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父母相伴的最後時光,我選擇放下:向過去說再見,美好關係就能從頭再來

撰文 :岸見一郎 日期:2019年05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親子之間的關係如果一直很好,子女必須照護父母時會比較順利。然而,能常保親子關係良好的人並不多,與父母累積了許多不愉快的子女,對雙親的感情往往十分複雜,當父母需要照護時,子女是被迫重新面對雙親的。

更糟的是,父母可能已忘了過往的一切,但這並不代表恩怨都煙消雲散了。糾結往事的子女,面對忘了一切的父母,恐怕更多的是絕望的感覺。

 

前面曾提到,有一次父親突然說出「忘了也沒辦法」這句話,他在說出「就把過去的一切全部忘掉,從頭再來就好」的當下,好像恢復到我童年時代認識的父親了。

 

平時父親彷彿總是處於五里霧中,幸而大霧有時也會散去,讓他短暫回到生病之前的清明。然而,我卻無法判斷,這對父親究竟是幸還是不幸。

 

因為身在大霧中的父親,連自己忘了什麼都不知道;大霧散去時的父親,雖然想不起往事,但是知道自己忘了過去。父親以前經常說連忘了都不知道很可怕,神思短暫清明的父親,似乎回到了說這句話時恐懼遺忘的心情

 

我明明擁有各式各樣與父親相關的記憶,但是當我們的關係惡化之後,我想起的都是足以證明我們感情不好的往事,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小學時挨父親揍。

 

然而現在,我已經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真的了,因為當時現場沒有目擊證人,父親又忘了過去,所以知道這件事的,只剩下我而已了。

 

就算不是像挨揍這樣嚴重的事件,和父母共同經歷的事情是真是假、如何證明,也是個微妙的問題。如果有很多證人,也許可以篤定的說事情就是如此;但如果只有兩個人知道,而其中一人又說沒有這回事,那可就無法證明事情真的發生過了。

 

說不定我根本不曾挨過父親揍,然而我會時不時想起那件事情,代表我潛意識中決定不要和父親和好。其實此刻當下和過去並無關連,我可以從現在開始與父親建立良好關係。這樣一來,我就不需要想起不愉快的往事了。

 

我直到父親宣布「就把過去的一切全部忘掉,從頭再來就好」,才不得不承認和父親的過去已經完全消失,只能重新出發。從那一刻起,回想過去,對我來說已經沒意義,儘管過去和父親關係惡劣,但父親的宣言,促使我下定決心,不再糾結於過去。

 

雖然我說要「建立良好關係」,但剛開始照護父母時,不需要設定這麼高的目標,不妨先從「平穩過日子,不要發生大問題就好」開始。

 

如果一向疏於與父母溝通,一開口便會大吵,此時才想和雙親建立良好關係,當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也絕非不可能。

 

先從做得到的事情,一點一滴著手,慢慢改善關係即可,例如先以「至少可以心平氣和的在同一空間共處」為目標。

 

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

 

(本文摘自《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天下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教我的事:與父母和好,彼此舒服就是最好的孝順

撰文 :丁菱娟 日期:2019年05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每個人一生的信念、價值觀、行為模式及個性命運都跟原生家庭連結在一起,尤其父母對我們的影響長久又深遠,我們心裡對父母有很多複雜情結,不管是依賴的、感激的、憤怒的、不滿的、愧疚的。

到了中年,我們應該找個時間跟父母和解,尤其趁他們還健在的時候。

 

我年輕的時候很叛逆,跟母親的關係時常對立,她要我往東,我絕對往西。

 

一直到自己創了業,母親二話不說幫我帶小孩,扛起我該負的責任,讓我專心的衝刺事業。我在她對孫子的呵護中,感受到她對我滿滿的愛。她一直替我照顧孩子直到她中風為止。

 

母親中風以後,不想見人也不想出門,我不知可以為她做什麼,有一回看她腳趾甲很長,便拿起水桶盛了熱水,拿起指甲剪為她修剪。

 

那一次我們都變溫柔了,聊到忘卻了時間,於是每星期回家幫她洗腳趾,修剪趾甲變成我們母女之間的對話與和解

 

我看著母親一雙歷經辛苦的腳掌,撫摸著她的腳趾、小心翼翼的幫她修剪,她享受著我的服務,我也非常高興能夠有機會表達我的愛。

 

後來到她過世前兩年,她的腳趾絕不讓任何人修剪,只等我回去為她服務。我謝謝母親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可以重新認識她,撫平母女關係,這對我往後的心態有很大的幫助。

 

享受吧!50後的第三人生。

 

(本文摘自《享受吧!50後的第三人生》,天下文化出版,丁菱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再被家人「情緒勒索」!讓自己價值感提升,彼此都舒服就是孝順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4月2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要聽話,不要忤逆師長。」
「你為什麼就是要跟爸媽作對。真的是很不孝。」
「你要孝順,要尊師重道……」
這些話,對於你、我而言,是否耳熟能詳?

台灣社會,由於深受儒家文化影響,很在乎「孝順」。「孝順」這兩個字,相信每個人都琅琅上口,但是「孝順」是什麼?那就見仁見智了。

 

雖然「孝順」似乎難以定義,但是「孝順」在台灣文化中,毫無疑問被認為是「美德」的一種,甚至社會還會選出「孝悌楷模」來加以嘉獎。

 

但既然「孝順」是如此難以定義。那麼,父母心中的孝順是什麼呢?在台灣許多五、六十歲以上的父母眼中,「孝」就是「順」,好像有「順」才有「孝」。

 

所謂的「順」,最簡單的定義,就是「順從爸媽的想法與意見」,就是「聽話貼心」,也就是說,「孝順」的標準與定義,是由父母決定的。

 

在這個文化架構下,對於某些父母而言,孩子「夠不夠聽自己的話」,就決定了孩子是否「有美德」,是否「孝順」。

 

對這些父母而言,或許,自己的爸媽以前也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因此,期待孩子「順」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尤其從小到大,長期跟孩子的互動,都是比較權威式的「上對下」的要求與命令:「我說的、做的都是對的,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做。」

 

只是,隨著孩子長大,有自己的想法、事業與專業知識。這樣的父母,其實缺乏跟長大的孩子互動的方法知識,於是,還是用過去與孩子互動的習慣方式:害怕孩子受傷,希望孩子照著自己希望的路或方法做。這樣,父母才會覺得安心,覺得有安全感,覺得「這樣比較好」。

 

但是,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樣子。當父母無法習慣,也無法接受時,「我養你這麼大,你居然這樣回報我」的這類情緒勒索的話就容易出現,而孩子也會礙於因為該「孝順」的罪惡感,使得自己與父母陷入情緒勒索的循環中。

 

有時候,這種社會對「孝順」的推崇,不只綁架了孩子的自主性,卻也扼殺了父母了解孩子的機會。

 

因為「孝順文化」,有些父母對於孩子應該如何順從,有太多「應該」的想像,使得父母有時無法拋下自己身為父母的權威、尊嚴與面子,認為「我是父母,我為你好,所以你聽我的是應該的」,卻忽略了孩子也是一個「人」。

 

身為人,他當然有獨立的思考、獨立的想法,可以有需求、有感受,這些都是應該被尊重且在乎的。

 

這樣的互動,其實有時也可以在師生關係中觀察得到。與「孝順」文化類似的,包含「尊師重道」等文化思想影響。台灣的文化中,普遍對於「權威」是尊敬且信任的。

 

所謂的「權威」,不論是父母、老師、長官、上司……有時候,我們社會似乎默許權威、上位者,能夠對下位者(子女、學生、下屬……)有一些嚴厲的詞語或要求,甚至是威脅、是勾起你的罪惡感、是福利的剝奪。

 

有時我們甚至認為,權威者對於非權威者的要求或言語責備,就算過分,也是訓練,也是「有意義的」。

 

所以我們都時常聽到「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愛之深,責之切」……

 

即使,這些要求或話語,可能損及一個人的尊嚴、自信,甚至剝奪其快樂與活下去的力量。

 

要怪罪這些權威者嗎?那倒不是,而是需要去理解、去檢視。了解在過去與現今的教育中,我們如何對於權威的推崇與過度信任、對於孝道文化的過於認同,甚至「淪為表面」的狀況。

 

我並非要全盤否定「孝道文化」、「尊師重道」等傳統文化概念;只是,需要去深究的是:這些文化概念所代表、傳達的意義,並非表面上的「老師說的話都要聽」、「爸媽都是為我好」、「要聽話才是好孩子」而已,它所代表的,是不忘本、是感恩、是追本溯源的核心概念。

 

更重要的是,即使在這些文化架構下,有一個「關於人與人相處」的重要概念,是不能被忘記的,那就是:

 

彼此身為一個人,有需求,也有感受,應該要被尊重、被理解,而不是被用「你應該」或教條壓抑,使得兩人互動,總只有一個人的聲音。

 

對於權威者與非權威者而言,兩者其實都算是這種「表面儒家文化」的受害者:非權威者被壓抑、被忽略、無法被尊重,甚至被勒索。

 

而許多權威者,也只學會用這樣的方法,去得到想滿足的需求,卻沒有好好學過另一種溝通的方法:理解對方,並且將自己的需求傳達,而後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協方式。

 

我認為這個文化背景,更是使得「情緒勒索」在台灣社會如此常見的原因。

 

或許,讀到這裡,對於情緒勒索的樣貌,你已經有了基本的了解。但是,我們要如何擺脫情緒勒索呢?我認為在討論「方法與技巧」之前,有一個更基本的部分,是我們深陷情緒勒索其中的人,都需要知道的重要概念,那就是:

 

唯有自我價值感提升,才是讓你能夠不再深陷「情緒勒索」的護身符。

 

怎麼說呢?讓我們再來回顧一下,關於情緒勒索「被勒索者」的特點,你會發現,不論是「想要當好人」、「習慣自我懷疑」、「過度在乎別人感受」、「希望獲得別人肯定」……擁有這些特質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也就是:他們多半是自我價值感低落的人。

 

如果你是這樣的人,你很難自我肯定,也很難確認自我的價值。

 

你對自己可能會很沒自信,因此就更容易被情緒勒索者的言語所惑,掉入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中。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寶瓶文化出版,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是家庭照顧中的「三明治族」嗎?照顧家庭間的孝順與關係平衡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4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試著拉好情感界線,不再只是告訴自己「沒辦法」和事必躬親,較能轉換僵化的依存關係,更能面對父/母的負面情緒或軟硬兼施的威逼。 不是逃避該盡的責任,也不是要棄父母於不顧,表達對父母的愛有很多方式,一旦迷失了自己,其他的關係也會受到傷害。

有句話說:「父母年紀愈大愈像小孩。」但對於許多親子之間依附關係較黏密的成年子女來說,卻可能百感交集。

 

華人家庭中的子女,在學習獨立的過程中,很容易受到「孝親思想」與「自主性」(個體化)的拉扯,和各種「毒性規條」羈絆,難以張伸羽翼自在地遨翔,到了父母年邁時更走不開。

 

當「孝順」變成綁架家庭關係的鎖鏈

 

當「孝順」變成綁架家庭關係的鎖鏈。

 

多子女因父母依賴心較重,不得不將父親或母親的需要,擺在個人需要之前;只要稍對自己好一點,或是違抗父母的指令或期待,便會受到罪惡感的猛烈襲擊。

 

為了避開自我責難的痛苦,有時甚至要付上失去工作和健康的代價,家人關係與婚姻生活也大受影響。

 

力妤(化名)是家中獨女,最近也遇到類似的困擾。

 

力妤的父親已不在,哥哥和弟弟又都在外縣市,行動有些不便的七十五歲母親,雖有外籍看護照顧自己,每天仍會打好幾通電話,給在家邊工作邊照顧孩子的力妤。

 

如果只是聊聊天還好,但有時是說想出去走走,希望女兒隨行;有時是感冒了或心情不好,希望女兒幫忙打電話跟當天原本約好的醫師重新預約。

 

還有一次,是媽媽為了拿壁櫃裡的物品突然跌倒,雖然看護叫了救護車,還是得放下手邊工作,馬上趕到醫院急診室瞭解情況(因為有些醫療說明詞彙,外籍看護聽不懂)。

 

也因為這些不時出現的突發狀況,週間晚上或假日的親子時間常被擠壓,雖然和先生都很喜歡小孩,很想有第二胎,但母親的倚賴和身體狀況不穩定,讓力妤一直不敢再生。

 

對於難以給予女兒,像其他媽媽給自己孩子一樣多的關注,力妤覺得很抱歉。這幾年能陪伴女兒的時間已經很少,擔心若再有二寶,恐怕更忙不過來。

 

三種關係備受影響:親子、配偶、手足

 

三種關係備受影響:親子、配偶、手足。

 

不少像前述案例(力妤)的「三明治媽媽」告訴我,即使家中的年長者並非完全獨居,或已經有了看護,在工作中或想好好陪伴小孩時,還是常接到家中長輩或看護的電話,而必須緊急處理。

 

即使不是全職的照護家屬,如果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或離父母住處較近,又是家中年長者的情感重心,其工作、經濟,個人核心家庭的相處時間,都會飽受衝擊。

 

除了難以專心照顧孩子,對夫妻關係的影響也很大。這些子女的配偶,對於他們的另一半「需要隨時待命」常難以調適,覺得自己被忽略、家庭生活被破壞。

 

當對方年邁又依賴的父母需要格外關注時,他們更加反彈,因為另一半可能總是犧牲夫妻時間或親子時光去滿足他們的需要,即使只是偶爾陪伴,也常因疲累、受氣而情緒不佳,壓力不小心便會轉嫁到配偶或孩子身上。

 

照護者的先生或妻子,對於在照護者家中較少分擔到照顧責任的手足,也會很不諒解。

 

些負面情緒或抱怨,對照護家屬而言,也是一股莫大的壓力。此外,全職或非全職照護家屬,也常要放棄交朋友的時間和渴望。

 

當有照顧責任在身,即使是與老朋友見面吃個飯,也會覺得是種負擔。除了個人時間有限,無形的壓力總如影隨行,因此許多照護家屬常選擇不再參與朋友聚會,友人們也可能因總是被拒絕,而不再邀約。

 

照顧者要盡孝道  自主與自私不能混為一談

 

照顧者要盡孝道  自主與自私不能混為一談。

 

照顧者因為善盡孝道,或親子關係過度黏結,常忘了生活曾經是有趣的,忘了自己除了兒女的角色之外,也可以有些自己的生活,或是將「自主」與「自私」混為一談。

 

總有個聲音告訴自己:「沒辦法,誰教他/她是我的爸/媽呢?」

 

甚至覺得沒有滿足父母的要求而去做自己的事,便是自私;而幾乎與年邁或生病的父母寸步不離,任其予取予求。

 

該如何平衡愛父母,同時也不忘自我疼惜?以下提出三點建議:

 

1. 檢視家庭規條,覺察內在恐懼

 

特別是即使父母並沒有太重大的疾病,許多子女(通常是家中最關心父母的孩子,或長子長女)在上班時間或正忙於自己的事,仍不敢不接或不回父母的電話。

 

有些是長期受到父或母的影響,對於孝親的責任有較高的要求,不知不覺將父母的需要擺在自己的需要前面;也可能是出於恐懼,受家庭系統中的明規條或隱規則困縛,不想因為疏於關照,而受到父母的怨罵或其他親友的議論。

 

這些子女的情緒,很容易隨著年邁父母的喜怒哀樂及其身體狀況而起伏,甚至影響到另一半或孩子。

 

若能更多去覺知這些可能自己也說不清楚的掙扎和拉扯,更有意識地去省察內心的恐懼,極有助於慢慢擺脫「害怕被說不孝」的恐懼而避免過度,造成個人身心及生活的失衡。

 

2. 站穩立場,設立界限

 

年邁的長輩,有時不自知自己在子女要求甚麼,即使不是身體不適,也可能因為看不到孩子或自己不再是孩子的重心,而亂發脾氣或冷嘲熱諷,甚至到處講孩子的不是,找人訴苦。

 

如果明知是不合理的要求仍一定要子女配合,或已需要請看護,仍堅持由子女照顧,這時子女就要堅定立場,最好就照顧家中長者事宜設立界限與原則(比如多久到父母家一次、什麼時間固定通電話等等)。

 

否則,不僅前述的幾種關係都會被破壞,照護者與被照護者之間的關係,也可能因為過度黏密而毀裂。

 

藉此機會再稍微說明家族治療大師Murray Bowen所提出的「自我分化」概念(也有學者稱之為「情感上的成熟度」)。

 

這樣的成熟度,指的是一個人在理智和情感的運作中取得平衡的程度,以及是否能在關係中兼顧「親密」和「自主」。   

 

自我分化程度高的人,其心智與情感比較獨立,較能抵抗長輩的過度要求,能夠適度地拿捏好界線;反之,分化程度較低的人則很難做自己,常會分不清人我界線,容易與他人的情緒混淆,較難拒絕長輩的過度要求。

 

試著拉好情感界線,不再只是告訴自己「沒辦法」和事必躬親,較能轉換僵化的依存關係,更能面對父/母的負面情緒或軟硬兼施的威逼。

 

不是逃避該盡的責任,也不是要棄父母於不顧,表達對父母的愛有很多方式,一旦迷失了自己,其他的關係也會受到傷害。

 

3. 克服心理障礙,練習放手與運用資源

 

有時絆住照護家屬的,不是金錢,也不是長者過度依賴,而是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心中常想著「慈烏有反哺之恩,羔羊有跪乳之義」,或是不放心而不敢找幫手。

 

別再一直擔心、捨不得父母,怕其他人不知如何照顧或照顧得不夠好;當「照顧」變成一段漫長而煎熬的路途時,若沒有足夠的奧援,照護家屬(子女)根本分身乏術,很容易忽略個人身心與其他關係的平衡。

 

即使是獨生子女,或是兄弟姊妹遠在異地較難輪替關照,最好還是充分運用各種照護服務及輔具的協助,尤其是臨時的人力支援。

 

除了陪伴和照顧,平時也要為長輩做些心理建設,讓年長者對專業照護者更有信心。否則,三明治世代很容易壓力指數破表。

 

願意試著做些調整了嗎?寫這篇文章,絕不是在說奉敬父母的那一套已不合時宜,而是在反哺、報答恩情之外,也別忘了疼惜自己。

 

我一直深信愛父母(照顧父母生活和情感需要)與保有一點個人生活、兼顧其他親密關係是可以找到平衡點的。

 

「別再把父母一直揹在自己身上」這件事情知易行難,需要時間,也需要勇氣和覺醒,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但如果不早一點開始轉變目前的依存模式,未來的適應將更加困難,不僅主要照護家屬的身心負荷可能愈來愈沈重,其他人際關係的損害也可能更劇烈。

 

縱然不易卸除、擺脫所有的包袱,至少,可以嘗試分擔責任的重量,才可能留出一點時間和耐性給孩子、配偶、友人或自己。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朋友各忙各的、夫妻話不投機?修補人際關係,中年才會越來越幸福!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幸福的人生在於良好的人際關係,但我們卻習慣繞遠路。

文/洪培芸

 

「老實說,婚姻也就這樣子了。她在臉書上面罵我,她跟親戚說的那些,我對她的不好,其實都是子虛烏有。」

 

辦公室裡早已作鳥獸散,年近五十的他,還不收拾公事包回家。聊起婚姻裡的苦水,原本佯裝灑脫的面容逐漸崩塌,接著男兒淚潸然落下,接著哽咽到無法自已。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們還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這樣的日子怎麼過得下去?不跟嫂子好好聊聊嗎?」我關心地問道。

 

「有用嗎?還是忙工作吧!至少每個月有錢拿回去,孩子她也顧得挺好的。晚一點,我跟老陳約好了居酒屋碰頭。要不要一起來?」他接著把話題帶開。大概覺得一個大男人再哭下去,實在是沒面子。

 

 

你最渴望什麼?你最關心什麼?什麼是你的人生目標?什麼是你的一生追求?每個人「當下」的答案都不相同。

 

對我來說,幸福一直是我渴望的擁有,關注的焦點,是我的研究熱情,更是我的一生追求。

 

但是幸福又是什麼呢?每個人當下想到的,可能是富有、名聲及成就,具體可見的就是存款、豪宅名車和事業,這些固然重要,因為我們都是平凡人,我們都食人間煙火。

 

然而這些,也沒這麼緊要。因為我們更該了解的是,堅信這些目標很重要的人,接下來的人生會是如何。因為我們更該了解,有些其實是退而求其次,轉移了目標。

 

哈佛「成人發展研究」第四代主持人喬治‧ 華倫特(George E. Vaillant)博士,同時也是精神科醫師、精神分析學者的他,揭示了幸福的祕密。

 

 

就是「良好的關係」(good relationship)。唯有良好的關係品質,才能讓你活得更加開心和健康,兩者兼具。

 

研究結果並不令人意外,但是研究過程令人震撼。不意外的是,人際關係會影響你的情緒及生活滿意度,這論點早就可想而知,不會石破天驚。

 

震撼的是,它花了七十五年的時間,追蹤大規模的樣本,呈現出人類完整的生命週期,並透過質性訪談的方式再次告訴你,幸福的人生從來沒有祕密,你現在追求的,沒有你想像中要緊。你最該關心的,就在你身邊而已。

 

也就是,所有人際關係的品質,對你而言,是最重要的。除此之外的追求(或者逃避),只代表了一件事,那就是現在的你,正在「繞遠路」而已。

 

 

所以很多人活了大半輩子,走過大半個世紀,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的人生有一個很深的缺憾,而且這份缺憾、這個空洞不是金錢、地位及成就能夠填滿。

 

幸福人生的鑰匙,曾經就在身邊,但是不知不覺把它毀壞;幸福人生的拼圖,曾有機會拼貼及修補,但已錯過最好的時機,剩下的只有無限的唏噓。

 

所以,結束一天的辛苦工作,窗外華燈初上,路上車水馬龍。回家以後的空虛寂寥,無法明說的孤單低潮,只有冰箱裡的啤酒、追不完的美劇,還有線上遊戲,常相左右。還好這些能讓時間變快,還好仍有地方能讓自己遁逃。

 

人際關係在中年時期的常見樣貌。不想繞遠路,請即時調整跑道。

 

 

朋友:

 

各忙各的,漸行漸遠。男人之間總有競爭關係,說出心事就像是矮人一截,這困住了多少男人。這是華人社會文化的陋習,更是長年迷思。

 

女人大致區分成了媽媽及單身兩大族群。媽媽非常偉大,從此心思都圍繞著孩子打轉。

 

單身族群討論的,都是哪個男人不上心,三十歲以後的戀愛總是讓人失望又傷心。所以多年好友之間,逐漸陌生,甚至產生誤會和嫌隙。

 

伴侶:

 

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的一生,這是童話故事的劇情,許多人婚後才開始如夢初醒。

 

白雪公主變成管東管西的虎姑婆,白馬王子成了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公子哥,成天只會挑剔、鬼吼。有心事,不太明說;有誤會,總讓人猜測。

 

柴米油鹽的乏味、日積月累的摩擦,加上各自增生的誤解,就讓曾經最為契合的兩個人開始同床異夢,漸行漸遠。

 

親子:

 

他們曾是愛情的結晶,如今只是維繫婚姻的唯一。

 

 

世界上有沒有好的親子關係?有,但是為數不多,因為好的親子關係,源自於父母本身的成熟與覺醒。但是成熟的父母多嗎?其實也不多,因為每個父母都曾經是受傷的孩子,甚至「仍舊」是受傷的孩子。

 

成為父母本身就是一條漫長的學習之路。所以有些父母對著孩子發莫名的脾氣,把自己尚未解決的困難,帶到孩子的生命裡。

 

因為不懂得跟孩子相處,所以用3C餵養孩子的好奇,讓自己能夠休息,然而在此同時,自己也是滑手機,從來沒有停。

 

原生家庭:

 

回家是一條最難走,但也是邁向成熟的必經之路。與父母的關係是一切的起點。曾經受傷的孩子,就是如今軀體形貌長大的我們。

 

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在盼望著父母的一句對不起,有些人持續跟著父母負氣,錯綜複雜的過去、盤根錯節的故事難以釐清,當然還有手足之間的關係,這一切都來自於原生家庭。

 

你說,總有一天會處理;結果,往往都是「來不及」。《哈佛教你幸福一輩子》一書揭示了想要「老得好」,就是要原諒、感恩與喜悅。那麼,我們可不可以從「現在」就開始?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天天煮飯、照顧家庭才是好媽媽?每個母親都要懂得「斷捨離」

撰文 :台灣廣廈 日期:2019年01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媒體上常常會出現那種能夠完美駕馭家事跟育兒的超級女強人。

從「盡善盡美」中獲得解放

 

舉凡煮飯、打掃、養育子女等等,必須仔細並徹底做好這些家事才是正確的,因為付出勞力才能如何如何……。社會上到處都在宣揚這樣的訊息。

 

這是否讓你產生「反觀自我卻⋯⋯」這樣的內疚感呢?

 

「該費工夫的地方卻偷懶」、「沒有時間用心去做」等,出乎意料地,有不少人對「家事無法如自己所想」而感到內疚、罪惡。

 

我想先告訴大家:「再多偷懶一點吧!」

 

如果對「偷懶」這個詞感到抗拒,也能將它美化成「不費時不費工」的意思。人如果都沒有時間了,哪還能用心做事呢?

 

本書的核心主題是:「不費時耗工、簡單完成,讓人既愉快又有趣地做家事。」

 

 

我想告訴那些感到內疚的人,如今已經不再是需要耗時耗力的時代了。

 

過去的媽媽們,由於許多事情沒有機械自動化,不得不靠勞力來填補,因此都生活在需要勞心費神的文化下。不過,現在的社會科技進步,不必費力就能輕鬆完成的家事已經逐漸增加了。

 

即使如此,你還是會覺得:「身為主婦、身為母親,應該多花點心思才對吧!」這種感覺仍舊莫名地縈繞在大家心頭。

 

你在意的是什麼呢?他人的眼光?還是家人的眼光?

 

到頭來,家事已在無意間變成「他人主導」。

 

那些精緻的「造型便當」也是如此,最初只是單純為了孩子所做,後來目的卻慢慢變質,甚至與其他媽媽間形成競爭。跟聖誕節的燈飾一樣,燈光效果不斷升級,最終反倒搞不清楚是為了什麼目的。

 

而另一方面,「完美做好家事的人」也會有不安全感。原因是什麼呢?

 

因為即使他們家事做得盡善盡美,也沒有人稱讚他們,這反倒成為一種壓力,產生了「我明明這麼拼命,為什麼大家都不稱讚我?是不是我做得還不夠好?……」的「被害者心態」。

 

 

別為了「美味三餐」過度努力

 

「不會做年菜,感覺是一種罪過。」工作勤快的母親曾這麼說過。

 

雖然現代女性也多在外工作,但在家事上相對保守的「常態」卻持續蔓延。對於自己主動說出「是一種罪過」的女性,究竟是對什麼產生了內疚感呢?

 

社會上出現「飲食教育(食育)」這個詞的時候,我覺得做母親的人負擔又變得更加沉重了。光是「親自下廚」加上「家庭和樂」,這已經造成驚人的壓力,根本不可能有那樣的閒暇時間。

 

女性不論何時都會被要求身兼父職與母職,不僅在外要工作,回家也要工作。她們正是對這種社會壓力感到自責。令人感慨的是,時代正急遽變化,但社會的舊觀念仍然停滯不前。

 

 

當我旅遊亞洲各國時,總是對各地豐富的「飲食」感到興奮。尤其是對像泰國等仍有皇室的國家深有所感,雖然他們有皇室等級的料理,但是在飲食方面的束縛卻很少。

 

直到現在,在日本只要提到早餐,大家仍有「媽媽要做好」的想法。可是,在泰國反而是「走,我們一起去路邊攤吃早餐吧!」他們的自由自在真是令人羨慕。

 

關於「每天早晚女性都要親自在家下廚」這件事,不用說歐美文化了,這種想法在亞洲國家也不常見。

 

我希望透過這本書,可以將這種固有舊觀念「斷捨離」。

 

許多人都是「為了孩子」、「為了家人」而煮飯吧! 不過沒心情下廚的日子,還是可以到外面用餐。

 

旅館準備的早餐都十分美味,不過一般人不太可能頻繁地去旅行,因此我認為生活周邊應該要出現更多提供「美味早餐」的商家才對。

 

 

日本女性(男性)都很認真生活。和食確實也是很棒的文化,可是過於追求「至善」、過多的要求,都會讓供應方疲於應對。各種飲食器具的形狀、用途皆不相同,光是收拾就是一件辛苦的差事。

 

相較之下,在世界其他各國「不需要做到這種地步」的想法反而占大多數。我希望讀者能夠將這點謹記在心。

 

需要斷捨離的東西

 

 他人眼中的「好媽媽」、「好主婦」形象。

 「努力付出=很偉大」的心態。

 「手作至上」的信條。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家事斷捨離》,台灣廣廈 出版,山下英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