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妳過得比較好」父母跟她拿錢照顧姐妹,叫她別計較…父母偏心手足,你該怎麼辦?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11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Magy與她的兩個姐妹一起參加家族聚餐,聽到大姐以揶揄口吻對自己的兒子說,「不要仗著你家有錢,就任性想讀什麼藝術系,會餓死喔!」

Magy氣壞了,大姐從小就愛對她嫌東嫌西,現在連她的兒子都批評進去,實在讓她忍無可忍。

日後,Magy向媽媽提到此事,媽媽聽完只淡淡地回,「你姐向來刀子嘴豆腐心,幹嘛那麼計較?」聽到「計較」兩個字,她滿腹辛酸都湧上來了。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Magy家裡有三姐妹,姐姐長得美,妹妹活潑討喜,夾在中間的她外貌平平、個性認真,自小是家裡最不受重視的一位。

 

從小不受重視 卻對原生家庭有求必應

 

偏偏她死心眼,一心對原生家庭有求必應,婚後仍然固定給家用,爸媽有急需也是二話不說就匯款,即使她知道「急需」多半是流到姐妹那裡去。

 

不過,Magy是真心換絕情,因為姐妹們可不認錢是Magy的,她們認為父母的錢,他們愛怎麼用是他們的事。

 

「說我這樣是計較?我媽就是那麼偏心......。」Magy憤憤地說給姐妹淘聽。

 

手足競爭從小開始 影響力長達一輩子

 

家有老二誕生,手足之間「天生的賽局」就開始了。

 

不管有意或無意,手足小時候常常會被比較長相、身材、個性、成績,長大之後,或主動、或被動的比較薪水、財產、車子、嫁娶對象,更甚者再比到下一代,誰的子女爭氣,誰的小孩沒出息。

 

這些「比較」,看起來似乎都是無傷大雅的小事,經年累月下來,所帶來的影響,遠超過我們表面上所看到的。

 

影響手足競爭的關鍵因素,是家庭中握有權力者,通常是父母親。

 

心理學家研究認為,子女在家庭中的地位會塑造人的基本性格,而競爭本身可以是良性的,但如果父母沒有處理好手足之間的衝突,這樣的衝突會一直延續到成年。

 

若在手足競爭中,覺得自己被不公平對待,無法感受到無條件的愛,常會形成內心的自卑,無法相信自己的價值。

 

這樣的反應,又會進一步帶到與人的關係中,而內在對關係的不信任感,將成為人際互動裡的惡性循環。

 

有時,這樣的影響是一輩子的。

 

愈不被重視愈在乎 拼命付出證明價值

 

我們也看到有些愈不被原生家庭重視的成年子女,反而愈在乎家人,愈想要證明自己是有能力的,有意識或無意識的一直想要回頭填補心中的缺口。

 

例如,Magy無意識的一直想用「付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也因為長期覺得被不公平對待,因此對公平與否異常的敏感。

 

照顧手足天經地義?父母子女觀點大不同

 

但是「公平」這件事,從父母角度看可能又不一樣。

 

例如,Magy覺得自己被忽略,但父母覺得她是自小獨立,不需要人操心,姐妹們天資沒有她強,現在日子過得比較差,所以需要多一點的照應。

 

手心手背都是肉,父母希望每個孩子都過得好,既然是手足,「不分彼此、相互照顧」是天經地義的,自然不需要計較。

 

有些父母用「你的能力比較強」、「你比較會賺」的態度,期待過得比較好的子女,對家庭多一點貢獻,甚或去幫助生活較差的手足,他們並不認為這樣有什麼不對。

 

當然,也有許多父母會因為私心,特別偏心某些子女。

 

不過,對子女來說,並沒有所謂的「應該」。

 

每個人生活都不容易,今天自己能過得順利,也是辛苦打拼來的成果,為什麼硬要分給其他人?

 

為什麼把自己變強了,就該義務幫助較弱勢的一方,尤其如果是手足自己不努力呢?

 

長大後記得照顧自己 面對手足競爭的4個方法

 

所以,成年之後的手足競爭問題,應該如何處理呢?

 

首先,我們要體認到自己長大了。

 

手足競爭是童年競爭的延續,當比較心起時,我們會回到當年那個渴望被愛、被重視的小孩子。

 

提醒自己,現在時空環境變了,我們已經夠成熟到,不一定要透過父母才能肯定自己。

 

父母給不了的,我們可以自己給自己。

 

第二個體認是,父母也是人,人會偏心是正常的。

 

如果媽媽要幫妹妹帶小孩,而不幫你帶,那是她的自由,我們能做的是,不要繼續在既有的親子關係裡,苦苦巴望他們會改變。

 

試試看,有時候放棄改變,不再繼續討好,關係反而會出現轉變的機會。

 

接下來,不要在父母與手足之間形成三角關係。

 

例如,老大不孝順,那是老大與父母的事。

 

你無法強勢說服手足接受你的意見,你也動不了任何一方,但你可以做的是好好盡自己的本分。

 

還有,不妨將手足當成是一個「特別的朋友」。

 

能夠相親是彼此的福氣,能相互扶持是各自的幸運;萬一無法相處融洽,就接受彼此各有天地,不勉強一定要符合社會期待,硬要演兄友弟恭的大戲。

 

好好的,把自己的日子過好,就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辭職照顧爸媽3年,她成功擁有薪水與休假!兄弟姊妹攜手照顧,原來需要「他們」來介入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09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妹妹問我要怎麼幫我過生日,我下意識地不停回她,『我好累、我好累』......情緒壓力累積很久了,我只是希望被關心。可是妹妹聽到後,因為太擔心我了,家人間便開始討論,要不要先短期地媽媽送安養機構,但這不是我的本意......」

琡雯照顧媽媽三年多,處在壓力鍋邊緣的她,卻意外成功促成了「家庭照顧協議」,兄弟姊妹承諾並簽下文件,往後共同照顧,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我希望回到的是一個家,而不是空洞的地方」

 

「剛開始是我們的爸爸照顧失智的媽媽,我有次陪他們去門診時,醫師說:『哪有老人照顧老人?』點醒了我們的警覺。直到有次我媽跌倒,我爸想去扶我媽,結果一起跌倒在地,我便決定要辭職照顧我媽!也照顧年歲已大的爸爸。」

 

身為家中大姐的琡雯說,工作再找就好,可是父母永遠只有一個,誰都無法取代,她想要盡力做好一切,即使失親也不留遺憾。只是沒有親自遇過前,你不會知道別人經歷的痛苦。

 

照顧者幾乎都在走相同的旅程:從滿懷信心到......喪失自我,琡雯一家也不例外。

 

「我不希望我媽送到安養機構,那只會讓她更加速退化,我不要她那樣。」

 

「我不要我爸一個在家,而我爸只希望在家。」


「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回到的是一個家,裡面有我愛的家人,而不是一個空洞的地方。」


琡雯照顧的堅持,來自她關愛父母的心,而弟妹希望大姐能適時地減壓放鬆,不要因照顧過度累垮自己,也是關愛大姐的心,沒有人有錯,卻為此難有結論。

 

手足各自有壓力!各退一步才不吃虧

 

琡雯說,她在家曾「撿回爸爸兩次命」,一次發現爸爸的臉部抽蓄、言語表達不清,立即懷疑爸爸中風、緊急送醫,果然連醫師都稱讚琡雯機警;另一次是爸爸咳嗽不停,送醫後發現差點肺栓塞。雖然家中兄弟姊妹希望父母的照顧方式能更有彈性,短期的照顧方式可以有所調整,讓大姐可以重回職場,大家再來思考怎麼做。但琡雯仍不希望將年邁失智的媽媽送安養機構,或將爸爸送去日照中心。

 

可是,弟妹們看著大姐一天比一天更憔悴,擔心若連她都倒下了,照顧生活只是雪上加霜。

 

照顧方式的歧異難解,無法避免吵架、衝突,三天兩頭上演,每個人都希望此事能圓滿落幕,可是若站在自己的角度,會看不到自己的盲點,也體貼不了其他人的立場。

 

因此,妹妹決定要讓「專業的來」,找「第三者」調解,讓不同的專業介入、協助。

 

家庭照顧協議能否成功,關鍵在「第三人」

 

在新北市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的協助下,「親近的人有時容易展現自我的情緒,所以邀請新北家協的岳督導來做主持人,我們兄弟姐妹間的溝通更有效率,也避免不小心擦搶走火的情況發生。」琡雯拿起一份份文件和採訪團隊說明。

 

而在協議之前,大家已經做足功課,不僅盤點外部、內部資源,並將它表格化。而讓其他長照家庭感到最棘手的「錢」,他們更是在協議之前,便以清晰明暸地列表出來。

 

「無論選擇哪一種照顧方式,都要符合全家最高的福利,所以我們做了優劣分析表,讓『中間人』來協助我們達成共識,他們也會再整合可利用的政府資源給我們。」

 

「有了專業人士的協助,我們每個人的心才能比較安定。我覺得,有時候我們都是用情緒在溝通,是被未知的『恐懼』綁架了!」

 

在這次的協議裡,爸爸也說出了自己內在的心聲─「若家人能夠在家共同協助照顧是最好的了」,最後家庭照顧協議在新北家協的協助下圓滿結束。長照中經常令人苦惱的經濟與壓力問題,在兄弟姐妹彼此的包容與互助下,琡雯不僅一直有「照顧薪水」,連「休假日」也訂定出來,翻轉許多人對「照顧」悲情的印象。

 

照顧父母,是全家人共同的責任!而協議過後,在文件上簽名,更代表了未來對照顧的承諾。

 

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一群人的力量很大

 

「其實我以前的想法比較簡單,認為自己有工作、有給家用,就已經有對家庭負責了,回到家不會幫忙做家事,有時還會對媽媽發脾氣。可是開始照顧媽媽後,內心卻滿懷著對媽媽的愛,源源不絕地湧出來。」四十多年來的微小日常,點點滴滴地蘊藏在心中。

 

如今,家庭照顧協議後已經過了三個月了,琡雯趁著「喘息」與「休假」期間,積極參與照顧者支持活動,她的氣色變得更好,也熱心地分享照顧資訊。

 

她說:「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一群人的力量很大。從小,媽媽總是帶著我們一起禱告,我的弟妹們,其實比我更愛媽媽。她雖然生病了,卻再次凝聚了我們手足間的愛。唯有走過荒蕪之地,才更見真情可貴。」

 

弟妹們最後同意讓大姐繼續照顧媽媽,還有一個重要的前提:「琡雯大姐,你一定要身體健康。你能把自己照顧好,我們才同意你,替我們主要照顧媽媽與爸爸。」

 

家庭協議如何召開?以下用琡雯的家庭為例,提供參考:

 

家庭成員:

母親:

父親:

主要照顧者:大姐(離職照顧)

次要照顧者:二弟、三妹、小妹



第三人見證:

新北市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 岳督導

長期照護個案管理師 戴小姐



建議:

1. 家庭協議要有主要負責人。

 

2. 外部長照資源盤點(政府補助、長照2.0等)。

 

3. 父母與照顧者的補助盤點(老年生活金、身心障礙生活補助、中低收入老人補助等)。

 

4. 照顧方式的優缺點分析整理(以機構照護、居家照護、外籍看護作優劣分析)。

 

5. 內部家庭資源盤點(可分擔的家庭支出、人力資源、如何輪班)。

 

6. 每一個項目都保持著彈性空間,都要能協調。

 

7. 放下完美主義,協議能達成70分,已經算成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父母,別期待兄弟姊妹會幫你!勉強的孝順不如不要,這6件事早點認清

撰文 :李雪雯 日期:2019年09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許多人認為將失能與失智長輩,放在最熟悉的家裡,然後請外籍看護工來照顧,可以讓長者放心。只不過,撇開許多專業醫師及照顧專家所說:沒有經過多少專業訓練的外勞,根本無益於失能或失智者的復健,許多這樣做的子女,有多少是真心在家陪伴長者,並且與他們說話?

如果身為子女的並不想辭職,那麼,有什麼好方法可以把「照顧好父母」這件事做好呢?以下彙整各個專家的看法,提供給萬一有需要,或是目前正在煩惱中的妳參考:

 

1. 一定要尋求外界任何幫助,千萬別一個人硬撐

 

為了避免自己離職,而投入照護的工作,並且減少相關的費用負擔,一定要努力尋求政府提供的各項補助及服務,千萬不要認為父母靠自己一個人「就應付得來」。

 

例如《照顧,不必一個人硬撐》這本書作者橋中今日子,就不忘提醒失能父母的子女「千萬別硬裝理性」,而應該以「感性」方式向外界發出求救。她表示,唯有發出求救訊號,外人才知道妳需要幫助。

 

另外,儘管台灣不像日本有「照護留職假(每照護一位家人,最多可一次請假93 天)」,以及在2017 年1 月,開始實施「照護對象為家族者縮短規定勞動時間等措施」新制度(指家人的情況達到需照護狀態時,3 年內可選擇短時間出勤或彈性工時),只有「家庭照顧假(請假日併日事假計算,每年以7 天為限)」,但《照顧,不必一個人硬撐》這本書作者橋中今日子也建議照顧父母的子女,一定要與工作職場的上司商量。

 

她認為「坦承處境並與職場商量」不論對上班族或公司來說,都是一種避免最糟狀況發生的「風險管理」,既能讓自己安心,也避免公司容易因應上班族隨時請假的突發狀況。理由在於「與其突然請假,不如事先讓對方了解情況」,且當公司了解情況後,也較容易提供員工協助。

 

2. 不要因為自己沒時間照顧失能父母而「深感愧咎」

 

不管是在台灣或日本,多數子女還是有所謂的「送父母到照護機構就是不孝」的想法。但撇開「孝不孝順」的問題,個人比較想要強調的是:照護是一門專業,不是單靠「心存孝道」,就一定能把失能父母照顧得最好。

 

之前看過一位歷經爸爸生病、哥哥過世、官司一大堆的大學講師就表示,「有人說把長輩送到安養機構是不孝,我根本不理會這些人。

 

政府長照資源沒一個適合老爸,我們也希望他在家安老,但家中的設備無法滿足父親的需要。所以,住進機構讓專業的來照顧,是我們認為最好的安排」。而她最想給照顧者的一句話就是:「好好活著才能照顧老人」!

 

假設「需要被照顧的家人」,完全無法接受被送到照護機構,具有十足照護經驗的橋中今日子則建議,可以試試「至少使用日間照顧服務」這一條路。

 

3. 與人交流才能拯救自己

 

照護工作是一個長期又勞心、勞力的工作,如果沒有個能讓自己紓發心情的對象,也很難長久走得下去。

 

就如同《照顧,不必一個人硬撐》這本書作者橋中今日子的看法:「與人交流可以拯救自己」!至於交流的管道,可以是加入照顧者團體,或是上網參加相關社團,讓自己不時「取暖」、「充電」與「打氣」。

 

4. 照護費用盡量由親人的年金與存款支應,不要動用自己的錢

 

其理由有三,理由一是:自己未來也可能有養老的需求,既能為自己留一點退休的養老本,也能避免與受照護者「一同倒下」。

 

理由之二是:知道父母有多少錢,才能決定採取什麼照護管道,或是是否要申請生活補助?

 

5. 面對關係不佳的親人,不必勉強用愛照顧

 

《照顧,不必一個人硬撐》這本書作者橋中今日子認為,在照顧家人時,千萬不要刻意壓抑負面情緒,應該要適時發洩出來,想哭就哭、想大喊就大喊,千萬別忍氣吞聲才好。

 

如果因為照護而產生怒氣,作者建議千萬不要壓抑,而最好是「出門走走透透氣」,平日也要養成習慣,以「呼吸法」來抒發壓力。

 

或是將自己的痛苦與怒火,宣洩在筆記本,或是部落格裡,也是不錯的方式。或是利用短期居留照護,讓疲憊的自己,遠離照護現場。

 

6. 如果有手足,應該與大家共同討論並各自負責擅長的部分,面對親戚的閒言閒語,更要懂得「一笑置之」

 

如果手足不能接手照顧,《照顧,不必一個人硬撐》這本書作者橋中今日子建議:不要期待他們能分攤照護責任,而是換個想法,請他們做些可以減輕自己負擔的事,例如購置需要物品,或是請他們負責網購宅配的費用。重點是:一定要讓對方以實際行動幫忙。

 

但如果手足願意分攤每月或每週的一定照護時間,多少也能減輕自己的照顧壓力。甚至,還有可能因此了解實際照護失能或失智父母的辛苦,而主動增加幫忙照護的時間。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根據之前採訪過許多精神專科醫師與照護專家的說法,在照顧失能或失智父母時,首先「別做」的事,就是把照護工作全丟給外勞。

 

因為,多數外籍看護工並不具備真正的照護專業。

 

至於第二的「別做」的事是:將需要照護的失智父母,按順序依時留在不同手足間進行照顧。因為失智的人對於不熟悉的環境特別敏感與排斥,再加上每次在一個手足家中所待時間很短,在還未完全適應之前,又已移轉到下一個約定照護的手足家中,這樣不僅不利失智父母的情況緩解,反而可能讓失智問題更為加重。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空巢的勇氣:人生下半場的35個必修學分》,時報出版,李雪雯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該留錢或房子給小孩?別讓遺產成為手足失和的理由

撰文 :黃大米 日期:2019年05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建商要用一億跟你們買房子,你們賣不賣?」張醫師在他小小的診間,以宏亮的聲音,詢問著他的老同學們。

「賣啊!當然賣啊!賣了你就可以休息了」蔡伯伯興奮的說著,它們這群老同學都六十幾歲了,奮鬥了一輩子,退休後三不五時來楊醫師這邊看牙齒,也串串門子聯繫感情。

 

「你快賣喔!免得像我賣晚了,房價從過去一千六百萬,跌到一千三百萬,這世道房子價格在跌,你要賣房要快賣喔。」曹阿姨也鼓勵楊醫師快把房子賣一賣。

 

賣不賣房這事情,讓張醫師跟太太鬧了不少意見,張醫師年輕時趁著房價低迷時在台北鬧區買了間在巷子裡面的透天厝,占地十六坪,一家五口住著也挺舒服的,但張醫師年紀大了,加上之前得到一次重病後,他體悟人生不該一直只是看診賺錢,把門診時間縮短,盤算著要不要乾脆退休算了。

 

編輯精選:爭遺產悲劇,如何讓遺產成為親人最後的禮物?

編輯精選:母親一過世,妹妹竟告我要分遺產!1例子告訴我們:你我的付出,到底價值幾分?

 

就在這時候,有家建商上門要收購他家的老房子重建,一坪開價七百萬,算一算只要張醫師點頭,就有一億一千多萬的進帳,人生瞬間無憂。

 

張醫師很想賣掉房子,打算每個小孩先分兩千萬,讓他們自己獨立出去買房,扣掉給三個孩子的六千萬,兩老還剩下七千多萬可以花用,非常足夠。

 

但賣房子的事情,卡關在張太太,張太太覺得這獨棟的透天厝,將來要留給小孩的,怎麼可以賣?賣了就買不回來了。

 

張醫師跟張太太因此鬧意見,張醫師說:「把透天厝留給孩子,三個孩子又不見得喜歡,到時候三個孩子對於房子賣不賣一定會吵翻天,趁著我們還在世,把房子變成錢分一分,事情不是比較簡單嗎?人活在世上,什麼也帶不走,捨不得賣房子,會害孩子將來吵架。」

 

張太太堅定不賣,賣房子的事情就這樣卡住了,張醫師每天在診間做民調,尋求支持,但眾人說破嘴,也撼動不了張太太想把透天厝留給小孩的決心。

 

不只張醫師為了房子心煩,來看牙的老同學蔡伯伯也因為房子很頭大。

 

蔡伯伯名下有三間房子,一間老媽媽在住,一間自己住,一間出租當生活費,蔡伯伯的小孩最近鬧著要蔡伯伯把房子分一分,蔡伯伯怎樣都不肯:「我現在把房子分給他們,小孩萬一翻臉不養我,我不就慘了,我怎樣也要把財產留到最後一刻才分家。」

 

看看診間裡面的老人家,為了房子問題大傷腦筋,真令人不捨,也不禁感嘆,人到老年想要享清福,還真不容易,如何有智慧的留遺產,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手足不照顧父母該怎麼辦?確立自己的底線,不讓手足拖垮人生

撰文 :采實文化 日期:2019年03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紹華有一個哥哥,但從小就好大喜功,總想著一夕致富,不願腳踏實地工作,經常回老家向爸媽調頭寸。但等父母年事漸高,需要人看護照料時,哥哥卻不見蹤影,總推說太忙碌,把照顧父母的重責全都推到紹華身上。

一開始紹華對哥哥仍抱持著一份尊敬,在父母有狀況時通知哥哥,希望他前來探望,甚至協助分攤照護的工作。

 

但哥哥的回應,每回都讓他失望,即使出現,也都另有所求,常惹父母傷心。這讓他對哥哥越來越不諒解。

 

一、確立自己的底線

 

一直以來紹華雖對哥哥有許多不滿,但為了不讓爸媽擔心,重要節日時,紹華仍願意回老家團聚,並對哥哥保持基本的禮貌。

 

可是哥哥在啃完父親的退休金後,竟把念頭動到自己身上,希望爸媽當說客,要紹華拿錢出來投資哥哥的生意,這便已踩到紹華的底線。

 

這個舉動,讓紹華意識到如果他不能保護好自己,繼續讓大哥予取予求,這個家只會更殘破不堪,爸媽的晚年會更辛苦。因此,他決定徹底熄滅對哥哥的最後一點情分,斷絕手足關係。

 

 

二、拉開物理距離,縮短互動時間

 

在下了這個決定後,紹華封鎖了哥哥所有的通訊帳號,並錯開回老家過節的時間,不讓哥哥有機會向自己開口借錢。目的是希望透過行動讓哥哥明白,兩人之間已無任何情分可言。

 

三、準備告別

 

紹華不僅顧慮到自己,他還請教律師可以透過什麼方法,避免哥哥掏空爸媽的資產,偷偷變賣老家,或讓爸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變成債務人。並有計畫逐步安排爸媽北上居住,方便自己就近照顧。

 

四、好好道別

 

由於紹華很早就意識到哥哥性格裡的問題,因此對他來說,困難的並不是割捨掉與兄長的關係。

 

而是逢年過節,當爸媽遺憾一家人不能好好團聚時,不因為他們的話而產生愧疚感,覺得自己對兄弟太過計較,或懷疑自己是否有必要做得如此決絕。

 

對紹華而言,與其說他道別的對象是兄長,不如說是對一個美滿、和諧家庭的想像,他知道家人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堅守好自己的界限。

 

 

五、整理回憶與物品

 

其實,小時候紹華曾經很崇拜兄長,跟哥哥感情也很好。

 

但出了社會後,兄弟倆的價值觀漸行漸遠,大小爭執亦不斷。在先前某一次搬家中,紹華將許多青春期跟著哥哥玩的東西,一次打包、回收或送人,藉此告別了自己的青春,並明白從此之後,自己肩頭上的責任只會越來越重。

 

六、幫助自己度過戒斷反應

 

對紹華來說,割捨掉這段手足關係,他最困難消化的情緒,不是悲傷,而是憤怒。特別是當自己工作忙,爸媽又生病時,他難免會覺得不公平,為何只有他一個人在承擔這些壓力。

 

可是他轉了一個念,告訴自己「若非爸媽當年的栽培,我現在也沒能力扛起這麼重的責任,能付出其實是好事,意味著我能力好,而且懂得愛人。」想通了這一點,就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心結。

 

 

七、走出新天地

 

漸漸的,爸媽不在紹華面前提及任何哥哥的事情,並且感謝紹華為家裡付出的一切。他們逐漸理解是紹華的堅持,才保住這個家不會支離破碎,並讓哥哥學習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紹華不知道將來的關係會怎麼變化,哥哥有沒有機會浪子回頭,但至少他保護好了自己和在乎的人,不被盲目的愛搞得一身傷。如果有那麼一天,破鏡真能重圓,他相信這個家會更緊密、牢靠。

 

這七大步驟並非是線性前進,有時候我們會在某些關卡徘徊、拉扯,都是正常的。特別是從未和他人有分離經驗的人,會需要多一點時間培養對失落的免疫力,慢慢長出獨立和自主。

 

我們不一定要按照他人的腳步前進,請接受自己處理失落的方式,別強迫自己要多快復原或放下,別忘了當初你希望割捨這段關係,不就是想要好好被尊重,唯有你先做到了,別人才有機會跟上。

 

此外,若你遇到的對象是具有暴力或強烈情緒傷害的人,你還是可以清理這段關係,但在你下定決心執行前,請務必尋求專業協助,才能將傷害降到最低。

 

 

好好道別,是你能送給彼此最後的禮物

 

有人說,生命就是一個不斷邁向死亡的過程,從出生的那一刻起,死亡的鐘聲已經在倒數。這看似殘酷的事,其實是為了教會我們珍惜當下,因為沒有死亡,活著也不會快樂。

 

同樣的,不論是哪一種關係,在相識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距離分離更近一步。

 

當你懂得告別的真諦,不害怕失去,你才算是真正擁有。

 

關係總有起有落,在意識到無路可進的時候,願意停下腳步,不再勉強彼此改變,接受他此刻的模樣,好好道別,是一種成全,也是一份成熟。

 

這世上沒有誰非誰不可,只要你相信自己有建立關係的能力,你就不會害怕離開任何人。

 

 

(本文摘自《我決定,生活裡只留下對的人》,采實文化出版,楊嘉玲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最多是我,被父母抱怨也是我!手足不管事怎麼辦?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6月1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兄弟姐妹裡面只有我是照顧者」這種困境,經常會因為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而變得更加嚴重。造成身份落差的因素,包括有經濟能力、社會地位,有無自己的婚姻或家庭。另一個因素,則是父母在孩子年幼的時候,對待孩子的不同方式,也可能間接導致這樣的現象。

文/諮商心理師 艾彼

 

安如的哥哥在新加坡工作,哥哥嫂嫂全家都已移民,臺灣只剩下弟弟安如留著。安如的父母吵架、彼此爭執多年,直到兄弟兩人都已經成年工作了,父親才因為受不了而決定離婚。

 
安如的父親退休後手頭上可使用的金錢也不多,為了順利離婚每月都還需要付不少贍養費給前妻,要說這一塊,安如的父親,還真是屬於「下流老人」的危險族群了。

 
安如的父母的身體狀況都不好;一個有多年的重度憂鬱症病史,一個則是多種慢性疾病在身。兩人離婚後,對安如來講,照顧壓力真的是倍增,安如無法分身同時照顧父親與母親,變成需要多請一個看護,另一個再由自己照顧。

 
「兄弟姐妹裡面只有我是照顧者」這種困境,經常會因為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而變得更加嚴重。


造成身份落差的因素,包括有經濟能力、社會地位,有無自己的婚姻或家庭。另一個因素,則是父母在孩子年幼的時候,對待孩子的不同方式,也可能間接導致這樣的現象。

 
另一方面,臺灣近年人才外移趨勢加劇,不少人轉往國外發展,甚至定居。只要兄弟姐妹之中,有人在國外工作生活,照顧的重擔就會很自然地落到留在家鄉的手足身上。因為他們在異鄉打拼,所以即使無法履行照顧責任,也是必然的,沒有人會責怪些什麼。反觀留在家鄉的兒女,要承擔的身心壓力就大得太多了。

 


 

安如繼續說道:「能花錢解決的都還事小,最痛苦的是他們兩個都輪番丟情緒垃圾給我!我好羨慕哥哥都不需要面對這些!」

 
仔細探究安如口中所說父母丟出來的情緒垃圾,我想,這對任何一個身為照顧者的子女來說,如果只單單靠自己,都會是一個很難調適的情況。
 

「他們彼此互相抱怨,明明就已經離婚了,還是不斷講到之前對方對自己有多不好,自己有多辛酸。加上生病的身心煎熬,動不動就對我發脾氣。要不就是在我面前掉淚,說哥哥多優秀,哥哥是無奈在新加坡工作,但我是沒出息所以陪著他們!偶而只要一不順他們的心,就開始攻擊我,說我不孝,哥哥比我好太多倍。」

 
父母抱怨另一半,多少都會給孩子帶來負面影響,這與孩子本身是否成年,或父母是否已經離婚無關。

 
通常,在這類家庭裡面,父母提到兩個孩子時的情緒,顯然是相當矛盾的。因為他們通常不會對身為唯一照顧者的子女,給予適時的感謝或讚許,反而是將這個孩子當成負面情緒唯一的出口。

 

 

他們口中稱讚的,總是那一位一年回來一兩次的「天邊孝子」。


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距離遠,父母親把思念化成了讚許。反倒對眼前長期付出的孩子,視而不見,吝於給予感謝。在長期的壓力與不被肯定之下,對身為唯一照顧者的子女而言,是很難說服自己繼續照顧父母的。

 
38歲的安如,更說自己一點也不敢結婚,每次女方提及婚事,自己就會先逃避。「就跟她提分手啊!我已經要照顧兩個『大孩子』怎麼可能敢再生自己的孩子啦!」

 
安如的父母,其實是很幸運的一對,因為安如的確是犧牲了大部分的時間、夢想、感情,來換取父母老年生活能夠安穩,有人陪伴。對安如來說,雖然稱不上樂意照顧父母親,但他內心裡面總覺得無法放下老邁、離婚且長子已經離家的父母。

 
如果你像安如一樣,是家中兄弟姊妹裡唯一能夠照顧父母的人,請你給自己一點掌聲,當你的兄弟姐妹無論何故而不能與你一起分擔照顧責任時,至少你要能夠看見自己的付出。

 
你的父母,也許也困在他們自己的情緒裡,所以總是對你有一些責怪,拿你和其他手足做比較。

 
這不是你的問題,你的父母所看見的你,很可能只是有偏誤的你。


重要的是,生活中有沒有人能夠幫助你,看見自己的價值?付出背後具有的意義?

 


建議你,可以選擇一個具有支持力的團體,透過團體的力量相互支持;例如:選擇一個專業的心理師,透過諮商覺察內心、找出對策;或是選擇能夠提供照顧服務的資訊平台(像是愛長照),了解有哪些喘息資源可以利用等等,透過各種方式來減輕照顧的身心負擔。

 

但請千萬記得,不要只是你自己一個人,或是拉著身旁的親友一起陷在照顧者的複雜心情裡。


因為願意擔負照顧責任的你,本身已經不容易,盡量將它當作學習、覺察自己的機會,而不是讓原生家庭再次傷害你,陷入無法逃脫的命運之中。


社會上願意支持你、陪伴你的人很多,只要你願意勇敢說出來,走出來,為自己發聲,不要獨自一個人承擔。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