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不快樂,增加10大早死風險!心理師:幸福不能當飯吃,但能讓你活久一點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04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家裡後陽台垃圾袋疑似有老鼠啃咬過的痕跡,怕老鼠的芳芳要先生去處理,先生說「等一下!」,芳芳恨恨地罵,「你就是這樣窩著不動,一輩子沒出息。」先生聽著悠悠將頭轉一邊不吭聲。兩人心裡都有一個聲音,大小吵不斷,也許不要這段婚姻,自己會輕鬆一些。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夫妻之間的相處,有一本看不見的心理帳戶,彼此之間情感的增加與損耗,如同提、存款一樣,加加減減之後,就是婚姻幸福與否的情感帳戶餘額。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這是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的名句,我觀察到幸福的家庭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這些家庭在平日就會無意識的為對方放些心思,有時候可能是一句謝謝,有時候是下雨天的一把傘,或者是一個相視而笑的眼神,這些小動作都是感情存款。

 

不快樂的家庭,如芳芳與先生一樣,不知道如何適當的表達、回應對方,小事情也能興起大爭執。芳芳對先生言詞的刻薄,把對對方行為的不滿變成人格的攻擊,這是破壞感情的絕殺招數。先生的冷淡態度,看似冷處理其實是為已經出現煙硝味的現場,澆一桶油。這樣的往來,情感在衝突之間消磨掉,成了相欠債怨偶。

 

幸福不能當飯吃,但能讓人活久一點

 

案例中的芳芳與先生因為先生待業而衝突升高,兩人對未來都感到不安,但是沒有明講。這樣的為生存而焦慮的案例並不罕見,當前社會瀰漫生存焦慮,婚姻幸福的價值被嚴重低估。

 

尤其中年過後,人被環境磨到現實,談幸福,有人質疑「幸福可以當飯吃嗎?」幸福的確不能填飽肚子,但是,如果擁有幸福的婚姻,可以幫你省下很多錢,讓你買東西吃。

 

研究證實,婚姻破碎對心理、生理健康都會造成影響,例如壽命減短、免疫力顯著降低、心理疾病風險增加、交通意外的機率提高、生理疾病的機率增加、自殺率提高、暴力發生增加、因病死亡的機率較高、憂鬱、社交退縮等等。

 

幸福不能當飯吃,但是能讓人活久一點,活好一些。

 

計較,是存款不足的警示燈

 

「你們的婚姻是什麼時候走到這個地步的?」婚姻瀕臨破裂的夫妻,聽到這樣的問題時,多半的反應是遲疑困惑,無法立即回答。無法回答的這個動作,剛好就解答了,感情就是在這不知不覺中走調變味。

 

感情帳戶是什麼時候開始存款不足,有什麼訊息可以當警示嗎?當夫妻之間開始計較誰為誰多付出一點,估算自己收到回報有沒有相等時,彼此關係已經嚴重拉警報。

 

會計較,那是因為你在關係裡面沒有足夠的安全感,因為存量不夠,匱乏感作祟,所以開始錙銖必較。就像當你有100萬元現金,要拿出500元並不困難,如果只有1000元,要用掉500元,就會多斟酌一些。

 

當愛的存款少時,要你不計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計較會讓情意變更薄,愛的存款消耗更快。於是,陷入左右為難的困境。

 

身上只剩100元時,與其絞盡腦汁省錢,更重要的是要想辦法賺錢,把分母變大,先開源再來節流。感情世界也是一樣,開源是與對方營造生活趣味,積存足夠的信任感、親密感,節流是不做損害關係的事情。開始計較時,提醒自己,要為情感帳戶增加存款了。

 

3個提問,積存情感帳戶

 

經營快樂婚姻的祕訣,就是:為情感帳戶入帳。而最有效的方法是先問自己三個問題,然後做出回應:

 

提問1:

 

​「當對方做些什麼事時,我會覺得自己被愛?」

 

夫妻結婚久了,常會忽略掉這些感情裡寶貴的線索,而把太多的事情視為理所當然,找到讓自己怦然心動的片刻,可以讓感情加溫。還有,記得告訴對方。

 

提問2:

 

「我做些什麼事情來表達對對方的情感?」

 

回答愈具體愈好,如果是「我全心全意為家裡付出」,這樣的回答太籠統,「他喜歡打球我陪他去打球」,這樣就具體些。接著再想一想,你確定這是對方要的嗎?你如何知道他有沒有感受到你的心意?你有和對方核對嗎?

 

提問3:

 

「我想從這段關係中得到什麼?」

 

誠實且大膽的回答自己這個問題。想從關係裡得到穩定感、有人陪伴的感覺、被需要感、習慣、有人一起付房貸等等都可以。如果你只剩下想要對方的錢,那就承認是錢,坦承真相會讓你停止欺騙自己,避免無謂的衝突。

 

接著想一想,這些想從關係中得到的東西,我得到了嗎?得到了那些。如果有些還沒有得到,我可以做些什麼事情來得到?

 

提問完成之後,先從自己做起開始採取行動去滿足,讓夫妻快樂的心理帳本都是由當事人的行動開始,擁有「靈魂伴侶」不用開口對方就秒懂你,這是一時的幸運,關係要長遠要靠經營的智慧,中年過後要過好日子,就看是這本心理帳本能否打理得當。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相看兩不厭,變成看了就討厭!夫妻中年不睦,都是更年期惹的禍?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03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進入中年後性情大變,容易失眠、體重改變,沒來由的憤怒、哀傷、憂鬱,有時另一半問一句「今天晚餐吃什麼?」也會讓自己暴跳如雷,或沮喪到不知道明天在哪裡。夫妻講不到三句話就大吵,愈看對方愈不順眼,也許你們陷入關係的危機,也許是更年期症狀作祟,也許還有兩者間加乘效應。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有一支長青廣告,固定農曆初一、十五之前播出,老夫妻兩手緊握並肩步行,旁白女聲說,「老ㄟ,明天愛呷菜」,接著男方拿出罐頭兩人滿臉和煦相望,這個廣告是許多人心目中的經典,它投射出人們對老來伴的想像。

 

從另一面來看,也反映出夫妻之間要一路心平氣和同行,真是修練,尤其是更年期歷程,相當磨人。

 

 

更年期症狀真惱人

 

更年期是一個歷程,不是一覺醒來就進入另一期。醫學上更年期的正式定義為連續12個月都沒有月經來潮。什麼年紀會進入更年期?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資料,台灣女性進入更年期的年齡約在45歲到55歲。不過,有些女性會更早,有些則更晚,整體而言,則有提前的跡象。

 

更年期的生理症狀,早期會出現月經週期不規律、熱潮紅、容易疲倦、頻尿、心悸、盜汗、體重改變等症狀,晚期的如泌尿道萎縮、骨質疏鬆等等。在情緒上出現恐慌、憂鬱、暴躁、陰晴不定等症狀。不論是年齡或是症狀表現,更年期症狀有相當的個別化差異。

 

 

更年期症狀不是女性專屬,男人因身體老化也會有荷爾蒙變化,男性更年期常見的症狀,如體力衰退、失眠、容易疲倦、心悸、盜汗、勃起障礙、性慾減退等,

 

在心理方面會有情緒低落、注意力不集中、缺乏自信、情緒不穩、暴躁等症狀。

 

當青春期遇上更年期

 

不管是女人或是男人,更年期的症狀是都是惱人的問題。

 

相對於初經來潮時的可喜可賀,日本家庭有女初經還會煮紅豆飯慶祝,和月經說再見的過程,漫長而不討喜。在更年期時,整個家庭弄得雞飛狗跳的事,時有所聞。

 

特別是,現在人生兒育女的時間延後,更年期的時間提前,青春叛逆期的子女遇上更年期的父母,兩個世代的荷爾蒙對撞,堪稱絕命組合,加深在這時期調適的困難。

 

青春期兒女有放肆撒野的本錢,當爸媽的一面要承受子女青春期衝撞,一方面要調適自己變化,同時還要與同處在更年期的另一半相磨合。在這樣的屋簷下,壓力指數爆表。

 

 

未必都是更年期惹的禍

 

夫妻之間,從年輕時的相看兩不厭到愈看愈討厭,厭煩感容易在中年達到高潮,更嚴重的人,婚姻就此破裂。

 

但是,中年夫妻相處出現問題,未必都是更年期惹的禍,最多是達到推波助瀾的效果。也就是說,大有可能夫妻相處早已經斑痕處處,更年期的症狀讓問題更白熱化。

 

生理上的症狀比較容易獲得關注,心理問題則多半被忽略,有時候「更年期」還是逃避面對心理衝突、夫妻關係衝突的好藉口。

 

 

例如,一向對家庭態度比較疏離的D先生,在步入中年之後,對愛叨念的D太太,更形置若罔聞。對太太的咆哮不滿,D淡然回應:「她就更年期太情緒化,不用理她。」

 

愈加疏離的先生,就讓太太愈加焦慮,太太的焦慮又被先生歸因為更年期問題,於是讓自己躲的更遠,D夫妻就這樣兩人陷入惡性循環,鬧到要離婚。

 

D夫妻的問題不在更年期障礙,而在於彼此關係打死結。

 

憤怒的情緒下,隱藏被愛的需求

 

我們人在親密關係裡面會有依附的需求,例如被愛、被接納、被支持、被理解、被尊重、擁有安全感等,親密關係陷入僵局,絕大多數和依附需求沒有被滿足有關。

 

以D夫妻為例,太太的叨念與咆哮,是想要讓先生將注意力放到家庭,對自己身體不舒服的關心,所使用出來的方法。表面上生氣的太太,在憤怒的情緒下隱藏的是被關愛、被支持;先生的態度有可能是避免衝突的慣性,為了保護自己或保護彼此的關係而不回應,在冷漠的表象下,需要的是被理解、被尊重。

 

中年夫妻結褵多年,互動僵化是常有的事,更年期引起身體上的不適,情緒上的波動,對僵化的關係更如雪上加霜。中年夫妻要如何相處才能更融洽?這需要有意識的調整自己,有意識的改變相處方式。

 

 

有時只是倒一杯水,就舒服多了

 

夫妻之間一旦出問題,總會期待對方改變,以為只要對方改變,問題就會迎刃而解,這樣的期待往往會落空。關係的問題,不是你我對錯的是非題,而是「我們」要一起克服的挑戰。

 

例如,夫妻有一方受更年期症狀所苦,彼此間要將更年期症狀視為共同的課題,當一方情緒起伏較大時,體諒對方正在受苦,想著我們可以一起為這問題做什麼,有時只是為對方倒一杯水這樣的小動作,就能讓對方心情上舒服許多。

 

 

面對更年期,生活習慣調整,飲食注意與保養都有助於改善生活品質,這個時期也是人生轉折點,開始人生下半場,從對外忙碌重心移轉,夫妻漸漸回到兩人同行路上。

 

心理學家Fredrickson提及,在伴侶關係之中「感恩」可能是最重要的正向情緒,經常表示「感恩」會讓你感激伴侶,而不會把對方的幫忙與善意視為理所當然,長期下來,這將深化彼此關係。

 

試著向對方表達你感謝,多小的事情都可以,多加練習,讓彼此慢慢回到有你真好的階段,攜手為溫潤的熟年做準備。

 

最後,特別提醒,遇到問題不要忌諱求醫,女性至婦產科就診,男性懷疑自己有更年期問題,可至泌尿科檢驗荷爾蒙進一步諮詢。情緒上的問題、生活上的適應及關係上問題可尋求心理諮商幫助,讓更年期能夠更輕鬆度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懂愛自己的人,會在關係裡耗竭彼此

撰文 :平安文化 日期:2018年04月3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巨大心靈破洞,在生活歷程中,時時都會反應出對自己的懷疑和否定。怎麼看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好,甚至不斷出現疑惑:「我值得存在嗎?我值得被愛嗎?」

所謂的愛自己,所指的就是你在心中,對自己的觀感為何?是負面感受多?還是正面的感受多?並且,喜愛自己的感覺是否穩定?這也是一個人自尊穩定與否的關鍵。

 

一個人,若對自己的感覺,常處於負面的否定反應,對於自己的價值及存在的位置,也長期懷疑及不確定,那麼,他就有非常多的心理需求,必須仰賴環境中的他人的回應和提供。

 

每一個人都會有內在的心理需求,諸如:安全感的需求、自尊的需求、愛與歸屬的需求、自我實現的需求。這些心理需求,是我們個體生命成長高過程,能否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及成為一個健康成熟個體的關鍵。

 

當我們還是小孩時,這些心理需求的發展,確實必須透過外求來獲得滿足;期待大人的回應、期待大人肯定、期待大人給予許多愛和歸屬的保證。如果,我們獲得回應及保證,我們內在的心理需求就開始累積經驗值,反饋至我們對自己的觀感,形成好的自我概念。

 

然而,有非常多人,自小就處於心理需求被漠視的狀況;生活不安穩,照顧者的情緒不穩定,更不用說心理需求這回事兒,根本在生活中,是徹底的排除了心理關照。

 

這樣的人,為了生存,為了過日子,必須成為一個假性自我,把真實的內在隱藏壓抑,做一個配合環境,努力求和,害怕被拒絕及疏離的人,處處以環境中重要他人的想法為想法、感受為感受,盡力的聽話、努力的付出⋯透過把角色扮演好,來獲取他人的關注及肯定。

 

可是,在他的真實內在裡,卻始終是一個孤寂、不安、焦慮,及對愛和肯定感到飢渴的人。怎麼也彌補不了⋯

 

為什麼怎麼肯定和關注都不夠呢?

 

因為幼年時期愛的缺乏和情感需求的落空,或是過早經歷到「背叛」,都會使得個體在建立自尊和信任感、親密感及安全感的黃金時期(學齡前),並沒有獲得安穩內在的自我基底,也就無重要經驗值來讓個體體會及感受「自己是有價值的存在」、「我是一個被喜歡和被愛的人」。更多形成的自我概念,反而是負面的否定自己,像是:「我是不被接受及重視的」、「我不重要」、「我沒有價值」、「我不該存在」…等等。

 

沒有感受過被喜愛、被接納,及被重視的孩子,那些愛與關懷的情感缺失,漸漸侵蝕內在的自尊及自我存在的價值感,雖然表面極力要求自己去討好,及符合他人要的標準及認可,但持續性的情感缺失和回應的落空,讓他的內心漸漸的損傷成一個大破洞;一個再也不相信自己為「好」,不相信自己是「有價值的」巨大破洞。

 

成年後關係的蝴蝶效應

 

這種巨大心靈破洞,在生活歷程中,時時都會反應出對自己的懷疑和否定。怎麼看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好,甚至不斷出現疑惑:「我值得存在嗎?我值得被愛嗎?」

 

弔詭的是,為了不停的鞏固自己值得存在、自己是夠好的、自己是夠優秀的,就必須不停的上演心理遊戲,讓環境及他人來證明自己確實是有價值的。

 

下列的心理遊戲都帶有某些壓抑在內心的情緒癥結,源頭來自童年所形成的不穩定自尊,及自我懷疑,在成長歷程中,漸漸引發強烈的情緒颶風,使自己內心活在狂風暴雨的折磨及痛苦中,也讓環境中的他人必須痛苦的配合一同演出。

 

⊙不停的競爭及比較

 

因為內在無法肯定自己的價值,也無法認同自己為好,透過的方式就是不斷的比較和競爭,只要爭贏了,打輸了別人,才能相信自己「好像」是不錯的、有能力的。然而,這一刻的優越感,很快就會消逝(因此才稱為心理遊戲),於是就必須再尋找下一個競爭對象,努力的贏過心中的對手,才能提升自己內在的低落自尊及虛弱的價值感。玩這類心理遊戲的人,周圍的人際關係都難以真心交往,只是成為一個個假想敵的想像。

 

⊙永無止境的需要「保證」

 

內在自我價值感不穩定,對自己也極度不喜愛的人,一旦進入較為親近的關係(無論何種形式的關係,伴侶、親子、同儕、朋友…),就會對關係形成一種不安全感。所謂的關係,就是情感上會牽扯到另一個人,自己某些情感需求會傾向依賴另一個人的支持及安慰。

 

當越是產生依賴,就越恐懼對方的離開或消失,再加上本來對自己就有厭惡和不喜歡的人,更易投射出對自己的觀感,於關係中的對象上,認定對方也是如此厭惡自己及不喜歡自己。於是,這些無法抑止的恐懼和慌亂,就需要不停的確認對方「不會離開我」、「還是很重視我的」,或是「一直都會愛我」。然而,這些「保證」就像是空心的,怎麼也不會被一個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的人接收到,只是淪落到不停追問,不停要保證的輪迴裡。

 

⊙害怕不被愛的恐懼

 

就如前述,一個壓根子從內心就不喜愛自己的人,即使渴求愛、尋求愛的對象,他的內心也不會相信自己值得被愛。於是,不被愛的恐懼,才是盤旋內心最糾纏自己的聲音。當內在不斷放頌的是害怕自己不被愛的焦慮時,他便會難以自拔的陷落在不停找證據,證明對方不愛自己的行為或表情,而變得神經質,不停的起疑心。這種深怕不被愛的感受,根源來自從小就體認自己是不被愛的小孩,孤寂和落寞感是那麼凝重,於是當產生了新關係,就會不自覺的啟動過往的情感創傷,陷入在被遺棄的陰霾中,難以平復。

 

⊙虛空的內在,虛偽的自我

 

一個從小就覺得自己的存在沒有價值、不受重視的人,為了要求得環境的接受或生存的安穩,他必須試著去偽裝自我,讓自己的外在表現符合環境的要求,滿足他人的期待。即使內在有屬於自己的感覺和觀點,也必須要壓抑及去除。當他的真實自我,被他自己一點一滴的抹去、一點一滴的否定掉,那麼他會慢慢的成為一個空心的自我,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覺和想法,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或不要什麼。

 

於是,在成長過程的人際關係裡,他只能跟從、順服、配合,卻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實在的個體,當然對於自己人生的各種情況,也不知如何是好,而要頻頻的更仰賴外在的指引和支配。然而,他以為這樣的順從和配合,終究會有機會,讓外在環境的人肯定及重視自己的價值,卻沒有理解到,不停配合和失去自我自主能力的人,只會不斷的受他人濫用和指揮,是不會獲得他人的尊重和看見的。

 

以上這些負向循環的人際關係歷程,正是來自內心的不穩定自尊,同時無法從心底肯定自己存在的價值,這些早年情感創傷,是後來引發成年人際關係痛苦的蝴蝶效應。這劇烈的情感創傷風暴,不僅侵襲著當事人的內在空間,同時擾亂了人際間可以建立安穩關係的機會。使得自己和外在關係兩敗俱傷,也讓彼此的生命能量,在懷疑和不停摧殘中耗竭。

 

你的內在,才是修復自尊的關鍵

 

一個人沒有從內在修復對自己的觀感和概念,也無法從追求外在的肯定和喜愛中,轉化成自立式的自我肯定及自我接納,那麼,就易迷失在透過要求及索取外在他人的保證及重視,來安撫自己恐懼、焦慮、不安的內在。

 

然而,沒有一個人可以確保讓你的內心有永不消逝的安全感,唯有你成為自己最忠實的夥伴,成為自己有能力的保護者,你才可能在遇到人生各種情境時,依然不離不棄的陪伴自己面對,也堅定的相信自己能夠度過。

 

如果你嫌惡,也放棄了與自己的關係連結,那麼和任何的人建立的關係,都不會是在互相肯定及相互支持的互惠關係上,你會傾斜的將自己的生命缺口和破洞所形成的殘破自我拋向對方,而造成了早晚會失衡和耗竭的關係。

 

唯有你懂得愛自己、無條件的支持自己的生命存在,你才可能有能力活在愛的關係裡。讓你所在的關係,因內心有了愛的滋潤及流動,一同具有能量走向成長。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蘇絢慧

出版:平安文化出版

書名:完美情人不存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婚姻,不見得適合每個女人!金鐘影后王琄:要跟一個人相看兩不厭20年,是很難的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6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王琄提供
  • A
  • A
  • A

「你想像死亡那天,問問自己有沒有遺憾、想做卻沒做的事情?然後趁現在狀態好的時候快去『服務自己』!」有「國民媽媽」之稱的金鐘影后王琄,戲外是大齡女子。初見她,會訝異56歲的肌膚竟能這麼有精神、笑容的弧度就像是談了戀愛的幸福女人一樣,而這正是一個中年女人發自內心喜歡自己,會有的樣子。

但王琄並非一開始就活得如此超脫喜悅。成長過程中,她發現許多人在她身上貼了好多標籤:要會念書、身材不能太胖、婚後當個好妻子、好媳婦…「真的好累。當時以為自己可以扛起天下所有的標籤!」

 

40歲前,還在婚姻中的王琄被標籤壓得完全喘不過氣,「好太太、好媳婦…這些,都不是我呀!」後來,4年的婚姻畫下句點,身旁那個人離開了,只剩下自己與孤獨,卻也給了她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

 

離婚後的痛苦與孤獨

發現自己是唯一救贖

 

例如,剛離婚的她身上有個標籤:失婚。「失婚好像就是被別人傷害,好像要哭喊一下,可實際上不太是啊!要跟一個人相看兩不厭20年,是很難的。」她後來發現自己只是不適合婚姻罷了!

 

而她也體驗過友誼中的附屬、競爭關係,吵架時會很難過地想:為什麼她不喜歡我?「女生的友誼比較會拉扯,會發現你跟他比較好,小鼻子小眼睛的事情,長大之後就都不重要啦!現在會覺得,你比較喜歡她?好,那謝謝,祝福你們。」

 

她發現,所有的痛苦都是來自比較,「啊,她有男朋友欸。」「唉!他找的是20多歲的女生」「吵架了,為什麼她比較不喜歡我呢?」於是她慢慢練習不向外比較。開始「向內朝聖之旅」,時不時問自己:你想要什麼樣的幸福?這比自己是否符合社會價值重要太多了!

 

「50歲之後,最怕被一般社會價值綁架。我們一直活在別人的認同裡,成就、身材、朋友、愛人種種認同…但一棵木瓜樹跟一朵太陽花,本來就不一樣呀!」她發現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只要足夠認識自己,就會知道為了符合他人的認同強硬地改變自己,是件傻事。

 

▲王琄在結束所有不適合的關係後,發自內心的喜歡自己。

 

國民媽媽教你不做媽媽

更年期是第二個青春期

 

該如何真正地與自己對話、認識自己?王琄推薦先從一個人行動開始,「你敢不敢一個人去喝一杯咖啡、一個人去散散步?不是覺得悲傷哦,而是感到享受。」若可以,接下來就可以往國內小旅行出發!

 

「你會找到那份自由感,那份想吃什麼就吃、想買什麼就買的自由感。」王琄說,許多人身上有著媽媽、妻子角色,連點個早餐都要為家人想、自己喜歡吃什麼都不知道,甚至出去玩還要當那個最早起床的人,「拜託,我們本來也是個淑女欸!為什麼要為了家裡的人不起床發脾氣,或是行李沒帶到還要被責怪。」

 

王琄舉母親當例子,當家人臨時回去看母親,母親會說:「我又不是尊菩薩,等你們回來拜,你們要回來都要跟我預約!」她說,母親的活法很自在,不是整天在家等著小孩回來含飴弄孫,反而有著深刻陪伴自己的能力,在小孩都大了之後,就把自己擺在第一位。

 

「中年人可以把自己當小孩養。青春期可以叛逆、去探索,中年當然也可以啊!」中年人的更年期有時候會感到抑鬱、焦躁,對生命、老的懼怕,其實都可以把它化成第二個青春期,讓生活充斥新鮮、心裡充滿悸動,主動找尋以前沒做過的、沒機會做的事情,陪伴自我的能力就會慢慢培養出來。

 

無法以青春取勝

那就向內朝聖吧

 

像王琄,現在天天行程滿檔,她報名了歌唱班,也教戲劇課,明年還報名了高空彈跳,還打算去學潛水,「人都免不了走向中年,不如好好地認識它。向外求都是不好的,因為別人隨時可以拿走,唯一別人拿不走的,就是你陪伴自己的能力。中年若不培養這種能力,老了真的會很痛苦。」她篤定的說。

 

王琄在新書《如愛一般的存在》中寫到,既然無法以青春取勝,就向內朝聖吧!歲月雖然讓外在條件變弱了,但其實是給自己一個專心去做更有意義、更有趣的事情的機會,在王琄身上看到了,大齡、離婚、單身又怎樣?照樣活的愜意像戀愛,差別是,她永遠不會失戀,因為愛的來源,就是自己。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宋慧喬、宋仲基宣佈離婚》幸福婚姻...到底靠什麼維持?其實只要把家人放在「心」上

撰文 :陳安儀 日期:2019年06月27日 圖檔來源:宋慧喬個人IG
  • A
  • A
  • A

編按:面對宋仲基、宋慧喬離婚的消息,讓許多人對婚姻增加更多負面的想像:婚姻真的是真愛的墳墓。然而,真的是如此嗎?幸福的婚姻,到底要靠什麼維持?

 

美滿的婚姻、幸福的家庭,其實只是要一個把家人放在「心」上的丈夫與爸爸。

 

結束一場在信義誠品的演講,回到家之後,我又餓又累。阿宏熱了火鍋,我們坐在桌前,他倒了一杯酒給我。我們邊吃邊聊,剛好女兒的鋼琴老師打電話來,告訴我孩子上課非常專注、非常努力,於是我和阿宏討論了一下孩子準備考音樂班的想法,然後我就上樓準備收信、上網。

 

一進書房,還沒走到我的電腦前,我就發現我的椅子被一個極為巨大的暗色紙袋占據了。剛開始,我心想:咦?是我買的小書到了嗎?怎麼沒有用快遞或郵局寄件呢?走近兩步,剎那間,我以為我眼花了。

 

因為暗褐色的袋子上寫了「LOUIS VUITTON」。裡面有一個大紙盒,上面結著豔橘色的蝴蝶結。依照我對名牌粗淺的認識,我知道它應該是「LV」的袋子。

 

但是,名牌紙袋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家?裡面還有一包「雪餅」?於是,我站在原地呆怔了大約有半分鐘之久,心裡飛快的轉念思考:最近有哪個單位的人要送謝禮給我嗎?這幾天有哪家公司說過要寄東西給我?恍神過後,我便快步過去把紙袋拿起來,拆開上面附的小卡片。立刻,阿宏醜不拉嘰的字跡映入眼簾:

 

♦♦♦

 

親愛的老婆,生日快樂。

愛你的老公

(●做成有卡片的感覺●)

 

♦♦♦

 

我拆紙盒的手忍不住顫抖起來。天啊!這已經是我今年收到的第三個禮物了!

 

上星期六,阿宏從大陸提前飛回來,送給了我一條喬治‧傑森的純銀項鍊,還有一條Chloé的香膏鍊。這兩樣價格不斐的東西,對於一向沒有使用名牌習慣的我來說,已經屬於「奢華之流」了。因此,我的手指真的抖個不停,眼前彷彿有許多新台幣飛走的影子,還有逛旅展時我捨不得花的那五萬塊埃及遊輪開走的船過水痕……

 

我一面對著樓下大聲叫著:「你上樓來!這是你買的嗎?」一面忍不住心裡很害怕的想著:老天保佑,他又買了什麼?阿宏一臉快樂的跑進來,興高采烈的一把拿起袋子裡的一個大包包說:「咦,你沒看到卡片嗎?我跟你說,這個袋子很大,很適合你,店員說它可以承重一百公斤!」Oh my god!我揹一百公斤的東西要去哪裡?

 

「還有這包雪餅,我本來要放在包包裡的,但是店員手腳太快已經把袋子包裝好了,我只好放在紙袋裡。」喔!有什麼樣的男人會在送老婆的LV包包裡裝一包雪餅?於是我竭力收起僵硬臉上的驚嚇和肉痛--雖然那不是我賺的錢,但還是心很痛--抱住阿宏的脖子說:「雖然你今天早上表現不好,但也不必這樣啦……謝謝!」

 

「妳一定要用喔!」「好。但是你不要再買這些東西給我了。」看到阿宏滿足的笑容,我忽然有種莫名的感動。感動的倒不是這些名牌禮物,而是他竭力要把「他認為最好的東西買給我」的心情。

 

之前,我們吵了非常嚴重的架。因為他這一年在彼岸工作的時間居多,我對於他偶爾回來幾天,卻總是埋首在電話中、電腦前、工作到深夜非常的不滿。

 

八月中旬,有一天我們在家樂福大吵一架,因為那半個月他只回來了一天,而那天中唯一和孩子們一起吃的一頓晚飯,他,都、在、講、電、話!我要求他至少每月騰出一個假日給我們,他不肯。

 

我很生氣。但,爭吵無濟於事。阿宏始終認為他是在努力的工作,並沒有錯,他不認為他需要做什麼樣的改變。

 

於是,我做了一些反擊。我把他交給我的錢通通還給他;我完全不接電話;並在他接下來回台的那次,晚晚外出,深夜方歸。這下換他生氣了:「我回來妳都不在。妳把我當什麼?」

 

「我跟朋友談工作上的事」、「我只是跟工作上的朋友出去吃個飯,我又沒有做不該做的事。」我用他對我解釋的理由回覆他,他被我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隔天早上,我聽見他打電話去旅行社,改了隔週回來的機票,也更動了行程。他在我生日的週末,飛回台北,連續在台北待了五天。

 

星期六,我們吃了一頓沒有電話和簡訊的晚餐。星期天,踩著夕陽與微風,我們一家到陽明山上,享受了一晚的溫泉湯,兩個孩子跟爸爸在池水中跑進、跑出,開心的又跳又笑。當然,也沒有電腦與iPad。

 

週一我帶孩子去聽音樂會,他送我們去中山堂,晚上替我晾好了衣服;週二我們一起出門工作,他傳簡訊告訴我他的行程,傍晚替我接孩子下課;週三,我參加記者會,他接孩子回家,還帶女兒修好了歪掉的眼鏡;週四,我們早上起來,在金色的陽光下,踏著紅磚路去吃了一頓早午餐,然後,相偕去賣場採買家用品,接小孩,他替我將車子修好、驗畢,晚上替女兒看功課。週五,在我被LV包包驚嚇過後,他一早送小孩上學,再度飛往大陸工作。

 

我們度過了很幸福、很幸福的五天。

 

就像雨後放晴的早上,空氣裡充滿了甘甜的香氣,溫暖的陽光舒適的包圍著我。迷濛的雙眼彷彿有了愛情的泡泡,把世間的一切都鑲上了粉紅色的花邊,漂浮在浪漫的夢幻中。

 

我知道,阿宏因為我拒絕用他的錢很受傷,因此用貴貴的禮物來展現他想要把一切都給我的心意,但其實對我來說,美滿的婚姻、幸福的滋味,不需要名牌項鍊、名牌包包,只是要一個把我們放在「心」上的丈夫與爸爸。

 

專心,就是雙眼看著我和兒女說話時,忘記電話也忘記電腦。

貼心,就是用有力的雙臂在採買時替我搬米、提菜。

關心,就是帶著女兒到眼鏡店去調整好變了型的眼鏡。

耐心,就是陪我一起出門修車、替我裝好客廳壞掉的燈泡。

開心,就是早上一起看報紙、吃早餐,晚上,相對小酌、相伴而眠。

 

我要的真的不多。事實上,他也通通做得到。說穿了,男人只要做出一點點小小的心意,女人就可以付出大大的犧牲,說穿了,男人只要給予一點點小小的安慰,女人就可以忍受大大的寂寞。

 

明白了這個道理,就知道,大錢其實可以省起來……(還在肉痛中)我一樣會覺得很幸福、很幸福。

 

讀者迴響:安儀好,男女大不同的情況常反映在各種生活瑣事上,夫妻該如何做才能傳達「我在乎你」的心情?

 

安儀回覆:女人多半是聽覺和觸覺的動物,一個掠頭髮的小小動作、一句「會不會冷、會不餓?妳好辛苦喔!」往往就能讓妻子感受到溫暖。而對於已經有了孩子的女人,最實際的「在乎」,就是傾聽她說話、協助她做家務,替她卸下整日育兒的勞累,就會贏得老婆最大的感激。

 

男人則是視覺和味覺的英雄動物,一個聰慧的妻子懂得保有女性的溫柔,並給男人自我空間:記得填飽他的肚子,讓他感受家庭溫暖。「在乎他」是給他熱情,但是不要讓他無趣:讚美他可以讓他的男性氣魄一碰到妳就化為繞指柔。

 

 

(本文摘自《致婚姻中狂翻白眼的時刻:女人必修的兩性學分,陳安儀犀利開課!》,野人出版,陳安儀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爭吵30次後,還是想牽著你的手!她靠二大觀念,婚姻愛情長跑21年

撰文 :陳安儀 日期:2019年06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有一次上《新聞挖挖哇》,于美人說了一句話,我覺得挺生動:「哪一段婚姻,不是縫縫補補的呢?」我心中暗暗接上一句:「更多的婚姻,都是千瘡百孔呀!」

 

算一算,我結婚已經二十年,要邁入第二十一個年頭了。在這其中,我們吵過架、打過架;吵外遇、鬧離婚;有甜蜜思念、也有苦澀委屈;生下了小孩、也拿過小孩……這樣的酸甜苦辣,倒也過了這麼些年。

 

婚姻到底是什麼?我經常問自己。

 

我看到過、參與過的婚姻,其實只有我父母的。我想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對婚姻的憧憬或是破滅,總是由自己的父母開始。我的公婆在我們婚前就已經離婚了,雖然,婆婆至今總是盼望著破鏡重圓。

 

在我心目中,我爸爸媽媽可以算是幸福的一對。雖然爸爸脾氣暴躁,每次一發起脾氣來總是大吼小叫,讓我們覺得媽媽很可憐;但是,爸爸的脾氣來得快、去得快,每次吵架的隔天,總會看到爸爸在家扮小丑,嘻皮笑臉的討媽媽歡心。也因此,他們的吵架經常像是一齣齣鬧劇。

 

大概在我小一的年紀吧!有一次他們吵架,我媽一邊哭一邊在房間整理行李,說要帶我去台北。爸爸坐在客廳裡,明明頭上在冒煙,卻還屏氣凝神的看書。

 

幼小的我很緊張,在房間與客廳來來回回的跑著,一邊跟爸爸報告:「媽媽已經在收衣服了!」「媽媽在裝箱子了!」「媽媽要去台北不回來了!」一邊跟媽媽哀求:「媽媽,妳不要走啦!」可是,兩個人都不為所動,我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正當我哭哭啼啼的跟在媽媽後面,眼看著媽媽提著行李箱要走出大門時,那個坐在客廳裡看書、沉默的老爸,忽然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攔在媽媽前面。

 

身高比媽媽高二十幾公分的爸爸,不知道什麼時候,左手已經拿好釘鎚、右手拿著釘子,雙手一伸、越過了媽媽的頭頂,把我家的大門「砰砰砰」的釘了起來!

 

矮小的我躲在門下,愣了半晌,然後破涕為笑。雖然我搞不清楚他們為什麼吵架,但我覺得爸爸真是厲害,他把門釘起來媽媽就走不了了!他怎麼想得到這一招呢?我媽媽也是一臉的驚愕,然後在門前忍不住就笑起來了。

 

當然,隔天門上的釘子就拔掉了,但我家門上那兩個小洞,足足讓我們談論了好多年!

 

後來我們搬了家,又有一年,在我高中時,有一次週末回家,弟弟得意的把掛在門上的西裝移開,向我展示門上的另一個大洞。

 

不用說,那又是我爸媽吵架的痕跡。原來,起因只是因為爸爸在院子裡,風把門吹得反鎖,他一直叫我媽,我媽在樓上卻沒聽到。

 

爸爸一發火,去工具房取了鐵鎚,把門敲破一個大洞!後來,我弟弟還領著巷子裡的小朋友,排隊前來我家觀賞「門上大洞」之奇觀!

 

長大之後,我跟媽媽經常閒聊,有時候,她會跟我抱怨,父親又胡亂發脾氣,氣得她很想在外面買一個小套房,老了之後一個人搬出去住。

 

可是,當兩個人一起出去看表演、爸爸牽著她的手陪她在社區裡面一圈又一圈的散步時,媽媽又會帶著像小女孩崇拜偶像一樣的神情對我說:「妳爸除了脾氣壞,什麼都好!他很有骨氣、很聰明、又有學問,以前追我的男人,沒有一個比得上妳爸爸!」

 

爸爸媽媽吵吵好好的度過了三十多年的婚姻生活,媽媽在五十五歲那年病逝。

 

媽媽過世之前,在醫院住了將近半年時間。那段時間,我親眼見到,爸爸每天下班後就直接到醫院,親手餵媽媽吃飯、更衣、按摩、如廁、餵藥,兩百多個日子,沒有一天間斷。

 

媽媽過世之後,爸爸買了一對骨灰罈,每天在家裡整理媽媽生前的遺物。我們把桃園的大房子賣了,爸爸扛了好幾麻袋的遺物回來,他把媽媽手寫的每一張紙條、照片,用本子一本一本的貼起來。

 

終日消沉的爸爸對我說,他是念科學的,不相信有鬼神,媽媽走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樂趣。一度我很擔心,怕他有什麼萬一。

 

還好,後來,爸爸又遇到了阿姨。兩個失去了老伴的人,互相有了傾訴的對象,枯萎的靈魂又再度復活。我跟弟弟妹妹,都很感激阿姨的出現,認為那是在天上的媽媽保佑,不忍心看到爸爸如此痛苦,所以把阿姨帶到他的身邊。

 

然而,脾氣暴躁的爸爸,這回依然改不了他的個性,兩個人一吵起架來也是個天崩地裂,有時候我忍不住勸他們:「都這樣的年紀了,還有什麼好吵的呢?」偏偏兩人還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可是,吵著吵著,時間一轉眼就過去了,爸爸的第二段婚姻、兩個不完整家庭的重新組合,也堂堂邁入了第十六年。

 

我遺傳了爸爸的火爆脾氣。雖然我是女生,但一發飆起來,誇張衝動之行為,比起我爸爸來,不遑多讓。就跟我媽媽一樣,阿宏是個笑口常開、樂觀開朗的好脾氣先生。也因此,我們的婚姻,也是一樣的吵吵好好,需要常常縫縫補補。

 

認識阿宏以後,我媽媽很喜歡他,說他脾氣好、有耐心:「他小時候家境不好,但很上進,能吃苦耐勞,為家裡著想。這樣的男孩子不多了。」

 

媽媽勸我嫁給他時,好幾次對玩心尚重的我說:「一個願意幫妳洗衣服、洗碗的男人,還要挑剔什麼呢?」

 

我結婚三年後,媽媽離世。最後在病床前,她握著阿宏的手,殷殷叮囑:「我這女兒很聰明,就是脾氣不太好。你要聽她的話,對她多包容一些。」

 

現在看起來,媽媽比我自己更加瞭解我。在我交過的眾多男友中,她沒有勸我嫁給有錢的富二代、名校高材生,竟選了一個一窮二白、什麼都沒有的毛頭小子,確實有她的道理。

 

婚姻到底是什麼?結婚後的每一年,我都不停的在問自己。婚姻到底是為了製造出兩個像我們的小孩?還是為了要一起存錢買房子?

 

婚姻是因為相愛的兩個人想要一輩子在一起?還是只是因為怕老了之後沒有人照顧自己?保障彼此合法安全的性愛?還是下班之後有一個家?

 

婚姻是彼此的心甘情願?還是彼此不得已的責任?是彼此的承諾?還是彼此的約束?是彼此的依靠?還是彼此的負擔?是彼此的親情?還是彼此的愛情?

 

即使到現在,我一直都想不太出答案。

 

有一次我在《國光幫幫忙》形容,婚姻就是兩個走在鋼索上的男女,必須要有危險的恐怖平衡,才能繼續下去。狄鶯對此非常不以為然,她認為老公的愛就是婚姻必要存在的全部。我反駁她:「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一輩子只愛一個人,除非那個人很短命。」

 

我不認為婚姻裡應該沒有任何的誘惑、犯錯,我也不認為婚姻裡應該沒有任何的失望、苦澀。要維持婚姻最簡單、也最重要的是:兩個人都想要維持這段婚姻。

 

無論是婆媳不和也好、外遇緋聞也罷,打架動粗、或是沒有子嗣,讓婚姻不能持續下去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其中一方不再想要這段婚姻,否則都還可以持續下去。

 

只是,結婚十多年了,妳偶爾會想不起對方的好處,只覺得他現在缺點一籮筐。只是,結婚十多年了,妳偶爾會忘記對方婚前的樣子,只記得他現在的禿頭大腹。

 

只是,結婚十多年了,妳常常會不耐煩聽他的話,只因為他要說的話妳都知道。只是,結婚十多年了,妳常常會不在意他在做什麼,只因為反正他也搞不出什麼名堂。

 

妳忘了,現在被妳嫌棄的他的父母,正是調教出妳當初愛戀男人的推手。妳忘了,現在被妳討厭的他的沉默,正是當年吸引妳的穩重。妳忘了,現在被妳抱怨的他的冷漠,正是因為妳的不在意。你也忘了,現在被你嫌棄的她的多話,正是當年吸引你的熱情。

 

你也忘了,現在她的樣子邋遢,正是因為她為你養兒育女。你別忘了,現在她雖不復從前的浪漫,但卻是你最忠實的伴侶。

 

我還是不懂婚姻的真諦。但是,我還是希望在我又病又醜又老又臭的時候,有一個人願意,牽著我的手。就像,我爸爸對我媽媽那樣。

 

 

(本文摘自《致婚姻中狂翻白眼的時刻:女人必修的兩性學分,陳安儀犀利開課!》,野人出版,陳安儀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