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輩常看到不存在的東西?這不是「卡到」,可能是「假失智」症狀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9月20日 分類:各式病症
  • A
  • A
  • A

幻覺、妄想、譫妄以及夢境中的故事,並非都是由失智症造成,甚至有些正常人也會出現這些症狀。

文/ 黃耀庭

 

A老先生曾經在去年底的某一天譫妄「發作」。那幾天,他忽然說他自己知道六合彩的名牌,還告訴親朋好友,但再過幾天,他就不認得人,開始晨昏顛倒的生活,甚至不知道是住在自己的家;所幸經過醫院治療,A老先生就沒有再發生類似的情形。

 

B老奶奶是另一個情況,她在半夜起床時看到地上有蟲,還聽到外面有人叫她。早上起來還跟女兒說,昨天晚上地上有蟲。

 

而C阿公的家人就更困擾了,因為C阿公經常認為他們存心不良,想要偷自己的錢,明明在家,卻說這不是自己的家,鬧著要回家。

 

D老太太突然有天緊張地說:某某人要還我錢,要兒子馬上載她去臺中拿錢。到了臺中目的地,卻沒有這回事。

 

在記憶門診中,經常有家屬抱怨家人有上述的問題,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然而患者到底是真的看到?聽到?夢到?還有人認為,這是不是「卡到」?種種原因都在家屬心中形成許多問號。

 

最常發生的一種情形便是「譫妄」了,造成譫妄有很多種原因,一般而言是因為個案生理上的異常造成的。

 

這些生理上的異常,可能來自於壓力、電解質不平衡、感染、營養不良、缺水及失眠等原因,當這些生理問題被解決了以後,個案的譫妄現象便會減輕。症狀出現的時間短則2、3天長到一個月都有可能。

 

A老先生便是因為那陣子身體不適,感冒又加上尿道感染,而出現「譫妄」的情形,經過治療後,幾乎不再出現類似的情形。這些生理上的異常,可能來自於壓力、電解質不平衡、感染、營養不良、缺水及失眠等原因,當這些生理問題被解決了以後,個案的譫妄現象便會減輕。症狀出現的時間短則2、3天長到一個月都有可能。

 

A老先生便是因為那陣子身體不適,感冒又加上尿道感染,而出現「譫妄」的情形,經過治療後,幾乎不再出現類似的情形。

 

幻覺,則是B老奶奶出現的問題。若發生在阿茲海默症的病患身上,會出現在中重度的病程裡,倘若如此,個案不可能可以說出幻覺內容(因為記憶力不好,當幻覺出現時,他會處於一個混亂的狀態);而在路易氏體失智症中,也會看到栩栩如生的視幻覺,這種失智症,也會出現巴金森氏症狀,例如手抖,走路不穩再加上認知功能缺陷。

 

最後是睡前幻覺和睡醒幻覺,這是唯一一個在正常人身上出現的幻覺。有可能看到在床上,牆上,地上或是窗外的動物或物品,也有可能聽到別人在叫自己,有些人也可以在事後描述出來。

 

而C阿公的妄想症狀,主要是個案出現某種想法,儘管這樣的想法荒誕也缺乏證據支持,個案還是深信不疑。

 

妄想內容有時還可以真的找出過去的經驗,例如家中曾經遭遇過宵小,導致個案隨時都想將自家門窗關緊緊;或是另外一半,曾有外遇的前科,這些都有可能讓個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此外,有關妄想的內容,也有部分男性,因為年長後開始出現疾病(不一定是有關性方面的疾病,若是性方面的疾病更有可能),便很容易懷疑自己的另外一半有外遇。

 

D老太太所出現的現象,則經常發生在睡覺醒來的時候,出現的情形好像都是有故事情節--就像延續夢境中發生的事。不過在經過澄清,例如讓個案看到事實後,這樣誤將夢境當事實的的情形便可以減低。

 

然而,也有另外一個可能性,當一個人重複夢到同樣的事情,極可能會使個案相信這件事是真實的。

 

總而言之,這些症狀,並非每一項都是起因於失智症,需要透過醫療人員清楚地知道並認識這些問題,才能夠透過問診問出個案的症狀原因。

 

溫馨小提醒

 

1. 幻覺、妄想、譫妄以及夢境中的故事,並非都是由失智症造成,甚至有些正常人也會出現這些症狀。

 

2. 若是經常發生在睡夢中醒來(包括白天躺床、打瞌睡、半夜),可以減少個案白天睡覺的機會,或許可以減少症狀出現。

 

3. 若不能減少個案睡覺的機會,可以去確認症狀是否出現在睡前或睡醒後的1~2個小時,超過這段時間,就比較不會發生。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專題/多動腦、多咀嚼、吃地中海飲食...全面降低失智風險,專家教你這樣做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9月18日 分類:字媒體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高齡社會降臨,失智人口攀升,面對尚無藥物可治癒的失智症,難道我們只能與老天爺下賭注,祈求年老時運氣好一點,不要被失智找上門嗎?

事實上,失智症的成因相當複雜,與年齡、基因、生活型態都有關係。雖然沒辦法做到絕對預防,卻可透過正確生活習慣延緩大腦退化。聽聽各科專家怎麼說!

 

神經內科醫師:大腦一定要多活動!

 

台北榮民總醫院失智治療及研究中心主任王培寧指出,減緩大腦老化最基本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持一定的活動量,包含「腦子的活動、肢體的活動、社交的活動。」

 

只要改變生活型態,就有助於延緩失智的發病時間,同時減少發病機會。

 

其中,運動更是減緩大腦退化的良方。王培寧建議,如果體力允許,可以選擇有氧運動和肌力運動;體力較差的民眾不用擔心,簡單的散步、走路也很好,只要持之以恆,對大腦健康都有好處!

 

王培寧補充,需要同時運動和動腦的太極拳、土風舞也是很棒的選擇,因為打太極拳時必須一邊想招式、一邊做動作,土風舞等舞蹈則需要一邊記舞步、一邊跳舞,加上團體活動能增加人際互動,大腦、肢體、社交活動都有了,可謂一舉數得。

 

精神科醫師:人際互動很重要!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陳抱寰指出,預防失智症與預防其他疾病的原則相同,都要保持適度運動、避免三高等良好生活習慣,但人類畢竟是社會性動物,人際互動對於減緩大腦退化特別重要。

 

美國「修女研究」(Nun Study)就發現,許多修女因為長期教書、服事而有大量的人際互動,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較低,可見人際互動對於預防失智症的重要性。

 

陳抱寰表示,即使是家庭主婦,也可以把握上菜市場的機會與攤販閒話家常,這樣也是一種人際互動方式。

 

至於運動的類型,陳抱寰認為沒有一定,只要每天保持適當的活動量,行有餘力時選擇適合自己的運動即可,不必壓力太大。平日應安排休閒活動紓解壓力,保持心情愉快,對於保護大腦健康也有幫助!

 

牙醫師:咀嚼能力不可少!

 

牙醫師黃明裕指出,咀嚼過程可以增加腦部血流量與活動力,並刺激大腦分泌與認知功能有關的物質,因此若因缺牙導致咀嚼能力下降,就容易提升失智風險。

 

另一方面,運動可以促進大腦健康,但咀嚼功能不良常導致蛋白質等營養攝取不足,加上缺乏運動,易引發肌少症、肌無力症,造成活動能力下降。長期不運動的結果,不但體力衰退,大腦也跟著退化!

 

黃明裕補充,民眾喜歡用「吃飽沒?」作為問候,許多人際關係都在飯桌上發展,若因咀嚼能力影響社交,容易失去自信與人際互動機會,長期憂鬱的結果,反而增加失智風險。

 

因此,避免蛀牙、牙周病導致缺牙之外,黃明裕提醒,吃東西時應細嚼慢嚥,一口飯咀嚼30下,可多選擇糙米、蔬菜、堅果等比較需要咀嚼的食物,訓練咀嚼能力。

 

 

中醫師:運動是最好解方!

 

從中醫角度來說,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中醫科主治醫師林舜穀指出,運動是預防失智的有效方法,尤其是記憶力不佳、輕度認知障礙(MCI)的民眾,非常適合打太極拳、八段錦,預防效果相當好。

 

太極拳屬於有氧運動,可以促進血液循環,已經有研究發現,打完太極拳後,大腦的血流量明顯增加。而且,打太極拳的過程中,大腦會進入冥想狀態,有助維持大腦功能、緩解情緒。

 

另一方面,民眾經常詢問薑黃是否可以預防失智,林舜穀認為運動的效果還是大於飲食。而且,薑黃屬於脂溶性,吃下肚後容易被胃酸破壞甚至刺激腸胃,吃咖哩反而比單吃薑黃更有幫助。

 

營養師:地中海飲食是首選!

 

想從「吃」預防失智,亞東醫院營養師張昱凡建議採取地中海飲食,攝取豐富的蔬果、橄欖油、魚類、未精緻的天然穀類及堅果,搭配少量紅肉與適量紅酒,有助降低失智風險。

 

蔬果應多樣化挑選,按照「蔬果五七九」原則充分攝取。穀類建議選擇全穀類,減少白飯、白麵包、餅乾等精緻碳水化合物。

 

油脂除了橄欖油,也可使用苦茶油、芥花油、菜籽油等富含單元不飽和脂肪酸的好油。堅果種子類建議每天1份,去殼的堅果1份相當於1匙免洗湯匙。

 

魚類、海鮮、家禽、蛋類、乳製品每週可分別食用2~3次,紅肉與甜點偶爾享用就好。

 

健康飲食之外,張昱凡提醒,攝取過量反式脂肪、飽和脂肪、高膽固醇、調味料、加工食品等,容易增加失智風險,應控制攝取量。

 

 

▲地中海飲食金字塔。最底層表示應保持充足身體活動、與他人愉快共餐;第一層代表每天應攝取最多的食物,第二層與第三層代表應適量攝取的食物,最頂端的飲食偶爾食用即可。(圖/Oldways授權提供;網址oldwayspt.org)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專題/失智長輩上學囉!講故事、打撲克牌、玩疊疊樂…爺奶超愛日照中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9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S啦!」阿嬤驕傲地高喊一聲,伸手丟出「方塊A」撲克牌,開心拿走「方塊九」,同桌的照服員大讚「哇,阿嬤妳好厲害!」看著長輩們俐落地出牌、抽牌,很難想像正在大玩撿紅點的她們都是失智病友。

失智以後何處去?不少民眾誤以為失智長輩「什麼都不會」,加上擔心安全問題,傾向將長輩留在家中照顧,刷牙、吃飯、穿衣服都由照顧者代勞,兩個人每天大眼瞪小眼,日子一天天過去,長輩的身心健康也一點一滴流失。

 

過度保護之下,長輩缺乏復健機會,將逐漸喪失生活自理能力與自信;長期缺乏人際互動,退化速度只會越來越快。當家屬無力提供完善的照顧時,不妨善用各縣市公共托老中心旗下的日間照顧中心,帶長輩歡樂「上學趣」!

 

▲照服員以中秋節話題當作開場暖身,接下來將進行職業分享,請長輩聊聊以前的工作經驗。(攝影/林芷揚)

 

實地走進一家公辦民營的日照中心,看見長輩們根據失智程度不同,正在分組進行上午的課程。「爸爸、媽媽,大家好!」茶鋪組的照服員一邊泡茶,一邊以宏亮的聲音引起長輩們的注意力,並詢問當天的時間、季節、日照中心的地址與電話,兩分鐘就完成簡單的定向感訓練。

 

「今天是星期一,大家兩天沒有見面囉!古人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那我們兩天不見,是不是如隔六秋呀?」照服員打趣的問,再巧妙地把「秋」帶到即將到來的中秋節。「中秋節要吃什麼?吃柚子,柚子好不好吃啊?」立刻有長輩接話「當然好吃!」

 

▲看似簡單的聊天活動,實際上是為了訓練長輩的語言能力等認知功能。(攝影/林芷揚)

 

接著,照服員從「賞月」引導長輩思考「月亮是什麼形狀」,再聊到「月亮上面有一隻耳朵長長的是什麼?玉兔,對不對?」接著話鋒一轉,「有一首跟月亮有關的歌是什麼?」大夥兒高聲唱了幾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氣氛瞬間活絡起來!

 

看似簡單的活動,實則是透過問答與遊戲的方式鼓勵長輩開口,不但可訓練口語表達能力,更能促進人際互動,讓長輩有與人聊天、分享經驗的機會。

 

茶鋪組的斜對面,一群長輩圍坐在竹桌子旁,照服員詢問阿公、阿嬤,「秋天的水果有哪些?籃子裡有什麼水果啊?」活潑的長輩搶著回答,有人說橘子是秋季水果時,一位阿嬤馬上糾正「那是冬天的啦!」閒話家常的背後,其實是一堂有趣的認知訓練。

 

▲觸摸與嗅聞柚子可以增加長輩的感官刺激。(攝影/林芷揚)

 

「來,聞聞看柚子有香沒有?」照服員將柚子遞給長輩,透過嗅覺、觸覺增加感官刺激。「柚子的屁股重重的,代表什麼啊?」「這顆有重,水分卡多,可以吃了。」一位阿姨回應照服員新拋出的問題後,經驗老到的阿嬤跳出來反對:「還沒啦!這個可以再放啦!」

 

▲配合中秋節即將到來,照服員以柚子作為活動主題,連結長輩過去經驗。(攝影/林芷揚)

 

擁有多年照護經驗的公共托老中心主任陳盈卉觀察發現,失智長輩最需要的是陪伴與互動。日照中心就像一個小型社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與喜好,透過與形形色色的人們交流,可以促進長輩的語言能力、社交能力等功能,有助延緩病程退化。

 

另一方面,失智長輩計畫事情的能力減退,無法妥善安排自己的生活,可能導致作息紊亂、日夜顛倒,影響生活品質。

 

▲固定的用餐與活動時間可以養成規律生活作息,自行用餐則能訓練生活自理能力。(攝影/林芷揚)

 

日照中心有固定的活動時間表,做早操、上課、吃飯、午休、吃點心、休閒活動都有固定時間,上午通常以訓練認知功能的輔助療法為主,下午以輕鬆的休閒活動為主,對於穩定作息與情緒都有幫助。

 

▲下午安排拍手功等簡單運動,可以活絡筋骨、訓練肢體協調。(攝影/林芷揚)

 

▲疊疊樂也是下午的分組活動之一,由照服員陪同長輩一起遊戲。(攝影/林芷揚)

 

「小姐,妳要不要一起玩?坐下來啊!不用客氣!」一位正在玩撲克牌的阿姨轉過頭來,熱情邀請記者加入遊戲,甚至主動搬了一張椅子請記者坐下。看著阿姨玩牌時的快速反應與流暢對話,其實很容易忘記她是失智病友。

 

▲「撿紅點」遊戲就能能讓長輩玩得不亦樂乎,還可以訓練計算能力,一舉數得。(攝影/林芷揚)

 

▲針對有日語專長的長輩,可安排相應的語言活動,提高參與興趣。(攝影/林芷揚)

 

濛濛細雨的午後,日照中心洋溢著長輩遊戲的歡笑、拍手功的節奏與日文讀報的朗誦聲,平凡的日常點滴,卻是長輩當下最快樂的記憶。

 

誰說失智以後,只能封閉在家?走出家門,就能擁有不一樣的風景!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專題/畫水彩、搓芋圓、玩桌遊都OK!減緩失智退化,這些方法超管用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9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我媽晚上都不睡覺,一直說有人找她所以要出門,全家都快被拖垮了!我們早上都要上班、上學啊!」長輩失智後,往往作息大亂、疑神疑鬼或反覆詢問相同問題,使得家屬心力交瘁。除了藥物,面對失智症還有其他辦法嗎?

失智症是需要長期抗戰的疾病,從確診直到人生謝幕,平均歷時七至八年,但也有不少長輩的病程長達十年以上,若未妥善控制,對患者與家屬來說都是一大負擔。

 

雙和醫院失智症中心病房主任、老年精神科醫師李耀東表示,臨床上遇過許多家屬無法應付長輩的行為精神症狀,就連外籍看護也受不了,工作不到一周就舉白旗投降,直呼「阿嬤每天這樣,我真的沒辦法!」

 

▲雙和醫院失智症中心病房主任李耀東。(攝影/林芷揚)

 

事實上,只要採用正確的照顧方式,不但能穩定症狀、延緩退化,還能替長輩創造更多美好時光。

 

失智症的治療主要針對精神行為症狀、認知功能這兩大部分,適當調配藥物就可有效減少妄想,而日夜顛倒、情緒失控等狀況也都能改善。至於認知功能,可以透過合併藥物與非藥物治療來延緩退化。

 

針對病症嚴重的患者,經過醫師評估後也可考慮住院治療。以雙和醫院失智症專責病房為例,該病房整合精神科與神經內科專業,收治病例主要是失智症確診患者,也有少部分是疑似失智、尚待進一步檢查與觀察的個案。

 

▲雙和醫院失智症中心設有特別門診與專責病房,病房區域設有門禁保護患者安全。(攝影/林芷揚)

 

▲失智病房利用大樹與燈光照明營造出明亮、友善、溫馨的環境。(攝影/林芷揚)

 

走進專責病房,可見中庭有一棵茂盛大樹十分搶眼,抬頭仔細一看,逼真的葉片縫隙間還可窺見藍天與陽光,模擬長輩記憶中鄰里相聚的鄉下大榕樹,搭配雲朵造型、沒有銳角的長桌,以及有利失智長輩辨識的亮橘色椅子,打造明亮、友善、舒適的環境。

 

▲圓弧形的桌子保護長輩安全,亮橘色的椅子則利於辨識。(攝影/林芷揚)

 

李耀東指出,一般住院病人大多是整日待在病床休養,但為了增進失智長輩的人際互動,雙和醫院的失智病房要求這裡的長輩在三餐時都要離開病床,來到大樹下與家屬和其他患者一起用餐,感受溫馨又歡樂的氣氛。

 

用餐過後,長輩們可以坐在樹下小憩一會兒,也可以踩踩腳踏車當作運動。日夜顛倒情況較嚴重的長輩,則可善用照光設備增加白天的光線暴露,有效調整作息。

 

▲腳踏車與照光設備。(攝影/林芷揚)

 

由於失智長輩不容易記住病房號碼,這裡的病房門外都貼上不同的水果圖片幫助記憶;廁所門口也貼了大大的馬桶圖案搭配字樣,利於辨識。牆上的日曆則是提醒長輩每天的日期,加強時間概念。

 

 

▲病房與廁所門口都貼了圖片,方便長輩辨識。(攝影/林芷揚)

 

除了友善環境,失智患者也很需要認知活動的輔助。失智症中心特別開設認知促進課程,由職能治療師帶領,內容包含畫水彩、寫春聯、玩桌遊、搓芋圓、做燈籠等,訓練失智長輩的執行能力、組織能力、記憶能力等認知功能,進而延緩退化。

 

▲職能治療師帶領失智長輩進行扇子彩繪活動。(攝影/林芷揚)

 

採訪當日安排的是扇子彩繪活動,失智專責職能治療師生動地向長輩介紹水彩和調色盤,「水彩是不是長得很像牙膏?擠一點點就好喔!還有這個調色盤,長得像一朵花。」

 

▲職能治療師與失智長輩溝通時善用比喻,增進他們的理解能力。(攝影/林芷揚)

 

講解完畢後輪到長輩操作,治療師彎下腰來詢問:「爺爺,先選一個你喜歡的顏色,你喜歡什麼顏色?」老先生看似沒有主見,小聲回答:「都可以。」治療師繼續鼓勵:「都可以啊!那你喜歡什麼顏色的衣服?」老先生終於說出:「綠色。」

 

▲失智長輩在引導之下選擇喜歡的顏色來彩繪扇子。(攝影/林芷揚)

 

失智專責治療師善於利用譬喻與長輩溝通,將眼前的事物與生活記憶連結,幫助長輩理解。「來,洗筆的時候把水攪一攪,看起來有沒有像糖水?」「扇子這裡一摺一摺的,是不是像裙子?」「紫色就是像芋頭的顏色喔!可不可以?」

 

 

▲彩繪活動可訓練長輩的手部肌肉與動作協調性。(攝影/林芷揚)

 

長輩們畫得正起勁時,一位老先生看到治療師的白袍差點沾到水彩,趕緊伸手幫她拉起衣角,口中叨念著「妳穿新衣服。」治療師立刻鼓勵:「爺爺,你好眼力耶!每次換新衣服都被你發現。」

 

▲非藥物治療可以延緩失智退化。(攝影/林芷揚)

 

透過失智症專責病房的環境與活動設計,不難發現失智症在藥物治療之外,非藥物治療更是扮演重要角色。不少醫院、日照中心與民間單位皆提供各類課程幫助失智病患維持認知功能、延緩病情惡化,家屬不妨善加利用。

 

值得一提是,不少失智家屬為了增加照顧品質,特別聘請外籍看護照料患者的飲食起居,誤以為這樣就是對長輩的最佳照護。

 

▲失智照顧不只關乎飲食起居,照顧者應善用非藥物治療延緩長輩退化。(攝影/林芷揚)

 

李耀東提醒,日常照顧之外,家屬應指導看護進行有助減緩長輩退化的活動,無論是唱歌、畫畫,或是前往公園曬太陽、接觸人群都是好方法。

 

即便聘請專人照顧,也千萬不能抱持「長輩只要不吵、不鬧、不跌倒就好」的觀念,透過藥物治療與非藥物治療雙管齊下,失智長輩與家屬仍然可以共創美好的記憶。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斷鏈?醫療、照護各吹各的調?失智症共照中心一條龍服務

撰文 :林鳳琪 日期:2018年08月1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
  • A
  • A
  • A

七十歲的許阿伯(化名)一坐下來,手指頭便飛快地在琴鍵上來回移動,不論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聖誕快樂》,亦或是經典民歌,許阿伯頭也不抬,樂譜早已深深刻印在他的腦海裡。「我年輕時在鋼琴酒吧,彈一個晚上,小費好幾千元呢......」

另一頭,廖奶奶(化名)來回不停走動,不斷重複著:「我這雙腳呀!不管用了,這膝蓋呀痛得......」照服員蹲在廖奶奶腳邊,不斷細聲安撫著,「來這裡的爺爺奶奶,狀況不一,有個大哥,每天都會重複提起他在職場上的輝煌過去,就是順著他的話,每次當作是第一次聽到,『真的呀!爺爺,你怎麼這麼厲害......』」

 

「還有個爺爺,以前可能是金融界高階主管,每天來都說,他今天領了不少錢,叮囑我們一定要小心。像這些,就順著他的話回答,讓他安心,自然情緒就會較穩定。」照服員笑瞇瞇地說。

 

這裡是林口長庚失智中心附設的失智日照中心「長智園」。不辭舟車勞頓,遠從台北將媽媽送來林口的家屬張先生說,以往,醫院僅負責診斷與急性醫療,但對於失智症患者與家屬來說,最需要的,其實是後續的整合服務。

 

而「長庚失智中心」整合了醫療與照護所有需求,從主任、個管師、瑞智學堂、日照中心等,不但提供藥物與非藥物的認知治療等,且統一窗口,有記憶門診、神經內科、精神科、個管師與社工師、照服員等,協助患者治療與照顧,也提供家屬支持課程等,家屬不用為了找資源,像無頭蒼蠅一樣。

 

失智症中心主任徐文俊表示,尤其失智症佔比最高的阿茲海默症,仍無藥可逆轉病程,因此,提高診斷率,及早診斷、早期預防或控制,並延緩惡化,是目前各界努力的方向。台灣衛福部剛出爐的《失智症防治照護政策綱領暨行動計畫方案2.0》則明訂二〇二〇年,診斷率要從三成提高到五成,而在及早診斷上,英國以廣設「記憶門診」,六成七診斷率目前居全球之冠。

 

徐文俊表示,台灣去年開始推動「失智症共照中心」,多由醫學中心申設,目的之一,便是提高診斷率。此外,整合醫療與照護,甚至還提供家屬支持諮詢與服務,在全球,均屬於較創新的作法。中心內亦設有記憶門診,患者上門求診,除醫療端,社工師與個管師也會適時介入,提供相關建議與資源。

 

失智症確診後,除了藥物治療,中心還設有學堂,可促進患者的認知功能。中心同時整合老人相關之醫療服務,一次解決長輩的內科問題,「且將家屬納入照顧圈裡,效果也較好。」徐文俊表示。

 

而對家屬來說,最迫切的需求,便是失智長輩的日間照顧。因失智長輩照顧不易,不少日照中心怕麻煩乾脆拒收,常讓家屬求助無門而精疲力竭。

 

長庚長智園照服員董小姐,曾是幼兒園園長,放棄事業,來當照服員,有段不為人知的過去,「可能是彌補吧!我想多做一些,因為我自己的媽媽也是,我瞭解家屬的痛......」

 

「因為工作忙,疏忽了媽媽初期的症狀,等到確診,已經惡化了。」照顧初期跟所有家屬一樣,她曾手忙腳亂、沮喪,差點憂鬱症,後來,她去上課,接受失智症照服員訓練,摸索出一套心法。她說,患者就是小孩子,只是小孩會越來越好,患者卻會越來越退化,關鍵在於,要樂觀積極維持長輩仍有的功能,而不是成天懊惱,長輩已失去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35歲么兒照護早發性失智母 那段失去夢想的辭職人生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35歲的黃先生是家中老么,曾擔任餐飲業店長,薪水不錯,也有交往多年的女友,生活自由又快樂。沒想到,原本身體健康,還是馬拉松常勝軍的黃媽媽,64歲就被診斷罹患失智症,而且是退化速度極快的早發性失智。

現年66歲的黃媽媽,60歲時迷上馬拉松,非常喜歡運動,練就一身好體力。不過,大約3年前,她開始會記錯跑馬拉松的時間,出門前常找不到鑰匙,翻箱倒櫃找了2小時,才發現鑰匙就在自己身上。

 

當時,沒有人想到可能是失智症,畢竟黃媽媽還十分年輕。

 

後來,黃先生的姊姊即將臨盆,黃媽媽反覆詢問女兒「在哪裡生?」「在哪裡坐月子?」明明已經提筆記下,還是不斷重複相同問題,加上脾氣沒來由的焦躁易怒,姊姊發覺不對勁,趕緊請黃先生帶媽媽就醫。

 

檢查結果,醫師宣判是失智症,但當時以為是常見的阿茲海默症,直到隔年發現黃媽媽退化速度太快,才驚覺是「額顳葉型失智症」,屬於早發性失智。

 

退化速度之快,使得黃媽媽在短短2年內,就從活動力旺盛、拼命想出門,到現在已經無法回應家人問話,呈現「放空」狀態。

 

失智初期,黃媽媽情緒暴躁、行為脫序,常常突然走失,有時是騎機車上高速公路被開罰單,有時是半夜拿著大袋子從中和走到土城撿資源回收,還有一次穿著拖鞋一路走到三峽,回家時雙腳都起了水泡。

 

當時,黃先生是餐廳店長,每天工作12小時,假日更是忙得不可開交,但因為媽媽「動不動就走失,突然哪個分局又打電話給你,只好請假。」

 

有時,下班回家也找不到媽媽,只好沿著黃媽媽可能會去的地點,一個一個尋找,常常等到天亮都不見人影。「媽媽走失的時候,真的會很焦慮。」即使折騰了整個晚上,黃先生隔天還得照常上班,身心壓力可想而知。

 

「後來只好換鎖,但她還是想出門,把門都快拆了!」黃媽媽的情緒非常不穩定,看到小朋友和小動物會有攻擊性的行為,隨後也出現大小便失禁的情況,卻不願意包尿布。

 

後來,黃媽媽跌倒、摔斷腿,短暫住進安養院,黃先生決定跟公司申請留職停薪,當了2個月的全職照顧者。

 

那段時間,黃先生24小時都處於緊繃狀態,因為黃媽媽一下子在陽台摔東西,一下子拿打火機要燒化妝台,「眼睛一閉上,又聽到開瓦斯的聲音,好怕失火喔!」

 

豪雨來襲,黃媽媽堅持要出門,黃先生只好穿著短褲、雨衣,陪媽媽在滂沱大雨中走啊走,走到媽媽想回家為止。

 

回憶那段日子,「你說累嗎?真的快崩潰了!你說不好嗎?那時候她還可以溝通,但現在不能了,內心是滿難過的。」

 

後來,家裡請了外籍看護,黃先生得以回到工作崗位,但考量家庭狀況,他轉任內勤,與歐巴桑一起在冷凍庫整理貨品、包裝水果,薪水硬生生少了一萬五千元。

 

「就沒有夢想了。」黃先生說:「薪資突然減少,家裡負擔又增加,我要一直工作,那我要怎麼結婚?我也沒辦法存錢。」所幸,現在黃先生與朋友合資創業,開了一間火鍋店,工時仍然很長,但至少能在經濟與圓夢之間試圖取得平衡。

 

長期關注照顧者議題的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家總)呼籲政府,仿效日本研擬93天照顧安排假,幫助在職照顧者有時間選擇及熟悉長照資源,達到「照顧不離職」的目標。

 

家總秘書長陳景寧分析,上班族為照顧失能家人,需花時間申請政府補助、拜訪服務機構、帶長輩熟悉服務人員等,但向公司請假時難免有所顧慮。若有93天顧老假,可減輕在職照顧者的負擔。

 

台灣進入高齡社會已是不爭的事實,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照顧者,相關議題急需社會關注。

 

另一方面,民眾對失智症的了解普遍不足,比如許多人嘲諷騎車上高速公路的長者是「馬路三寶」,殊不知可能是失智引起的行為,我們應該用更多同理心看待,才能創造友善失智的社會環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