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就換自己當老闆!要讓人生更精采,這6字箴言千萬要記得

撰文 :大好書屋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步入退休生活,我們就成為自己的上司。由於我們以往完成的目標,可能都由他人所設定,或是那些目標,至少都與旁人有關,以至於我們往往不習慣設定只和自己有關的目標。當我們著手練習寫晨間隨筆,或許會發現自然而然就決定目標何在。

一次一個步驟,迎向和緩的目標

 

我有一個塑膠製食品雜貨店購物袋,上面印著一些激勵人心的話。其中一句勸告大家:每年要以書面形式,設定目標四次。那句話還說明,設定目標,就是在設定你「內心的電腦」。我用晨間隨筆為自己設定目標;而且我的目標,還會如願望般浮現紙上。

 

「我想寫一齣戲,不過,是一齣有關什麼的戲呢?」我的晨間隨筆可能會如此詢問。

 

接下來,一天過後,或者稍晚一點,答案就會出現:「我想寫一齣有關自殺的戲。」這個陰鬱的願望,很快就會變成待辦事項。而「我明天會開始寫」,也將成為「我今天就會開始」。隨著目標變得具體,我發現自己也會朝目標的方向,邁出小小的步伐。

 

「無論年紀,你都可以設定目標,或擁有嶄新的夢想。」

—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就像「我希望更能感受到心靈方面的事」這個願望,會成為「我想讀更多俄涅斯特.霍姆斯的祈禱文」這項目標。之後這項目標會再度轉變,變成「我每天晚上都要讀三段祈禱文」。我的目標剛開始都是願望,最後都會成為計畫。

 

像是「但願我能更健康」,會變成「我想,我會嘗試慢跑」這項目標。而這項目標,又會微調為「我最好和緩地展開慢跑,也就是慢跑十步之後,就步行十步,然後再慢跑十步,接著又步行十步」。

 

設定和緩的目標,我的生活中無論哪個方面,都能因而受惠。無論是創造力、靈性、健康,或是其他更多領域,我都能在選定的範圍內設定目標。隨著目標設定,我會將模糊不清又難以實踐的願望,轉換為切實可行的計畫。

 

像是「我想要一張新的證件照」,會變成「和羅柏談談拍張證件照的事」;而「減重」,則會成為「也許我應該和迪克談談純素飲食的事,他已經用這種方式減輕了二十二.七公斤」。

 

 

一開始,目標可能是沉思、願望,或是若干想法;隨著目標緩緩成形,行動計畫也會慢慢浮現。設定目標,也朝著目標前進,會使人活力充沛我們以晨間隨筆作為起點,透過無拘無束的方式,探索自己心裡的渴望。

 

如此日復一日,原本不確定的念頭,會漸漸聚焦,出現重點;而且實現目標的具體計畫,也會從晨間隨筆中浮現。

 

我們一次寫一句話,藉此了解自己;況且,一次寫一句話,也會使我們變得有能力掌握命運。我喜歡親手提筆寫字,每一份雜亂無章的紙卷,都會引發前所未有的思緒。

 

最近一位朋友寄給我一篇文章,內容提出假想,表示比起透過機器書寫,動手寫字會使人「更具創造力」。由於透過科學方式證明,這麼做能開發更多腦部神經傳導路徑,因此,我開心地繼續動手寫下我的初稿。

 

 

可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我在晨間隨筆中有了自己的見解之後,緊接而來的,就是使用電腦的時刻。而當我邁入校訂過程和出版階段,進行這部分的程序,也同樣必須邁入電子時代。

 

近日,我在晨間隨筆中寫道「我覺得能更精通電腦的話,對我會有幫助」。這樣的想法,轉變成「我應該找人幫我,我可以多方詢問看看……」

 

目前我有一位幫手,名叫凱莉。她是我的家教,指導我電腦使用技巧。對我來說,在「更精通我使用的設備」這項簡單目標上,有小小的進步,會令我感到自由自在,也更加快活。

 

我們也可以在退休生活中設定龐大的目標。這些比較大的目標,此刻正在對我們說悄悄話;而且這樣的事,在我們目前寫的回憶錄中並非罕見。

 

有些時候,我們會明確意識到這些目標;其他時候,它們會躡手躡腳接近我們。當其他人正在做某件我們希望自己能做到的事,我們也許會感到嫉妒;此時,也許需要透過旁人眼光,協助我們看清自己渴望注視的究竟是什麼事。

 

 

(本文獲「五十後的精采,來自你的行動與渴望」大好書屋出版,陳文怡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被負面情緒綁架!一邊冥想一邊祈福,心靈安定好幸福

撰文 :今周刊 日期:2019年01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冥想培養的慈悲心靈也適用於自己。開始能夠包容平時因為失敗而感到焦躁的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可以減少自責的頻率。

文/ 有光興記

 

慈悲冥想的核心概念在於默唸咒語。維持放鬆的姿勢,自然呼吸,在心中重複咒語,替自己和親朋好友祈求幸福。實踐這套過程可以安定心靈,甚至能夠降低其他冥想方法的難度。

 

慈悲冥想,培育慈悲心的冥想方法。也是奢摩他冥想的其中一種,可以安定心靈,協助人們達到正念狀態。

 

祈求自我和親友的幸福

 

在椅子或坐墊上放鬆緊繃的身體,緩慢進行呼吸冥想。接著按照一到三的順序默念以下的咒語,祈求人們的幸福。無法專注時就停止默念,回到呼吸冥想,安定心靈。

 

靜坐,以放鬆的姿勢坐著默念五到十分鐘的咒語。

 

在心中祈求幸福,從自己的幸福開始, 一路祈求到其他人的幸福。希望我的親朋好友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替腦中逐一浮現的家人、朋友、恩人等親朋好友祈求幸福。把「我的親朋好友」改成具體的姓名「○○○」也可以。

 

 

希望那個人也可以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如果腦中浮現了來往不深或單純擦身而過的人,也可以替他們祈求幸福。知道名字的話可以在默念時直呼其名。

 

希望我可以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一開始先祈求自己的幸福。在心中慢慢默念,重複數次。還不熟練時只要重複「希望我獲得幸福」就好。

 

替更多人們 祈求幸福

 

祈求自己和親朋好友的幸福非常簡單。慈悲冥想的目標是連同討厭和立場相對的人們的幸福一併祈求。最終目標是替世上所有生靈祈禱。

 

包括棘手的人按照前面的順序,替自己、親朋好友和來往不深的人祈禱後,在心中默念底下的咒語,替討厭的人們祈求幸福。

 

希望我討厭的人也能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替嚴厲的上司、合不來的鄰居等討厭的人祈求幸福,可以直呼其名。

 

 

希望討厭我的人也能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替討厭自己、和自己所屬團體立場相對的人祈求幸福,可以直呼其名。

 

希望世界上所有生靈都能獲得幸福所有痛苦都消失

 

不限對象,替全人類和全生物等生靈祈求幸福。祈禱的範圍如果可以包含討厭的蟲子等棘手的生物更好。

 

不求效果,常保溫柔

 

反覆替人們祈求幸福可以常保溫柔安穩的心境,更容易接納自己和他人,不再因為負面思考而煩惱。

 

溫柔待人能夠溫柔對待自己和他人。不因成功和失敗而過度沉浸於喜悅或悲傷中,心境安穩

 

不再自我中心「我想要這樣」「我必須這樣做」的頭減少,不再自我中心,人際關係圓滿不再因自責或討厭別人感到壓力。和他人產生聯繫時感到幸福。

 

 

降低冥想難度不再急於追求冥想效果,可以專注於正念冥想本身。就算進展不順也能寬以待己。

 

心靈安定,連結其他冥想方法

 

藉著慈悲冥想,可以激發人們向自己和所有生靈展現憐憫與慈悲。不再強調「我」、不再因為失敗而自我否定,也不再責怪他人。慈悲冥想的其中一個結果就是幫助人們擺脫多餘的煩惱,提高其他冥想方法的效能。

 

 

(本文摘自《圖解7種不被情緒綁架的煩惱整理術》, 今周刊出版,有光興記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成長過程,需要學會自我相處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每個人的年紀都在增加,每年都會長一歲。有些人哀嘆,不希望歲數增加,越來越老,卻又希望長生不老,這兩者無法並存。

文/岸見一郎

 

活著,就是年歲增長,也是身體逐漸發生變化。年輕時,這種變化是「成長」,但曾幾何時,開始覺得這種變化是「衰老」——很多人都是因此意識到自己邁向年老。

 

 

在我牙齒出問題時,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老了。俗話說,女人每生一個孩子就會掉一顆牙齒,我已經連續掉了好幾次,每寫一本書,也會掉一顆牙齒。

 

年輕時,當然不會有這種情況。如今經歷了極度消耗體力後,牙齒掉落的經驗,讓我意識到自己漸漸走向年老。

 

掉牙齒會對日常生活產生很大的影響。因為無法順利咀嚼,所以就會影響日常的飲食。如果需要治療,就必須忍受疼痛。掉牙齒也會影響容貌,少了一顆牙,嘴巴看起來的感覺很不一樣,就會露出老態。

 

因為我之前從來不曾為牙齒問題傷神或是煩惱,當需要裝假牙時,覺得自己真的老了,忍不住有點沮喪。

 

 

除了牙齒問題,我還發現視力也衰退了。視力即使衰退,也不痛不癢,更不會影響外貌,所以不至於像掉牙齒那麼令人沮喪。

 

但我因為工作關係,從早到晚都要看書,或是看著電腦寫稿,對我來說,視力問題是攸關死活的問題。我每天必須和文字打交道,卻因為老花而無法閱讀,這無疑也對我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身體機能衰退是不可逆的現象。當然,以當今的醫療技術,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減輕自訴症狀,也可以延緩身體機能的衰退,但還是無法完全恢復原狀。

 

如何接受再也無法恢復原狀的現實?在思考年華老去這件事,在面對疾病時,這個問題都是「重要」的課題。不要怨嘆,也不要逃避現實,而是要思考該如何與「眼前、當下」的自己相處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輩相同事情說了好多次?心理師:得要先處理他的「心」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1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果長期一直重複地抱怨自己的命苦、抱怨身體不適,但經過檢查卻都沒問題時,可能需要考量是否有憂鬱的傾向了。以上心理、情緒所反應出來的行為,都不代表就是失智症。

文/黃耀庭 臨床心理師 

 

在醫院或是居家都經常遇到,長輩會問同樣的問題、說同樣的事情,像是:「我們等一下要去哪裡?」、「你吃飽了沒?」或是,經常說自己過去如何如何的厲害、在哪裡做工過、家裡哪一個孩子在做老師、身體哪裡不舒服、自己過去多麼命苦......等等。

 

這樣重複地問、重複地問,彷彿魔音穿腦似的,多聽幾次,兒孫們就避之唯恐不及,甚至索性就不回家、不接近長輩了。

 

重複說或是重複問同樣的事情,長輩到底是怎麼回事?莫非,是得了失智症

 

 

我經常在演講時舉一個例子:「一位母親如果遇到孩子明天要考試了,今天晚上孩子還在玩電動,這位媽媽會叫孩子去看書幾次?」應該會重複說到他去看書為止。你想想,這難道是因為母親忘記自己說過的話嗎?

 

這跟前面長輩發生的狀況,有沒有很像?當孫子還沒吃飯,一個阿嬤會問很多次:「吃飯了沒?」直到等孫子說:「我吃飽了。」這個阿嬤可能會再問幾次,之後就停下來了。

 

倘若阿嬤真的記憶力不好,則有兩個結果:一個就是繼續再問下去、二就是一開始就不會問這個問題;倘若是前者,她也許是不記得孫子的答案,不論孫子的回答如何,都應該會繼續問下去才是。

 

例如,通常回答:「吃過了。」只會再問幾次就結束;若是屬於後者,應該是一開始就沒有這個問題。因為後者的「記憶力不好」不會只記得一半(也就是不會只記得自己的問題-吃飽了沒,卻不記得答案-孫子回答已經吃飽了)。

 

當我們討論這件事的時候,還可能衍伸另外一個議題:重複說同樣的事情,是否重要?許多人或許會認為,正如上述所說的理應是重要的,長輩才會一問再問,其實不然。

 

有些長輩是因為沒甚麼話題可聊,每每就問同樣的問題,像問孫子在哪裡上班?或在哪裡念書?等類似的問題,實際上,他並沒有把答案放在心上,長輩只是希望,有人能聽他說話。

 


 
長輩常說同樣的事情,可能原因在於他的「心」

 

抱怨過去的不幸,特別是在容易想負面的、日子過得很悲慘的長者身上,不斷地反芻自己過去的命苦;誰對自己不好,在哪裡受到甚麼樣子的傷害等等。他的傷害仍留在心裡,且反映在他的行為上。

 

就醫看診的同時,家屬對醫師的主訴,還需要表達長輩重複說的話,內容是什麼?如此一來,若敏感度高的醫師,就會發現病人可能有憂鬱的傾向,可以給予情緒穩定相關的藥物。此外,也可以尋求專業臨床心理師進行心理治療,以減低個案憂鬱的情形。

 

總而言之,在觀察個案的問題時,不能只一直拘泥在結果上面,就像重複問同樣的問題,或是重複說同一件事,還需要考量到問題、情緒、重要性等。


特別是,如果長期一直重複地抱怨自己的命苦、抱怨身體不適,但經過檢查卻都沒問題時,可能需要考量是否有憂鬱的傾向了。以上心理、情緒所反應出來的行為,都不代表就是失智症

 

 

溫馨的提醒:


 1. 重覆不斷的說/問同樣的事情,可能不只有表面上的問題。


2. 經常反芻過去不好的經歷,可能處理心裡的問題,比處理腦子的問題更為重要。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百歲阿嬤醫師的心靈雞湯:試著為他人貢獻而活下去吧!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 日期:2018年06月2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覺得「能夠讓別人開心」的時候, 人們就會產生充實感。

文/高橋幸枝(日本最資深精神科女醫)

 

今後的人生,不要與他人競爭或尋求肯定,

試著為他人貢獻而活下去吧?

 

我的母親無病無痛、健健康康地活到九十六歲才過世。母親從過了六十五歲後,幾乎整個晚年都和我一起生活。對於身為精神科醫師而忙碌不停的我,母親給了我各種生活上的協助,甚至照顧我的生活起居。

 

當然,不可否認地,母親的愛有時也會為我帶來麻煩。母親晚年和我一起生活時,她的健忘情形非常嚴重,下廚使用瓦斯爐,有時會非常危險。

 

萬一母親煮飯時因為用火而發生意外,甚至會延燒到我的醫院。雖然對母親感到過意不去,但那時候我禁止她下廚。因為口頭上勸她,她也不聽,所以每天早上我出門前都會背著她關掉瓦斯的總開關。

 

有一天早上,我忘了關上總開關,傍晚回家時,母親煮好一道茄子,漂漂亮亮地擺在盤子裡,放在餐桌上。

 

是母親煮的菜。但我裝作沒注意,自己很快地煮了菜後吃飯。

 

雖然我也吃了母親煮的茄子,卻忍著不開口告訴母親,茄子很好吃。因為一說好吃,母親一定又會想要下廚。但是,讓母親下廚實在太危險了。我狠著心完全沒說任何一句有關茄子的話,而吃完飯。

 

當時母親蜷著身軀,偷偷地瞄著我,母親的表情難以言喻—她的神情帶點顧慮,卻又像是想說「我為女兒做了菜」,看起來有點滿足的神情。

 

那是母親最後一次為我做菜。

 

 

即使微不足道,

那也是愛

 

「要是母親發生了意外,懊悔也來不及了」。體悟到這一點的我,拜託弟弟幫我照顧母親。沒多久,母親就離開人世了。對母親而言,能夠為子女盡心盡力,或許正是她活著的目的,也是她能夠奮鬥下去的原因吧?

 

那麼,我又是為了誰在盡心盡力呢?我沒有家人,所以答案是醫院的員工及患者。不限於家人或血親,若是能有幾個人讓自己產生「想為這個人盡心竭力」的想法,是長命百歲的訣竅。

 

無論物質生活多麼豐富,若是過著「對任何人都幫不上忙」的生活,是很寂寞的。

 

雖說幫得上忙,但不一定是要很重大的事情。佛教中有一種布施叫做「和顏施」。也就是,「以溫暖的微笑面對他人,就能對他人幫上忙」的教誨。即使只是撼動對方零點一公分的程度,也是很出色的「貢獻」。

 

比方說,想一想對上了年紀的父母,最佳的盡心方式。

 

因為每個人的生活習慣及環境都不同,無法斷定什麼方法才是最好的。但是概略來說,重要的通則是「當事人能做到的盡可能讓他做」、「不搶走他的工作」。

 

另外,當父母協助自己做了什麼事,清楚地表達你的感謝,「啊,太好了!」「真是太感謝了!」

 

這對父母而言,應該就是最大的鼓勵了。

 

(本文節錄自《100歲的我,人生不勉強:阿嬤醫師的心靈雞湯,看似不方便的事,其實對自己正好》,三采文化 ,高橋幸枝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活到老學到老,其實還不夠─我的電影圓夢計畫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4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活到老,學到老」,但我認為只是「學習」還不夠,一定要督促自己能有一個「成果」。不加上成果的驗收,你一定不容易有持續的熱情,甚至還會找很多藉口半途而廢。

就像我上一篇所提的建議,第三人生必須有一個「能進步」的興趣,除此之外,還應該有一個「能有成果」的學習。有些人的興趣已經持續幾十年了,到了第三人生有更多時間,當然就要更加精益求精。有些人的興趣是在第三人生才開始學習的,那就要把學習的成績交出來。

 

從小熱愛電影成癡

長期寫影評做筆記

 

我從小非常喜歡看電影,這個興趣持續到現在,迄今狂熱依舊。到今年3月底為止,已經看了超過4800部電影。我自稱「影癡」,而不只是「影迷」,我認為前者是沒時間也要想辦法看電影,後者則是有時間就會看電影。看電影是一個「很難進步」的興趣,除非你最後去拍電影,否則只能說你的鑑賞力或許會提高,但很難把這個進步的程度具體化。

 

當年考大學聯考時,有想過要念電影系,但父母強烈反對,只得作罷。進入大學之後,仍未忘情電影夢,所以在大一暑假期間拍了一部長約10分鐘的8釐米實驗電影《門神》,但完成後自覺手法粗糙拙劣,毫無天分,從此徹底放棄電影「創作」的夢想,只單純做個電影「欣賞」的愛好者。該片因可看到40年前的台北地景,所以有幸成為國家電影中心的館藏,目前可在Youtube上看到。

 

大學時代,受邀在《世界電影》雜誌寫專欄,開啟了寫影評的人生,文章散見當時的各大平面媒體,有時用本名施昇輝,有時用筆名方日光發表,至1988年工作忙碌之後才完全中斷。

 

在公開發表影評之前,我從1976年國三下學期起,就開始在筆記本上寫下對每一部電影的觀後感,並給予評分,至今42年從未間斷,所以才能精確算出目前觀影的數量,這也成為我人生最重要的紀錄。

 

2014年,我將一生看電影時發生的相關故事,寫成一本給電影的情書《一張全票,靠走道》,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是我的回憶錄。

 

第三人生不忘電影夢

考在職碩士專班圓夢

 

今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中,大家說我這麼愛看電影,以前想念電影系又未能如願,何不在進入第三人生之際,去考電影系,圓一個年輕時的未竟之夢?這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深受鼓舞,決定要把這件事付諸實施。

 

本來想說電影系的學科成績應該要求不高,豈料目前最夯的台藝大電影系,居然大學指考成績要500分左右才能考上,完全超乎我的想像。此外,有些朋友得知我有這個雄心壯志,雖然都非常支持我,但卻說我不該去考大學部,萬一我真的考上了,可能會讓一個有天份的年輕人落榜,甚至連研究所都不該佔人名額,因為我看來不會真的想拍電影。

 

最後,我接受大家的建議,決定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而且入學考試相對容易,只要備妥書面送審資料以及面試即可。

 

下一個問題是,如果我只是想拿一張電影系的碩士文憑,其實並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念電影系究竟能產生什麼價值?雖然第三人生的學習,對自己有意義、有價值就夠了,但我去念書,一定會動用到國家和社會的資源,因此我必須能有貢獻,才對得起我用到的這些資源。

 

畢業之後,我自認絕不可能去拍電影,一來我承認自己沒有天分,二來要投入很多資金,一定會成為沉重的經濟壓力。最後,我決定從我以往從事金融業的背景及經驗切入,並透過我未來對電影實務的學習,希望對現有籌措電影創作資金所面臨的問題提出探討,再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

 

在準備送審資料時,我參考了一些相關的論文,但多半都是企管商學研究所的學生所寫,立場偏向財務面,也就是都是從「資金方」的投資效益去考量,而很少從「創作方」的立場來思考。念電影系,可以讓我多了解創作者的需求,然後為有創作天分但苦缺資金的年輕人,以及有資金但對拍片陌生的投資機構,提供整合雙方的機會,進而對台灣電影界貢獻棉薄之力。

 

活到老學到老還不夠

學到精才能交出成果

 

各位讀者,你當年念書真的就是你最感興趣的科系嗎?如果不是的話,何不像我一樣重回校園,完成自己的興趣呢?如果是的話,那又何妨多念另一個科系呢?畢業取得文憑,就是最具體的「成果」,不是嗎?

 

如果你的學習並不是在學校,所以沒有畢業證書,但或許有結業證明,也一定要努力取得,成為對自己的一種肯定。如果沒有結業證明,就一定要有成果的展示。

 

不要以為「活到老,學到老」就夠了,還要「學到精」。

 

(本文寫於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面試之前)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