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50後的智慧,在於懂得傾聽!每天10分鐘做「5個對話練習」,人生越走越輕盈

撰文 :史蒂夫‧史考特, 貝瑞‧達文波特 日期:2019年10月15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展現同理心的傾聽方式,稱為主動傾聽(empathic listening),這代表你願意擺脫不斷被干擾的心緒,以中立的態度來聆聽對方的話語。在聆聽時展現同理心,能令說話者感到安適,覺得自己受到認可和理解。

你是否發現,有些人在對話時很少仔細傾聽?

 

對很多人來說,要集中精神很難,因為腦中塞滿各種思維。別人在說話時, 我們想的卻是生活中的細節、煩惱,以及等一下該說什麼。

 

展現同理心的傾聽方式,稱為主動傾聽(empathic listening),這代表你願意擺脫不斷被干擾的心緒,以中立的態度來聆聽對方的話語。在聆聽時展現同理心,能令說話者感到安適,覺得自己受到認可和理解。

 

從傳統觀念來看,主動聆聽並非溝通談話的一環。主動聆聽無關施與受、對話交流或是爭取發言機會,重點在於專注在對方以及他說的話上,例如他說出口的語句、沒有說出來的弦外之音,還有說話時的情緒。

 

身為主動聆聽者,你必須願意:

 

讓對方主導整場對話以及對話主題。

 

1. 對方說話時,保持專注投入。

 

2. 就算你有重點要補充,也要避免插嘴。

 

3. 拋出開放式的問題,引導對方說更多。

 

4. 避免倉促下定論或提出解決辦法。

 

5. 告訴對方你剛才聽到他說了什麼。

 

乍看之下,主動傾聽只對說話的人有好處,但是,身為聽者的你會處於高度專注的狀態。秉持同理心來傾聽對方時,你就不會陷入思緒的迴路中,或是被憂慮與悔恨等感受所干擾。

 

你可以找伴侶、家人或摯友練習主動傾聽。

 

在下一次人際互動中,花十分鐘運用主動傾聽的技巧,聆聽對方談話,將注意力投注在對方與他所說的話上面。

 

這樣一來,你與心愛的人之間的關係就能更緊密,也能暫時擺脫繁雜的思緒。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生減壓的思緒清理術》史蒂夫‧史考特,貝瑞‧達文波特著,遠流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每個人都有他的心事...50歲後,你會是別人生命中「對的人」嗎?傾聽不急著回應,尤其不要說「你想太多」

撰文 :留佩萱 日期:2019年10月07日
  • A
  • A
  • A

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這些贏得你信任的「對的人」——那些有能力同理、聆聽、不評價的人。這些人可能是你的伴侶、家人、朋友、同事、心理治療師、老師、教會人員……等等,這些「對的人」才有資格傾聽你的故事,看見你的脆弱。

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有過與人分享心情的經驗,但有時候分享後卻發現心情更糟。如果你現在試著回想過去自己和他人分享的經驗,對方的哪些回應讓你覺得被支持、被理解?哪些回應反而讓你更難受?

 

當我想起過去那些讓我反而更難受的回應,當對方試圖要我的感受縮小或扭曲,像是告訴我:「哎呀,沒那麼嚴重啦,這沒什麼好難過的吧?」「沒關係啦,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上次也是發生類似的事情(然後開始講事情經過),我比你慘多了。」「你想太多了啦!」「不要再想這些負面的事情了,至少你還有……」

 

這些話語讓我感受到對方並沒有真正接納我的感覺,反倒像在糾正我:「你這樣感覺不對。」然後要求我照他覺得對的方式去感受。

 

我們在與人分享時,或多或少都聽過上述這些回應,甚至,有時候我們就是說出這些話的人。

 

就算身為一位諮商師,在和親友相處時,我也要常常覺察自我,不要脫口而出這些看似安慰人,卻讓人更難受的話語。

 

我想起前陣子一個寒冷的冬天早上,我在系館的辦公室準備半小時後要授課的內容。系上的辦公室有好幾位博士生共用,過不久,另一位博士生艾瑪進到辦公室,我們聊了聊近況,她分享了上禮拜去參加的一個聚會,聚會上許多人詢問她:「你念博士班,這樣你的孩子怎麼辦?」

 

艾瑪媽是一位新手媽,也是一位博士生,而這兩個角色常帶給她許多評價與指責。

 

許多人告誡提醒她:「你知道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嗎?」「你知道現在是陪小孩最重要的階段嗎?」許多人在得知孩子年紀這麼小就每天被送到托兒所後,還會眼睛瞪大,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彷彿在對她說:「天哪,你這個媽媽是怎麼當的?」(有趣的是,她先生也在聚會中,卻沒有人對他說這些話。)

 

念博士班的繁忙,讓艾瑪已經充滿內疚和自責,認為自己不是個好媽媽,沒有時間好好陪伴孩子,而周遭人對她的評價或是建議,更讓她加深這些自責感。

 

當我聽著艾瑪分享時,我感受到她的痛苦,這些情緒讓人不舒服,我意識到本能上很想逃離這些不舒服,所以腦中冒出的第一個回應是:「沒關係啦,事情會越來越好的,你之後就會漸漸適應博士班的生活。」

 

還好,當腦中出現這個回應後,我就覺察到這個回應只是在幫助我推開這些不舒服,並不是真正的傾聽。

 

想要逃離痛苦是人類的本能,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在面對別人顯露情緒時,會立刻拋出那些「安慰人的話語」,為的是想趕快結束自己的不舒服。

 

有很多人會問:「到底說什麼才是安慰人最好的方法?」事實上,面對一個處在痛苦中的人,往往不是你的「回應」讓他感覺好起來,能夠讓人覺得好受一點的,是人與人間的連結。

 

現在回想起來,我很高興當時的我選擇了同理與連結。我把電腦螢幕關掉,靜靜傾聽艾瑪,試著和那些痛苦情緒待在一起,不需要多說什麼。

 

同理是一個選擇,而且是一個讓自己脆弱的選擇,因為當你同理另一個人,你也得跟著去感受那些情緒和痛楚,但就算如此,你還是願意選擇和別人的情緒待在一起。

 

這些人與人間的同理與連結,會累積成信任。信任並不是來自另一個人做出什麼偉大的事,而是來自日常生活中的微小互動。

 

每一次的互動中,你選擇同理與連結,就能慢慢累積兩個人之間的信任。

 

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這些贏得你信任的「對的人」——那些有能力同理、聆聽、不評價的人。這些人可能是你的伴侶、家人、朋友、同事、心理治療師、老師、教會人員……等等,這些「對的人」才有資格傾聽你的故事,看見你的脆弱。

 

除了需要找到「對的人」之外,我們也要讓自己成為別人生命中那個「對的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 留佩萱著,遠流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如何和成年子女溝通?你一定要知道的5個溝通技巧!

撰文 :銀髮心棧 日期:2019年04月2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傳統的華人社會是相當重視家庭、家中的長輩就是家族的寶,晚輩們理當敬重長輩、孝順他們。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似乎沒有所謂和成年子女溝通這回事,晚輩就是要察言觀色,體貼年邁父母的需求;在權威式家庭下,更是父母說得算。

但隨著時代的轉變,晚輩對長輩的敬重,似乎不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一些家庭甚至是一種奢求。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當代年邁父母和成年子女的關係有所轉變,過去子女的事業很多是承襲了父母的事業,成家立業都和父母有緊密的關係。

 

然而,現在這樣的關係不存在,子女敬重父母的動機很自然的就降低了許多。

 

葉金川就曾說過:「我們這一代,是孝順父母的最後一代,也是孝順子女的第一代。」

 

此話雖然心酸,但大家都不可否認。在這樣的前提下,兩代之間的溝通就顯得格外重要,否則彼此傷害,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深。該怎麼做呢?

 

1.暫時放下身段

 

2.設身處地

 

3.確認彼此的目標是否為相同的

 

4.針對事情不要針對個人

 

5.對於沒有共識的事情,只能先放手

 

上面的幾個點也適用在子女的身上,唯有彼此都做一些努力、退讓,才可能會有理想的親子關係,天倫之樂才會有可能發生!

 

(本文獲「銀髮心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上了年紀後,把你的「利箭」收起來! 「心直口快」只會傷害愛你的人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0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溝通的障礙,未必是因為世代的不同,但是有一個原因,絕對是會造成溝通障礙的,那就是:「心直口快,有話直說」。這八個字,一直到現在還是處於一種模糊地帶,有人把它當成優點,認為它等同於誠懇率真,但有人則認為它簡直就是「說話不經過大腦」。

文/心靈輔導老師 王漪

 

已經忘記從哪個年代開始,「代溝」這兩個字逐漸出現在人們的詞彙當中,後來,幾乎變得跟穿衣吃飯一樣的普遍了。彷彿不同世代之間必需有代溝才算正常。

 

當我年輕的時候,會很欣賞這兩個字,因為它給了我一個十足的理由,把所有人際關係中的不順遂,推到比我年長的人身上;認為就是因為他們觀念陳腐,跟不上時代,我們之間才會難以溝通。

 

然而,當時因為年輕,掌握資源的人畢竟都比我年長,所以就算我能用「代溝」二字簡化、解釋一切溝通上的障礙,但為了生活,我也不太敢真的跟長輩較勁,當然,也從不覺得自己需要做什麼反省。

 

有好多好多年......直到今天吧,「叛逆」二字,仍被年輕世代視為一種風格,「反省」倒顯得太矯情了!

 

代溝,不只是「世代差異」,而是天天發生

 

公元2000年,我經由一個很巧合的機會,進入教育界工作,我服務的對象是9歲到17歲的兒童青少年,在這個環境中,我被自己的學生推擠著進入年輕人的世界,對「代溝」這件事有了意想不到的理解。

 

首先就是關於代。「世代」這件事,通常我們會以20歲算一個世代;以此類推,20歲以下的人,彼此之間就該沒有代溝了嗎?錯!在學校裡,我三不五時會聽到這樣的對話:「拜託,那些學妹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連垃圾分類都搞不清,用過的面紙算廚餘啊?」在國小的遊樂場裡,則會有低年級的學生委屈地嚷嚷:「那些六年級的喔,這麼老了還搶我們的鞦韆!」

 

這些讓我想到,我念國小的時候,隔壁就是一所女中,當時身材扁平的我看到高中女生玲瓏的曲線,心裡想的是:「天哪,要是我有一天像那些老女人一樣,胸部晃來晃去的,那我都不要活了......」對孩子們來說,可能相距三、五年就是一個世代,區分世代的未必是外在的年齡數字,而是跟某種需求有關。

 

12歲的跟9歲的,如果會搶玩具,他們就有代溝;如果12歲的帶著9歲的去爬山,玩得開心,就沒有代溝。代溝,是一種會隨著需求而變動的東西。

 

 

即使在生理年齡相同的孩子當中,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才華,也會形成另一種心理層面的代溝。記得曾有一位臺商的孩子,在北京讀到國二才回來,總是帶著點傲氣,跟我說臺灣的小孩很幼稚,有一次在課堂上問起大家喜歡的音樂,學生都七嘴八舌的說著周杰倫、五月天之類的,那女孩等大家說完了,用帶著點京腔的清朗聲音說:「我喜歡馬太受難曲!」全班都靜下來,同學們臉上寫著「蝦米?!」

 

還有兩個參加我社團的學生是練鋼琴和小提琴的,他們跟我說:「我們在學校覺得很孤單,因為我們談的事情,對其他同學來說都是天書。」

 

從跟年輕孩子來往的經驗,我逐漸可以確信一件事:所謂的「代溝」,跟生理的年齡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有「溝」,那是來自許多生活歷練和內在經驗的總和。

 

比方說,一個學二胡或是書法的孩子,可能跟年長的、不同世代的人處得很好;一個喜歡小動物的成人,可能跟小孩子很有話聊。但反觀來看,即使同樣的兩個人,在不同的事物上,也會有難以溝通之處。

 

 

代溝,在於你不願意去了解

 

當我逐漸年長之後,我感覺到身為長者,或是長者身邊的照顧者,更需要對「代溝」這件事有個比較精準的認知,因為社會上一般人已經把許多標籤貼在老人身上,比方說:保守、固執、愛說教……如果我們也只把生理年齡當做世代的唯一分界,我們很容易對號入座地,跳進世人對年長者的刻板印象裡,讓年輕人把一切溝通上的障礙,都歸咎於「因為年齡帶來的世代不同,而產生難以跨越的鴻溝」。

 

如果想要不被「代溝」二字困住,無論是長者本身或是長者身邊的人,能開發自己的多元能力,保持終身學習的習慣,是很有幫助的。

 

分享一點我個人的經驗,論生理年齡,我真的算初老了,我的眼睛老花,動作變慢,但我學習用電腦繪圖,做微電影,很多年輕人沒有比我強;我養動物,小孩子很喜歡問我動物的事。

 

我在不同的事物上可能跟某些人看法不同、溝通不易。但,都不是因為年齡的差距,而且我很坦然的接受:無論是跟哪個年齡層,總是會有人喜歡你,或是不喜歡你......那就隨緣吧。若是有人跟任何人都能情投意合,那倒真是有點奇怪了。

 

 

心直口快,忽視對方的存在

 

溝通的障礙,未必是因為世代的不同,但是有一個原因,絕對是會造成溝通障礙的,那就是:「心直口快,有話直說」。這八個字,一直到現在還是處於一種模糊地帶,有人把它當成優點,認為它等同於誠懇率真,但有人則認為它簡直就是「說話不經過大腦」。
 
 
我曾經在這兩種不同看法中擺盪很多年,年輕時,我是「說話經過大腦,但刻意選擇了有話直說,將言語犀利視為一種能力,將敢言當作有個性」的人,直到發生過一些事情,我發現被我的直言傷害最深的,都是那些愛我、提拔我、照顧我的人。

 

他們因為善良有修養,沒有讓我踢到鐵板,也不願當眾給我難堪,但是,當他們知道我有可能口無遮攔之後,對我終究是產生了一些戒心,不再100%信任我在言語方面的自制力了……

 

另外,我也發現一些人,利用我的敢言,去打擊他們想對付的人,我用我的犀利替他們當了打手,他們稱心如意,我卻當了砲灰。

 

經歷過那麼多事情,我現在可以很肯定的說:「心直口快,有話直說」是一個雙面利刃,如果您沒有把握能夠巧妙的運用這把箭,那我奉勸您,還是把它收進劍鞘裡比較穩當。

 

因為每一次的出手,都有可能傷及無辜,而我們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也未必彌補得回來。

 

 

拉近距離其實很簡單

 

如果您是長者,不要倚老賣老,以為自己吃的鹽比別人吃得飯多,就能講話不顧他人感受。因為現在的晚輩,已經不會因為您年長就無條件服服貼貼,說話太離譜,就有可能會自取其辱。

 

如果您是老人身邊的照顧者,也要知道長者的心是脆弱敏感的;即使他們智力衰退了,還是能從我們的音調音量和表情,察覺別人對他們是友善還是嫌惡。

 

長者來日無多,能讓他們在人生最後一段過得溫馨平靜,不也是功德一樁嗎?

 

無論是跟哪個世代的人相處,本於善意,謹言慎行,都會帶來我們比較期望的善果,何樂而不為呢?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什麼她總是很好命?40歲後別太獨立了!創造「被需要」的機會,這就是幸福的感覺

撰文 :洪仲清 日期:2019年10月15日
  • A
  • A
  • A

一個人覺得「還有人需要我」,會比較珍惜自己,不會輕賤自己的存在。不過,這中間也一個微妙的心理變化,當一個人覺得被需要,這種「感覺」可能很好;但是當一個人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滿足我們的需要,這就變成了「壓力」,反而可能不利於關係。

最近一位義工朋友找我聊天,他本身做義工,也帶領著義工團隊,協助非營利組織的活動。聊到為什麼他願意持續付出?

 

「讓我有被需要的感覺!」他用開懷大笑來回答:「所以,我也要讓人有被需要的感覺!」

 

他講完,我不禁讚嘆,這是多麼棒的講法。我一直有這個概念,可是找不到這麼適當的字眼。

 

有些人對於自己被需要,像是存在的一股動力。換個方式來說,一個家人如果感覺,這個家庭似乎不需要他,他也容易有疏離感。

 

我想到一個笑話。一位太太嬌羞地問先生:「你喜歡我哪一點?」先生沒有絲毫猶豫如果在情愛關係裡面,「不被需要」的感覺,會跟「不被在乎」很接近。不被需要的感覺如果有一方提出來了,那表示關係破裂的警報聲響起來了,需要好好看待這個問題。

 

當我們需要一個人,表示我們希望對方來參與我們的工作或生活。我們對於對方的能力與重要性,有相當程度的認同與肯定。

 

有些男生很重視這種感覺,曾經讀到武俠小說裡,為什麼某武林高手要選嬌弱女,而不是選俠女?因為這位武林高手覺得,嬌弱女比較需要他。

 

回到家庭來說,當孩子出生之後,很多媽媽的重心,全部投入教養。母子之間,甚至容不下爸爸的存在。當爸爸只剩提款機的功能,無法參與孩子的教養,角色被邊緣化,那麼夫妻關係就會開始出現危機。

 

關係要健康,常常是在獨立與依賴之間找到平衡,即使親子也一樣。最近跟家長們談到,要很清楚地讓孩子知道,他們也有能力影響大人的心情,影響家裡的氣氛,他們也很重要、也被需要。

 

關係要維繫,常常是要相互依靠的。我們當然要想辦法好好照顧自己,即使對方出差、返鄉......一段時間不在我們身邊,我們也能自己好好過生活,這是愛自己的必要功夫。

 

可是,有些事,需要兩個人一起來完成,相伴著讓對方有空間一起走,而不是想著盡可能不麻煩別人最好。地回應:「我喜歡你離我遠一點。」我猜這位太太的疏離感,大概很常出現。

 

我曾經有一個朋友,是個工作狂。他一工作起來,連自己的生活都不見得好好照顧,就不用說要找時間跟女朋友約會了。他女朋友的一句話,讓他有感觸,她說:「我覺得我好像不被需要,那我為什麼還要跟你在一起?!」

 

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時候,連這個時候,都不想讓對方知道,只想自己處理,那就容易讓對方感覺不被信任。對方也許真的不會處理,越搞越糟,但是如果關係要長久,我們還是要讓對方知道,我們需要對方怎麼做。

 

不過,也常發生,對方一直學不會處理,一直有挫折感,如果還想繼續維持關係,只好我們自己學會靠自己解決的狀況。但是,開放自己,讓對方試著了解我們的步驟,最好不要跳過。

 

一個人覺得「還有人需要我」,會比較珍惜自己,不會輕賤自己的存在。不過,這中間也一個微妙的心理變化,當一個人覺得被需要,這種「感覺」可能很好;但是當一個人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滿足我們的需要,這就變成了「壓力」,反而可能不利於關係。

 

是感覺還是壓力,跟我們傳遞需要的方式,以及對方的能力與主觀詮釋有關,我們要夠敏感,才能覺察這之間的變化。

 

義工朋友來找我,是希望我能幫一點忙。我謝謝他給我「被需要的感覺」,他交付給我的任務,剛好在我的能力範圍,我會全力以赴,做好做滿,回應他給我的尊重。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遠流出版《我想傾聽你:懂得傾聽,學會不過度涉入,讓我們用更自在的陪伴豐富彼此》洪仲清著,遠流文化)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公一天到晚外遇,罵老婆只能在家顧小孩!女人婚後謹記1件事,別再當家裡的「工具人」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9月23日
  • A
  • A
  • A

編按:婚姻不順利、夫妻關係不如預期,年輕時的你或許為了孩子而忍耐,即使覺得自己被當成工具人,依然繼續維持這段令人不滿的關係;現在,中年了,好想放手,卻又擔心別人的眼光?中年後請記得這件事:離開另一半並不代表你是失敗者,只是因為彼此不再適合,已經漸行漸遠,而你是為了自己的幸福、快樂,所做出這個離開的決定。

文/ 周慕姿

 

關於「離開一段關係」,女性會感覺到自己是「被拋棄」的,似乎自己是比較無力、不好的,使得有許多女性更難離開一段關係。即使那段關係讓自己非常失望,卻會擔心自己不好,難以找到更好的關係,因此「沒魚,蝦也好」地留在原地忍耐。但實際上,「被拋棄」這個概念,也是一個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裹腳布。

 

綑綁你的是什麼?

 

綺茵面對丈夫長期、多次外遇,且對待她相當不尊重、輕蔑,其實已經忍受很久。

 

綺茵說:「我覺得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愛了。在家中,我永遠是要待在家裡照顧家、照顧小孩的黃臉婆角色,而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到處去,我其實已經厭倦這個角色。我自己有經濟能力,也不覺得自己沒他不行。但是我很在意社會對離婚女性的看法,連我自己都覺得,『離婚』代表這個女性可能是失敗的,而且,好像我是『被拋棄的』。這些別人的眼光,讓我無法忍受。』

 

從綺茵的例子,可以看到「自我的需求」如何被那些一直傳承下來的裹腳布綑綁著,以至於無法做自己最想要的選擇。

 

綺茵很清楚,自己已經不想留在這個婚姻裡,不想被當成「工具人」。希望自己可以不再被輕蔑地對待,可以被尊重、被愛護,但卻因為他人的眼光,而無法做出自己最想要的決定。

 

這時候,或許我們就應該把裹腳布指出來,了解它的面貌,清楚它影響我們的方式。

 

婚姻不等同於女性價值

 

就綺茵的狀況來說,「裹腳布」有兩個部分:女性若婚姻失敗,就是一個「失敗者」,以及,當離開一段關係時,女性容易覺得,或是被別人覺得,自己是「被拋棄」的。

 

但,這是為什麼?男性為何不像女性,容易有這樣的感受,或被別人這麼評價呢?

 

社會上對女性的期待,是「必須經營一段成功的關係」,男性是「必須要有成就」,因此「離婚」,在社會眼光中,對男性而言,只代表他生命中的一個面向;而對女性,則可能等於她生命中幾乎全部的面向。

 

婚姻的好壞,可能就影響別人對女性的定義。

 

但實際上,社會風氣不停在改變。不過,有時候,最困難改變的,並不是社會,或是身邊的人對女性的看法,而是我們內化了這個「裹腳布」,把它用來綑綁我們自己的內心。

 

如果女性自己也認為,「離婚」等於「失敗的自己」,就會更放大他人對自己離婚的看法。

 

但實際上,以現在的社會而言,每個女性的長成,絕對都不是以結婚為前提去學習、培養的。

 

女性一樣有求學階段,培養自己的興趣與專長。就職後,有自己的工作生涯,累積了經濟能力,拓展了朋友圈……婚姻與孩子,其實只占了長長生命中的一部分。

 

如果婚姻等同於女性價值,這不是很弔詭嗎?

 

離婚不等於被拋棄

 

另外,關於「離開一段關係」,女性會感覺到自己是「被拋棄」的,似乎自己是比較無力、不好的,使得有許多女性更難離開一段關係。

 

即使那段關係讓自己非常失望,卻會擔心自己不好,難以找到更好的關係,因此「沒魚,蝦也好」地留在原地忍耐。

 

但實際上,「被拋棄」這個概念,也是一個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裹腳布。

 

例如,若飼養寵物的主人,丟下飼養的寵物不管,我們會說寵物「被拋棄」。父母丟下小孩不管,而小孩還小,還需要父母的照顧,我們也可能會覺得小孩「被拋棄」。

 

可是,如果小孩已經長大,例如已經是三十多歲、有經濟能力的男性或女性,而父親已經六十多歲,父親對孩子說「我要跟你斷絕父子關係」,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會覺得孩子被父母拋棄嗎?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不會這麼覺得,為什麼呢?

 

因為比起父母,長大成人的孩子,可能擁有更多的資源,也能夠照顧自己。特別是,若今天兩人在平等的位置,關係斷裂時,只會讓人覺得「兩人分開」了,而不會覺得「誰拋棄了誰」。

 

只是,不論是情歌、媒體的戲劇呈現,或是社會價值觀的灌輸下,當男性與女性分開時,時常會認為女性是「被拋棄的」。

 

這代表著女性一直是較為「弱勢」的一方,不能照顧自己,甚至「只能被選擇」。兩邊的優劣就在這樣的裹腳布下,讓女性不自覺地認為自己需要有一段關係,需要依賴男性,才能是一個「被社會肯定的人」。

 

但現在女性多半有自己的經濟能力,甚至可能比男性更好,也有面對生活、解決問題,以及照顧自我與他人的能力。

 

當實質上,並非沒有對方就會活不下去,又何來「被拋棄」之說?兩人分開,也只不過是彼此愛的消逝,或是目標不同,無法相處的結果而已。

 

所以,當女性需要離開一段關係,記得,那與你的價值無關,也不是因為你不夠好而被拋棄,只是因為:或許你們彼此已經漸行漸遠,不再適合,而這是你為了自己的幸福、快樂,所做出的決定。

 

列出綑綁你的裹腳布:那些「應該」與「一定要」

 

那麼,要怎麼知道,現在綑綁著我自己裹腳布是什麼呢?

 

首先,我會建議你,先重新評估你現在的生活,思考有多少決定與選擇,是因為「你自己真的想要」,還是「為了別人的想法、感受」等做的決定。

 

面對是因為「別人」而做的決定時,練習列出自己「害怕」的理由,然後問問自己:「為什麼我這麼害怕這個?這對我的影響真的有那麼大嗎?」

 

以綺茵的狀況為例:

 

目前的生活,我是不滿意的,狀況是:

 

先生長期外遇,對我不理不睬,且對我態度輕蔑。我在家就像工具人,但又被綁在家裡。

 

我真正想要的改變是:

 

我想要讓自己快樂,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要忍耐別人對我不尊重的態度。

 

我目前做的決定是:

 

留在婚姻裡面忍耐。

 

我現在做的這個決定,是為了別人,還是為了自己?如果是為了別人,我的害怕是什麼?

 

是為了別人,因為我害怕的是:我怕別人覺得我婚姻失敗、是個失敗者。我覺得自己很像是比較差的、是被拋棄的。

 

這個「擔心」對我實質上的影響是什麼?請詳細列出。

 

回娘家的時候,可能必須面對鄰居的指指點點、親戚的詢問,或父母的不諒解。別人可能會覺得我有問題或很可憐。

 

如果我做了我真正想要的決定,實際上會有的影響(結果)是:

 

可能需要面對一些不熟的人的詢問或懷疑,但其實父母知道我的狀況,對於我要離婚的事情,也是支持的。朋友其實也都站在我這邊。不熟的人跟我的交集很少,其實也不一定很需要在意。

 

我是否可以因應或承受?

 

如果我自己能夠相信:離開一段婚姻,無損於我自己的價值,或許我會更能因應這些別人的看法。

 

若你已夾在一個進退兩難的情況,上述的問題,或許可以幫助你釐清:

 

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綑綁你的裹腳布(從社會因承的價值觀)是什麼?

 

但若你並沒有一個明顯清楚的「問題」或「困境」,只是長期覺得自己在他人的期待、需求下疲累不堪,或是不停重複同樣的困境,例如同樣的人際關係模式等,我建議你可以用以下的練習,找出「綑綁你的價值觀、信念」:

 

★ 我應該……

★ 我一定要……

★ 我不能……

 

以這些句子開頭,找一個可以沉靜下來、一個人的空間。做幾個深呼吸之後,讓自己開始書寫。

 

請盡量自由書寫,挖掘出你的「內在信條」。這些「應該、一定要」,多半都是後天的訓練,是一種無形的裹腳布,影響著你的每個決定與作為。

 

努力挖掘,你會越來越了解你自己究竟被哪些東西「困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寶瓶文化,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