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教我的事:與父母和好,彼此舒服就是最好的孝順

撰文 :丁菱娟 日期:2019年05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每個人一生的信念、價值觀、行為模式及個性命運都跟原生家庭連結在一起,尤其父母對我們的影響長久又深遠,我們心裡對父母有很多複雜情結,不管是依賴的、感激的、憤怒的、不滿的、愧疚的。

到了中年,我們應該找個時間跟父母和解,尤其趁他們還健在的時候。

 

我年輕的時候很叛逆,跟母親的關係時常對立,她要我往東,我絕對往西。

 

一直到自己創了業,母親二話不說幫我帶小孩,扛起我該負的責任,讓我專心的衝刺事業。我在她對孫子的呵護中,感受到她對我滿滿的愛。她一直替我照顧孩子直到她中風為止。

 

母親中風以後,不想見人也不想出門,我不知可以為她做什麼,有一回看她腳趾甲很長,便拿起水桶盛了熱水,拿起指甲剪為她修剪。

 

那一次我們都變溫柔了,聊到忘卻了時間,於是每星期回家幫她洗腳趾,修剪趾甲變成我們母女之間的對話與和解

 

我看著母親一雙歷經辛苦的腳掌,撫摸著她的腳趾、小心翼翼的幫她修剪,她享受著我的服務,我也非常高興能夠有機會表達我的愛。

 

後來到她過世前兩年,她的腳趾絕不讓任何人修剪,只等我回去為她服務。我謝謝母親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可以重新認識她,撫平母女關係,這對我往後的心態有很大的幫助。

 

享受吧!50後的第三人生。

 

(本文摘自《享受吧!50後的第三人生》,天下文化出版,丁菱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黃嘉千:學會和父母和好,彼此都舒服就是孝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3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林衍億、威視電影提供
  • A
  • A
  • A

初春上映的感人電影《老大人》描述年逾八十的獨居老人金茂(小戽斗飾),因胃痛住進醫院,女兒玉珍(黃嘉千飾)和兒子益正(喜翔飾)為了安養院話題吵架,玉珍決定自己照顧父親,但金茂一口回絕移居台北的提議,她只好搬回平溪老家,但周旋在家庭、工作、照護之間使她筋疲力竭。最後,一場意外還是將金茂送進了安養院,老父親的心酸、兒女的不捨與無奈,糾結成一個又一個在台灣社會真實上演的長照故事……

▲《老大人》劇照,女兒玉珍替父親整理儀容。

 

《老大人》預告片播出後獲得熱烈迴響,立刻被網友封為催淚電影,黃嘉千也擺脫過去個性外放、操著台灣國語的媽媽形象,首度挑戰高齡社會中情緒壓抑的女兒角色,以精湛演技榮獲第55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提名。與其說《老大人》賺人熱淚,不如說它真實觸碰了每個人心中最軟的那一塊。

 

一句真心問候,勝過千言萬語

 

「阿爸,你好嗎?」預告片中一句輕輕的問候,就帶出深深的關愛與思念,是整部電影的精髓所在,也是黃嘉千最有感觸的一句話。

 

現代人生活繁忙,人際的淡漠將彼此的心推得越來越遠,即便與家人同住,屋簷下相聚的是疏離的心;久久見面一次的,也早已習慣把「最近怎麼樣?」當作固定台詞,輕易從嘴角溜出,完成了問候的義務,卻非發自內心的念想。

 

黃嘉千接受專訪時,特別強調真心問候的重要。「你有沒有跟你的家人好好說話?很多人都沒有真心的問過『你好不好?』,那是一種談心,是問你的『心』好不好。」日復一日的茶米油鹽、上班下班,親情成了生命中的理所當然,直到某天驀然回首,心中才響起和預告片相同的口白:「曾幾何時,家遠了,阿爸老了,才想到自己怎麼這麼少好好陪他。」

 

親子溝通無礙,才能彼此相愛

 

現實生活中,黃嘉千同樣忙於工作和家庭,有老公夏克立和9歲女兒夏天(英文名Poppy)要照顧,不一定每周都能回桃園老家探望母親,有時媽媽也會「裝可憐」地說:「妳很久沒有打電話給我了!」如果實在沒空,「有時候真的沒辦法,我就會老實說,媽,我真的很忙,沒辦法陪妳。」

 

母親聽了,會不會受傷?「她現在被我訓練得滿好的,哈哈哈!」黃嘉千說起來輕鬆,背後其實經過一段溝通的過程。有時,黃嘉千接母親到台北小住,準備返回桃園時,她想要開車送媽媽回家,母親卻堅持自己搭車。「我就說,我可以送妳回去喔!妳確定想自己坐車?妳不要覺得客氣喔!客氣就沒有喔!」

 

以前,媽媽不習慣表達自己的想法,黃嘉千便告訴她:「妳不講,就沒有人知道妳在想什麼,沒有人知道妳要什麼。」「我們想愛妳都不知道怎麼愛,我們會用我們自己的方式愛妳,可是,是不是妳想要的?不知道。」 凸顯溝通的重要性。

 

黃嘉千鼓勵母親直接說出「我希望妳可以多打電話給我」或是「我希望妳可以多回來陪我」的需求,漸漸地,媽媽開始懂得表達,但不是每一次的願望,女兒都有辦法滿足。此時,黃嘉千總會耐心溝通,講清楚原因。

 

「我會跟她解釋為什麼我做不到,我會說,可是因為我怎樣怎樣,所以我沒辦法,那妳能接受嗎?」天下父母心,做父母的總是能體諒孩子─只要彼此說明白。「我覺得所有的媽媽一定都會接受,可是你必須要表達你的無能為力。」黃嘉千補充道。

 

▲黃嘉千無暇陪伴母親時總會溝通清楚,彼此理解。

 

大家都舒服,就是孝順的狀態

 

如果在難以負荷的狀況下「硬做」,久了反而心生埋怨,甚至感到厭煩。黃嘉千強調,若為了符合傳統上對「孝順」的期待,勉強自己承擔,「搞得你累得要死,最後你情緒出來,接到電話你就很大聲說『什麼啦?』連自己都嚇到,啊!我怎麼這樣跟我媽講話,父母也覺得,啊! 我是不是又麻煩你什麼了?」

 

因此,黃嘉千強調,「『孝順』不是父母想要怎麼樣,你就完全的滿足他。我覺得大家都舒服,就是孝順的狀態。」「你一定會想照顧他們,可是用什麼方式來照顧,是我也做得到,你也舒服的?」

 

充分溝通是必經之路,當然過程中父母可能受傷,因此孩子要用委婉的方式表達,黃嘉千示範了一番:「爸,我現在的工作狀態是這樣,那我們有沒有辦法折衷一下,還是你要不要來跟我住,我可以就近照顧你,還是說我們找一個地方...。」

 

當然,有些父母一時間無法接受孩子的想法,可能說出「你就是不孝啦!」之類的激烈言詞,孩子聽了也很受傷。對此,黃嘉千的看法很正面,「溝通就是會互相受傷的,但是慢慢來,試著開始新的溝通方式,不是很好嗎?其實都不晚耶!」

 

學習承認錯誤,修復親子關係

 

受傷之後,也要學會與父母和好。怎麼做?黃嘉千很快回答「原諒」二字,「你會內疚你怎麼對父母這樣,可是你必須要先原諒你自己,你也必須原諒父母對你言語上的傷害,因為他們無心,那當父母的也必須要原諒你的孩子。」

 

在不愉快的溝通之後,修復關係很重要,承認錯誤就是第一步,不僅釋放自我,也能看得更寬廣。「承認我就是有錯啊!我本來就是不完美啊!為什麼人不能做錯事?你看到自己的問題,你就會謙卑下來,人是因為驕傲所以不願意承認錯誤。」

 

修復親子關係,不限於對長輩,也包含對自己的兒女。黃嘉千舉例,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問女兒Poppy「 媽咪有沒有做什麼讓妳很難過的事,讓妳不舒服?」某次,她為了糾正Poppy的行為,說話大聲了點,讓女兒覺得沒面子。「我很開心她願意表達,我就說,Poppy對不起,媽咪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我跟妳道歉,那妳願意原諒我嗎?」

 

黃嘉千鼓勵天下父母,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和孩子修復關係,否則「他需要多少時間原諒父母,還有看見自己的問題?」更甚者,「他長大以後會把這樣的問題帶到婚姻,再用這個方法教育他的孩子。」

 

▲黃嘉千強調修復關係的重要性。

 

隨時表達感謝,讓彼此更靠近

 

親子關係需要雙方共同努力,除了溝通,感謝也很重要。黃嘉千習慣對父母、哥哥說話都很客氣。「我會說,媽,不好意思,我問一下問題,妳明天有沒有空?那妳可不可以幫我帶一下小孩?不好意思喔!麻煩妳。」對老公夏克立也會說:「Honey(親愛的),謝謝你今天帶我們出去玩,我和Poppy都很開心。」

 

很多人覺得對熟悉的家人不需如此,但黃嘉千認為,隨時表達感謝,代表看到對方的付出,並非將之視為理所當然。感謝,也是與父母之間的一種溝通方式。「不要浪費你可以表達的時候,我們的語言是很有力量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過40歲,告別重男輕女的成長傷害!女人們,重新把自己愛回來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文/洪培芸

 

我們時常聽說,孩子渴望父母的認同,但其實,父母也在用著他們的方式,期盼能被孩子認同與接受,即便孩子成年已久,甚至都已長出華髮,年歲也入中年之秋。

 

穿著兼具質感與貴氣,進退有度,舉止有禮合宜,年近六十,理應耳順的她,就坐在我的對面,說著她們家,還有總算以她為「主角」的故事。

 

我只有國小畢業,就去幫人家洗碗,不再升學。當時很早就要出門,多賺一塊是一塊;家裡有兩個弟弟,大弟跟小弟,一個愛讀書,也能讀書,另一個總是貪玩,重考再重考。

 

我們辛苦攢錢給他進補習班,其實他都拿去狂歡。甚至後來做了不少壞事,闖了不少禍,上警局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我父母還是慣著他,想方設法,盡可能去拜託及關說,看能不能銷案。

 

當然後面你早就聽我說過的,小弟最後犯了重大刑案,案件終究是壓不下來,當然就是進牢被關,不知道要幾年後才能出來。

 

她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這個漫長的故事。

 

「爭奪家產?他們說分給我的部分已經很多,算是彌補,但這對我來說,根本遠遠不足。我只是把屬於我的、虧欠我的,一次拿回來。」

 

她繼續說著她的近況。原來是分家產風波上了法院,與父母及大弟對簿公堂。兩方僵持不下,她的失眠及頭疼自然也就越演越烈,無論如何都難以緩解。

 

不被愛的回憶,被虧待的經驗

 

重男輕女,矮人一截,被犧牲及必須退讓的感受,已深深刻入骨血,永遠啃噬著她自己。

 

但是成長經驗如同木已成舟,所以痛苦永遠定格,因此她心中那股隱隱作痛的失落,變成終其一生討愛的驅力。過去從來不曾過去,曾經也還不是曾經。

 

即使婚後住在不同縣市,但只要有空,她都會盡可能回家看看父母,至少一個月一次,這是她的孝心。

 

可是父母一提到家產分配,從來就沒有顧及她的心情,也再次揭開她心底的瘡疤,掀起她心底的驚濤駭浪。

 

她總想去證明,原來父母也有愛自己,就算過去不是,至少現在是;就算過去不夠愛,現在也該愛回來了。

 

但是要如何證明?她時常在心中吶喊。即使不是父母心中的第一,但你們能不能至少愛得公平?連帶的,她跟弟弟們的關係,也不時充滿著矛盾。

 

只要不涉及父母,姊弟碰面能彼此關心,也能互相幫助。但只要連結上父母,父母話語裡的態度,都一再透露出,事有輕重緩急,而她永遠都是父母心中的輕與緩,愛與重視從來都感受不出來。

 

哪怕弟弟們對她這位大姊還算可以,她也很難不去比較和計較。她的心中總是有塵埃。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別人生命裡的主角,不是配角而已;是主線劇情,不是支線而已。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所有資源,無論是可見的金錢、物質,或者無形的關心、自由及選擇權,都集中在男性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來成就異性手足,也就是身為男子的哥哥或弟弟。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從被愛到自愛,從自愛到自在

 

我們自己就是父母的再版。父母也可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課題,未解,甚至無解的成長經驗,或不被愛的遺憾。

 

進一步思考,也是退一步思考。祖父母多半已經往生,父母還能向誰討去呢?而我們想要繼續討愛,其實是緣木求魚,就如同,向沒有錢的人借貸,向沒有的人要東西,然而這只會讓自己反覆碰撞,反覆重創。

 

理解過去及現在做不到的他們。從渴望來自父母的愛,變成來自於自己的愛。你有能力愛自己,你了解生命裡面有明有暗,有黑有灰,也有白。

 

生命的圓滿不是來自於沒有缺憾,而是你知道缺憾存在,但是你已經長出跟它共存的能力,並且開始,能夠自在。

 

夠好的自己,對自己和別人柔軟

 

老子曾說「剛強易折」,向人討愛是剛硬,也是銳利,而拚命提升自己,力求盡善盡美,其實也是剛硬。

 

我們時常聽到有人說,要成為更好的自己。靜下心來檢視,所謂更好的自己,是不是也代表了「現在」不夠好的自己?

 

對於有些人來說,這其實是懷疑自己,也是內在匱乏及自信不足的變形,只是它用了看起來相當激勵、光明、正向,並且是社會稱許的形式。

 

能夠對自己和別人柔軟,才能看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才不會卯起來衝刺,但是很快就內耗完;才不會一直希望別人來證明,自己曾經被愛,還有值得被愛。

 

此外,當我們看見足夠好的自己,才會有正向情緒,才能夠自我肯定,來安頓我們不定時發作,那股懷疑自己的焦慮及不確定感。

 

長出愛自己的能力,把自己愛回來,才不會如同水上浮萍,也才能自在及穩定。

 

被虧待的空缺,刻在心底的遺憾,正是留給我們去填補的空間,但這也會讓我們看見自己,原來一直有著不曾認識,但始終存在的生命韌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總是幫兒子擦屁股!諮商師:父母的愛對了,才是祝福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何避免拖垮所有人的關係負荷?我們都必須學習「課題分離」。

文/洪培芸

 

「他走了。前天晚上突然心肌梗塞,不是死於幫派械鬥,不是自殺,更不是車禍。」她的語氣分不清是淡漠,還是平靜。說的是民國八十六年出生,與她年齡相差十二歲的小弟近況。

 

她是要告訴我,以後再也不用打電話來進行電訪。因為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而她和爸爸媽媽此時此刻,總算感到了「如釋重負」。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偷竊、酒駕,還肇逃、吸毒、加入幫派、跟未成年女孩發生性關係,說是網路認識的炮友,總之人家未滿十八歲,就是誘姦吧。

 

「為了不要被告,我爸媽總是第一時間出面,跟女孩的家長,雙方劍拔弩張好幾回合,但最後倒是結成了親家,結果不到一年就又離婚。我小弟荒腔走板、荒唐可笑的人生,家人都在替他擦屁股。

 

「可是,當時我爸媽總是說著,『不管到了幾歲,他在我心裡面永遠都是個孩子。』能夠不幫他嗎?然而幫他的方式,就是幫他出面,幫他善後,盡可能不要留下案底或任何紀錄。」

 

許多人都有著上述的難言之隱:闖禍的家人,惹出各式各樣、層出不窮的爛攤子,是不能被外人得知的祕密。

 

 

以為愛之,實則害之;以為善之,實則虐之

 

孩子是我們的寶貝,但他不是玻璃,也不是易碎的琉璃,而是有著自身意志的可塑材料,也是獨立於我們的個體。

 

孩子犯了錯,第一時間會勾起我們的情緒,自責、懊惱、羞愧、憤怒、無能感。在自身強烈情緒鋪天蓋地席捲下,能不能先去理解,而不是斥責孩子,就是第一道考題。

 

如果沒有意識到「這一題」並適度處理,就很有可能循著舊途徑,用著偏頗方式去處理。

 

先理解他的動機,理解他的原因,有沒有我們身為家長或是老師,目前沒有看到或者想到的,可能的導火線或者促發因子?還是先入為主先痛斥一番,覺得真是丟臉極了,立即施予嚴厲謾罵或批評?

 

或者另一種極端,卻也是極其常見的反應──我的孩子都是被人帶壞的。一切都是因為誤交損友,旁人的錯,然後私下再千方百計靠關係,弭平一切痕跡。

 

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不讓孩子面對該負的責任,不讓孩子了解自身行為都有該付的代價,有得就有失。

 

 

被箝制的關係,你、我的人生都沒有選擇

 

「還能怎麼辦?他是我弟弟,是我爸媽的兒子。我爸媽算是所謂的中產階級,當年經濟起飛的時候,兩個人勤懇工作,倒也是扎扎實實賺了一筆,所以在老家附近置產,一棟透天樓厝,就登記在弟弟名下,說是要給他以後的老婆本,當時他才國中一年級。

 

「爸媽的偏心,身為女兒能做什麼?我也反映過了,跟他們討論過。結果我爸媽說,這就是祖父母留下來的規矩,他們只是比照辦理。

 

「我心中當然不是滋味啊!但是繼續說下去,就被當成貪心。

 

「我貪心?你知道嗎?偏心的人,往往覺得自己最公平。即使他們的理由毫無邏輯,即使他們根本無從證明,用這樣的方式教養兒子,會是恰到好處的教育。即使他們希望自己的兒子,會是成熟而獨立。」

 

橫跨社會科學,政治、經濟、心理、社會、哲學、人類學……廣泛領域的思想家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曾說過「通往地獄的路,都是善意鋪成的。」

 

這一句相當沉重的經典名句,其實正是精確詮釋了台灣多數家庭裡,因為不正確地「」孩子,因而導致悲劇的部分原因。

 

愛錯了方式,就是溺愛。愛錯了手段,就是徒勞,甚至遭致禍害。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真正的善意,不要用錯了方式:課題分離,必須學習

 

親情是一生的羈絆,血緣關係則是無法割捨的負擔。課題分離是為了長遠的善,是目前或暫時的必要之惡。正確的人生觀,負責的態度,才能不被愛所束縛,甚至扭曲。

 

教育必須因時因地,因人制宜。上一代的思維,如果不能與時俱進,我們就會餵養了下一代他其實並不需要,甚至是有害的東西。

 

至於課題分離的辨識,那麼,到底是誰的課題?在《被討厭的勇氣》二部曲裡,提到「這個決定帶來的結果,最後將由誰來承受」。

 

然而若更加細膩且犀利來說,其實是「長遠」的結果,不是當下面臨的獎懲,而是思考邏輯、判斷抉擇、處事態度、情緒調適、衝動控制能力……是否漸趨成熟的習得結果。

 

 

課題分離的最大難題:介入者Hold不住自己的情緒。

 

孩子必須有適度的挫折,才能成長。但是身為照顧者,身為父母,身為最關心他的家人,往往忍受不了孩子被外人評價、責罰以及受到磨難。

 

父母自己內心升起了高度焦慮,所以介入了孩子必須學習的「觀察、思考及判斷、做出選擇,以及接受結果」的任何情境。

 

這些學習所要帶出來的,正是「對自己的生命負責,為自己的渴望積極,為自己的人生勇敢」的態度及人生觀。這些都需要日積月累的經驗內化,才能在內心深處萌芽及茁壯。

 

不是放手不管,而是成為堅強的支柱。什麼是支柱?請試想,家裡最粗壯的梁柱會伸出無形的手,在你走去臥室時,要求你先向左轉,還是向右轉,必須走哪一條路嗎?不會。

 

可是當你累了,你可以回來依靠著它,稍事歇息,然後繼續前進,再次出發。

 

 

真正地為他好,磨練與回饋,才是解藥

 

每個人都想當好人,但是什麼叫做「好」?什麼才夠「好」?每個人都有不同定義,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條件、期待和需要。

 

尤其是在關係裡,一心想要當好人,就會容易產生盲點,因為會陷入「好」的執念,更趨主觀而失去客觀。

 

這就好像,一心想要成為好父母,稱職的完美父母,就可能進入給予模式。盡可能地給予,盡可能地滿足,盡可能地保護,盡可能地維護。

 

看不見孩子的狀態,分不清孩子的感覺到底是冷,還是暖,所以就是不斷加餐飯,過度噓寒問暖,深怕他吹了點風,多受了點傷,即使那有助於他與現實接軌,對於自我與外在世界,能有更切合實際的理解,進而有了成長的空間。

 

愛錯了方式,維護的就不是自尊,而是逐步建立了虛假的自尊。輕碰不得,容易碎掉。

 

 

愛是包袱,也是束縛。

 

愛錯了方式,就是最沉重的負荷,受制於關係裡的傳統角色,每個人都覺得無奈又受苦;認定是宿命,只能把親子關係解釋成報恩、報怨、討債或還債。只能想像與偷偷期盼,也許有一天能夠中止悲歌的循環,因為無法逃脫,所以只能被動等待。

 

愛對了方式,就是相伴一生的勉勵和祝福。

 

學習「課題分離」,就是我們能夠給予孩子及下一代最好的教育,以及受用一生的禮物。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30歲兒子工作不順,父母比他還著急!無私的愛,其實也有可能傷害到孩子...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02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管幾歲,在爸媽的眼中你永遠是個小孩」。乍聽之下,這句話充滿甜蜜寵溺的愛意,但再仔細一想似乎沒有那麼簡單,有時它更像是魔咒,牢牢封印在子女的身上。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有一對夫妻急著來求助,太太憂心忡忡說,她的小孩和同事發生衝突後,把自己關在房間,已經四天半沒有出房門,她怕孩子發生什麼事,拜託我到他們家去和這小孩「聊一聊」。

 

先生則補充說,「交通費用多少錢沒關係,我們可以貼補」。

 

這對夫妻口中的「小孩」將近30歲,研究所肄業後留在家族企業工作,任職以來並不愉快。

 

父母從中部搭高鐵北上,為孩子求解方,媽媽說時泫然欲泣的神情,讓人心中有好許多感慨,這並不是特別的案例,為成年子女「代位」求助的家長,有逐年增加的趨勢。

 

 

我所感慨的是,一個將近30歲的男人,遇到工作上的困擾,父母憂心至此,不難想像,這樣的「小孩」一路成長的過程需要壓抑多少自然的需求,如裹小腳般在層層的限制下,長成無力遠行的纏足。

 

對這樣的案例,最佳的解方是,「不要理他就好了」。但我也知道,這是這對父母做不到的。

 

無法放手的父母

子女沒有機會真正長大

 

動物在成熟到一階段之後就會被放生,離開父母獨立生存也是人類的本能,一個在健康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只要給其無條件的接納與愛,自然可以成長。

 

當父母一直以對待「小孩」的態度,來對待子女,這違反人自然的部分。當我們將對方視為「孩子」時,意味著將子女當成是尚未成熟的、沒有獨立生存的能力,需要仰賴他人才得以存活的。

 

無法放手的父母,沒有辦法養出獨立的孩子,緊抓著孩子不鬆手的雙親所形成的親子關係,會對孩子造成影響:

 

1.缺乏負責任的態度

 

父母事事都代勞,反正天塌下來有人頂,子女沒有機會學習對人、對事負責,形成以自我為重心,社會適應困難。

 

2.缺乏與人互動能力

 

人際之間,透過有來有往而建立關係,太過於自我中心讓人無法與其相處。

 

 

3.視啃老為理所當然

 

當子女依賴成性之後,對於父母的付出認為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因為一直以來都是如此,成為未斷奶一族。

 

4.內在匱乏空洞

 

感到人生只是一連串的聽命行事,不是為自己而活,無法有踏實的感受,容易感到憂鬱、無意義感。

 

5.挫折忍受力低

 

割草機父母一路為自己排除障礙,少掉克服困難而後獲得成果的經驗,一旦遇到挫折則難以忍受,小挫折就可能一厥不振。

 

當子女受到這些影響之後,又會延伸到生活其他層面,例如夫妻之間相處問題、婆媳衝突問題、子女教養問題等等。

 

 

無私的愛也有暗黑的一面

 

父母的愛總是無私的嗎?不盡然是如此。

 

有些父母對子女的學業、事業、婚姻、親子教養的處處干預,子女不順從己意,即有強烈反應,表面上看似很在乎子女,但其實藏有黑暗面。

 

有些父母對子女的佔有欲、控制欲,強大到以身心反應來呈現,比如兒子只要有女朋友,媽媽馬上肌無力發作,一分手就神奇恢復。

 

多半的家庭不是這麼極端的例子,但是父母以「我是為了你好」而處處介入孩子的生活、影響孩子的選擇,這樣的故事則比比皆是。

 

傳統的文化讓我們難以承認,父母自認為是愛的行為,可能源自於自私動機。究竟是哪些因素,讓父母無法對成年子女放手?

 

 

1.需要被需要

 

父母表面上是為孩子考量,其實陷於付出奉獻的滿足感,藉由付出來肯定自己的價值。

 

2.自戀自大

 

父母以全能的角度看待自己,認為只有自己的意見才是對的,自己的能力遠遠大於孩子。

 

3.習慣

 

從孩子還小時即已經這樣對待,無法認知到彼此的生命已經到不同階段,應該要有不同的對待方式。

 

 

4.經驗複製

 

過去父母就是這樣對待自己,視一輩子聽命於老大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於是同樣的經驗複製到下一代。

 

5.將子女視為是個人意志的延伸

 

無法接受子女是獨立的個體,透過孝道等文化大帽子,藉此掌控指揮子女。

 

6.將子女視為自我價值的肯定

 

將自己和子女融為一體,把子女的成就當成自己的成就。

 

7.無法承認自己衰退

 

子女長成,也意味著親代過人生巔峰期,體能、社會地位開始走下坡,指揮著子女讓自已覺得仍充滿力量。

 

8.無個人生活

 

沒有個人的生活重心,故傾注所有關注在子女身上,藉此填補自己生活的空洞。

 

 

調適子女長大的心情

 

鳥兒翅膀長硬了,離巢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子女成年也是一樣的道理。然而,華人對孝順的要求與過度期待,孝順這頂大帽子一不小心就演變成關係操控,使得親子之間自然的情感羈絆變成彼此的枷鎖。

 

要避免「愛」成為「礙」,父母調適孩子已經長大的心情,是門重要的功課,我們可以練習這樣做:

 

1.調整稱謂

 

當子女已經是青少年時,就不要再稱呼子女為「我家小朋友」、「我家寶貝」,從語言開始提醒自己,孩子已經長大了。

 

2.放下執念

 

紀伯倫說「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紅樓夢》裡說「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子女成年,身為父母責任已了,想要再繼續付出,這反而對子女的成長是干擾。

 

 

3.經營個人天地

 

投入個人興趣、經營社交圈,以開放態度生活,將生活的重心放在自己身上。偶而可以與另一半或是自己約會。

 

4.尊重子女

 

以相互尊重的態度與子女相處,大至婚配對象,小到要不要回家吃晚餐,聽聽子女的意見,聽就好了。除非子女開口問,不然不用主動給意見。

 

5.把錢花在自己身上

 

給子女優渥的生活,有時反而造成孩子生命的貧瘠。自己摘的果實最甜美,不要用給子女財產剝奪他們奮鬥的機會,把錢花在自己的身上吧,你的快樂,就是子女的幸福。

 

 (本文案例個資經過改造,並經當事人同意,如另有雷同經歷,純屬巧合)

 

 

熱門文章

父母相繼失智、慢性病,她嘆:父母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6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爸爸媽媽從來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我心裡的爸爸媽媽就只有爺爺奶奶,為什麼哥哥姊姊明明和爸爸媽媽比較好,卻是我要照顧他們?」家庭治療師稱玲君這種現象為「假性孤兒」。

文/諮商心理師 艾彼

 

玲君童年的記憶都和祖父母有關,因為,自她有記憶以來,童年的生活都和祖父母一起度過,直到國中才回到父母居住的城市求學。


「開設計公司的爸爸媽媽忙不過來,就想把我送回去鄉下和爺爺奶奶住一陣子。聽他們說本來只打算讓我待到幼稚園,沒想到那時候公司財務又有些狀況,變成他們也不放心接我回家,就這樣把我一直留在那裡。」

 

玲君和哥哥、姊姊分別差了19歲、16歲,她沒有與手足的童年回憶。相反的,她的童年回憶是跟祖父母綁在一起。


她和爺爺奶奶的關係與情感,自然比其他兄姐更為深厚,甚至比對親生父母親還親密。「我覺得爺爺奶奶還比較像我爸爸媽媽,和他們在一起的記憶都很美好......」

 

但幾年前,玲君的爺爺奶奶都相繼過世了,玲君說兩次自己都在爺爺奶奶病床前守護到最後一刻。


「我希望他們可以平安地離去,沒有牽掛,他們知道我很好就好了!」說到這裡,玲君的眼淚撲撲簌簌地掉下來。


「我還記得小六畢業的那個暑假,爸爸媽媽來接我回去,我實在好不想走,想到爺爺奶奶我就覺得好心酸。他們真的很疼我,不會要求我什麼,我每天回去,都是很有愛的環境。」

 

玲君對爺爺奶奶的思念之情,比對父母親的牽掛更多,即使爺爺奶奶已經過世這麼多年,玲君想起來仍然覺得哀傷。

 

 

直到最近,因為母親摔傷了,意外地發現媽媽有早發性失智的症狀,而父親因為有慢性病,加上年邁行動不變,在自己也需要協助的情形下,更難提供太太身體上或心理上的支持,所以「照顧」這件事,就放到玲君身上了。

 

玲君說:「我年紀最小,哥哥姊姊已經成家,兩個人工作有成就又繁忙。而我,工作也才不久,加上有照顧爺爺奶奶的經驗,他們就覺得我,理所當然是可以照顧爸爸媽媽的人.....」

 

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讓玲君變成需要擔負照顧責任的人,但對玲君來講,內心的衝突是極大的。

 

玲君抿了一下嘴唇,深吸一口氣接著說:「對我來說,直到現在,我都還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家,不是這個家的一份子......我和爸爸媽媽都不親,國中高中壓力就很大了,每天回來就是功課補習,其實和他們沒話聊。哥哥姊姊也大我很多,他們也沒興趣跟我聊天,也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爸爸媽媽從來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我心裡的爸爸媽媽就只有爺爺奶奶,為什麼哥哥姊姊明明和爸爸媽媽比較好,卻是我要照顧他們?」

 

家庭治療師稱玲君這種現象為「假性孤兒」。

 

「假性孤兒」意指父母都在,並非真的沒有屢行照顧職責,只是孩子的感覺卻是父母以經濟取代了照顧,覺得父母只願意提供經濟上的支持,卻沒有情感上的連結。

 

對玲君來講,與父母在一起的記憶,是很有目標性的,玲君需要達到某些標準才能夠感覺被父母肯定,其他時候自己只有被貶低的份。對玲君而言,父母都是缺席的,並不參與她的日常生活,無論日常的玲君是喜是悲。

 

 

你是否也曾經有這樣的想法呢-為什麼我要照顧父母?


假性孤兒的指標如下,越多勾代表你越有假性孤兒的傾向:

 

□ 好想從父母口中得到肯定或讚美
□ 父母總是不了解你,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溝通
□ 父母跟我不親,他們總是站得遠遠的
□ 父母只關心我錢夠不夠用,從沒關心過我內心的感覺
□ 就算獲得再高的成就,父母都只會潑我冷水
□ 在關鍵時刻,心底會冒出一個聲音否定自己
□ 需要支持的時候,我不會找父母談心
□ 需要假扮成另一個人,父母才會喜歡我

 

有時候,照顧者會這麼憤慨的底下,其實隱藏著非常失落的心情。


這種失落,來自於過往沒有被父母好好的對待。你覺得父母只是生了你,卻沒有花時間養育你,你的成長是孤單的,沒有父母可以讓你依靠、有事可以討論的感覺。


甚至有時候父母的角色是去批判你,打壓你,造成你更多的情緒負擔。

 

可是竟然有一天,事情發展及轉而下,過往沒有照顧過你的人,你卻要花時間、心力甚至金錢來照顧他。

 

「沒辦法,父母老化了,而且老的速度很快。」你一邊要收拾對父母老化的複雜心情,一邊說服自己:


「哎呀,事情都過去了,父母也有他們的不得已......」、「能與父母相處的時間不多了,能把握一點是一點,我應該......」

 

 

一邊卻也難以放下失落的過往:


「可是他們以前都這樣對我......」、「他們沒有好好的對待我,我為什麼要......」

種種矛盾的自我對話,讓你覺得很掙扎,同時也不知道要怎麼做,才是對的、好的。

 

來,呼氣,吐一口氣,讓自己安靜下來。

 

心裡有這些想法,不需要感覺難堪。

 

但我希望你能跨出來為自己做一點事,至少你能夠找一個專業的人跟你聊聊這些事情,而不用把這些沒有消化整理的情緒丟到父母親身上,丟到你們相處的過程中。

 

也不用因為內心清理不透的道德感,被迫一定要如何。

 

先學會照顧自己,找到怎樣才是覺得讓自己最滋養的方式。也許是每週固定一個時段去學習樂器,也許是每週一定要到大學旁的小公園走走,也許只是每天都給自己一段安靜的時間泡泡澡看看書。

 

找到讓自己覺得最滋養的方法,照顧那個沒有被父母好好善待的自己,好嗎?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