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聽話,就是孝順嗎?親子關係幸福學:別讓兩人互動,只剩下一人聲音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4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要聽話,不要忤逆師長。」
「你為什麼就是要跟爸媽作對。真的是很不孝。」
「你要孝順,要尊師重道……」
這些話,對於你、我而言,是否耳熟能詳?

台灣社會,由於深受儒家文化影響,很在乎「孝順」。「孝順」這兩個字,相信每個人都琅琅上口,但是「孝順」是什麼?那就見仁見智了。

 

雖然「孝順」似乎難以定義,但是「孝順」在台灣文化中,毫無疑問被認為是「美德」的一種,甚至社會還會選出「孝悌楷模」來加以嘉獎。

 

但既然「孝順」是如此難以定義。那麼,父母心中的孝順是什麼呢?在台灣許多五、六十歲以上的父母眼中,「孝」就是「順」,好像有「順」才有「孝」。

 

所謂的「順」,最簡單的定義,就是「順從爸媽的想法與意見」,就是「聽話貼心」,也就是說,「孝順」的標準與定義,是由父母決定的。

 

在這個文化架構下,對於某些父母而言,孩子「夠不夠聽自己的話」,就決定了孩子是否「有美德」,是否「孝順」。

 

對這些父母而言,或許,自己的爸媽以前也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因此,期待孩子「順」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尤其從小到大,長期跟孩子的互動,都是比較權威式的「上對下」的要求與命令:「我說的、做的都是對的,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做。」

 

只是,隨著孩子長大,有自己的想法、事業與專業知識。這樣的父母,其實缺乏跟長大的孩子互動的方法知識,於是,還是用過去與孩子互動的習慣方式:害怕孩子受傷,希望孩子照著自己希望的路或方法做。這樣,父母才會覺得安心,覺得有安全感,覺得「這樣比較好」。

 

但是,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樣子。當父母無法習慣,也無法接受時,「我養你這麼大,你居然這樣回報我」的這類情緒勒索的話就容易出現,而孩子也會礙於因為該「孝順」的罪惡感,使得自己與父母陷入情緒勒索的循環中。

 

有時候,這種社會對「孝順」的推崇,不只綁架了孩子的自主性,卻也扼殺了父母了解孩子的機會。

 

因為「孝順文化」,有些父母對於孩子應該如何順從,有太多「應該」的想像,使得父母有時無法拋下自己身為父母的權威、尊嚴與面子,認為「我是父母,我為你好,所以你聽我的是應該的」,卻忽略了孩子也是一個「人」。

 

身為人,他當然有獨立的思考、獨立的想法,可以有需求、有感受,這些都是應該被尊重且在乎的。

 

這樣的互動,其實有時也可以在師生關係中觀察得到。與「孝順」文化類似的,包含「尊師重道」等文化思想影響。台灣的文化中,普遍對於「權威」是尊敬且信任的。

 

所謂的「權威」,不論是父母、老師、長官、上司……有時候,我們社會似乎默許權威、上位者,能夠對下位者(子女、學生、下屬……)有一些嚴厲的詞語或要求,甚至是威脅、是勾起你的罪惡感、是福利的剝奪。

 

有時我們甚至認為,權威者對於非權威者的要求或言語責備,就算過分,也是訓練,也是「有意義的」。

 

所以我們都時常聽到「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愛之深,責之切」……

 

即使,這些要求或話語,可能損及一個人的尊嚴、自信,甚至剝奪其快樂與活下去的力量。

 

要怪罪這些權威者嗎?那倒不是,而是需要去理解、去檢視。了解在過去與現今的教育中,我們如何對於權威的推崇與過度信任、對於孝道文化的過於認同,甚至「淪為表面」的狀況。

 

我並非要全盤否定「孝道文化」、「尊師重道」等傳統文化概念;只是,需要去深究的是:這些文化概念所代表、傳達的意義,並非表面上的「老師說的話都要聽」、「爸媽都是為我好」、「要聽話才是好孩子」而已,它所代表的,是不忘本、是感恩、是追本溯源的核心概念。

 

更重要的是,即使在這些文化架構下,有一個「關於人與人相處」的重要概念,是不能被忘記的,那就是:

 

彼此身為一個人,有需求,也有感受,應該要被尊重、被理解,而不是被用「你應該」或教條壓抑,使得兩人互動,總只有一個人的聲音。

 

對於權威者與非權威者而言,兩者其實都算是這種「表面儒家文化」的受害者:非權威者被壓抑、被忽略、無法被尊重,甚至被勒索。

 

而許多權威者,也只學會用這樣的方法,去得到想滿足的需求,卻沒有好好學過另一種溝通的方法:理解對方,並且將自己的需求傳達,而後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協方式。

 

我認為這個文化背景,更是使得「情緒勒索」在台灣社會如此常見的原因。

 

或許,讀到這裡,對於情緒勒索的樣貌,你已經有了基本的了解。但是,我們要如何擺脫情緒勒索呢?我認為在討論「方法與技巧」之前,有一個更基本的部分,是我們深陷情緒勒索其中的人,都需要知道的重要概念,那就是:

 

唯有自我價值感提升,才是讓你能夠不再深陷「情緒勒索」的護身符。

 

怎麼說呢?讓我們再來回顧一下,關於情緒勒索「被勒索者」的特點,你會發現,不論是「想要當好人」、「習慣自我懷疑」、「過度在乎別人感受」、「希望獲得別人肯定」……擁有這些特質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也就是:他們多半是自我價值感低落的人。

 

如果你是這樣的人,你很難自我肯定,也很難確認自我的價值。

 

你對自己可能會很沒自信,因此就更容易被情緒勒索者的言語所惑,掉入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中。

 

 

(本文摘自《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寶瓶文化出版,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空巢期找回自己最重要!心理師周慕姿:培養愈多的「老伴」,就是你「享福」的開始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20年08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心理師周慕姿這幾年與大眾聊的「關係界線」、「情緒勒索」等主題,一時間引起相當大的討論,許多人因此清楚了自己與他人之間是如何彼此相互影響,豁然開朗後,許多長年的糾結也能迎刃而解,50歲後若要享受熟齡人生,也要設立界線,且是設下一條幸福的界線。

放手讓孩子飛,就是你「享福」的開始

 

社會對母親期待很高,期待媽媽「應該」要把時間都花在小孩身上,扮演一個「完美」的母親。當孩子長大了,卻跟媽媽說,「我要有自己的人生」。

 

媽媽當然會失落,甚至會感到生氣,「因為一直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媽媽沒有自己的人生」。」

 

周慕姿請我們想想生活中常聽到的句子,像是「你爸媽是怎麼教你的」;或是戲劇、廣告在形塑母親形象時,總是要無微不至,任何事都以小孩為優先......即使不可能,還是會想扮演大家眼中的完美媽媽、完美爸爸。

 

因此父母逐漸「遺忘自己」,親子間難分難捨的戲碼,總在她的診間或座談時重複上演,累積的溝通不良,演變成亟待解決的家庭問題。

 

周慕姿說,如果父母覺得要為孩子的人生負責,當孩子不願被影響時,衝突就會發生。只要父母願意「捨得」,捨得讓孩子辛苦,捨得讓孩子好壞成敗都自己負責,對空巢期後的父母,其實是幸福的開始

 

放手讓孩子長大,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其實對父母是解脫。

 

「我還是比較偏向,不用把孩子全部當成自己的責任,這就是界線。孩子要去冒險,父母也能趁著機會,發展出新的人生。」

 

可是要如何逐漸放手、展開新人生呢?周慕姿說,不妨做孩子的「人生顧問」。

 

培養被拒絕的勇氣,做孩子的人生顧問就好

 

練習「捨得」的第一步,是轉換自己的角色,既然孩子長大了、有獨立的人生,我們可以減少主動提供協助。

 

當孩子需要建議、安慰或幫助時,再被動式地給予支持與意見,就像是一名「顧問」的角色,用彈性的作法,讓彼此之間有更多的餘裕。

 

除了練習捨得、放手,甚至還要練習適時地拒絕,懂得拒絕,才有尊重的界線。

 

很多父母對於不能滿足孩子的需求會有罪惡感,好像自己必須全能、隨時把小孩擺在第一位,所以空巢期是一個好好整理自己絕佳的機會。

 

父母也能表示自己的需求,設立界線拒絕子女過多的請求,彼此都培養「被拒絕」的勇氣。

 

只要願意開始設立界線,不只是親子間能變得輕鬆自在,其他的人際關係:伴侶、手足、婆媳、朋友......也會連動式的改變,畢竟你改變了,你的世界也會隨之改變。

 

寫下感謝日記,享受一個人的對話時光

 

找回自己的人生極為重要,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就會變得耀眼、更加有趣,身邊的人也會喜歡靠近,屆時小孩也會自己靠過來找我們。最後你也會喜歡自己,對生活的滿意度很高。

 

50歲後說要找自己,一點都不晚,現代人活得很長壽,50歲還很年輕呢!只要培養多方的興趣,創造各種新的選擇,態度改變了,人生也會變得不一樣。

 

現在起多給自己一些時間,享受獨處、享受泡澡,去散步也好。

 

或是寫「感謝日記」,記錄生命的美好,與自己相處、對話,將注意力從外界轉移到自己身上。

 

有時好友比家人還親,「老伴」愈多愈好

 

周慕姿認為,在親情上若能有良好健康的心理界限,對於朋友的人際關係,你也會更明快的判斷。人生到最後,身邊要留下愛你的朋友。

 

在人際關係裡,別太在乎別人說什麼,而是直接去看他在你心中佔多少位子,如果沒什麼份量,幹嘛在意?若有人說你自私,老實說,如果你是自私的人,你根本不會想這麼多。

 

一個國外研究指出,人的健康關係要有10幾個連結,支持你的就不會只有一個方向。

 

除了家人之外,在生活裡多認識不同的好朋友,共同點是他們要能在你狀況不好時,能夠支持著你。

 

只要愛與尊重的界線清楚,「老伴」從來不嫌多,可能比另一半還要好;中年後就成為自己也會愛上的人,每一種練習:捨得、放手、拒絕、設立界線,都是為了往自己更靠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放手之後,感情更好!空巢期前先明白,孩子最親密的人不見得是你

撰文 :郭葉珍 日期:2020年05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既然我媽媽不會認可或評論我,我做任何事就不是因為她認不認可了,也就是 「外面沒有人,只有我自己」。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對自己負責,不是要討好媽媽。

週六固定在媽媽家有家族聚會,一週才見面三小時,每個人都搶話講,一屋子的人聲鼎沸。

 

聚會結束開車回家,女兒在車上和我談到一些很深層的哲學議題,一直談到半夜兩點多。

 

女兒說:「誒,這樣的談話好滿足。」

 

我說:「我們天天住在一個屋簷下,隨時都可以講,不一定要到週六才跟大家搶話講啊。」

 

女兒說:「我得學會不跟你講。」

 

女兒跟我講過很多次她得學會不跟我講,這一點我完全不理解。

 

別人得花錢跟我談話,妳不用花錢,等於是在家裡自備一個心理諮商師,何不隨時利用呢?

 

女兒繼續說:「如果我碰到什麼事情,總是得找妳傾聽與釐清,那我和我自己之間永遠都無法形成一個自己支持自己,自己陪伴自己釐清事情的關係了。」

 

有趣的是,因為下午接受的一場訪問,這次我真的聽懂了。

 

我跟女兒說:「下午我接受了一個訪問,訪問者問我說,我媽媽對我的意義是什麼,我媽媽說了什麼話影響我。」

 

我說,在我的印象中,我媽媽從來不對我說什麼。

 

五專的時候,同學騎車載我,我沒戴安全帽,摔車後腦著地,昏迷沒有意識了一陣子,我不記得我媽媽有唸過我什麼。

 

我夜歸兩三點才回家,他也只是等我回到家,告訴我,我沒有回家他睡不著就進房間睡覺了。

 

我後來會帶安全帽、不超過11點回家,是為了不要再讓媽媽擔心,而不是因為她唸了我什麼。

 

拿到博士,我也不記得我媽媽有說過我好棒。

 

無論發生任何的事情,不管好壞,我媽媽都不會認可或評論,除非我問她。

 

既然我媽媽不會認可或評論我,我做任何事就不是因為她認不認可了,也就是 「外面沒有人,只有我自己」。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對自己負責,不是要討好媽媽。

 

除此之外,即使碰到事情,她也不會給我意見,練就我一身問題解決能力,習慣面對自己,和自己釐清,和自己形成一個自己和自己和好,自己支持自己的關係

 

你看剛剛,我們全家人搶話講,但是我媽媽就是靜靜的坐著看大家講。

 

對我而言,我媽媽的存在就像空氣,單純的用她的存在來支持我,然而要活成什麼樣子,那就得靠我自己透過體驗、遇到問題和自己商量、解決問題來定義自己。

 

啊,我終於懂得妳說妳要約束自己,不讓自己隨時找我談的原因了。

 

如果你一直和我的關係很好,你就沒有辦法和自己的關係很緊密。

 

好。我願意退出我、你、你和你自己之間的三角關係,如空氣般的存在,讓你和你自己在一起了。」

 

所有的事情,包括支持,都如刀之兩刃。

 

少了,活不下去,多了,剝奪了對方長力量的權利。

 

為人家長,永遠都需要靜心的衡量孩子當下的狀況。

 

該給的時候,放下自己,無條件的支持。

 

譬如,孩子玩電動的時候,放下自己對於孩子未來的夢想與期待,透過探問來引導與支持孩子思考我:對自己未來的期待是什麼?我要繼續這樣打電動下去嗎?除此之外,也可以在孩子表達克制的困難時詢問他:我可以用什麼方法幫助你克制自己的慾望呢?

 

該收手的時候,別任性的跟著慣性走,支持太多會害了他。

 

這樣,孩子才能夠真正達到「外面沒有人,只有你自己」,對自己負責,發展解決問題的能力,與自己有親密的關係。

 

(本文獲「郭葉珍」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沒了媽媽、太太的角色之後,我是誰?空巢期2招找回自我,快樂享受第二人生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20年01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去年,當時尚在高中就讀的女兒拿《82年生的金智英》這本書推薦我看。一口氣讀完之後,忍不住對她說:「這簡直就是我以前的日記本啊!被寫走了。」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82年生的金智英》書寫韓國社會重男輕女,女人在被要求以家庭、以他人為重下的環境下成長過程的點滴。據說,在韓國這本書引起熱烈爭議,女藝人公開表示讀過此書,即成為網路公審與攻擊對象。

 

此書情節描述平淡樸實,並未刻意煽動煽情,引發韓國性別歧視議題的後座力,以及網路所展現露骨的仇女言論,著實令人驚訝。

 

日前到東京旅遊時,看到《82年生的金智英》在書店陳列的宣傳上,強調此書在台灣受到歡迎。對照韓國年輕人的反應,深感台灣這麼多年性別平權的努力,是有一些成效。

 

結婚後,妳只是某某媽媽、某太太嗎?

 

讓我更進一步關心的是,1980年出生的嬰兒迄今已是年過40的中年人了,這些在父權威權下成長的女人們,現在過得如何?

 

在父權體制下,要求絕對的服膺權威,女人被要求以奉獻為美,以溫良為傲,被期許要當個好女兒、好太太、好媳婦、好媽媽。而所謂的「好」強調的是付出,是配合,有時是犧牲。

 

所以,步入婚姻之後,許多女人都是為了子女、老公、家庭而活,習慣的身分是XX媽媽、X太太。

 

付出、犧牲、奉獻是些社會對女人稱許的評價,也強化了女人的被需要感。

 

沒有孩子、老公之後,我到底是誰?

 

但是,當子女長大離家,當母親、太太的角色降低甚至消失之後,一開始可能有鬆一口氣的解脫感,但隨之而來的是沒有照顧對象、沒有被依賴的人,突然不知道要做什麼,還要面對「角色」被剝奪之後的失落感。

 

在一次空巢小聚的私人活動裡,幾位女士坦露自己失去角色的感受。說時,或是語露委屈或是神情微怒,更多是無奈。這種複雜的心情,是同路人才能懂的幽微苦楚。

 

簡單摘要幾句:

 

「覺得自己愈來愈沒用。」

 

「根本沒有人在乎我。」

 

「女兒要我愛自己,不要管別人。但什麼是愛自己?」

 

「媳婦要我兒子勸我這老媽,人要培養自己興趣、要懂得為自己而活。顧家就是我的生活,有錯嗎?說得好像我賴著他們一樣。」

 

「如果沒有我做得半死,一家子能有今天的好日子?」

 

總結來說,大家意識到:

 

過去,被要求要犧牲自己的需求,以成就家庭社稷。

 

現在,「無法做自己」被當成無能與累贅。

 

所幸,大家也意識到應該要思考的是人生過半,接下來呢?

 

女人空巢期後,2個方法把自己找回來!

 

女人該如何面對這個問題?如何把自己找回來?怎麼做,才能找回發自內心、真正的快樂?

 

就像找東西一樣,我們會先把遮蔽物拿掉才找得到東西,「找自己」和找東西的原理一樣,先把障礙物拿掉,就會容易許多。

 

我觀察阻擋女人感受自在的兩大障礙物,一是討好,二是批評與抱怨。

 

當我們忙著討好,忙著抱怨,就無法有餘裕看到自己。新的一年開始,建議可以將這兩個動作當成為自己生命花園除雜草。

 

1. 停止討好

 

家族治療薩提爾模式中有一個方法,是將人的溝通類型姿態,用肢體的動作表達出來,其中「討好」的姿態是單膝高跪,雙手前伸向上,仰頭望向對方,身體姿態有如在向對方乞憐。

 

總是想要討周邊的人歡心,總是要求自己要當好人,但多半時候別人不一定領情。

 

花5分鐘的時間練習,感受身體維持在討好的姿態裡有多不舒服。當人在討好時,心理上的不舒服就是如此難受,只是常被忽略。

 

一昧討好,委屈了自己,被對待的人其實也無法悅納。

 

不要壓抑自己真實的想法,直接表達出來,一開始自己會不太習慣,身邊的人甚至會錯愕,覺得妳變了。但這就是讓自己不再委屈討好的第一步,以心理姿態來說,就是不再跪著求回應,而是站起身來,和對方平等相待。

 

試試看,妳會發現不刻意討好別人,反而讓彼此都舒服。

 

2. 停止抱怨

 

抱怨是有毒物質,先毒到的是自己。研究顯示,人在抱怨時會激發壓力賀爾蒙,造成身體的負面反應,影響到免疫系統,危害身體健康。

 

但麻煩的是,抱怨時我們會認為自己只是在說事實,並不會認為自己在抱怨。所以,要如何停止抱怨呢?

 

我自己運用的方法是,開口前先自問「這樣說對誰有好處?」說話或處事,最高之處是利己利人,如果不利己又不利人,還執意要說那就是蠢,如果利己但不利人,則要衡量後果,不利己但利人,則要評估代價。

 

當能做到不討好,不抱怨時,「我就是我」的輪廓會更清晰,不用等人來愛,給自己的關心夠用,足矣。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郎祖筠/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

撰文 :伊甸園月刊 日期:2019年04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伊甸園月刊
  • A
  • A
  • A

「失智的長者就像孩子,當我們還是孩子時,總是問父母相同問題不下數十遍,他們的眼中沒有透露不耐,那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呢?」郎祖筠談起失智、已逝的父親沒有一絲迴避或保留,侃侃而談的她只盼大眾能夠更重視老人議題。

「人最怕孤單寂寞,一旦孤單寂寞,就會了無生趣,人就會開始萎了,萎了之後什麼功能就開始退化,脾氣就開始古怪,所以一定要做一個快活的長者。」郎祖筠面對老後的心態相當明朗。

 

回憶起父親,郎祖筠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父女倆的槓子頭故事。

 

黃昏時節,夕陽將天空染成金黃色,母親懷著弟弟,因為身體不好,總是臥床等待丈夫回家煮飯、做家務,女孩在門口等待著還沒回家的那個人,遠遠看見肩膀寬闊的高大男子走來,夕陽將他的影子拖得長長的,停在一棟違章建築前,女孩一瞧,是爸爸回來了!

 

手上提著一包槓子頭,父女二人坐在廊下,默默的啃著硬硬的槓子頭,嘴裡漫出的香氣在廊下環繞,沉默無語卻是心靈上的溝通,片刻父親起身說到:「進屋吃飯吧!」

 

女孩跟隨其後,父女倆一起在廚房完成今日晚餐。再平常不過的日常,卻成了郎祖筠最懷念的時刻。

 

郎祖筠在大眾面前的形象就是一位爽朗、大姐風範的舞台劇演員。2010年郎祖筠的父親郎承林去世,照顧老父6年的失智歷程,讓郎祖筠對於老人議題更加關切,成為了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的終身志工。

 

郎祖筠表示,「越及早規劃,養老基金越豐厚,就不用太擔心老後的生活基金,在未來什麼都漲的社會環境,房租、物價、水電費年年漲,尤其在都會地區的房租更是漲得比電梯還快。」

 

郎祖筠提起一個建議:由於現今社會有太多房東限制房客的房租報稅,因此法律應該要有更完善的配套措施,用來規範房東與房客之間租賃的規章,否則光是存錢就相當辛苦的這一代,要如何攢錢來面對老後生活呢?

 

面對自己老後的問題,郎祖筠毫不猶豫地說:「不要因為年齡而向人生說不!」應該打破對「老」一詞的觀念,如果認為因為老了而什麼事都做不成,那就真的什麼都做不好了,「千萬不要放棄,如果你還想活著,不想成為需要成天呼喊別人幫你做事的話。」

 

不要放棄任何學習的機會,現在有許多老人的社區大學或是活動,多多參加還可以交朋友,讓自己的生活豐富起來;另外她提到,時代一直在變,必須與時俱進,警惕自己不要成為倚老賣老的年長者。

 

郎祖筠的母親說過:「四十歲以後的身體是自己的。」這句話潛移默化的長存在她心中。身體老化後該注意養身,要開始注重飲食問題。

 

再者,運動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俗話說「要活就要動」,不常運動的話,腰跟腿就會沒力,很快就退化,不是沒有道理的,要善用飲食與運動來延緩老化。

 

郎祖筠舉了父親郎承林的例子,父親輪椅一坐上就不下來,後來就真的不良於行了。

 

談起父親,郎祖筠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紅暈,父親的失智儘管讓她感傷,但是她仍然正向積極的面對:「我爸的個性本來就溫和、可愛,失智後仍然常逗得我們哈哈大笑,就像有天我弟指著台北101問他知不知道是哪裡呀?

 

結果他回答:『誰的墓碑那麼大啊?』真的是笑死我們了!」

 

開放大陸探親後,咀嚼檳榔多年的郎父特地洗白了牙口要回雲南家鄉與老母親相見。一見到母親,雙膝跪下,淚水在兩頰猖狂的放肆,一瞬屋內充滿著眼淚與親情的溫度,暖的門外都感受得到。

 

老母親一句:「你買了什麼好東西啊!去了那麼長的時間!」當年只留下「我出門買個東西!」就一別四十年,如今相見更是心中有滿滿的話語想傾訴。

 

一行人坐下開始敘舊,郎祖筠的母親向從未謀面的婆婆打起了先生的小報告,像是住在隔壁的關係般親密,感覺不出疏離感,她告訴老母親:「您兒子總是嚼檳榔,弄得一口咖啡色漬,要回家才特別洗白了牙齒呢!」

 

幽默的郎父則回應:如果我牙齒不好看,當有人問我,「你今年幾歲啊?」我就回他,「55~」

 

「你來自哪裡呀?」

 

「蒙古~」嘟嘟嘴的說。

 

「你喜歡吃什麼啊?」

 

「吃豬~」郎祖筠嘟起嘴模仿。

 

如果我牙齒乾乾淨淨,人家問我,「你今年幾歲啊?」我就回他,「67~」

 

「你來自哪裡呀?」

 

「山西~」笑嘻嘻。

 

「你喜歡吃什麼啊?」

 

「吃雞~」

 

老母親不明白什麼是「檳榔」,但是仍被郎父生動的臉部表情逗得呵呵直笑。

 

從郎祖筠模仿父親唱作俱佳的這段,可以感受到她與父親之間深深的羈絆,思念父親的心從未消失。

 

從郎祖筠模仿父親唱作俱佳的這段,可以感受到她與父親之間深深的羈絆,思念父親的心從未消失。▲郎祖筠拿著與父親的合照。

 

郎祖筠表示:「我爸是個著重外表的人。」

 

曾經不容許髮絲間有任何一根白髮的父親,某天滿頭白髮地映入眼簾,突然接收到父親年邁的事實,使得她流下眼淚,「原來爸爸老了啊!」

 

接著父親的失智日益嚴重,「善忘的他們,就算在照顧上辛苦了點,但是也請不要罵他們。」郎祖筠語重心長的說到。他們就像回到孩子的模樣,只是拖著年老軀殼罷了。

 

失智後的父親,心肺功能漸差,因此飲食變得較為清淡養身,本身口味就重的父親會像孩子般拒絕、生氣,但是郎祖筠善用身為女兒的柔情攻勢。

 

加上父親失智後對於時間失去現實感,「爸爸,你剛剛答應我要再吃一口的耶~」,每十分鐘重複這個循環,一碗飯就這樣讓哄著吃完了。

 

對於失智家人的世界,日本作家右馬埜節子〈うまの せつこ〉曾在書中表示:最初的一步是最重要的,必須思考「什麼才是進入當事人世界的那把鑰匙」。

 

面對失智者,郎祖筠有一套,與失智長者溝通時,善用失智症狀的健忘、轉移注意力、先順從他們再用另一種說法來說服並完成目的。

 

作家荷妲‧桑德斯〈Gerda Saunders〉形容失智者的世界:「我日復一日的往那個『奇怪國度』踉蹌前進,經歷『全新未知的一切』。這個國度,是由我的過往自我、現在自我與未來自我之間的交錯線所界定出來的。」

 

剛開始發現父親失智時,是某天父親發現太太不在家,便問郎祖筠:「妳媽去哪了?」

 

她回:「澎湖。」

 

父親再問:「去幹嘛了?」

 

她回:「放生。」

 

父親便戲謔地說:「她怎麼不把自己給放了?」,這段同樣的對話重複了七、八回,弟弟在旁說:「爸今天已經問我五、六次了。」

 

但是郎祖筠總是耐心地回答父親,儘管答案一模一樣。

 

父親就像是在一個「奇怪的國度」般,頻率總是對不上,會將幾十年前的事當成現在進行式,或是扭曲了原本的事實成為「自己認知的事實」。

 

▲郎祖筠為老盟終身志工,代言愛的手鍊。

 

郎祖筠分享自己失智的老父也曾經有走失經驗,好險父親會寫自己的名字才不致走丟,當他在社區打轉時,被社區管理員「領」回家。

 

「失智長者找回的機率不高,所以我爸真的很幸運。」

 

因此她也積極地倡導老盟─愛的手鍊,它可以協助找回走失的失智老人、智能或精神障礙有走失之虞的家人,「帶著這條手鍊的家人找回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郎祖筠強調不要讓自己發生會後悔的事,所以一定要防患於未然。

 

郎祖筠相當感謝請來照顧父親的外籍看護Amy,「她把我爸照顧得很好,他的皮膚總是潤潤的,身上也都沒有不好的味道,也從不便秘,我們真的很感謝Amy。」

 

「她兒子需要一台電腦,我就買給她;她需要一支手機,我也買給她;她想要回家看家人,我們也買機票給她飛回家。」

 

郎祖筠表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互相,自己最後悔的就是因為工作因素,陪伴父親的時間少,還好Amy把父親照顧得很好,才讓她不致後悔莫及。

 

岸見一郎說過:「最好的孝順就是不孝。」郎祖筠表示贊同,「父親喜歡吃重油鹽的食物,但是身體警訊告訴我他不能吃,那我要因為孝順他而讓他吃嗎?所以我勢必要忤逆他,那怎麼做才是孝順呢?我想答案一目了然。」

 

幸好郎父本身個性就溫和,要哄也比較容易,問她對於面對家中有失智長輩的朋友,是否有建議要分享。

 

郎祖筠表示:「唐從聖家中也是有家人需要照顧,只是每個家庭面臨的狀況不同,我只能寄些可能對他有用的書籍,供他參考罷了。」

 

她拿出五本書出來,細細地說每本書的好,可見她對於這類的議題是相當充滿熱忱。

 

最後郎祖筠提到,家人的情緒也相當重要,不只要顧好失智長輩,還要顧及到照顧者的身心狀態,否則照顧者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對於被照顧者來說也是沉重的負擔。

 

訪問結束了,郎祖筠辦公室充滿著關懷,在那氛圍下,任誰都會被她的用心給打動,郎祖筠說:「想到伊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杏林子老師〈創辦人劉俠女士筆名〉,是許多身障朋友的好朋友,伊甸也很善於利用大眾資源。」

 

如今大眾對老人議題的關注度,不論是在社會的角落,還是檯面上的聚光燈,大家都在努力為它發聲,期望大眾能更加的關注老人議題!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伊甸園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黃嘉千:學會和父母和好,彼此都舒服就是孝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3月2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林衍億、威視電影提供
  • A
  • A
  • A

當時上映的感人電影《老大人》描述年逾八十的獨居老人金茂(小戽斗飾),因胃痛住進醫院,女兒玉珍(黃嘉千飾)和兒子益正(喜翔飾)為了安養院話題吵架,玉珍決定自己照顧父親,但金茂一口回絕移居台北的提議,她只好搬回平溪老家,但周旋在家庭、工作、照護之間使她筋疲力竭。最後,一場意外還是將金茂送進了安養院,老父親的心酸、兒女的不捨與無奈,糾結成一個又一個在台灣社會真實上演的長照故事……

▲《老大人》劇照,女兒玉珍替父親整理儀容。

 

《老大人》預告片播出後獲得熱烈迴響,立刻被網友封為催淚電影,黃嘉千也擺脫過去個性外放、操著台灣國語的媽媽形象,首度挑戰高齡社會中情緒壓抑的女兒角色,以精湛演技榮獲第55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提名。與其說《老大人》賺人熱淚,不如說它真實觸碰了每個人心中最軟的那一塊。

 

一句真心問候,勝過千言萬語

 

「阿爸,你好嗎?」預告片中一句輕輕的問候,就帶出深深的關愛與思念,是整部電影的精髓所在,也是黃嘉千最有感觸的一句話。

 

現代人生活繁忙,人際的淡漠將彼此的心推得越來越遠,即便與家人同住,屋簷下相聚的是疏離的心;久久見面一次的,也早已習慣把「最近怎麼樣?」當作固定台詞,輕易從嘴角溜出,完成了問候的義務,卻非發自內心的念想。

 

黃嘉千接受專訪時,特別強調真心問候的重要。「你有沒有跟你的家人好好說話?很多人都沒有真心的問過『你好不好?』,那是一種談心,是問你的『心』好不好。」日復一日的茶米油鹽、上班下班,親情成了生命中的理所當然,直到某天驀然回首,心中才響起和預告片相同的口白:「曾幾何時,家遠了,阿爸老了,才想到自己怎麼這麼少好好陪他。」

 

親子溝通無礙,才能彼此相愛

 

現實生活中,黃嘉千同樣忙於工作和家庭,有老公夏克立和9歲女兒夏天(英文名Poppy)要照顧,不一定每周都能回桃園老家探望母親,有時媽媽也會「裝可憐」地說:「妳很久沒有打電話給我了!」如果實在沒空,「有時候真的沒辦法,我就會老實說,媽,我真的很忙,沒辦法陪妳。」

 

母親聽了,會不會受傷?「她現在被我訓練得滿好的,哈哈哈!」黃嘉千說起來輕鬆,背後其實經過一段溝通的過程。有時,黃嘉千接母親到台北小住,準備返回桃園時,她想要開車送媽媽回家,母親卻堅持自己搭車。「我就說,我可以送妳回去喔!妳確定想自己坐車?妳不要覺得客氣喔!客氣就沒有喔!」

 

以前,媽媽不習慣表達自己的想法,黃嘉千便告訴她:「妳不講,就沒有人知道妳在想什麼,沒有人知道妳要什麼。」「我們想愛妳都不知道怎麼愛,我們會用我們自己的方式愛妳,可是,是不是妳想要的?不知道。」 凸顯溝通的重要性。

 

黃嘉千鼓勵母親直接說出「我希望妳可以多打電話給我」或是「我希望妳可以多回來陪我」的需求,漸漸地,媽媽開始懂得表達,但不是每一次的願望,女兒都有辦法滿足。此時,黃嘉千總會耐心溝通,講清楚原因。

 

「我會跟她解釋為什麼我做不到,我會說,可是因為我怎樣怎樣,所以我沒辦法,那妳能接受嗎?」天下父母心,做父母的總是能體諒孩子─只要彼此說明白。「我覺得所有的媽媽一定都會接受,可是你必須要表達你的無能為力。」黃嘉千補充道。

 

▲黃嘉千無暇陪伴母親時總會溝通清楚,彼此理解。

 

大家都舒服,就是孝順的狀態

 

如果在難以負荷的狀況下「硬做」,久了反而心生埋怨,甚至感到厭煩。黃嘉千強調,若為了符合傳統上對「孝順」的期待,勉強自己承擔,「搞得你累得要死,最後你情緒出來,接到電話你就很大聲說『什麼啦?』連自己都嚇到,啊!我怎麼這樣跟我媽講話,父母也覺得,啊! 我是不是又麻煩你什麼了?」

 

因此,黃嘉千強調,「『孝順』不是父母想要怎麼樣,你就完全的滿足他。我覺得大家都舒服,就是孝順的狀態。」「你一定會想照顧他們,可是用什麼方式來照顧,是我也做得到,你也舒服的?」

 

充分溝通是必經之路,當然過程中父母可能受傷,因此孩子要用委婉的方式表達,黃嘉千示範了一番:「爸,我現在的工作狀態是這樣,那我們有沒有辦法折衷一下,還是你要不要來跟我住,我可以就近照顧你,還是說我們找一個地方...。」

 

當然,有些父母一時間無法接受孩子的想法,可能說出「你就是不孝啦!」之類的激烈言詞,孩子聽了也很受傷。對此,黃嘉千的看法很正面,「溝通就是會互相受傷的,但是慢慢來,試著開始新的溝通方式,不是很好嗎?其實都不晚耶!」

 

學習承認錯誤,修復親子關係

 

受傷之後,也要學會與父母和好。怎麼做?黃嘉千很快回答「原諒」二字,「你會內疚你怎麼對父母這樣,可是你必須要先原諒你自己,你也必須原諒父母對你言語上的傷害,因為他們無心,那當父母的也必須要原諒你的孩子。」

 

在不愉快的溝通之後,修復關係很重要,承認錯誤就是第一步,不僅釋放自我,也能看得更寬廣。「承認我就是有錯啊!我本來就是不完美啊!為什麼人不能做錯事?你看到自己的問題,你就會謙卑下來,人是因為驕傲所以不願意承認錯誤。」

 

修復親子關係,不限於對長輩,也包含對自己的兒女。黃嘉千舉例,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問女兒Poppy「 媽咪有沒有做什麼讓妳很難過的事,讓妳不舒服?」某次,她為了糾正Poppy的行為,說話大聲了點,讓女兒覺得沒面子。「我很開心她願意表達,我就說,Poppy對不起,媽咪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我跟妳道歉,那妳願意原諒我嗎?」

 

黃嘉千鼓勵天下父母,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和孩子修復關係,否則「他需要多少時間原諒父母,還有看見自己的問題?」更甚者,「他長大以後會把這樣的問題帶到婚姻,再用這個方法教育他的孩子。」

 

▲黃嘉千強調修復關係的重要性。

 

隨時表達感謝,讓彼此更靠近

 

親子關係需要雙方共同努力,除了溝通,感謝也很重要。黃嘉千習慣對父母、哥哥說話都很客氣。「我會說,媽,不好意思,我問一下問題,妳明天有沒有空?那妳可不可以幫我帶一下小孩?不好意思喔!麻煩妳。」對老公夏克立也會說:「Honey(親愛的),謝謝你今天帶我們出去玩,我和Poppy都很開心。」

 

很多人覺得對熟悉的家人不需如此,但黃嘉千認為,隨時表達感謝,代表看到對方的付出,並非將之視為理所當然。感謝,也是與父母之間的一種溝通方式。「不要浪費你可以表達的時候,我們的語言是很有力量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