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邊有人越老越愛囤積嗎?一旦不願放下,人生很難自由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5月3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也許,萬一,哪天有需要......」是很普遍的理由,讓人逐漸去囤積東西,其中深層的理由,其實是對於匱乏的焦慮。 這些以「萬一」為名囤積下來的東西包羅萬象,像是:無數個塑膠袋、購物紙袋、類似味全花瓜的小罐子,也許細數起來能有好幾十個各類購物時的贈品,或是某些黃道吉日,里長伯還是某民意代表送的碗盤,而且上面還寫著他們的名字。

若我要列舉一生做過的荒唐事,排名第一的,應該是我至今仍保留了不少件30多年前的衣服,包括帥氣的牛仔褲,小背心,很淑女的長裙。那時,我165公分,52公斤,是我這輩子最苗條的時期。

 

保留這些衣服的理由,至今看來是個永遠無法再實現的夢想:萬一,我是說萬一我又瘦回52公斤呢?也許還可以穿!但事實是,就算我瘦回52公斤,我也不再有那時青春的軀體和容貌,來穿這些衣服了。

 

每年春秋換季,我仍把它們拿出來洗洗曬曬,再放回箱子囤積著,年復一年,完全沒有把它們捐出去的意願。

 

我把它們藏得很好,近二十年來,幾乎沒有人看過它們,因為我不想聽到別人的詢問或建議,這些東西似乎跟生命的某個階段、某些人和事有著緊密的連結,很珍貴,不容他人指指點點。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囤積著某些東西,但就我所認識的人,其中包括一些本該四大皆空的出家人,都會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而囤積一些東西。原因不外乎-「說不定萬一有需要」,或是「這是某某人給的,捨不得丟」。

 

在我的家裡,有兩個很大的冰箱,裡面除了一般冰箱會有的食物之類,佔很大部分的是因為情感而囤積的大盒小盒、瓶瓶罐罐。

 

例如:十多年前我妹妹從美國寄給母親的保養品、維他命;某位家人擔心某種藥品可能停產而多買的藥,即使早就過了保鮮期,還是留著。

 

理由是-「萬一真的需要,說不定還能吃。」即使全家人都知道沒有人真的會去吃,但也沒有人敢斗膽把它們扔了。

 

「也許,萬一,哪天有需要......」是很普遍的理由,讓人逐漸去囤積東西,其中深層的理由,其實是對於匱乏的焦慮。

 

這些以「萬一」為名囤積下來的東西包羅萬象,像是:無數個塑膠袋、購物紙袋、類似味全花瓜的小罐子,也許細數起來能有好幾十個各類購物時的贈品,或是某些黃道吉日,里長伯還是某民意代表送的碗盤,而且上面還寫著他們的名字。

 

在我記憶中,有一次,我家陽台上有兩個多月一直擺著好幾大包的塑膠袋,裡面裝著水,那是李登輝當總統的年代。

 

記得某段時間,中共試射飛彈,我家那兩位當過軍人的男子漢,很機警地儲了很多袋的清水,他們說那是戰備物資,萬一自來水廠被炸掉,至少還能抵擋一陣子。

 

按我粗淺的理解,會因「以防萬一」而囤積某些物資的人,可能直接或間接的,都經歷過不安的時代,經歷過匱乏的艱辛,他們比較愛物惜物。

 

作為他們身邊的人,有時會覺得把大好空間堆滿雜物,實在有點可惜;但如果你擅自把他們囤積的東西清理掉,可能會惹惱他們。

 

因為這些強行清理的行動侵犯到他們的安全感,比較折衷的辦法是跟對方商量,保留一個彼此能接受的數量和存放方法。

 

例如:把兩百個塑膠袋減少成50個,並且綁好,放在一個袋子裡,而非掛得滿牆都是。但,某些對某個人有特殊意義的東西,最好不要碰!因為那牽涉到個人情感。

 

我母親的梳妝台上有一瓶香水,是20多年前我妹妹送她的,我自己也保留了一塊我外甥女小學時為我做的手工肥皂,她現在都長大結婚了,積攢這些東西,已經不是為了「有什麼用」,而是有一份難捨的愛。

 

人們囤積的東西,有一部分是已經用過的,可以清理掉但執意保留著;還有一種囤積是,有意識地反覆購買、蒐集某種特定的東西,什麼原因呢?也許那個東西牽涉到一些未圓的夢想。

 

例如,我一直很喜歡買保溫瓶,小小的,可以放在包包裡那種,尤其喜歡買運動型的保溫瓶,可以夾在腳踏車的橫桿上,無論去哪一國旅行,我都會蒐集當地有特色的保溫瓶。

 

為什麼呢?有一次,我帶了其中一個瓶子,去上國小五年級的【心靈有約】(註)課程,主題是:「生命之杯」。

 

一開始,我想試一試學生是否有能力把我們使用的東西,跟我們的人生觀做聯想。我問:「小朋友,你們知不知道老師為什麼特別喜歡買這種運動型的瓶子?」

 

坐第一排的一個胖小子,幾乎立刻就回答了:「老師,你看起來胖胖的,就是不愛運動啊!所以你買這種瓶子,就是希望別人以為你很愛運動......」

 

全班都在笑,我心裡想:「哼,你這小屁孩。」但他說的一點都沒錯啊!!我,買過很多滿高檔的運動鞋,買過我用到 120 歲都用不完的顏料,囤積的書需要用貨車裝,一直捐都捐不完。

 

因為,透過這些擁有和囤積,我想滿足我的未圓之夢,希望自己是一個很會運動、很會畫畫、很有學問的人….東西是囤積了不少,但,因為沒有實踐,效果不彰。

 

2016年秋天,我從職場退休,準備告老還鄉,體會到未來我真正能運動、畫畫、寫文章的歲月,頂多十來年吧!我開始很認真的學習「放手」,學習「減和簡」。

 

學習如何不要再把難捨之愛和未圓之夢,寄託在物質當中,並不是一門容易的功課,但必須學,因為人終究要面對自己體力和時間的有限,能越早想通,就能越接近自由。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醫師告白/母親癌逝給我的啟示:5個遠離癌症的生活秘訣

撰文 :商周出版 日期:2019年05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賴醫師,我決定放棄治療。」「為什麼?」「開刀費用可能負擔不起……」口腔癌第四期的施先生,絕望地說出他的決定。這是在相較北部大醫院、相對「偏鄉」的彰化醫院診間,腫瘤科醫師賴易成和病人常上演的對話。

在這個一般人並不陌生的城市,一間國家級單位的醫院,「常客」卻不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而是以老年人、外籍新娘、低收入戶、窮到幾乎快放棄治療的病人為主。

 

掏腰包幫病人付十五個月車資

 

「這裡的病人跟台北很不一樣!」現任衛福部彰化醫院放射腫瘤中心主任、弘光科技大學腫瘤分子實驗室主任賴易成提到,這一帶人口老化嚴重,多數老年人的子女都到外地工作、讀書,一、兩個月才返鄉一次。

 

此外,外籍配偶、高離婚率、僅靠老農津貼和低收入戶補助……這些容易被忽略的一群,也是賴易成門診中的常客。

 

一名口腔癌第四期、64歲的施先生,在醫療上的花費,也遠超出低收入戶加老農津貼的補助,「他當時就說想放棄治療,因為付完醫藥費,車費卻付不出來……他姊姊甚至不願讓他開刀,因為他們沒錢負擔開刀費用和看護費。」

 

於是,一年又三個月的治療期間,來回的計程車資全都由賴易成包下。

 

年輕人口外移、交通不便、普遍經濟水平不高,賴易成深感城鄉間的差距,「所以在這裡,我從不會介紹『自費』的藥給病人……說不出口啊!」雖然時常自掏腰包,賴易成卻也贏得病人的心,得到比在台北看病時更多的溫暖。

 

靠醫術,幫病患保住「面子」

 

回想從醫33年印象最深刻的案例,賴易成提到,多年前一名79歲的吳先生,有近40年的抽菸史,他的鼻前庭處有約兩公分的瘜肉外露、且會出血,經病理切片檢查發現是上皮鱗狀細胞癌(因出現在鼻孔內故稱「鼻前庭惡性腫瘤」)。

 

賴易成描述,「腫瘤位置剛好在兩側鼻前庭及鼻中膈,若進行根除性手術,切除範圍將造成病患外觀改變。」最後,賴易成和耳鼻喉科醫師許嘉方,以「器官保存治療方式——IMRT輻射調控放射線」為吳先生治療,成功保住鼻子

 

「過去遇到這種案例,都是整個鼻子拿掉再做『義鼻』,但義鼻健保不給付,在這個落後地方他們更無法負擔……沒有鼻子還有孔能呼吸,但沒有鼻腔,聲音便無法產生共鳴。」

 

也因賴易成堅持治療過程親自監測,看放射位置是否精準、劑量照射夠不夠,吳先生治療期間的驗證片都沒位移,良率為100%。

 

手術後,看到吳先生不再用手遮掩鼻子、一掃過去擔心失去鼻子的抑鬱,賴易成知道,就算是在鄉下地區,能幫他們保住「面子」,對病患來說都是再重要不過的事!

 

母親罹癌,才體會何謂「視病猶親」

 

其實,賴易成並不是一開始就在這間「鄉下」醫院服務。小時候家裡環境不好,賴易成為了改善家計而立志從醫。中國醫藥大學中國醫學研究所畢業、1987年退伍後,他來到台北馬偕醫院,從住院醫師開始做起。

 

問為什麼當初會選一般人較少接觸、聽起來較艱澀複雜的「腫瘤科」?賴易成笑說,其實當時只是因為「放射腫瘤科」有升主治醫師的空缺,「我想在大醫院當主治醫師!」

 

決定從醫後,他很清楚未來要的目標。雖不是原本預期的科別,但因著想升主治的決心,賴易成一路從住院醫師當到主治醫師。

 

「當時本來可能有機會接馬偕醫學中心主任的職位,可是爸媽年紀漸漸大了,我覺得應該回中部照顧他們……」離開待了十年的台北馬偕回到中部,二○○七年,賴易成來到衛福部彰化醫院。

 

不放棄任何一個病患、體貼病人的心,其實是來自媽媽生病後的反思。「我媽媽是膀胱癌走掉的……」賴易成聲音沈澱了下來。

 

「記得那天剛好是清明節,她說她的尿紅紅的,我去看,心裡覺得不對勁,趕快安排檢查,還好還沒侵入到很深的地方。經過泌尿外科醫師開刀刮除,並定期回診追蹤檢查,但遇到多發性病灶的狀況一直復發,加上她又有糖尿病、很容易感染……最後走掉是糖尿病引起的感染。」

 

但當時正是賴易成醫院工作較忙的時候,「那時回到家都很晚了,我覺得沒好好照顧到媽媽……現在想想,當醫師最重要的應該是保護家人的健康。現在也會假設如果自己是病人的家屬會怎麼想、怎麼看。」

 

因為母親的離世,賴易成才真正體會「視病猶親」的含義,也提醒他日後應用更多耐心為病人設身處地著想。

 

嘗試中西醫合併治療癌症

 

除了對臨床病人的照顧,賴易成也不忘對研究領域的探索。

 

關於抗癌藥物,賴易成曾嘗試結合中西醫合併診治,並和大哥賴東淵(前任中國醫藥大學學士後中醫學系教授)、二哥賴基銘(前任萬芳醫院副院長)一起做關於中藥「三黃瀉心湯」的初步臨床試驗,一年共實驗二十二名癌症病患,最後中藥加上電療結果,達到七七%的總緩解率。

 

「目前放射線治療一直沒辦法克服的,就是照射病人皮膚時皮膚會變硬,所以我們要做的是『輻射保護』。」賴易成分析,目前研發的某種植物若能成功,將是放射治療的一大突破。

 

「如果成功,我們就不用再花大錢跟外國人買藥了!」他希望除了抗癌,這項計畫也能讓台灣醫療科技技術更上層樓。

 

一位網友評價賴易成:「在白色巨塔下,有幾位醫師能對清寒病人如此有愛心?甚至自掏腰包幫助他們……」另一位網友則說:「親切與病人互動並規畫出最佳診療方式,賴醫師讓人產生最大的信賴感!」

 

因著一顆溫暖的心,賴易成讓醫院不再只是爭權奪利的白色巨塔,而是為病患燃起希望的明燈。

 

良醫私房養生術

「健康生活五原則」讓你遠離癌症

 

根據衛福部統計,從一九九四年到二○一四年「國人十大死因」中,「惡性腫瘤」連續二十年蟬聯第一。

 

當癌症奪走許多人性命時,賴易成醫師卻能讓無數病患延長壽命,面對罹癌病人與病人家屬的常見疑問,以及一般大眾如何防癌,賴易成認為,首先應談到關於「癌症」的三個正確觀念。

 

關於「癌症」的三個正確觀念

 

觀念一,是否該與癌細胞「和平共存」?

 

賴易成堅定地表示並不認同,「我們講的是敵我消長,當你勢力很強的時候它跟你共存;當你勢力很弱的時候它就會吃掉你。所以就是要斬草除根!當然除了放療、化療手術外,還要額外增加自體抵抗力。」

 

賴易成認為,增加免疫力的方法,包括「中藥加上運動」,像是太極拳、氣功等養生運動,對癌症病人都有一定程度的幫助。

 

而癌症病人更要注意攝取的營養是否足夠,賴易成分析,「癌友飲食的總熱量要比平常增加二○%,這是許多研究資料顯示的數據。因為做治療會消耗身體很多能量,所以抵抗力很重要!」

 

他解釋,有文獻發現,六○%的癌症病人是死於跟營養相關的併發症,真正死於癌症本身的只有四○%。

 

觀念二,治療癌症,該如何挑選醫院及醫師?

 

賴易成認為,權重的比例應是「醫師五○%、醫院(包括會診制度)三○%、儀器二○%」。

 

他解釋,因為現在每家醫院的放射線治療儀器設備都非常進步,差異性不大,因此醫師對病人的態度與用心、醫院好的制度與文化,重要性都相對提高,也才能讓病人身心得到更好的紓解。

 

「目前我理想的『會診制度』是,一個癌症中心應該要有聯合門診。」賴易成認為,應該要走向「全方位的癌症治療」,中西醫一起看門診、一起解決。

 

觀念三,癌症可以預防嗎?

 

「『癌基因』你我都有,只看有沒有被開啟,所以我覺得『癌症預防』在理論上有其研究基礎,因為每個人都有癌基因。」一般來講,從癌基因被誘導開始,一直到癌症,大概是十五到三十年的時間。

 

但要如何不讓癌基因開啟?賴易成認為,應該減少抽菸、嚼檳榔等刺激癌基因的行為。

 

「要盡量減少刺激癌基因活化的行為,而PM二.五也是民眾要盡量小心的毒物。」近年來,許多流行病理學研究已確立PM二.五對於健康造成影響。

 

包括:支氣管炎、氣喘、心血管疾病、肺癌等,無論長期或短期暴露在空氣污染的環境下,皆會提高呼吸道疾病及死亡之風險。

 

預防癌症,應重視「健康生活五原則」

 

賴易成也提到,過去坊間常流傳的「罹癌七警訊」已是過時的防癌教育,「因為當症狀出現時,腫瘤都已經長得很大了!」因此臨床上發現時,往往已錯失最佳治療時機。

 

賴易成認為應藉由「健康生活五原則」來遠離癌症:

 

正確的飲食

 

飲食應遵守「蔬果彩虹五七九」的原則,高纖、低脂、多蔬果,且限制紅肉攝取量。

 

「彩虹攝食」指蔬果的色彩如彩虹般大致可分為「紅、橙、黃、綠、藍、紫、白」七色,不同顏色所含的維生素、礦物質、纖維及植化素不盡相同,應均衡攝取各色蔬果。(台灣癌症基金會資料)

 

規律運動

 

每天應運動十五分鐘,可延長三年壽命,還可降低癌症死亡風險一○%。(根據國家衛生研究院溫啟邦教授二○一○年的研究)

 

體重控制

 

肥胖和膽囊癌最有關,體重過重和大腸直腸癌、停經後發生乳癌及子宮內膜癌,都有明顯相關。

 

(根據美國癌症研究所由世界癌症研究基金所支持的全球癌症調查)避免吸菸及暴露於二手菸的環境:所有癌症死亡約有四分之一和抽菸有關,肺癌、口腔癌、喉癌、鼻竇癌、肝癌、胰臟癌、胃癌、子宮頸癌、乳癌、大腸癌、腎癌和膀胱癌。(根據UICC[國際抗癌聯盟]報告)

 

早期篩檢及治療

 

「第二期國家癌症防治計畫—— 癌症篩檢(二○一○至二○一三年)」全面推動四癌篩檢:乳癌、子宮頸癌、口腔癌、大腸癌,民眾應定期做篩檢。賴易成也解釋,雖然現在已進入第三期防治計畫,原四癌檢測仍適用,且醫院仍持續推廣中。

 

賴易成也鼓勵罹癌病友,要用求生的正向方式來面對病情。遇到想自我放棄的病患,賴易成認為,癌症已不再是「絕症」,唯有用正面態度面對病情、健康生活原則,才可能經歷雨後的晴天。

 

 

(本文摘自《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商業周刊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洪雪珍/50歲之後,勇敢做3個斷捨離,人生才會更美好

撰文 :洪雪珍 日期:2019年05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中年,是人生的中點,也是轉折點,會不斷出現一些Sign,看似危機,其實是轉機。這時,請停下來傾聽,相信直覺,就會明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都自有道理,目的是在幫我們整理、改變,並轉化提升,走向美好豐富的未來。

這世界上,最需要聆聽的,是自己內在的聲音。

 

它們通常微弱到聽不清,讓人以為聽錯了,也就輕忽了,繼續執著地走在既有的軌道上。

 

可是生命比我們堅定,最後都會以一個劇烈無比的方式,逼得我們面對, 可惜一般人只看到挫折的一面,卻不去警覺這其實是人生的轉折,而錯過更高層的可能性、更美好的自己。

 

一場車禍,把她撞成碎片

 

她既聰明又努力,注定是人生勝利組,考上台大歷史系,再以第一位文學院畢業生進入政大企管研究所,一路認真打拼,位居花旗銀行台灣區人力資源部最高主管,和一群優秀的菁英組成夢幻團隊,胼手胝足,充滿熱血,全速奔向理想。

 

公司回報她的是領高薪、坐高位、享有配車與司機,整個人開心而滿足,她以為這一生就是在事業這條路上毫不回頭地走到底。

 

直至四十二歲到美國出差,發生嚴重車禍,撞到全身骨頭無一處沒有裂傷,連呼吸都痛,在家足足休養四年,平生第一次感受到灰暗無光的滋味。

 

從外人來看,是從高峰跌到谷底,摔得這麼慘,要怎麼安慰她呢?結果,竟然有人跟她說: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乍聽好像是句風涼話,而說話的不是別人,是十八年後的她自己,人稱Nancy老師。

 

模範生,最難離開這條軌道

 

當年,花旗銀行正值璀璨的高峰時期,Nancy Wang做得轟轟烈烈,可說是台灣人資界一姊,創下諸多耳目一新的做法,比如推出MA(儲備幹部)培訓計畫等。

 

企業界多有仿效,她也受到如潮的讚美,還榮獲勞委會與中華人力資源管理協會所頒發的卓越人力資源主管「伯樂獎」。頂著令人目眩的光環,我第一個想問的便是:「怎麼捨得離開?」

 

無庸置疑的,Nancy當時的工作成就感很高,卻忙到沒有自己,每天都在加班, 只有星期日屬於家庭,幾乎快被榨乾,出現了中年危機,心底深處渴求引進一股活水源頭,因此上了「光的課程」,開始靈性的啟蒙。

 

不過Nancy一直是學校的模範生、社會的乖乖牌,走在舊有軌道上讓她感到習慣、安適,而且優越,完全沒有意識到內心的渴望是一個Sign,要她轉彎,去完成另一個使命。

 

「我太固執在工作上了,生命要把我從沉睡中打醒。」

 

於是發生可怕的車禍,從身體到心靈全部裂成碎片,必須重新建構自己,因此折出一個九十度的轉彎,也改變人生下半場。

 

離開職場,開始問「我是誰」

 

在過去的職場生涯,花旗銀行金字招牌超越了Nancy本人,大家認識的是花旗Nancy;離開花旗之後,拿掉職銜,拿掉身分,全然的裸退,Nancy第一次問自己: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這一生是來做什麼的?」

 

她把自我探尋當成一個工作認真去做之後,積極學習各種追求真理的教導,使命越來越清晰,內在聲音引領她在五十歲時完全離開商場,轉而從事身心靈志業,教授「光的課程」及「擴大療癒法」。

 

再回頭看中年危機,Nancy認為,這是一個整理過去、面對挑戰的關鍵時刻,不要去抗拒,而是要當作一個恩典、一份禮物、一次重新省思生命的機會,啟動一個更高層次的可能性,讓未來的人生更有意義。

 

Sign不斷出現,也不斷被忽略

 

中年危機是人生的轉折點, 看似危機重重, 其實是轉機現身, 期間會不斷出現一些Sign,可惜這些內在的聲音經常被忽略,一般人還是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四十五歲前後走到死胡同,撞牆了,才真正感到進退無據而慌張失措,自此進入瓶頸期。

 

Sig n是一些隱隱的不安與不滿足,比如對前途感到焦慮,對成就感到不足,對犧牲家庭感到愧疚,對人生方向感到懷疑,對未能去從事有興趣的工作而自我厭惡⋯⋯即使如此,一般人的心理反應是迴避,並不放心上。

 

逼到最後,生命便以一個劇變,逼得你正視不安,這時候事情都變得很大條,難以收拾。

 

「太太要跟我離婚,我不懂她怎麼了,最苦的日子都過了,為什麼在漸入佳境時,兩個人卻走不下去?」

 

「我是男性,一直有固定運動習慣,卻得了乳癌,雖然是零期,我仍然無法理解,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

 

「孩子被退學,離家出走,不知哪裡去了,我不知道他有哪些好朋友,像我這樣高成就的人怎麼會有低成就的孩子?」

 

「我這麼認真努力,績效表現也很好,公司為什麼要裁掉我的部門資遣我?」

 

在不斷的問「為什麼」之後,有些人會停下腳步,聆聽內在聲音,著手整理過去與現在,以及規畫未來,所以中年的意義在於「整理」,踏入斷捨離的時期。

 

中年最重要的事,斷捨離

 

剛離開校園時,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會,一心一意想要不斷累積,累積技能、累積經驗、累積人脈、累積財富、累積成就等。

 

等到中年撞牆了,有智慧的人是靜下心,整理長年累積的「雜物」,放下執著,讓塞得滿滿的心可以空出來,自然就明白下一步要往哪裡去。

 

不必慌亂,不必抱怨,請安靜下來,整理自己,勇敢做出改變,不要辜負這個轉折點。未來還有一半人生,值得慎重做決定,請記得三個原則:

 

1為自己的後半生負責,而不是為別人的人生。

 

2追求的是生命的意義,而不是社會的功名。

 

3工作以外的部分也很重要,而不是只為工作做規畫。

 

站在轉折點上,俯瞰人生,就會明白中年危機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自有道理,目的在於整理改變,並轉化提升,引領我們走向美好豐富的未來。

 

所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人生的意義自己定義,走出自己的英雄之旅》,有方文化出版,洪雪珍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包包也要斷捨離!謹記「2要3不要」可減少憂鬱症狀

撰文 :黃惠如 日期:2019年04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所謂控制環境保青春,不只是居家,還包括你背在身上的包包。我們習慣把公事和家務都扛在肩上。翻開每天背的包包,裡面有手機、筆記型電腦、錢包、悠遊卡、筆記本、摺傘、化妝包、喉糖、發票、行動電源、代繳的帳單、環保筷、環保袋、小外套、要修的眼鏡、小孩忘了帶的聯絡簿……而且大包裡還有小包,錢包裡除了現金外,還有集點卡、折價券、各家信用卡等。

日本職涯諮商師橫田真由子諮商十二年、輔導過兩千多名職業婦女後發現,努力過頭的女生,包包通常很大。

 

科學也證實她的感受。香港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聯合發表研究發現,和拿小包包的人相比,總是背大包包或拿大購物袋的人,心理壓力較大、焦慮程度較高,交談的話題也比較沉重。

 

焦慮、憂鬱的時間愈久,被稱為「細胞的生命時鐘」的端粒就愈短,也就是容易變老。

 

沉重的包包讓我們付出肩頸酸痛代價

 

例如單側背大包,因為沉重,會不自覺聳肩,久而久之就容易肩頸疲勞酸痛,甚至往上導致頭痛。手挽包包看似優雅,若包包過重,也容易使提間胛肌或二頭肌拉傷。

 

上班族常手提上班包,如果包包過重,也容易發生網球肘等問題。「小包包代表有限的人生,裡面只裝得下有限的東西,」橫田真由子在所著的《小包包教我真正重要的事》上說。

 

紐約脊骨神經醫師艾瑞克森(Karen Erickon)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提到,他們發現女性平均背的包包重達一‧ 四公斤至二‧ 三公斤,但也有人的包包重達五公斤。

 

美國脊骨神經醫學會建議,後背包最好在體重的一○%以內,側肩包則建議低於體重的五%。

 

若要限制重量,不能像現在這樣無所限制地把東西塞入大包包,一定要斷捨離

 

橫田說,我們不可能帶著所有想帶的物品出門,因此更需要謹慎確認應該把什麼裝進去。帶小包包出門,就必須重新檢視隨身攜帶的物品,如此一來,也不得不思考一整天該做的事情。

 

而這也相當於重新審視,自己想在人生有限的時間裡做什麼。決定優先順序、選擇物品放進包包的有限空間中,在這樣的過程中,也能夠確立自己的價值觀。

 

不過,一旦決定要背小包包,馬上焦慮症上身,要怎麼做到?

 

《CanCan 雜誌》建議兩個必要、三個不要:

 

✓必要一:每天一定要帶的東西。

 

✓必要二:最低限制必用的東西。

 

X不要一:有兩個以上的東西。

 

X不要二:為了萬一所準備的東西。

 

X不要三:已經用舊了的東西。

 

就算是一定要帶的東西依舊要盡量減量,例如錢包裡除了現金、一張常用的信用卡之外,只需要一張使用頻率高的集點卡,不須把錢包當收納包,其他的集點卡收到辦公室的抽屜裡,需要時再拿出。

 

化妝包也該想想補妝時哪些是必要的,口紅需要那麼多不同顏色嗎?嚴選最低限度所需的補妝化妝品。

 

斷捨離》作者山下英子還有一招。她建議準備一個籃子,每天晚上回家後,把包包裡的東西全部拿出來,放進籃子裡,對隨身的東西總檢查,手提包內的東西不會丟失,也能補充快用完的文具,更不會隨身帶著不需要的東西。

 

例如,她本來每天都帶著粉底,後來發現,自己根本不補妝,所以粉底就從包包裡斷捨離了。

 

只是透過背小包包,強化我們分辨重要事物的能力,選擇並找到需要並喜歡的事物。從拿小包包開始練習整理人生,過簡單卻又富足的生活。

 

慢老:改變對減肥、運動、睡眠的觀念,從日常養成保持活力不顯老的習慣。

 

(本文摘自《慢老:改變對減肥、運動、睡眠的觀念,從日常養成保持活力不顯老的習慣》,天下雜誌出版,黃惠如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之後,友情也要斷捨離,朋友越少越好!

撰文 :天下雜誌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的朋友很少。

文/心屋仁之助

 

以前總認為,「朋友愈多愈開心」,所以跟很多人交朋友

 

然而這些年,我的朋友人數大幅減少。

 

為什麼呢?原因也和如果人生想要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必須放棄自己討厭的事情有所關聯。

 

這樣的道理在朋友交誼上,也是一樣的。

 

在朋友當中,可以分為許多種,

 

「真正想交的朋友」、

 

「交交看也好的朋友」、

 

「不想交卻交了的朋友」。

 

以前,我連不那麼想在一起的人都當作朋友交往。

 

可是現在,我只邀請「真正想交的朋友」、「真的想在一起的人」。

 

如果感覺和這個人「頻率好像不太合」,下一次我就不邀他了,即使受邀我也婉拒。

 

我決定了大大方方這樣做。

 

朋友一多,難免在某些場合需要忍耐一些事情,陪著一起去自己不是那麼有興趣的活動,浪費自己有限的時間。

 

當然,如果你覺得這樣很開心,那也很好。有的人會覺得只要有酒喝,做什麼都好(笑)。

 

朋友一少,獨處的時間和與他人度過的時間可以找到平衡,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以食物為例就很好理解,例如,我的眼前端出了全套套餐。

 

我好想吃主菜的肉類料理。

 

可是,在主菜之前有前菜、沙拉、湯、麵包,如果全部吃掉,在主菜上桌時肚子已經半飽,再也沒有辦法好好品嚐主菜,打從心裡覺得好吃了。

 

更糟的情況是,你可能已經飽到吃不下主菜了。

 

我自己偏好在其他的菜色之前先吃主菜。

 

發自內心大快朵頤主菜的美味,飽嚐吃的幸福感。

 

前菜、沙拉、湯,不吃也無所謂。

 

肚子還有空間再吃就可以。

 

人與人之間的交誼也是同樣的道理。

 

想想看,這個人是你真正想見的人,還是「見見看也可以的人」?

 

你想和包含「見見看也可以的人」在內的朋友一起,還是希望只和你真正想在一起的朋友共度時光?

 

我只和「想見面的人」見面,盡量避免把時間花在「見見看也可以」的泛泛之交身上。

 

如此一來,和「想見的人」共度的時光純度就會提升,真的是非常令人開心的事情。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翻轉第二人生:做你喜歡、讓你幸福的事》,天下雜誌出版,心屋仁之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何那麼多人在斷捨離?臺灣人發現:簡單生活,幸福反而加倍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 日期:2017年04月06日
  • A
  • A
  • A

從美國、日本社會興起的「斷捨離」風氣,並沒有隨時間過去而消失,越來越多臺灣人發現,所謂的幸福,不在於自己要擁有特別多東西,「簡單生活」,反而較容易感受到幸福。

心理學有個專有名詞稱作「習得性失助」,當一個人處於可以自我改善的狀況,也有改善的能力,卻因為自己「無法或捨不得丟」而經歷無數失敗,最後就會放棄改變。

只要清楚知道自己丟不下手的真正原因,就能學會丟東西。各位要理解的是,能否丟東西並非取決於個性。這個世界上不存在丟不掉或捨不得的個性,你只是不熟悉「丟棄的技術」罷了。你並非沒養成「丟棄的習慣」,而是養成了「不丟的習慣」。


丟棄是一項「技術」

人不可能不經過學習,就突然會說法文;同樣的,你也不可能今天早上一醒來,突然變成斷捨離的高手。一路走來,我丟過無數東西,從我開始丟東西到現在已經五年多。各位無須擔心,丟東西的時間是可以縮短的。

丟東西其實一點也不花時間。第一天先丟垃圾;第二天賣掉書與CD;第三天賣掉家電;第四天回收大型家具。無論家中物品有多少,只要像這樣按部就班地處理,一星期就能丟完所有多餘雜物。我們之所以花那麼多時間丟東西,並非花在在丟東西這件事上,而是下定決心丟東西。就像我們學外文,愈說就會愈流利,只要我們持續丟、每天丟,便愈來愈懂得如何丟東西。養成習慣,就能縮短丟東西的時間,一輩子都受用的公式。正確來說,丟棄是一項「技術」。


丟棄不是「失去」而是「收穫」

一提到丟棄,大家都會有一種失去的感覺,內心湧現負面情緒。各位一定要拋開這樣的想法,事實上,丟東西可以讓我們獲得更多。我們將擁有超乎想像的時間、空間、自由、便利性和重生的能量。關於這些收穫,我將在第四章進一步說明,我要再次強調,放手能讓我們擁有更多。

不要只想著因丟掉而失去的物品,而是要專注於丟棄後帶給我們的收穫。我們要丟的東西具體可見,所以讓我們猶豫不決,丟棄後的收穫看不見,所以很難察覺。不過,看不見的收穫,比我們丟掉的東西更有價值。丟棄時不要感傷自己「失去」的物品,應該專注在「收穫」上。

哲學家史賓諾沙曾經這麼說:「當人說不可能時,代表他已經決定不做了。」人雖然會希望減少身邊的物品,但內心還是覺得自己丟不下手。認真找出原因真的很重要。唯一要注意的是,絕對不能因為是自己的感覺,便不加思索地接受這個原因。因為這個原因很可能經過美化,例如充滿美好的回憶、重要的人送的禮物等等,在美化過的原因背後,通常都存在著真正的理由,像是丟掉這項東西很麻煩。

人通常喜歡維持現狀,享受安逸。丟東西是一種行動,讓東西「原封不動」不是行動,而是維持現狀,這樣確實比較輕鬆。當一個人一味追求眼前的安逸,維持「原封不動」的現狀,有一天就會被大量雜物圍繞。

同樣的東西超過兩個以上也要丟掉

若同樣東西超過兩個以上,你也可以丟掉了。你家裡是否有兩、三把剪刀?沒用到的原子筆有五、六支?極少使用的毛筆也有兩支?人之所以不知道東西放在哪裡,通常都是因為同樣東西超過兩個,而且都沒有固定位置。在這樣的狀況下,同樣物品會散落在家中各個角落。一旦同樣東西超過兩個以上,便很難掌握庫存量。

如果你家裡有三把剪刀,無須一下子丟掉兩把,可以只丟一把。選擇標準相當簡單,凡是自己不喜歡的、沒在用的、功能性較差的物品,請全部丟掉。減少剪刀數量,並不會妨礙你剪東西;減少原子筆數量,也不會讓你無法寫字。

超過兩個以上的東西請減量,以留下一個為最終目標。

日本知名極簡主義者佐佐木典士在《我決定簡單的生活》中提倡:「人的喜悅程度不會跟著商品價格放大」,假設我們收到一個五萬元的戒指,展現出來的笑容絕對不會比擁有一萬圓戒指燦爛五倍。

這波探討簡單生活的風氣,也延燒到PTT省錢版、穿搭部落客、家事管理者們的生活中。Facecook上也有以《我決定簡單的生活》命名的社團,裡頭許多人都是因為看了這本書,下定決心整理自己的生活。也許經濟不景氣,簡單生活不僅可以省錢,更可以讓人發現幸福的真正形式。

 

部份文字摘自《我決定簡單的生活》/佐佐木典士。三采文化出版。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