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35年重回校園!退休後,我在電影碩專班「半工半讀」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11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9月12日下午5點,我在睽違35年後,重新回到了既陌生又孰悉的校園,再次當起了學生。

文/施昇輝

 

有朋友笑說,我要開始「半工半讀」了。我覺得這個說法很有趣,但一般的認知是用「打工」來完成「求學」這件事,而我的狀況卻是:這兩件事各占我的第三人生的一半,一邊繼續寫作、演講,一邊念碩士在職專班。

 

我在35年前,畢業於台大商學系,現在又是小有名氣的暢銷理財作家,大家或許想當然爾我一定是去念EMBA,但我卻選擇了去唸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

 

39年前考大學時,父母反對我去念電影,而我也沒有反抗,結過考上了未來工作比較好找的商學科系,後來也在證券業累積了一些財富。

 

回顧那個屈服現實的第二人生,我並沒有後悔,因為它給了我穩定的生活,而在進入第三人生的今天,已經沒有太多必須牽掛的責任,所以決定去圓年少未能完成的夢想。

 

 

今年3月16日寄出書審資料,4月14日參加入學面試。我本來沒有抱太大希望,因為我毫無電影實務經驗,頂多就是一個看了近4900部電影,以及寫了一本有關電影的書《一張全票,靠走道》的超級影癡罷了。

 

但最後,居然在26個考生中,以第4名錄取。

 

雖然4月26日上網就知道錄取結果了,但學校事後還是寄了錄取通知給我,並附上一封短信,信中有一段話是這樣寫的:「貴子弟資質優異,我們會盡心培育照顧」。

 

文字當然沒有問題,但對於一個習慣做「家長」的我來說,「貴子弟」三個字似乎指的是我的子女,但這一次居然指的是我自己,身分轉換上真的有些不習慣。

 

9月10日開學,我的第一堂課則是在9月12日才開始。開學前,要在網路上選課,對年輕人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但卻是我的人生初體驗,甚至還有點擔心,深怕操作不當、誤了上學。

 

所幸其中一個年輕同學曾在一個演講場合來與我相認,所以我就決定請她協助選課。

 

 

我根本沒看清楚她是如何操作,她只問了我要選哪幾門課,然後幫我設定了所有學生資料和密碼,就在彈指間完成了。看她列印出我的選課明細,我這個大叔終於卸下了心中的大石。下學期,我還是會請她幫忙,我看我就甭學了。

 

9月12日上課之前,我一直猶豫不定,到底該去買筆記本,還是直接帶筆記型電腦去上課。後來想想,我的中文打字又不快,還是用最傳統的原子筆和筆記本吧!

 

第一堂課是晚上6:30開始,我還特地在5:00就開車到學校了。第一件要辦的事是停車證,雖然之前曾打電話到學校問該怎麼辦,但聽到的答案和實際的現場狀況還是有落差,只好決定用問的比較快。

 

這時,突然有點落寞,以前子女開學,我都會協助他們辦理,現在老爸上學,居然沒有「家長」可以幫忙,一切都要自己來。

 

每個被我問到的年輕同學,看到我都露出詫異的表情,或許他們心中都在納悶:「你真的是學生?我還以為你是老師或家長呢!」

 

辦好停車證,居然要順便領學生證,因為要憑學生證才能進出停車場。後來才知道,我是全班第一個拿到學生證的人,其他人還要問我該去哪裡辦理呢!

 

 

第一堂課是選修課「電影風格研究」,授課老師是原來的系主任廖金鳳。以前對影史上常常探討的電影風格有些涉獵,所以講授內容對我來說並不太難。比較有趣的是同學自我介紹,而且都大有來頭,我真是裡面的超級大遜咖。

 

一個是中文流利的法國人,拍過一部上過院線的國片,目前在大學教書,他還得過台法文化交流獎。一個是非常有名的電影配樂,畢業自美國長春藤名校,也在大學教書。一個是演員,是演員訓練班教表演的老師。

 

聽到他們的自我介紹,我真是有點自慚形穢,但我應該也不要妄自菲薄,因為廖金鳳知道我想達成的夢想,絕對不只是拿文憑而已。

 

隔兩天的9月14日要上「通識英文課」,是必修但不算學分。因為是來自不同研究所的學生一起上,我才發現我居然不是最老的學生。

 

年紀最大的大叔是國樂系,已經66歲,還有兩個大嬸都超過60歲。原來現在老來圓夢的銀髮族真的不少,所以請讀者真的要有「他們能,我為什麼不能?」的雄心壯志。

 

 

我們的帥哥ABC老師一身黑衣,露出結實的肌肉,根本就是一個型男。他上課很有戲劇效果,一開始全程講英文,嚇壞大家,然後才不小心說了一兩句中文,大家這才放心,後來就中英夾雜,其實他的中文說得非常好,還用了很多艱深的成語。

 

我特別把另外兩堂課都集中在星期六,可以免去舟車勞頓之苦。9月15日上午是必修課「電影美學專題」,又是廖金鳳老師上課。這門課抽象多了,對我是個很大的挑戰。

 

下午是知名影評人,也是《臥虎藏龍》的編劇蔡國榮教的選修課「劇本寫作與分析」。他在點名看到我的名字時,說他記得我,真是非常榮幸,因為我在大學時期常常在報章雜誌發表影評,雖然不像他是影評界的A咖,但我至少也有B咖的地位。

 

上課前,心情多少有些忐忑,因為畢竟離開校園太久,深怕已經不知如何上課、考試、寫報告,還有如何和年輕同學互動。第一周四堂課上下來,緊張的心情篤定不少。

 

雖說目前是「半工半讀」,或許未來兩年會是「讀書優先,工作其次」。當作家的夢已圓,但念電影的夢仍在持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活到老學到老,其實還不夠─我的電影圓夢計畫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4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活到老,學到老」,但我認為只是「學習」還不夠,一定要督促自己能有一個「成果」。不加上成果的驗收,你一定不容易有持續的熱情,甚至還會找很多藉口半途而廢。

就像我上一篇所提的建議,第三人生必須有一個「能進步」的興趣,除此之外,還應該有一個「能有成果」的學習。有些人的興趣已經持續幾十年了,到了第三人生有更多時間,當然就要更加精益求精。有些人的興趣是在第三人生才開始學習的,那就要把學習的成績交出來。

 

從小熱愛電影成癡

長期寫影評做筆記

 

我從小非常喜歡看電影,這個興趣持續到現在,迄今狂熱依舊。到今年3月底為止,已經看了超過4800部電影。我自稱「影癡」,而不只是「影迷」,我認為前者是沒時間也要想辦法看電影,後者則是有時間就會看電影。看電影是一個「很難進步」的興趣,除非你最後去拍電影,否則只能說你的鑑賞力或許會提高,但很難把這個進步的程度具體化。

 

當年考大學聯考時,有想過要念電影系,但父母強烈反對,只得作罷。進入大學之後,仍未忘情電影夢,所以在大一暑假期間拍了一部長約10分鐘的8釐米實驗電影《門神》,但完成後自覺手法粗糙拙劣,毫無天分,從此徹底放棄電影「創作」的夢想,只單純做個電影「欣賞」的愛好者。該片因可看到40年前的台北地景,所以有幸成為國家電影中心的館藏,目前可在Youtube上看到。

 

大學時代,受邀在《世界電影》雜誌寫專欄,開啟了寫影評的人生,文章散見當時的各大平面媒體,有時用本名施昇輝,有時用筆名方日光發表,至1988年工作忙碌之後才完全中斷。

 

在公開發表影評之前,我從1976年國三下學期起,就開始在筆記本上寫下對每一部電影的觀後感,並給予評分,至今42年從未間斷,所以才能精確算出目前觀影的數量,這也成為我人生最重要的紀錄。

 

2014年,我將一生看電影時發生的相關故事,寫成一本給電影的情書《一張全票,靠走道》,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是我的回憶錄。

 

第三人生不忘電影夢

考在職碩士專班圓夢

 

今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中,大家說我這麼愛看電影,以前想念電影系又未能如願,何不在進入第三人生之際,去考電影系,圓一個年輕時的未竟之夢?這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深受鼓舞,決定要把這件事付諸實施。

 

本來想說電影系的學科成績應該要求不高,豈料目前最夯的台藝大電影系,居然大學指考成績要500分左右才能考上,完全超乎我的想像。此外,有些朋友得知我有這個雄心壯志,雖然都非常支持我,但卻說我不該去考大學部,萬一我真的考上了,可能會讓一個有天份的年輕人落榜,甚至連研究所都不該佔人名額,因為我看來不會真的想拍電影。

 

最後,我接受大家的建議,決定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而且入學考試相對容易,只要備妥書面送審資料以及面試即可。

 

下一個問題是,如果我只是想拿一張電影系的碩士文憑,其實並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念電影系究竟能產生什麼價值?雖然第三人生的學習,對自己有意義、有價值就夠了,但我去念書,一定會動用到國家和社會的資源,因此我必須能有貢獻,才對得起我用到的這些資源。

 

畢業之後,我自認絕不可能去拍電影,一來我承認自己沒有天分,二來要投入很多資金,一定會成為沉重的經濟壓力。最後,我決定從我以往從事金融業的背景及經驗切入,並透過我未來對電影實務的學習,希望對現有籌措電影創作資金所面臨的問題提出探討,再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

 

在準備送審資料時,我參考了一些相關的論文,但多半都是企管商學研究所的學生所寫,立場偏向財務面,也就是都是從「資金方」的投資效益去考量,而很少從「創作方」的立場來思考。念電影系,可以讓我多了解創作者的需求,然後為有創作天分但苦缺資金的年輕人,以及有資金但對拍片陌生的投資機構,提供整合雙方的機會,進而對台灣電影界貢獻棉薄之力。

 

活到老學到老還不夠

學到精才能交出成果

 

各位讀者,你當年念書真的就是你最感興趣的科系嗎?如果不是的話,何不像我一樣重回校園,完成自己的興趣呢?如果是的話,那又何妨多念另一個科系呢?畢業取得文憑,就是最具體的「成果」,不是嗎?

 

如果你的學習並不是在學校,所以沒有畢業證書,但或許有結業證明,也一定要努力取得,成為對自己的一種肯定。如果沒有結業證明,就一定要有成果的展示。

 

不要以為「活到老,學到老」就夠了,還要「學到精」。

 

(本文寫於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面試之前)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的第三人生 情願慢,也不要急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5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時間」對第三人生來說,是很矛盾的。由於人的壽命有限,所以感覺時日無多,好像很多事都還沒做,因而非常焦慮。另一方面,由於無須再工作,也無須再承擔教養責任,因此可自行支配的時間反而變多,但若不善加利用,導致生活空洞,也會感到非常惶恐。

以「旅行」這件事來說,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世界這麼大,還有那麼多國家沒有去過,怎麼辦?所以很多人瘋狂旅行,希望把書上介紹的所有景點和美食,都至少能看一遍、吃一回。很多旅行團的規劃就是在十天左右的時間內,可以讓你跑遍三四國,美其名CP值很高,其實不過就是走馬看花、囫圇吞棗。

 

不愛跟團走馬看花

卻沒勇氣獨自旅行

 

我四月上旬參加的奧捷旅行團,就是這種典型的行程。扣除來回航程,在奧地利待三天,在捷克待四天,所有重要的景點都看到了,但號稱最美麗的中世紀古鎮庫倫諾夫豈是一天就能徜徉的?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鼎盛時期建立的熊布朗皇宮(又稱美泉宮),怎麼可能半天逛得完?

 

在幾乎同一期間,數年前我去尼泊爾旅行時的領隊Tammy,她花了近二十天的時間,獨自一個人旅行匈牙利、捷克、奧地利,看到她即時在臉書上分享的旅行見聞,我真是羨慕得不得了。

 

我其實是有時間,也可以這麼做,而且她的花費甚至比我更低,但我就是沒信心自己一個人旅行。雖然想要深度旅行,但卻沒有能力做到,這恐怕是大多數人的遺憾。

 

某天下午,我們在布拉格要下遊覽車,去入住飯店時,Tammy居然就站在人行道上,這次巧遇是該趟旅行最大的驚喜。

 

國內居遊深入當地

排除國外語言障礙

 

美食及旅遊作家韓良憶一直鼓勵大家要在一個地方「居遊」,透過一個月的時間long stay,才能真正玩透那個地方。現在也有很多人藉由短期「遊學」,達到相同的目的。

 

不過,這牽涉到語言的障礙,因此讓很多人裹足不前。既然出國居遊或遊學,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那麼我們何不在國內這麼做呢?因為這絕對沒有語言隔閡的問題。

 

這時,我要舉四月下旬所參加的另一趟旅行為例了。這是一個四天三夜的蘭嶼行程,看似尋常不足為奇,但我們是用徒步環島的方式來進行,而且是一趟充滿文史內涵的深度旅遊。

 

蘭嶼旅行徒步環島

深入認識在地文化

 

我這幾年認識的一群朋友,為他們的團體取了個「蝸行」的名稱,經常會選定一個地點,至少做三天兩夜的安排,而且完全用徒步的方式進行,並請當地人士擔任導覽,最後大家還會捐錢給在地的環保或文史相關團體,走的公里數愈多,錢就捐得愈多。這次的蘭嶼之行也完全比照辦理。

 

為了展現決心,承辦的「魚飛文創」還製作了一件T恤,上書「徒步環島,不要載我」八個大字。頂著烈日豔陽,有時還來場短暫的傾盆大雨,我們花了兩天的時間繞行全島一周。這不叫「接地氣」,什麼才叫「接地氣」?

 

日本四國有「遍路」、西班牙有「朝聖之旅」、美國有「阿帕拉契縱走」,動輒數百,甚至上看一千多公里,都是近年很夯的徒步健行之旅,為何台灣不也來規劃類似的行程,與環島騎單車互別苗頭呢?

 

蘭嶼傳統的拼板船(也就是大家俗稱的「獨木舟」)製作過程、織布文化,還有地下屋的參訪,或許很多蘭嶼的行程都會安排,但我們這一次花了更多的時間去了解「蘭嶼之父」紀守常神父當年偉大的感人事蹟,這是此行最特別之處。

 

我們從台東搭船到蘭嶼之前,特別參觀了位於台東白冷教會會所內的「紀守常神父基金會」,也在島上親自拜訪了幾位當年和紀神父一起為達悟族人爭取權益而奮鬥的夥伴,並參訪了極具傳奇色彩,由紀神父親自興建的紅頭天主堂。

 

教堂內居然沒有耶穌和十字架,而且聖母瑪利亞也是依照蘭嶼婦女的形象所繪製,都見證了紀神父完全融入當地居民生活的在地化。

 

徒步環島當然很辛苦,但能深入蘭嶼的歷史與文化,則讓人感到非常的充實與興奮。傳統總有一天會式微,歷史也終究會被遺忘,我們何其有幸能在它們消失之前,向它們做最後的致敬。

 

別奢望在人生最後的歲月中跑遍全世界,何不用更悠閒的心情、更緩慢的步調,好好體會台灣被我們長久忽略的美麗,甚至是哀愁?到了第三人生,情願慢,也不要急!!!

 

後記

 

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曾提到我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一事。4月26日已經放榜,我僥倖如願考上,爾後我將在這個專欄中,陸續分享我重回校園就讀的點滴,敬請期待。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別變一攤死水!找機會,讓自己充滿學習的熱情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8月0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話,我相信絕大部分的人都能說出一番大道理,因此我也無須浪費時間來闡述這個老生常談。要學習一種新知識或新技能,如果沒有明確目的,熱情其實很難持續。有時候,要找到明確的目的不容易,只好讓目的來找上你。

 

文/施昇輝

 

這次,我要分享一個「目的找上我」的親身經歷,及其帶來的學習之旅。我先講結論,再來詳述:「打官司,就是一次很棒的學習。」

 

多年前,我太太在私人停車場與他人(以下簡稱A女士)所駕的車輛發生擦撞。當天,我太太急著送女兒去上學,因為擦撞很輕微,她甚至當場以為沒啥損害,也沒下車察看,就直接開走了。

 

A女士和我太太都是該停車場的月租戶,所以很快就聯絡上我太太,說希望會同警方做筆錄,才能向她的產險公司(以下簡稱F公司)申請理賠。我們自己的車已經很舊,沒有保車損險,而且也不過就是前保險桿有一道刮痕,所以根本懶得去修,但我們還是願意配合A小姐做筆錄。

 

事發當時,我太太所駕的車雖已啟動,但根本還沒駛離停車格,而A小姐圖快抄捷徑,沒有開在正常的車道上,而是直接從隔壁空著的停車格斜切過來,導致她的右前門碰上了我太太的前保險桿。因為是發生在私人停車場,警方不會判定責任的歸屬,做完筆錄就各自請回了。

 

這是第一個學習:「警方不介入私人停車場所發生的糾紛。」

 

過沒多久,我們收到法院送達的F公司向我們求償的起訴書,要向我們索賠一萬四千多元。天啊!對方右前車門也不過只是有些許脫漆及凹痕,竟然就這麼獅子大開口!

 

這種民事官司,都會先經過調解程序,以免讓小案浪費太多司法資源。調解當天我陪太太一起前往,F公司的法務人員(以下簡稱B先生)趾高氣揚地說:「若願和解,同意將金額降至八千元。」

 

我和太太對望一眼,然後我緩緩說道:「我們只願意付一千元。」其實還沒進去調解庭之前,我們的底線是三千元,但看到他那種「你們這種小老百姓怎敢跟我們大公司對抗」的高傲態度,當場我決定只願賠一千元。

 

這位調解委員根本就是一心向著大公司,完全無意聽我解釋,冷冷地說:「那就等法院傳喚雙方了。」B先生大概不敢相信,有人敢跟他們對抗?而且露出一副「你們怎麼可能會贏?」的輕蔑眼光。

 

面對這件官司,我完全是抱持著學習的態度。學費最多就是一萬四千元再加裁判費一千元,我還付得起。如果打贏了,不只可能完全不用賠,還能有寶貴的學習經驗,怎麼算都划得來。當時,我沒有出過任何一本書,還不是暢銷作家喔!

 

 

我沒有請律師,因為律師費遠超過我的賠償金額,所以一切都自己來。各位讀者千萬不要認為沒有受過任何法律的專業訓練,怎麼寫狀紙?怎麼知道要用什麼格式?甚至因此放棄爭取自己的權益。

 

法院不會用要求律師的標準來刁難我們平民百姓,所以只要把你的理由很通順地寫在A4紙上就好了。不過,現代人應該都會用WORD,因此建議不要再用龍飛鳳舞的親筆字來寫了。

 

有任何不懂的地方,怎麼辦?先問你認識的律師朋友,如果沒有,就親自跑一趟法院,有專人會為你義務講解與協助。千萬不要用打電話的方式去請教,一來不易接通,二來有時講不清楚。

 

我們的訴求就是「擦撞輕微,修理費用太不合哩。」此外,A小姐沒有開在正常的車道上,因此怎該由我們負全責?

 

最後,我還找到一個可以讓F公司「一槍斃命」的有力證據,那就是這一萬四千元是由兩張發票所構成,一張是板金的費用七千元,另一張是換車門的費用七千元,但不合理的地方是板金發票的日期在換車門發票之前,既然板金了,為何還要更換整個車門?

 

不過,法官認定發票日期與本案無關,但要考慮車門的折舊問題,最後判我們賠四千多元,然後我們負擔裁判費三百元,F公司負擔七百元。以這個結果來看,我應該算是勝訴。我本來還想上訴,讓學習之旅繼續下去,不過太太說:「別鬧了,適可而止吧!」

 

整個法律攻防過程,我寫了三次答辯的理由,因此害B先生也要回應三次。我想他大概沒碰過我這種敢和「大鯨魚」對抗的櫻櫻美代子「小蝦米」吧?

 

這個故事希望給各位讀者的啟發就是,變成被告時千萬不要妄自菲薄,只要自己有理,打官司又有何妨?不過我並不鼓勵大家遇到芝麻小事,就提告興訟,因為還是該避免浪費司法資源,而且萬一碰到恐龍法官,就自討沒趣了。

 

打贏官司,就是讓自己持續充滿學習熱情的動力。

 

熱門文章

退休後學張忠謀寫自傳!問自己還有哪些心願沒完成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9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今年6月,在台積電股東會上,張忠謀卸下了董事長的職位。媒體問他:「退休後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他則回答:「打橋牌,還有把自傳的下半部寫完。」

文/施昇輝

 

他的自傳未來肯定會成為暢銷書,而各位讀者若要寫自傳,會有人願意幫你出版嗎?還是會有人願意購買嗎?答案應該是否定的,但各位讀者的自傳對你自己來說,還是深具意義的。

 

寫自傳的目的,不是為了別人,而是要誠實面對自己。如果你從小就有養成寫日記的習慣,寫自傳就相對容易,只要找出日記裡曾經寫過的重要人生事件,然後重新加以整理即可。如果沒有以上的習慣,就得重新來寫,但好在第三人生有的是時間,不是嗎?

 

那麼,要寫些什麼呢?

 

第一、寫出你最真實的感受。

 

如果你希望自傳在你往生後才讓家人閱讀,那就放膽來寫,就算講實話會傷了家人,也不該避重就輕。

 

我舉西班牙大導演阿莫多瓦最新的電影《沉默茱麗葉》為例,片中的女兒即便也得承受喪父之痛,但仍悉心照顧喪偶的母親,就在母親走出憂傷之後,女兒卻突然不告而別,從此不再與母親聯絡。

 

如果你和家人之間也存在心結,最好的方法就是當面表達,絕對別用沉默來逃避。如果你選擇生前沉默,至少該在自傳中把這些難以啟齒的情感忠實呈現,讓活著的家人不要抱憾一生。

 

第二、寫出你最難忘的許多回憶。

 

無論是最開心、最悲傷、最憤怒、最幸福的回憶,都讓自己可以透過文字回味再三。

 

再以一部電影來說明,即是日本名導是枝裕和早期的作品《下一站,天國》。這部電影講的故事是,人到天國報到之前,要在一個中繼站停留7天,站上的工作人員會問你一生最難忘的回憶是什麼?然後就你提供的回憶內容製作一捲錄影帶,讓你能夠帶到天國去,不過只能選一段回憶,所以你一定要慎重做決定。不過,我們不必跟電影裡的角色一樣,只能選一段,這個時候你愛寫多少就可以寫多少。

 

第三、寫出你對自己這一生的反省。

 

中國古代聖賢曾子說,人該一日三省吾身,但在忙碌的工商社會中,上床能夠立刻睡著,沒有任何雜念,已經是現代人最幸福的一件事了,哪可能有時間反省一天的所作所為?

 

第三人生展開後,應該不必再負擔謀生和教養的責任,就有時間好好來反省了。你曾做過什麼不道德的事?害別人受傷的事?來不及說抱歉的事?或是說過的謊言,無論是惡意還是善意?

 

今年在台灣最賣座的韓國片《與神同行》就是在描述人死後到了陰間所要接受的七種審判,包括怠惰、欺騙、背叛、不義、暴力、謀殺、和天倫等等。我們平凡人大概不會經歷謀殺和暴力這類事情,但其他五個或多或少都曾犯過。把它們完整寫下來,一定能帶來洗滌心靈的效果。

 

第四、寫出你還有哪些心願想要完成。

 

曾有一位專門為臨終病人在做心理輔導的澳洲護士Bronnie Ware,統計出一般人死前最常見的五大希望與遺憾,包括「別為了他人的期許而活」、「不要太認真工作」、「能夠更有勇氣表達自己的感受」、「能夠和好友保持聯絡」,以及「更快樂的度過這一生」。

 

趁還有時間和體力,寫下你尚未完成的所有心願,讓自己不要和很多人一樣抱憾離開人世。

 

關於人生最後願望清單的電影,大家一定會想到兩大巨星傑克尼柯遜和摩根費里曼主演的《一路玩到掛》,而這也是近幾年給我最大啟發的電影。不要再對金錢斤斤計較,能花就花、值得花就該花,何必在第三人生還要虧待自己呢?

 

第五、或許考慮出版一本作品集。

 

很多人在第三人生會學習一些才藝,或是本來就一直有些創作,例如寫作、攝影、繪畫,這時都可以認真考慮自費將這些作品集結出版,作為一份別具意義的禮物,拿來分送親朋好友。

 

有些網站可以提供編輯軟體,編好之後傳送過去,再請網站列印成冊即可。若是不會處理相關技術問題,也可以請子女幫忙。如果數量很大,也有專門的出版社願意協助編輯與印刷,其實是非常容易的。

 

 

怎麼寫呢?

 

第一、用WORD寫。

 

別寫在稿紙上,一則字跡難認,二則不易保存。我想現代人應該都會使用WORD軟體,寫完後存在電腦或雲端裡。全部完成後,也可以列印一份出來保管。

 

第二、每天花30分鐘寫。

 

請一定要建立每天固定時間寫作的紀律,否則很難持續下去。一天寫多久,就由讀者自己決定了,但我建議最少30分鐘,最多不要超過一小時。

 

第三、不必擔心是否通順或有錯別字。

 

這本自傳是寫給自己的,不是寫給廣大讀者,也不是要應徵工作用,更不是要寫給老師修改的,所以不通順沒關係,有錯別字也無妨。

 

第四、按時間?按事件?按人物?按照片?

 

自傳不一定要寫成從小到大的流水帳,你可以只找幾件重要的事來寫,也可以只寫你和幾個親朋好友的故事,甚至你可以挑出一些重要的照片,就每一張照片寫出當時的情景。要依據什麼來寫,其實都悉聽尊便。

 

看到這裡,建議你就打開電腦裡的WORD軟體,寫下自傳的第一句話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不能只有老朋友!我靠旅行團、電影聚會,這樣交到一輩子的好麻吉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10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般人認為,擁有一些老朋友,會是第三人生非常重要的支柱,我卻認為這樣消極了一點。如果還能在步入老年時,結交一些新朋友,一定會帶來人生嶄新的樣貌,包括看事情、看世界的全新角度。

文/施昇輝

 

「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話,不只適用在新事物的學習上,也應該包括結交新朋友在內,因為他們的出現,絕對可以帶來同樣的效果。

 

前年,我的大女兒出嫁,我邀了一些同學、同事和朋友,來一起分享我的喜悅。他們總共坐了九桌,其中認識超過十年以上的有五桌,而近幾年才認識的也有四桌之多。

 

我對這樣的比例非常自豪,也希望這樣的比例能成為正在閱讀本專欄的讀者所要追求的目標。不過,我必須先聲明,我絕不是那種只要是點頭之交就會寄喜帖的人喔!

 

我在2003年就被迫離開職場,在44歲的時候也被迫提早進入第三人生。

 

離開職場前幾年,社交圈一年比一年縮小,當年認識的同事、同業和客戶朋友幾乎很難繼續交往了,朋友只剩下高中、大學的同學。幸好同學們對我都不離不棄,否則真的會成為孤家寡人。

 

一直到2010年,和太太去參加北海道旅行,人生中才迎來了第一批新朋友。

 

退休

 

很多人不喜歡跟團旅行,因為時間和行動都會受到很大的限制,但這絕對是結交新朋友的最佳捷徑。這是我們夫婦第一次不帶子女出國的旅行,因為少了照顧的壓力,就可以和團員有更多的互動。

 

這個團大概有接近50個人,但因為幾次吃飯同桌的關係,我們和其中四對夫婦,以及一對情侶特別有話聊。我想是因為彼此的經濟狀況類似、年紀也不算相差太大,而且知識水平也相當,所以感覺特別投緣。雖然只有短短5天行程,卻成了好朋友。

 

大部分的跟團旅行,即便旅途中跟某些團員很談得來,但常常在回國的機場行李轉盤旁,就在「再見」、「保重」聲中,友誼也畫下了句點。不過,這一次是我跟團旅行的例外。我們12個人相約,回國以後每三個月要輪流主辦活動,讓大家成為一生的朋友。

 

我們的活動不是只有聚餐,還包括一場小旅行。一開始只是一天的活動,後來沒有兩天一夜就不過癮。不只會去住民宿,還常常相約去露營,甚至我們兩對年紀最接近的夫婦不但有一年去東京自由行了8天,還一起去花東玩了3天。

 

 

這種旅行的例外,後來不斷發生,結果就成了慣例。2012年去尼泊爾、2014年去地中海搭郵輪、2016年去紐西蘭、2017年去爬黃山,都交到了能夠持續維繫友誼的新朋友。

 

當然,也不是每趟旅程都有這種「收穫」,有些行程只交到一個朋友,有些行程結束後,甚至連同團團員的名字都忘得一乾二淨,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旅行如果像確知的「薪水」,交新朋友就是額外的「獎金」了。

 

第三人生的旅行,應該都是和另一半出遊,千萬不要只是沉浸在兩人世界裡。結婚生活在一起這麼久,以前是日久生「情」,老了要小心別日久生「厭」了。

 

幾個月前,我和一些好朋友去參加蘭嶼徒步環島團,因為和一位朋友的太太邊走邊聊,還讓其他團員誤會了!更好笑的是,他們也把我的太太和她的先生誤認成一對。朋友能熟到這個程度,也算人生一大樂事。

 

 

跟團交朋友,應該是很多人都可以做到的事,而下面要分享的故事或許不是那麼容易發生,不過應該也能對各位或多或少有些啟發吧!

 

2013年底,我的一位高中同學知道我是已經看了近4900部電影的超級影癡,所以就邀我去她的一位好朋友家看電影。

 

這位朋友每個月會找一位電影達人到他家裡放電影,然後很多他的朋友都會固定去參加。這次的電影聚會,又讓我有緣揭開了另一場結交新朋友的序幕。

 

原來這些來看電影的人,很多都是荒野保護協會的人。「荒野保護協會」對我來說,不只名聲如雷貫耳,而且他們對推廣環境保護、生態教育的崇高使命感,更讓我非常欽佩。

 

後來,除非我有事,或是已經看過那部預計要播放的電影,否則我都會去參加這個每月舉辦的活動,然後跟這群屬於協會元老級的會員就越來越熟了。

 

看電影只能相聚頂多三四個小時,所以真正成為知交,則要從2016年一起去紐西蘭旅行算起。今年10月,我們又一起去了克羅埃西亞,而且還有一個更溫馨的理由,那就是我們有6對夫婦今年正好都是結婚30周年。

 

 

因為共同的興趣而成為朋友,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也很有可能因此而交到了其他的朋友,這就像葡萄一樣,會是一串一串的。興趣是敲門磚,敲開之後,或許會是更大的一片天地。

 

第三人生絕對不能只是吃喝玩樂,還是應該找點有意義的事來做。

 

我在2012年出版第一本書之後,持續透過寫作分享我的經驗,不管是投資理財、郵輪旅行,或是如何規劃第三人生,對我來說都是非常有意義的事。因為我必須跟很多出版社、電視台、廣播電台,甚至現在很多的網紅共事,很自然地又交到了一些新朋友。

 

我當然知道,寫書不可能是絕大多數人能夠擁有的經驗,但你如果願意去擔任志工,一來打發時間,二來貢獻經驗,三來更可以結交到志同道合的新朋友,不是一舉數得嗎?

 

交新朋友有什麼撇步嗎?完全沒有。只要你願意走出家門,就有無限的機會。整天待在家裡,第三人生肯定是一片空白。走出去,交個新朋友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