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髒話、講話尖酸刻薄...那真的是我母親嗎?汪建民照顧失智母,靠做菜懷念媽媽的味道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2月17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51歲藝人汪建民與妹妹合力照顧中風、失智的83歲高齡母親,日前他出席彰化縣戀戀半線失智協會舉辦的座談會,分享自身陪伴失智母親的心情及尋求協助資源的過程。

汪建民呼籲並鼓勵家屬,千萬不要認為照顧是「家裡的事」而不願意說出來,一定要敞開心扉、善待自己,照顧路上才不會孤單。

 

汪建民分享,「媽媽失智後,完全變了一個人,講話非常尖酸刻薄,還會罵髒話,流露出的眼神讓人看了害怕,當下完全愣住,只覺得那是我媽媽嗎?」

 

母親失智後無法下廚,為了找尋媽媽的味道,汪建民在臉書開了美食直播節目,一邊下廚一邊與觀眾互動,從做菜的過程中,回憶媽媽以前的手藝。

 

憑藉著記憶一次又一次嘗試,他笑說:「雖然跟媽媽的味道差遠了,但下廚時,想起過去在廚房看著媽媽做菜、跑腿買食材的兒時記憶,心裡總是暖暖的。」

 

汪建民在座談會中,以平實而誠懇的語氣敘述著陪伴失智母親的點滴,更說出了照顧者的心聲。

 

他鼓勵失智病友的家屬們,照顧路程就像一場看不到盡頭的馬拉松,不知道終點在哪,所以一定要敞開心胸尋求協助,不要悶著頭默默地做。

 

在這樣漫長辛苦的照顧路程中,他最心疼也最感謝的人就是妹妹,因為演藝人員經常東奔西跑,有妹妹作為後盾,汪建民才能夠放心地繼續演藝工作,如果沒有妹妹,絕對撐不下去。

 

彰化縣戀戀半線失智協會理事長詹麗珠表示,大家往往會將焦點放在失智者身上,而忽略照顧者也需要被支持。若是不知道如何找尋資源、對外求救,照顧者經常成為「隱形病人」。

 

戀戀半線失智協會成立邁入第6年,舉辦各式醫學講座、照顧技巧課程、紓壓工作坊、戶外之旅等活動,並提供各項資源連結,期望社會大眾也能更加關注失智議題、支持照顧者,共同營造失智友善社會。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黎兒:沒結婚不代表不孝,獨居男女也許最孝順

撰文 :劉黎兒 日期:2019年11月12日
  • A
  • A
  • A

有人會覺得單身貴族沒結婚、沒讓父母抱孫子就是不孝。事實上,現今社會已經完全邁進晚婚、不婚,結不結婚已經是時代問題而非個人問題;論孝順,也不是因為單身或結婚,單身男女、獨居生活的人也許還更孝順,反而是寄居老家的單身男女,因依賴父母不小心成了啃老族,造成所謂「親子共倒」現象。

不想受婚姻拘束,難道這就不孝順嗎?

 

現今日本男人有百分之二十三・四、女人有百分之十四・一,一直到五十歲都還未曾結過婚,而這還是四年前的調查結果,新數字恐怕更驚人。許多人只要自己有足夠的收入,沒有好緣分就積極獨居生活,不想受婚姻拘束,難道這就不孝順嗎?

 

雖然為人父母難免期待自己的孩子能結婚、能有依靠,若能有機會抱孫子也不錯,但最重要的還是子女得到幸福,如果子女負擔不起或是沒有好機緣,勉強結婚也是有風險的。獨居男女一切自力更生且非常快樂,父母儘管安心就好。

 

老實說,整個時代惡劣,留給下一代子孫的環境並不好,我都不敢要求子女生孩子,只希望他們幸福就好。

 

單身又獨居,並非拋棄父母,這樣的子女不過度依賴,不需擔心,甚至讓父母自己居住,也讓他們維持老後所需要的自理能力,如此一來,不僅子女成功完成「親離(離巢)」,父母也做好了「子離(放手)」,其實很有正面意義。

 

雖然當今時代年輕人普遍貧困,單身或結婚未必會離開原生家庭,但親子之間過度互相依賴,畢竟有時會有不良影響,除了經濟負擔之外,長久下來也很難有開朗健全的關係,最後演變成彼此干涉甚至嚴重衝突,釀出許多悲劇。

 

當然,子女獨居,父母難免覺得寂寞,但如果因此束縛子女,那就是父母過度自我中心,不是真正為孩子著想,進而會拖垮孩子。

 

獨立自理的父母,維持一定的魅力,孩子自然會想貼近,而能貼近或隨時對父母噓寒問暖的也總是獨居男女,因為已婚子女往往自顧不暇。獨居子女還更能維持良好的親子關係,像朋友恭子還每周返鄉探望父母,也常帶父母旅行,親子三人一起去泡湯等,宛如回到孩提時代,恭子自己也很開心。

 

反觀恭子的哥哥已結婚成家,育有兩個孩子,一年到頭只有過年才回鄉下一次,有時因為孩子補習,也只有哥哥單獨回去,與父母的親密度遠遠不如恭子。

 

父母的三十周年珍珠婚、四十周年紅寶石婚也都是恭子一手籌辦,哥哥甚至因為自己家庭有事無法參加,類似狀況比比皆是。

 

獨居男女有經濟能力照顧父母生活,因此獨居男女最孝順

 

也許有些獨居男女收入較少,未必能像恭子頻繁於返鄉探望,但還是會很認真地跟父母打電話,加上這個時代免費的視訊通話軟體很多,即使沒有同住一起,也能讓父母隨時看到自己,隨時報告自己的狀況,傳送自己的生活照片或工作成果等。數位時代也讓孝順變得更容易。

 

此外,像月子還會約老母一起去做彩繪美甲,和父母穿同款衣服拍照、幫父母搭配服飾,每年同樣姿勢拍照、送他們花或喜愛的東西、偶爾也做菜給父母吃等等。日本現在還有專門幫老人出版自傳的出版社,月子也打算讓父親或母親有機會(數十萬日幣起)出版自己的「LIFEBOOK」。

 

獨居男女也比較有現實感,不會亂花錢,最後可能還有經濟能力照顧父母生活,也因此獨居男女最孝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最高!極品1人樣》,大塊出版,劉黎兒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盧建彰/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陪伴不是一味的付出

撰文 :我們都有病 日期:2019年05月2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他是盧建彰,知名廣告導演,曾執導過柯文哲和蔡英文的競選廣告。但鮮為人知的,是他自年少時,就是位資深的癌症、失智症病人家屬陪伴者。

與死亡形影不離的青壯年華

 

17歲,盧導的媽媽因為意外,而腦傷失智,常常會昏迷,甚至到指數三,經常緊急送醫。

 

出社會後,爸爸則是罹患了肝癌。導演回憶,他曾經目睹父親在家裡浴室狂咳,吐了滿浴缸的血——那個畫面,他到現在都還深刻地記得。

 

導演說,當時他的生活,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跑急診室,更收過無數次來自醫院的病危通知。

 

同年紀的朋友,大部分的人都還在思考如何賺更多錢、如何在事業上突破——唯有導演,正值青壯年華,就已和死亡多次交手。

 

照護病人要有同理心 但別讓心靈失衡

 

當年爸爸因為肝癌惡化,後來轉進安寧病房。

 

那段期間,盧導每天24小時都擔任看護照顧爸爸,精神上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

 

「我曾經也以為,一昧的付出就是愛。」

 

「但那時候最大的慰藉,就是離開病房去附近的咖啡廳,和朋友聊聊天。」

 

「咖啡廳離醫院不到10分鐘步行的距離——但卻因為這個適切的距離,才讓我可以定時放鬆,覺得更有能量去照顧我爸爸。」

 

導演認為,照護者這個角色,不應該是全力毫無保留的付出。

 

照護時,也要經常評量自己的狀況。留時間讓自己喘息,也給病人保留空間——不把自己過度的擔心加諸在病人身上,會讓彼此都好過一些。

 

讓每個離開都有意義

 

除了父母相繼離開之外,最近幾個好友離去,也讓導演有很多感觸。

 

2017年,一架直升機在花蓮墜機,機上乘客包含紀錄片《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助理攝影陳冠齊、機師張志光三人,全部罹難。

 

齊柏林導演,是盧導的摯友。面對好友驟逝,除了感傷之外,盧導更多的思考是——「如果你身邊所摯愛的人的離開是一堂課,那我們應該從裡面學到什麼?」

 

「如果就忘懷了,什麼也沒留下,那這些離開算什麼?」

 

「我們應該去在乎這個人曾經在乎的事,並且去延續,這個人才有意義。否則他的存在是否就如一場煙火秀,璀璨之後,什麼都沒有留下?」

 

做自己不是傲慢 而是更熱切的愛你所愛

 

或許是因爲提早接觸到死亡議題,導演比誰都更加珍惜「做自己」的每一天。

 

「你喜歡你自己現在的樣子嗎?這件事才是重大的。」導演堅定地說著。

 

現在的盧導,不只是一位廣告導演,他還是一位品味人生的詩人、小說家、作詞者、學學文創講師和跑者。

 

每一個斜槓,都是導演貫徹「做自己」信念的人生態度。

 

死之前 你喜歡自己嗎

 

盧導曾寫過一本書,叫做:《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

 

在經歷了父母的疾病、摯友的早逝——盧導明白,在生命結束前,即便平常覺得安全或穩固的事情,都有可能在瞬間破碎消滅。我們往往沒有能力阻止「它」,只能在發生後想辦法接受「它」。

 

確實啊,我們從出生落地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跑在去死的路上」了。

 

既然每個人都在跑向消逝的終點,那何不把握每個當下,用全力跑出自己的樣子呢?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我們都有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忘東忘西就是失智症前兆?醫師:老化健忘、阿茲海默症這樣區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9月0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邁入高齡社會,失智症已是不可忽視的問題。根據台灣失智症協會估算,國內目前約有28萬失智症患者。提醒民眾,健忘與失智症的記憶衰退不同,但若懷疑失智可能,應儘早就醫檢查。另外,與壓力相關的憂鬱、焦慮等心理病症都是大腦健康的警訊,未經妥善治療的憂鬱症也是失智症的危險因素之一。

隨著年紀增長,許多民眾都有健忘、記憶力變差的經驗,也因此擔心自己會不會得了失智症。

 

健忘就是失智?記憶力衰退有差別

 

安南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義濱表示,失智症患者通常會有記憶障礙,不過忘記某些事或某些人不一定代表就是罹患失智症

 

例如,把菜放進微波爐加熱,但飯吃到一半才想起菜在微波爐裡,可能只是老化現象,但失智症患者是會連「把菜放到微波爐裡」這件事都完全忘記。

 

此外,失智症患者記憶障礙的嚴重度較高、範圍較廣,除了健忘,還常會不斷重複問問題,這與一般老化造成的記憶衰退還是有明顯差別。而且,「記憶衰退」也不是失智症唯一症狀,其他症狀還包含:空間認知、理解力、語言能力衰退等。

 

林義濱強調,失智症是必須經由醫師一系列嚴謹的測試及檢查後才能斷定。

 

失智症有4種,阿茲海默症最常見

 

民眾一般常聽到的阿茲海默症,是失智症的一種。一般來說,失智症可分成四大類:退化性、血管性、混合型與其他因素,而阿茲海默症屬退化性失智症,也是各類型失智症中最常見的一種,約占失智症的六至七成。

 

阿茲海默症的發病年齡介於40至90歲之間,常見在65歲以後。其特性為具有兩種以上認知功能障礙,合併記憶功能持續性惡化,而且病人沒有意識到自身已有障礙。

 

失智症診斷不易,常與憂鬱症混淆

 

安南醫院副院長蘇冠賓強調,壓力相關的憂鬱、焦慮、記憶、情緒等心理疾患,都是大腦健康的警訊,特別是未接受妥善治療的憂鬱症,是失智症重要的危險因素。

 

林義濱指出,失智症早期症狀和老化類似,因此容易和重度憂鬱症等疾病混淆,加上病情進展時程長達數十年,症狀可能單一或同時出現,造成失智症的診斷相當不易。

 

失智症出現症狀前,腦部已有斑塊

 

值得注意的是,阿茲海默症的肇因是腦部神經細胞受到破壞,患者腦部明顯萎縮,並可發現腦中有類澱粉斑塊。「類澱粉斑塊」由蛋白質組成,堆積在神經細胞外部而形成斑塊,經年累月下來會逐漸瀰漫全腦。

 

目前仍不確定腦部堆積類澱粉斑塊,是否就是造成腦神經細胞死亡、引起阿茲海默症的原因,但可以確定的是,類澱粉斑塊早在失智症狀出現的前15~20年就開始逐漸形成,因此大腦類澱粉斑塊成為鑑別失智症的最早期指標之一。

 

早期診斷早期治療,延緩失智惡化

 

提醒民眾,若懷疑失智症的可能,可前往神經內科或精神科就診,由專業醫師診斷是否為失智症,或是憂鬱症等其他病症。

 

若確診失智,也能在病情快速惡化前及早治療,不只可延緩患者認知功能下降速度、減輕家屬照顧心力與經濟負擔,患者也能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簡單工作做不好,以為失智其實是憂鬱 醫師:注意「非典型憂鬱症」症狀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8月14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62歲黃先生原在貿易公司負責進出貨工作十多年,受疫情影響遭裁員後,與太太商量,決定二度就業,於工廠任職。不過,上班已經超過一星期的他,對於簡單的機械性動作仍經常出錯,乍看似乎是失智的症狀,就醫檢查後,實際上是罹患了非典性憂鬱症。

收治病例的安南醫院憂鬱症中心醫師陳威任表示,黃先生食慾還算正常,菸酒有節制,最近沒有嚴重受傷或新診斷慢性疾病的情況。睡眠方面,則因為還在適應新的工作環境關係,比較緊張,因此有些睡眠障礙。

 

從症狀上來看,黃先生的主要問題是「能力下降」,加上已接近老年歲數,一般都會認為可能是失智症的症狀。不過,黃先生在認知檢查評估上,無論是「簡易智能量表」或是「蒙特利爾認知評估量表」,都達不到有意義的認知缺損。

 

醫師發現,黃先生在評估的過程中,需要陪同就醫的同事一再鼓勵才可完成所有測驗,當中也曾抱怨身體沉重,因此陳醫師判斷黃先生就是所謂「非典型憂鬱症」。

 

失智症還是憂鬱症?有賴醫師評估

 

陳威任指出,憂鬱症症狀相當廣泛多元,而且「非典型憂鬱症」也時常會有正向的情緒反應,例如,遇到開心的事情仍會心情雀躍,因此往往讓親友甚至自己都輕忽。

 

此外,年紀增長也會影響到情緒變化,認知協調的變因就更多;遇到類似黃先生這樣的情況,除了要考慮失智症、輕型認知障礙症的可能性,情緒障礙、營養失調、多重藥物使用的交互作用都是需要列入考慮的因子,建議由精神科醫師進行專業的檢查評估。

 

 

只是自然老化?別輕忽憂鬱症症狀

 

陳威任醫師表示,黃先生的例子在臨床上相當常見,但常有家屬將病人的症狀歸因於自然老化的現象,或認定病人只是被特定事物所影響,並非憂鬱症,因此輕忽就醫的必要性。

 

其次,許多病人擔心就醫看精神科就代表自己有精神問題,也擔心需要服用許多藥物,導致憂鬱症病人就診率偏低。

 

根據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統計結果顯示,只有五分之一鬱症患者有就醫,五分之四沒有求助任何治療。

 

憂鬱症治療方式多元,勿忌諱就醫

 

陳威任提醒,人體本來就會受各種原因影響而出現狀況,腦部也不例外,都需要保養與治療。黃先生就醫後,僅以藥物處理後就有明顯改善,工作不再出錯且效率提升;也因其症狀逐漸改善,整體藥物劑量已開始減量。

 

事實上,目前憂鬱症的治療方式相當多元,藥物治療之外還有心理治療、營養治療、儀器檢測等,建議病人及家屬可跟醫師討論整體治療計畫,勿諱疾忌醫,以免延誤治療的最佳時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擔心媽媽失智,卻無能為力!張德明醫師:如果您不認得我,也請相信我愛您、會永遠記得您

撰文 :張德明 日期:2020年07月03日 圖檔來源:張德明臉書粉專
  • A
  • A
  • A

打不到十個字,淚已盈眶,鼻頭喉頭一陣濕熱,字字千鈞,回憶如浪潮般一波波湧現。媽媽怎麼會不認得我?媽媽怎麼會不記得我?但如果有一天,她真的不記得不認得我了呢?

從小在她充滿愛的懷抱中長大,見面時她就笑笑的盯著我看,看了千百遍也不厭倦;不見面時我知道她也仍盯著我看,我一直在媽媽有形無形的凝視下長大,無畏無懼,因為我知道她一直以巨大的母愛監督著我、保護著我,她一直在看我。

 

小時候腸胃不好,媽媽總背著我要不就抱著,我就環著媽媽的前後背長大。她總教我敦品勵學、忠厚善良,做一個有用有為的人。專業上她無法教我,但她就這樣堅定慈愛的看著我,讓我不偏不倚、毫無懈怠。

 

晚年媽媽眼睛不好,左眼因感染近乎失明,但她總能抓住所有和我有關的新聞,反覆小時候一再叮囑的東西:要誠實、要勇敢、要正直、要努力。

 

我仍然仔細的聽著,不再聽句意,而是聽那溫暖熟悉的聲音。就是那聲音、那眼神,在現實中、在記憶裡,陪著我成長,無憂無懼。

 

每週再忙,我一定會利用假日和琦抽空去陪陪爸媽。

 

近日以來,媽媽仍一如往常,顫巍巍的由臥房走出,和藹慈祥的笑著低聲說,「你們回來啦!這麼早就來啦!」我就會回,「媽,不早了,快十點了。」媽媽就會說,「噢!」

 

過一會兒,可能才五分鐘,媽媽又瞇看著我,「你們回來啦!這麼早就來啦!」我就會再回,「媽,不早了,快十點了!」媽媽就會再說,「噢!」

 

反覆好多次以後,我會忍不住說:「媽,妳已經問三遍了。」媽媽就像做錯事的小孩,不好意思的說,「唉呀!老了,記不住了、糊塗了。」但不過十來分鐘,媽媽就又慈愛的看著我,「你們回來啦!這麼早就來啦!」我擔心著媽媽,卻無能為力。

 

啊!我親愛的媽媽,您不能不記得我,不能不認得我呀!

 

 

若有一天您真的忘了我,不再絮絮叨叨,我會非常非常的悲傷。

 

但就算真有那一天,您真的不記得不認得我了,也請您要相信,我是那樣的愛您,會永遠記得您,和您浩瀚的恩情。

 

也會清楚的知道,不論何方,您仍然一直一直的在看著我。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醫中有情:臺北榮民總醫院院長張德明的行醫筆記》,天下文化出版,張德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