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出國旅遊幾次才叫樂活?勸你放棄「做自己」,50歲後更愛「好自在」!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10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並不是建議大家以後都不必出國旅行,只是說不必再因為羨慕,但自己卻做不到而感到挫折。不過,我要提醒的是,我或許幫你卸下了「第三人生應該要常常出國旅行」的情緒重擔,但這時你該省思的是,你的生活是否過得充實、有意義?這或許才是時間可能非常漫長的第三人生裡最重要的課題。

文/施昇輝

 

很多書寫第三人生的文章,總是讓人非常羨慕,但衡量自己的能力,又覺得很挫折,因為自己好像做不到。為什麼人家可以過得這麼精采,而我卻過得如此乏味?越想就越自卑、越沮喪,但我現在想要勸大家的是「不羨慕別人,才能做到真正的自在」。

 

這類文章經常以出國旅行,來印證作者的「樂活人生」,甚至我上某些財經節目,主持人也要用我常常出國旅行,來證明我投資理財的成功。我周遭確實有很多經濟能力很好的朋友,一年總要出國五六趟,當然還是會讓我羨慕不已。

 

我這幾年平均一年出國兩次,只有一年來到三次,真的不算多,根本談不上「達人」等級。同時,我幾乎都是跟團旅行,所以也很難彰顯自己規劃旅遊行程的功力。如果你的出國次數跟我差不多,以及也習慣跟團,現在應該可以比較釋懷吧?因為「樂活大叔」也不過如此啊!

 

生命的意義,不在於旅行次數

 

第三人生,有類似我這種出國頻率應該算是常態,甚至很多人受限經濟能力,一年能出國一趟都嫌奢侈了,所以真的不必羨慕那些「能經常出國」的少數人了。你可以透過這些少數人寫的文章神遊世界,但不必經常激勵自己「有為者亦若是」。

 

我們應該從「羨慕」的心態轉為「感謝」才對,因為他們說不定幫你看到了你即使親臨該地也不一定能體驗到的面向。以我曾去過的吳哥窟為例,你若沒有藝術和宗教的背景知識,真的就只是走馬看花而已,那不如看書上的照片和有關歷史人文的說明,還更能看到吳哥窟的精隨呢!

 

雖說「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但這句話是在交通不發達,甚至是完全沒有網路的時代所說的話,如今「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這句話其實更精準。有些別人拍出來的美景,你或許根本沒機會親見,因為一來同樣的美景不是隨時都有,二來你沒有那麼好的攝影技巧或設備。以很多人都希望親眼目睹的極光為例,據說肉眼所見還不如照片清楚,也讓我斷了追極光的想望。

 

我並不是建議大家以後都不必出國旅行,只是說不必再因為羨慕,但自己卻做不到而感到挫折。不過,我要提醒的是,我或許幫你卸下了「第三人生應該要常常出國旅行」的情緒重擔,但這時你該省思的是,你的生活是否過得充實、有意義?這或許才是時間可能非常漫長的第三人生裡最重要的課題。

 

旅行世界,仍牽掛父母子女

 

我之所以不是重度旅遊者,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父母年紀都大了,出國時很難不掛念他們。古人說「父母在,不遠遊」,現在才能真正體會這句話的深意。

 

我是父母的獨子,所以沒有任何人可以幫我分擔照顧的責任。如果你有兄弟姊妹,就比較不會擔心出國期間父母有可能發生的任何突發狀況,畢竟還有其他親人可以立即處理。

 

每次出國,特別是去搭機至少要半天以上的遙遠國家,我不太敢與父母聯絡,也很怕接到台灣來的電話。只要當天沒接到電話,就可以至少放心一天,但又不能都不打電話,所以隔幾天還是會聯絡,只要聽到父母聲音充滿元氣,感覺就像有過了一關。

 

會擔心父母,當然也會擔心子女啊!因此我每次的出國旅行,就是在這種「自己」與「家人」、「玩樂」與「責任」的拉扯中,時而開心、時而焦慮地度過。


做自己,不如「好自在」

 

這種心情讓我想到另一個讓人羨慕的境界,那就是很多勵志書籍中常常鼓勵大家要「做自己」。只要有親人,就一定有牽掛;有牽掛,就很難放下;無法放下,又怎能完全做自己呢?

 

很多作者歌頌「做自己」,或許他們經濟無憂、沒有子女、也無須照顧父母,甚至沒有結婚,要做自己相對容易,但大多數人都沒有以上相同的條件,卻希望追求做自己,反而會讓自己更焦慮。

 

我的建議是直接「放棄做自己」,只要做到凡事但求「自在」就好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曼娟:人生最後階段,輕盈地下車,而不必拖著沉重的行李!2步驟預立醫療決定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人生最後階段,輕盈地下車,而不必拖著沉重的行李」,知名作家張曼娟在簽下預立醫療決定後,由衷說出她愉悅的心情。

響應2019年世界安寧日,萬芳醫院日前結合北醫附醫、雙和醫院舉辦「緩和醫療-我的醫療,我作主」活動,吸引許多民眾及病人與家屬參加,張曼娟也到場支持。

 

張曼娟指出,她在今年初得知國內通過《病人自主權利法》,在父親催促之下,帶著高齡的父母到萬芳醫院,透過「預立醫療照護諮商」,她本人及父母都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讓她及家人在人生最後階段時,可以享受人生安寧。

 

她的簽署書由父母親作見證人,因此她說「這是父母親送給我最珍貴的禮物」。

 

預立醫療2步驟

諮商後再簽決定書

 

萬芳醫院腎臟內科醫師鄭仲益指出,病人、家屬、醫療團隊在簽署過程中,會先經由「預立醫療照護諮商」,進行詳細說明討論,再由當事人簽下「預立醫療決定書」。

 

預立醫療決定書簽署後,當面臨特定臨床條件之一,包括:末期病人、癌末病人、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不可逆轉昏迷情況下,按照預立醫療決定,是否要接受或拒絕相關醫療,最後讓當事人獲得尊嚴善終

 

居家安寧照護

圓滿人生最後旅程

 

萬芳醫院安寧病房主任張家崙表示,許多癌末病人在安寧病房接受急性照護後,他也鼓勵病人在緩和期,能夠返回家中,接受居家安寧照護,讓病人在家裡享受溫馨與親情及熟悉環境,居家護理師定期訪視,提供完善醫療諮商,讓病人心無罣礙完成人生最後的旅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每個人都有他的心事...50歲後,你會是別人生命中「對的人」嗎?傾聽不急著回應,尤其不要說「你想太多」

撰文 :留佩萱 日期:2019年10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這些贏得你信任的「對的人」——那些有能力同理、聆聽、不評價的人。這些人可能是你的伴侶、家人、朋友、同事、心理治療師、老師、教會人員……等等,這些「對的人」才有資格傾聽你的故事,看見你的脆弱。

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有過與人分享心情的經驗,但有時候分享後卻發現心情更糟。如果你現在試著回想過去自己和他人分享的經驗,對方的哪些回應讓你覺得被支持、被理解?哪些回應反而讓你更難受?

 

當我想起過去那些讓我反而更難受的回應,當對方試圖要我的感受縮小或扭曲,像是告訴我:「哎呀,沒那麼嚴重啦,這沒什麼好難過的吧?」「沒關係啦,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上次也是發生類似的事情(然後開始講事情經過),我比你慘多了。」「你想太多了啦!」「不要再想這些負面的事情了,至少你還有……」

 

這些話語讓我感受到對方並沒有真正接納我的感覺,反倒像在糾正我:「你這樣感覺不對。」然後要求我照他覺得對的方式去感受。

 

我們在與人分享時,或多或少都聽過上述這些回應,甚至,有時候我們就是說出這些話的人。

 

就算身為一位諮商師,在和親友相處時,我也要常常覺察自我,不要脫口而出這些看似安慰人,卻讓人更難受的話語。

 

我想起前陣子一個寒冷的冬天早上,我在系館的辦公室準備半小時後要授課的內容。系上的辦公室有好幾位博士生共用,過不久,另一位博士生艾瑪進到辦公室,我們聊了聊近況,她分享了上禮拜去參加的一個聚會,聚會上許多人詢問她:「你念博士班,這樣你的孩子怎麼辦?」

 

艾瑪媽是一位新手媽,也是一位博士生,而這兩個角色常帶給她許多評價與指責。

 

許多人告誡提醒她:「你知道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嗎?」「你知道現在是陪小孩最重要的階段嗎?」許多人在得知孩子年紀這麼小就每天被送到托兒所後,還會眼睛瞪大,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彷彿在對她說:「天哪,你這個媽媽是怎麼當的?」(有趣的是,她先生也在聚會中,卻沒有人對他說這些話。)

 

念博士班的繁忙,讓艾瑪已經充滿內疚和自責,認為自己不是個好媽媽,沒有時間好好陪伴孩子,而周遭人對她的評價或是建議,更讓她加深這些自責感。

 

當我聽著艾瑪分享時,我感受到她的痛苦,這些情緒讓人不舒服,我意識到本能上很想逃離這些不舒服,所以腦中冒出的第一個回應是:「沒關係啦,事情會越來越好的,你之後就會漸漸適應博士班的生活。」

 

還好,當腦中出現這個回應後,我就覺察到這個回應只是在幫助我推開這些不舒服,並不是真正的傾聽。

 

想要逃離痛苦是人類的本能,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在面對別人顯露情緒時,會立刻拋出那些「安慰人的話語」,為的是想趕快結束自己的不舒服。

 

有很多人會問:「到底說什麼才是安慰人最好的方法?」事實上,面對一個處在痛苦中的人,往往不是你的「回應」讓他感覺好起來,能夠讓人覺得好受一點的,是人與人間的連結。

 

現在回想起來,我很高興當時的我選擇了同理與連結。我把電腦螢幕關掉,靜靜傾聽艾瑪,試著和那些痛苦情緒待在一起,不需要多說什麼。

 

同理是一個選擇,而且是一個讓自己脆弱的選擇,因為當你同理另一個人,你也得跟著去感受那些情緒和痛楚,但就算如此,你還是願意選擇和別人的情緒待在一起。

 

這些人與人間的同理與連結,會累積成信任。信任並不是來自另一個人做出什麼偉大的事,而是來自日常生活中的微小互動。

 

每一次的互動中,你選擇同理與連結,就能慢慢累積兩個人之間的信任。

 

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需要有這些贏得你信任的「對的人」——那些有能力同理、聆聽、不評價的人。這些人可能是你的伴侶、家人、朋友、同事、心理治療師、老師、教會人員……等等,這些「對的人」才有資格傾聽你的故事,看見你的脆弱。

 

除了需要找到「對的人」之外,我們也要讓自己成為別人生命中那個「對的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 留佩萱著,遠流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後接連送走父母兄姐,終於學會面對死亡...廖玉蕙:人生苦短,你還要花時間冷戰嗎?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8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蕭芃凱攝影
  • A
  • A
  • A

約定的採訪時間一到,穿著年輕牛仔褲的廖玉蕙現身,輕輕走來,笑容堆了滿臉,眼睛彎彎的,說起話來字字珠璣,又幽默得十足親切。她是獲獎無數的散文作家、大學教授,回到家庭,是妻子、母親、婆婆,也是2個小孫女的阿嬤。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她一樣沒有少,平凡中卻品嘗出不凡的滋味。

走過69個年頭,一個女性人生中可能經歷的各種角色,她幾乎全部包辦。問起在多種不同身分之間切換,哪一個角色的扮演相對困難,廖玉蕙認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但一定要選一個的話,我會選擇『母親』。」

 

兒子反骨叛逆

挑戰傳統教養觀念

 

回想帶孩子的歷程,雖然有家人幫忙,廖玉蕙依然和其他職業婦女一樣,在職場和家庭兩頭燒。約40年前,丈夫出國進修,她一手牽著1歲多的兒子,肚裡還懷著女兒,一大早匆忙趕上班的情景,仍舊歷歷在目。

 

孩子漸長,她開始操煩兒女的課業和教養,和所有母親一樣求好心切。「那時候也在工作中衝刺,你看到他們慢條斯理就不順眼,比他們還著急,哈哈!」

 

她的女兒溫柔貼心,兒子卻是天生反骨,叛逆、頂嘴一樣也沒少。「比如我說,欸,你房間不用整理一下嗎?他回我,誰會看?我說我會看啊!」兒子立刻回敬:「那你把門關起來啊!我房間又不是要做展示館。」

 

「他反應比較快,當你說不過他,你就氣急敗壞,他邏輯又很好,來訓練我們的耐力!」一晃眼,幾十年光景過去,談笑間仍不時透露著為人母的甜蜜。

 

成年後,兒子喜歡跑夜店,廖玉蕙擔心深夜容易出事,腦中小劇場不斷幻想各種情節,「他會不會在停車場跟人家起爭執?然後倒在地上正在滴血?」

 

某夜,憂心忡忡等到凌晨3點,才等到兒子回家,他卻彷彿沒事似的,「那次我氣得不得了!但他還是沒改變啊!」冷靜之後自忖,「我幹嘛那麼崩潰啊?畢竟他也沒闖什麼禍。」

 

「就是常常在開放和封建之間游移擺盪,時而覺得自己要開放,時而又會受制於傳統的概念。」廖玉蕙成長於台中潭子鄉間,從小受到母親嚴厲管教,加上知識分子的養成,她還是有一套自己的原則。

 

「我維持整潔這一點,也有被媽媽影響。」有趣的是,她這幾年當了阿嬤,「現在又完全失守!」小孫女來家裡,袋子一轉,嘩一聲就把玩具全都倒出來,散落一地。「後來我就跟她們講,只要玩完有收乾淨就好了。」

 

年紀漸長,加上2個小孫女的「訓練」,廖玉蕙笑著承認,她的規矩已經寬鬆許多,「年紀大了,妳也不想花太多時間計較小事情。人啊!就是要『自私自利』,多為自己想。」

 

廖玉蕙

 

夫妻吵架拌嘴

不再浪費時間冷戰

 

回憶二、三十歲,剛進入婚姻時,容易為了小事對丈夫生氣,但好脾氣的先生,總是不明白女人心思。「以前吵架我就冷戰,後來發現根本沒『處罰』到他嘛!處罰到愛講話的自己啊!有時候不小心開口,想說,欸不對,我不是在跟他吵架嗎?」

 

「其實雙方有不同觀點,脾氣難免,但你要讓自己趕快從這個局面中出來。所以,『自私自利』是對的。」廖玉蕙笑著說。後來,夫妻倆約法三章,吵架後一定要互相道歉,其他的就不必計較太多。

 

尤其,年過半百之後,「看到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凋零,開始覺得人生苦短。離終點愈來愈近,你還要花無謂的時間去冷戰嗎?

 

50歲後照護家人

與死亡直面相照

 

廖玉蕙是家中老么,41歲就送走父親,50歲時,母親和兄姊也已年邁。「他們慢慢地一個、一個過世,我是送走一個又一個。到了現在60幾歲,已經走掉了媽媽、大哥、四姊夫、二姊、三姊…幾乎是排著隊來,你會覺得,開始要跟死亡直面相照了。」

 

曾經,廖玉蕙很害怕死亡,但經過一次次照顧生病家人的淬鍊,她已能勇敢面對。曾經身為照顧者的她,也不認為肩上扛的是重擔,相反地,亦是一種「自私自利」的愛。

 

「以前媽媽住台中時,會打電話跟我抱怨,或是說她哪裡又不舒服,我乾脆把她接上來台北,和我們一起住,你就不用懸著心,可以讓自己安心。」

 

母親住在台北的那一年,也是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年。儘管年老的母親仍像年輕時一樣挑剔、不易相處,但「我跟她說,媽,妳跟我住的這一年,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時光。」

 

送走母親之後,她開始擔負守護家族的責任,照顧兩個接連罹癌的姊姊。「我二姊喜歡旅行,她抗癌的3年之內,我就帶她去了10幾次旅行,去宜蘭、日本、香港…國內外都有。」

 

美好的旅遊,對癌症病人來說卻是一路顛簸,嘔吐、內急總是突如其來,病魔時刻相伴。某次,一輪紅色落日映照下,一行人在陌生的鄉間道路焦急穿梭,只為了趕緊替姊姊找到廁所。

 

事後,姊姊強調,「我只是暈車不舒服,你們不要因為這樣,以後就不帶我出來。」廖玉蕙看著姊姊,語氣異常堅定,「姊,只要妳喜歡,就算妳在半途不幸過世,我都不會有罪惡感,我也不會內疚,因為我達到了妳想要的旅行!」

 

廖玉蕙

 

走過半百人生

反而愈活愈聰明

 

如今,回想這一切,「半百」確實是個關鍵時間點。「50歲之前,姊姊還健康,父母也都安在, 50歲後那些事才陸續、陸續地來。」還好,隨著時間推移,長進的不只有年齡,還有智慧與圓融。

 

現在的廖玉蕙,已能正面迎接人生最冷冽的風雨。「你知道那是不可逆的事情,所以坦然接受。」「也知道怎麼做對別人是好的,年輕時沒想得那麼周全,所以50歲後,覺得自己變得愈來愈聰明。

 

照顧自己的小家庭,也守護著大家族。對家庭經營很有心得的她,日前將夫妻、親子、祖孫的相處日常與省思,集結為《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一書,期待透過自己的書寫,讓每個家庭彼此更加親近。

 

面對成年子女

母親憂慮絲毫不減

 

家,不只是避風港,更是一輩子的學習場域。如今,兒子來到不惑之年,女兒也已38歲,但母親的擔心,仍無處不在。「我女兒還沒有結婚,我就擔心她以後會不會孤單,也跟她說,妳有氣喘妳要注意喔!」擔憂之餘,她試著調適心情,「後來想想,很多優秀的人都沒有結婚,也沒問題啊!」

 

「那我兒子,他結婚生了2個小孩,難道我就不擔心了嗎?他們夫妻創業開餐廳,弄了一間四層樓的房子那麼大,花了好幾百萬裝潢,現在不景氣,會不會倒閉?房租會不會調漲?以後房東還要租給你嗎?」

 

不過,她同時學會換個角度思考,「他也沒做什麼不法或讓你丟臉的事,反而因為我自己很膽小,特別欣賞『冒險性』。看著他們夫妻每天都很努力在打拼,我也很感動。」

 

日子平凡美好

人生已無所畏懼

 

從教職退休後,廖玉蕙將生活安排得相當充實,化解了不少對子女的憂慮。寫作、演講、照顧孫女和親友是她的日常;她也替來信的網友評論文稿,甚至變身諮商師,以自己豐厚的生命經驗,解答網友千奇百怪的人生難題。

 

年近七旬的日子,簡單而美好,身體還算健康,只有些腰痛、肩頸痠痛的小毛病。廖玉蕙珍惜眼前的幸運,依舊笑口常開。她說,老,並非將至,而是「老已至」,但是,她並不害怕。

 

即便未來發生些什麼,「來吧!人生,就是接受所有。」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發現肺癌提早退休!她62歲環遊世界「每次的旅遊,都讓我忘了自己是病人」

撰文 :林思宇 日期:2019年03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很抱歉,我退休了喔!」為了不讓客人受驚,台北知名無菜單料理「滿舍」主人郭滿蕙柔聲地說抱歉,電話另一頭,總是傳來客人的嘆息聲,老饕萬萬沒想到,難得在鬧中取靜、享受美食的祕密基地,被肺癌逼走了。

法國廚師證書第一人

無菜單料理「滿舍」,老饕最愛

 

把家當餐廳的私廚料理「滿舍」,布置簡單典雅,被網友譽為「台北的普羅旺斯」,主廚郭滿蕙是台灣擁有法國廚師證書的第一人,菜單都由她決定。

 

去年二月,郭滿蕙看到朋友的臉書分享,因為做了低劑量電腦斷層而發現肺癌,自己也興起了檢查的念頭,沒想到,過年後的報告改變了她的人生。

 

回想去年三月回診看報告,眼看醫師與護理師手忙腳亂,郭滿蕙心裡有底了,隨後求助肺癌專家的好友——新店耕莘醫院院長林恒毅,確診是第一期肺癌後,轉診到離家近的台大醫院開刀。

 

突如其來的病魔,打亂了人生安排,原本打算工作到六十五歲退休,再完成從小的夢想——環遊世界、吃遍美食;因此在手術後,她便決定要實踐夢想,毅然決然地將私廚歇業,卸下門鈴上貼的「滿舍」二字。

 

低調的她,沒有告訴客人自己生病了,這次會接受訪問,只是希望能藉由自己的故事,讓更多高危險群接受檢查、及早治療。

 

四十五歲時,郭滿蕙圓了人生第一個夢想,在自己家裡開設餐廳,沒想到意外受歡迎。

 

現在生病了,她說,雖然是第一期後段,但還是有五年觀察期,在過去的十多個年頭,看到客人吃得很快樂,這樣就夠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及時行樂」、「做我要做的事情」。

 

環遊世界需要金錢的支持,郭滿蕙在「提前退休」的情況下,金錢又如何安排?郭滿蕙說:「我單身,平時不買名牌,也無其他開銷,提前計畫旅遊,自由行花費也不高。」

 

出院後沒多久,郭滿蕙先與朋友同遊日本東北,身體也能適應旅程。回台後,又參加了克羅埃西亞東歐旅遊十六天,享受郵輪之旅。

 

身為名廚,吃的當然很講究。郭滿蕙先在網路上找到兩家餐廳,在法國餐廳用餐時,一吃就知道是如何做成,還用法文和主廚話家常,主廚也很熱心地致電隔天要去的義大利餐廳主廚,對方還招待她一杯香檳。

 

郭滿蕙

▲唐紹航攝影/圖

 

把握眼前、記錄生活

走訪世界多國,珍惜生命動力

 

幾次旅遊上了癮,郭滿蕙就再也斷不掉了。聽到人家說吳哥窟是世界文化遺產,有生之年一定要去,去年十一月就去了一趟,今年一月又到九州展開溫泉之旅,五月則是安排北歐郵輪之旅後,再到熟悉的法國旅遊一個月。

 

由於一位朋友肺癌第一期在第二次回診時,發現擴散而離開人世。郭滿蕙坦言,能活多久真的不知道,旅遊行程不敢計畫太久,只能把握眼前。

 

旅遊帶給她生命的動力,讓她忘了自己是癌症病人,現在只有回診當月才會緊張,醫師說沒事後,又是活龍一條。

 

現在的她,早上吃完早餐後,就忙著排行程,下午則到華山公園運動一小時,偶爾做幾道想吃的菜。生活看似隨興、卻很積極,「活在當下」是她最深刻的人生體悟。

 

有時,聽到要訂位的客人失望的語氣,還是會難過。她說,經營餐廳備菜有壓力,不如好友們聚餐偶爾現一手,其他時間到處吃、到處玩。

 

每次回診時,郭滿蕙都會和林恒毅聊天,身為主治醫師的林恒毅說,每次聽都很羨慕,雖然因此台北少了一家好吃的法式料理,但為她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而感到開心。

 

 

郭滿蕙夢想行動方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下次」!人生無常,或許再也沒有下一次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上一篇用「人生短短幾個秋」為題,來談第三人生的投資理財。這一篇繼續用這七個字為題,因為面對生活,又何嘗不該活在當下呢?

文/施昇輝

 

第三人生最不該把「等……再……」這種句型掛在嘴邊,例如「等下次有空再聚聚」或是「等有錢再去旅行」,結果經常都是再也見不到面,或是再也沒機會去了。

 

「老友」在第三人生,絕對是生活上的重要支柱,但大家的健康都不復以往,甚至生命無常,脆弱到說走就走,所以能見就見,不要期待還有下一次。

 

如果是經常見面的老友,驟然離世或許還能接受,但如果是旅居國外,好多年才見一面的老友,真的要抱著「見一次,少一次」的心理準備。

 

如果老友相見,和其他活動撞期,我一定盡可能以前者優先。如果另個活動非去不可,我也會想方設法,在老友相見場合快結束前趕到。前不久,我的一位大學同學榮退舉辦餐會,幾乎所有在台同學都到場為她慶祝。

 

 

我當晚早就安排要去鹿港演講,不可能改期,所以我就跟同學說,我一結束就趕高鐵北上。很多同學都情義相挺,當我晚上快十一點趕到時,還有十幾個同學等我。

 

我在2003年就被當時任職的證券公司解雇,被迫提早進入第三人生,幸虧這些大學同學不離不棄,才能讓我順利走過人生的谷底。幾乎全員到齊的同學會,我怎能缺席呢?

 

2014年,我和老婆參加了一趟15天的地中海郵輪團,和一對劉大哥夫婦最投緣,回國後還相約吃飯、旅行。兩年後,這對夫婦跟我們約好,「等他們從香港回來,要再一起去北歐搭郵輪」。

 

結果,劉大哥在香港心肌梗塞猝逝,他的太太難過到不只取消北歐行程,也不再與我們聯絡,我們就此失去了這個好友。

 

 

我想這種例子,在很多人身上都發生過。我希望大家能見面時就見面,不要徒留遺憾。

 

此外,另一種很大的遺憾就是「很多事到老了,就不能做了。」這種遺憾多半發生在「旅行」上。很多人最後沒有成行,不是因為沒有「錢」,而是因為沒有「健康」了,但大家之所以遲遲不去,很多卻是因為「捨不得花錢」。

 

沒有人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所以都省著花錢,怕萬一沒錢了卻還沒走,怎麼辦?所以很多人都想靠投資賺點旅費才捨得去,結果反而賠錢,更不能去了。

 

進入第三人生,不該太斤斤計較錢,應該是「值得花,就該花」。2012年,我去尼泊爾旅行,導遊推薦大家可以去玩飛行傘,飽覽費娃湖美麗的風光,30分鐘的天空翱翔索價199元美金。

 

 

雖然真的有點貴,但我二話不說,立刻報名參加,因為我想一定要趁年輕來嘗試,否則到老了,可能骨頭硬了,身手也不靈活了,屆時就算想玩,也沒資格玩了。飛過一次之後,了卻心願,不會到老來才扼腕遺憾。

 

另一個類似的經驗是2015年在阿拉斯加搭直升機上冰原,花了360元美金,絕對值得,因為一生可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玩飛行傘或許還牽涉膽量,但需要體力爬坡的中國黃山之旅,絕對應該趁膝蓋還能負荷時趕快去。2017年,我和老婆特別挑了一個在黃山上待五天四夜的團,費用雖然高一些,但因為時間充裕,所以體力負荷相對較少。

 

這種用「金錢」來保護「健康」的方法,或許可以給大家一個參考。下一個挑戰體力的旅行,我會設定在秘魯的馬丘比丘,希望能在60歲以前完成(其實就是明年了)。

 

 

最後,因為人的壽命越來越長,進入第三人生時,父母或許都還健在。在醫院裡,我經常看到很多六七十歲的人陪伴八九十歲的父母來看病。千萬不要以為有外籍看護就沒事了,也千萬不要「等父母生日,或過節時再去請他們吃飯」,因為很可能就會變成「等父母生病,再去看他們」了。

 

有空就去看他們,沒空至少每天打個電話給他們。看到他們精神奕奕,或聽到他們講電話中氣十足,其實就是一種平凡的幸福。當然,要能持續享受這種親情的前提是,顧好自己的健康,才有能力照顧父母。

 

不要一直以為還有「下一次」,而要常常心想,或許只有「這一次」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