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無法離家的「大小孩」嗎?放手讓孩子自由飛,50歲後的你該享受自在,他也該學會長大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10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然而,這些大孩子的困難在於:他們成為大孩子,並不單純是因為父母的過度照顧,而是因為複雜的家庭關係,讓他們覺得需要繼續當個孩子。

「我不喜歡我爸媽一直管我,甚至左右我的選擇,就連我要做什麼工作,他們都有一堆意見!」妳抱怨著。

 

「他們很愛嫌棄我的男友,一直說我可以找到更好的,又常問我要不要出國念書;可是我已經快三十了,為什麼他們還要這樣問,好像我怎麼做都不夠好!」妳心裡充滿委屈

 

「妳現在還住在家裡嗎?」我問著。

 

「對啊!妳也知道現在外面的房租有多貴,住家裡又可以省錢......」妳理所當然地說著

 

「說真的在家裡很多事情都不用做,我媽都會準備我的晚餐、整理衣服跟房間,我都快變成生活白痴了,都開始懷疑自己去外面有沒有辦法生活。」妳邊說邊覺得無奈。

 

我看著眼前年近三十的妳,心裡卻浮現大寶貝的畫面—依偎在父母身邊,一邊攀附著父母索取照顧,一邊又推開父母餵食的手。

 

這是我在實務中常遇見的案例:很多想要掙脫父母的大孩子,一腳跨在家門外,看見外面世界的自由與挑戰;一腳縮在家門內,看見家裡面的紛擾與被照顧的舒適。

 

大孩子們既為難又掙扎,感覺到被愛的窒息和抑鬱的同時,又感覺到掙脫的未知和恐懼。他們的人生一直處在迷茫裡,雖然想飛,但又會說:「你看我又能怎麼辦?」

 

單就經濟層面而言,如果付出房租可以為自己爭取更多的物理空間和心理空間,我並不覺得房租是花費,反而覺得是筆很棒的投資。

 

這是在投資我們生活模式的自由感,同時投資我們輕鬆與自在的心情,不用一天到晚被盯哨;這能帶給我們更多心力去創造,並且能在拉開距離後,更有力氣去愛自己的父母、提升相處的品質。

 

然而,這些大孩子的困難在於:他們成為大孩子,並不單純是因為父母的過度照顧,而是因為複雜的家庭關係,讓他們覺得需要繼續當個孩子。

 

他們困擾的租房問題,並非單純來自經濟困難,而是在外居住缺乏「家」的感受;他們甚至覺得搬出家後,原本的家就會變得不是家,自己住的小空間更會缺乏家的氣味。

 

請想一想:是什麼讓經歷空巢期的父母,必須要繼續當父母,像是對待青少年子女一般地對待你?是因為孩子的行為不夠成熟、不夠負責任嗎?還是父母總是習慣性承擔、替孩子選擇,卻又一邊責備孩子為何不像隔壁誰家的孩子一樣上進?

 

請想一想:為什麼他們不能悠哉地回歸兩人的夫妻生活?還是因為夫妻生活從來沒有協調過,所以一定要有一個孩子留在家裡,調節家中的氣氛?

 

孩子留在家中最理所當然的方式,一種是永恆孩子的樣貌,另一種則是生病的孩子—往往會是精神情緒相關的疾病困擾。

 

很多人會糾結於「沒有家的感覺」這個狀態,認為一旦孩子都飛出去,家就會分崩離析,並在家中失去凝聚力時感到害怕。

 

但事實是:就算回到孩子在家的狀態,家人間的相處卻時常是冷漠疏離,甚至是有衝突張力的。即使用「家的樣子」的信念,將所有人綁在一起,在充滿情緒、情感又不流動的家中,彼此的心還是無法靠近。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廖玉蕙/孫女教我的事:50歲後,學會蹲下身子,站成跟孩子一樣的高度,才能深刻感受生命的奧義

撰文 :廖玉蕙 日期:2019年08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廖玉蕙提供
  • A
  • A
  • A

小孫女長到六個多月時,自主意識抬頭,只要看到我的相機靠近,立刻撇過臉去,不苟言笑地瞧向另一邊,絕對不看鏡頭。

這樣的發現,讓我心頭大驚! 先前還以為是偶然,後來屢試不爽,才知她真的是有意識的反對,我到右邊她就轉向左邊;我跑到左邊她就轉過右邊,我猛然意識到原來我正以「愛」之名行霸凌之實;而她有口難言、無力對抗,只能用看似不禮貌的方式回應。

 

小孫女漠然把臉移開的動作,讓我領悟當勢力不均等的狀況下,要求弱勢講究禮貌真是太奢求了。畢竟禮貌與否端視雙方的認知,如果強者無視於弱者的感受與處境,光拿權勢威嚇屈服,應該也不能太責怪弱勢者沒有禮貌。

 

教育的確得謹小慎微

 

小孫女長到一歲又四個多月時,還不會說話的她只是好奇偏頭端詳阿公臉上的壽斑,卻對著我手腕上新出現的紅色蚊叮發出心疼的「呼呼」憐惜聲!

 

她已然開始學會分辨阿公臉上原本存在的自然壽斑與阿嬤手上新增傷口的疼痛,並開始學習如何去表達愛。這種人格氣質的涵養,半由生性的敏感細膩,半由父母的後天提點教養。

 

此種天真的體貼,一如我對寫作練習的觀察,同樣都是一連串敏感、發現、思考、辨別和「愛」的履踐過程,常常隨著大人的鼓勵而越臻美善,卻也可能被無心的粗礫對待所折損。幼兒的人格往往因此一點一滴逐漸被形塑,並各自走出不同的人生,教育的確得謹小慎微。

 

大人得學會蹲下身子,站成跟孩子一樣的高度

 

當小孫女一歲五個月時,我帶她去參觀木柵動物園。在緊挨著的人潮中,我指著樹梢上的鳥兒給她看,她卻彷彿無感地只顧盯著低處,等人群稍稍鬆散,我蹲下身子,赫然發現地上原來也有許多隻鳥兒走來走去地啄食。

 

因為高度不同,小朋友的眼珠子停駐在跟大人不同的視點是理所當然的。同一區內的鳥兒,我看飛上樹梢的,她看飛下地面的,我老以為她反應慢,不斷地用手指輔助提醒,搞得她好不耐煩。

 

稚齡的小孫女不會說話,但她用眼神教會我:孩童個子小,視點低,看到的風景跟大人不一樣,大人得學會蹲下身子,站成跟孩子一樣的高度,才不至於雞同鴨講,各說各話。

 

不同的場域有著不同的分工,無分主從,須相互幫襯

 

孫女兩歲時,剛學會簡單的表達。我跟她一起閱讀唱遊繪本,我的眼光經常追隨著文字描摹的故事情節轉進,只注意到文字中提到的角色——小恐龍、小黑熊及來襲的猴子。

 

小孫女卻常用手指比畫並詢問我文字中沒有提及卻在畫面角落出現的看似無關緊要的配角,譬如躲在一旁偷覷的小青蛙、天空飛著的小鳥、兩隻結伴觀看的小兔子……因為孫女無分角色輕重的關心與注目,故事平添許多視角,使得畫冊更顯豐富靈動、逸趣橫生。

 

我從童子的閱讀行為裡學到眾生平等的概念,即使只是路人甲的旁襯角色也都不該被忽略,生活中的每一個人都在不同的場域有著不同的分工,時而為主,時而為輔,相互幫襯,卻是同等重要。

 

多元概念的形成

 

孫女獲贈一枝小風車,因為年紀尚幼,無法像大人一樣吹動,每次噘嘴使力吹,都只吹出一地的口水,風車就是文風不動,阿嬤怎麼示範、怎麼教都徒勞無功。

 

她不經意拿著小風車經過正放送涼風的電扇前,風車竟迎風快速轉動起來,孫女開心地歡叫:「阿嬤! 你看! 阿嬤! 你看!」阿嬤看她如此開心,也跟著大笑開來。

 

又經一日,孫女又驚喜跑進書房,開心地要阿嬤看,她用手撥動風車的扇葉,風車也動了起來,她興奮地發現風車原來不只用嘴吹才會滾動,也可以用手動,更可以用電風扇搧。

 

我從兒童的創意發現中,領略多元概念的創意,很多的事,解決之道都不止於一種,只要設法開發腦力,創意就源源而來。

 

在天上開趴的榮枯啟示

 

二姊離開人世後,我久久無法從悲傷裡恢復。一日,最喜歡二姨婆的小孫女諾諾,隨手畫了一幅藍、黃交揉的抽象畫,拿過來展示。問她畫什麼? 她毫不猶豫說起畫裡的故事:

 

「風吹著,樹上的葉子在天空飛啊、飛地掉下來,變成枯葉。枯葉在地上開party,開著、開著,又被風吹起來;風吹著、吹著,枯葉變成小鳥;小鳥飛啊、飛的,又在天空開party。」小孫女這一席話,讓我靈光一閃,想起人生榮枯起落,不也是如此:時而為枯葉,時而飛升成小鳥,無論是人間或天上,都一樣可以歡樂開趴。

 

這個枯葉飛升成小鳥在高空歡喜開趴的故事,對猶然沉浸在二姊往生的悲傷中的我,真有振聾發聵的鮮明啟示。

 

晉身為祖母後,我有幸陪伴孫女成長。少了為人父母的養育焦慮,多了份旁觀的怡然,較有餘裕與閒情來觀察小朋友的言行舉止,深刻感受生命的奧義,這些都是小孫女教會我的事。

 

廖玉蕙╳李偉文 《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新書座談會

時間:2019/08/29(四) 19:00 ~ 21:00

地點:洪建全基金會(台北市羅斯福路二段9號12樓)

更多訊息:https://reurl.cc/yxmYD

請上網報名:https://reurl.cc/gKaY4

 

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時報出版,廖玉蕙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放下孩子,是50歲以後的人生功課! 她體悟:這樣重新找回自己,才能擁有更多快樂

撰文 :李香誼 日期:2019年08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我民國三十六年出生,今年七十一歲,一輩子都住在池上,只有一陣子去外地念臺東女中。我對池上最有記憶的就是大坡池,那時候孩子憨膽呢!

池上童年

 

我們常划著竹筏去採菱角,到處都是菱角,一天到晚菱角吃不完。水一捧起來,就是一堆小蝦小魚,那時候超棒的!以前池上飯包的配菜,就是大坡池裡的小魚蝦,便當的肉都是前晚先醃過,早上起來再炸,超好吃!

 

我出生的地方就是現在火車站前的中正路,我在那邊出生長大,後來才搬到中山路。那時候中山路還崎嶇不平,很多石頭,一般人都打赤腳在路上走,每天這樣走也習慣了。以前大部分池上人的日子都很苦,小孩都打赤腳,哪有鞋子好穿?

 

穿的衣服都是破破爛爛,補了又再補。住街上的人經濟比較好些,很少打赤腳,小孩有新衣服可穿。我的媽媽很會縫紉、織毛線,還會做衣鞋,我從小沒打過赤腳,都穿著媽媽做的布鞋,那布鞋超好穿,底下厚厚的一層,鞋面的手繡花紋好漂亮,同學常常很羨慕,「玉修,妳好好命喔!」因為家裡做生意,經濟比較好,生活過得算不錯。

 

民國三、四十年時,小朋友上學都是提著藺草編的籃子,書就放在裡面,不然就用母親做的大布巾,把課本捲在布巾裡,斜綁在身上。民國四十二年,我讀小學一年級,書包是媽媽用布做的。

 

以前池上街上的孩子家境通常比較好,我的鉛筆盒裡面有很多鉛筆和橡皮擦。講到文具,勾起我小時候的回憶。我有個小學同學,現在大家都喊他蕭春生老師,他的爸媽是山東人,所以蕭老師個子也高,坐在教室最後面。

 

那時候我瘦瘦小小的,坐在最前面,座號是一號。我是班長,上課時會巡一下,我看到他沒有筆好寫字,也沒有橡皮擦,什麼都沒有,坐在那邊猶豫。我就拿個小刀,把鉛筆削一削,分給他,把擦子割一半給他,寫錯了可以擦掉。

 

蕭春生老師的爸媽在大陸已經結婚,民國三十八年跟著政府撤退來臺灣。外省人逃難來臺灣,很辛苦,非常刻苦,那時候池上鄉公所正好缺文書,蕭老師的爸爸文書也寫得滿好,在公所做文書的工作。還好有那份工作,不然家裡幾個孩子,不知道要怎麼生活,他又是老大,那時候公務人員薪水很少,一個月才幾百塊,日子過得很清苦。

 

沒想到我的同學長大後,書法寫那麼好。他跟我說:「玉修,我以前真的很感謝妳,妳對我真的夠好的。」他一直記在心裡,送了我很多字畫,樓上房間掛著七幅他的書法,我把它們框起來。看到他的字,就想到以前。

 

民國六十三年,我去念臺中商專,算是空中專科學校。每個週末去臺東市上課,每隔一個月到臺中商專上課,丈夫很支持我,就是他鼓勵我去念的。那時老大才一歲,還抱在手裡,每次就是這樣背著孩子去臺東上課。

 

每個月去臺中一次,先從池上搭火車到臺東市,那時臺鐵南迴線還沒通車,公路局還是金馬號,從臺東轉搭金馬號到臺南、高雄或者屏東,最後搭火車一路到臺中。要是明天要上課,今天一早就要出發了,去臺中上課這兩天,孩子都是丈夫帶。

 

孩子從小家教很重要,不能離開孩子太久,當天上完課就馬上趕回來,一路轉車,回到池上已經晚上十一、十二點了,現在講起來也是很有毅力。後來因為孩子還小,早產的孩子毛病比較多,免疫力比較弱,發高燒又腸炎,就沒有繼續讀了,剩半學期就拿到證書了呢!可是孩子生病了,孩子還是比較重要,就沒繼續讀了,很可惜。

 

鼎東客運的黃金年代

 

民國六十六年,我開始在鼎東客運池上站賣票。那時鼎東的生意真的非常好,賣票的只有我一個人,還兼賣菸酒、零食、糖果餅乾、玩具,超忙的!除了賣票員,還有一個站長、副站長,加上司機、車掌小姐,光鼎東客運山線的車掌和司機就將近五十個。

 

那時候錢又很大,一張從池上到臺東的全票才十九塊而已,一天賣出去的票就將近兩萬塊。搭鼎東從池上到臺東大概一小時四十分鐘,那時火車班次少,鼎東又比火車還快一點,所以當時的池上人外出幾乎都靠鼎東客運。一天光是從臺東駛來池上的車就有十七、十八班,到晚上八點才結束,乘客非常多。

 

臺鐵還沒有自強號,光華號算是最頂級的,光華號之前,去臺東要三、四小時,我還在臺東市念女中時,一、兩個月搭火車回池上一次,假如明天要回學校報到,今天晚上就要搭夜車去臺東。那時候還沒有鼎東客運,火車班次太少,回來一趟不簡單,花的時間相當於現在的池上到高雄。

 

客人一上車,車掌小姐就收票,撕一半,一半給客人當存根,下車再把存根還給車掌小姐,這樣就沒有辦法逃票。車掌一吹哨,表示車子可以開走了。那時每位車掌小姐都非常愛漂亮,大多是原住民,漢人較少,比例差不多六比一。客人看到車掌小姐很漂亮,有時候也會虧,有的車掌小姐就這樣和客人對上眼,就結婚了。

 

有的人經濟比較不好,投機取巧不買票,不是偷偷爬窗戶,就是先躲在停車場,趁司機車掌外出休息時,偷偷從窗戶爬進去,躲在車子座位底下。車站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在車站相罵、情侶吵架、瘋子,還有一路在車上大吵大鬧、喝醉在車上大小便的人都有,都是司機自己負責清理。

 

以前男女老少都搭鼎東,因為人多,比較沒身高限制,有人帶比較大的小孩,都沒跟他們收票。後來因為生意變比較差,開始設定身高,劃一條線,超過這個高度就要買半票了。

 

民國七○年代初就沒有車掌小姐了,因為開始使用電腦售票,客人都在站裡買票。民國七十一年底,自強號開始停靠池上,火車班次也變多,之後鼎東客運的生意落差很大。但自強號沒有停靠的村落,那裡的居民還是需要搭鼎東。再後來,幾乎家家戶戶都有車了,更少人搭鼎東。

 

這個狀況很尷尬,但鼎東不能廢掉啊!搭的人多半是住偏遠地方的村民,很多是老人家,或是經濟比較弱勢的人,雖然目前鼎東車票比火車貴,但因為村落對外交通不方便,有些人到火車站不方便,有的人行動不便,走不了那麼遠,只好搭鼎東。鼎東客運停靠很多村落,所以開車的行程會拖延一點,比火車慢,可是很多獨居老人,沒有鼎東不行呢!

 

有的老人想去關山慈濟醫院看病,走不到火車站,只能打電話叫計程車。看一次病,要花那麼多錢,要是經濟又不好怎麼辦?很多老人到關山看病還是搭鼎東,所以鼎東不能廢掉,但營運狀況又不好,後來的鼎東,要不是交通部有補助,不然真的會倒閉呢!雖然有政府的補貼,我還是希望它能夠多賺錢。

 

民國八十幾年的時候,司機收入差不多兩萬二、兩萬三左右,換作現在,光養家還不夠。我曾問那些司機,他們說這樣的薪水養母子養不好,光靠一個人的薪水真的很辛苦,還好太太有兼差幫忙賺。

 

以前沒有健保,孩子都生兩、三個,司機也很辛苦,有時因為孩子生病沒有錢,薪水又不高,常跟我借錢,有借都有還,要信任他們,就是知道他們有困難才會向我們借,對不對?

 

我民國九十年退休,退休前兩年我變成池上站站長,校長兼撞鐘。那時候太累了,因為司機很會脫班,有時孩子生病、身體不舒服,沒有請假就脫班,我當站長要臨時調動司機來池上載通勤的學生,還要確認從臺東託司機們載的東西有沒有進站,例如輪胎、日用品,當時都是托鼎東客運送過來。

 

當站長真的很累,才兩年胃病就來了,因為身體不好就退了下來。從六十六年到九十年,在鼎東客運整整二十五年。

 

我退休之前,鼎東的生意已經不好了,我的薪水也是抽成的,到我退休前,一天賣出的票才兩、三千塊而已,一個月薪水也只有兩、三千塊。民國八十幾年以後,一個月薪水都只有幾千塊而已。

 

目前臺灣財政赤字,又高齡化,就和日本一樣。年輕人一個月薪水兩萬多一點,只夠自己花,經濟基礎好點的年輕人才可以養家,才能給孩子較好的教育,目前每況愈下,我感覺,三年以後會更差。

 

我現在出門就是去看兒孫,大兒子總算熬過來了,晚上可早一點下班,小兒子真的拚死拚活,薪水就算不錯,也是血汗錢,晚上八、九點才到家,很心疼呢!老婆也在工作,小孩託給岳母,我跟他們說:「媽媽自顧不暇了,我沒辦法幫你帶。

 

而且我也要畫畫、寫字,我自己的興趣還是要培養,我要做自己。我以前為了你們,現在我要為自己著想,從我的興趣從新出發,不能再幫忙帶孩子。」

 

來不及說再見

 

兩年多前,我丈夫突然在臺北過世,當時是去看孫子,突然間心肌梗塞。才剛從兒子家離開,準備走回女兒家,沒走幾分鐘,丈夫突然說很喘、很不舒服,說要喝水。我趕緊去買一罐水給他喝,他喝了幾口,回到女兒家,在客廳坐沒兩秒鐘,就跑去廁所吐。

 

一下子滿身汗,好像淋到雨,臉變紫色,前後沒十分鐘的時間,就過往了,就這樣子。我當時一直在他身邊,那時候真的……我過去也在社團學過急救法,但是一緊張害怕起來,嚇到不知道怎麼幫他做CPR,一下子,就這樣過去了,沒有送醫院,來不及了。

 

後來醫生診斷是心肌梗塞。那時候真的生不如死,實在是痛不欲生。我的丈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是我的良師,也是我的益友,脾氣好、學識好、人很客氣,對孩子、對我非常好,突然間猝死,我真的不能接受。

 

丈夫過世後,我暴瘦十公斤,沒吃沒睡,他平時對妻子孩子很好,是個很有教養、很有耐心的人,就這樣子,很不捨。現在算起來也兩年多了,好快,時間過得真快。

 

那時兒子媳婦三兩天就打電話回來,怕我想不開。我跟他們說:「媽媽很堅強,只是爸爸一下子這樣去了,很捨不得。我不會尋短,你們放心,你們這幾個孩子都這麼孝順,我不站起來怎麼可以?」我還是孩子們的支柱,我要是倒了,一下子失去兩個,孩子怎麼辦?就這樣慢慢調適自己的心情。

 

那陣子嚴重憂鬱,晚上睡覺突然醒來,眼睛一張開就悲從中來,只能慢慢調適,不能一天到晚苦著臉,再怎麼想也挽回不了,要堅強地走下去,不能說心愛的人走了,自己跟著他這樣子,起碼孩子還在身邊,我還是孩子們的支柱,就一直這樣想,差不多一年半,我就走過來了。

 

不過夜裡多多少少還是會夢到丈夫回來看我,跟我講話,他會跟我聊一些家常話,有一陣子我夢到他跟我說:「我很捨不得妳,我就這樣走了,很捨不得妳。」他說:「妳是我的好妻子,妳是我們家裡最大的棟樑。」攬著我,一直哭。到目前為止還是常夢到他呢!

 

樂齡繪畫班

 

兩年多了,現在心情好轉了,還好平時我都有在培養興趣,寫書法、畫圖,偶爾去社區唱唱歌,在家裡也會唱唱歌。我參加樂齡班四年了,我覺得這是我最好的興趣,真的。

 

我本來就喜歡塗塗畫畫,我還參加書法班,星期二寫書法,星期四畫畫,星期五幼兒園的代間學習活動,年底樂齡繪畫班還有展覽,池上火車站現在也有展出大家的畫作。

 

我練的書法有好幾種,隸書、行書、行草書、大篆、小篆,還有硬筆字。專心在畫畫、書法,能夠讓我把不愉快的事情都忘得一乾二淨。

 

平常白天家裡就剩我一個,週末女兒才在家,一個人在家時,就畫畫、寫字。畫畫時我完全沒有想其他事,就是靜,心裡很單純,一心把圖畫好,沒有雜念。有時候放音樂來聽聽,看著畫,賞心悅目。畫畫的靈感,來自出國旅遊看到的風景,我去北京天壇,印象很深刻,回來後就把它畫起來。

 

去九寨溝回來後,我畫了九寨溝彝族的女孩子,她們背著竹簍,打赤腳,打扮得很漂亮但又打赤腳,不合邏輯的感覺,我印象很深刻,一回來就馬上畫起來,才不會忘記。我畫她們穿的傳統衣服,不是看著照片,只憑我看到的印象,輪廓先畫出來,細節部分再慢慢去調配。畫這些,非常開心。

 

我平常煮飯炒菜時喜歡哼哼歌,畫畫、寫字、唱歌,這三樣都是我的最愛。每星期五去幼兒園參加代間學習,和小朋友一起玩、一起畫畫,只要沒有生病,我都會去。跟孩子一起畫畫,主要是看他們畫些什麼,看他們腦海裡想著什麼。跟我一起畫畫的是慶豐餅店家的女兒,很喜歡講話,她說:「阿嬤,我畫得好漂亮,我畫綁辮子的女生喔!前面還有頭髮。」

 

她還不會說「瀏海」,她說前面還有頭髮。跟孩子一起畫畫,好像回到童年,好像跟自己的孫子玩。人家說帶一個嬰兒要消三年,就是說帶一個孩子到長大可以走路,要整整三個年頭,想到以前我們也是這樣子,很像自己的孫子、孫女。小朋友還會幫我按摩呢!他說:「阿嬤,妳好辛苦,我給妳按摩。」

 

早上醒來,想到我又多活了一天,這樣不是很好嗎?不要太悲觀,人生本來這條路就遲早要走了,什麼時候走,自己都想不到,快樂也是一天,愁苦也是一天,盡量把自己的心情放寬。現在除非晚上夜深人靜才會想到我丈夫,平常白天我很專心畫畫、唱歌,我不想……以外的事情都不要想,別煩惱那麼多,再煩惱,有些事情也彌補不回來。

 

生病時,我也是照常在家畫畫、寫字,女兒有時會念我,生病了還在畫畫、寫書法,不要寫了,好好躺著。我說我在床上躺那麼久我受不了,畫畫也是種心理治療,會感覺開心,身心理都會變好。

 

去樂齡繪畫班上課也很開心,可以去那邊聊天,不會畫的人就請教別人怎麼畫,同學就教他怎麼打底、打草稿、從哪裡開頭,「喔!原來是這樣子!」下次就比較會畫了。老師只有一個,如果每個學生都喊:「老師這個怎麼畫?」一下也教不來,所以老師安排比較資深的和新來的同學坐一起,互相幫忙。

 

有些同學年齡比較大,不像年輕人反應比較快,不知道怎麼開筆,我們先教他怎麼開頭、怎麼打底,下次就知道了。

 

以前只有學生時代才能塗塗畫畫,之後生孩子、帶孩子、工作,完全沒有時間畫畫,等孩子長大,去樂齡班後才開始畫。我現在很想畫一張非常漂亮、非常賞心悅目的畫,參加展覽,讓大家看到我的進步。展覽最主要是讓人家知道,多多少少我們還是沒有把自己的興趣荒廢掉,對自己也是一種鼓勵。

 

多畫多學,總是好處。等到孩子大了、退休,才找回原來的自己,我現在七十一歲,從學生時代到現在,整整四、五十年,才把自己的興趣重新找回來,你想想這多麼珍貴!所以除非身體不好,還是家裡有什麼重要事情,我幾乎沒有缺課。年紀不是關鍵,隨時都可以開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池上二部曲:最美好的年代》,白象文化出版,李香誼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若權/對孩子放手,是訓練自己獨立的能力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9年04月0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遠流
  • A
  • A
  • A

母親中風後的這二十年來,身為居家照顧者的我,很少安排超過五天的長途旅行。唯一有過的機會,是四年前重返巴黎的那十天。回台灣後,意外寫成《每一次出發,都在找回自己》(皇冠出版),我以為再也不會允許自己任性出遊。

文/吳若權

 

畢竟,為了尋夢而離家,是年少才有的特權。

 

熟年以後的人生,還能有幾次壯遊呢?對現階段的我來說,算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求。

 

自從考過SCA咖啡師執照,投入在這個領域的學習愈多。只要母親身體狀況可以的時候,常陪著她以「尋咖啡,訪好友」之名四處遊走。

 

次數多了、時間久了,母親漸漸懂得品味咖啡,從一般人最能接受的拿鐵,到行家才懂得鑑賞微酸的黑咖啡,她都非常樂於嘗試。

 

唯獨對於兒子即將成為咖啡師這件事情,充滿疑惑。如同之前我去考中國心理諮詢師證照,她彷彿百思不得其解,一有空就問:「你又要轉行嗎?」

 

要怎樣讓傳統的媽媽,了解她一旦生養水瓶座的好奇寶寶,就會有毫無止境的問號?孩子探詢充滿疑惑的世界;母親期盼讀懂孩子的動機。而很多答案,我們其實究其一生,也還在追尋。

 

倒是她聽說我有機會,可以跟著一群咖啡專家,前往中南美洲考察各大農莊時,就跟著開始興奮起來。即使後來她弄清楚,我因此必須離家超過十六天,仍然非常鼓勵我參加。

 

在慎重考慮的過程中,她極力勸說,要我放心出去,不用擔心她。

 

我以為這是基於她對我的愛與成全;直到出發前一晚,我說:「您要好好照顧自己。」她勉強撐著微笑,無法自抑地落下眼淚,我才知道母親真正的心情,其實是因為多年來久病纏身的愧疚。

 

天下沒有一個母親,願意用自己的病體,綑綁住孩子尋夢的決心;但日常已成習慣的依賴,卻在放手的這一刻,因為軟弱而看見真情。

 

那兩行突然落下的眼淚,讓我讀到她內心的恐懼與無助。即便如此,這就是我們母子必須要各自經歷、也要共同練習的課題。

 

放手,並不是為了不讓對方有繼續依賴的可能,而是訓練自己獨立的能力。

 

探索咖啡,對一些未解世事的年輕孩子來說,可能是一種夢想的追尋。無論是到處走訪有特色的咖啡館,或是自己開一家品味獨具的咖啡店,都充滿浪漫的情懷。還聽說有些中年人,退休之後立刻開了咖啡館,彌補半生未竟心願的遺憾。

 

對我而言,循著世界地圖展開咖啡的學習之旅,是對於人生解答的追尋,向內心深處叩問自己生命更多的可能。

 

孩子探詢充滿疑惑的世界;母親期盼讀懂孩子的動機。

而很多答案,我們其實究其一生,也還在追尋。

 

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

 

(本文摘自《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讓孩子習慣沒有你的日子 放手才能讓彼此有伸展的空間

撰文 :原水文化 日期:2019年03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當我的孩子還小的時候,我從來不敢放心一個人出國旅遊,因為我擔心自己不在的時候,他們會因為少了我的照顧而生活秩序大亂,即使不得已必須出遠門,也會不斷以電話遙控,出門前做足各種準備,出門後隨時叮嚀。

我自以為盡責,多年後我才知道他們一點也不覺得是我的母愛,反而是無形的監控,讓他們感到極度的被約束。

 

小時候不敢反抗,等到長大上了大學,兩個小孩都找理由爭取住校,因為這樣就可以脫離我的管束,我也才知道之前我不在家的時候,他們其實才最快樂。

 

我自己可能是因為排行老大的緣故,從小父母交代的工作不只要照顧好弟妹,還有各種家務要分擔,只要我有一項沒做好,不但會受到工作忙碌的父母責備,事後我還是得把工作完成。

 

 

因此從小養成的責任心讓我對甚麼人都想盡心,做甚麼事都想盡力,不知不覺中也會用自己的標準去對別人要求,其實對別人是壓力,自己也不會因此得到更多的認同,真正吃力不討好。

 

讓我漸漸覺悟的另一個原因,是不只一次發現我要求的跟他們做的完全兩回事,要不是口頭答應然後照他們的方式做,就是聽完都當耳邊風,包括買給他們的東西收了也不穿不用。

 

讓我最意外的是在我被診斷出得了癌症生病的時候,我還擔心萬一自己死了這個家怎麼辦?他們未來的日子怎麼辦?事實上他們並沒有如我想的露出慌亂的神情。

 

反而是鎮定又冷靜,因為在他們心目中我不但是強人,還是個不需要別人擔心的人,他們相信我絕對有能力處理,原來長時間的強勢作為,我已然成為他們心目中不倒不敗的巨人。

 

 

在工作上也一樣,當年生病的時候,我先在最短的時間內安排好所有工作,並交代萬一時的應變措施,員工們只是靜靜的聽著,沒有驚慌也沒有特別的情緒反應,反而是我在擔心緊張。

 

而後自己靜靜的去接受治療,直到恢復上班,他們都像不曾發生過甚麼似的,好像我在與不在都不會影響他們工作的節奏。

 

之前正常上班的時候我都是在公司午餐,也會請同事一起分享,即使外出的時候也會把飯菜準備好,讓他們加熱就可以吃,這個常態因我生病不在而中斷了。

 

而後又再回到公司,午餐又每天照常新鮮供應的時候,他們的反應依然淡定,甚至看不出有和以前有何不同,不禁讓我反省是我給得太多,還是我想得太多?

 

 

那種淡定讓我有點錯愕,真不知道是他們已經習以為常,還是可有可無,看來不管是對親人還是對友人,我顯然都需要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態

 

我們常因為愛一個人而恨不得傾其所有的給予對方,例如父母對子女,總認為他們是自己生命的分身,所以從不吝嗇付出,盡可能地替他們規畫、提醒與防範可能遇到的傷害與挫折。

 

他們不做的便急著幫他做,做不好的、做壞的便幫他善後,讓他以為天下無難事,甚麼困難都有人幫他解決。

 

有的孩子可能因此被寵成弱智,有的孩子恨不得逃離,無論任何結果都是傷感的,其實夫妻也好、子女也好,放手才能讓彼此有伸展的空間。

 

老闆看待員工也是,你以為處處為他們設想是最周到的照顧,其實你給的未必是他想要的,一旦出現摩擦,他們的冷漠便是最直接的反應,因此讓他們習慣沒有依賴的相處方式,是必須修正的。

 

 

後來,我慢慢試著在平常和孩子聊天的時候,改用輕描淡寫的語氣把一些想說的話,包括該讓他們知道的家中事物、財務,以及生活經驗講給他們聽,同時把自己的想法當建議跟他們聊。

 

也許當下他們未必同意我的想法,日後也可能有他們自己的做法,但我已經學著不去求證和過問,畢竟他們有他們的人生要去經歷,我的想法再好也無法替他們承擔未來會遇到的任何問題。

 

對一些看不慣的、想說、想管的盡量避口不說,他們做錯的、做壞的、不做的,也由他們自己去處理,只有讓他們自己去接受後果才能讓他們記取經驗,明知道行不通也必須讓他們自己去試、去面對,畢竟我無法照顧他們一輩子。

 

對員工我開始要求他們自己去處理錯誤,而不再事事幫他們善後,畢竟我也總有退休的時候,他們在我這裡受到的保護,有一天到了別處未必是相同的處境。


 

例如一直以來我都包容他們工作上的所有失誤,甚至概括接收發生的損失,自己氣得要死,他們未必當回事,也不覺得我的寬宥是恩惠。

 

改用放手的方式,讓他們全程自己決斷,任何結果自己負責,成王敗寇、適者生存本來就是職場的鍛鍊,自不自信,都該讓他們自己面對。

 

如果我依舊一直在旁指手劃腳,就算每次收爛攤擦屁股,還是無法幫助他們覺悟,對待員工同樣需要理智而不是鄉愿式的姑息。

 


(本文摘自《做個不麻煩的老人》,原水文化出版,梁瓊白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孩子回家總跟爸媽吵架?5個溝通習慣,親子感情變超好!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1月1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當家庭裡是可以溝通的環境,可以講出自己的心裡話時,這樣才有可能吸引兒孫常常回來。

張伯伯剛滿六十歲,工作也不像以往一樣那麼忙碌,也不用像年輕時需要交際應酬到半夜,在與妻子面對面相望的日子裡,最期待的就是兒孫們圍繞在自己身旁,讓他有含飴弄孫的感受。

 

然而,張伯伯從小孩小時候,看到他們就習慣「唸」小孩哪裡沒做好。在學的時候,就說你的數學沒念好,少的那一分去哪裡了?

 

畢業後進入職場,就算兒子找到目前最熱門的AI工作,也被爸爸很不屑地說,那只是一個玩電腦的工作。

 

現在當散居在外的兒女們回家時,往往不喜歡父親老古板的想法,就直接跟父親對嗆說他落伍了!

 

張伯伯就回說翅膀長硬了喔,我的話都當耳邊風了啦。本來很好的家庭氛圍,就在這些話語之下,空氣瞬間凝結。

 

女兒就曾說過,三天好像是一個冥冥之中被詛咒的日子,以前住校時到現在回娘家都一樣,只要在家超過三天,一定會跟父親吵架,這個詛咒好像永遠都不會停止。

 

 

由於傳統華人社會的教育模式經常是打罵教育,孩子感受到父母親不是愛和關心,而是憤怒與恨

 

特別父母親的觀念處於過度的極端化之下,「細漢偷栽胡瓜,大漢偷牽牛」--面對孩子的不適當的行為或不如自己的意思,便有種「如果現在不好好教他,長大以後還得了」的想法。

 

殊不知,如果只是用「恨鐵不成鋼的」心態,每一次都「好好教」,只會讓孩子越來越畏懼父母親。責備並非不需要,端看你以什麼心態去說這件事!

 

若每一次都用「不好好教那還得了」的方式,孩子會養成「不能做錯事」或是「不能以不是父母親的方法做事」。

 

這些想法都會阻礙了孩子的獨特性,抹煞了他們的個別差異。久而久之只會把孩子往外趕,因為孩子無法活出自己的樣子,反而在外面才會有自己想要的自由。
 

在這樣的溝通之下,長輩對晚輩的壓抑,晚輩對長輩的反彈,關係永遠不會好。

 


 

反觀有許多家庭,每每家庭人聚集在一起時,大家說說笑笑的,家人之間的關係不是劍拔弩張,而是溫暖的氣氛一直都在家裡面醞釀

 

因為父母親願意讓孩子去試試,可能是學業上的、工作上的,甚至是未來的另外一半的選擇上,都可以拿出來討論,也沒有一定的答案。

 

當家庭裡是可以溝通的環境,可以講出自己的心裡話時,這樣才有可能吸引兒孫常常回來。

 

許多長輩都期望年歲大了之後,兒孫能夠承歡膝下,要如何不讓子孫不想回家,反而是能吸引他們常常回來呢?


 

1. 首先要放軟身段,看兒孫們所看到的事,聽他們所說的話。

 

這是放下身段的方法,我們可以傾聽的角度去面對他們的想法。


 

2. 其次是,別認為自己樣樣都是對的。

 

我們無法在每件事情都可以達到完美,便不應該用這樣的方法看待其他人,不要以「你要如何、如何」的姿態去面對他們。可以試著用「我覺得......好像可以......可能會更好」或是「你有沒有想過其他做這件事的方法呢?」以這些話語,來徵詢孩子的想法。

 

3. 尊重他們的想法。


當他們並沒有以長輩的意思去做的時候,我們所該做的,不是重複不斷地去唸他們,反而可以跟他們說:「我雖然不認同你做的某件事,但我尊重你的選擇。」讓他們仍然能自由地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4. 行有餘力,鼓勵他們朝著夢想前進。


當孩子們決定的事,也無法讓他們改變成你所期待的樣子時,何不做一個灑脫的長輩,祝福他們,也鼓勵他們繼續朝著他們的方向邁進。

 

5. 收起你的刀子口。


當他們失敗的時候,千萬別說:「你看,之前就告訴你了,你就不聽,現在自食惡果了吧!」我們可以做的是:「我看到你在這件事上已經盡力了,我很願意陪在你身旁,跟你一起渡過這不容易的時光。」
 

當這些話在家裡面經常出現時,家,便是一個很容易吸引兒孫經常回來的地方了。


 

臨床心理師溫馨的提醒:

 

1. 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不是做壞事,固然父母有自己的擔心,但為了關係著想,還是讓他們自由的去作。
 

2. 當他們失敗了,仍然站他們這一邊,成為他們的支持和後盾,會更容易加深彼此的關係。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