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時心懷感恩,她用「這招」讓黑道大哥也服氣!生命短暫,遇到再壞的事,我都接納!

撰文 :周思潔 日期:2019年11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回想起來,也是我的傻氣救了我。以柔克剛向來是我的生命特質,有人會說那是沒出息,但我的解讀是,我軟硬都吃,逆來順受。不好的事,我可以往好處想;難以處理的事,我可以好商量。亂七八糟就是紅塵的寫照,這就是人間。

從前在演藝圈作秀的那段日子,我從來沒有拿過「芭樂票」。所謂「芭樂票」,就是銀行跳票拿不到錢的意思。回想起來也是傻人有傻福的印證。

 

早期當藝人的我,沒有經紀人,也沒有助理,那時媽媽也還沒跟著我,所以我到哪裡表演或作秀都沒有人陪,「周大膽」的名號就是這樣來的。

 

你相信嗎?我曾經在秀場感動過黑社會好幾次。

 

當年很多做秀的檔期都是道上兄弟包下,所以很多道上兄弟都知道我獨來獨往,一直想要找機會找我麻煩。與其說找我麻煩,不如說是捉弄我。

 

當時歌廳秀場景氣好,我常在趕場間要找空檔趕快吃飯。有一次我趕時間趕到觀眾幾乎都進場了,我看四下無人,邊走路邊拿出麵包來吃,結果,一位道上兄弟遠遠看到我便開口大罵:「女孩子邊走邊吃,像什麼話!」

 

有些豪邁的女藝人也許就會回嗆:「老娘吃麵包干你屁事!」

 

我猜那位道上兄弟就是想激我和他鬥鬥氣,耍耍嘴皮子,沒想到我的回應卻是:「對齁!這樣不好看,真是不好意思。」說完,我就把麵包收起來,也沒做多想。

 

過了一個禮拜後,我去領那場秀的酬勞時,幾位道上兄弟看到我便操著滿口的臺灣國語笑著說:「周思潔,妳實在有夠忠厚老實,我們想要捉弄妳都沒辦法。看妳對我們那麼客氣,反而讓我們揪拍謝!」

 

沒想到因為我的客氣對應之道,讓他們無法循舊例借題發揮發脾氣,化解了一場口角之爭。

 

還有一次,更是化險為夷。

 

當時在南部趕場,由於那檔秀道上兄弟是賠錢的,正想找機會大作文章洩洩氣,那時我剛好因為趕了一場建醮的廟會後塞車而遲到,就成了兄弟們的出氣筒。

 

其實這種狀況在當年秀場很常見,趕不上上台時間可以讓下一位藝人先遞補,只要到場後調一下出場順序一樣可以上台依約演出。可是那天因為道上兄弟心情已經很不爽,後台的藝人們看到我到場每個人臉色都不大對,沒人敢說話。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我一到場後,沒察覺異樣,依然如常上台把歌唱完,把表演做滿。回到後台後,只覺得平常熱鬧的後台怎麼那天突然那麼安靜,沒多久,我就被叫進道上兄弟的辦公室。

 

當時我心想應該是我遲到的關係,可能要唸我幾句罷了,沒想到一進辦公室,一位兄弟把門關上後,我整個人嚇到了。

 

現場大概有二十個黑衣人,只有我一個女生。

 

我記得當時我的面前是泡茶桌,有一壺水正沸騰,小房間裡只有水蒸氣和沸騰聲急切地此起彼落。接著,一位道上兄弟就朝我走過來往我的頭用力巴下去:「衝啥小!」口氣又兇又狠。

 

當下的我腦中一片空白,心想也不過是遲到,我還是有上台表演。而且這種情況常有,我又不是第一個。

 

儘管如此,我還是放下藝人的身段,馬上低頭道歉虛心說:「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遲到了真的很抱歉。」

 

當他又要舉手第二次打我時,旁邊有個兄弟出手阻止了他。

 

其實那時的咒罵聲不斷,我嚇到無法聽清楚他罵了些什麼,只知道要有誠意的道歉,因為確實是自己遲到在先,希望可以消弭他們的怒氣。

 

沒想到因為我的柔軟,當下也軟化了他們,沒多久就放我出來。後來我才知道,在我還沒到場時,他們就已經用當時的大哥大 Call 兄弟們撂人來準備要修理我。

 

「等一下周思潔來絕對要讓她好看!」事後一位在後台也嚇壞的藝人學他們兇狠的口氣給我聽。

 

那天晚上十二點,我回下榻的飯店休息才沒多久,櫃檯便來電說有一群訪客請我到大廳去,要跟我表達歉意。因為我已經更衣準備就寢,無法立刻下樓,於是櫃檯小姐便請對方和我通話。

 

「周小姐,我們是來跟妳道歉的,因為後來想想,我們實在太過分了,不應該那樣對妳。」

 

我笑著請他們不用掛在心上,時候不早了也請他們早點回去休息,就這樣平息了一場糾紛。我想,他們應該事後有檢討,那檔秀賠錢也不是周思潔的錯,把氣發在一個單純的女孩子身上會不會太過份。於是很重江湖道義的兄弟們,很慎重的前來跟我道歉。

 

回想起來,也是我的傻氣救了我。以柔克剛向來是我的生命特質,有人會說那是沒出息,但我的解讀是,我軟硬都吃,逆來順受。不好的事,我可以往好處想;難以處理的事,我可以好商量。亂七八糟就是紅塵的寫照,這就是人間。

 

遇到好事,就心存感謝,遇到壞事,也要學會接納

 

這就是人生

 

最美的盛開,我堅信,當我給出美好的能量,相對的,對方也會給出我想要的價值。我總是這樣對待這個世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傻傻的花》,時報出版,周思潔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同理心」不能濫用,不要評價別人的快樂或悲傷...了解1個情緒重點,說話才會有尊重

撰文 :洪仲清 日期:2019年11月0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我在臨床上,也會碰到類似的狀況。大部分家長,是真正抱著關心、擔心的態度,怕孩子的情緒沒表達完整,沒辦法及時伸出援手。但也有少部分的家長,單純是覺得孩子的情緒「很奇怪」,跟想像中的不一樣,「沒有同理心」

「為什麼她會那麼冷靜?」

 

在公共場合聽到旁人講了這句話,還引起了一番對話,我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我心想,「為什麼她喪失至親的苦痛,一定要『表演』到位,讓大家都知道?!」

 

她可以默默難過啊!她也可以先把事情處理到一個段落,再容許自己難過啊!她可以用許許多多不同的方式,包括用冷靜,表現自己的哀悼啊!為什麼一定要在大眾面前公開自己的情緒,好像要讓大家「滿意」一樣?

 

我想起一位朋友,曾經告訴我的一段經歷。那是他認識的一位朋友,用很激烈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他母親告訴他的時候,彷彿她已經準備好了一樣,雙眼盯著朋友的臉,想要捕捉他的每一絲情緒。

 

他說,他媽的習慣,就是到處說長道短。她大概把這件事當成了一個好機會,設計了一個情境,要等著捕捉他的反應,然後到處散播議論

 

他坦承,說實在話他很難受。可是,他媽一副看笑話的表情,臉上帶著微微的興奮,在那種情況下,他看了實在很難不嫌惡。他的情緒,很自然而然被他媽那張緊盯著他的臉給壓住了。他媽看他的反應似乎不到位,就一直不斷逼問:「你是不是很難過?」

 

他沒回應,她就繼續說:「你是不是很想哭?」好像他不哭,她就不打算收手那樣。他還是沒回應,他媽又說:「你說話啊!人家問你,你要回應,你這樣不講話,很沒禮貌!」

 

他說,他只好回答:「我很難過!」然後臉別過去,默默地流淚,不想看她。

 

她就假意安慰:「不用這麼難過啦......」然後帶著一副滿意的表情,很快地去做她的事。連安慰都那麼虛假,不願多做停留。

 

他描述這件事的時候,正在情緒中,所以說了不太好聽的話,「你說,我媽是不是很『變態』?她竟然是用這種事,來滿足她自己耶?!」

 

這種消費他人的心態,即使是過世的人,也不放過。不要說是他媽,現在的媒體,不是常帶頭這樣做嗎?

 

他從小在這種環境長大,他的情緒如果沒表現到讓他媽滿意,他媽就會罵他、損他。像是說他冷漠,說他都不關心,說他自命清高......

 

我在臨床上,也會碰到類似的狀況。大部分家長,是真正抱著關心、擔心的態度,怕孩子的情緒沒表達完整,沒辦法及時伸出援手。但也有少部分的家長,單純是覺得孩子的情緒「很奇怪」,跟想像中的不一樣,「沒有同理心」。

 

情緒沒有公式,對很多人來說,情緒是隱私。像我跟一位小女生很聊得來,她幾乎對我知無不言,但是過了幾年,她快接近青春期的時候,開始對我有所保留,有些話題會碰到鐵板,「那是我的秘密」。她偶爾快忍不住想講出來的時候,一逕傻笑,就手摀著嘴,自我克制。

 

情緒很需要被尊重,即使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情緒,我也尊重。我很少逼問什麼,逼問是一種不是那麼尊重對方的態度。

 

如果情緒來了,當事人其實也很難擋。如果情緒還沒來,也不用硬要逼出來。

 

在進行治療的時候,會用故事、演劇、繪圖、音樂、舞蹈......想辦法幫助當事人表達卡住的情緒,但那也要在當事人有動機的時候進行,要尊重當事人的意願,情緒的流動會比較順暢。

 

有些家長或長輩,很喜歡操弄孩子的情緒,常見的手段像是騙小孩、逗小孩、罵小孩。操弄人的固然被滿足了,但是對被操弄的人來說,特別是孩子,身心發展都不利。

 

操弄他人的情緒,有時候是為了看好戲,基本上就是不尊重人。好像他人的情緒不重要,滿足自己的情緒是優先。

 

我很期待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願意尊重、發揮同理心,給她、給他們家情緒上的空間。我們好好整理與面對自己的情緒,那是更要緊的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靜下心去愛:在靜定中找到自己,也圓滿身邊的關係》,遠流出版,洪仲清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幸福,不是理所當然」轉化愛與無常的4個練習,在感恩裡領悟:人生再捨不得,也要學會放手

撰文 :吳錫昌正念照護講師 日期:2019年10月28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我們都應敞開心靈去領受這個禮物,以無限感恩的心去接受它。並讓這祝福充滿你。直至你遇見的每一個人,都能被你祝福、被你的眼神、你的笑容、你的觸摸所愛。只要有你存在,就讓感恩滿溢,讓祝福圍繞你。這便真的成為美好的一天。

文/ 吳錫昌正念照護講師

 

老王因帕金森氏症逐步退化的過程中,他自己本人有所感知,一路在他身邊陪伴他的王太太,顯得非常無助。但她仍然渴望地問我:「有什麼好的方法,能夠把痛苦的原因拿開?」

 

夫婦之間、子女與雙親,當彼此曾經有緊密連結的親人,對另一方經歷身心變化,都同樣會感到焦慮與痛苦。

 

「朝看花開滿樹紅,暮看花落樹還空,若將花比人間事,花與人間事一同。」
 

這是一首唐詩,由龍牙禪師所作。它的比喻很淺顯,人間事和花開花謝一樣無常,早上看到繁花盛開,晚上花落留下空枝,人生何嚐不是一樣的道理。

 

但當人處於盛世,會以為這是永遠,很少人願意真去理解它終有一天會殞落的道理。

 

對於照顧至親所愛,當有照顧的需求開始之時,很少人願意去理解什麼時候是照顧結束時,還是期望有一天老化可以逆轉,有一天可以無需被照顧呢?

 

面對可以預知的無常,你的愛是化作一份祝福呢?還認為它是生命中的一份詛咒呢? 愛與無常是生命的禮物,可以讓人轉化為動力。

 

如果沒有這份提醒,我們會把目前所擁有的視為理所當然,並不斷地希望它更好,無止盡地追求更為圓滿。

 

更深的理解,會帶入正念最重要的核心:每一天,每個當下,都是值得珍惜的,即使這個當下,不是快樂的經驗,也依然值得珍惜。著名的本篤會修士、達味修士(Brother David Stienle-Rast)的文章《天天是好日,Good Day》,他的文章充滿了慈悲與睿智,並廣為流傳:

 

他告訴世人,不要以為今天只是無盡日子中的另外一天。 今天是特別給你的一份禮物。同時是你目前唯一擁有的禮物。因為今天中所發生事可能是第一天,也可能是最後一天。

 

我們都應敞開心靈去領受這個禮物,以無限感恩的心去接受它。並讓這祝福充滿你。直至你遇見的每一個人,都能被你祝福、被你的眼神、你的笑容、你的觸摸所愛。只要有你存在,就讓感恩滿溢,讓祝福圍繞你。這便真的成為美好的一天。

 

正念教我們如何調整心態,去活在當下的每一瞬間,去接受與感恩生命中的每一刻。

 

從早上起床,感受到晨熹的光影,睜開雙眼看到週遭的色彩,感受到親愛的人仍在身旁,就在此時此刻,你以擁有幸福的一切。

 

活在當下,會縮小照顧過程的痛苦,緩和對未知的恐懼。並轉化成祝福的力量,讓愛成為永恆。

 

給老王夫婦的建議是:

 

- 給予老王更多耐心,或許不必太勉強他,一定要有改善,或變得更好。這些期望都會造成他的壓力,反而使他更加地害怕與退縮。

 

- 接受態度,允許所有事情的發生,讓老化過程,允許它以自己的方式進行。想想花開花落,四季更替,人生不也是如此嗎? 安然接受老化的態度會給彼此更大空間與自由,生活更有品質。

 

- 珍惜當下時光,把每天的相處,每次的交流,每份的共享,都當作永恆的珠寶,細細品嚐,好好玩味。

 

- 「不批判」會是送給辛苦照顧者,像是王太太們的禮物。照顧者很常地會自責,批判自我。當照顧者可以和老化共處時,將會更珍惜自己,給自己慈悲的力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正念照護:照顧別人更關愛自己」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負面情緒讓我更快樂!因為... 「我懂得什麼時候正視軟弱,什麼時候選擇堅強」

撰文 :蘇益賢 日期:2019年05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在每個人腦中的情緒眾議院裡,除了正方,也一定會有反方。

 

負面情緒是老天爺巧妙的安排,在尋找快樂的路上,與其假裝它不存在,倒不如對它多了解一點。後面我們會提到,若能理解負面情緒背後的意義,我們還可以借助這些意義來尋找更多的快樂。

 

理解情緒的「用處」,是接納情緒的第一步。情緒本身雖然有正負向的分別,卻沒有「好壞」之分,好壞都是我們的文化、社會附加的判斷。每種情緒都有它的功能,都很重要。在應該快樂的時候快樂,在難過的時候難過,這是自然不過的事。

 

社會學家克莉絲汀.卡特(Christine Carter)用了一個很棒的比喻,她說負面情緒就像人體裡的「膽固醇」一樣,表面上對健康有害,但其實它仍有用途,是不能不存在的要角。

 

傳統觀念總說:「生氣只會誤事。」我常跟個案說,這種觀念不見得是對的。只是,你要懂得生氣,同時要記得,生氣的方法有非常多種。

 

不懂得生氣,有時候你的權利會受損。或者,一直憋著,從可以健康釋放的小生氣變成難以挽回的大暴怒,並非好事。

 

哭泣、難過也是華人文化裡不被鼓勵表達的情緒。「哭有什麼用?」相信這句話大家都不陌生。

 

為什麼要難過?因為難過會讓我們慢下來。慢的時候,你才看得清楚現在到底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不會莽撞地再去做些什麼。悲傷的時候,我們才能好好哀悼失去的人或物,並從中學習經驗。

 

在低潮時,難過的情緒也在告訴你身邊的人:「請協助我。」在生存不易的原始時代,他人的協助對存活極為重要。

 

男性常不允許自己有害怕的感覺,恐懼常常跟「膽小、懦弱」寫在一起。不過,若沒有恐懼的能力,我們可能就活不久了。來到樓頂,你的身體不自覺顫抖著,這種害怕的本能在告訴你:「嘿!這邊很危險,快點離開!」一個不會害怕的人,隨心所欲四處冒險的同時,小命也很難保住。

 

事實上,許多作奸犯科、心理病態或反社會人格者,往往都欠缺「感到恐懼的能力」。在應該害怕的時候,沒辦法害怕,反而容易做出不適當的行為。

 

在碰觸到可能有害的事物時,我們自然的情緒反應是厭惡感。你不妨回想一下,當你在山上路邊看到色彩鮮豔的菇類時,心頭浮現那種「噁」、不想碰它的感覺就是厭惡。(沒錯,還有其他極佳的例子,有人跟我一樣討厭香菜與秋葵嗎?)

 

厭惡情緒會阻止我們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例如,不會把那朵看起來噁心的毒菇吃下肚。在原始人時代,吃對東西非常要緊。過去沒有急診、沒有醫院,一旦吃到不乾淨、有毒的食物,我們可能就掛了。

 

♦♦♦

 

牙痛時,我們會覺得痛。事情之間的因果順序是這樣的:

 

事情的原因 → 原因造成的結果

 

牙齒出問題 → 感覺到牙齒很痛

 

「痛」本身只是一個訊號,提醒我們有事發生了:牙齒出問題。因此,我們會快點採取行動:去看牙醫。

 

我們不會花太多時間糾結在「痛」的感覺,心想:「我不允許自己有痛的感覺。」「我怎麼會痛呢!真不應該!」「男生不可以感覺痛。」

 

牙痛了,我們要處理的是「牙齒」,而不是處理「痛的感覺」。如果你光處理「痛」,吞幾顆止痛藥,其實治標不治本。

 

但,如果把牙痛換成「心痛」,我們往往會搞錯事情的因果順序:

 

事情的原因→原因造成的結果

 

失戀→感覺到難過

 

因為失戀,我們難過。這時,許多人很容易不小心把火力對準「難過」,質問自己:「我怎麼可以有難過的感覺?」「難過是懦弱的!」「不可以難過。」

 

花力氣禁止負面情緒出現,就像是在牙齒出問題時不允許痛的感覺出現一樣。當我們把心力都用來禁止它們出現時,反而聽不見「難過」這個訊號背後想告訴我們的事。

 

失戀了,我們真正要面對與解決的,是失戀這件事,而不是難過這件事。

 

我喜歡把負面情緒比喻為防毒軟體,它的功用就是保護我們。儘管裝了防毒軟體之後,電腦會變慢,插入USB時,它會過度警戒地哇哇叫:「疑似病毒,危險!危險!」不過,我們知道它只是在盡自己的本分。雖然有點困擾,卻不會花太多力氣生防毒軟體的氣。

 

下次負面情緒出現時,請問問自己,這個情緒想告訴你什麼?你可以如何接納與表達這個情緒?接下來最適當的行動,又會是什麼?

 

誰都會生氣,沒什麼大不了。但如何在適當的時候,用適當的方式,對適當的對象,適當地發完脾氣,可就難了。——亞里斯多德 (西元前384 ~ 西元前 322) 哲學家

 

 

(本文摘自《練習不快樂?!》時報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死亡教我的事:生前心存善念,多做好事,隧道的盡頭就是光明

撰文 :莊聰吉 日期:2019年05月0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多年前移民紐西蘭,在那遙遠國度,老天讓我遇見兩位朋友,親眼經歷他們罹癌後的正向態度——無懼、自在與從容。在此,我樂於分享他倆的生命故事。

首先是位徐教授。

 

他早年因主張台獨而流亡日本,拿到博士後和妻移居紐西蘭,他家位於青青河畔之上,可眺望整片出海口。

 

我喜歡拜訪他,除了可由落地窗欣賞絕妙的美景外,還可邊品嚐他親調溫熱直入人心的咖啡,邊和他暢談各自的精彩人生

 

一個晴朗的清晨,他指著退潮後顯露出的潔白沙丘,問我可曾去過?

 

我搖頭,他即略帶惋惜的口吻說:「我常利用日落前寧靜時分,輕挽妻的手,緩緩漫步沙洲之上,四周微風徐來,青山綠水美景環繞,那幸福滋味筆墨難以形容,有空我一定帶你去走一趟」。

 

無奈天不從人願,過了不久,他因開過刀感染C型肝炎,進而惡化為肝癌,而我因事飛回台灣,不能在旁陪伴照料,心中倍感歉疚。

 

從來得知,他曾當面詢問主治醫師,了解從確診肝癌到死亡,平均可存活六個月的殘酷事實後,即充分利用生命最後時光。

 

隨身攜帶醫療用緩解疼痛的嗎啡,開車陪伴其妻遊遍紐西蘭各地好山好水,而不願將自己禁錮在蒼涼落寞的病房。

 

當我再次返回紐國,一進家門,就這麼湊巧接到其妻來電:「莊醫師,徐教授今午出殯,你要不要送他最後一程?」

 

匆忙換裝後,我急駛赴約,只見一群親朋好友安靜尾隨捧著骨灰甕的徐太太,一路走向生前許教授允諾帶我去的沙洲,然後遵照遺願,面對夕陽西沈之際,將骨灰輕灑向寬闊深藍的大海。

 

那時的我,淚已滿面,心中吶喊:「徐教授,您真是守信用的好友,天國再見,一路好走!」

 

另一位則是黃船長,年輕時嚮往海上生活,從基層幹起,奮鬥多年,終於升為船長,五大洲各大港口皆有他的足跡。

 

退休後,選擇人間最後一塊樂土——紐西蘭安享餘年,有錢有閒,過著神仙般的日子。

 

沒想到一場車禍意外,改變他的一生,急診照X光,懷疑他為末期肺癌轉移大腦,導致開車時精神恍惚撞上電線桿。

 

為了確定診斷,也為了落葉歸根,他偕妻回台就診,當醫師請他出去,並吩咐其妻進診間時,他不想迴避,央求和他的妻子共同討論病情,充分了解後,他向院方請假,返家誠實面對一對兒女。

 

全家難得聚在一起,開了個家庭會議,他先對於跑船生涯疏於顧家,未盡父親職責致上誠摯歉意。

 

席間並點出兒女個性上的缺失,希望他們注意改進,然後用毛筆在訃文上一字一句工整寫下告別式想邀約親朋好友的名字,最後從容不迫住進安寧病房。

 

據其妻事後描述,黃船長不曾呻吟自己痛楚,反而時時提醒她幫忙照顧隔壁床哀嚎的孤獨老人,臨死不忘助人,令人感佩。

 

我何其有幸成為一位醫師,能看盡醫院每日上演生老病死的劇碼。「人生上台容易下台難」,希望每個人都能抽空去急診室走一回,在短時間內就能體驗人世間的滄桑與無常。

 

有人說:「每個人的墓誌銘都是個0字。」,它依生前所作所為可解釋成「無」、「虛空」、「圓滿」或「句點」。

 

因為好友的往生,對我而言,是個難得的生命教育,除了懷念,更讓我深深體悟當下活著的可貴,死亡只是帶走身體,並沒帶走生命。

 

我很贊同影后柯淑勤所言:「當那天來臨,請好好的跟我說再見。你們可以含淚,但請微笑。含淚,是我活著帶給你們感動。微笑,是祝福我到另一個未知。」

 

祈盼老天在我走之前,給我些時間學徐教授,答應人家的事盡早完成;學黃船長,和家人促膝懇談,跟因誤解而疏離好朋友道歉;跟幫助過我的貴人道謝,跟摯愛的妻子與女兒道愛;最後和他們一一珍重道別。

 

我願逝如秋葉之靜美,所以準備好兩首喜歡的歌——「bridge over the trouble waters」和「瀟灑的走一回」。

 

其優美旋律與感人歌詞將陪我走向陰暗後的光明,因為恩師前框機主教單國璽曾跟我說:「死亡猶如通過一條曲折隧道,只要生前心存善念,多做好事,隧道的盡頭就是光明。」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醫病平台」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下次」!人生無常,或許再也沒有下一次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精彩圓夢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上一篇用「人生短短幾個秋」為題,來談第三人生的投資理財。這一篇繼續用這七個字為題,因為面對生活,又何嘗不該活在當下呢?

文/施昇輝

 

第三人生最不該把「等……再……」這種句型掛在嘴邊,例如「等下次有空再聚聚」或是「等有錢再去旅行」,結果經常都是再也見不到面,或是再也沒機會去了。

 

「老友」在第三人生,絕對是生活上的重要支柱,但大家的健康都不復以往,甚至生命無常,脆弱到說走就走,所以能見就見,不要期待還有下一次。

 

如果是經常見面的老友,驟然離世或許還能接受,但如果是旅居國外,好多年才見一面的老友,真的要抱著「見一次,少一次」的心理準備。

 

如果老友相見,和其他活動撞期,我一定盡可能以前者優先。如果另個活動非去不可,我也會想方設法,在老友相見場合快結束前趕到。前不久,我的一位大學同學榮退舉辦餐會,幾乎所有在台同學都到場為她慶祝。

 

 

我當晚早就安排要去鹿港演講,不可能改期,所以我就跟同學說,我一結束就趕高鐵北上。很多同學都情義相挺,當我晚上快十一點趕到時,還有十幾個同學等我。

 

我在2003年就被當時任職的證券公司解雇,被迫提早進入第三人生,幸虧這些大學同學不離不棄,才能讓我順利走過人生的谷底。幾乎全員到齊的同學會,我怎能缺席呢?

 

2014年,我和老婆參加了一趟15天的地中海郵輪團,和一對劉大哥夫婦最投緣,回國後還相約吃飯、旅行。兩年後,這對夫婦跟我們約好,「等他們從香港回來,要再一起去北歐搭郵輪」。

 

結果,劉大哥在香港心肌梗塞猝逝,他的太太難過到不只取消北歐行程,也不再與我們聯絡,我們就此失去了這個好友。

 

 

我想這種例子,在很多人身上都發生過。我希望大家能見面時就見面,不要徒留遺憾。

 

此外,另一種很大的遺憾就是「很多事到老了,就不能做了。」這種遺憾多半發生在「旅行」上。很多人最後沒有成行,不是因為沒有「錢」,而是因為沒有「健康」了,但大家之所以遲遲不去,很多卻是因為「捨不得花錢」。

 

沒有人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所以都省著花錢,怕萬一沒錢了卻還沒走,怎麼辦?所以很多人都想靠投資賺點旅費才捨得去,結果反而賠錢,更不能去了。

 

進入第三人生,不該太斤斤計較錢,應該是「值得花,就該花」。2012年,我去尼泊爾旅行,導遊推薦大家可以去玩飛行傘,飽覽費娃湖美麗的風光,30分鐘的天空翱翔索價199元美金。

 

 

雖然真的有點貴,但我二話不說,立刻報名參加,因為我想一定要趁年輕來嘗試,否則到老了,可能骨頭硬了,身手也不靈活了,屆時就算想玩,也沒資格玩了。飛過一次之後,了卻心願,不會到老來才扼腕遺憾。

 

另一個類似的經驗是2015年在阿拉斯加搭直升機上冰原,花了360元美金,絕對值得,因為一生可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玩飛行傘或許還牽涉膽量,但需要體力爬坡的中國黃山之旅,絕對應該趁膝蓋還能負荷時趕快去。2017年,我和老婆特別挑了一個在黃山上待五天四夜的團,費用雖然高一些,但因為時間充裕,所以體力負荷相對較少。

 

這種用「金錢」來保護「健康」的方法,或許可以給大家一個參考。下一個挑戰體力的旅行,我會設定在秘魯的馬丘比丘,希望能在60歲以前完成(其實就是明年了)。

 

 

最後,因為人的壽命越來越長,進入第三人生時,父母或許都還健在。在醫院裡,我經常看到很多六七十歲的人陪伴八九十歲的父母來看病。千萬不要以為有外籍看護就沒事了,也千萬不要「等父母生日,或過節時再去請他們吃飯」,因為很可能就會變成「等父母生病,再去看他們」了。

 

有空就去看他們,沒空至少每天打個電話給他們。看到他們精神奕奕,或聽到他們講電話中氣十足,其實就是一種平凡的幸福。當然,要能持續享受這種親情的前提是,顧好自己的健康,才有能力照顧父母。

 

不要一直以為還有「下一次」,而要常常心想,或許只有「這一次」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