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包也要斷捨離!謹記「2要3不要」可減少憂鬱症狀

撰文 :黃惠如 日期:2019年04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所謂控制環境保青春,不只是居家,還包括你背在身上的包包。我們習慣把公事和家務都扛在肩上。翻開每天背的包包,裡面有手機、筆記型電腦、錢包、悠遊卡、筆記本、摺傘、化妝包、喉糖、發票、行動電源、代繳的帳單、環保筷、環保袋、小外套、要修的眼鏡、小孩忘了帶的聯絡簿……而且大包裡還有小包,錢包裡除了現金外,還有集點卡、折價券、各家信用卡等。

日本職涯諮商師橫田真由子諮商十二年、輔導過兩千多名職業婦女後發現,努力過頭的女生,包包通常很大。

 

科學也證實她的感受。香港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聯合發表研究發現,和拿小包包的人相比,總是背大包包或拿大購物袋的人,心理壓力較大、焦慮程度較高,交談的話題也比較沉重。

 

焦慮、憂鬱的時間愈久,被稱為「細胞的生命時鐘」的端粒就愈短,也就是容易變老。

 

沉重的包包讓我們付出肩頸酸痛代價

 

例如單側背大包,因為沉重,會不自覺聳肩,久而久之就容易肩頸疲勞酸痛,甚至往上導致頭痛。手挽包包看似優雅,若包包過重,也容易使提間胛肌或二頭肌拉傷。

 

上班族常手提上班包,如果包包過重,也容易發生網球肘等問題。「小包包代表有限的人生,裡面只裝得下有限的東西,」橫田真由子在所著的《小包包教我真正重要的事》上說。

 

紐約脊骨神經醫師艾瑞克森(Karen Erickon)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提到,他們發現女性平均背的包包重達一‧ 四公斤至二‧ 三公斤,但也有人的包包重達五公斤。

 

美國脊骨神經醫學會建議,後背包最好在體重的一○%以內,側肩包則建議低於體重的五%。

 

若要限制重量,不能像現在這樣無所限制地把東西塞入大包包,一定要斷捨離

 

橫田說,我們不可能帶著所有想帶的物品出門,因此更需要謹慎確認應該把什麼裝進去。帶小包包出門,就必須重新檢視隨身攜帶的物品,如此一來,也不得不思考一整天該做的事情。

 

而這也相當於重新審視,自己想在人生有限的時間裡做什麼。決定優先順序、選擇物品放進包包的有限空間中,在這樣的過程中,也能夠確立自己的價值觀。

 

不過,一旦決定要背小包包,馬上焦慮症上身,要怎麼做到?

 

《CanCan 雜誌》建議兩個必要、三個不要:

 

✓必要一:每天一定要帶的東西。

 

✓必要二:最低限制必用的東西。

 

X不要一:有兩個以上的東西。

 

X不要二:為了萬一所準備的東西。

 

X不要三:已經用舊了的東西。

 

就算是一定要帶的東西依舊要盡量減量,例如錢包裡除了現金、一張常用的信用卡之外,只需要一張使用頻率高的集點卡,不須把錢包當收納包,其他的集點卡收到辦公室的抽屜裡,需要時再拿出。

 

化妝包也該想想補妝時哪些是必要的,口紅需要那麼多不同顏色嗎?嚴選最低限度所需的補妝化妝品。

 

斷捨離》作者山下英子還有一招。她建議準備一個籃子,每天晚上回家後,把包包裡的東西全部拿出來,放進籃子裡,對隨身的東西總檢查,手提包內的東西不會丟失,也能補充快用完的文具,更不會隨身帶著不需要的東西。

 

例如,她本來每天都帶著粉底,後來發現,自己根本不補妝,所以粉底就從包包裡斷捨離了。

 

只是透過背小包包,強化我們分辨重要事物的能力,選擇並找到需要並喜歡的事物。從拿小包包開始練習整理人生,過簡單卻又富足的生活。

 

慢老:改變對減肥、運動、睡眠的觀念,從日常養成保持活力不顯老的習慣。

 

(本文摘自《慢老:改變對減肥、運動、睡眠的觀念,從日常養成保持活力不顯老的習慣》,天下雜誌出版,黃惠如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之後,友情也要斷捨離,朋友越少越好!

撰文 :天下雜誌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的朋友很少。

文/心屋仁之助

 

以前總認為,「朋友愈多愈開心」,所以跟很多人交朋友

 

然而這些年,我的朋友人數大幅減少。

 

為什麼呢?原因也和如果人生想要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必須放棄自己討厭的事情有所關聯。

 

這樣的道理在朋友交誼上,也是一樣的。

 

在朋友當中,可以分為許多種,

 

「真正想交的朋友」、

 

「交交看也好的朋友」、

 

「不想交卻交了的朋友」。

 

以前,我連不那麼想在一起的人都當作朋友交往。

 

可是現在,我只邀請「真正想交的朋友」、「真的想在一起的人」。

 

如果感覺和這個人「頻率好像不太合」,下一次我就不邀他了,即使受邀我也婉拒。

 

我決定了大大方方這樣做。

 

朋友一多,難免在某些場合需要忍耐一些事情,陪著一起去自己不是那麼有興趣的活動,浪費自己有限的時間。

 

當然,如果你覺得這樣很開心,那也很好。有的人會覺得只要有酒喝,做什麼都好(笑)。

 

朋友一少,獨處的時間和與他人度過的時間可以找到平衡,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以食物為例就很好理解,例如,我的眼前端出了全套套餐。

 

我好想吃主菜的肉類料理。

 

可是,在主菜之前有前菜、沙拉、湯、麵包,如果全部吃掉,在主菜上桌時肚子已經半飽,再也沒有辦法好好品嚐主菜,打從心裡覺得好吃了。

 

更糟的情況是,你可能已經飽到吃不下主菜了。

 

我自己偏好在其他的菜色之前先吃主菜。

 

發自內心大快朵頤主菜的美味,飽嚐吃的幸福感。

 

前菜、沙拉、湯,不吃也無所謂。

 

肚子還有空間再吃就可以。

 

人與人之間的交誼也是同樣的道理。

 

想想看,這個人是你真正想見的人,還是「見見看也可以的人」?

 

你想和包含「見見看也可以的人」在內的朋友一起,還是希望只和你真正想在一起的朋友共度時光?

 

我只和「想見面的人」見面,盡量避免把時間花在「見見看也可以」的泛泛之交身上。

 

如此一來,和「想見的人」共度的時光純度就會提升,真的是非常令人開心的事情。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翻轉第二人生:做你喜歡、讓你幸福的事》,天下雜誌出版,心屋仁之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天天煮飯、照顧家庭才是好媽媽?每個母親都要懂得「斷捨離」

撰文 :台灣廣廈 日期:2019年01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媒體上常常會出現那種能夠完美駕馭家事跟育兒的超級女強人。

從「盡善盡美」中獲得解放

 

舉凡煮飯、打掃、養育子女等等,必須仔細並徹底做好這些家事才是正確的,因為付出勞力才能如何如何……。社會上到處都在宣揚這樣的訊息。

 

這是否讓你產生「反觀自我卻⋯⋯」這樣的內疚感呢?

 

「該費工夫的地方卻偷懶」、「沒有時間用心去做」等,出乎意料地,有不少人對「家事無法如自己所想」而感到內疚、罪惡。

 

我想先告訴大家:「再多偷懶一點吧!」

 

如果對「偷懶」這個詞感到抗拒,也能將它美化成「不費時不費工」的意思。人如果都沒有時間了,哪還能用心做事呢?

 

本書的核心主題是:「不費時耗工、簡單完成,讓人既愉快又有趣地做家事。」

 

 

我想告訴那些感到內疚的人,如今已經不再是需要耗時耗力的時代了。

 

過去的媽媽們,由於許多事情沒有機械自動化,不得不靠勞力來填補,因此都生活在需要勞心費神的文化下。不過,現在的社會科技進步,不必費力就能輕鬆完成的家事已經逐漸增加了。

 

即使如此,你還是會覺得:「身為主婦、身為母親,應該多花點心思才對吧!」這種感覺仍舊莫名地縈繞在大家心頭。

 

你在意的是什麼呢?他人的眼光?還是家人的眼光?

 

到頭來,家事已在無意間變成「他人主導」。

 

那些精緻的「造型便當」也是如此,最初只是單純為了孩子所做,後來目的卻慢慢變質,甚至與其他媽媽間形成競爭。跟聖誕節的燈飾一樣,燈光效果不斷升級,最終反倒搞不清楚是為了什麼目的。

 

而另一方面,「完美做好家事的人」也會有不安全感。原因是什麼呢?

 

因為即使他們家事做得盡善盡美,也沒有人稱讚他們,這反倒成為一種壓力,產生了「我明明這麼拼命,為什麼大家都不稱讚我?是不是我做得還不夠好?……」的「被害者心態」。

 

 

別為了「美味三餐」過度努力

 

「不會做年菜,感覺是一種罪過。」工作勤快的母親曾這麼說過。

 

雖然現代女性也多在外工作,但在家事上相對保守的「常態」卻持續蔓延。對於自己主動說出「是一種罪過」的女性,究竟是對什麼產生了內疚感呢?

 

社會上出現「飲食教育(食育)」這個詞的時候,我覺得做母親的人負擔又變得更加沉重了。光是「親自下廚」加上「家庭和樂」,這已經造成驚人的壓力,根本不可能有那樣的閒暇時間。

 

女性不論何時都會被要求身兼父職與母職,不僅在外要工作,回家也要工作。她們正是對這種社會壓力感到自責。令人感慨的是,時代正急遽變化,但社會的舊觀念仍然停滯不前。

 

 

當我旅遊亞洲各國時,總是對各地豐富的「飲食」感到興奮。尤其是對像泰國等仍有皇室的國家深有所感,雖然他們有皇室等級的料理,但是在飲食方面的束縛卻很少。

 

直到現在,在日本只要提到早餐,大家仍有「媽媽要做好」的想法。可是,在泰國反而是「走,我們一起去路邊攤吃早餐吧!」他們的自由自在真是令人羨慕。

 

關於「每天早晚女性都要親自在家下廚」這件事,不用說歐美文化了,這種想法在亞洲國家也不常見。

 

我希望透過這本書,可以將這種固有舊觀念「斷捨離」。

 

許多人都是「為了孩子」、「為了家人」而煮飯吧! 不過沒心情下廚的日子,還是可以到外面用餐。

 

旅館準備的早餐都十分美味,不過一般人不太可能頻繁地去旅行,因此我認為生活周邊應該要出現更多提供「美味早餐」的商家才對。

 

 

日本女性(男性)都很認真生活。和食確實也是很棒的文化,可是過於追求「至善」、過多的要求,都會讓供應方疲於應對。各種飲食器具的形狀、用途皆不相同,光是收拾就是一件辛苦的差事。

 

相較之下,在世界其他各國「不需要做到這種地步」的想法反而占大多數。我希望讀者能夠將這點謹記在心。

 

需要斷捨離的東西

 

 他人眼中的「好媽媽」、「好主婦」形象。

 「努力付出=很偉大」的心態。

 「手作至上」的信條。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家事斷捨離》,台灣廣廈 出版,山下英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總是捨不得丟?聰明「斷捨離」,找回寬敞空間!

撰文 :台灣廣廈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斷捨離初學者的問題中,以下的問題占最多數:

文/ 山下英子

 

「捨不得丟掉照片……」

 

「捨不得丟掉別人送的禮物……」

 

「不知道怎麼處理父母的遺物……」

 

緊接在這個問題之後,他們會問我:

 

「我該怎麼辦?還是丟掉比較好嗎?」

 

 

很多人抱著「捨不得丟掉」的煩惱,轉向他人尋求解決方法。對此,我都如此回答:

 

「該不該丟並不是由我來決定,因為那是你的東西,不是我的。」

 

接著我繼續反問他們:

 

「你想捨棄它的原因是什麼?」

 

「你必須捨棄它嗎?為什麼要捨棄它?你能告訴我嗎?」

 

這時提出問題的人便陷入沉默。沒錯,他們第一次開始仔細思考這個問題。

 

 

我最初向大眾宣傳斷捨離的概念時,經常要面臨多數人對於「浪費」的不同價值觀。

 

「竟然要我丟掉!我不能這麼浪費。」

 

「做事這麼浪費,別人不知道會怎麼想。」

 

他們像這樣緊抓著「浪費」兩個字,卻從不深入思考何謂「浪費」。我因此察覺到一件事。雜物會不停累積,並不是價值觀覺得「浪費」的表現,而是「思考停止」的指標。現在的我便是從「浪費」的刻板想法,切換成「捨棄」的新思維。

 

不管是照片、禮物、遺物,只要是自己覺得必要的物品就能留下,若是不需要的東西就捨棄。東西有保留的理由,那就留下來。想不到保留的理由,那就捨棄它。就是這麼簡單。

 

 

沒錯,自己絕不能停止思考。放棄思考就等於放棄了人生。斷捨離不但是培養如何恢復思考,更是學習如何取回人生的真諦。別被「丟」與「不丟」侷限了自我。

 

我本身會提倡斷捨離,正是因為我並不擅長斷捨離。常常會忍不住留戀難捨、延後決定,這是「被物品主導」的證據。後來我轉換成「由空間主導」的生活,更能從俯瞰角度審視周遭事物,減少雜物堆積的現象。

 

希望各位明白,「空間」等於「思考」。

 

 

(本文摘自《家事斷捨離》,台灣廣廈出版, 山下英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百歲的樂活哲學》東西以「自身需求」為考量,斷捨離讓生活清爽

撰文 :熟年優雅學院/太雅出版社 日期:2018年07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太雅出版社提供
  • A
  • A
  • A

幾十年前家裡頻頻出現老鼠,令我們傷透腦筋,不得不在屋子四處擺放添加殺鼠藥的糯米糰子。

 

文/吉澤久子

 

當時有一位家事服務員會來家裡幫忙,我看到她拿出一把恰好合用的刀子。

 

定睛一看,原來是我前陣子丟掉的那一把,因為刀尖斷了。她將我認為不能使用的東西撿起來妥善保管。

 

「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這麼想著而留下來存放的東西多半不會再見光,只是侵佔屋裡的空間而已。

 

既然這樣,目前不需要的東西乾脆就丟掉。就在這種想法在我腦中高漲時,應該已經丟掉的刀子卻再度成為目光焦點,令我有被擺了一道的感覺。

 

建造預鑄屋之前,由於我們夫妻都要工作,為了讓生活更舒適,我們希望新房子越簡單越好,而將收納空間縮減到極限,結果確實讓這棟「實驗屋」相當便利,家裡卻陷入東西到處亂放的狀態。

 

經過種種的教訓,我領會到東西並不只是東西。東西是包含購買地點、使用的人、場景和回憶在內的文化,而文化可以說等於時間。

 

在思考如何過生活時,第一個重點是掌握「自己的時間」,並且有意義地加以運用。因此反過來推想如何選擇、安置物品時,自然就會知道什麼東西才是必要的,你說是不是?

 

曾聽說過,人的一生中有超過一百五十天的時間是用來找東西。如果衣櫥塞滿了衣服,出門時勢必要大費周章地從裡面找出適合今天穿的衣物。如果滿地都是書報雜誌,需要某一本書時,就得在屋裡跑來跑去,拚命想要找到。

 

相反的,如果需要的生活物品不僅齊全,而且擺放得井然有序,就可以減少時間上的浪費。

 

剛結婚時,我們夫妻住在租來的豪宅中,光是打掃就要花上幾個小時。後來搬進屬於自己的小房子,用一筆建築費用買到的正是「時間」。

 

年滿六十六歲開始獨居時,我斷然處理掉家人在世時使用的洗碗機和大型冰箱。只清洗一個人用的碗盤時,手洗會比較快,而使用大型冰箱必然會塞進大量食品,需要花很多心力整理。

 

考慮到日後的生活,我確定自己並不需要這兩樣電器。物品的取捨和選擇並不容易,但是以「自身需求」為考量,生活就會爽快許多。

 

 

(本文節錄自《人不管幾歲,都值得好好活下去》,太雅出版社,吉澤久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斷捨離」女王告白:體悟為自己而活,放下無用包袱

撰文 :王炘珏 日期:2016年09月2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一定聽過「斷捨離」收納整理術,但這三個字,可不只有「丟掉雜物」這麼簡單,而是山下英子這位家庭主婦,耗盡半生領悟出來的生命法則。三個字,讓她從黑暗中重新走了出來,我們可以從中學到什麼?

「斷捨離」是近年日本傳來台灣最有名的流行語,這種「減法概念」的整理術,不只讓你丟掉雜物,還能整理人生。二○○九年至今,「斷捨離」系列出版逾三十本書,總銷售量破三百萬本,近期不僅在台灣出版新書,更在八、九月分別打進西班牙與法國市場。

 

掀起全球「斷捨離」熱潮的作者,曾是尋常家庭主婦的山下英子,短髮幹練,總是一身素雅套裝,舉手投足散發名媛貴婦的氣質。但她接受《今周刊》專訪時透露,原來,「斷捨離」是從她一生傷痛的歷練、大徹大悟後的結晶。


簡單三個字,藏著多少淚水?山下英子又是怎麼單靠這三個字,從人生的悲劇中走出來,還帶著全球三百萬讀者,把這套哲學發揮在生活各層面?

 


大學時期的瑜伽啟蒙
運用印度哲理,職場、減肥都搞定

 

斷捨離,源自印度瑜伽中的斷行、捨行、離行,意思是要人們切斷欲望、捨棄執著,學會放下,自在生活。早在就讀日本早稻田大學時期,山下就透過學習瑜伽接觸了斷捨離之道,「希望日子過得愜意舒適,沒有什麼不對!」

 

她輕鬆解釋核心精神,但要懂得將自己不要的、令自己不愉快的環節去掉,騰出餘裕去享受,這趟過程,卻得經過反覆思考與自我檢視。

 

山下把印度古老哲理,應用在現代人經常遇到的職場、人際、夫妻關係,甚至是減肥難題上,並導入哲學辯證的深度,重新檢視人與事物之間的關係。


舉例來說,她將「時間軸」帶進整理過程中,認為人們無法捨棄不必要的物品,就是擔心「有一天會派上用場」、「未來可能會想要使用」,然而這個想法,卻是用「過去」的囤積去設想「未來」,反而造成「現在」的困擾,也局限了未來的可能。


丟掉不必要的物品,就如同整理自己的過去一般,唯有釐清過去與現在的關係,才能看見未來。山下英子走過了人生大半輩子,才領悟出這番道理,也因此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山下出生在東京,家中成員有父母及一個長她六歲的姊姊。「我的母親是一個性格非常強烈的人。」她說,母親對金錢及物品非常執著,家裡總是堆滿東西;若與脾氣不好的父親吵架,也會抱怨一整天,最後全家吵成一團。

 

 

躲進婚姻逃避現實
母親強勢、婆媳問題, 差點壓垮她

 

「年輕時的我,只想逃離母親的束縛。」山下回憶當時,是一種看似貼合著斷捨離的情緒,而婚姻,就成了她的逃避出口,沒想到,婆媳相處也出問題。

 

「婆婆是那種人……,家裡每個成員的生活作息,都要在她的掌握之中。」極度貼心造成極度壓力,山下每天都處在擔心婆媳關係惡化的焦慮中。「那時我還不理解,問題不在於家、不在婆婆,而在於我當時太依附別人而活,只在乎別人的眼光。」

 

如今,山下可以雲淡風輕地直指問題核心,但在婚後不久的一九九○年,日本邁入「失落的十年」,社會氛圍悲觀凝重,三十六歲的山下,也因極度焦慮的情緒影響到健康。她嚴重掉髮,瘦成皮包骨,經檢查,還發現白血球急速減少。「當時我真的到了極限,甚至覺得會這樣死去。」

 

她毅然決定,寧可背著不孝的罵名,也要與丈夫搬離婆家。「再一次,我又逃離另一個母親,卻仍沒有解決問題。」山下說,斷捨離的必要修鍊,是「充分品嘗斷去、捨棄、離開的痛苦」,但無論是離開母親或婆家,都只是純粹的逃避心態,這樣的斷,不是斷。

 

 

真正的體悟,是在她離開婆家之後才開始;一連串「充分品嘗斷捨離痛苦」的考驗,先是來自於從小一起成長的姊姊罹癌過世。

 

山下感嘆,姊姊的女兒有性別認同障礙問題,無法認同自己的生理性別,姊姊難以接受,心理壓力造成癌症惡化,早早離開人世,「沒有多久,她的女兒、我的外甥女,也因為壓力而選擇輕生,跟著走了。」

 

「不能互相接受,是因為沒有拋下成見。」山下這才體悟,不只是對事物,人與人之間也充滿應該斷捨離的包袱。

 

但接下來的幾年,情勢卻不容她深入細想,父親與公公相繼去世,母親與婆婆則是罹患癌症,需要她的長期照護。同時,丈夫的身體也出現問題,她必須在丈夫經營的公司幫忙。山下透露,當時「就像是被困在看不見出口的隧道一般無助。」

 

 

一個人的寺廟修行
體悟為自己而活,放下無用的包袱

 

這樣的生活,山下過了十年,也一直在檢視自己的人生,為何這麼「衰」?她不斷在滿足他人的期待之間取捨拿捏。○一年,她獨自一人到山中寺廟修行,她說:「當時僧侶只給我一套僧服,然後我才發現,原來我需要的東西,竟是如此之少。」

 

點點滴滴的取捨、拿捏、自省,逐漸匯聚,在她心中形成了一套哲理系統,「那是在四十七歲那年,我終於領悟,是自己的過去阻礙了我的未來。」山下決定,接下來的每一天都要為了自己而活,她要放下所有不必要的包袱。

 

大學時代就聽過的瑜伽哲理,經過生命中極端情境的淬鍊,終於再次成為山下的指南針。她辭掉丈夫公司的工作,騰出自我實現的空間;她把生命中第一個被她「斷捨離」的母親接回家中,畢竟,當年的斷,不是斷,現在的山下,已學會如何與固執的母親相處。

 

 

半生考驗重見光明
自創「雜物管理師」,關心更多人

 

「重見光明時,我都快五十歲了。」她自我解嘲,但是,這半生的考驗,也都是悟出斷捨離的糧食。她笑著說:「這畢竟是急不得的,斷捨離的真諦,在於必須徹底理解並接受。」


整理完自己,山下也有能力關心更多人。她開始將這半生的體悟,精鍊成斷捨離哲學。起初,她只是邀請附近的主婦們,在家中客廳分享討論,經口耳相傳,想找她取經的人越來越多,授課的場地也越來越大,她當時甚至自創「雜物管理諮詢師」的特殊職業。

 

後來,有人請她到日本各地開講,邀約越來越多。經過無數的講座,山下認為自己對這套哲學的思考已經成熟,○九年便下筆寫出「斷捨離」系列的第一本書,隔年即獲選日本年度流行語大獎;兩年後,《斷捨離》再版三十九次,她也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

 

事實上,「斷捨離」三個字已是一個註冊商標,山下即是商標擁有人。「斷捨離並不是規則,更不需要嚴格執行!」山下解釋,「我喜歡把斷捨離比做是樂器。」實踐斷捨離,絕不是要你一步登天,而且沒有任何人能馬上做到。

 

 

「千萬不要因為自己做不到而氣餒。」她再次強調,斷捨離的實踐永遠都不會停歇,你可以不斷地思考、讓步、調整,藉由過程的反覆,目標才會越來越清晰。畢竟,她自己也是花了半生時間,才幡然體悟。

 

生命中的快樂與苦痛總是環環相扣,斷捨離,就是讓你更從容面對一切的工具,切斷、捨棄、離開。山下提醒:「人生就像搭上一部空間有限的列車,抵達終點站時,又有多少行李能陪你到最後?既是有限,更應該好好選擇不是嗎?」

 

山下英子
出生:1954年生
現職:雜物管理諮詢師
學歷:日本早稻田大學文學系
家庭:已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