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鄉做公益19年!至善基金會執行長:我的夢想就是,所有孩子都被照顧

撰文 :萬年生 日期:2019年03月22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陳弘岱攝影
  • A
  • A
  • A

描述十八世紀天主教耶穌會赴南美傳教的電影《教會》(The Mission)中有一段情節:當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軍隊入侵,知名演員勞勃.狄尼洛(Robert Anthony De Niro)飾演的傳教士選擇舉槍對抗,另一位傳教士則禱告和平,結果,兩個人都被殺了……。

訪問中,現年五十六歲的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洪智杰,主動提到了這部過去影響他至深的電影。

 

在大學時,身兼張老師諮商督導的他,當時看完電影崩潰大哭,因為片中情節精準映照了他實際參與輔導工作的感觸:「當環境讓人失去自主,已經不是靠個人力量,就能拉回一個人的命運。」

 

加入至善基金會「救火」

關注偏鄉兒少發展、發起串連計畫

 

當年的感觸與衝擊,存在某些無力感,但他沒被這份無力感打倒,相反的,洪智杰把這個近似於「向天要人」的艱難任務,當成自己的終極目標。

 

「我的夢想就是,所有孩子都被照顧,也照顧這些大人心裡的小孩。」洪智杰想從預防角度提前解決社會衝突,因此,攻讀碩士時從原本設定的輔導諮商,改赴美國專攻非營利組織管理。

 

回台後,他因緣進入當時湧入巨款而分裂的至善基金會「救火」,沒想到一待就是十九年。十九年,不足以圓滿洪智杰的公益大夢,但夢想也不再縹緲了。

 

長期關注兒少發展的至善,目前每年約幫助台灣一千四百位三到十八歲的原住民孩子,更成功讓約有半數學生是低收入戶的新竹尖石國中,中輟率從最高的二○%下降歸零。

 

至善有今日的成績,是靠一次次的行動、調整,慢慢累積換來的。

 

最早,至善選擇服務相對偏遠、缺乏資源的新竹縣山區原住民鄉尖石時,只是從補助弱勢的角度,提供國小營養午餐、獎助學金等物質面。

 

後來,政府資源陸續介入,便轉型高中助學服務,又發現許多學生學習上有困難。進一步探究原因,三到六歲的學齡前和十八歲之前的青少年時期都是關鍵期,因此串連三到十八歲的「陪你長大」計畫。

 

但從兒少發展的角度來看,究竟該提供什麼服務?洪智杰選擇直接進到尖石現場詢問需求,沒想到部落的人反問他:「你能留多久?」

 

「他把你當過客,當時怎麼回答都沒辦法證明,只能用行動回答。」他發現偏鄉的兒少發展服務不可能一、兩年就有成效,要成功圓夢第一步。

 

首先要有耐心,「錢多錢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不可以延續。」二○○四年,襲台的艾利颱風,成了最佳催化劑。

 

提倡「媽媽老師」的制度

留住優秀師資、讓教育資源在地化

 

至善新竹工作站主任楊曜誦回憶,風災過後,原本只是陪伴當地婦女參與勞委會(現改制為勞動部)的手工藝專案賺錢,但這群媽媽身邊的孩子,難免干擾工作。

 

於是,媽媽們拜託大學畢業的楊曜誦教孩子們讀書,慢慢的,從最簡陋的車庫裡,發展出部落互助教保服務中心。

 

「社區開始有回應,這邊也說要、那邊也說要,有種感覺而生,我好像做對了。」洪智杰愈做愈理解山上不是缺錢,缺的是教育資源,但問題是,只要老師一離開,服務就斷了。

 

夢想在前面,遇到問題,就得解決問題。為了留住師資,他設計以「媽媽老師」的概念,讓教育資源在地化。

 

「培力概念」不少單位都有,至善卻進到社區,並設計出三合一方案:既照顧小孩、又讓媽媽有收入。

 

另外也透過教學,傳承保存當地文化,「媽媽也會逃走,覺得很難;我們得一直跟她磨,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解決教育工作最重要的師資問題。」

 

不僅如此,他和團隊更打造一座由廂型車改裝的「行動幼兒園」,車上配有專業社工、部落媽媽老師和兒童教學玩具,每天開往新竹縣最偏遠的尖石、五峰鄉散居的泰雅部落各據點。

 

「這台車很漂亮,四周還有更漂亮的風景。」更妙的是,「都不用跟小朋友講怎麼玩,他們就會愛上這些玩具。」

 

教育部國教署副組長蕭奕志觀察說道,至善長期關注原住民部落幼兒學習,行動幼兒園讓更多小朋友從小有機會就近取得教育資源,以及和同伴玩樂的機會,很有意義。

 

洪智杰解釋,傳統幼兒照顧多只注意生理健康,「有力氣種田就可以,」沒有意識到認知能力。但孩子需要刺激和互動,如諾貝爾經濟學家赫克曼(James Heckman)的研究。

 

投資在○到三歲的孩子,投報率是七到八倍、小學生是三倍、大學生是一倍。「我們希望處理台灣『神經末梢』的地方,行動幼兒園開出去找小朋友,就是盡量覆蓋到讓所有孩子都可以得到好的照顧。」

 

這一天,四十歲的游素美隨著行動幼兒園,開到至善在尖石後山,展開幼照服務的發源地養老部落,教小孩用泰雅語自我介紹、就地取材當地的竹子,做成照片架等文化課,她正是至善當時第一批培訓的媽媽老師。

 

她不只發展出用當地特有的材料教學等獨特教法,還獲邀到小學教泰雅語和泰雅文化,是當地「走路有風」的文化老師。

 

很難想像,最早她也曾因學歷、身分被周遭質疑氣到哭,「你們不是老師,憑什麼帶我們的孩子。」經過兩、三年,社區媽媽看到自己的小孩,上小學後表現比其他孩子好,才慢慢認同和改變。

 

行動幼兒園▲行動幼兒園外觀塗裝創作者是泰雅族藝術家米路哈勇,它像一台會移動的禮物車,隨著至善到新竹尖石、五峰鄉去探訪孩子。(圖片攝影/陳弘岱)

 

配合部落節奏「有溫度」

團隊放緩步調溝通、尊重多元觀點

 

回首從自卑到自信的來時路,游素美不諱言原以為自己只是部落其中一位媽媽,沒想過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現在還是要走下去,我還要再提升自己,不是我去教,是教其他媽媽可以自己去教孩子,媽媽才不會覺得自己沒能力,孩子也能看見媽媽的能力。」

 

除了深入在地化,處理「理想會打架」,是讓洪智杰更靠近夢想的關鍵第二步。他解釋,包括要怎麼花錢、怎麼做事在內,內部大家都有理想,但太過堅持己見,就會產生衝突。

 

舉例來說,企宣部為了吸引募款要有好故事,社工卻要保護他的個案,「我已經在想辦法幫他去除標籤,自己人反而又把他貼上標籤。」

 

他也曾遇過,兩位社工因為要分工或合作的價值觀不同,彼此互不相讓、吵到離職。

 

「在部落,有一個同溫層概念,做一件事就大家一窩蜂去做,十幾個人一起去,其中一位社工對此非常生氣,認定這樣的作法沒效率,另一人卻很能體會這樣的情感聚集,認為應該放手讓他們去做。」

 

看在洪智杰的眼裡,兩個觀念都對,但當時卻不知道該怎麼化解衝突,因此眼睜睜看著兩位優秀的社工離職。

 

之後,他和夥伴一直在學習讓團隊好好對話溝通、尊重多元觀點,同時讓工作留有一些彈性,不是各自絕對堅持。

 

他不諱言,部落的節奏比較慢,它的度量衡不是速度,是溫度,商業社會的度量衡卻是速度、時間,忽略溫度,「這就會很冰冷,一刀切下,馬上就要人家做決定。」

 

這是跨文化衝突的難度。

 

以至善新竹工作站二十四位員工來說,其中十九位是培力當地的原住民,這些人,同時有著「員工」和「被服務者」兩種身分,這樣的身分矛盾又放大了管理難度。

 

「現在我學到一種深度同理,一邊要速度,一邊要溫度,兩個不同的度量衡,要一起做,就要創造一個既有速度又有溫度的解決方案,才能往前進。」洪智杰說。

 

然而速度與溫度哪能兩全?於是,洪智杰也強調,至善要的,不是市場占有率,「我們策略是像針灸,一針扎下去,穴道對了,那就通了。」

 

往夢想邁進「更多一步」

歡笑與喜悅陪伴,走過一個個路口

 

服務經費來源逾九成靠小額募款的至善,去年或許因年金改革等因素,導致民間捐款轉冷,原有的八千個捐款人掉了四百人,他正為八年來首度預算負成長而傷透腦筋,今年同樣不樂觀。

 

不過,回首來時路,十九年的持續助人行動,洪智杰自承,歡笑遠勝眼淚,喜悅多過悲苦,歡笑和喜悅也就這麼帶著他,走過一個一個交錯的路口。

 

讓每一位原住民孩子都能得到良好的照顧,是他的夢想,像是夜裡他專注凝視的星星。星星的方位,決定路的方向。星星很亮,他的路也愈來愈近。

 

洪智杰▲洪智杰(圖片攝影/陳弘岱)

 

出生:1963年

現職: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

經歷: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祕書長

學歷:美利堅大學藝術管理研究所碩士 

 

我的夢想就是,所有孩子都被照顧,也照顧這些大人心裡的小孩。

洪智杰夢想行動方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傳承」給下一代的不只事業,還有謙卑、感恩的心!一位餐飲董座的故事

撰文 :許怡先 日期:2019年03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許怡先提供
  • A
  • A
  • A

上週228連假的最後一天,天氣突然變得溼冷,陰雨綿綿的中午,非常適合吃涮涮鍋,用暖暖的溫度體驗慢活的節奏。一份衝動,讓我想起了好朋友陳董,一個轉彎,車子便開進了陳董餐廳停車場的巷口。

同樣熟悉的畫面映入眼廉,在號稱「美食沙漠」的桃園,陳董的火鍋餐廳彷彿是沙漠裡難得的綠洲般,餐廳裡客人絡繹不絕。

 

遠遠的我看到他,在四、五百坪的空間裡,正忙著前後招呼客人。不管見面多少次,他的熱情依舊絲毫不減,即便是兩個餐飲科畢業的兒子,都已經能駕輕就熟的主掌餐廳的營運,許多事情他仍然想要親力親為,為往來的賓客打造最幸福的一餐。

 

▲經營涮涮鍋的陳董。

 

看著他這樣,對人以和、對事以真的生活態度,我終於知道了,為何他能多次被舉薦,成為國家官員的晚宴上,最重要的統籌策劃人的原因。

 

我上前與他打了招呼後便坐下來。

 

「你還不肯放手給你兒子接管啊?」我與他開玩笑道。

 

「唉唷,我也是希望把我四十多年的功力傳授給兒子。」陳董總帶著他那靦腆的微笑。

 

「來來來,難得有空,我們好好泡茶聊天,交給年輕人發揮就行。」邀請他坐下並歇息一會兒。

 

「好的、好的,馬上來。」陳董進到包廂裡頭準備著茶具。

 

我們很少時間能細聊家常,但在這一個多鐘頭的時間裡,聊到彼此的過去經驗,才知道原來他也是一位在自己工作崗位上非常認真,並且累積相當多社會經驗的北漂青年。

 

▲陳董的餐廳一角總備有待客茶席。

 

陳董是從小生長在彰化靠海邊的鄉下小孩,家中有五個兄弟姐妹,父親是公務員,排行老大的他,體恤父親負擔一家人的生活太辛苦,於是初中畢業後,便隨即到了台北半工半讀貼補家計。

 

高二時,陳董透過父親朋友的介紹,進入飯店上班,從「練習生」做起,也就是我們現在稱呼的「實習生」。他邊笑邊說,當時飯店業的月薪儘有400元,但是每天分到的小費,可以有30、50元!

 

這不得了啊!那個一碗餛鈍麵只要2塊錢,牛肉麵也只要6塊錢的年代,這在當時可是非常充裕的資金啊!

 

胼手胝足的精神,得到飯店老闆提拔,在當兵前,陳總就升至客房部當服務生,破了飯店界的紀錄,因為那個年代,沒有30歲根本不可能到客房部當服務生。

 

陳董打趣說道,某天他收到兵單跟老闆報告說他要去服役,可把老闆嚇傻了,老闆看著眼前這個刻意燙成捲髮、打扮成熟的傢伙,從來也沒想過他還是個未當兵的小伙子。

 

在37歲那年,飯店重新裝潢,老闆便把陳董由客房服務,升遷至餐廳做基層主管,也從此奠定餐廳的基礎。後來即使離開了這家飯店,他卻也從沒離開過餐飲業,一路被聘請為副理、經理.....等職,再到當時的台北縣一間難得一見的千坪喜宴廣場擔任副總。

 

57歲後,他開始出來創立自己的品牌,以平均每年一家分店的速度,攻佔餐飲市場,也在這市場中豎立起龍頭寶座的名聲。

 

陳總與我結緣的過程更是曲折離奇,據說他在擔任副總的期間,某天一位主廚分送了他一片普洱茶餅。原來的他一點也不愛喝普洱,因此便把這片茶一直放在一旁,彷彿被打入冷宮的妃子一樣。

 

有天剛好平時泡的高山茶沒了,一時之間又沒得補貨,於是才勉為其難的,翻了這位打入冷宮已久的普洱茶的牌兒。

 

誰知,茶湯下肚的瞬間,完全衝擊了他對普洱茶的刻板印象,茶湯顏色紅潤,不只好喝還沒有「臭脯味」(閩南語),完全不輸高山茶。從此他便開始進入到廣大浩瀚的普洱領域。

 

▲我們與普洱泰斗鄧時海老師的合影。

 

後來他在大陸書局買到當時還只有簡體版的《紅酒能,普洱茶為什麼不能》,陳總說這本書是他看過介紹普洱茶內容最豐富、最完整的,於是打蛇隨棍上,便從書上找到中華文化普洱茶交流協會的電話,一通電話聯繫了我,接著就直搗黃龍的殺到協會來了。

 

相識真的是一場偶然,後來也在他大力支持下,我的這本書才出版了台灣繁體版。

 

陳董因為愛好普洱茶,至今也是協會的一員。他說這6、7年來,協會一直致力於建立普洱文化,實在讓他非常佩服,但是他最開心的一件事,是在去年開始,有了一群年輕的普洱新貴們加入。

 

「傳承」一直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事兒,是他非常讚賞的,就像他在培養兒子為餐廳的接班人道理一樣。因為傳承的不只是一份事業,還是那謙卑、感恩的態度,對每件事畢恭畢敬的心。

 

▲傳承陳董餐飲事業的第二代。

 

我端著剛泡好的熱茶,看到茶湯反射著天花板映照的燈光,佩服陳董一直奉行的四箴行:對上以敬,對下以慈,對人以和,對事以真。陳董受到眾人敬重,自然不足為奇了。

 

一個小時稍縱即逝,窗外依舊飄著細雨,但相契之心,讓我們再聊下去也不嫌長。

 

「 一杯熱茶暖的是身,

一份真情暖的是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只跟自己比!馬拉松給謝金河的人生功課

撰文 :謝金河 日期:2019年02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謝金河臉書
  • A
  • A
  • A

跑了十幾年的馬拉松,今年赫然發現我已經是最上一級的60歲級老人組了,平常跑後查詢成績,我都排在中段的頁面,這回打上60歲這一級,我的名字第一頁就跳出來,原來我在半程馬拉松所有参賽者中,正好排第4000名,但在60歲這一組,我排在第70名,而我跑到終點,看到頭上計時器正好是二小時22分22秒,這個人生60歲的半馬,留下的幾個數字,可以給自己留下一點記憶。

跑了十幾年馬拉松,我堅持幾個原則,一是我從不跟別人比,上週聽王冠翔演講,他跑遍全世界六大馬拉松,有五站在3小時以內,我跟他說,我跑過的全馬,從來沒有跑進5小時內。

 

謝金河多年來都會參與馬拉松活動。

▲謝金河多年來都會參與馬拉松活動。(圖/謝金河臉書)

 

二是一步一腳印,馬拉松是一步一步跑出來的,只要是停下來用走的,速度一定慢,而且很難再跑起來,所以每次我都用跑步的姿勢跑完全程。做事的態度也是如此,想一步登天,或抄捷徑,最後花的力氣更大,成功率也低。

 

謝金河參與跑半馬。

▲謝金河參與跑半馬。(圖/謝金河臉書)

 

三是凡事量力而為,我跑馬拉松以舒服為原則,幾十年來速度都沒有太大變化。我發現要想快10分鐘,可能累得死去活來。人生但求知足心常樂。這算是我的跑馬感言!今天顏炳立也參加了13公里組,難得看到他不穿西裝的野性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以前說故事給孫女聽,現在說給大家聽!75歲爺爺的樂活秘訣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0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的想法是:「想要說故事給別人聽,就要自己尋找舞台。」所以我就到學校的晨光時間或圖書館問:「我可不可以來這邊說故事?」剛開始,對方也帶著狐疑的眼神看我,不過次數越來越多之後,我越講越熟練,口碑也慢慢傳開。

文.攝/林曉盈
照片提供/阿松爺爺

 

阿松爺爺,高雄故事人,原本從事軍職,軍中退休後轉任教職。十年前,年屆六十五歲,從職場退休後,偶然的機會下,到外孫女的幼稚園講故事。從此一頭栽進繪本世界,跨進一個他從沒預期的樂齡人生。

 

今年的八月開始,每個月的第二個週日,他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高雄的凹子底公園,以故事接力的方式舉辦「草地故事嘉年華」讓父母可以帶著孩子,在綠蔭下,就著草地、吹著微風,享受歡樂滿溢的故事時光。

 

我以前是職業軍人,四十多歲退休以後去高職當老師,六十五歲學校退休以後在家很無聊,就開始帶外孫和外孫女。我有一個外孫女,她讀幼兒園中班的時候,老師邀請家長到幼兒園為孩子說故事,我認為自己應該可以勝任,就去了。沒想到去了之後才發現:繪本很無厘頭,我居然看不懂!

 

因為在我那個年代根本就沒有繪本。我的第一個故事講得里里落落,很沮喪。覺得自己當老師那麼久,怎麼連故事都不會講呢?

 

於是我去說故事媽媽協會、專門說故事的社團…...研習進修。只要有兒童文學作家或繪本作者來高雄演講,逮到機會我就去聽,後來我才慢慢了解繪本是什麼?結構長什麼樣?隱喻指的又是什麼?然後開始逐漸對繪本產生興趣。

 

我的想法是:「想要說故事給別人聽,就要自己尋找舞台。」所以我就到學校的晨光時間或圖書館問:「我可不可以來這邊說故事?」

 

剛開始,對方也帶著狐疑的眼神看我,不過次數越來越多之後,我越講越熟練,口碑也慢慢傳開,邀請我的單位也越來越多。包括國小、國中、大學幼保系、甚至最近我也開始去跟長輩分享樂齡生活,這樣一路下來,就走了將近七年的時間。現在一年365天,我大概要講300場的故事。

 

不去說故事的時候,家裡食、衣、住、行各方面,我都可以包辦,比方說我會做一點吃的;也會在家做小玩具跟公仔,這樣我去講故事的時候,就可以帶去和孩子分享,甚至有時間的話,我也會教他們動手。

 

我常開玩笑說:「這樣我就不會手殘、更不會痴呆了!」我的生活也因此變得比較多元和快樂。

 

▲阿松爺爺包餛飩(圖片來源:阿松爺爺提供)

 

我住在凹子底公園旁,它有綠地、有湖、風景也美,離捷運站又近,每天早晚我都會來這裡散步,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地方。「但是為什麼沒有人在這裡說故事呢?」有了這個念頭之後,我開始號召朋友,結果他們一下就呼應,我們也很快就訂下八月份做一場說故事的目標。

 

在那之後,我們幾個人沒再見面,也沒有打過任何一通電話,完全利用現代網路科技,在LINE群組裡,每個人七嘴八舌地把自己的點子說出來。

 

就這樣,在今天下午三點鐘,器材、道具、看板、坐墊…準時出現在現場;天公也很做美,陽光不是很大,樹蔭下還有一點微風。大家開始輪流故事嘉年華,結果受到大小朋友的歡迎,讓今天的首場活動非常成功!我很謝謝這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無怨無悔、同心協力,把活動辦起來,我自己都非常感動。

 

很多人退休以後,失去以前那種定性的規律、生活上不著邊際,內心感到非常惶恐,然後慢慢地身體開始衰老。甚至身體、心理上的種種問題,造成退休族多的壓力,這些壓力沒有出口的話,最後就需要別人來照顧,也增加家庭跟社會的負擔。

 

我從自己到處去講故事的經驗體會到:即使退休,人只要有目標,然後去實踐它,在這個歷程中,就會從內在或者外在,得到很多的快樂。

 

▲草地故事嘉年華(圖片來源:林曉盈拍攝)

 

不過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心態。如果你的心態大部分是正向的,那就會以正面的態度去面對社會環境;任何事都以負面的角度看待,動不動就怨聲載道、看什麼都不順眼,那麼自然而然心就容易封閉,不想學習新事物。

 

我現在雖然七十五歲,但是我學習的心永不打烊─很多地方我要跟幼兒學,有時候要跟年輕人學,甚至跟身體健康、日子過得很精彩的長輩學習。「學習永不打烊,心態永遠要正向!」

 

▲阿松爺爺玩手作,父親節送給爸爸的花襯衫。(圖片來源:阿松爺爺提供)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專訪/廢棄玻璃妙手變成藝術品 春池父子傳承打造綠色循環商機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10月08日 分類:字媒體 圖檔來源:邱璟綾
  • A
  • A
  • A

上千度的玻璃膏在爐子裡發出熊熊火光,炙熱的空間裡,春池玻璃70歲的老董事長吳春池滿頭汗水,親自拿著長桿深入燒熔的爐內,宛如岩漿般的炙熱膏體緩緩流下,每個步驟一氣呵成,絲毫沒有半點遲疑。

 

「我做玻璃回收已經超過50年,因為沒錢讀書,當時擔任玻璃工人一天有6元工資,所以國小畢業,13歲時就到工廠當童工。」吳春池回憶起剛入行,短短幾句就把人帶回那個連飯都吃不飽的戰後年代。

 

早在1950年代,新竹就是玻璃的故鄉,吳春池國小畢業後就到玻璃廠跟著老師傅從基本功開始學起,尖銳的玻璃讓他雙手時常傷痕累累,衣袖間隱約可見長達十公分的傷疤。

 

 

「這玻璃膏燙的」,他雲淡風輕地說著當年的意外,沒想到自己的一生竟也跟這道傷疤一樣,與玻璃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

 

回收全台近7成玻璃

劍橋雙碩士高材生返家接棒

 

從玻璃製造廠的小工,到回收玻璃產業的龍頭,吳春池一路走來靠得是拚勁,了解製作玻璃的配方後,他發現在熔解玻璃原料時,會加入一些「下腳料」,降低熔解時的耗能,因此他決定走這條不被看好的道路,從一台小車開始,到買地囤積廢玻璃,把回收的規模擴大,將不被看好的產業做到全台第一。

 

▲回收的廢玻璃需依照顏色分堆成玻璃山。(圖/貝殼放大提供)

 

而台灣是3C生產大國,平板電腦的風行帶動大量面板玻璃廢料需要回收,因為這些玻璃在製作過程中添加更高比例的氧化鋁,使再製的過程很難熔解。

 

原先在台積電工作的兒子吳庭安說,2012年那段時間,工廠的空間都堆滿一座座面板玻璃山,有一天下班時,看見爸爸走入家門的身影,他說,「父親不喊苦,但我知道他很累了」。

 

吳庭安思考了幾晚,決定向公司提離職,當時一位高階主管聽完他的離職理由後,只告訴他「你知道台中太陽堂關門,對我們台中人來說是多大的衝擊嗎?」台灣靠許多傳統產業撐起一代人的自信,主管一番話在他腦中迴盪不已,他感受到自己肩膀上不只是家業,還有整個玻璃產業對新竹的重要性。

 

 

二代接棒,不只做回收

還要把廢棄酒矸變藝術品

 

雖然在吳庭安小時候,父親的回收玻璃事業就已經做得風風火火,但吳春池堅持「自己兒子更應該從頭開始」,他記得很清楚,當時才國小的庭安吵著要買玩具,他就讓庭安到工廠,跟著其他員工一起分類碎玻璃,讓他跟著員工在沒有冷氣的廠房揮汗,在廢棄玻璃前彎腰。

 

▲員工正在生產線上徒手分類尖銳的玻璃碎片。(圖/貝殼放大提供)

 

吳庭安皺著眉頭說,即使過了20多年,盛夏午後面對成堆羊乳瓶那股直衝腦門的腐爛惡臭,至今依然難以忘記。難道老董在玻璃業卻有鋼鐵心,不怕兒子吃苦嗎?吳春池呵呵地笑著,「引馬喝水比餵牠喝水更重要,懂得彎腰、不怕吃苦,才能成為男子漢!」

 

 

身為準接班人,吳庭安的日子不似大家所想的備受禮遇,吳庭安笑說,「第一年薪水甚至只有50萬!」但他不只背負父親的期待,還有跟著春池走一輩子的老員工,因此他知道,再苦腳步也不能停下來。

 

「玻璃的主要成分是矽砂,春池每年回收10萬噸廢玻璃,等於為台灣減少7萬噸矽砂的開採或進口」,吳庭安說,這就是春池的社會責任,玻璃進了焚化爐燒不熔,只會成為碎片堆積在焚化爐內,影響使用年限。身為台灣最大的回收玻璃業者,一旦春池垮了,廢棄玻璃能送到哪裡去?還是只能埋在土裡,成為萬年不腐的垃圾?

 

 

為了讓回收玻璃的產業可以永續發展,吳庭安想起最基本的解決方式,就是用廢棄玻璃做出人們需要的產品,為玻璃找到無盡且永續的「循環」。

 

數以萬計的廢玻璃,該如何成為循環經濟的契機?吳庭安催生「W春池計畫」,大家都以為W是吳的英文縮寫,但吳庭安解釋,W最重要的意思是「無」。

 

W春池計畫是二代接班後對環境的溫柔宣言,以回收為理念,透過老員工的手為媒介,站在名為傳統的大船上,航向無邊無際未來。

 

 

吳庭安說,廢棄玻璃在這些年的努力下,已經成為琉璃毯或防火磚等特殊材料,他進一步要讓老員工的手藝被世界看見。春池計畫除了打造玻璃吸管、啤酒杯等生活小物,未來更要與不同領域專家合作,讓環保落實在日常生活,打造屬於這個世代的環保提案。

 

▲吳庭安期待透過W春池計畫,將廢棄玻璃變成日用品,打造屬於這個時代的環保提案。(圖/貝殼放大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依賴子女,66歲遊43國玩出全新第二人生!他體悟:學會放下,才能擁有更多快樂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7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米蘭大教堂、威尼斯貢多拉、托斯卡尼高塔...來到文化燦爛的義大利,任誰都忍不住狂按快門,偏偏有個旅人不跟大夥趕熱鬧,自個兒凝視眼前的美景,熟練地拿著簽字筆勾勒線條,回頭再用水彩繽紛上色,旅途中的悸動就這樣從畫裡暈染到心裡,留下最深刻的記憶。

▲王正明作品:威尼斯貢多拉(gondola)。(圖/王正明提供)

 

15天的義大利之旅帶回15張畫作、無數個感動,旅程結束了,豐收才剛剛開始!

 

現年66歲的桂冠實業董事長王正明,去年才卸下總經理的職位,將屹立近半世紀的家族企業正式交棒給第二代,放心也放手讓年輕人去打拼。

 

「升格」董事長的他很懂得放下,只在必要時提供建議,現在最大的夢想是環遊世界,畫遍各國美景!王正明每年和太太安排「三短兩長」的旅行,短程在亞洲,長程就飛去歐美、紐澳,足跡已遍布43個國家,而且有畫作為證!

 

▲王正明作品:西西里諾托古城區。(圖/王正明提供)

 

▲王正明作品:日本湖邊村落煙雨濛濛。(圖/王正明提供)

 

王正明愛畫畫,可不是事業交棒後才培養的興趣。他從小就是個超愛塗鴉的頑皮男孩,牆壁、作業簿、國文課本都是他的畫冊,手一拿起筆就停不下來,調皮到老是被叫上升旗台訓話,老師當著同學的面喝斥:「你們不可以照他這樣!」

 

聊起往事哈哈大笑,王正明接著說,以前參加在職訓練課程,萬一講師授課沒內容,「我聽不下去,我就在紙上畫他的臉,然後放個鬍子,想說你在我心中就是這個樣子,哈哈!」

 

沒有大老闆的難以親近,王正明依然像兒時那樣調皮、愛畫畫,這些都成了他熟齡階段的最佳養分。「人不要因為年齡改變你的個性,你要有自我的價值讓年輕人尊重,我就是透過畫畫覺得自己很有價值。」

 

以前的王正明並不愛旅遊,直到2008年前往芝加哥探望女兒,無意中發現出國畫畫的樂趣:原來每篇畫作加上日期和簽名,就變成一篇遊記,比拍照還珍貴!「以後有孫子的時候,我就可以跟他講,你媽媽在芝加哥唸書的時候,我經過這裡還有這裡,哈哈!」

 

▲王正明作品:聖馬可廣場300年咖啡店。(圖/王正明提供)

 

出國之外,台灣的烏來、陽明山、東北角也是他的戶外畫室,只要出遊,包包裡一定帶著畫冊、簽字筆、水筆、48色水彩,「啊!還有這個。」王正明故弄玄虛地拿出太陽眼鏡,又是頑皮一笑。

 

▲王正明畫畫時相當專注。(攝影/林芷揚)

 

他從台灣畫到世界,又從國外畫回家鄉,15分鐘就能勾勒景物線條,不特別追求技巧,畫的是自己心裡的感動、難過、悠閒、禪意,每一筆都是真實人生。集結去年夏天到今年春天的作品,王正明在沾美藝術庭苑開了個人畫展,也歡迎有緣人把畫作帶回家珍藏。

 

▲王正明作品:思念。(圖/王正明提供)

 

「我畫圖是一個分享的概念,如果能分享就很開心!你願意把你的快樂傳染給別人,這個其實是有價值的─分享就有價值。」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王正明透過繪畫擴大生活社群,認識年輕的新朋友,也和老朋友敘舊,這些都是熟齡人生不可或缺的幸福成分。

 

「有興趣就有寄託嘛!就不會一天到晚哀怨。其實你要走出去,多交一些朋友,不要以為家是你的保護傘,就一定要在這裡。」

 

▲王正明的個人畫展「遊戲人間」本月在沾美藝術庭苑展出。圖中為王正明替記者畫的速寫作品。(攝影/林芷揚)

 

▲王正明正在替作品上色。(攝影/林芷揚)

 

逐漸卸下工作重擔後,現在的王正明早上瀏覽新聞、吸收新知,下午看看畫展、喝喝咖啡,晚上在家觀賞體育台節目,或是前往淡水漁人碼頭散步,日子簡單而美好。

 

面對子女長大、企業交班,王正明沒有一般人常見的悵然若失。關於工作,他一派輕鬆的說:「我覺得是心態的問題,不要認為任何事情非你不可,這樣就不會惹人討厭。」「不是說你可以倚老賣老,因為你的時代已經過了。」

 

至於孩子,王正明強調,必須讓他們在自己的小家庭中學習當家作主,「每一個人,尤其有孩子的,他要變成一家之主,才會有guts(膽識)!」許多父母就像大樹,忙著為小樹遮風擋雨,「但小樹也需要曬太陽、要放閃,你遮住他,他怎麼放閃呢?」

 

▲王正明鼓勵民眾在退休前培養興趣,並懂得對孩子放手。(攝影/林芷揚)

 

針對無法放手的父母,王正明直言:「那就是想依賴,你如果不想依賴就不會有。」「你放下以後,你有更多的時間、更多的空間去尋找你的快樂,所以退休之前要培養你的興趣,那這個興趣讓你很快樂,就會讓你願意放下。」

 

與家族打拼數十年,將桂冠打造成台灣人最熟悉的味道,現在的王正明終於能緩緩步伐,細細品嘗第二人生的美妙滋味。接下來,他還要遠征非洲、加拿大,親眼見識動物大遷徙與漫天楓紅,並再次用畫筆見證他的豐收熟齡!

 

▲王正明替記者現場描繪的作品完成!(攝影/林芷揚)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