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毀了年少的夢想,但我卻喜歡自己後來的人生

撰文 :施昇輝 日期:2019年04月25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很多讀者看到這裡,可能會很疑惑,為什麼我一直在講「現實」? 這樣讓人感到很挫折。為什麼不跟年輕人多談談大家最愛談的「夢想」呢?

很多勵志書都告訴你,要堅持夢想,不該為五斗米折腰,但你真得有足夠的天賦或能力來完成你的夢想嗎? 接受現實,其實是比較安全的應對之道。接下來,我就跟大家分享一個我的親身經驗。

 

我從小愛看電影,甚至想去念大學的電影科系。但是,父母堅決反對,而我也不是叛逆的子女,因此最後去念了台大商學系。上了大學,還是很難忘情拍電影的夢想。

 

我曾在大一暑假用八釐米底片拍了一部實驗短片(也就是現在的微電影)。拍完之後,赫然發現自己毫無天分,因為看到拍出來的成果真是慘不忍睹,從此認命好好念書,也決定未來還是做個平凡人,完全斷了做藝術家的念頭⋯⋯。還好我不像李安一樣堅持下去,否則現在恐怕早已淪落街頭。

 

不過,我要奉勸大家,一定要及早思考自己的天賦,是否足夠讓你的生活沒有經濟的壓力?「文創」是目前最夯的產業,激勵了很多人都想從事藝術創作,包括文字、影像、音樂各領域。

 

才華真的足夠支撐你的夢想嗎?

 

但是,要在藝術創作上出人頭地,像周杰倫、五月天、李安那樣的成功,可不是比普通人多一點點的天賦就足夠了,你要捫心自問,自己的才華真的足夠支撐你的夢想嗎?除了天賦之外,其實還要加倍的努力,和個人完全無法掌控的外在機運的配合,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

 

現在的年輕人比我們當年幸福多了,因為我們這一代做父母的人都很尊重子女的意願,讓他們可以發揮天賦和堅持夢想,去開展完全屬於自己的人生。

 

當今有許多平台或媒介,可以給年輕人發表成果,讓大家都有無窮的希望,結果很多人只要臉書有10個人按讚,就以為自己是個咖了─因為太容易得到掌聲,反而有可能高估自己─「夢想」當然激勵人心,但「現實」最後常常給人當頭棒喝。

 

我從不認為自己妥協、保守、認命的態度,難道就不能擁有幸福的人生? 即便被迫離開職場的瞬間是錯愕和委屈的,但想到經濟狀況並不會跌落谷底,就慶幸自己一路走來,都在一條安全的人生道路上。

 

很多人抱怨現實毀了年少的夢想,但我卻喜歡自己後來的人生。

 

無腦理財術,小資大翻身!:無論起薪多少都受用的超簡單投資法。

 

(本文摘自《無腦理財術,小資大翻身!:無論起薪多少都受用的超簡單投資法》,有鹿文化出版,施昇輝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征服無氧登高山,他是台灣第一人!「夢想愈去追它,愈會有人幫你」

撰文 :萬年生 日期:2019年03月26日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八八四八公尺的聖母峰在內,全球共有十四座海拔逾八千公尺的高峰,目前以不攜帶氧氣瓶方式(無氧攀登)征服所有高峰的,全世界僅有二十人,現年三十六歲的呂忠翰,正是距離這項紀錄最近的台灣人。

 

「對高海拔會有一種夢想,那是一個殿堂,會覺得必須進入那個領域。」說這話的呂忠翰,二○一八年創下台灣首位無氧攀登全球第九高、死亡率達二成的「殺手山峰」南迦帕巴(Nanga Parbat)里程碑,至今累積四座八千公尺高峰無氧登頂紀錄,居台灣之冠。

 

今年四月,他又將挑戰全球第五高峰:海拔八四八五公尺的馬卡盧(Makalu),朝完成十四座高峰的夢想跨一大步。

 

不願受制式教育束縛

就讀實驗中學,重新找到快樂

 

會嚮往高山,其實與他的成長背景有關。

 

呂忠翰小學時,因為愛玩、不愛寫功課,成績又差,成了老師與同學「霸凌」的對象,直到十一歲轉學到體制外的小學、其後就讀全人實驗中學,才在登山與接觸大自然的戶外活動,找到自信和快樂。

 

登山教育是全人中學的年度傳統。他十五歲時,登上海拔三二○一公尺的雪山東峰,是人生第一次登頂,「當時想到一個點子,決定把鞋子脫掉,希望登頂是用自己的腳,踏實踩每一步的感覺,這是我與那座山的對話方式。」

 

高中畢業前,呂忠翰原本夢想與老師、學弟去爬北美第一高峰,但當時環境和家人不支持;畢業後,當木工的他邊存錢、邊在台灣爬山,存了十二年決定辭職,在一二年和朋友、學弟一起去爬北美第一高峰,「高中的夢想,累積十二年再去做,都還來得及。」

 

首次國外登山,果然眼界大開。他回憶,當時天氣不好,上百人在一個大營地等待,等了一、兩周,天氣還是不佳,只見外國人都沒抱怨,反而在玩、搞笑、煮飯、聊天,「沒上去沒關係,反正登山就是這樣(隨遇而安)。不是說我來,花了這麼多錢,一定要登頂。」

 

這次經驗讓他更篤定,登頂固然重要,但卻不是唯一,爬山是一種享受與山玩、與大自然也與自己對話的過程,「我帶了很多故事、很多能量去跟自然對話,我會把自然當成我的朋友。」

 

追求突破自我的極限

仰望星空美好,思考人生意義

 

同年,他回台剛好遇上台灣知名戶外運動品牌歐都納「全球十四座八千米巨峰攀登計畫」徵選成員,最終他以第一名成績獲選,開啟了他每年至少無氧挑戰一座八千公尺高峰的夢想之路。即使呂忠翰一六年已和歐都納結束合作,仍沒有放棄夢想。

 

「每年登山只是一個想法,但當你想要夢想的時候,愈去追它,愈會有人幫你!」黝黑、身型壯碩的呂忠翰,說起夢想,笑得像個大孩子。

 

但其實攀登八千公尺的高峰,可說與危險共舞。不只有雪崩、落石和裂隙等地形風險,還要用攀登繩、岩釘、雪樁、冰栓等專業工具,才能度過陡峭冰岩或高度急升的硬雪坡等技術路線。

 

再加上高海拔無氧攀登,氧氣只有平地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走一步,幾乎是一般人快跑一百公尺、停下來休息的喘氣狀態,對體能也是一大考驗。

 

為何要挑戰無氧攀登?「有氧對我來說,不是一個極限。」他認為,靠氧氣,有時會讓人忘記判斷自己真正的身心狀態。

 

「面對大自然,無氧對我來說比較純粹,也是可以知道自己在哪裡的一個方式。我現在的極限,就是怎麼讓自己保持一個冷靜的狀態,去突破自己體能與想法的極限。」山不迷人,人自迷,他藉每次登高峰不斷挑戰極限,也更認識自己。

 

「你在雪地露宿會有些不舒服,但也有些看著星空的美好,你會知道如果想辦法過去,感覺會很好。」所以,當他遇到困難的情境時,會有勇氣想試試看,會知道自己有勇氣度過,這勇氣是以前一直突破一些事情慢慢累積而來。

 

「我學到最多的,其實是怎麼面對我自己、面對大自然。它很大,大到我只能看到我自己,面對困境,其實都是自己的局限,我要怎麼從這個局限裡,找一個勇氣去度過。」

 

所幸,他的每次八千公尺高峰挑戰都是平安而歸,但也在一次次面對山友的死亡中,思考人生的意義。一八年,他攀登全球第七高峰時,巧遇義大利登山探險家西莫尼,很開心,「爬這種山就是少數這些人,連結性很強,發現大家都還活著,會有一種感動,還是一直朝這個夢想前進。」

 

這一天,他的計畫是適應完高度就要先下營地休息,下次還要再上去,對方則獨自往上。隔天一早,他被直升機聲音吵醒,聽說上方有人和帳篷一起被大風吹落山壁!

 

直升機持續搜救,倒數第二趟,帶回血跡斑斑的外套。「我一五年認識他(西莫尼),在G1(全球第十一高峰)他也有去,就因為這件黃黑色衣服」,他回憶,「那件衣服很帥,我因為這件衣服才認識他,直升機倒數第二趟飛回來,就是這件衣服……。」

 

「面對死亡,其實我平常心看待,本來這天總是會來。」呂忠翰不諱言,冒險就是如此,每個人必須承擔這個風險、享受這個孤獨感,「你知道人總是會走,他在他的夢想上離開了,只能祝福他,在內心裡幫他留一個位置。」

 

盼建立台灣戶外文化

「我賺的不是錢,賺的是夢想」

 

八千公尺高峰如虎口,呂忠翰的媽媽曾多次告誡他,「不要再爬山,找個工作,結婚、生小孩才是人生的意義。」多次從虎口脫險的他卻認為,「面對死亡,才會知道活著的重要性。」

 

呂忠翰目前由全人中學正職老師轉任特聘,更專注在登山夢想,但總是聽到「你們這些玩戶外的太危險了!」「沒出息,你能養活自己嗎?」的批評。

 

他不諱言,自己從小就一直被質疑。哪怕至今仍四處找贊助,卻因有夢想而不怕辛苦,「我賺的不是錢,我賺的是夢想,想幫台灣建立戶外文化,如果能為後人鋪出一條探險的路,那才有價值。」

 

呂忠翰相信,「人生很短,夢想很重要,只要願意往前動,慢慢累積,總有一天可以達到!」

 

呂忠翰

▲對呂忠翰來說,登山不是數山頭,而是享受自己和大自然對話的過程。(圖片/呂忠翰提供)

 

呂忠翰

出生:1983年
現職:全人實驗中學特聘教師
經歷:全人實驗中學教師8年、木工7年
學歷:全人實驗中學畢業
成績:目前唯一、「無氧」登頂4座8000公尺高峰的台灣人 

 

人生很短,夢想很重要

 

呂忠翰夢想行動方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零開始實踐夢想!他從政壇轉戰工匠,做出來的枴杖超厲害

撰文 :唐筱恬 日期:2019年03月22日 圖檔來源:蕭芃凱攝影
  • A
  • A
  • A

「你知不知道當一個身心障礙人士搭飛機,拐杖被空服員收走時,那個自尊傷害有多大?」行政院前副祕書長徐中雄淡出政壇後,回到家鄉台中開啟輔具事業,從完全不懂零件、焊接等工匠技藝開始學起,他的夢,是打造出一款能讓身心障礙者生活自在、找到自尊的拐杖。

隱身在台中市豐原火車站附近的鄉間,是徐中雄打造拐杖的逐夢基地。與徐中雄碰面這天,他滿是笑意、神情輕鬆地領著記者參觀他的工作室,一打開「做拐杖」這個話匣子,徐中雄便滔滔不絕,熟練地組裝起手中的拐杖,拐杖裡每一個零件、用料,都有故事與學問。

 

年輕人可能對徐中雄這號人物很陌生。現年六十二歲的徐中雄,當年是全台灣首位經選舉而產生的身心障礙國會議員,他兒時因感染小兒麻痺導致全身癱瘓,經治療後痊癒,但左腳跛行,須靠拐杖行走;不過他從沒因此喪氣,赴美拿到殘障福利哲學博士學位,回台後踏入政壇。

 

改善歧視  從修法改稱呼開始

改「殘障」為「身心障礙者」

 

「『身心障礙者』一詞(台灣身障者在未修法前被稱為殘障),就是當年我要求改變的,雖然還是不太滿意,但已經很不容易了。」徐中雄回首從政那段日子,驕傲地說。

 

二○一六年五月,徐中雄卸下行政院副祕書長一職,宣告退休,但他「退而不休」開啟了人生第二春

 

轉行成為做拐杖的工匠,這個夢想從何而來?

 

原來是徐中雄三兒子國小作文裡的一段話,「很多小孩的第一步,都是由爸爸牽著手走;而我們家四兄弟的第一步,都是我們扶著爸爸的拐杖走出去。」

 

對身心障礙者來說,拐杖猶如一般人的手腳,一旦不見就會焦慮、手足無措。徐中雄說,一般人可能無法想像,「當身心障礙者搭飛機,拐杖被收走時,只能待在位子上動彈不得;想上廁所還必須按鈴,請空服員把拐杖拿來,全機的乘客都知道你要上廁所,非常尷尬。」

 

徐中雄夢想行動方案

 

一般的拐杖是工廠大量製作、批發,並不適合每一位身心障礙者,也沒考量到身心障礙者的需求。「身心障礙者到外面吃飯,一坐下來,兩根長長的拐杖就擺在旁邊,常常引來異樣眼光,還會被服務生詢問需不需要收起來,心裡很不好受。」徐中雄說。

 

因此,他研發出能伸縮自如的拐杖,輕輕按壓按鈕,拐杖就像變魔術般,縮小成一把直立雨傘的大小,可以掛在桌邊,開車時能放在副駕駛座位的腳邊;搭飛機也能放入機上置物箱裡,不會因為體積太大占用走道,而被空服員收走。

 

大部分人對身心障礙者的生活,一無所知,但徐中雄深深了解身障者生活的各種不便。他拿著市面上的舊拐杖說,一般拐杖沒有弧度,身心障礙者拿了一整天的拐杖,因為手要不斷出力。

 

「其實回家後,手整晚都是麻的。」更麻煩的是,每次身障者一出現,都猶如「虎克船長」駕到,拄著拐杖走路會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響,常常人未到、聲先到,讓身障者尷尬萬分。

 

因此,徐中雄的拐杖都是精心設計,例如握把採用潛水衣材質,可以防滑、防汗;拐杖形狀有弧度,拐杖底的橡膠富有彈性,能依照路況扭曲,讓身心障礙者走起路來更省力、更安全,還有靜音效果,「我這是拐杖界勞斯萊斯。」徐中雄得意地說。

 

徐中雄設計拐杖零件▲徐中雄自稱是工廠的「大師傅」,不只每個零件都精心設計,每一把拐杖也都手工組裝完成,務必每把拐杖都要「零失誤」。(圖片攝影/蕭芃凱)

 

設計靈感  源於自身的不便

每一把都親自測試才敢賣

 

觀察徐中雄的工廠,拐杖零件整齊地擺在桌上,鮮少有大型機器。原來,他的拐杖無法用機器加工,每一把都是手工組裝,裡頭還有學問。

 

徐中雄拿出拐杖講解,指出拐杖裡每一個孔必須先用刮刀刮平,每一個螺絲都必須手工鎖上,鎖完後拐杖裡還必須噴一層薄薄的油,讓拐杖卡榫伸縮不會卡住。

 

做工精細,每一把拐杖都像用心製作的工藝品,「實在不是我們原始,而是如果用機器鎖死的話,拐杖就會變形。」徐中雄說,做完後他一定自己親自測試,不會滑倒才敢放心賣出去,「就像測試車子一樣,要萬無一失。」

 

光是一個拐杖裡頭就有這麼多「眉角」,曾有同行問他為何有這麼多設計靈感?徐中雄開玩笑回對方,「你把腿打斷,就通通想出來了。」徐中雄認為,這沒什麼祕訣,就因為過去沒有設計者願意設身處地去思考身障者的不方便,而他只是把自己的不方便,設計時通通考量進去而已。

 

徐中雄沒有店面與網路通路,拐杖的販售都靠口耳相傳,不少身心障礙者會大老遠搭火車來買一把,目前已賣出上千把。曾經有位身高才一一○公分的小女孩,一直苦無適合的拐杖可用,徐中雄於心不忍,花了上萬元開模,為她量身訂做,但仍然只賣對方一把拐杖的價格。

 

從政壇轉戰輔具界,其實徐中雄渾身上下仍是個政治狂熱者,常常話題一偏離,又忍不住開口評論起政治。

 

回首過去二十八年政壇生涯,徐中雄竟然用有點不屑的語氣說:「政治都是在『唬爛』,吸引一些人盲從地跟隨你。」徐中雄回憶,以前在立法院審預算時,經常原子筆一揮,人民好幾億元的納稅錢就這樣被花掉了,但現在轉行做商人,「一個小小的零件即使貴三毛,我都要計較到底。」

 

許多人以為徐中雄轉行做工匠,但在徐中雄眼裡,自己從未轉行。在美國念博士時,研究的是身障者職能復健諮商,任立委時則一直為身障者修法、發聲。

 

現在,他只是把心力投入在研發拐杖上。他認為自己沒有特別要去圓自己的夢,只是人生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為的就是要讓身障者更有尊嚴地活在世上。

 

徐中雄圓夢了,那身邊的年輕人呢?

 

徐中雄話鋒一轉,批評低薪是現在年輕人不敢圓夢的關鍵,他認為政府一定要改善低薪狀況,另外,「年輕人必須先問自己的夢是什麼?年輕人到底有沒有夢?」只要勇敢跨出第一步,沒有什麼事實踐不了。

 

徐中雄

 

年輕人必須先問自己的夢是什麼?年輕人到底有沒有夢?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偏鄉做公益19年!至善基金會執行長:我的夢想就是,所有孩子都被照顧

撰文 :萬年生 日期:2019年03月22日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描述十八世紀天主教耶穌會赴南美傳教的電影《教會》(The Mission)中有一段情節:當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軍隊入侵,知名演員勞勃.狄尼洛(Robert Anthony De Niro)飾演的傳教士選擇舉槍對抗,另一位傳教士則禱告和平,結果,兩個人都被殺了……。

訪問中,現年五十六歲的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洪智杰,主動提到了這部過去影響他至深的電影。

 

在大學時,身兼張老師諮商督導的他,當時看完電影崩潰大哭,因為片中情節精準映照了他實際參與輔導工作的感觸:「當環境讓人失去自主,已經不是靠個人力量,就能拉回一個人的命運。」

 

加入至善基金會「救火」

關注偏鄉兒少發展、發起串連計畫

 

當年的感觸與衝擊,存在某些無力感,但他沒被這份無力感打倒,相反的,洪智杰把這個近似於「向天要人」的艱難任務,當成自己的終極目標。

 

「我的夢想就是,所有孩子都被照顧,也照顧這些大人心裡的小孩。」洪智杰想從預防角度提前解決社會衝突,因此,攻讀碩士時從原本設定的輔導諮商,改赴美國專攻非營利組織管理。

 

回台後,他因緣進入當時湧入巨款而分裂的至善基金會「救火」,沒想到一待就是十九年。十九年,不足以圓滿洪智杰的公益大夢,但夢想也不再縹緲了。

 

長期關注兒少發展的至善,目前每年約幫助台灣一千四百位三到十八歲的原住民孩子,更成功讓約有半數學生是低收入戶的新竹尖石國中,中輟率從最高的二○%下降歸零。

 

至善有今日的成績,是靠一次次的行動、調整,慢慢累積換來的。

 

最早,至善選擇服務相對偏遠、缺乏資源的新竹縣山區原住民鄉尖石時,只是從補助弱勢的角度,提供國小營養午餐、獎助學金等物質面。

 

後來,政府資源陸續介入,便轉型高中助學服務,又發現許多學生學習上有困難。進一步探究原因,三到六歲的學齡前和十八歲之前的青少年時期都是關鍵期,因此串連三到十八歲的「陪你長大」計畫。

 

但從兒少發展的角度來看,究竟該提供什麼服務?洪智杰選擇直接進到尖石現場詢問需求,沒想到部落的人反問他:「你能留多久?」

 

「他把你當過客,當時怎麼回答都沒辦法證明,只能用行動回答。」他發現偏鄉的兒少發展服務不可能一、兩年就有成效,要成功圓夢第一步。

 

首先要有耐心,「錢多錢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不可以延續。」二○○四年,襲台的艾利颱風,成了最佳催化劑。

 

提倡「媽媽老師」的制度

留住優秀師資、讓教育資源在地化

 

至善新竹工作站主任楊曜誦回憶,風災過後,原本只是陪伴當地婦女參與勞委會(現改制為勞動部)的手工藝專案賺錢,但這群媽媽身邊的孩子,難免干擾工作。

 

於是,媽媽們拜託大學畢業的楊曜誦教孩子們讀書,慢慢的,從最簡陋的車庫裡,發展出部落互助教保服務中心。

 

「社區開始有回應,這邊也說要、那邊也說要,有種感覺而生,我好像做對了。」洪智杰愈做愈理解山上不是缺錢,缺的是教育資源,但問題是,只要老師一離開,服務就斷了。

 

夢想在前面,遇到問題,就得解決問題。為了留住師資,他設計以「媽媽老師」的概念,讓教育資源在地化。

 

「培力概念」不少單位都有,至善卻進到社區,並設計出三合一方案:既照顧小孩、又讓媽媽有收入。

 

另外也透過教學,傳承保存當地文化,「媽媽也會逃走,覺得很難;我們得一直跟她磨,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解決教育工作最重要的師資問題。」

 

不僅如此,他和團隊更打造一座由廂型車改裝的「行動幼兒園」,車上配有專業社工、部落媽媽老師和兒童教學玩具,每天開往新竹縣最偏遠的尖石、五峰鄉散居的泰雅部落各據點。

 

「這台車很漂亮,四周還有更漂亮的風景。」更妙的是,「都不用跟小朋友講怎麼玩,他們就會愛上這些玩具。」

 

教育部國教署副組長蕭奕志觀察說道,至善長期關注原住民部落幼兒學習,行動幼兒園讓更多小朋友從小有機會就近取得教育資源,以及和同伴玩樂的機會,很有意義。

 

洪智杰解釋,傳統幼兒照顧多只注意生理健康,「有力氣種田就可以,」沒有意識到認知能力。但孩子需要刺激和互動,如諾貝爾經濟學家赫克曼(James Heckman)的研究。

 

投資在○到三歲的孩子,投報率是七到八倍、小學生是三倍、大學生是一倍。「我們希望處理台灣『神經末梢』的地方,行動幼兒園開出去找小朋友,就是盡量覆蓋到讓所有孩子都可以得到好的照顧。」

 

這一天,四十歲的游素美隨著行動幼兒園,開到至善在尖石後山,展開幼照服務的發源地養老部落,教小孩用泰雅語自我介紹、就地取材當地的竹子,做成照片架等文化課,她正是至善當時第一批培訓的媽媽老師。

 

她不只發展出用當地特有的材料教學等獨特教法,還獲邀到小學教泰雅語和泰雅文化,是當地「走路有風」的文化老師。

 

很難想像,最早她也曾因學歷、身分被周遭質疑氣到哭,「你們不是老師,憑什麼帶我們的孩子。」經過兩、三年,社區媽媽看到自己的小孩,上小學後表現比其他孩子好,才慢慢認同和改變。

 

行動幼兒園▲行動幼兒園外觀塗裝創作者是泰雅族藝術家米路哈勇,它像一台會移動的禮物車,隨著至善到新竹尖石、五峰鄉去探訪孩子。(圖片攝影/陳弘岱)

 

配合部落節奏「有溫度」

團隊放緩步調溝通、尊重多元觀點

 

回首從自卑到自信的來時路,游素美不諱言原以為自己只是部落其中一位媽媽,沒想過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現在還是要走下去,我還要再提升自己,不是我去教,是教其他媽媽可以自己去教孩子,媽媽才不會覺得自己沒能力,孩子也能看見媽媽的能力。」

 

除了深入在地化,處理「理想會打架」,是讓洪智杰更靠近夢想的關鍵第二步。他解釋,包括要怎麼花錢、怎麼做事在內,內部大家都有理想,但太過堅持己見,就會產生衝突。

 

舉例來說,企宣部為了吸引募款要有好故事,社工卻要保護他的個案,「我已經在想辦法幫他去除標籤,自己人反而又把他貼上標籤。」

 

他也曾遇過,兩位社工因為要分工或合作的價值觀不同,彼此互不相讓、吵到離職。

 

「在部落,有一個同溫層概念,做一件事就大家一窩蜂去做,十幾個人一起去,其中一位社工對此非常生氣,認定這樣的作法沒效率,另一人卻很能體會這樣的情感聚集,認為應該放手讓他們去做。」

 

看在洪智杰的眼裡,兩個觀念都對,但當時卻不知道該怎麼化解衝突,因此眼睜睜看著兩位優秀的社工離職。

 

之後,他和夥伴一直在學習讓團隊好好對話溝通、尊重多元觀點,同時讓工作留有一些彈性,不是各自絕對堅持。

 

他不諱言,部落的節奏比較慢,它的度量衡不是速度,是溫度,商業社會的度量衡卻是速度、時間,忽略溫度,「這就會很冰冷,一刀切下,馬上就要人家做決定。」

 

這是跨文化衝突的難度。

 

以至善新竹工作站二十四位員工來說,其中十九位是培力當地的原住民,這些人,同時有著「員工」和「被服務者」兩種身分,這樣的身分矛盾又放大了管理難度。

 

「現在我學到一種深度同理,一邊要速度,一邊要溫度,兩個不同的度量衡,要一起做,就要創造一個既有速度又有溫度的解決方案,才能往前進。」洪智杰說。

 

然而速度與溫度哪能兩全?於是,洪智杰也強調,至善要的,不是市場占有率,「我們策略是像針灸,一針扎下去,穴道對了,那就通了。」

 

往夢想邁進「更多一步」

歡笑與喜悅陪伴,走過一個個路口

 

服務經費來源逾九成靠小額募款的至善,去年或許因年金改革等因素,導致民間捐款轉冷,原有的八千個捐款人掉了四百人,他正為八年來首度預算負成長而傷透腦筋,今年同樣不樂觀。

 

不過,回首來時路,十九年的持續助人行動,洪智杰自承,歡笑遠勝眼淚,喜悅多過悲苦,歡笑和喜悅也就這麼帶著他,走過一個一個交錯的路口。

 

讓每一位原住民孩子都能得到良好的照顧,是他的夢想,像是夜裡他專注凝視的星星。星星的方位,決定路的方向。星星很亮,他的路也愈來愈近。

 

洪智杰▲洪智杰(圖片攝影/陳弘岱)

 

出生:1963年

現職: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

經歷: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祕書長

學歷:美利堅大學藝術管理研究所碩士 

 

我的夢想就是,所有孩子都被照顧,也照顧這些大人心裡的小孩。

洪智杰夢想行動方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被「夢想實踐」綁架 享受老後生活的「小確幸」就很好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7年09月28日
  • A
  • A
  • A

市面上除了《下流老人》之外,所有關於熟齡的書都歸屬於「勵志類」,鼓勵大家在人生下半場,或我所謂的「第三人生」要追求夢想、要勇於實踐自我,然後提出很多的建議,並佐以自身的實例,但很多讀者看完之後,雖然非常羨慕,卻很難做到,搞得自己更加焦慮。

完全忠於自己,其實是非常困難的,請大家不要對自己期望過高,以免更加失落。只要你有年邁、甚至生重病的父母,你怎麼可能不牽掛?怎麼可能拋下他們,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你的子女永遠都是你一生難以放下的負擔,學業、事業、感情、家庭,甚至是健康,都還會默默擔心,「兒孫自有兒孫福」只是拿來短暫安慰自己的話。

 

很多侃侃而談此一議題的人,可能父母都已過世,或是沒有子女,再加上擁有不必擔心未來生活的穩健財務基礎,才能如此灑脫。媒體雖然喜歡以「樂活大叔」稱呼我,但樂活其實只是我的「心境」,絕對不是我的「現實」。

 

日前參加一場相關主題的座談會,其中一位女性與談人提到她曾到國外學開滑翔機,完成了她一生想要翱翔天際的夢想。在場群眾聽完他的分享,都露出超羨慕的神情,心想「有為者,亦若是」,最後她還用「夢想是生命的維他命,裡面綜合了艱辛、愉悅,以及不可放棄。只要吃下去實現,生命就得到這樣的養分。」這句話做總結,更是讓全場氣氛達到最高潮。我聽完,也非常感動,然後對於我接下來要分享的退休理財經驗,感到非常自卑,因為與她的故事相比,實在是太膚淺了。

 

不過,羨慕之後,請捫心自問,你有這麼偉大的夢想要實現嗎?就算有,你有機會實現嗎?這位與談人曾度過一段家庭事業兩頭燒的生活,不只工作忙碌、公公父親同時罹患重病,子女又非常叛逆,讓她每天幾乎都喘不過氣來。等到公公父親相繼去世之後,她才說服先生讓她出國一個月,然後辭掉工作,去完成她畢生的夢想。千辛萬苦取得飛行執照後,她還是回到家庭與事業的現實,繼續做個稱職的職業婦女。

 

千萬不要以為第三人生可以輕易「任我行」,只要擁有很多「小確幸」,其實就很棒了。小確幸絕非年輕人的專利,甚至我常勸他們不要以追求小確幸就滿足,但到了第三人生,當不知道有什麼大夢想可以追求時,常常有些小確幸,至少會讓自己覺得很幸福。

 

如果只要有點小確幸就滿足的話,至少不會看到別人有精彩故事可以分享時,還會感到那麼焦慮、自卑了。

 

「任我行」並不是非要完成什麼大夢想不可,只要不勉強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其實就很接近那個境界了。第三人生因為比較沒有負擔家計的壓力,所以真的不必再巴結別人、再看別人臉色了。換句話說,只要擁有「被討厭」的勇氣,就能自在樂活了。這是實現「任我行」最簡單的方法。

 

我在此舉一個自身的實例與大家分享。近年我因為寫了幾本暢銷書,漸漸打開了知名度,所以有些理財談話性節目會邀我去做來賓。製作單位看我口條清晰、台風穩健,就希望我能和其他名嘴一樣,與他們長期配合。每天錄影一小時,就有數千元入帳,真的很輕鬆,但我還是婉拒了。名嘴上節目,製作單位都寫好了腳本,其實他們只要照著講就可以了,但我不想從事表演事業,只想講自己認同、理解的內容,所以我決定不要為了錢勉強自己。

 

後來,還有一家財經電視台希望我每天去錄盤中解盤,我也婉拒了,理由很簡單,我不想改變現有的生活。

 

不想去的飯局,就別勉強去。不想再來往的朋友,就別勉強自己再跟他見面,甚至直接在臉書上刪了他。不想參加另一半的活動,就別強顏歡笑配合了。想做的事才做,不想做的事都委婉拒絕吧!

 

不過,只有兩件事請務必勉強自己,一是走出家門,二是結交新朋友。如果你認為宅在家,才真正忠於自己,那我必須說,你的第三人生肯定是黑白的。

熱門文章

美好第三人生正要開始!擁有3大財務條件,實踐夢想生活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7年08月23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五十歲之後的人生議題,已經是時下最夯的顯學。很多人習慣稱之為「人生下半場」,我卻認為過度消極,因為好像球賽計時器一直在倒數,滴答滴答告訴你時間越來越少了。

隨著醫療的進步,保健養生知識的普及,人類的壽命越來越長,五十歲之後的人生或許比之前更長,我們不該等著它結束,而該期待有一個嶄新的人生即將展開,所以我認為「第三人生」的名稱,可能更有其積極性的意義。 

 

為別人活太多 「第三人生」應為自己實現夢想
 

求學階段可稱之為「第一人生」,在為未來的成家立業做準備。就業階段可稱之為「第二人生」,在為養家活口、教養子女,還有累積退休準備金努力打拼。這兩個人生,都是「該」做什麼,就要做什麼的時期,但到了「第三人生」,責任義務已了,該是好好來實現自己未竟的夢想或願望的時候,也就是「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

 

很多勵志的書籍都鼓勵大家從年輕的時候,就要聆聽自己內心的渴望,努力去追尋自己的夢想,不該被俗世現實所束縛,這才是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但是,如今開始邁入五十歲的朋友,都是所謂「戰後嬰兒潮」的世代,從小在威權體制下長大,少有自我的意識,都是遵從父母長輩的教導,走著幾乎相同的人生步調。如今來到了第三人生的門口,才赫然發現以前為「別人」活太多,為「自己」活太少。有的時候,對自己讓子女能順著他們的心願去開展人生,其實是非常羨慕的,但人生不可能重來,也沒有必要對以往的平庸、平淡唉聲嘆氣,就趁自己還身強體健之時,趕緊把以前被壓抑過久的自我,徹底解放出來吧!



享受自在生活 應先檢視自我財務能力



實現自己的心願,才能讓人生真正圓滿,但沒有現實的穩健經濟基礎來支持,就只是一個浪漫的夢想。這是我在這裡寫的第一篇專欄,但我不想從「浪漫」出發,反而要從「現實」談起,因為沒有讓人安心的財務條件,就沒有自在樂活的日子可言。



我不認為該用某個特定的年齡來做為第三人生的起點,甚至做為退休的目標。我們還是應該回歸現實面,從完成必須具備的財務條件,來做為進入第三人生的門票。如果你四十歲就具備了這些條件,你的第三人生非常有可能比前兩個人生還長,但如果你到了七十歲還無法具備,或許你連第三人生都沒有了。因此,及早開始進行理財的規劃,是非常重要的。



擁三大財務條件,保障第三人生



以下是我認為不能或缺的三大財務條件,請自行檢視:



第一、全面的保險。讓你在生病時,有部分的費用能夠讓保險公司來支付,不必完全仰賴退休準備金,讓生活不至於越來越困窘。



第二、自有的房子,而且最好是繳清了貸款。除非你有足夠的錢一直不愁房租的支出,又能維持正常水平的其他生活開銷,不然就必須在第二人生的期間,努力買下一間自己的房子,才能讓你有一個安定的第三人生,否則你將面臨一般房東都不願租房子給老人的殘酷現實。



第三、未來每年生活費22倍的現金。如果你要一直租房子到往生,就要再加上你從現在活到100歲的房租支出。假設夫婦倆未來一年生活費需要50萬元,就須準備1100萬元,其中1000萬元投資股票,只要賺5%就能賺到生活費,另外100萬元做預備金,供你們度過2年股災。


你是否達成了以上的條件呢?如果達成了,恭喜你,美好的第三人生已經就在眼前了。如果還須努力,也希望是已經離目標不遠了,請你除了繼續努力之外,也可以同時提早規劃你理想中的第三人生。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