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無常,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爭吵?父母一天天老去,這4件事情再不做,小心會遺憾一生

撰文 :羅勃‧伯恩斯坦, 瑪麗‧朗古蘭 日期:2019年09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你已經知道如何處理對父母的過度依賴,有許多原則同樣適用於疏離的情況,包括同樣的過程:改變功能不良的角色,解除阻礙改變的隱性聯盟。在抗拒發生時,對抗它,便創造了可以重建關係的情境。

1. 疏離的親子角色

 

疏離可以帶來權力。你愈是把家人擋得遠遠的,讓他們對你的情況一無所知,他們就愈想靠近你,容忍你的怪癖,以防你離得更遠。疏離的家庭角色帶來的權力,讓個體很難放棄。

 

【策略】

 

第一步是權衡「代價」和「獲得」。有時你很難意識到付出的代價,畢竟疏離的症狀之一就是很難專注於自己的感受,因此在檢視疏離的影響時,要特別注意負面影響。回想當你感到失望或受傷的時候,你的疏離是否在其中起了作用,而關鍵在「誠實」。

 

2. 家庭裡的疏離聯盟

 

家庭在處理成年子女的疏離問題時,經常會讓雙親之一擔任「聯絡者」,父母中的另一方與孩子的互動就變得稀少而表面。聯絡者(參與程度較高的父或母)獲得了相當大的影響力,因為所有消息都得透過他傳達。

 

【策略】

 

改變你的溝通模式,可以解除這兩個聯盟。首先,確認是父親或母親成了聯絡者,這通常不難分辨。接著,增加與孤立的另一方直接互動,從尋常的交流開始(比如正在做的工作),然後逐漸過渡到更親密的互動。

 

3. 克服疏離的親子關係中的「抗拒」

 

每個家庭成員都會以自己的方式抗拒關係的變化。對於父母中參與度較高的一方,抗拒表現是選擇性地交流:選擇哪些事情可以傳達,從不洩露太多,小心地維持獨占關鍵消息帶來的影響力。而對於疏離的父親或母親,這種抗拒包括:在關係開始重建時拉開距離,投入工作或沒有家人參與的其他活動。

 

【策略】

 

若父母中參與度較高的一方,開始以會造成傷害的方式操控信息傳遞,你要花些時間陪伴,通電話,一起出門走走……以行動表示,即使你希望與較孤立的那一位重建連結,但你和他的關係同樣非常重要。

 

當父母中孤立的一方以後退作為抗拒時,祕訣是讓他知道,你會持續與他互動,不會放棄,同時掌握好對方的接受程度。在這種情況下,行動比言語更管用。

 

4. 重建親子關係

 

「重建」,只有在兩個前提下才能真正發生。首先,疏離的子女必須真正想要重建與父母的關係,必須願意承擔必要的情感風險。其次,父親或母親必須願意放棄自己身為「聯絡者」的一些影響力,來促進重建過程。

 

【策略】

 

若你想讓聯絡者放心的努力不奏效,這時──而且只有在這時候,你可以與他討論他的恐懼:他是如何看待你的行為改變?他認為如果你跟孤立的父母一方重建連結,會發生什麼狀況?他會被排除在外嗎?還是被攻擊?被忽視?

 

一對一的討論有助於澄清一些誤解。謹慎地選擇時間和地點,在壓力較小的時段,僻靜的場所,做好準備會有悲傷、自責和憤怒產生。

 

最初的討論最好不要讓孤立的父母一方參與,在重建過程之初,同時處理三個人相互衝突的顧慮和擔憂太困難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適度依賴:懂得示弱,學會從信任出發的勇敢》,寶瓶文化出版,羅勃‧伯恩斯坦, 瑪麗‧朗古蘭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曼娟/那些無常教我的事

撰文 :天下文化 日期:2018年05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從舊金山去酒鄉Napa,差不多是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而我們一路停停走走,出發時正是午後,抵達時已是下午近五點鐘了。這一路都是藍得透亮的天,偶爾飄來棉絮般的白雲幾朵,如果有什麼硬要挑剔抱怨的,那就是天氣太熱了,與原先設想的秋高氣爽很不相同。

今年秋天的高溫不斷複製暑夏,令人心煩氣躁,聽說舊金山連夏天也是涼爽的,於是決心規劃一場小旅行,去感受真正的秋天。

 

這場長途旅行於我而言並不易得。自從兩年前,父母的健康狀況相繼出現問題,我便忙著跑急診室、守候在手術室、等待在各科門診外,父親缺乏安全感的時候,更囑咐我取消一切工作與活動,整天待在家裡,哪兒也不准去。在照顧著老父母的同時,自己的生活正一塊一塊的陷落流失,這讓我感到沮喪與窒息。所幸,近半年來父母親的狀況漸趨穩定,又來了一位勇於擔當的外籍移工,終於可以稍得喘息。於是,到遠方去,給自己一場旅行的召喚從內心深處響起。

 

幾個熟識的朋友聽說我要去旅行,覺得興奮,一邊又不放心的告誡我:「既然要出門,就好好放鬆心情,不要牽腸掛肚的。記得,要活在當下,因為這樣的時刻是稍縱即逝的啊。」

 

▲圖/張曼娟提供

 

當我坐在下午五點半的酒莊樹林,和旅伴們開了一瓶甜酒,吃著豐富美味的三明治,進行著黃昏野餐時,夕陽正緩緩沉落。不遠處的木桌圍坐著七、八個非裔女子,她們已經喝了不少,又帶著幾瓶酒繼續喝,看起來是在慶祝某人生日。她們唱著歌,手舞足蹈,有時大笑著拍手,有時搶著講話,情感似乎很親密。有個高大的女子突然脫身走開,款擺著身子來到一棵樹下,隨意坐下來,敞開衣領納涼,而後支起頭來望著熱鬧笑嚷的朋友們,像是在欣賞一幅畫那樣。林子裡吹起了風,金黃色的細小葉片像一場碎雪,紛紛飄墜。在我眼中,這也是一幅極美的行樂圖。

 

兩天之後,我們返回舊金山,住到了日落區,走過幾條街口,便是大海與沙灘。夜晚臨睡前,嗅到了一股不尋常的氣味,旅伴說,好像是在燒乾草;我說,也許是有人在焚香?我們來到後院平台觀望一番,看不出所以然,氣味仍持續著,並不嗆人,也不難聞,就只是感覺奇異。天上的月亮很澄淨,星星遠遠近近的閃耀著,不知從哪來的風,一陣緊似一陣。

 

那個夜晚,特別悶熱,我們都沒有睡好。第二天早晨,便看見新聞,說是Napa 一帶野火燎原,燒燬了整座城鎮。準備吃早餐的我們,突然都沒了心情,怪不得後院的平台和桌椅落了一層銀白色的灰。昨夜的氣味,是焚燒的葡萄園、釀酒廠、一幢接一幢的房舍,或許還有我們曾經憩息的野餐樹林?

 

這場火燒了許多天都沒能撲滅,我知道這就是無常。從來,無常就沒離開過,一直潛伏在我們之間,隨著我們笑談坐臥,行樂狂歡。無人可以對抗它,因為它才是真理,是名師,不斷的教誨世人,你所擁有的只是此刻,要活在當下,因為每一個時刻都是稍縱即逝的啊。

 

(本文節錄自《我輩中人:寫給中年人的情書》,天下文化,張曼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那些無常教我的事:人生就是不斷的取捨,取是一種本事,捨是哲學

撰文 :人生雜誌 日期:2019年05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生其實就是不斷的取捨,取是一種本事,捨是一種哲學。放下自己是智慧,放下別人是慈悲。真正的愛是,給愛的人沒有煩惱,被愛的人沒有痛苦。適時放手才是真愛。

文/陳秀丹

 

當醫生超過25年,以前我一直在加護病房裡衝鋒陷陣,幫病人做氣切;可是這十幾年來,我已經不做了。我體悟到人生無常,不是這個人意志堅強就不會死。

 

所以要真誠面對生死,愛要常常說出口,善終及後事也要交代清楚。不要等到親人往生了,才在墳上說愛。愛是平常就要表現,在最後階段更要及時。

 

老與死,生命自然的軌跡

 

我常說病人最大,即便孩子再孝順,都不能取代病人受苦,所以一定要讓病人在有限時間內,做最有用、最有效率地運用,包括感情交代、後事安排。

 

以一個癌症病人的生命軌跡來說,在病人日常功能下降前,其實癌細胞已經在人體內存活很久了。生活功能明顯下降後,若不積極治療,通常可能不到兩個月,生命就消逝了,這是走向死亡的路線。

 

如何在這短短兩個月內,讓病者好好做他該做的事,考驗著我們的智慧。

 

另外,對於慢性器官衰竭的病人來說,情況會反反覆覆,日常生活功能不好就住院,好了就回家,這是老化的路線;若情況一路下滑,可能最後一次惡化就過世了。

 

許多家屬不清楚,常常會問:「每一次狀況下滑都可以上來,為什麼這一次就死了?」或說:「醫生,我爸爸怎麼突然死了?」我會告訴家屬:「你爸爸不是突然死了,他其實花了二到五年的時間,讓你準備他的死亡。」

 

善用生命退場機制

 

我們真的要感謝能夠生而為人,並感恩生命有一個很好的退場機制。譬如一個人老病到不能吃,這時候,腦內的嗎啡生成量會增加,讓人較舒服、安詳地離開,而且比較乾淨。

 

生理機制會告訴病人:「我不吃了,因為生命到了終點,這些食物已經不重要了。」所以有些高僧大德預知時至,會去閉關,不吃不喝。

 

但我們現在常會用種種外加延生設備,打亂這樣的退場機制。譬如肝衰竭,阿摩尼亞代謝出問題,就灌瀉劑,不僅從嘴巴灌,也從肛門灌,上下交相通,常常讓病人拉肚子拉到破皮,那是非常痛的。

 

另外,很多病人會插鼻胃管,防止進食嗆到。其實器官衰退到末期,連吞口水都會嗆到,這也是為什麼插了鼻胃管的老人,還會因為反覆感染肺炎而入院。

 

另一種是胃造口,從胃打個洞灌食;結果老人家生命末了,不僅灌進去的牛奶不能吸收,還因為愈來愈瘦,肚皮上的洞相對愈來愈大,導致一些液體、胃酸滲出腐蝕皮膚,那是很痛、很難處理的。

 

奉勸各位,生命末期千萬不要再插鼻胃管或做胃造口。

 

很多先進國家很早就在思考人性化的生命末期照護及善終。在紐西蘭,末期病人插了鼻胃管,若不喜歡、拔掉了,就不會再插。在澳洲,重度失智的老人如果罹患肺炎,只建議口服抗生素,連點滴抗生素都不打。

 

在北歐,有一個國家花了20年改變國人對鼻胃管灌食的迷思;他們認為,為這些即將往生的人插鼻胃管或做胃造口,是干涉他人自然發展、侵害人權跟倫理的行為。

 

芬蘭的國家政策是,死前二星期才臥床,把更多的預算用在預防保健,為什麼是死前二星期?因為一個人若不吃不喝、不打點滴,多數人10到14天便會過世,所以在芬蘭沒有長期臥床的老人,多是臨終才臥床。

 

瑞典人認為,生命是為了享受人生而繼續的,若生命無法享受了,就不該是值得延續的生命,也不應該在病床上說再見。

 

以前我們阿祖的時代,臥床的人多嗎?不多。所以只需要把觀念轉一下,不要執著。痛苦的原因就是因為執著、貪欲,想要活更久,結果受更多苦。這幾年我們推廣緩和醫療,就是基於對生命的尊重。

 

一個人活著不只嘴巴吃、會呼吸而已,還有被愛、表達愛、享受愛的權利。要讓一個人在生命末期,身心都平安;不僅離開的人安心,活著的人也安心,生死兩相安。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人生雜誌Humanity Magazine」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那些無常教我的事:理所當然的日常,其實一點也不理所當然

撰文 :醫病平台 日期:2019年05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被日本媒體譽為「絕對王者」年僅23歲男子花式滑冰選手羽生結弦,在2018平昌冬季奧運以不負世界排名第一的冰上美技,再度蟬聯奧運金牌,攀上花式滑冰生涯的巔峰。羽生結弦經歷過日本311大地震與大海嘯,那場災難改變了羽生結弦的價值觀,見識到人的無力感,他體悟:「理所當然的事,原來一點也不理所當然。活著,有自己的家,有家人,原來這些都不是理所當然,而是受到老天爺的眷顧。」

文/傳微(病人家屬)

 

這句話深深觸動我的內心,因為我也著實感同身受,在女兒4歲那一年,原本健康活潑愛表現的女孩,突然因為病毒感染。

 

一夕之間變成智能受損、病痛纏身,發展不僅遲緩甚至退化,生活完全無法自理,那種無助與無力感,沒有經歷過的人,真的難以體會。原來人生一點也不理所當然。

 

女兒與羽生結弦同齡,今年也是23歲,從當初接獲加護病房的病危通知,到出院後飽受腦傷後遺症與藥物副作用的折磨,再到現在因為癲癇症狀獲得控制,可以自理正常生活且融入社區與人互動,甚至還能在日托機構幫助比他弱勢的人。

 

我真心感恩在這巔坡坎坷的漫長治療路上,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一切人事物,因為要得到別人的幫助與付出,並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回顧這一路走來真的不容易,那種眼看著女兒受病痛所苦,身為母親的我卻無能為力的愧疚心情,是無法以言語所能描述,當時除了細心照顧之外,只能寄望藉由醫生的專業治療,能帶給我們一絲轉圜的希望

 

在初期由於對醫療的不確定與不理解,加上當時網絡資訊還未興起的年代,每回長途奔波看病時,內心總是希望醫生能主動多解說一些,多傾聽一些,多了解一些。

 

我遇過不給病人多問的醫生,若是多問了就會一臉不悅的說:「醫生給妳當好了。」

 

當遇到這種情況時,醫生傲慢的態度讓我覺得很受傷,不明白我是哪裡冒犯了醫生的專業,我只是單純想多了解一些女兒的病情與治療方式,以及治療後可能的狀況,以便照顧配合與心理準備。

 

也曾經因為女兒癲癇頻繁發作,藥物控制不理想,醫生嘗試增加其他藥物,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但沒有拿掉原有用藥,導致抗癲癇藥越吃越多種,女兒承受多種藥物的副作用再加上癲癇的發作,整天哭鬧嗜睡昏沉,情緒完全不受控制,甚至厭食、幻覺,完全無法學習自理,更談不上生活品質。

 

當時女兒非常難照顧,壓力大到快崩潰,總算老天爺還眷顧我們,讓我們遇見了一位神經內科教授。

 

他不厭其煩的專心傾聽,細心解析,耐心說明,在詳細瞭解女兒的病情後重新調整藥物,我也接受教導詳細紀錄女兒每次的發作狀況與日常生活表現製成表格,一目了然以利回診討論,原來醫病是可以互動討論的。

 

藉此醫生也可以快速做出正確的判斷與後續用藥調整,經過一段時間的配合治療,女兒的癲癇很幸運獲得了控制,長期的藥物副作用也因為藥物的減項與調整逐漸獲得緩解。

 

頭腦也慢慢清醒可以接受外在給予的學習,情緒更是相對穩定,家庭生活也因此獲得改善,慶幸我們終於可以喘息過正常生活品質。

 

這位教授曾經開導我:「醫療不應讓病人失去『人』的生命本質」,這句話我聽後非常認同,醫療是救命的首要,生命本質是維繫生命存在的價值,兩者要兼顧,除了醫術還要仁心。

 

雖然說醫者父母心,在短暫的問診時間醫生要對病人與家屬同理心確實不容易,因為病人與家屬往往是處在緊張焦慮狀態,而醫生又必須在當下保持沉著冷靜,才能做最正確的判斷與處置。兩者如何拿捏,才能相得益彰對症下藥,考驗著醫病關係的互相配合與彼此信任。

 

非常感恩老天爺的眷顧,讓我們能遇見這位教授,不僅醫術精湛,更令人尊敬的是他願意用心傾聽、耐心解說,並在癲癇發作與藥物副作用之間取得平衡,幫助病人得到更好的生活品質。在此藉由本文再次向這位好醫師說聲:謝謝您!感恩您!有您真好~

 

(本文獲「醫病平台」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淡如/中年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寶貴的就珍惜,自由是快樂!

撰文 :吳淡如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淡如粉專
  • A
  • A
  • A

中年後的你是否還擁有一張快樂的臉?

這幾年,開了好些場同學會。

 

過了愛情困擾期、育兒勞頓期和生活掙扎期後,人似乎更能明白「曾經相逢就是緣」這個道理。

 

同學少年都不賤,都是本地明星學校的佼佼者,也都曾經是各自父母光耀門楣的希望,到了中年,有的事業有成仍在奮鬥路上,有的安居樂業也面臨退休,各自走過了浮生千山路⋯…。

 

在我看來,中年人的臉,可分:快樂的臉,不快樂的臉。一半一半。

 

快不快樂藏不了,可以被人直覺敏銳的嗅出來。人的心境,像是隱藏在臉龐上的某種符號,不管他想要隱藏遮掩些什麼,都藏不住。不快樂,連笑都苦。

 

擁有快樂的臉的,未必是際遇好的。

 

擁有不快樂的臉的,未必是最操勞的,也不是經濟狀況最差的。

 

有虔誠宗教信仰的、有豐足退休俸祿、有安穩家庭、妻賢子孝、兒女上頂尖名校的⋯…未必有快樂的臉。相反的,有的人還常常一嘴國仇家恨、動不動埋怨,又看誰誰誰不順眼。

 

如果你活著的目的是在找敵人而不是在找朋友,那麼,你怎麼可能發自內心快樂?我曾在同學群組裡常看到信仰某宗教或政黨相當虔誠的同學,動不動就把別人不一樣的信仰當成假想敵,挑釁一番,大家雖然沒有表面上反抗,但只要他一發聲,眾人皆寂然。

 

很多人誤以為「只要下半輩子有保障,就會快樂」,然而那些領著鐵飯碗薪水,退休彷彿受到公家保障的人,不少人還真的很會為小事小利憂愁。

 

兩種人有著快樂臉的人

 

在我看來,有快樂臉的人,只有兩種:第一種,還在持續運動以保身心健康。第二種,還在學習的路上。

 

一個身體還能自由活動的人,心情才可能舒爽。自律性的保持運動習慣,表示身體沒什麼太大毛病,他還注重著自己的體態,希望活出一種姿態。

 

而一個還在學習的人,至少還企圖讓自己活得很有趣,感覺世界上還有很多新鮮事可以探尋,還謙卑知道自己不足,還想再過得更充實。過了中年,幾乎不必再為「謀生」學習技能,只要為「開心」學習某種藝術、技術或專長,也許他只是沒有目的東學西學,但講起他想學的或新學的,總是喜上眉梢。

 

中年後還能快樂活著的答案,其實很簡單。

 

一個中年人,如果他看起來還快樂,那是因為他的眼中還有光,還在追求著什麼。神采奕奕,因為心裡還燃著希望。即使那個希望,只是小小的火花與燭光。

 

是希望,不是盼望。

 

所謂盼望,是索求別人給他什麼,命運回報他什麼,期待能獲得所謂公平與正義或圓滿⋯…把滿足寄託在自己其實不能主宰的事情上。

 

如果中年後你還想有張快樂的臉,那麼,請你把目光從外在移入內心。

 

我們先來悲觀的計算一下。你到底還有多少時日?

 

我們用七十五歲減去自己的年齡,再乘以三分之二,那是你可以清醒及可以自由活動的時間。

 

為什麼是七十五?我們平均年齡不是都到快八十了嗎?別計較這些,因為以台灣人來說,躺在床上到離開,平均竟然有七年。

 

那不能自主的七八年,如果我們腦袋還算清楚的話,受的苦應該足以把人生擁有的快樂擊沉。真是不敢設想。然而,那卻是鐵錚錚的「平均」事實。

 

我祖母高壽,九十八歲走的,但她從八十五歲躺在床上之後,過的是日日呻吟的生活,健康檢查一切沒問題,但是神智漸失,人越來越佝僂,到最後連自己哪裡痛,都說不出來,想來實在讓人痛心。

 

照上面那個算式,我清醒的時間應該不超過十三年。你算一下吧,鐵定像個自以為富有的皇帝,一查帳才發現國庫空虛。我們的時光早已被偷偷蝕去。

 

更慘的是,你還可以計算一下,和你最愛的家人或兒女,你還能相聚多久。

 

以五十歲為例。現代人都忙,如果你每天能夠和家人相聚(眼對眼,而不是各自對手機)一小時,那麼你就把七十五歲減去你的年齡,再乘以三分之二,再乘以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一小時,除以二十四(一天),答案是不到三百天!

 

而且這三百天,還算得太多了,是「全部家人」的總和⋯…。

 

(75-50)× 2 ×365×1÷24= 253.47 3

 

事實上,大部分的人,尤其是忙碌的父親,每天平均和孩子相聚恐怕只有十五分鐘,只看到孩子的後腦勺。

 

那麼你只能乘以零點二五。

 

乘出來,多麼可怕的數字,我們跟歷史上已經離開的古人一樣,總自以為,還有許多日子。

 

事實上,你和孩子相聚的時間還沒那麼多,因為他們越長越大,結婚成家之後,很可能過年過節才看見他們一次,而且來去匆匆。

 

呵,時間那麼少,你還挑剔他們什麼?還不好好讓他們對你有好印象?你嘴裡叨叨念著「我這是為你好」,關心著未來,卻忽略了現在。

 

和所愛的人相聚的時光,何其的短,何其的寶貴!怎能不且行且珍惜?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生雖已看破,仍要突破》,有方文化出版,吳淡如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旅行,其實是越玩越富有!人生無常、回憶無價,我決定生命每一刻都要充滿價值

撰文 :常春月刊 日期:2019年07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利用旅行,讓自己歸零、再出發,在旅行中放下原本的「習慣」,融合當地的生活,在旅程移動中,讓自己練習尋找路線、找出自己喜歡的模式,透過旅行來獲得心靈與精神的享受。

「旅行,說走就走!」這可不只是廣告詞,可以解讀成:「只要你想要旅行,就勇敢踏出去,別猶豫不決。」但踏出旅行的第一步,可別真的這麼隨性的說走就走,做好萬全準備,旅行的每一步,才會踏實有意義。

 

在臉書社群擁有43萬粉絲的親子旅遊達人Choyce,本身擁有國際外語領隊證照,更是知名的日本旅遊達人,她回憶起成年之後的第一次自助旅行,那是仗持著自己是日文系學生,覺得到日本自助旅行難不倒她。

 

買了機票、訂了飯店就出發,結果一上飛機開始腸胃不適,到日本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掛急診,還記得拿著6000元台幣的醫療帳單,只吃了日本的藥物,什麼都還沒開始吃喝玩樂,隔天就再訂了機票回台灣。

 

這趟「首日行」對她來說,印象超級深刻的,可以說是很不好的回憶,也可說是很寶貴的經驗,因為有了這樣的第一次自助旅行經驗,Choyce說,旅行前,一定要做好萬全準備再出發,不要想說耍帥、自以為是,等到真正遇到了狀況,才不會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休息,為了走得更長遠

 

很多人把旅行當充電,這樣的想法很棒,Choyce也相當認同,而且要趁著自己有體力、有能力,把想法行動化。

 

很看透人生無常的Choyce說,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怎樣,所以,當有了旅行的念頭,不管是想帶著父母、跟著另一半,或是拉著孩子一同前往,有了念頭,就要付諸行動,「把握現在,沒有早知道」。

 

事前規劃的重要,可以讓旅程更安心,旅途中可能發生的狀況,可說是完全料想不到的。

 

因此,簡易的個人藥品、安全資訊、醫療資訊等,都要查詢完善,真正到了旅途中,可能會有迷路、遺失物品、語言不通、意外等狀況發生,若真的遇到了,就得勇敢面對,旅遊最重要的寶貴經驗,就是突發狀況,這更是考驗靈機應變、克服困難的時候。

 

Choyce說,有時回憶起一段旅程,往往印象最深刻的都是在解決事情,跟你的旅伴一起解決、經歷,那就會是最棒的旅遊記憶。

 

每天,都是旅遊日

 

常在旅遊論壇上看到網友討論著,到底是要春天賞櫻、秋天賞楓,還是冬天看雪呢?

 

Choyce說,真的不要太設限一定要什麼季節去旅行,就算不是旺季,也有美好的一面等著你,更何況,每個季節都有好與壞,端看你想用什麼樣的角度去欣賞,而且天氣陰晴不定,說變就變,有時太陽、有時陰雨,都別有一番風味。

 

旅行,越玩越富有

 

很多人喜歡旅行,但總是抓不到訣竅,給自己很多框架,Choyce說,可能是因為自己的樂觀個性使然,她的旅行計畫,從來不設限錢要存多少才能出發、天氣要在什麼季節才能出去,因為出發去旅行對她來說,只要花著自己賺的錢,在經濟考量規劃之內,可以把旅行越玩越富有。

 

常有人說,要出國旅行,得先把錢存到多少才能出門,Choyce則說,只要生活經濟條件許可,且綜合考量周全之下,把機票飯店確定好,其餘的吃喝遊玩購物金額設定到最低限度,其實,整趟旅程根本不會花太多錢。

 

Choyce分享說,自從孩子出生之後,她一直有著帶孩子自助旅行的念頭,但是這麼一來,全家出遊的費用林林總總加起來,也是個不小的數目。

 

所以,她跟孩子溝通好,想要跟著媽媽出國旅行,要能夠「吃苦」,只能搭大眾交通工具、飯店只要乾淨安全,不用5星級、沿途沒有大餐吃,偶而還得啃麵包。

 

Choyce說,這樣的吃苦行程,練就孩子提早獨立、面對挑戰,不怕陌生,也因為跟媽媽一起體驗這樣的旅程,反而讓親子關係更緊密。

 

如果你今天是單身、沒有家累,那麼旅遊對你來說,負擔更少了,旅行可以是工作壓力的釋放、心情低潮的轉換,抽離原本舒適的生活圈(或者是水深火熱的地獄),都可以利用旅行,來讓自己歸零、再出發。

 

在旅行中放下原本的「習慣」,融合當地的生活,在旅程移動中,讓自己練習尋找路線、找出自己喜歡的模式,透過旅行來獲得心靈與精神的享受,這樣的旅程所賺到的體驗,是無價且充滿回憶的,所以「旅行真的是越花錢越富有」。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常春月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