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練習!給丟東西如果有罪惡感的你,現在不願斷捨離,第三人生更加囤積

撰文 :蜜雪兒 日期:2019年09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腦中浮現「我也想讓家中雜物減量,讓生活更清爽」這個念頭時,後頭往往伴隨著「但是」。

「但是搞不好哪天會用到就丟不下手」、「但是這個很貴,丟掉太浪費了」、「但是這個充滿了回憶……」,就像這樣,心中會有種種念頭在喊停。意識到心中這些想法並深入思考下去的話,就會難以割捨。

 

直到某天我意識到,「搞不好哪天會用到」是對未來的擔心,「很貴」與「回憶」則是在回顧過往。過度重視不知道會怎麼發展的未來,以及已經無法回去的過往,是否代表輕忽了最重要的「現在」呢?

 

最重要的應該是「現在會如何」,如果現在已經因為雜物過多而不易打掃,也認為家事效率太差的話,就不應該困在未來或過去裡,必須果斷地放手。「現在需要這個嗎? 好像派不上用場。」只要用這種簡單的思維,就能夠輕易放手了。

 

正式展開「一日捨一物」的計畫時,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我已經學會在放手時不要思考太多了。

 

我的判斷力經過這些時日的磨練,已經能立刻判斷物品是「真的需要」還是「丟掉也無妨」。在過多雜物干擾下而變遲鈍的直覺與判斷力,經過「一日捨一物」的訓練下變得敏銳許多。

 

有人認為禪是「心的名字」。禪的存在就是為了避免讓心受到知識、地位與過度的思慮侷限,能夠幫助人們捨棄自己的執著,放下刻板觀念與先入為主的觀念等等包袱,以與生俱來的單純心靈生活。

 

「或許會用到」、「雖然不用,但是備著很方便」,或許就屬於空想與想太多這類應該放下的包袱;捨物時會感到「浪費」或「罪惡」,也只是受到刻板觀念束縛罷了。

 

只要這個東西會對生活的舒適度造成阻礙,就先丟掉看看,注意下次購物前應深思熟慮,不要再浪費錢買用不到的東西。

 

實在難以下手時,怎麼辦?

 

以前「難以下手捨棄」的最大主因,是「可能還用得到,丟掉太浪費了」造成的罪惡感,或許有一部份也是覺得「製造垃圾太對不起地球了」。但是這裡談的捨棄其實不只丟掉,覺得東西還堪用時我就會考慮賣掉、送人或捐贈。

 

最困擾的則是賣不掉又屬於「丟掉很浪費」的老舊物品,像祖母送我的抹茶器具,就是我一直下不了手的物品之一。

 

但是這其實是我完全聚焦於與捨棄有關的缺點,沒有去想「讓家裡更清爽」、「縮短家事時間」與「能夠擁有自己的時間」這些優點所致。

 

一直「捨不得」的話,物品就會持續堆積,為此放棄前述的種種優點才是真正浪費。更何況祖母最大的期望,應該是「讓我可以活得像自己」,而不是「因為自己送的物品讓我感到困擾」。

 

遇到實在不知道該不該丟的物品時,我會先裝進垃圾袋後,擺在客廳顯眼的位置。包括衣服、書籍、餐具……等等,這時先不用管分類,總之猶豫不決的時候,就先把東西放進垃圾袋。

 

當然也可以先放進暫時收納用的箱子裡,但是要特別注意的是,放進收納箱的話,很容易就這樣放著了。

 

將不確定是否該丟的東西放進垃圾袋並擺到客廳後,很快就會放下內心的執著,想著「裡面的東西丟掉也無所謂」,所以非常推薦這個做法。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一日丟一物的簡單生活提案》,幸福文化,蜜雪兒著,黃筱涵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足不出戶、不做家事,退休男人像家裡「大型垃圾」?做對2件事,讓你永不老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9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當然不會鼓勵大家都去當不老水手,但最起碼應該要走出家門,去接觸新事物、結交新朋友。如果你有機會看到這部電影,他們散發出的那種身處無邊大海的豪情壯志,至少應該可以激勵你產生「他們能,我為什麼不能?」的一點點鬥志吧?

文/施昇輝

 

上個月底,我受好友蘇達貞教授之邀,去觀賞一部記錄他和一群年長朋友從花蓮航向日本國境之南這趟冒險旅程的電影《不老水手,快樂出航》。

 

我不是要推薦大家去看這部電影,而是希望透過他們不服老的精神,能給很多宅在家的退休男士一些激勵和啟發。

 

蘇達貞教授,好友都稱他「拖鞋」,多年前自海洋大學退休之後,就在花蓮縣壽豐鄉鹽寮地區(近遠雄海洋世界),成立了「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致力於推廣海洋教育及獨木舟運動。

 

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壯舉,就是曾獨自一人划獨木舟繞行台灣海岸一圈。


年紀不是限制!70歲仍能南風再起

 

這部電影所描述的這趟由花蓮划竹筏到日本最南端與那國島的行程,是源自蘇達貞所發起的一個「南風再起」計畫,而這個計畫的發想則來自某些考古學家的研究。

 

他們認為日本人的祖先可能可以溯及三萬年前,一群從海路來到現今日本定居的台灣原住民。蘇達貞就決定要嘗試用古法造筏來重走這條海路,去體驗先人在海上冒險犯難的精神。

 

這個計畫的前身叫「夢想海洋」,由蘇達貞和一群年輕人在2014年所發起,可惜當時因為天候與海相不佳而不得不放棄,但他們當時就決定有朝一日一定要完成此一夢想,所以就訂下了下一個計畫,也就是2017年的「南風再起」。

 

不過,三年後,蘇達貞決定讓這批年輕人來協助一群他稱之為「不老水手」的歐吉桑和歐巴桑來完成。

 

這個挑戰恐怕是比上一次更艱鉅,因為他們的體力和技術一定不如年輕人,但卻可能讓這趟冒險行程更有意義。

 

在電影中,我們可以聽到這群年紀在七十歲左右的不老水手對著鏡頭的現身說法。

 

有趣的是,很多人在出發前,其實是對海洋非常恐懼的,有些甚至根本不會游泳。他們憑藉的完全是一種「不服老」的精神,以及受到蘇達貞發起此一活動理念的感召。

 

類似的題材,我們在另一部紀錄片《不老騎士歐兜邁》裡的騎摩托車環島之旅也曾看過,不過不老水手的挑戰性比不老騎士顯然要高得多。這趟划向日本的航程裡,他們已經知道可能會碰上大風浪,但他們依然在做足安全準備後,奮勇向前,毫不畏懼。

 

離開舒適區,航向未知的大海

 

許多專家都建議,進入第三人生之後,應該要逼自己離開舒適圈,才能有新的人生視野,而這群不老水手面對未知的狂風巨浪,絕對不只是離開舒適圈而已,根本就是迎向暴風圈。

 

曾有人形容很多男人退休後就足不出戶,再加上什麼家事都不會做,宛若家裡的「大型垃圾」。

 

我最近出版的新書《第三人生任逍遙》就是希望透過自己也是身為男性的觀點,來提供正處第三人生的男性一些具體的生活建議。

 

或許你以前在職場位居高階,凡事都有屬下代勞,回到家也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但到了第三人生,如果還以為舒適圈永遠都在,那肯定會帶來很大的挫折感。

 

我當然不會鼓勵大家都去當不老水手,但最起碼應該要走出家門,去接觸新事物、結交新朋友。

 

如果你有機會看到這部電影,他們散發出的那種身處無邊大海的豪情壯志,至少應該可以激勵你產生「他們能,我為什麼不能?」的一點點鬥志吧?


行動的第一步:現在就改變心態

 

不老水手裡,有位綽號叫「郭大俠」的退休醫師,同時也是負責這趟航程的隨隊醫師,他現在有兩個身份,一是「導遊」,一是「健身教練」。他既可以一邊玩樂、一邊健身,而且還有收入進帳,真是令我好生羨慕。

 

電影放映完畢,他還為全場觀眾教唱蘇達貞所創作的隊歌,真是多才多藝,無疑是「樂活」、「逍遙」的絕佳典範。


媒體最愛歌頌這種勵志故事,其實可能帶來完全不同的結果。有的人受到鼓舞,改變了人生的面貌,但有的人覺得更挫折,反而愈發裹足不前。

 

你在看完這些勵志故事之後,要成為前者?還是後者?其實只在一念之間。

 

這些人從來沒在海上生活過,年過古稀才當水手,這麼困難的事都做到了,你若要做其他事,還有什麼好怕的呢?勇敢離開舒適圈,發掘出你的不老魂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若權/對孩子放手,是訓練自己獨立的能力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9年04月0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遠流
  • A
  • A
  • A

母親中風後的這二十年來,身為居家照顧者的我,很少安排超過五天的長途旅行。唯一有過的機會,是四年前重返巴黎的那十天。回台灣後,意外寫成《每一次出發,都在找回自己》(皇冠出版),我以為再也不會允許自己任性出遊。

文/吳若權

 

畢竟,為了尋夢而離家,是年少才有的特權。

 

熟年以後的人生,還能有幾次壯遊呢?對現階段的我來說,算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求。

 

自從考過SCA咖啡師執照,投入在這個領域的學習愈多。只要母親身體狀況可以的時候,常陪著她以「尋咖啡,訪好友」之名四處遊走。

 

次數多了、時間久了,母親漸漸懂得品味咖啡,從一般人最能接受的拿鐵,到行家才懂得鑑賞微酸的黑咖啡,她都非常樂於嘗試。

 

唯獨對於兒子即將成為咖啡師這件事情,充滿疑惑。如同之前我去考中國心理諮詢師證照,她彷彿百思不得其解,一有空就問:「你又要轉行嗎?」

 

要怎樣讓傳統的媽媽,了解她一旦生養水瓶座的好奇寶寶,就會有毫無止境的問號?孩子探詢充滿疑惑的世界;母親期盼讀懂孩子的動機。而很多答案,我們其實究其一生,也還在追尋。

 

倒是她聽說我有機會,可以跟著一群咖啡專家,前往中南美洲考察各大農莊時,就跟著開始興奮起來。即使後來她弄清楚,我因此必須離家超過十六天,仍然非常鼓勵我參加。

 

在慎重考慮的過程中,她極力勸說,要我放心出去,不用擔心她。

 

我以為這是基於她對我的愛與成全;直到出發前一晚,我說:「您要好好照顧自己。」她勉強撐著微笑,無法自抑地落下眼淚,我才知道母親真正的心情,其實是因為多年來久病纏身的愧疚。

 

天下沒有一個母親,願意用自己的病體,綑綁住孩子尋夢的決心;但日常已成習慣的依賴,卻在放手的這一刻,因為軟弱而看見真情。

 

那兩行突然落下的眼淚,讓我讀到她內心的恐懼與無助。即便如此,這就是我們母子必須要各自經歷、也要共同練習的課題。

 

放手,並不是為了不讓對方有繼續依賴的可能,而是訓練自己獨立的能力。

 

探索咖啡,對一些未解世事的年輕孩子來說,可能是一種夢想的追尋。無論是到處走訪有特色的咖啡館,或是自己開一家品味獨具的咖啡店,都充滿浪漫的情懷。還聽說有些中年人,退休之後立刻開了咖啡館,彌補半生未竟心願的遺憾。

 

對我而言,循著世界地圖展開咖啡的學習之旅,是對於人生解答的追尋,向內心深處叩問自己生命更多的可能。

 

孩子探詢充滿疑惑的世界;母親期盼讀懂孩子的動機。

而很多答案,我們其實究其一生,也還在追尋。

 

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

 

(本文摘自《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讓孩子習慣沒有你的日子 放手才能讓彼此有伸展的空間

撰文 :原水文化 日期:2019年03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當我的孩子還小的時候,我從來不敢放心一個人出國旅遊,因為我擔心自己不在的時候,他們會因為少了我的照顧而生活秩序大亂,即使不得已必須出遠門,也會不斷以電話遙控,出門前做足各種準備,出門後隨時叮嚀。

我自以為盡責,多年後我才知道他們一點也不覺得是我的母愛,反而是無形的監控,讓他們感到極度的被約束。

 

小時候不敢反抗,等到長大上了大學,兩個小孩都找理由爭取住校,因為這樣就可以脫離我的管束,我也才知道之前我不在家的時候,他們其實才最快樂。

 

我自己可能是因為排行老大的緣故,從小父母交代的工作不只要照顧好弟妹,還有各種家務要分擔,只要我有一項沒做好,不但會受到工作忙碌的父母責備,事後我還是得把工作完成。

 

 

因此從小養成的責任心讓我對甚麼人都想盡心,做甚麼事都想盡力,不知不覺中也會用自己的標準去對別人要求,其實對別人是壓力,自己也不會因此得到更多的認同,真正吃力不討好。

 

讓我漸漸覺悟的另一個原因,是不只一次發現我要求的跟他們做的完全兩回事,要不是口頭答應然後照他們的方式做,就是聽完都當耳邊風,包括買給他們的東西收了也不穿不用。

 

讓我最意外的是在我被診斷出得了癌症生病的時候,我還擔心萬一自己死了這個家怎麼辦?他們未來的日子怎麼辦?事實上他們並沒有如我想的露出慌亂的神情。

 

反而是鎮定又冷靜,因為在他們心目中我不但是強人,還是個不需要別人擔心的人,他們相信我絕對有能力處理,原來長時間的強勢作為,我已然成為他們心目中不倒不敗的巨人。

 

 

在工作上也一樣,當年生病的時候,我先在最短的時間內安排好所有工作,並交代萬一時的應變措施,員工們只是靜靜的聽著,沒有驚慌也沒有特別的情緒反應,反而是我在擔心緊張。

 

而後自己靜靜的去接受治療,直到恢復上班,他們都像不曾發生過甚麼似的,好像我在與不在都不會影響他們工作的節奏。

 

之前正常上班的時候我都是在公司午餐,也會請同事一起分享,即使外出的時候也會把飯菜準備好,讓他們加熱就可以吃,這個常態因我生病不在而中斷了。

 

而後又再回到公司,午餐又每天照常新鮮供應的時候,他們的反應依然淡定,甚至看不出有和以前有何不同,不禁讓我反省是我給得太多,還是我想得太多?

 

 

那種淡定讓我有點錯愕,真不知道是他們已經習以為常,還是可有可無,看來不管是對親人還是對友人,我顯然都需要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態

 

我們常因為愛一個人而恨不得傾其所有的給予對方,例如父母對子女,總認為他們是自己生命的分身,所以從不吝嗇付出,盡可能地替他們規畫、提醒與防範可能遇到的傷害與挫折。

 

他們不做的便急著幫他做,做不好的、做壞的便幫他善後,讓他以為天下無難事,甚麼困難都有人幫他解決。

 

有的孩子可能因此被寵成弱智,有的孩子恨不得逃離,無論任何結果都是傷感的,其實夫妻也好、子女也好,放手才能讓彼此有伸展的空間。

 

老闆看待員工也是,你以為處處為他們設想是最周到的照顧,其實你給的未必是他想要的,一旦出現摩擦,他們的冷漠便是最直接的反應,因此讓他們習慣沒有依賴的相處方式,是必須修正的。

 

 

後來,我慢慢試著在平常和孩子聊天的時候,改用輕描淡寫的語氣把一些想說的話,包括該讓他們知道的家中事物、財務,以及生活經驗講給他們聽,同時把自己的想法當建議跟他們聊。

 

也許當下他們未必同意我的想法,日後也可能有他們自己的做法,但我已經學著不去求證和過問,畢竟他們有他們的人生要去經歷,我的想法再好也無法替他們承擔未來會遇到的任何問題。

 

對一些看不慣的、想說、想管的盡量避口不說,他們做錯的、做壞的、不做的,也由他們自己去處理,只有讓他們自己去接受後果才能讓他們記取經驗,明知道行不通也必須讓他們自己去試、去面對,畢竟我無法照顧他們一輩子。

 

對員工我開始要求他們自己去處理錯誤,而不再事事幫他們善後,畢竟我也總有退休的時候,他們在我這裡受到的保護,有一天到了別處未必是相同的處境。


 

例如一直以來我都包容他們工作上的所有失誤,甚至概括接收發生的損失,自己氣得要死,他們未必當回事,也不覺得我的寬宥是恩惠。

 

改用放手的方式,讓他們全程自己決斷,任何結果自己負責,成王敗寇、適者生存本來就是職場的鍛鍊,自不自信,都該讓他們自己面對。

 

如果我依舊一直在旁指手劃腳,就算每次收爛攤擦屁股,還是無法幫助他們覺悟,對待員工同樣需要理智而不是鄉愿式的姑息。

 


(本文摘自《做個不麻煩的老人》,原水文化出版,梁瓊白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之後,友情也要斷捨離,朋友越少越好!

撰文 :天下雜誌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的朋友很少。

文/心屋仁之助

 

以前總認為,「朋友愈多愈開心」,所以跟很多人交朋友

 

然而這些年,我的朋友人數大幅減少。

 

為什麼呢?原因也和如果人生想要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必須放棄自己討厭的事情有所關聯。

 

這樣的道理在朋友交誼上,也是一樣的。

 

在朋友當中,可以分為許多種,

 

「真正想交的朋友」、

 

「交交看也好的朋友」、

 

「不想交卻交了的朋友」。

 

以前,我連不那麼想在一起的人都當作朋友交往。

 

可是現在,我只邀請「真正想交的朋友」、「真的想在一起的人」。

 

如果感覺和這個人「頻率好像不太合」,下一次我就不邀他了,即使受邀我也婉拒。

 

我決定了大大方方這樣做。

 

朋友一多,難免在某些場合需要忍耐一些事情,陪著一起去自己不是那麼有興趣的活動,浪費自己有限的時間。

 

當然,如果你覺得這樣很開心,那也很好。有的人會覺得只要有酒喝,做什麼都好(笑)。

 

朋友一少,獨處的時間和與他人度過的時間可以找到平衡,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以食物為例就很好理解,例如,我的眼前端出了全套套餐。

 

我好想吃主菜的肉類料理。

 

可是,在主菜之前有前菜、沙拉、湯、麵包,如果全部吃掉,在主菜上桌時肚子已經半飽,再也沒有辦法好好品嚐主菜,打從心裡覺得好吃了。

 

更糟的情況是,你可能已經飽到吃不下主菜了。

 

我自己偏好在其他的菜色之前先吃主菜。

 

發自內心大快朵頤主菜的美味,飽嚐吃的幸福感。

 

前菜、沙拉、湯,不吃也無所謂。

 

肚子還有空間再吃就可以。

 

人與人之間的交誼也是同樣的道理。

 

想想看,這個人是你真正想見的人,還是「見見看也可以的人」?

 

你想和包含「見見看也可以的人」在內的朋友一起,還是希望只和你真正想在一起的朋友共度時光?

 

我只和「想見面的人」見面,盡量避免把時間花在「見見看也可以」的泛泛之交身上。

 

如此一來,和「想見的人」共度的時光純度就會提升,真的是非常令人開心的事情。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翻轉第二人生:做你喜歡、讓你幸福的事》,天下雜誌出版,心屋仁之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跟你的物品說斷捨離的3個選擇》沒價值就丟掉...看開,才會更快樂!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 日期:2017年12月15日
  • A
  • A
  • A

迷思:雖然有些物品需要斷捨離,但總有一天我會想辦法賣掉,賣了就能賺大錢。

現實:等我終於把東西賣掉,才發現東西過期或過時,拿去拍賣才賺十塊

自以為雜物能賣錢,是斷捨離常見的陷阱。話先說清楚,只要是你真心喜愛、能讓你開心、讓生活便利的物品都有價值。但要是你以為某樣東西能賣錢而硬是不丟(即使你很討厭、不常用、沒空間放),你還是得丟掉它。

 

下列兩種選擇可以為我的雜物門檻把關。

 

選擇一:轉賣。

 

選擇二:轉送。

 

第三種選擇,也是最應該戒掉的選擇:雖然很討厭,但還是把東西留著,只因為覺得好像有點值錢。

 

我以前會根據轉賣價值來衡量家中所有物品,花費大量時間精力計算所有雜物的剩餘價值。用這種方法丟東西,就算我決定要丟掉,過了很久以後還是會看見它在家裡輪迴。我現在幾乎什麼都捐出去,但你要是和以前的我很像,現在要你捐只會讓你摔書吧。

 

所以我會告訴你,實際一點。我也會告訴你賣東西的眾多方法,讓你知道每樣物品都賣掉要花多少力氣,以及這麼做你家會變成怎樣。如果我的經驗能讓你斷捨離得快一點,我就算成功了。

 

決定寶物的真正價值

 

很多小物狂熱份子都會幻想靠變賣小物致富。

 

其實沒必要讓賺錢的白日夢阻礙自己斷捨離,現在就把白日夢戳破!要和自以為有價值的物品說掰掰,就是認清它其實沒價值。

 

比方說阿嬤的瓷器青蛙,只要上eBay,五分鐘就能知道它的市場價格。

 

翻看青蛙看底部,把商品說明輸入eBay 的搜尋欄,有沒有哪一項商品和你手上那隻一模一樣?別高興得太早,你要注意的第一件事,是其他青蛙賣家覺得這東西值多少。他們可能懂行情,可能不懂。

 

這種事情我也經歷過。我有一樣物品,別人也有,而且他們賣一百五十美金!只不過這樣商品並沒有出現在拍賣第一頁,一百五十只是某人在抬價。你要繼續看網頁,左手邊有一欄「拍賣成交」,這欄才重要。要了解拍賣行情,沒什麼比已經成交的交易更實際。我在eBay 學到最深刻的教訓,就是物品的價值取決於賣家願意付出的價格。拍賣成交那一欄會讓你了解現實。後來我像是洩氣一般,因為我發現全世界的eBay 都沒人要買我自以為很有價值、希望變賣後能替兒子裝牙套的寶貝。他們連小錢都不願意出。

 

看開一點

 

如果你懶得親自把東西賣給真正需要的賣家,就讓其他人來賺這麻煩錢。你也別捨不得這筆中間費用,畢竟負責中間工作的人也要拿薪水。

 

有一次我拖了一箱厚重的書去二手書店,那裡有一名女子負責掃描我的書籍,在鍵盤上敲幾下,然後告訴我那批書超過四十美金。我十分震驚,拿著空箱子和現金走出店門,心裡真興奮,回家又多裝了一些書。

 

第二批書放在我的後車廂好幾個月後,我終於想起來,把它們帶去書店,期待這次不知道會收到多少錢。

 

結果不到兩塊錢。我大吃一驚。店員解釋收書規矩,電腦系統會預測什麼書賣得掉,也能預測售價。

 

我懷著恨意原則,把幾本我認為「更有價值」的書拿回來,離開書店。那幾本書在後車廂又放了一年多吧。拿書賣錢的願望破滅,發現自己不願放手的東西其實一文不值,感覺好丟臉。

 

現在我已經不在意這件事了(其實偶爾還是會)。我不知道那兩批書有什麼不同,不過這就是重點,我不知道。但書店的電腦系統知道,因為書店付錢請人做出複雜的程式,從全國各處分店收集銷售數據,而每間分店都要付租金、電費、人事費用。如果書賣不出去還用高價收購,生意做不起來。

 

書店很實際,他們了解市場運作,我只不過是拖一箱自己不要的東西進去店裡罷了。

 

於是我決定,我的東西不管是誰要買、誰來賣,只要能離開我家就好。

 

不要把自己搞得比收購業者還累。如果你想賺錢就認真網拍,要讓人幫你收購就不要嫌錢少,不然乾脆直接捐出去,再也不用煩惱。

 

只要別放在家裡,怎樣都好。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 唐娜‧懷特 Dana K. White

出版:三采文化

書名:懶惰主婦持家術:拯救主婦心靈,看見整潔新希望的29個家務事真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