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禮安醫師:「情緒管理」很重要?有時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因為...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5月31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有悲歡離合,就必然會七情六慾。我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情緒祥和,可是沒情緒根本就是個假人。我講授生死學和生命教育的相關課程很多年,我都教學員要練習活得「目中無人」:你管別人怎麼想,你只要活出你自己真正的樣子就夠了。

我曾有幾次受邀演講談情緒管理,反正我是家庭醫學科的專科醫師,而家醫科號稱十項全能,於是就接下演講,找相關資料整理並且加以思考,才發現關於情緒管理有兩個基本概念,我認為在心理學界一直都被誤認或貼錯標籤。

 

首先,第一個最根本的疑問:「假如全天下的人都死光了,只剩下你一個人,請問你還需不需要情緒管理?」原來情緒管理的根本處境:居然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因為還有別人,是為了不要讓別人踢到鐵板或掃到風颱尾(台語),所以我才需要情緒管理。

 

可是,我為何需要為了別人而委屈自己來管理我的情緒呢?

 

我講授生死學和生命教育的相關課程很多年,我都教學員要練習活得「目中無人」:你管別人怎麼想,你只要活出你自己真正的樣子就夠了。

 

我從事安寧療護服務十八年(編按:至今年已二十三年),看過太多末期病人在接近臨終時,就算天王老子或證嚴上人來,照樣不理不睬、不甩你;甚至到瀕臨死亡前,變得六親不認,哪裡還需要情緒管理!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因此,自私自利的說:情緒管理其實一點都不必要。 

 

我都說:假如你下一個工作都找好了,而且還是「錢多事少離家近」,那你直接去老闆辦公室拍桌子罵人有何不可?(不要像我:沒先找好工作就膽敢去罵院長。)假如你遭遇天災地變、親人生離死別,你要悲傷哭泣宣洩情緒有何不可?假如你不幸遇上接二連三的挫折打擊,正常人本來就應該沮喪憂鬱,這時候如果你還能開心快樂,我基本上會覺得你有病!

 

可是心理學界第二個盲點就是:竟然把情緒分成正向和負向的情緒,而負向的情緒通常就是指憤怒、悲傷與憂鬱。

 

人有悲歡離合,就必然會七情六慾。我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情緒祥和,可是沒情緒根本就是個假人。我在各大醫院對護理人員演講常說:「假如沒血沒淚,你連人都不是了,拜託你不要當護士!」

 

俗話說:「樂極生悲」,有快樂必然就要有悲傷。

 

我開玩笑說:「如果你現在婚姻家庭幸福美滿,先恭喜你,但將來配偶先死掉,你一定會非常痛苦悲傷。如果你現在婚姻不幸福、家庭不美滿,那也要恭喜你,因為將來另一半死掉的時候,你應該會很快樂。」現在的痛苦可以造成未來的快樂,而現在的快樂可能就是未來悲傷的根源。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被負面情緒綁架!一邊冥想一邊祈福,心靈安定好幸福

撰文 :今周刊 日期:2019年01月11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冥想培養的慈悲心靈也適用於自己。開始能夠包容平時因為失敗而感到焦躁的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可以減少自責的頻率。

文/ 有光興記

 

慈悲冥想的核心概念在於默唸咒語。維持放鬆的姿勢,自然呼吸,在心中重複咒語,替自己和親朋好友祈求幸福。實踐這套過程可以安定心靈,甚至能夠降低其他冥想方法的難度。

 

慈悲冥想,培育慈悲心的冥想方法。也是奢摩他冥想的其中一種,可以安定心靈,協助人們達到正念狀態。

 

祈求自我和親友的幸福

 

在椅子或坐墊上放鬆緊繃的身體,緩慢進行呼吸冥想。接著按照一到三的順序默念以下的咒語,祈求人們的幸福。無法專注時就停止默念,回到呼吸冥想,安定心靈。

 

靜坐,以放鬆的姿勢坐著默念五到十分鐘的咒語。

 

在心中祈求幸福,從自己的幸福開始, 一路祈求到其他人的幸福。希望我的親朋好友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替腦中逐一浮現的家人、朋友、恩人等親朋好友祈求幸福。把「我的親朋好友」改成具體的姓名「○○○」也可以。

 

 

希望那個人也可以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如果腦中浮現了來往不深或單純擦身而過的人,也可以替他們祈求幸福。知道名字的話可以在默念時直呼其名。

 

希望我可以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一開始先祈求自己的幸福。在心中慢慢默念,重複數次。還不熟練時只要重複「希望我獲得幸福」就好。

 

替更多人們 祈求幸福

 

祈求自己和親朋好友的幸福非常簡單。慈悲冥想的目標是連同討厭和立場相對的人們的幸福一併祈求。最終目標是替世上所有生靈祈禱。

 

包括棘手的人按照前面的順序,替自己、親朋好友和來往不深的人祈禱後,在心中默念底下的咒語,替討厭的人們祈求幸福。

 

希望我討厭的人也能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替嚴厲的上司、合不來的鄰居等討厭的人祈求幸福,可以直呼其名。

 

 

希望討厭我的人也能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替討厭自己、和自己所屬團體立場相對的人祈求幸福,可以直呼其名。

 

希望世界上所有生靈都能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不限對象,替全人類和全生物等生靈祈求幸福。祈禱的範圍如果可以包含討厭的蟲子等棘手的生物更好。

 

不求效果,常保溫柔

 

反覆替人們祈求幸福可以常保溫柔安穩的心境,更容易接納自己和他人,不再因為負面思考而煩惱。

 

溫柔待人能夠溫柔對待自己和他人。不因成功和失敗而過度沉浸於喜悅或悲傷中,心境安穩

 

不再自我中心「我想要這樣」「我必須這樣做」的頭減少,不再自我中心,人際關係圓滿不再因自責或討厭別人感到壓力。和他人產生聯繫時感到幸福。

 

 

降低冥想難度不再急於追求冥想效果,可以專注於正念冥想本身。就算進展不順也能寬以待己。

 

心靈安定,連結其他冥想方法

 

藉著慈悲冥想,可以激發人們向自己和所有生靈展現憐憫與慈悲。不再強調「我」、不再因為失敗而自我否定,也不再責怪他人。慈悲冥想的其中一個結果就是幫助人們擺脫多餘的煩惱,提高其他冥想方法的效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圖解7種不被情緒綁架的煩惱整理術》, 今周刊出版,有光興記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再被家人「情緒勒索」!讓自己價值感提升,彼此都舒服就是孝順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4月29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要聽話,不要忤逆師長。」
「你為什麼就是要跟爸媽作對。真的是很不孝。」
「你要孝順,要尊師重道……」
這些話,對於你、我而言,是否耳熟能詳?

台灣社會,由於深受儒家文化影響,很在乎「孝順」。「孝順」這兩個字,相信每個人都琅琅上口,但是「孝順」是什麼?那就見仁見智了。

 

雖然「孝順」似乎難以定義,但是「孝順」在台灣文化中,毫無疑問被認為是「美德」的一種,甚至社會還會選出「孝悌楷模」來加以嘉獎。

 

但既然「孝順」是如此難以定義。那麼,父母心中的孝順是什麼呢?在台灣許多五、六十歲以上的父母眼中,「孝」就是「順」,好像有「順」才有「孝」。

 

所謂的「順」,最簡單的定義,就是「順從爸媽的想法與意見」,就是「聽話貼心」,也就是說,「孝順」的標準與定義,是由父母決定的。

 

在這個文化架構下,對於某些父母而言,孩子「夠不夠聽自己的話」,就決定了孩子是否「有美德」,是否「孝順」。

 

對這些父母而言,或許,自己的爸媽以前也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因此,期待孩子「順」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尤其從小到大,長期跟孩子的互動,都是比較權威式的「上對下」的要求與命令:「我說的、做的都是對的,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做。」

 

只是,隨著孩子長大,有自己的想法、事業與專業知識。這樣的父母,其實缺乏跟長大的孩子互動的方法知識,於是,還是用過去與孩子互動的習慣方式:害怕孩子受傷,希望孩子照著自己希望的路或方法做。這樣,父母才會覺得安心,覺得有安全感,覺得「這樣比較好」。

 

但是,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樣子。當父母無法習慣,也無法接受時,「我養你這麼大,你居然這樣回報我」的這類情緒勒索的話就容易出現,而孩子也會礙於因為該「孝順」的罪惡感,使得自己與父母陷入情緒勒索的循環中。

 

有時候,這種社會對「孝順」的推崇,不只綁架了孩子的自主性,卻也扼殺了父母了解孩子的機會。

 

因為「孝順文化」,有些父母對於孩子應該如何順從,有太多「應該」的想像,使得父母有時無法拋下自己身為父母的權威、尊嚴與面子,認為「我是父母,我為你好,所以你聽我的是應該的」,卻忽略了孩子也是一個「人」。

 

身為人,他當然有獨立的思考、獨立的想法,可以有需求、有感受,這些都是應該被尊重且在乎的。

 

這樣的互動,其實有時也可以在師生關係中觀察得到。與「孝順」文化類似的,包含「尊師重道」等文化思想影響。台灣的文化中,普遍對於「權威」是尊敬且信任的。

 

與「孝順」文化類似的,包含「尊師重道」等文化思想影響。

 

所謂的「權威」,不論是父母、老師、長官、上司……有時候,我們社會似乎默許權威、上位者,能夠對下位者(子女、學生、下屬……)有一些嚴厲的詞語或要求,甚至是威脅、是勾起你的罪惡感、是福利的剝奪。

 

有時我們甚至認為,權威者對於非權威者的要求或言語責備,就算過分,也是訓練,也是「有意義的」。

 

所以我們都時常聽到「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愛之深,責之切」……

 

即使,這些要求或話語,可能損及一個人的尊嚴、自信,甚至剝奪其快樂與活下去的力量。

 

要怪罪這些權威者嗎?那倒不是,而是需要去理解、去檢視。了解在過去與現今的教育中,我們如何對於權威的推崇與過度信任、對於孝道文化的過於認同,甚至「淪為表面」的狀況。

 

我並非要全盤否定「孝道文化」、「尊師重道」等傳統文化概念;只是,需要去深究的是:這些文化概念所代表、傳達的意義,並非表面上的「老師說的話都要聽」、「爸媽都是為我好」、「要聽話才是好孩子」而已,它所代表的,是不忘本、是感恩、是追本溯源的核心概念。

 

更重要的是,即使在這些文化架構下,有一個「關於人與人相處」的重要概念,是不能被忘記的,那就是:

 

彼此身為一個人,有需求,也有感受,應該要被尊重、被理解,而不是被用「你應該」或教條壓抑,使得兩人互動,總只有一個人的聲音。

 

對於權威者與非權威者而言,兩者其實都算是這種「表面儒家文化」的受害者:非權威者被壓抑、被忽略、無法被尊重,甚至被勒索。

 

而許多權威者,也只學會用這樣的方法,去得到想滿足的需求,卻沒有好好學過另一種溝通的方法:理解對方,並且將自己的需求傳達,而後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協方式。

 

我認為這個文化背景,更是使得「情緒勒索」在台灣社會如此常見的原因。

 

或許,讀到這裡,對於情緒勒索的樣貌,你已經有了基本的了解。但是,我們要如何擺脫情緒勒索呢?我認為在討論「方法與技巧」之前,有一個更基本的部分,是我們深陷情緒勒索其中的人,都需要知道的重要概念,那就是:

 

唯有自我價值感提升,才是讓你能夠不再深陷「情緒勒索」的護身符。

 

怎麼說呢?讓我們再來回顧一下,關於情緒勒索「被勒索者」的特點,你會發現,不論是「想要當好人」、「習慣自我懷疑」、「過度在乎別人感受」、「希望獲得別人肯定」……擁有這些特質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也就是:他們多半是自我價值感低落的人。

 

如果你是這樣的人,你很難自我肯定,也很難確認自我的價值。

 

你對自己可能會很沒自信,因此就更容易被情緒勒索者的言語所惑,掉入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中。

 

 

(本文摘自《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寶瓶文化出版,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都是為你好」其實是情緒勒索

撰文 :圓神出版 日期:2017年10月31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我是為你好」這句話,表面上是以他人為出發點的關愛,但其實是一種情緒勒索,為的是達到自己的目的。

作者:林耕新(商周推選百大良醫)

 

「都是為你好」的情緒勒索

 

之所以會有母親病或父親病的狀況,其實是因為來自童年的經歷,究竟父母出了什麼問題?

 

曾經有一位媽媽哭著對著七歲的小孩喊:「要不是為了你,我早就去死了!」

 

沒想到這孩子竟然回答:「媽媽,如果妳不能愛妳自己,妳就沒資格愛我。」

 

誰才是心智成熟的人,高下立判。

 

利用罪惡感操控他人

 

家庭中最有智慧的人,到底是誰?誰才是家裡的「大人」?

 

媽媽主觀認為自己的犧牲與付出全是為了孩子,所以才說出「要不是為了你,我早就去死了。」這種充滿情緒的話。

 

但對孩子來說,這句話就像是一種控訴。心靈脆弱的孩子,甚至會產生「媽媽都是為了我,才會這麼不快樂。」「因為我不夠好,才會讓媽媽生氣。」的罪惡感,造成一種「都是我的錯」的認知扭曲,因而開始向對方屈服。

 

同樣的狀況,也會發生在家庭成員、情侶或是關係緊密的人身上。這種隱藏操控他人的「好意」,就是著名精神科醫師卡倫.霍妮所說的「虐待的愛」。

 

「我是為你好」這句話,表面上是以他人為出發點的關愛,但其實是一種情緒勒索,為的是達到自己的目的。

 

如果沒有照著他人的意思去做,就是壞人、就是背叛他人的好意。這樣的言語霸凌往往對接收者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和負擔,甚至開始懷疑、認為自己真的就是這麼糟糕。

 

受到情緒勒索的人,一方面不想按照他人的意思去做,一方面又不想成為「壞人」。當長期在兩種情緒的拉扯、因為怎麼做都不對的煎熬下,人就會漸漸地失去自信。

 

有許多家庭會訂立所謂的生活規範,與孩子之間的相處也有所謂的標準或規則。然而,這些規範和標準的成效如何呢?

 

我想通常是只有在大家心情好的時候,才比較有可能去遵循。

 

跟小孩或先生訂遊戲規則,即使訂得再好,只要雙方有一方鬧脾氣,規則一下就打破了。只要有一方生氣或耍賴,規則立刻變得一點用都沒有。當關係緊張到一定的程度時,就會有人說出「不然我去死好了。」

 

這類近似威脅與自暴自棄的話。不少接受心理治療的個案與家人間的互動就是如此。

 

缺乏理性思考與面對挫折的勇氣,也不願意進行溝通。動不動就說要去死,其實就是一種懶惰與情感的勒索。

 

藉由死亡要脅來讓對方產生同情與罪惡感,迫使對方讓步,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以獲得關係上的勝利。

 

這些人雖然總是以生命要脅,卻從沒真的尋死過。不論是以為對方好,或是以死相逼來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而不顧對方的感受,就是以愛之名,行傷害之實。

 

擺脫情緒勒索的惡性循環

 

所有講出「我是為你好」的人都是真心的,因為他們本身並沒有察覺到隱藏在潛意識中的惡意。然而這股真心無形中卻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關係如果不好,你希望孩子做什麼,都只會得到反抗。

 

關係如果好,即使只是叫孩子吃飯這種簡單的小事,也能從中感受到父母的愛,覺得父母是真的關心自己。

 

曾有位醫師從小的功課就很好。但在他的想法裡,他只是剛好成績不錯,並不代表就此要把當醫生作為人生的最高目標。但他最後還是為了父母那句「我是為你好」而妥協,因而經歷了七年痛苦的醫學院生涯。

 

這位醫師因為個性好勝,所以小時候並沒有特別感覺到被父母或老師壓榨。直到後來長大成人,回想過往才漸漸醒悟,覺得這其實是一種情緒勒索。

 

由於當時年紀還小,再加上好勝的心態與父母的期望相符,正好成為彼此利用的關係。  

 

決定是否結婚時也是一樣。有些人會選擇父母覺得「都是為你好」的對象結婚。倘若最後婚姻不幸福,那要誰負責?

 

最後往往變成家人間互相責怪與怨恨,倒不如一開始就尊重自己的意願,選擇與自己喜歡的人結婚,就算最後離婚收場,也是自己的選擇,並且自己負責。

 

職場上也有許多明著「壓榨」,卻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員工的未來著想的老闆。

 

「都是為你好」,說穿了其實並不是真的為你好,而是企圖利用罪惡感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從小被情緒勒索的孩子,長大後自然就成為沒有自信、缺乏安全感的大人。因為非常在意他人的眼光,渴望得到認同,因此無法為自己做決定、為自己而活。

 

心理隨時都處在警戒的狀態下,當然無法信任他人。長期受到情緒勒索的人,生活是充滿不安與痛苦的。  

 

加藤諦三在《道德騷擾》一書中提到:「施虐者雖然是出自於好意,但藏在他潛意識底層的,卻是想要霸凌他人的心。」

 

從小受到情緒騷擾的孩子因為沒有安全感,經常會為了證明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而拚命念書、要求完美、展現強烈的企圖心。然而他們自己可能沒有意識到,之所以這麼努力,其實都是為了得到肯定與認同。

 

雖然他們表面上看起來是出於自願,但潛意識早已被綁架。在人際關係上,也會不自覺的想要與他人比較與競爭,很難與人建立良好的關係。

 

有些人正是靠著這樣的企圖心一路向上爬,成為了人人稱羨的人生勝利組,但其實內心非常不快樂,因為缺乏安全感而無法踏實地過日子。  

 

情緒勒索經常發生在家人之間,而且多數人對此幾乎不知不覺,一旦察覺受到這種負面情緒的騷擾,最好的方法就是遠離對方。然而,家人間的關係不容易說斷就斷,就算躲避不了也要想辦法增強自己的意志,不讓自己輕易被他人負面的情緒所影響。

無論心裡有什麼想法,即使會吵架,也應該明白地表達出來,這才是正常的溝通方式。

 

曾飽受情緒勒索之苦的個案說:「如果你運氣好,有一天也許你會感謝這段經歷,因為這件事就是注定要來磨練你的。」

 

關係愈緊密的人,所產生的控制與扭曲的力道往往也愈加強烈。但也許正因彼此關係緊密,一旦加害者或受害者一方有了自覺,而且能增強彼此的溝通,就有機會打破情緒勒索的惡性循環。  

 

作者:林耕新(商周推選百大良醫、耕心療癒診所院長)

 

<信心補帖>下決心擺脫以愛為名的騷擾,重建自信與自在的人生。


 

本文出自《解憂相談室:從情緒整理、轉化想法,找回自信與自在的人生

 

熱門文章

無論如何,一定要讓自己心情很好!享受快樂的2個祕訣

撰文 :吳淡如 日期:2019年04月23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出機場就跳進了一個亂世裡,雖知風險一定要容忍,但碰到了還是會讓人不高興,心情也會一時掉下谷底,只差沒有詛天咒地。

我已經建立起某種「處理心情 S O P 」:

 

一,在觀念上,我知道再怎麼不高興,會低潮,只要你不企圖反覆挽回它,都會成為過去。

 

二,我會用別的方法討自己開心。

 

我一向對自己好,也不太了解為什麼身邊的人明明比我有錢卻一直要自苦,到底是要把快樂的利潤留給誰?我對自己好,因為不管怎樣,我所有的謀生方式,靠的都是我的身體和腦子啊,也就是說,我是自己最好的生財工具!我一定要對生財工具很好。

 

有時候我真的不太懂那些喜歡拿自苦來炫耀的成功人士。如果你不缺,苦自己是苦給誰看?給網路上那些排富的酸民嗎?你就算把家財全部分給他們,他們也還會嫌少,並且說你偽善。你不用炫富,但又何必故意讓自己過得窮酸?

 

如果你奮鬥那麼久,還對自己很壞,那對想要奮鬥翻貧的人有任何正面啟示作用?

 

話說被劫財的我終於平安到了旅館。為了讓我的心情變好點,要求櫃台將我的房間從約九坪換成約二十坪有客廳的景觀房。上電梯時,我的心情馬上舒服很多。

 

喜歡冒險的人是這麼想的:都遇到了,花時間驚嚇也沒用,擔心也沒用。

 

這種損人利己的無秩序行為事實上是經濟上升社會的某種可見現象。你改不了。

 

「一個人民所得不到三千美元的國家,你覺得希望何在?」

 

中美貿易大戰未發生前,聽說我看好越南,商學院的同學不只一個這樣問我。

 

「你知道全世界平均人民所得最高的國家是哪個?」答不出來了吧。照數據來說,是列支敦斯登、盧森堡和挪威。列支敦斯登年所得近五萬美元,所以你會覺得這三個國家商機無限?

 

當然不會。

 

當時在台灣經濟起飛時賣了房子移民國外的,都後悔了。

 

在中國經濟尚待起飛時為了一張綠卡不論怎麼也要留在美國的也後悔了,錯過了最好的時機。

 

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

 

然後,我泡在巨大的浴缸裡看著胡志明市華燈初亮的閃爍夜景,哼著歌,一個人住著漂亮的大房間,寵了自己,我的心情立刻變好。

 

關於我自己人生的真理,大概可以用三句話形容:

 

對過去的恐懼,遲鈍點好;

 

對未來的改變,敏感點好;

 

無論如何,一定要讓自己心情很好!

 

如果沒有被那個女警敲詐的話,我可能還沒有這麼多的靈感,寫完這篇文章,呵呵。

 

順道一提,有關未來,未來三年,變化一直來一直來的速度,改變將超過人類近三百年,而人們總是會產生認知心理學所說的「錨定效應」,也就是人們沒有辦法依照全部的資訊來做決策,往往只根據過去的局部經驗認定,因此產生了許多判斷的偏差。

 

比如,電腦剛發明的時候, I B M創辦人湯瑪士.華生二世(Thomas J. Watson)說,人類世界只需要五部電腦就夠了。當時一個電腦主機可能像一間教室那麼大,也有一個電腦學者,認為每人一部電腦是天方夜譚,絕無可能,現在呢?

 

對未來的改變,敏感點好!只要你還想好好活下去。

 

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

 

(本文摘自《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有方文化出版,吳淡如著)

 

熱門文章

吳淡如/中年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寶貴的就珍惜,自由是快樂!

撰文 :吳淡如 日期:2019年04月23日 圖檔來源:吳淡如粉專
  • A
  • A
  • A

中年後的你是否還擁有一張快樂的臉?

這幾年,開了好些場同學會。

 

過了愛情困擾期、育兒勞頓期和生活掙扎期後,人似乎更能明白「曾經相逢就是緣」這個道理。

 

同學少年都不賤,都是本地明星學校的佼佼者,也都曾經是各自父母光耀門楣的希望,到了中年,有的事業有成仍在奮鬥路上,有的安居樂業也面臨退休,各自走過了浮生千山路⋯…。

 

在我看來,中年人的臉,可分:快樂的臉,不快樂的臉。一半一半。

 

快不快樂藏不了,可以被人直覺敏銳的嗅出來。人的心境,像是隱藏在臉龐上的某種符號,不管他想要隱藏遮掩些什麼,都藏不住。不快樂,連笑都苦。

 

擁有快樂的臉的,未必是際遇好的。

 

擁有不快樂的臉的,未必是最操勞的,也不是經濟狀況最差的。

 

有虔誠宗教信仰的、有豐足退休俸祿、有安穩家庭、妻賢子孝、兒女上頂尖名校的⋯…未必有快樂的臉。相反的,有的人還常常一嘴國仇家恨、動不動埋怨,又看誰誰誰不順眼。

 

如果你活著的目的是在找敵人而不是在找朋友,那麼,你怎麼可能發自內心快樂?我曾在同學群組裡常看到信仰某宗教或政黨相當虔誠的同學,動不動就把別人不一樣的信仰當成假想敵,挑釁一番,大家雖然沒有表面上反抗,但只要他一發聲,眾人皆寂然。

 

很多人誤以為「只要下半輩子有保障,就會快樂」,然而那些領著鐵飯碗薪水,退休彷彿受到公家保障的人,不少人還真的很會為小事小利憂愁。

 

兩種人有著快樂臉的人

 

在我看來,有快樂臉的人,只有兩種:第一種,還在持續運動以保身心健康。第二種,還在學習的路上。

 

一個身體還能自由活動的人,心情才可能舒爽。自律性的保持運動習慣,表示身體沒什麼太大毛病,他還注重著自己的體態,希望活出一種姿態。

 

而一個還在學習的人,至少還企圖讓自己活得很有趣,感覺世界上還有很多新鮮事可以探尋,還謙卑知道自己不足,還想再過得更充實。過了中年,幾乎不必再為「謀生」學習技能,只要為「開心」學習某種藝術、技術或專長,也許他只是沒有目的東學西學,但講起他想學的或新學的,總是喜上眉梢。

 

中年後還能快樂活著的答案,其實很簡單。

 

一個中年人,如果他看起來還快樂,那是因為他的眼中還有光,還在追求著什麼。神采奕奕,因為心裡還燃著希望。即使那個希望,只是小小的火花與燭光。

 

是希望,不是盼望。

 

所謂盼望,是索求別人給他什麼,命運回報他什麼,期待能獲得所謂公平與正義或圓滿⋯…把滿足寄託在自己其實不能主宰的事情上。

 

如果中年後你還想有張快樂的臉,那麼,請你把目光從外在移入內心。

 

我們先來悲觀的計算一下。你到底還有多少時日?

 

我們用七十五歲減去自己的年齡,再乘以三分之二,那是你可以清醒及可以自由活動的時間。

 

為什麼是七十五?我們平均年齡不是都到快八十了嗎?別計較這些,因為以台灣人來說,躺在床上到離開,平均竟然有七年。

 

那不能自主的七八年,如果我們腦袋還算清楚的話,受的苦應該足以把人生擁有的快樂擊沉。真是不敢設想。然而,那卻是鐵錚錚的「平均」事實。

 

我祖母高壽,九十八歲走的,但她從八十五歲躺在床上之後,過的是日日呻吟的生活,健康檢查一切沒問題,但是神智漸失,人越來越佝僂,到最後連自己哪裡痛,都說不出來,想來實在讓人痛心。

 

照上面那個算式,我清醒的時間應該不超過十三年。你算一下吧,鐵定像個自以為富有的皇帝,一查帳才發現國庫空虛。我們的時光早已被偷偷蝕去。

 

更慘的是,你還可以計算一下,和你最愛的家人或兒女,你還能相聚多久。

 

以五十歲為例。現代人都忙,如果你每天能夠和家人相聚(眼對眼,而不是各自對手機)一小時,那麼你就把七十五歲減去你的年齡,再乘以三分之二,再乘以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一小時,除以二十四(一天),答案是不到三百天!

 

而且這三百天,還算得太多了,是「全部家人」的總和⋯…。

 

(75-50)× 2 ×365×1÷24= 253.47 3

 

事實上,大部分的人,尤其是忙碌的父親,每天平均和孩子相聚恐怕只有十五分鐘,只看到孩子的後腦勺。

 

那麼你只能乘以零點二五。

 

乘出來,多麼可怕的數字,我們跟歷史上已經離開的古人一樣,總自以為,還有許多日子。

 

事實上,你和孩子相聚的時間還沒那麼多,因為他們越長越大,結婚成家之後,很可能過年過節才看見他們一次,而且來去匆匆。

 

呵,時間那麼少,你還挑剔他們什麼?還不好好讓他們對你有好印象?你嘴裡叨叨念著「我這是為你好」,關心著未來,卻忽略了現在。

 

和所愛的人相聚的時光,何其的短,何其的寶貴!怎能不且行且珍惜?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

 

(本文摘自《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有方文化出版,吳淡如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