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被「插管」嗎?醫師這樣和長輩聊死亡,開心簽下預立意願書

撰文 :許禮安 日期:2019年09月05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我在醫院內科、外科病房看「安寧共同照護」的會診時,因為病人和家屬難免有忌諱,我通常絕口不提「癌症」和「末期」。

但是,即使避開這兩個非常敏感的關鍵字,我照樣可以和病人討論「死亡準備」,當然「死亡」這兩個字,對一般人而言更是天大的禁忌。

 

舉個例子:我會跟老人家這樣講:「不管你現在有沒有病,或是將來會不會生病,就算不生病,這個身體已經給你用了七、八十年,總有一天會壞掉的,萬一到那時候,你有沒有什麼打算?有想要被插管撐著,能撐多久算多久?還是順其自然就好,不要太痛苦?」

 

可想而知,絕大部分的老人家一定會趕快說:「我才不要被插管!我才不要活得那麼痛苦!」這時候就要趕緊順水推舟說:「現在有一張『預立意願書(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你趕快簽名,『有簽就有保庇,沒簽等下怕隨時有代誌(台語)』。」

 

我在門診經常對老病人講:「這個身體本來就是堪用則用,你都已經七、八十歲了,甘有可能和少年家拚一百公尺?新車給你開個五年、十年就會變成老爺車、銅管仔車,這個肉做的身體給你用那麼久,你還希望身體親像青春少年家同款嗎?(台語)」

 

高速公路的警車七年就要報廢,你的身體只要用得夠久,心裡至少該有個底吧!曾有學員說她爸爸已經九十幾歲,我說:「那你隨時要有心理準備,將來最好的結局就是睡著了,忘記醒過來。」

 

她馬上回嘴:「哪有可能!我爸身體還好得很,保證可以活到一百二。」我只差沒對她嗆聲:「請問天公伯(佛祖或上帝)有跟你掛保證嗎?」

 

我在〈病情告知的故事〉提過「心照不宣的病情告知法」:家屬要求不可以告知病情,我對肺癌末期的老人說:「你現在肺部稍微有問題,目前沒法度手術,可能有些症頭會讓你艱苦,我開藥給你吃,讓你身體卡輕鬆,卡好過日子就好了。(台語)」阿公回我:「反正已經七十幾歲,好倘好要來死呀(台語)!」其實是家屬不願面對!

 

我完全沒有提到「癌症」、「末期」和「死亡」,其實根本不需要提到這些字眼,就可以和老人討論「死亡準備」,這真是太神奇了。我認為主要是因為我沒有忌諱,就和討論等一下午餐要吃什麼一樣,把話講得稀鬆平常、自在無礙,當然就可以和老人無所不談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對安寧療護的顛覆思考與經驗談》,海鴿文化,許禮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將往生奶奶屍袋一開,全家人眼淚潰堤...自己也哭個半死!接體員體悟:人生無常,寶貴的就珍惜

撰文 :大師兄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這故事已經是我上班過一段時間的事了,我一直說我很愛哭,只要生活中一些事情觸碰到我心裡最軟的那一塊,我眼淚就不自覺地流下來了。

當年我有一個跟我算麻吉的女性朋友,每次一起去看電影找的都是很催淚的片單,但她本身很冷血,所以每次和她看電影的時候,都是一名女生一直拿衛生紙給我這個大男生擦淚。

 

還記得那天是一家很大的家族,往生的是一位老奶奶,幾乎全部家族的成員都到齊了。到齊後,我先跟老司機把往生者送至冰庫,別上手環後,葬儀社的才跟他們慢慢走至冰庫。

 

我對老奶奶的死都會特別有感觸,因為我是外婆帶大的,我永遠不會忘記那駝背的身影,那雙長滿繭的手,給我的愛多麼飽滿,對我是多麼關心。

 

我當初想做這行的時候,有問過我外婆,如果她覺得不好的話,我也會聽老人家的話不做這行。正如我做長照的時候所想的,把屎把尿,要忍受老人家脾氣的工作我都做過了,還怕什麼我做不成嗎?

 

好在她老人家完全不介意,有時候回家跟她說說我上班的故事,她也是聽得津津有味,是個對生死很看得開的老人家。

 

今天這家子讓人感覺很好,那場景絕對稱得上子孫滿堂。當我問說還有沒有要見最後一面,之後就要進冰庫的時候,那群家屬都是忍著眼淚,說:「好,再讓我們見見她最後一面。」

 

屍袋一開後,大夥眼淚直接潰堤。一般我遇到這種場面都向後轉,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跟著哭。而這天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場景我就想起了我的奶奶。

 

我自認這些年來,老病死的部分我看得很多,很多時候總是跟家屬說:「要看開點」、「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變」之類的話。但,如果今天那位是自己的外婆,我是否可以看得如此灑脫?

 

如果今天這場景,就是對我心中這個疑惑的小測試,答案是不行的。因為我人跟在他們後面一起哭,我實在止不住我的眼淚,也無法停止自己融入那哀傷的情緒裡。

 

總之,跟他們哭了一陣子後,禮儀師請他們出去,畢竟之後還有一些民俗儀式要進行。家屬走光之後,禮儀師跑到我身邊跟我說:「人死不能復生,要學會放下。你人一直不走,其實她會掛念你不能好好地跟著菩薩走的。來,現在我們往前走,之後就不要回頭了。」

 

我擦擦淚,回了他說:「走什麼走?你不先走等等誰來關門?!」

 

他才用他老花的眼睛認真看我一下,驚呼一聲:「靠夭咧!你不是那個新來的小胖嗎?你是在跟著哭幾點的啦?」

 

從此以後,這個禮儀師看到我的時候都會笑到肚子痛,我也不以為意,因為我跟乃哥一樣,真性情來著!

 

經過這件事情以後,我變得越來越常打電話給我在彰化的外婆,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很想打電話回去。之前在書本上看過一句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原本只是書本上的幾個字,但我卻可以印證在我的工作上,我的生活裡!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你好,我是接體員》,寶瓶文化,大師兄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癌症與心肌梗塞你選哪種死法?醫師:我寧願得癌症,有時間能說我愛你,或是我恨你

撰文 :許禮安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果因病死亡的方式可以讓你選擇,你想要死於癌症或是心肌梗塞呢?

某慈善醫院有位副院長是心臟內科醫師,本身卻是個老菸槍,曾經私下說過:「我才不要得癌症死掉,那樣太痛苦了。我寧可心肌梗塞,可以一下子就死了。」

 

畢竟有個傳說是:「醫師通常會死於他專長的疾病。」

 

但是我心裡想:「那可由不得你!」

 

我覺得:相對於心肌梗塞而言,死於癌症至少有個好處,就是還有時間做準備!

 

我以前說過:「當你搭飛機不幸快要墜機的時候,你連開手機傳簡訊說:『我愛你』或是『我恨你』三個字都來不及。」

 

心肌梗塞一樣是如此,癌症末期至少還有時間,可以在病床前化解恩怨情仇,不致於帶著遺憾而去,讓家屬徒留悔恨。

 

但是得先做好「病情告知」,讓末期病人可以交代後事、完成心願、了結心事。

 

接受安寧療護的好處,就是讓家屬在將來回憶時,覺得:幸好還有時間陪伴末期病人。家人還健康的時候,總是各忙各的而沒空相聚,要到親人已經末期,家屬才真正有空相陪。

 

有些家屬會說:早知道當初就多陪陪家人,我說:能陪伴就只有現在而已!

 

假如健康而可以各過各的日子,末期才會一家團聚,請問你要選擇什麼?莊子說:「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於江湖。」寧可家人都健康而不常相聚,也不會希望有親人末期而能一家團聚;就像多數的醫護人員寧可父母健康,而能花大部分時間去照顧別人的父母,絕對不會希望自己的父母需要我們的照顧。

 

過去在安寧病房時,經常有家屬問:「遠方外地的子女何時需要趕回來?」

 

我說:「趕回來見最後一面到底是為了什麼?都已經住進安寧病房了,趁現在末期病人還清醒,為何不趕快回來陪伴呢?因為有陪伴,將來比較不會有遺憾。等末期病人都昏迷了才要趕回來,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且看起來好像是要趕回來分遺產而已。」

 

我在高雄醫學大學開課「生死學與生命關懷」,經常有大學生寫到:「阿公(阿嬤)重病,但爸爸(媽媽)因為我要升學考試,就決定先不讓我知道,等到我考完試才發現,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我覺得:考試明年還可以重考,但是陪伴親人的機會,卻是如果錯過這一次,就可能一輩子後悔,而且到死都無法彌補。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我對安寧療護的顛覆思考與經驗談》,海鴿文化,許禮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病人自主權利法上路半年!譚艾珍與歐陽靖簽署預立醫療決定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6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台北慈濟醫院
  • A
  • A
  • A

生命最後一哩路,好好走!65歲資深藝人譚艾珍和女兒歐陽靖日前至醫院諮商,互為彼此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的見證人,預約自己的善終。譚艾珍曾見過許多不知是否該替重病家人拔管、讓病人好走的例子,鼓勵民眾都來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讓家人彼此安心!

《病人自主權利法》今年1月6日上路,至今半年全台約有4044人已完成預立醫療照護諮商,並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日前譚艾珍和女兒、弟弟、侄兒共四人預約台北慈濟醫院的「預立醫療照護諮商門診」,在醫師與諮商團隊詳細解說後,了解《病人自主權利法》的條文規定,最後譚艾珍母女互為見證人,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

 

此外,譚艾珍和女兒也簽署了DNR(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未來某天進入生命末期時,可以較舒適地走完人生最後一哩路。

 

為什麼要簽署預立醫療決定?

 

許多民眾都曾經面臨家人到了生命末期,看著病人維持無生活品質的生命,卻又不忍心拔管的艱難抉擇,但若民眾能提早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提前為自己的臨終照護做決定,就能減少自己和家人的痛苦,因此譚艾珍鼓勵民眾都來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

 

值得一提的是,譚艾珍35歲的女兒歐陽靖在年齡和健康上似乎與臨終狀態距離遙遠,但她認為生命終止的那一天必定會到來,「先做好準備,總比到時措手不及好,覺得年輕人反而可以更早決定自己要如何面對生命最後的時刻。」譚艾珍母女未來也將投入簽署預立醫療決定的推廣行列。

 

如何避免「要不要急救」的煎熬?

 

台北慈濟醫院放射腫瘤科、預立醫療照護諮商醫師常佑康表示,社會上根深蒂固的文化禁忌,導致許多民眾避談死亡話題,但他在臨床上接觸許多重症病人,有時病情突然變化,家屬面臨重大決定時,因為不知道病人的想法,在種種壓力下家屬多傾向繼續治療,或施以違反病人意願的心肺復甦術(CPR)。

 

因此,常佑康醫師鼓勵民眾,要在自己健康的時候,仔細評估選擇自己面臨生命盡頭時,希望能以什麼樣的方式接受醫療照護,避免未來承受不必要的痛苦,也不要把是否繼續接受醫療的困難決定留給家人。建議可與家人開誠布公提出想法,取得共識後,效法譚艾珍母女,家人一起參加預立醫療照護諮商,讓生命不留遺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重症醫師的沉痛告白!預立醫療決定,臨終別讓家人承受壓力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5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不希望我的兒子,在面對醫療抉擇時,要承擔我現在看到的家屬壓力。」嘉義大林慈濟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治醫師陳易宏表示,在臨床時常遇到重症患者無法表達意願或事前未做好決定,以至於醫療決定的責任和壓力,都落在家屬身上。

為了不讓自己的家人和孩子,未來也面臨同樣的窘境,陳易宏醫師與太太日前相偕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

 

身為內科加護病房的重症醫師,陳易宏醫師很常詢問家屬,患者曾表明想或不想怎麼做嗎?得到的回覆大多是「沒有說過」,只有少數的重症患者曾清楚表達「我不要氣切,也不要插管」。

 

他進一步指出,隨著科技進展,三、五十年前慢慢有加護病房和重症的照護,然而,對於人權、尊嚴的提升,似乎沒有跟上科技的腳步。

 

「維持失智症、重度昏迷等這些病人生命所需的醫療,當病人意識清楚的時候,他有權利拒絕,為什麼意識不清就沒有權利了呢?病人在還沒插管之前可以拒絕,插管之後為什麼就沒有權利拒絕了呢?」這個問題,讓他幾度思考著。

 

當過往的「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和當今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問世後,陳易宏醫師意識到人性的尊嚴和人文,正在日漸進步,是被實現的。他指出,加護病房正是預立醫療執行的最前線,而平日在臨床上所遇到的問題,驅使他有強烈的意願來接受預立醫療照護諮詢門診。

 

「有沒有什麼保障,在我沒有辦法享受生命的價值的時候,不要再無謂地去維持我的生命?」陳易宏醫師與太太結婚以來,太太一直問著這樣的問題。

 

陳易宏醫師說明,太太是一個非常獨立自主的人,總認為生命的價值高於生命的本身,生命的體驗高於生命本身,當一個人沒有辦法再享受音樂、文學、大自然,無法感受風吹過身上的感覺、聞到花草的香氣,她覺得生命是沒有價值的。因此,當《病人自主權利法》在今年上路,太太也就趕緊一起簽署。

 

總是看著許多患者病情沒有好轉,而家屬陷入兩難的那種心情焦慮、不安、掙扎,陳易宏醫師不希望兒子將來在面對醫療抉擇的時候,也要承擔這些壓力,他表示,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對自己、家人、孩子是最好的遺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自己的生命自己決定!病人自主權利法,讓你尊嚴走向生命終點

撰文 :黃詩絜 日期:2018年12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生走到最後階段,誰不希望有個美好、有尊嚴的終點?95歲李爺爺,失智十多年,逐漸失去生活自理、行走、溝通甚至吞嚥能力,完全臥床需看護照顧,因年事已高,家屬選擇安寧療護。

他因為無法順利進食被放置鼻胃管,但自行拔除了好幾次,女兒內心陷入糾結:「爸爸沒鼻胃管會餓死啊…可是他一直拔是不是不舒服…我好痛苦,他清醒的時候什麼都沒交代,現在我要幫他決定,好像在主宰他的生命…」

 

這是醫療人員與末期病人家屬溝通時常面臨的難題。家屬可以接受病人瀕死時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卻無法決定該不該停止維持生命治療。如果你是家屬,會選擇怎麼做呢?又或者,如果你是病人,會怎樣選擇呢?

 

「病人自主權利法」即將於108年1月6日正式施行,是全亞洲第一部完整保障病人自主權的專法。其立法目的就是為了尊重病人醫療自主、保障善終權益、促進醫病關係和諧。

 

 

與「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不同的是,它保障了病人有「知情」、「選擇」與「決定」的權利,也擴大適用的對象與範圍。

 

針對五大類臨床條件病人,包含末期病人、不可逆轉之昏迷、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及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痛苦難以忍受、無法治癒且依當時醫療水準無合適解決方法之情形,可藉由「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CP)簽署「預立醫療決定」(AD),行使特殊拒絕醫療權。

 

具完全行為能力之人(年滿20歲或未成年但已合法結婚者),可以經由預立醫療照護諮商簽署預立醫療決定。

 

「預立醫療照護諮商」是一段溝通過程,需由意願人本人、受過專業訓練的醫療人員、二親等內親屬至少1人(註1)及醫療委任代理人(註2)共同參與,討論當意願人處於上述五大類臨床條件時,決定接受、終止、撤除或不施行維持生命治療或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之全部或一部。

 

 

值得一提的是,「預立醫療決定」有一定格式,必須簽署書面文件,由兩位見證人見證或公證,經醫療機構核章,註記在健保卡上才會生效。

 

意願人參加「預立醫療照護諮商」時,可以直接簽署「預立醫療決定」,如果有疑慮,也可思考後擇日再簽。簽署後也可以書面撤回,或變更,而且重新註記。

 

「預立醫療決定」的時機是當意願人的病況由二位相關專科醫師確診,並經緩和醫療團隊至少二次照會,確認符合上述五種臨床條件之一時,醫療團隊即可依照預立醫療決定給予或不施行維持生命治療,或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而且提供病人緩和醫療及其他適當處置,協助病人善終。

 

前一段日子因為一些新聞事件讓大眾發現病人自主的重要性,藉由「病人自主權利法」的施行,或許讓尊嚴善終更容易達成。

 

如果李爺爺在失智初期就立下預立醫療決定,自己決定接受或不施行維持生命治療或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或許就會更圓滿的走向生命終點。

 

 

註1:二親等內親屬有特殊事由,可以不參與,但意願人須書面說明。

註2:醫療委任代理人可以不指定,如有指定,須年滿20歲,具完全行為能力並經書面同意。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