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對生病的母親缺少同理心?同理心會消失也能被培養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4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很多時候,無論我們多願意將心比心,我們仍是受限於自己有限的知識和經驗,我們出自善意釋放出來的同理,未必常常能命中對方的需求。接受自己的有限和有可能誤判別人的感受,能幫助我們避免盲目的「自我感覺良好」。

文/王漪

 

有人會因為自己缺乏同理心而感到挫折嗎?

 

說得直白一點:「是否有時候,你明明知道自己心存善意,但卻感覺不到心的溫度;好像對別人的喜怒哀樂無感,表現不出好臉色,說不出恰當的言語;你希望自己更善良體貼一點,但是做不到;自己的無感讓自己很挫折,因為我們無法如自己所期望的…...做個…...好人?」

 

「同理心」這個詞至今以被非常廣泛的使用,或是濫用了。很多時候,只要你做的不合他人的期望,就可能被扣上「缺乏同理心」的帽子。

 

常常,同理心和同情心也可能被混為一談,如果我們想要深入了解相關的知識,網路上可以查到一大堆資料,我想用日常會聽到的一句話,簡單的給個說法。

 

例如:有一個人深陷困境,四周的人有可能拋出許多不同的態度和說詞,而在困境的人可能會說:「我希望你們理解我、陪伴我,但我不需要你們來可憐我,讓我覺得自己好慘!」

 

「同理心」是一種想要就有的能力嗎?願意同理他人,當然是一種最基本的態度,願意去換位思考,將心比心,理解他人的處境。但,若想更實際的讓對方感受到被同理,還是需要很多的學習及操練。

 

我今天不跟大家談學理,而是分享生活中實際的經驗。在學習同理他人的過程中,我覺得最關鍵的是:「我們自身的經驗」。

 

在學習同理他人的過程中,我覺得最關鍵的是:「我們自身的經驗」。

 

沒有那樣的經驗,很難發自內心同理

 

很多時候,無論我們多願意將心比心,我們仍是受限於自己有限的知識和經驗,我們出自善意釋放出來的同理,未必常常能命中對方的需求。接受自己的有限和有可能誤判別人的感受,能幫助我們避免盲目的「自我感覺良好」。

 

我是一個做心靈培育工作的人,照理說應該把同理心運用得很嫻熟,其實不然,經常帶著一班好幾十個學生,有很多因素使得我無法對少數狀況特殊的孩子產生同理心。例如:時間的壓縮,老師人力常常有時不足;但更關鍵的是:我對某些學生的問題缺乏相同經驗,無法感同身受。

 

我記得好多年前,在我「心靈有約」的課上,有一個高一的女生,從早上10點多開始嚎啕大哭,那個課是一整天的,她足足哭了兩小時。因為課程還在進行,我無法放下幾十人去顧及她,就請隨堂的輔導老師專門去陪她。

 

等到有空檔的時候,我詢問輔導老師發生何事,老師說:「這孩子本來跟班上的某某人非常要好,但最近,那個某某人跟班上另外一位同學忽然走得很近,這位狂哭的學生覺得自己被甩了,遭到背叛了,天,要塌下來了......」

 

我聽得心裡直嘀咕:「三個都是女生,又不是戀人(後來我想,誰知道呢?),同班同學而已,有必要這樣嗎?」

 

回想我自己青少年時代,完全沒有這種經驗,因為沒有類似經驗,我無法同理這類的情感,只好本能的用頭腦下斷語,我跟輔導老師說:「唉,這些孩子就是太好命,不知人間疾苦,才會為這種芝麻事哭一早上。」

 

我不但沒有同理心,還帶著點不耐煩,輔導老師若有所思的說:「可是,對某些孩子來說,這就是天塌下來的事啊。」輔導老師繼續陪伴那個哭泣的學生一段時間。

 

我呢?覺察到自己因為缺乏某種經驗,所以內心是無感的,只能要求自己不要說錯話,也承認在處理類似問題上,我欠缺同理心。我也不知道究竟要同理到何種程度,才算做得到位。

 

了解自己在經驗和知識上的欠缺是很重要的,我們不要陷入一廂情願的同理心,例如大家常聽到的:「媽媽覺得冷,孩子就得披件外套」如果我們並不能確定自己的同理心100%能符合對方的心境,至少可以做到避免「說錯話做錯事」。 

 

培養自己的同理心,而不是一昧同情

 

什麼叫做說錯話做錯事?無論你看起來多慈眉善目,話說得多漂亮,如果內心的動機是想讓對方「閉嘴,離我遠點。」那鐵定是錯的,而且對方會接收到你真正的意念,感到更難過。

 

敏銳的注意到自己正在經歷什麼,能夠增強我們同理的能力。

 

去年,我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在治療眼睛,治療是有效的,但眼睛畏光,分辨細微事物的能力降低了,這導致一些小小的問題。例如:馬路上,如果道路和階梯的顏色太接近,我會忽略階梯的存在,有時腳會踩空;又例如:晚上開門,不用手電筒就找不到插鑰匙的洞眼。

 

當許多日常小事的難度增加了,當我感到急躁時,我會聽見自己不經意的罵出最基本款的三字經…...在這些親身體驗之後,我才開始對殘障人士產生同理心,了解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他們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而他們所遇到的困難,想必要比我多出萬倍吧!

 

我也能清楚的體會到「同理心」和「同情心」的差異,同理是:「我懂你!我佩服你,我願意努力讓我們大家都過得更好。」同情是:「我可憐你,願意給你點施捨。」然後,帶著日行一善的自我感覺良好揚長而去,不需跟對方有連結。

 

爲什麼沒有同理心?也許它只是等待被啟動

 

爲什麼沒有同理心?也許它只是等待被啟動。

 

最後,談談跟長者的相處,我們是不是非得等自己也經驗到視茫茫、髮蒼蒼,才能對長者有同理心呢?

 

當然不是的,因為等我們自己也老了,長者可能早就不在了,或是我們也不再有體力、腦力、耐力去好好同理他們。我們可以做的是:「在過去的經驗或當下狀態中,找到『對的按鈕』,按對了,同理心被啟動,情感和樂趣就有機會釋放出來。」

 

我母親從年輕到老身體都不是很好,所以,常聽她「訴病」到家人都有點麻木了。

 

2019年二月初,她扭傷腳踝,一直喊痛,我們一開始都以為她是習慣的訴苦,沒有太在意,她自己也不願去看醫生,喊著痛兩天後,我們才帶她去醫院,證明的確是骨折,還要開刀。

 

按理說「身為女兒,我應該很心疼她」,但我感受不到,而且我的無感讓我自己很抑鬱,難道我對母親沒有半點同理心嗎?到了二月七號晚上,很偶然的,我發現母親的一本畫冊。

 

在前幾年,我鼓勵她畫畫,但我萬萬沒想到她在那本畫冊上畫了很多我不知道的畫,包括她的童年故事和一些貓貓狗狗的圖畫文字。

 

因為我自己對繪畫有感,在看到那些畫的瞬間,啟動了我對母親產生同理心的按鈕,我彷彿看見她一生的故事,特別是她的才華,她在工作和家庭裡無私的付出,我很欣慰地發現:我不是對母親無感,我只是同理的能力未被啟動而已。

 

在這個過程中我也領悟了一件事:我們不太可能對別人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有等量的同理心,但總有一些事情,能啟動我們的同理能力。或許我對母親的病痛,因為聽了太多年,同理能力變弱了,但我對她的創造力,說故事的能力,對美的鑑賞力,我有強烈的同理心。

 

我也有一個理解,同理心不必全侷限於苦惱的處境,對別人努力的成果表示激賞,也是一種同理,因為如果一個人的才華從未被看見,沒有掌聲,那也會造成他的孤獨和失落感。

 

如果生活周遭的人對於不同的事情產生同理心,有人關心病苦,有人能陪伴情感受挫的人,有人理解貧困,有人能欣賞鼓勵他人…...在人們的互動中,按對了不同按紐,讓不同性質的同理心暖流運行於我們當中,這個世界不是會更美好嗎?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葉金川/年齡只是個數字,想做就去做!享受退休生活的16個秘訣

撰文 :葉金川 日期:2019年04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葉金川提供
  • A
  • A
  • A

本來我想寫的是「人生的下半場」;但是,究竟人生的下半場什麼時候開始?人生如果是一場棒球賽,大部份人會在第7局碰上關鍵的一局,但是常常第九局才是最好看的那一局;就如同人生沒有絕對的高峰,也沒有所謂的下半場可言,最後一局、最後一棒也可能逆轉勝。

我不確定在什麼時候我跨入了我的金齡期,好像沒有一個絕對的時間點。不過,認真想想,65歲是我人生另一個階段。

 

大多數人在65歲時退休,但我在65歲時還在工作,但是卻意外發現得了淋巴癌,也從這個時候,我開始思索應該如何過不一樣的日子,也許正是在此時,我開始了我的金齡生活。

 

我如何來過我的金齡生活?我歸納了16個想法,希望能給其他同為金齡族一些參考或建議。

 

一、忘了過去,迎接未來。

 

我現在絕口不提過去的那些豐功偉業(glory, glory past)。現在有人請我去演講,我只想多談百岳、運動、健康與生活;我不太願意談SARS、健保、WHO、醫療網那些過去的往事。

 

在我的認知裡,現在和未來更重要,我規劃未來的夢是什麼,要嘗試什麼新東西,或是思考我還能推動什麼工作,實在沒有時間去緬懷過去。

 

當然,我對時事當然也有很多想法,但我告訴自己,讓該負責的人去煩惱,我不想依老賣老、指指點點,也不想活在過去,努力過好當下、籌劃未來。

 

二、平安下山最是珍貴

 

登山,一定要登頂三角點嗎?我登了這麼多山,覺得似乎不該這樣定義;當然爬到最高峰,與三角點合照,象徵了征服它,在自己的登山紀錄裡又多了一座,不過仔細想想,這其實蠻虛榮的。

 

事實上,在登山的過程中,最讓我感動的是「啊,我已經平安回來了!」登山途中,可能會碰到颱風,可能會遇到下雪,可能氣溫非常寒冷,或者遇到山崩落石,各種危險的狀況都可能發生。

 

這樣的過程是會讓人終生難忘的,絕對不只是那張踏上三角點和石碑合影的紀念照。同理,在生活上也是,不管是家庭或事業,平安走過,才是最重要的。

 

編輯精選:玩紐西蘭28天只花7萬!葉金川退休追夢去,高空跳傘、冰川獨木舟都敢玩!

 

三、幸福感不是靠金錢和權勢

 

金錢常常只是一個數字,讓你覺得有安全感,從某個角度來看,和登了多少座山是一樣的道理,只是被拿來做比較,或是做為炫耀的成績。

 

或許職位權勢可以讓人有成就感、進而有所改變,可以讓人有所感動;感動人的應該是事,不是職位帶來的那個職銜,頭銜也是一種虛榮,權勢也是帶不走的虛華,人們只會記得你做了什麼,而不是你當了什麼。

 

四、年齡也只是個數字

 

不要被年齡這個數字騙了!一個65歲的人可能比一個50歲的人心理更健康、身體更有活力、鬥志也更強,而健康、活力、鬥志都和數字無關,不需要因為自己年齡長了,就自我設限,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想做,就去做!

 

五、學習與疾病共舞

 

雖然年齡只是個數字,但是與這個數字息息相關的副產品就是可能伴隨而來的疾病。老化是自然的變化,目前科技還沒辦法改變老化的現象。

 

年紀大了,要完全沒有一些毛病是不可能的,但是疾病與自身的活力不一定相關。 有些毛病是一定會發生、一定會面臨的,例如會越來越胖、會腰酸背痛、血壓和膽固醇可能會變高等等,問題不在會不會發生,而是要如何因應。

 

我這輩子第一次因病住院,是因為騎自行車摔斷了鎖骨,第二次就是因為淋巴癌,但這些都沒有影響我的生活。

 

反而讓我開始意識到我已經在打我的第七、八、九局,必須在目前的情境下,學會改變戰術;我們必須承認老化帶來的影響,也必須學習如何克服它或者與其共存,至少讓它不影響我們的生活。

 

編輯精選:葉金川/讓人生沒有缺憾的10件事!

 

六、將工作排第一順位

 

大多數過了65歲的人,都覺得就該享清福了,或者含貽弄孫。但對我來說,我還是把工作排第一,至少工作、生活、家庭要取得平衡。

 

當然這裡,我說的的工作和我年輕時的工作是不一樣的,現在,我盡量簡化我的工作,動腦動口不動手,我可以訓練、培養更多的人,不用事必躬親。

 

生活、家庭都是一種人生閱歷,是一個基本面,但是若最終想要達成自己的信念、要進一步能改變社會、改變環境、對更多人有影響力,還是要靠工作才能達得到。

 

台語有個詞叫「老夥仔工」,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你若不做,年輕人就得去做,還有能力,就盡量去做吧。

 

就算是兒孫滿堂,生活無虞,也不是生命最終的目的,而是人生的過程。如果能夠工作,就繼續工作,雖然不一定每個65歲的人都能找到工作,但此時工作的定義應該是一種任務,例如做志工、做環保,不論有沒有收入,一旦自己定下了一個任務,就要去完成它。

 

生活無虞,也不是生命最終的目的,而是人生的過程。如果能夠工作,就繼續工作。

 

七、兒孫不能當生活重心

 

我有三個兒子,三個孫子,每個星期也都會安排分別跟不同的兒孫聚會,但我不會把他們當成我生活的全部;我也不會指望倚靠兒孫或老人年金來過日子,他們也都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要面對,他們也需要各自獨立,各自負責。

 

八、學習新事物

 

不斷的學習新事物,目的無非是讓生活更豐富、更五彩繽紛;對健康、對預防老年癡呆都有幫助,也讓身心保持在活力滿點的狀態。

 

新事物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動態的,像我在學習划船、學泛舟,還想學衝浪、飛行傘;一種是靜態的,琴棋書畫什麼都好,但我現在的目標是學薩克斯風,雖然很多人跟我說我是自討苦吃,要上得了台也要練個十年,那就十年吧,也沒什麼不對啊!

 

要工作就必須要不斷學習,過去的歷練、經驗,不是包袱,是資產。但現在與過去工作的環境已經有了很大變化,這其中的差距就要靠學習才能跟得上時代。

 

要工作就必須要不斷學習,過去的歷練、經驗,不是包袱,是資產。

 

九、隨時散發正能量

 

在與朋友、同僚、夥伴互動的時候,要讓他人感受到跟自己一起時是愉快的、正面的、能被自己帶動的、能被激勵的;相對的,儘量不要去跟負面能量的人來往。當然,我相信若自己有正能量的特質,就不會想去和負面的人有交集。

 

十、與老伴培養共同嗜好

 

要能夠長久相處,一定要有些共同的興趣,如果沒有就會變成亦離亦合,長期下來隔閡就會越來越大,這是很痛苦的。那就不像是伴侶,嚴重一點就像北韓與南韓,把家庭搞分裂,家也不像個家了。

 

編輯精選:退休別只玩股票 培養「能進步」的興趣才有彩色生活

 

十一、有自己獨立生活的時間和空間

 

這與家庭之間的關係並不衝突,再者麼親密的人也不可能天天黏在一起,有自己的獨立時間和空間也不是就拿來拈花惹草,就是將時間去做分配,一部份是家庭,一部份是工作或朋友,另一部份是自己。

 

也就是說,要有一些屬於自己的時間和空間,不需要和其他人分享,不用解釋或在意其他人的想法,自己幫助自己成長,維持完整的自己。

 

十二、捨去無關緊要的事物

 

東西能丟就丟,事情也是。

 

我常說,「教不會的學生不用教、沒有用的事不要做、沒有用的話不要說」,尤其是那些只是為了討好別人而做的事,那是不必要的,散發正能量和討好別人是兩回事啊!

 

有些員工,你怎麼說、怎麼教都學不會,罵也只是讓自己痛苦而已,他既然完全沒法改變,那就不用說他了,把他擺在適當的位子就好了。

 

舉個例來說,我自己做了一個很大的改變,我的西裝只剩一套,冬天和夏天都是穿同一套!

 

現在我只有在重要的時候才穿上西裝。皮鞋也只有一雙,其他的就是不同功能的運動鞋、登山鞋、雨鞋、朔溪鞋等等,不需要的東西就丟掉,不要不捨得,很多老人都會堆積許多的東西,那些都是負擔。

 

不只是東西而已,事與物一樣,把事情化繁為簡,不要浪費太多時間做沒有意義的事。

 

捨去無關緊要的事物。

 

十三、想到就做,不要猶豫

 

有些事如果現在不做,這一輩子就不會做了,也不一定有機會做。特別是在金齡階段,不要只是想像;想,是一種智力;做,才是一種能力!不要老想著等到有錢有閒的時候才去做,那時候也許沒有能力、沒有體力可以去執行了。

 

想做就去做,不要給自己未來後悔的機會。

 

十四、旅行不是到此一遊

 

旅行可能是老人最能滿足的夢想之一。但旅行不是到此一遊而已,旅行的目的還是在學習,「open your mind, open your eyes.」。

 

感受世界和自己想像的是不一樣的。在旅程中,可以看到許多新鮮的事物,也能反觀自己,甚至能夠改變自己,旅行會碰上許多值得用心學習及體會的人、事、物的。

 

編輯精選:跟團優於自助!退休旅遊的4個眉角

 

十五、自己烹調才是美食

 

有些人喜歡找各種美食餐廳去用餐,但我總認為自己煮才好。

 

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是男高音帕華洛帝,他寧可吃到胖死也要自己煎牛排,我覺得他是對的。自己煮,當然不比大飯店或名廚做的好吃,但是自己動手,你會更重視料理這件事。

 

食物要美味,食材很重要,新鮮就會好吃;要到處尋訪美食,不如自己學習,從新鮮食材開始,到好的調理方法,對健康會更有幫助。

 

飲食是生活中很重要的面向,當瞭解到了飲食與健康息息相關後,便會開始注意什麼烹調方法是健康的,什麼食材是健康的,不健康的飲食習慣自然會慢慢的遠離。

 

十六、簡單生活才是健康

 

不用羨慕別人多采多姿的生活,make it simple!選擇幾件自己喜歡的事去做、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去過日子,讓生活變簡單。我喜歡住帳蓬自己野炊,但偶爾我也會去住高級的飯店,這樣做的初衷,就是一種體驗。把生活單純化,回歸自然,接近自然,會更健康!

 

編輯精選:我從有錢人身上學到:簡單生活,才能專心做自己喜歡的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葉金川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如何協助父母迎向嶄新熟齡生活?心理師:這3點最重要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2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何幫助較容易感到孤寂落寞,或是感到不安的年長父母調適情緒?面對較固執、難溝通或依賴子女的銀髮父母,如何緩減自己的壓力?以下提供個人的三點建議。

文/諮商心理師 張璇

 

對許多成年人來說,獨處有助於創造力和自我恢復,讓人得以調整心緒和靜下來思考,但對於子女經常不在身邊的銀髮族,或是獨身、已失去配偶的年長者而言,大量的獨處時光,往往更突顯生活的寂寥與冷清。

 

根據衛福部的資料顯示,臺灣有超過4萬6000多名的獨居老人,其中有將近1/5患有老年憂鬱症。即使不是獨居,家中尚有看護或其他親屬陪伴,與兒女也保持聯繫,許多年長者仍經常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冷。

 

父母生病不適或需要陪同就醫時,通常子女都願意幫忙,但對於不時被要求回爸媽家拿食物、代購物品,或是修理家中器具、搬移傢俱……等,常不知如何回應,分不清父母是真的需要協助,還是因為不知如何驅遣寂寞或想引起注意而不斷找些事情給孩子做。

 

 

雖然獨居不一定會感到淒清或怏怏不樂,但因家人陪伴減少,而可能會自怨自艾或愈來愈自我封閉,其心理健康可能需要更多的關注。太過保持距離,可能彼此都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如何幫助較容易感到孤寂落寞,或是感到不安的年長父母調適情緒?面對較固執、難溝通或依賴子女的銀髮父母,如何緩減自己的壓力?以下提供個人的三點建議:

 

1. 讓他們知道自己是被在乎的

 

不少個案和友人告訴我,家中年邁父母的固執程度,實在令他們難以招架、身心俱疲。

 

「我跟父親說過起床下床時不要太急,最好先側身再慢慢坐起來,他不聽,結果閃到腰了。

 

提醒他冬天出門要戴帽子,他說那樣不好看,堅持不戴。忍不住碎唸他太任性,唸完又很自責。」

 

也許沒辦法事事順應、滿足父母需要更多陪伴和照應的期待,但如果你愛他/她,不妨說出口讓他/她知道。

 

可能他/她的話題總是圍繞身體的種種不適、擔心,或充滿對生活、親友、共同居住的家屬,甚至是對外籍看護的抱怨,但偶爾花些時間聆聽他們說話、不那麼容易不耐煩,以語言或非語言表達「他/她的存在對你來說很重要」,都能傳遞愛與溫暖,減輕孤寂感。

 

 

2. 適度設立界線,避免因關係緊密而被壓力擊垮

 

愈來愈多的銀髮族健康研究發現,經常與人互動活躍的年長者,活得較久、較開心,也較健康。

 

有些熟齡長者積極上課、追求靈性成長、參加社團和戶外活動,但也有不少照護者或家屬告訴我,他們想邀請家中長輩外出活動、多與人接觸,他們卻很抗拒,連市辦的日照中心或社區樂齡中心也不願意前往。

 

長輩較缺乏與外界連結的意願,究其因素,除了和本身人格特質有關──較害羞或不習慣麻煩他人,也常受到親子之間的鬆密程度(依附關係)影響。

 

雖然不少銀髮族願意學習3C產品的使用,藉由網路生活排遣些許寂寞,但內心仍渴望能多與自己的兒女或孫輩互動(尤其長期與配偶關係不佳者或單親、喪偶者)。

 

 

不只一次聽到個案說:「有時真的忙得不可開交,很難在週間的晚上回父母家,週休二日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但若拒絕了她/他,又會因為她/他的不悅反應心裡很糾結,覺得自己好像很不孝。即使沒說甚麼,我也會很有罪惡感。

 

也有不少中壯年子女經常得在上班時間接聽熟齡父母或看護的來電,長輩的過度關心、期待多一點相聚或不時溢於言表的哀怨與悲情,常令子女備感壓力和難以承接過多的負面情緒。

 

所以,即使是與至親家人,「適度設立界線」仍有其必要;若未拿捏好分際又不擅於運用資源,一旦長輩的身心健康狀況更加惡化,便可能因疲於照護而倒下。

 

適度拿捏分際,並不是情緒切割、冷漠無情,而是引導長輩培養新生活的適應能力,降低對子女精神上或生活上的依賴。

 

 

以個人例子來說,沒有其他兄弟姊妹的我,一直與獨居的母親保持良好連結;平時以line彼此關心,盡量每兩週一起吃頓飯或外出走走,讓她感受到並相信,當她遇到問題時我一定會在,並持續鼓勵原本習慣宅在家的母親有更多社會參與、對長照資源也有一定程度的瞭解,以便未來不時之需。

 

至親長輩內在的安全感和獨立性增加了,便不致那麼容易感到孤單和對未來憂懼。

 

3. 提升長輩生活意義感

 

許多熟齡長者雖然時感孤寂,也未失能或行動不便,卻不太願意參與社會活動,只喜歡待在家,除了對子女或家人較依賴,「在自己的家裡比較自在。」也是常常聽到的說法。

 

不敢踏出那一步,常是因為低自尊,覺得自己甚麼都不如人,或受到「人老了,沒甚麼用」的想法囿限,而對於外界的人事物失去興趣,較無活力,內在充滿強烈的失落感與空虛感,容易否定自己的價值。

 

子女們須體恤、同理他們不停在面對各種分離及不斷消逝的一切,也愈來愈失去對生活的掌控感,心靈舞臺充滿無奈、無助的獨白。除了不時受到死亡與未知恐懼的襲擾,也覺得自己似乎不再被需要。

 

存在治療大師Frankl在其經典作品《活出意義來》中提到,人類生命的動力在於「尋出意義」;瞭解自己為何而活,便能承受任何煎熬。哲學家尼采也說:「參透『為何』,才能迎接『任何』。」

 

樂齡生活專家們認為「培育動植物」和「擔任志工」對於使熟齡長者增加人生意義感大有助益,可使熟齡長者瞭解自己存在的無可取代、仍有能力照顧其他事務,較容易為自己的存在負起責任和珍重自己。

 

 

也許周遭的一切都可能被剝奪,但心靈的自由和平靜卻誰也奪不走。

 

綜合以上,藉由生活中「愛的經驗」與「美感經驗」提昇生活意義感、增進內在的安全感,有助於使父母以更樂觀積極的態度面對較冷清的熟齡生活。

 

而子女也毋需將父母的快樂責任揹在自己身上,能做的,就是讓他們「感到被在乎」,和「與他們同在」。

 

即使有時心理壓力很大,還是可以試著不逃避或閃躲,量力而為,與時而不安、的長輩保持連結。

 

 

縱然每位長輩的獨立性不太一樣,若對他們內在的「存在空虛」及「時而無助時而驚恐」有更多的理解和看見,或許更能鼓勵熟齡摯愛不因身體的退化或需要他人協助而自我否定、沮喪,為生活創造新的意義和價值。

 

成年子女提早作些自我建設和適度設定心理界線也是必要的;樂觀面對新階段的挑戰,不被孝親思想箝制、學習兼顧彼此的需要,或許能更有耐心和穩靜地陪伴他們安然變老、一同走過身體機能變化和心境轉換的歷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摔東西、情緒失控、活在自己世界?他們用愛包容,見證長照「奇蹟」!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7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談起長期照顧,一般都會想到老年人,可是有些民眾,比如出生時就帶有先天性疾病的人,其實從更年輕的時候就需要長期照顧,而他們的長照需求恐怕比老年人更大,需要長照時間也更久。

文/周傳久

 

有些罹患先天性疾病的朋友,常常會在旁人不明究理的情況下,忽然用力摔東西,或者用拳頭對著自己的胸膛用力捶打,聲音大到就像打鼓那麼大聲,旁人若想阻止,往往也會被打傷。

 

他們高興的時候,也有可能會用力拍打桌面或摔東西,摔得滿臉通紅、無法控制自己,而且不斷重複。

 

當這些病友從可愛的幼兒,長大成身高一米八的成年人,隨時有力氣砸碎任何東西時,他們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我們要把他們綁起來?關起來?送去龍發堂(現已解散)?或者將他們孤立?

 

如果他們想工作,你敢雇用嗎?他們需要照顧,你敢照顧嗎?

 

下一個問題是,我們能怎麼照顧?以目前長照的照護比例來看,哪裡可以找到兩個照服員整天看著呢?更深一層的問題是,究竟什麼是「照顧」?

 

願意傾聽理解

協助病友排解情緒

 

在我們的教會裡,有一位自閉症的青年,他從高中畢業、失去學校保護後,就來教會負責清潔工作,已經持續十二年。他可以讓一兩百人使用的場所恢復乾淨、所有用品收拾整齊,提供教友一個舒適的環境。

 

剛開始工作時,這位青年有時會突然「發脾氣」,把大家都嚇一跳,但是教會的牧師與一些教友都知道這是有原因的,他們會詢問他昨天怎麼了,試著去了解為什麼,這就是非常專業的因應態度。

 

等到與青年更熟悉後,牧師和教友知道該怎樣進入他的思維和記憶世界,甚至是他昨日、前日的世界,因此能猜得出來,可能是哪些記憶和經驗影響了他的情緒和行為,進而引導他發洩情緒、表達感受,這樣就能減少傷害自己和他人的機會。

 

發揮個人特質

病友也能快樂工作

 

同時,教會將這位青年執著、堅持的個性視為潛力,安排他負責清理、歸位的工作。他還有一個優點,能夠輕易記住別人記不得的位置和數字,所以每天來教會上班時,無論活動現場有多凌亂,他都能整理得有條不紊─他不能忍受混亂。

 

他任勞任怨地完成每一樣工作,好像他清掃、擦桌子、收垃圾時,眼前所看到的不是骯髒與臭味。他想透過他的雙手用心且無條件地付出,只為了讓環境恢復美好的本像。

 

不厭其煩教導

包容病友安心生活

 

他有時想到什麼,會不分場合就一直重複問別人同一個問題,例如「可不可以打人?」、「坐捷運怎麼來?」。而且他問得很快,甚至別人還沒回答,他又繼續問。

 

這種情況看似和失智者問了問題又馬上忘記一樣,其實並不相同。我們這位青年這樣一直問問題,也許是希望得到互動,也有可能是別的原因。

 

在教會,也不是所有人都耐得住性子,可是多半的人因為理解,至少不會惡言相向。如果讓他去一般工作場所,情況可能就不同了,因為外面職場,大家都在忙,不一定有耐性,但教會的人大多是來追求成長的。

 

教會舉行餐會時,他會拿著飯碗四處遊走、夾菜,未能遵守公筷原則,好像完全無視別人的存在。但他並無以此激怒別人的意思,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這和一般所謂的不尊重人或自私不同。

 

在教會,因為信仰的教導,大家都會被提醒,沒有人在上帝面前是完全的。所以,大家知道亂夾菜不妥,可是都會一遍一遍的和他說。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如今已經十二年,這位青年不只得到牧師與教友的包容,更有一個相對安全的工作環境與固定的生活節奏。教會裡的人雖不是特殊教育的教授,也不是有證照的專科醫師和心理師,但是也能讓他在這裡安心生活。

 

教會沒有外面機構常說的個別化照顧計畫提供評鑑,但對這位青年的照顧,實際上已經近乎甚至超越那些專業照顧的成果。

 

用愛幫助學習

病友實現自我價值

 

教育學有個觀念,說教育怎麼教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確保學習發生」。這位青年在教會裡不會被忽略或被冷漠以對,不會發生教友之間噓寒問暖,碰到他卻退避三舍、假裝沒看見的情況。

 

不僅如此,大家還會幫助他學習與人相處,學習用更平和的方式表達意思,以致變成一種預防性學習,就是在原來可能激烈摔東西或傷害自己之前,就盡可能降低走向那一步的機會。所以,他的學習的確一直在發生。

 

平日生活中,當他情緒穩定的時後,牧師和教友也會在多種生活層面上鼓勵、支持他,找他一起吃飯,一起唱歌,一起到社區服務,並且感謝他,讓他感覺有價值。

 

這就是一層層的身心靈保護,使得他能對環境和人有更多安全感,以及一種全無懷疑的自我價值,做事自然有更多自信,做人有更多自尊。

 

2018年四月復活節,他受洗了。這天他獨唱他來教會學習的第一首歌「耶和華是愛」。對自閉症者來說,面對台下百雙眼睛公開唱歌不簡單!畢竟這和只面對鋼琴,不用接觸人的情況不同。

 

教會的復活節,原意是因為耶穌替代罪人死,但透過他無條件的付出,要讓環境恢復美好的本像。所以,所有相信上帝拯救的人可以因而進入新生命─一種知道自己不完全,但可以倚靠上帝的救恩,學習用愛彼此相待的生活方式。

 

這位青年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因為他的周圍有很多愛。但教會沒有溺愛他,而是給他學習機會,在有愛的氛圍中,幫助他分辨是非,幫助他學習能力。

 

改變從你我開始

共創「長照奇蹟」

 

不管讀者是不是基督徒,大概不難想像,要是不在以上的生活圈,過度遷就他,或者過度強制對付他,或全然不理會,這位青年如今的生活品質與生活處境還會是上述的樣子嗎?

 

這個社會因為自然環境變化、晚婚等許多因素,有許多生來類似上述性格的人,因為不同的照顧方式而有不同的結果。這位教會青年的例子是個奇蹟嗎?

 

如果他穩定生活一兩天,大家可以說那只有一兩天;如果持續一兩周,大家可以說只不過一兩周。但他已經穩定生活十二年,一直在進步,他周圍的教友也因此理解、接納更多相似的人,知道怎麼與他們相處,這就不是偶然了。

 

這個故事至少讓我們看到,這位青年外表看似沒辦法照顧,事實上可以充滿盼望。但要不要試著照顧他,並幫助他學習,就看大家的選擇。透過這個故事,我們可以得到什麼啟示?我認為至少有以下五點:

 

1.要相信事情有改變的可能。

 

2.改變可以從你我介入開始。

 

(以上兩點也是北歐長期照顧的原則,有挪威文獻可循)

 

3.要從正面看待每個人的特點,也許那就是他的潛能與長處。

 

4.理解各種行為和現象都有原因,而非無厘頭。

 

5.愛是創造力的來源,愛可以讓許多可能性發生(這也是芬蘭長期照顧的根基)。只有無條件的包容和愛,並且「讓學習發生」,以上四點才有可能實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讓失智者有尊嚴 日本「桃李咖啡」這樣實現社區營造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4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日本長照經營者形山昌樹之前來台演講,介紹他們經營的「桃李咖啡」。演講內容聚焦在如何改善一般老人與失智老人的生活品質,並透過小規模實驗,摸索永續經營之路。他們目前不能說有偉大的成就,但已累積許多心得,可供其他有心改善長者生活的人參考。

文/周傳久

 

根據形山昌樹分享的資料來看,「桃李咖啡」(http://www.c-care.co.jp/)並非起於政府政策,更非政治人物速求亮點的產物,而是起於他有一次聽到建築界的朋友說,希望打造一個自己以後也願意使用的服務。

 

形山昌樹反思二十幾年前,日本照顧失能、失智的病友仍不夠人性,於是他根據學理研究結果和熱情,營造一間由失智者擔任服務生的小型輕食店,又讓失智者參與內場工作,並同時開發提供給非失智高齡者的就業機會。

 

再來,形山昌樹覺察到,雖有理想,也得連結更多其他資源,才能繼續讓服務存在,所以後來發展成為一種社區總體營造類型。

 

觀察這個發展歷程,再考量日本服務文化發展源流,有以下幾點或可供台灣有意改善失智老人生活者參考:

 

一、同理設計

 

前面提到,形山昌樹的朋友說,要打造以後自己願意住的地方。其實,設計一個自己都願意使用的服務,是種友善同理,在高齡社會尤其重要。

 

試想,台灣法律規定,老人安養機構的住房人數上限是六人一間(我在屏東採訪過二十二人一間的),有哪位設計這種法律的官員,以後願意去住?住在一個平均一天因他人干擾和彼此陌生,而只能睡五點五小時的場所到死?

 

所以,友善同理是好服務的開始。不過,形山昌樹為什麼願意採取行動?他用什麼方法,從無到有設計服務雛形?或許以後可更詳細交流。

 

另外,其實自己願意住的地方和使用的服務,也會隨時空轉變,戰後嬰兒潮就與前一代不同。有了這麼人性的出發點,還可以搭配科學方法,就能有更完整、周延的落實。最終,不只讓自己也願意使用,而是更多以前裹足不前的客戶都能看到新的經驗和希望。

 

二、價值基礎

 

服務設計是近年歐洲與日本長照研發的基礎知識。歐洲有基督教文化傳統,對於與自己非親非故的人,該怎樣看待他們的價值,以及為什麼要顧念他們,在聖經有清楚的論述。

 

日本則有武士道,以及近代的敬業精神、服務精神與積極學習的文化,這些已讓某些新的服務要怎樣開始,形同內化成為生命和生活風格一樣自然。而且,日本也有由下而上、幾近全民運動的學習態度,可以不斷改善做法。

 

台灣還需要強化這方面的基礎,但強化的根基來自何種倫理思想與方法論?這點仍需探討。

 

三、支持發展

 

先前台灣媒體引述報導日本有一家「送錯餐餐廳」,也是由失智者擔任服務生,鼓勵大家包容他們在工作上的錯誤。不過,這麼做,有可能讓失智者被看笑話。

 

「桃李咖啡」也提供機會給失智者當服務生,可貴的是,他們不是只靠顧客包容,還想到要設計失智者能使用的菜單介面。在餐廳後場,也讓失智者繼續投入他們有能力做的工作,這樣比被限制活動而由他人代勞更有尊嚴。

 

這背後的意義和丹麥的長照教科書上,討論失智那一章的第一頁說得很像,「照顧者要了解並接受一個事實,就是失智者和一般人一樣,有追求自我實現的期待。照顧的責任,就是支持弱勢的自我實現者繼續追求生活期待。」

 

「桃李咖啡」至少映照出在工具、互動、流程等層次上支持失智者的作為。換言之,這是對失智者的服務,讓他們服務別人。芬蘭的身心障礙社區人才派遣中心,更把這種理想更發揚光大,引申到全人照顧。

 

(參考資料:https://www.nokiankaupunki.fi/sosiaali-ja-terveyspalvelut/vammaispalvelut/kehitysvammapalvelut/tyo-ja-paivatoiminta/kahvila-vohveli/)

 

四、由下而上

 

「桃李咖啡」後來走向社區總體營造,意涵是由大家參與和資源配合。若引用近來服務設計界經常使用的商業模式藍圖來分析,其實就是「外部協同組織」那個欄位。

 

首先,這牽涉到我們怎麼界定社區或社群,是以村落嗎?或共同生活特性的人?不同思維,輔以科學方法釐清資源間距離和可行性關係,將讓我們看不見或看見更多可能。

 

「桃李咖啡」已有社區行銷活動,定期讓更多人理解其理念,吸引不同背景民眾參與。或許下一步能更制度化,讓年輕一代投入會更好。

 

例如在芬蘭,許多大學相關科系同學被導入短期工讀來支援特殊照顧,這樣也是雙贏。而且學生還沒畢業,社會就儲備了更多打破成見又有經驗的人才。

 

台灣早已推社區總體營造,但有多少是出於基層?政府常以補助支持某些新生活理念,一補助就很怕沒有做出讓長官歡欣的成果,或者沒有形成明星社區。

 

但「桃李咖啡」始終是自己摸索,透過自願參與的中年者的人脈、經驗與見識,在實踐中逐步成長,這似乎是比較實在的方式。

 

五、落實尊嚴

 

關於形山昌樹提到,他們追求「失智者是主體」的概念,這其實不是很新鮮的觀念,可是怎樣落實真是挑戰。要注意的是,失智者認知功能退化,但也不是全部失能。

 

另外,失智者因認知退化,情感部分的敏感度可能放大,而且情感本來就不是隨認知對應幅度退化。想要創造失智者更多的主體感,進而增強安全感與尊嚴,必須善用情感部分,配合還存有的認知能力,加上照顧者的態度,才能做到。

 

「桃李咖啡」有掌握這種精神,但隨著失智者退化和諸多科技進步與社區改變,必然還有更多方式可以維繫、發展失智者的主體尊嚴。例如,荷蘭甚至有音樂系的樂團,讓失智者按著他們喜好的方式來指揮,配合失智者演出,也是一個例子。(參考資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dkBo17v8-A)

 

那「桃李咖啡」的下一步呢?

 

歐洲近年累積的經驗指出,失智者異常的行為、言語必有原因,我們必須了解原因來幫助他們度過困境。其中,有六成的困境可能不是來自失智者本身的器質性病變,而是照顧者所營造的環境與溝通方式。是我們對「認知症」認知不足,造成他們難以發揮長處,以確保自主尊嚴。

 

當在地老化和失智友善社區越來越受到重視,也被認為是比集中住在機構和脫離熟悉住處更人性的終老方式,台灣和日本以及歐洲老化國家,勢必在老人佔社區總人口的三成、四成甚至五成時,得摸索出更合宜、多贏的生活模式。

 

這挑戰了生命根本價值,和群己倫理關係。「桃李咖啡」的發展歷程有許多小環節,可找到價值思維激盪的縮影。台灣急推長照時,實不能忽略釐清價值共識,也要給一點時間,讓更多好的服務長出根,再開花結果。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二度就業當居服員,照顧長輩找到自信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02日 圖檔來源:戚海倫攝影
  • A
  • A
  • A

「自從成為照顧服務員之後,我覺得自己開朗多了,也更有自信了!」現年65歲的張瓊琬,回想過去9年多、投入照服員工作,臉上滿是笑容。如今樂在居家服務的她笑著說:「可以的話,我會繼續做下去!」

這天、趁著前往居家服務的空檔,張瓊琬騎著機車、從板橋來到位在永和區的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辦公室,接受《幸福熟齡》專訪。她戴著護腰、護膝,全身上下散發一種「溫暖」的氣息。基金會工作人員看到「瓊琬姐」來了,和她噓寒問暖,宛如家人相見一般。

 

「二度就業很不容易。而我真的很幸運,能在這份照服工作中,找到工作和生活的第二春。」張瓊琬說。

 

張瓊琬回憶,多年前,她原本一直在家裡,協助丈夫的事業,同時也照顧生病的婆婆,家庭是生活唯一的重心。「我是長媳,那時婆婆因為糖尿病引發併發症,蜂窩性組織炎、血糖高……到後來,看醫生的次數變得很頻繁。」照顧病榻上的婆婆,張瓊琬從來沒有怨言;直到婆婆過世、而先生的事業陷入低潮,喪親之痛與經濟壓力襲來,讓張瓊琬煩心不已,「我天天翻報紙、想找一份工作,但是看到的徵人廣告,要的全都是限45歲以下,我到底該怎麼辦?」彷彿走進時光隧道的張瓊琬,想起當時的苦,眉頭皺了起來。

 

曾為錢煩心 55歲二度就業新契機

 

育有一女兩男共三個孩子的張瓊琬,當年看著先生「軋三點半」、家裡還有房貸壓力,她很想出外賺錢,卻因「超齡」苦無工作機會,幾乎天天愁眉不展,「為了錢,真的很煩」,就在一籌莫展的當下,「有個照顧人的工作有缺人,想試試看嗎?」老同學的一通電話,讓張瓊琬的困境出現一絲光明!

 

經過同學介紹,也經過上課、實習,張瓊琬就此踏進了「居服」的工作圈。剛開始,孩子心疼她、怕媽媽太勞累;娘家的哥哥也不贊成,家人對她要去「當看護」幾乎都投反對票,但張瓊琬覺得,既然孩子都大了,她決心給自己一個機會,也很珍惜這個賺錢的機會。

 

最初投入居家服務這領域,張瓊琬進入了位於台北市的一家私立機構服務,服務對象大多是重症、癌末患者。工作內容包括洗澡、備餐、清理環境等等,時薪兩百多元,但交通費須自理,機構要抽走三分之一的費用。扣除機構抽成、算算每個月她大約能賺一萬三千多元。這些工作對張瓊琬來說都不是難事,但機構抽成比例實在偏高。

 

▲張瓊琬居家服務,為案家備餐。(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提供)

 

工作約一年後、張瓊琬又在同學介紹下,轉往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在這裡,案子更多、抽成較少,福利比過去的私人機構更好。算算張瓊琬投入新北市居家服務工作,已經邁入第九個年頭。

 

「現在我什麼(照服技巧)都會了,只可惜,婆婆卻已經不在了。」想起婆婆病痛辭世、張瓊琬先是眼眶泛紅,情緒湧上心頭,即使事隔多年,她的淚珠仍忍不住滑落。如今她將這份對自己婆婆的孝心,轉化成服務其他長輩或病患的實際行動,現在每個月她服務14個案家,有的案家和別的居服員共案、一周只去一次。「我到每個案家去服務,即使是一兩個小時,也能讓他們的家人有機會喘口氣。」張瓊琬深深了解家屬的心情,秉持著將心比心的「同理心」從事居服工作。

 

樂在居服,對張瓊琬來說,不但自己的經濟壓力、因為擁有這份工作而紓緩了,還能服務、幫助別的家庭,「居服員工作讓我的心都開了。」她破涕為笑說。

 

▲張瓊琬樂在服務,在新北市獲頒獎項、深受肯定。(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提供)

 

陪長輩談心 樂在居服工作

 

在廚房裡切切煮煮、為長輩準備愛心餐點;灑掃客廳、臥室,為長輩清理居家環境,這些工作對張瓊琬來說,再熟悉也不過;而她還有個重要的工作,張瓊琬樂於「陪伴」長輩。

 

曾經有個她服務家庭,受日式教育的阿公、阿嬤在家時,一人看一台電視,平常幾乎不太交談,但因為張瓊琬的到來,長輩的生活也變得不一樣,長輩變得愛找張瓊琬聊天,阿嬤都說,「有妳來,阿公話都變多了啊!」。

 

▲張瓊琬從事居家服務,為案家備餐。(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提供)

 

最初找工作,張瓊琬的年齡是她的「致命傷」,但在居服工作的領域裡,張瓊琬5、60歲的「年齡」卻成為「優勢」,因為生活體驗與人生歷練,她常能和長輩無話不談,甚至如朋友般地閒聊;她也曾成為獨居阿嬤與住在海外孩子的最佳橋樑,只要她前去居家服務的時間,阿嬤的孩子就打越洋電話、透過張瓊琬的幫忙來關心阿嬤。

 

服務的家庭愈多、眼見每個家庭都有著不同的故事,張瓊琬就愈加感受到「長照」政策的重要,也盼望政府對於「居服員」的待遇、能加以重視與調高。「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像我這樣能在中年以後二度就業,沒什麼不好。」張瓊琬也鼓勵和她一樣的「中年族群」走出來開創人生工作的第二春,「時間可以調配、得到不一樣的快樂。」

 

張瓊琬強調,這是個「養兒也未必能防老」的年代,藉由照顧不同狀況的長輩,看到不一樣的人生風景,「從工作中得到的開朗、自信,對我來說就像最好的化妝品,這幾年我也開始更注意自己的保養,因為照顧好自己、也能照顧別人的感覺,真的很好!」看看手錶、戴起口罩,張瓊琬準備騎機車、前往這天的居家服務案家,「老人家還在等我呢!」她笑說。

 

▲65歲的張瓊琬樂在居家服務工作,從中找到自信。(圖/戚海倫攝)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