳的同時,進行以下進階的認知訓練。

 

1. 數數,如從1到100,或從100數到1。

 

2. 數3的倍數,如: 3、6、9、12…。

 

3. 從1開始數數,數到3的倍數,如: 3、6、9、12… ,再加上雙手拍手動作。

 

以上認知運動除了要適時調整活動,增加對大腦刺激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持之以恆,就能幫助維持認知功能,預防失智症。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前進夢想巴黎!成功戰勝乳癌後,她挑戰自助旅行,玩法國22天只花9萬「想做的事要趕快去做」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20年02月09日 圖檔來源:Jane提供
  • A
  • A
  • A

6年前Jane被確診罹患乳癌第2期,在郵局工作的她決定辦退休養病。她遵照醫生的治療方式,花1年半時間成功抗癌,「那時的人生體悟是,想要做的事情要趕快去做。」於是,她開始規劃自助旅行,去年赴巴黎深度之旅20多天,只花了9萬元。旅行,讓她明瞭,身體健康很重要,要擺在人生的第一順位。

67歲的她,輔大會計系畢業後一年就結婚生子,她自忖自己不是家庭主婦的性格,加上家中需要穩定的經濟來源,「我一定要去工作,加上這麼年輕就結婚,真的害怕自己和外界脫節。」長女出生後,她就去報考郵局,也順利考取。

 

待3個小孩都長大,2001年她開始計劃旅行,當時立定目標:每年要給自己一趟短程、一趟長程旅行。第一次長程旅行,她前往內心非常嚮往的希臘,「我是自己參團去玩。」

 

若先生有假期,兩人也會同行,多年來走訪了英國、埃及、北歐、義大利、奧地利、捷克、西班牙、瑞士等國。

 

旅行,她只玩單一國家,她解釋:「坐飛機去一趟要16小時以上,有些還要轉機,來回就是2~3天了;到了一個國家如果玩得不夠深入,根本不了解它,也不知道美在哪裡。」

 

然而,跟團卻讓她的心中有個遺憾,「到了一座好美的城市,想多停留幾天也不行。」她說自己不重視吃、住,只要乾淨的房間、簡單能填飽肚子的食物就足夠。

 

漸漸的,她在心中種下一個願望,退休後有充裕的時間,要規劃自助旅行

 

被判定乳癌「嚇死了」,積極樂觀終戰勝

 

45歲以後,每兩年她都會做乳房攝影檢查。2014年被確診為乳癌2期,「那天聽到醫生宣判,第一時間嚇死了,很驚恐,腦筋一片空白。」她說:「真的覺得好像世界末日來了。」

 

「我很配合醫生的治療,醫院也有個團隊的人,會協助做心理輔導,告訴我要怎麼治療,會遇到什麼狀況。」她認真的聽從指示去做,「得癌症的人會覺得自己好像快要死了,人生就走不出去,其實也沒那麼嚴重。」

 

治療一陣子後,Jane發覺她還可以挺得過來。而在生病後,她更積極的走出去,「乳癌相關基金會都會舉辦課程,我會去上課,如音樂、植物治療、做手工皂等,以及怎麼吃、怎麼運動、體能等。」

 

「來上課的都是病友,看到他們過了5~6年都很好,覺得癌症也沒那麼可怕,只要可以好好吃、好好運動,就會和他們一樣慢慢康復。」

 

她強調,生病的人更要保持樂觀,「心情愉快,不要往死胡同裡鑽。」

 

▲旅行,讓曾罹患乳癌的Jane更明白,身體健康要擺在人生的第一順位。

 

抗癌成功後挑戰自由行,自駕玩遍紐西蘭

 

抗癌成功後,一位和她一樣抗癌成功的退休同事問她,想不想去紐西蘭自助旅行。「我生病在家休息快2年,想說總不能老是待在家裡,應該要走出來。」

 

那一次,她和朋友到奧克蘭機場和同事在美國的妹妹及妹夫會合,4個人一路開車玩遍北島、南島20天,「我好久沒有出來,又是第一次不受限制的四處玩,好舒服、好自由,就決定以後要自助旅行。」

 

原本,她對自助旅行有些擔憂,包括交通、住宿等,這次經歷讓她知道,只要做好功課,根本不用擔心,「以前不太敢冒險,語文也不是很好,這次經驗就覺得我也可以做得到。」

 

自己規劃自助旅行,玩波蘭20多天只花7萬

 

因為跟團,她去過許多國家,第一次的自助旅行就選擇沒去過的—波蘭,「有一次看到旅遊介紹,波蘭是一個歷史包袱很重的國家,消失5次又重新建國,非常堅韌。我想去了解,而且它的消費很低,大眾捷運又方便。」

 

紙上旅遊一年,2018年安排20多天的行程,一位好友想和她同行,兩人結伴。抵達波蘭,她感受到這個國家的活力,和樸實的美,「波蘭戰亂時死了很多人,現在有很多年輕人,他們都好和善喔!」

 

為了省錢,她訂Airbnb(民宿),「我會選擇有電梯、離車站走路5~10分鐘以內就能到的」。因為熟齡,移動並不方便,「我會以一座城市為定點旅行,住個3~5天,再到旁邊的小城市玩。」

 

「波蘭物價低,吃一餐不用100台幣,好一點的餐廳只要200~300元。」波蘭行加上機票,只花了7萬多元。

 

▲嘗試自助旅行後才發現,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只要做好準備就不用擔心。

 

▲品嘗當地美食、體驗在地文化是旅行的樂趣之一。

 

勇闖夢想巴黎,旅遊法國3座城市只花9萬

 

Jane很喜歡法國,她一直想安排一趟自助旅行,2019年8月終於成行,「女生會比較重視安全,到巴黎會擔心扒手和搶劫等問題,想了很久。」做了半年功課、空出時間,她決心大膽前行,並邀旅伴同行。

 

她安排22天的行程,在巴黎、亞維儂、尼斯各住6天,「在巴黎我們走訪了艾菲爾鐵塔、塞納河,也買了博物館4日票。」

 

她說,法國之旅花費最貴的是交通費,只有尼斯這座城市不同,「這裡的交通費很便宜,像我們從這裡搭車到馬賽,只要1.9歐元。」

 

為了省錢,她們大多吃土耳其餐,或是去超市買食材回飯店料理,像是淡菜等,「法國的海鮮、大蝦等都比台灣便宜。」住宿則選擇一晚不到2000元的商旅,整趟行程連同機票只花9萬元。

 

今年,她原想規劃去荷比盧,「今年3月後,在盧森堡坐火車不用錢,因為疫情不知道要不要去。」她還想去脫離蘇聯的國家喬治亞。

 

未來,她要持續自己的環遊世界之旅,因為大病一場,她明瞭一切要以健康為重,「不管做什麼,健康要放第一;我一定會在檢查做完後,才出國。」

 

▲透過自助旅行,Jane終於實現旅遊法國的夢想,好玩又省錢。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什麼時候退休最好?永遠不要!」退休為什麼會讓你癌症、失智和心肌梗塞率暴增?

撰文 :麥迪納 日期:2019年11月2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研究者很早就知道,退休的人在健康上比同年紀但還未退休的人差,他們得心血管疾病如心臟病或中風的機率高了百分之四十,血壓、膽固醇和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 BMI)都升至不健康的高度。

而且退休不只是要面對心血管方面的威脅,退休的人也容易得癌症。他們得糖尿病的機率高了很多,也因容易得關節炎(arthritis)而減少出去走動、與人交往的機會。

 

對退休老人來說,有任何長期健康問題的機率是百分之二十一,而繼續工作的老人,機率只有這個數字的一半。

 

心智的能力也同樣往下滑,退休老人的流體智力分數比尚在工作的同事下滑得快。

 

你還記得我們前面講過,流體智慧是能夠「彈性產生、轉換和操弄新資訊」的能力,這個降幅並不小,退休的人在這個測驗上的分數只有尚未退休人的一半,整個記憶的分數也低了百分之二十五。退休就好像替一個還沒有死的人寫訃聞一樣。

 

心智失能的風險——心理病理學上——也有著同樣令人沮喪的統計數字。退休使得到重度憂鬱症的機率大幅增加了百分之四十,得任何一種失智症的機率也增高,假如你到六十五歲才退休,而不是六十歲,失智的機率可降低百分之十五。我們甚至知道每年降低多少,六十歲以後,每繼續工作一年,失智機率降低百分之三點二。

 

那麼什麼時候退休最好呢?研究者用簡單一個詞來回答:「永遠不要」(never)。

 

這樣說是言重了,但是在實際的生活上,沒有一個通用的標準。每個人的情況不同,從財務到家庭成員都不一樣。不是每個人的身體都夠強壯,能擁有不退休的退休生活,也不是每個人都想要這樣的退休生活。

 

目前這方面的科學數據很強大,足以提供多元化的建議,但是這些建議不是保證,而是說,按照這些建議做,有數據上的支持,你會過得比較順心,不易受挫。

 

過去的好時光

 

在我們開始談如何優雅老化的每一小時計畫之前,我要先談一下肯德基炸雞(Kentucky Fried Chicken)。每次我看到肯德基炸雞店外面那個旋轉的廣告炸雞桶,就會觸動一絲懷舊之情。

 

在早年,山德斯上校(Colonel Sanders,即肯德基爺爺)還活著的時候,我媽媽和我常去光顧肯德基,這位創店的老上校把店賣了以後,常為了炸雞變了味而生氣,他說特別酥脆的祕方在於「雞肉上黏的酥炸麵團」。

 

說得好聽一點,山德斯上校有著多彩多姿的過去,他賣過輪胎、買過旅館、成立過渡輪公司、漆過穀倉、有過好幾段婚姻,而且曾捲入一場槍戰,有人因此而死亡。

 

他的成功多數都發生在他老得可以領美國社會保險金的時候,然而這卻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告訴我們為什麼永遠不要退休。他在一九五二年賣掉他的第一間連鎖店,當時他六十二歲。

 

而後的十年間,他繼續行銷他的炸雞,看著他的理念逐漸擴大成一間擁有幾百家餐廳的公司。他在一九六四年把公司賣給未來的肯塔基州長,賺了幾百萬美元,用他的餘生擔任挑剔的炸雞代言人,到九十歲才過世。

 

這就是退而不休。每次我看到高高的柱子上掛著一個旋轉的塑膠炸雞桶時,我的早年記憶就回來了。

 

山德斯上校的例子至少給了我們兩個長壽的啟示(不過大家應該都想跳過槍戰的部分),第一個是工作,工作讓我們有生活目標、有慣性的生活方式,還有社交網,有上班的人比退休的人多了百分之二十五的社交網。第二個是懷舊所賦予的生命力。

 

大部分的廣告人、流行文化導師和歷史學家都知道「過去的好時光」(the good old days)有種不可擋的魔力,但是他們可能不知道,嚴謹的大腦科學也認為過去好時光對我們有幫助:懷舊的經驗對我們的大腦有許多認知上的好處。

 

幾位主要在英國做研究的社會心理學家,如賽迪基德(Constantine Sedikides)和威爾舒德(Tim Wildschut),發現了過去玫瑰色的記憶可以影響目前較不玫瑰色的經驗(譯註:有首歌叫《我從來沒有答應過給你一個玫瑰花園》(I Never Promised You A )Rose Garden ),玫瑰成為過去美好回憶的代名詞)。

 

他們兩人對懷舊的定義跟一九九八年版的《新牛津英語詞典》一樣:「對過去一種感情上的依戀或渴望」。

 

但是他們沒有像英國人那樣去測量它,他們發展出一個心理測驗,叫做南安普敦懷舊量表(Southampton Nostalgia Scale),來測量在某一個時間,一個人所體驗到的懷舊之情有多少。他們使用的研究工具叫「事件回想作業」,是足以引發懷舊感受的實驗工具。

 

懷舊常被認為是認知的流沙,假如懷舊得太多,你會陷在過去的流沙中無以自拔(它的英文 nostalgia 字面意義就是「回家的痛苦」〔homecoming pain〕,因為過去認為中古世紀的士兵渴望回家鄉的思緒是「不健康的」,因而引起生理上和心理上的痛苦)。

 

所以這兩名研究者的發現出人意料:懷舊其實對你很好。我們現在知道那些常常受到懷舊刺激的人,心理上比沒有的人健康,我們甚至知道為什麼,不僅可以從行為層次來解釋,不可思議的是還有細胞和分子層次上的理由。

 

我們下面就來解釋為什麼。

 

 「我們的歌」的威力

 

像很多夫婦一樣,我太太和我也有一首「我們的歌」,這首歌的旋律使我們想起最初約會的那段時光,歌名就叫《懷舊》(Reminiscing),講一對夫妻在懷念老歌所引起的舊情,演唱者是小河樂團(Little River Band):

 

現在時光過去了

每一次我們聽到我們最喜歡的歌

那些記憶都回來

我們想念舊時光

把時間花在懷舊上

 

每次我們聽到這首歌——這首歌最近成了電梯音樂(elevator music,編按:又稱Muzak,指經常播放於百貨公司、機場、餐廳等公共場所的背景音樂)——都會停下手邊在做的事,微笑著給對方一個吻,偶爾眼睛會充滿淚水,我們叫它「我們的歌症候群」。

 

寫作這本書的時候,我們已經結婚超過三十五年了,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懷舊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它背後的大腦機制是如何?這又跟我們的退休計畫有什麼關係?懷舊是科學界越來越感興趣的題目,可能是因為我們也都一天天地變老了吧。

 

懷舊會促進一種自我持續(self-continuity),把過去的你和現在的你連結在一起(用學術定義來說,是一種時間上的自我穩定性,在這當中,你的自傳式記憶的痕跡跟你現在的經驗結合在一起)。

 

下面是研究者發現的事件順序:

 

一、你熱愛緬懷往事。

 

二、你的自我持續分數上升。

 

三、你的大腦從中受益。

 

什麼樣的益處呢?

 

1.  懷舊提高社會連結(social connectedness)分數

 

社會連結的定義是主觀認為自己屬於某些團體(如某個部落、俱樂部或最偉大的世代),並被其他會員接受。

 

2.  根植於良性努力的幸福感(eudaimonic well-being)上升

 

這裡所說的幸福感(eudaimonic well-being),定義是「一種滿足的感覺,這感覺是來自作為一個人能發揮最大之潛能(full potential)」,這聽起來可能有點稀裡糊塗的,到底什麼叫做一個人的「最大潛能」?但是這個經驗是有精神醫學上的結果的。

 

你越覺得有這種幸福感,越不容易罹患情感疾病(mood disorder,又被稱為情緒障礙)。幸福感的功能就像大蒜對吸血鬼一樣,可以打敗憂鬱症。

 

3.  正向記憶取得優勢

 

雖然懷舊常被形容為苦中帶甜,但是研究發現實際上是甜多苦少,這個正向的效應強到可以在大腦的掃瞄中看到。

 

這三種態度的提升在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常常體驗到懷舊好處的人比較不怕死,當回憶共同的往事時,長期的伴侶感情更親密(這就是我們的歌症候群)。

 

人們在自己的「懷舊區」享受一段美好時光後,會變得對陌生人比較慷慨,也比較能容納圈外人,尤其是那些跟自己屬於不同社會族群的人。

 

甚至感官訊息(sensory information)都會有所不同。請人們待在一間偏冷的房間,然後開始懷舊,他們會覺得比較溫暖,雖然房間的溫度還是一樣的。

 

懷舊背後的大腦機制

 

當研究者用非侵入性的腦造影技術去觀察大腦在懷舊時的情況時,他們發現了懷舊是如何以及為何行使它在行為上的神奇力量。

 

當人們在懷舊時,某些大腦記憶系統會加速活化,主要是海馬迴。這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就跟發現乳牛竟然會產牛乳一樣沒什麼,因為海馬迴本來就掌管大部分的記憶。

 

但是因懷舊而活化的不只有記憶系統,研究者發現當你緬懷過去時,黑質和腹側被蓋區也活化起來了,這兩個地方都跟產生報酬(reward)的感覺有關,操作的機制也都是透過多巴胺這個神經傳導物質。

 

這種刺激模式會產生兩種有趣的影響。第一,當你懷舊時,大腦給你報酬,使你願意再去懷舊。第二,懷舊會活化一種神經傳導物質,這種物質不只跟報酬有關,還跟學習和動作功能有關,而這種物質卻會隨著年紀而退化。

 

突然之間,我們找到藍格的逆轉時鐘研究的主要內部機制了,原來懷舊並不只是影響那些老人的態度,還影響他們的身體。還記得他們的視力變好了嗎?他們還玩觸身式足球。

 

這是因為多巴胺不只影響大腦,同時影響動作功能(黑質毀損會引起巴金森症),看起來,刺激大腦某些特定區域,使之產生多巴胺,就是這些正向效果的背後機制。

 

這是為什麼懷舊對你有好處,尤其是老年人的多巴胺都明顯不足,現在無疑是得到了一個好消息。各位都知道,多巴胺是非常有用的神經傳導物質,身體和大腦都需要它。

 

盡情緬懷往事吧。那麼,你該回憶到多久以前?什麼樣的回憶對你是有好處的?顯然你能回憶出越多細節越好。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優雅老化的大腦守則:10個讓大腦保持健康和活力的關鍵原則》,遠流出版,麥迪納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忘東忘西就是失智症前兆?醫師:老化健忘、阿茲海默症這樣區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9月0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邁入高齡社會,失智症已是不可忽視的問題。根據台灣失智症協會估算,國內目前約有28萬失智症患者。提醒民眾,健忘與失智症的記憶衰退不同,但若懷疑失智可能,應儘早就醫檢查。另外,與壓力相關的憂鬱、焦慮等心理病症都是大腦健康的警訊,未經妥善治療的憂鬱症也是失智症的危險因素之一。

隨著年紀增長,許多民眾都有健忘、記憶力變差的經驗,也因此擔心自己會不會得了失智症。

 

健忘就是失智?記憶力衰退有差別

 

安南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義濱表示,失智症患者通常會有記憶障礙,不過忘記某些事或某些人不一定代表就是罹患失智症

 

例如,把菜放進微波爐加熱,但飯吃到一半才想起菜在微波爐裡,可能只是老化現象,但失智症患者是會連「把菜放到微波爐裡」這件事都完全忘記。

 

此外,失智症患者記憶障礙的嚴重度較高、範圍較廣,除了健忘,還常會不斷重複問問題,這與一般老化造成的記憶衰退還是有明顯差別。而且,「記憶衰退」也不是失智症唯一症狀,其他症狀還包含:空間認知、理解力、語言能力衰退等。

 

林義濱強調,失智症是必須經由醫師一系列嚴謹的測試及檢查後才能斷定。

 

失智症有4種,阿茲海默症最常見

 

民眾一般常聽到的阿茲海默症,是失智症的一種。一般來說,失智症可分成四大類:退化性、血管性、混合型與其他因素,而阿茲海默症屬退化性失智症,也是各類型失智症中最常見的一種,約占失智症的六至七成。

 

阿茲海默症的發病年齡介於40至90歲之間,常見在65歲以後。其特性為具有兩種以上認知功能障礙,合併記憶功能持續性惡化,而且病人沒有意識到自身已有障礙。

 

失智症診斷不易,常與憂鬱症混淆

 

安南醫院副院長蘇冠賓強調,壓力相關的憂鬱、焦慮、記憶、情緒等心理疾患,都是大腦健康的警訊,特別是未接受妥善治療的憂鬱症,是失智症重要的危險因素。

 

林義濱指出,失智症早期症狀和老化類似,因此容易和重度憂鬱症等疾病混淆,加上病情進展時程長達數十年,症狀可能單一或同時出現,造成失智症的診斷相當不易。

 

失智症出現症狀前,腦部已有斑塊

 

值得注意的是,阿茲海默症的肇因是腦部神經細胞受到破壞,患者腦部明顯萎縮,並可發現腦中有類澱粉斑塊。「類澱粉斑塊」由蛋白質組成,堆積在神經細胞外部而形成斑塊,經年累月下來會逐漸瀰漫全腦。

 

目前仍不確定腦部堆積類澱粉斑塊,是否就是造成腦神經細胞死亡、引起阿茲海默症的原因,但可以確定的是,類澱粉斑塊早在失智症狀出現的前15~20年就開始逐漸形成,因此大腦類澱粉斑塊成為鑑別失智症的最早期指標之一。

 

早期診斷早期治療,延緩失智惡化

 

提醒民眾,若懷疑失智症的可能,可前往神經內科或精神科就診,由專業醫師診斷是否為失智症,或是憂鬱症等其他病症。

 

若確診失智,也能在病情快速惡化前及早治療,不只可延緩患者認知功能下降速度、減輕家屬照顧心力與經濟負擔,患者也能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簡單工作做不好,以為失智其實是憂鬱 醫師:注意「非典型憂鬱症」症狀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8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62歲黃先生原在貿易公司負責進出貨工作十多年,受疫情影響遭裁員後,與太太商量,決定二度就業,於工廠任職。不過,上班已經超過一星期的他,對於簡單的機械性動作仍經常出錯,乍看似乎是失智的症狀,就醫檢查後,實際上是罹患了非典性憂鬱症。

收治病例的安南醫院憂鬱症中心醫師陳威任表示,黃先生食慾還算正常,菸酒有節制,最近沒有嚴重受傷或新診斷慢性疾病的情況。睡眠方面,則因為還在適應新的工作環境關係,比較緊張,因此有些睡眠障礙。

 

從症狀上來看,黃先生的主要問題是「能力下降」,加上已接近老年歲數,一般都會認為可能是失智症的症狀。不過,黃先生在認知檢查評估上,無論是「簡易智能量表」或是「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都達不到有意義的認知缺損。

 

醫師發現,黃先生在評估的過程中,需要陪同就醫的同事一再鼓勵才可完成所有測驗,當中也曾抱怨身體沉重,因此陳醫師判斷黃先生就是所謂「非典型憂鬱症」。

 

失智症還是憂鬱症?有賴醫師評估

 

陳威任指出,憂鬱症症狀相當廣泛多元,而且「非典型憂鬱症」也時常會有正向的情緒反應,例如,遇到開心的事情仍會心情雀躍,因此往往讓親友甚至自己都輕忽。

 

此外,年紀增長也會影響到情緒變化,認知協調的變因就更多;遇到類似黃先生這樣的情況,除了要考慮失智症、輕型認知障礙症的可能性,情緒障礙、營養失調、多重藥物使用的交互作用都是需要列入考慮的因子,建議由精神科醫師進行專業的檢查評估。

 

 

只是自然老化?別輕忽憂鬱症症狀

 

陳威任醫師表示,黃先生的例子在臨床上相當常見,但常有家屬將病人的症狀歸因於自然老化的現象,或認定病人只是被特定事物所影響,並非憂鬱症,因此輕忽就醫的必要性。

 

其次,許多病人擔心就醫看精神科就代表自己有精神問題,也擔心需要服用許多藥物,導致憂鬱症病人就診率偏低。

 

根據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統計結果顯示,只有五分之一鬱症患者有就醫,五分之四沒有求助任何治療。

 

憂鬱症治療方式多元,勿忌諱就醫

 

陳威任提醒,人體本來就會受各種原因影響而出現狀況,腦部也不例外,都需要保養與治療。黃先生就醫後,僅以藥物處理後就有明顯改善,工作不再出錯且效率提升;也因其症狀逐漸改善,整體藥物劑量已開始減量。

 

事實上,目前憂鬱症的治療方式相當多元,藥物治療之外還有心理治療、營養治療、儀器檢測等,建議病人及家屬可跟醫師討論整體治療計畫,勿諱疾忌醫,以免延誤治療的最佳時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生病後,更要留下親子間的快樂回憶!一位失智母親的故事:這樣做,抓住幸福時光

撰文 :麥克‧威肯 日期:2020年07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溫蒂.蜜雪兒(Wendy Mitchell)來自約克夏。她在英國國家健保局做了好幾十年的專案組長。她很有活力,經常跑步,爬山,並獨自養大兩個女兒莎拉和潔瑪。

但是,二○一二年九月的某個早晨,蜜雪兒到約克的烏茲河邊慢跑時跌倒了。摔得不輕,鮮血直流。她被送到急診室,在那裡接受照顧、治療。

 

後來她又回到了河邊跌倒的地方,想要找到絆倒她的石頭或窟窿。她看到血跡時才想起那個地點,但是看不出到底是什麼絆倒了她。

 

再一次慢跑,又再一次跌倒,這樣反反覆覆,讓她有點不安,覺得自己變得有點遲鈍,沒以前機靈了。她知道不太對勁。二○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距離她第一次跌倒將近兩年後,蜜雪兒被診斷出罹患了早期阿茲海默症

 

現在寫字對她來說比說話輕鬆,在代筆的協助之下,她寫下了《即使忘了全世界,還是愛著你》(Somebody I Used to Know)。

 

這是個令人心碎的揪心故事,也讓我們深入了解會隨著記憶消失的一切;讓我們看見了與失智症共處的挑戰;讓我們看見從最愛的咖啡館找到回家的路竟如此困難;在廚房裡找到放茶的地方也成了問題。

 

但這也是個發人深省的溫馨故事。我們看見蜜雪兒如何掌控自己的人生。頑強又機靈的蜜雪兒懂得在尚有能力時,自己想辦法對抗這個疾病

 

她在身邊貼滿了便利貼,設鬧鐘提醒自己吃藥,在碗櫥貼上茶包位置的圖片。她買了台粉紅色的腳踏車,不是因為她喜歡粉紅色,而是粉紅色比較顯眼、比較不容易忘記。

 

讀小說變得困難,所以她現在喜歡閱讀詩作和短篇故事。

 

但是最大的挑戰是,失智症似乎會從我們身上偷走我們最寶貴的記憶。每一夜,小偷都會擄走一點比財產更珍貴的東西。

 

蜜雪兒當然也努力抵抗著回憶小偷。她盯著一張一九八七年的照片瞧。照片上有沙灘;藍天;當時分別六歲和三歲的兩個女兒對著鏡頭笑著。蜜雪兒試著想要記住所有細節,但是一想到有一天她將會忘記兩個女兒微笑的臉龐,她的心就碎了。

 

蜜雪兒打造了一間「回憶房」,在房內牆上貼滿一排排的照片。她會替照片寫下註腳,標上地點、人物、原因等。其中一排是她兩個女兒的照片,另一排是她住過的地方,還有一排是她最愛的景緻—湖區和黑潭沙灘。

 

「我坐在床邊看著眼前的照片,感覺到相同的寧靜和幸福。當心裡的記憶被掏空時,這些外在的記憶是不會改變的,會一直都在,成為我的提醒,是我對幸福時光的感受。」她這樣寫道。

 

蜜雪兒用書架來比喻不同的記憶系統。有放置事實的書架和放置情感的書架。事實書架很高、比較不穩,最近期的記憶在最上層;情感書架則比較矮、比較穩固。

 

「我們不會忘記情感,因為情感存在不同的腦區中。」蜜雪兒在《衛報》書評線上廣播的訪問中提到。

 

「我們每天都會忘記細節和事實。好比我明天就會忘記今天我們在這裡說了些什麼,但是我會記得來到這裡的感受。我們必須記得情感書架上的東西,因為我們雖然會忘記自己愛過誰,但我們會記得對這個人產生的感情。」

 

或套美國詩人、歌手、民權鬥士瑪雅.安吉羅(Maya Angelou)的話來說:「我發現人會忘記你說過的話,會忘記你做的事,但是不會忘記你帶給他們的感受。」

 

蜜雪兒現在是阿茲海默症協會的大使。她不遺餘力地協助健康醫療從業員、照護員以及失智症患者,也努力想要洗刷失智症被染上的汙名。

 

(本文摘自《快樂記憶,讓現在更幸福:丹麥幸福研究專家教你打造美好時刻,讓幸福時光永保新鮮》,時報出版出版,麥克‧威肯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