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一起旅行就像冒險,而且一次比一次好笑!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們還欠彼此一趟探險。」我媽媽說。她身穿和服,躺在床上,啜飲著一杯紅酒。我說:「我一直很想去聖塔菲。」我穿著睡衣,躺在她身邊,大啖一碗義大利麵。我們沒有數代同堂的大家庭,而且,因為在這個循規蹈矩的康乃迪克州小鎮,我們倆都是怪胎,所以朋友也不多。「就是聖塔菲了!」我媽媽說完不禁手舞足蹈起來。「有什麼事能阻擋我們?」

文/賈斯汀‧ 凡德蘭

 

我們不久之後就會察覺,我們早就應該認清事實,阻止自己出發。事實上,由於我媽媽愚蠢的冒險行徑、心不在焉,而且運氣有點差,她完全不擅長規劃度假行程。但一開始,我們就只是打包行李,往新墨西哥出發,想像著山上蜿蜒的小徑與紅土沙漠。

 

我們天剛亮就起床,啟程上路。在路邊餐廳吃過豐盛的早餐之後,我們駛離高速公路,接著離開主幹道,往前開了幾公里之後,我們下車,走到小徑上,為彼此拍些快照,得意洋洋地宣稱這片一望無際的荒涼景色屬於我們所有。我們準備回到車上時,卻發現車門上鎖了。

 

我們透過窗戶盯著插在車上的鑰匙,我忍不住哀嚎:「土狼肯定會把我們吃掉的。」「往後站!」我媽媽眼神狂暴地吼叫一聲,隨即衝向車子,手臂往後舉,投出一顆小石頭,打破了駕駛後座的車窗。

 

 

六個月後,我們旅行到北加州海岸。我們夜夜在嬉皮式旅館住宿,和擁有大眾露營車的人交朋友。

 

有一天,我們光著腳丫子,在詩情畫意的無人海灘漫步,遠眺寒冷的碧藍色太平洋。「嘿!」我勾著她的手,說,「那個在水面上漂浮的大型白色物體是什麼?」我們漸漸走近,腳趾浸入水裡,用手遮住刺眼的陽光。

 

一陣風吹亂了她的頭髮,她開口說:「看起來像是……」就在幾公尺外的地方,有輛直升機降落,一隊身穿黃色制服的男人衝向水裡,抬起一具浮腫的屍體,用防水油布包裹起來,綑綁在擔架上。他們回到直升機的路上,一隻浮腫的腳從袋子裡露出來,晃來晃去。

 

「我突然不太舒服。」我說道。「我也是。」她說道。

 

 

有一年聖誕節,我們開車橫越愛爾蘭鄉間,沿路林木蓊鬱。我們在山坡上的莊園喝茶,抒寫憂愁傷感的詩。到了晚上,我媽媽因為劇烈的牙痛而醒了過來。

 

笑臉迎人的旅館職員為我們指引當地醫院的方向,卻說得不夠清楚(「我不確定那條街叫什麼名字,不過就是在馬龍家的穀倉隔壁,經過那條街之後,不是在第二個路口右轉,就是第三個或第四個路口右轉。」)

 

我們行駛在蜿蜒的路上,眼前一片濃霧,黑天摸地。雖然經過一個又一個標誌,但上面只有大大的黑點。「那些標誌是什麼意思?」我問道,轉頭看見媽媽指節發白,只好把她想像成賽車手。「意思是,有人在這裡往生。」

 

 

五年後,我們在緬因州租了間房子。那地方完全有資格擺脫現在的民宿命運,成為任何改編自史蒂芬‧金小說的電影場景。如今這間民宿由一對追求新時代覺醒運動的夫妻經營,每天黃昏時分,他們會在後院打鼓。後來,我媽媽在巴黎得了支氣管炎;我則在猶他州不慎墜馬。

 

我十七歲那年,我們戴上相襯的草帽,搭乘包機前往加勒比海小島。那是最後一次旅行,之後我們暫時沒辦法一起旅行,因為我得去念大學,一離家就是好幾個月。

 

當飛機在狹小的降落跑道上劈啪作響地停下來時,我媽媽說:「這將會是熱帶天堂。」我說:「我們即將在陽傘下啜飲草莓黛克瑞雞尾酒。」我們坐在卡車後的載貨車斗上,沿路經過死氣沉沉的村落,最後抵達一間陰鬱冷清的旅館,而且,經營旅館的家族也不太友善。

 

 

我們吃力地踩著階梯上樓,進了水泥房之後,發現房裡只有兩張帆布床與一頂蚊帳。我們一踏進淋浴間,就發現淋浴間跟臥房的差別只在於地上的排水孔;而且,我們其中一人得緊緊抓住鍊條,才能讓水流保持暢通。

 

「我很抱歉。」我媽媽絕望地說。

 

天黑後,我們沿著海岸,朝遠方燈火通明的度假村走過去——兩道拖著笨重行李前進的黑影,看起來就像走私客。為了加快腳步,我媽媽笨拙地將帆布袋掛在胸前,結果在海灘上跌了個狗吃屎。她沒有馬上站起來,反而翻了個身,濺起一堆沙子。

 

我看著她,月光照耀在她身上,而她就這樣呈大字形躺著,我不由自主咯咯笑了起來。她也跟著我一起大笑,「我真的試過了,」她說,「下次要是我又開始計劃旅行,記得阻止我。」

 

 

但是,我絕對不會這麼做;我們這些悲慘的成就,正是我的生活目標。別人搞砸了,還得對他們的媽媽負責。我媽媽則和我一起搞砸,而且,不論我們陷入什麼樣的窘境,我們都一起想辦法脫身。

 

在我的想像中,其他人過著百無聊賴的生活,永遠都得為自己辯解,遠離所有麻煩。我比較喜歡我們這個麻煩二人組一目了然的蠢樣,偶爾有點皮肉傷,一頭栽進刺激的冒險,挑戰荒謬的極限——每一次荒謬之舉都比前一次還要好笑。

 

 

(本文摘自《歐普拉人生指南:生命中的快樂小事》,時報出版, 歐普拉雜誌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60歲考駕照、學游泳,一年接拍4支廣告!80歲奶奶愛挑戰,退休超精彩!

撰文 :王君瑭 日期:2019年01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王春芬奶奶提供、王君瑭攝影
  • A
  • A
  • A

王春芬奶奶,看到她的第一眼總會忍不住停頓,質疑自己是否真的該開口叫這句奶奶,因為除了滿頭的白髮外,她無一處不讓人不感覺她是個青春少女,但她今年其實已經八十歲了。

▲奶奶氣色紅潤,看起來宛若一位青春少女。

 

春芬奶奶以前在政府機關當副局長秘書,跟許多人一樣,年輕時忙碌於工作和家庭,但當大家都以為六十歲退休的她是該休息享清福時,奶奶卻為自己翻開了一本新的行事曆,展開了全新的退休人生。

 

「我以前就是個很敢冒險的人,不會游泳卻總是跟著人家下水,只是因為工作很忙,很多事情想做卻一直沒有機會實踐。」

 

「我退休之後每天早上都會先去游泳,然後下午再安排不同的活動。」「周一要上韻律舞、週二要去合唱團、周三要去當志工、週四還有另一堂舞蹈課,然後週五我要學畫畫。」

 

春芬奶奶邊講邊翻出手機中自己的畫作熱情分享,色彩飽和、陰影漸層細膩,一筆一畫都是出自於這位「非科班」的奶奶手中,令人好不驚豔!

 

▲ 奶奶每週上畫畫課,累積多幅繪畫作品,成就感十足。
 

「等等,奶奶,這些都是你一周的行事曆!?」小小的本子畫了滿滿的課程和註記,進入年末,還有尾牙、志工值班、出遊聚會等等多采多姿,讓人有點難以置信。

 

「其實一開始,我沒有學這麼多,我第一個學的是開車,那是在我退休的前一年。」「我兒子換了新車,把舊車留給了我,爺爺只會騎機車,我本來學了開車是想載他出去玩。」

 

將近六十歲時,奶奶考到人生第一張駕照(註:這些年基於安全考量,她已聽從子女建議不開車了),等到她真正退休後,爺爺卻離開了,頓時失去工作和老伴的春芬奶奶生活失去了重心,只好將重心放在孩子和佛學上,她開始參加佛學課學習誦經,甚至在SARS期間,和佛學班的朋友們四處替有往生者的家庭念經祈福,除了做善事外,也希望能藉此迴向給過世的老伴。

 

爺爺的離開,再加上孩子也慢慢長大、離家,讓春芬奶奶對於生死人生看得更開,並有了新的體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孩子也有自己的人生,我不應該打擾他們。」「而我忙了一輩子,也應該要有自己的人生。」

 

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為了不拖累孩子,也為了走出失去老伴的傷痛,更是為了自己,奶奶決定重拾年輕時那個愛冒險的靈魂,在接下來的日子,活出不一樣的新人生!

 

▲ 奶奶隨時散發青春氣息,連拍照都能擺出專業的網美姿勢,相當可愛!

 

「要活著就要動,不動,我覺得我很快就會死掉了。」健康,成了奶奶樂活的第一步,剛好此時有個年紀比自己還大的朋友問春芬奶奶,要不要一起去游泳,奶奶毫不猶豫地一口答應。

 

「但其實我是個旱鴨子,我完全不會游泳。」那為什麼還要答應呢?「因為我覺得別人可以,我應該也可以,反正就試試看嘛!都這年紀了我也不怕什麼,但我覺得人生不能白活!」

 

就這樣,奶奶報名了運動中心的游泳集訓課,九天的時間竟然就把游泳給學會了!滿滿的成就感也讓奶奶上癮,慢慢的從朋友邀約,到後來春芬奶奶開始會自己去找課上,就這樣一堂接一堂,奶奶的行事曆越塞越滿。

 

▲拍攝電視廣告的奶奶充滿活力,令人欽羨!

 

「愈動就愈健康,愈上課就懂愈多愈有趣,愈有趣朋友就愈多,就愈開心。」

 

「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我自己很老,孫子也不覺得我像奶奶,都很喜歡跟我玩在一起,我覺得我是最開心的奶奶!」

 

然而樂學的春芬奶奶不只周一到五把課排得滿滿的之外,對於新鮮的事物從不抗拒的她,打開通訊軟體裡更有許多「經紀人」傳來的試鏡邀約訊息,很難想像這可是一位八十歲奶奶的手機啊。

 

「我這一天要試鏡,不知道會不會上啊,但是我覺得很好玩!」

 

▲奶奶把試鏡、拍廣告當作新鮮有趣的體驗,強調「開心最重要!」

 

但別聽奶奶說的謙虛,她可是在去年一年之內接拍了四支廣告呢!「一開始就是我舞蹈班的同學,她是專業的經紀人,她剛好有一個廣告角色要找白頭髮的老奶奶,她就來問我要不要試試看?」

 

沒想到除了奶奶一頭漂亮的銀白頭髮,再加上超有活力的親切笑容,讓春芬奶奶一舉被廠商選中,第一支廣告就和林心如一起為桂格代言,接下來更接連被大潤發、格上租車和麥當勞等大企業相中,成了「最資深的新人」!

 

▲奶奶拍攝奶粉廣告,非常上鏡。

 

「人生只有一次,就算出糗又何妨,總要體驗過一次呀!開心好玩就好!」

 

也正是這種「把所有事都當成一種體驗」的樂觀心態,讓春芬奶奶隨時都充滿了活力。

 

▲第一次拍廣告就與藝人林心如同框,十分難得!

 

「別人家都是媽媽找不到小孩,而我是常常找不到我媽媽,因為她活動實在太多了!」談起媽媽,女兒張清清笑意藏不住,手機翻開都是媽媽的照片,女兒笑著說「媽媽是我們的天才美少女,又會畫畫,又會唱歌跳舞,爵士舞、肚皮舞、敦煌舞什麼都學,還跟著同學一起去參加比賽,得過台北市第一名呢!」

 

「每次跟她在一起,我都會覺得,我們才是老人家。」

 

春芬奶奶笑說「我的小孩其實都不太孝順--不太『有機會』孝順,因為我很健康,我把自己照顧得很好~,就像我現在住四樓公寓,樓梯爬得比誰都快。」

 

「我也很喜歡出國玩,美國、義大利、維也納、日本、帛琉、中國東北,哪裡我都去。」聊起旅遊奶奶更是起勁,開心的神情真的就像是少女一般,照片的姿勢更是不輸年輕人,張張逗趣又可愛,讓人忍不住問奶奶到底怎麼保持健康和年輕的活力?

 

▲ 奶奶喜歡在國內外旅遊,體力、精神都不輸年輕人。

 

「不要想太多!開心最重要!」「偷偷告訴你,其實我比較喜歡跟年輕人在一起,有些老人太固執了,就不容易開心,我受不了。」

 

「但奶奶,很多人就是很容易擔心很多事啊,你都沒有擔心或煩惱的事嗎?」

 

「沒有欸,擔心了又能怎樣?」「要去找到讓自己專心、開心的事,因為人生很短。」

 

伴隨著奶奶哈哈的大笑聲,一瞬間心情也跟著笑了起來,似乎有點懂了奶奶的樂活之道,有些事不是不擔心,而是擔心了又能怎樣,與其把自己困在一方小天地,不如拋開煩惱為自己而活!

 

奶奶的行事曆,寫滿的不是人生瑣碎的代辦事項,而是退休後,對自己的期待與夢想;奶奶的行事曆,沒有煩惱與固執,只有「走出去試試看!」的樂活哲學。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如果可以,你想回到18歲嗎?人生歷練無價,誰說初老是壞事?

撰文 :平安文化出版 日期:2019年01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為什麼會為年華老去怨嘆?通常認為,年老就是「逐漸衰退」。正因為如此,親眼看到衰退的證據時,難免很受打擊。如果將年輕時代視為人生的巔峰,年老就是一路滾落下坡道,漸漸失去一切。年老總是讓人有這樣的印象。

文/岸見一郎

 

年老的確會讓人失去很多,但年老後的人生未必全都是負面的事。有一個名叫《縱貫日本的心靈之旅》綜藝節目,由男演員火野正平先生騎著腳踏車,在日本各地旅行。這個節目中的金句就是「人生的下坡路段最精采!」

 

騎腳踏車時,上坡路段很吃力。但是,騎到上坡的盡頭,就一定有下坡路段。迎著風,騎下坡道的感覺爽快無比。

 

人生路上,年輕時背負了夢想、目標、野心和焦躁等許多東西,用盡渾身的力氣拚命踩踏板。到了一定的年紀,想到「以後可以放下肩上的重擔,輕鬆享受了!」就會發現人生後半段的風景完全不一樣。

 

 

據說「老」這個字的象形文字,是一個駝背長髮老人拄拐杖的樣子。

 

但是,在江戶時代,有名為「老中」的官職,中文的「老師」也完全沒有負面的意思,無論是「老中」還是「老師」,大家注意的焦點不是外形、外貌,而是集中在那個人累積的知識和經驗。

 

「如果可以回到十八歲,你想變回十八歲嗎?」

 

心理諮商時,經常問這個問題。照鏡子時,可以看到年輕的自己充滿活力,精力旺盛,熬夜也完全不在話下——但是,五、六十歲的人幾乎都會回答:「不想回到十八歲。」

 

他們通常認為,如果可以帶著目前的知識和經驗,回到十八歲也無妨,但如果一切都要重來,就不願意回去。

 

 

人生路上,不可能都是美好的事,每個人應該都經歷過痛苦的經驗和不愉快的回憶。但是,包括這一切在內,五、六十歲的人都不願放棄自己一路走來的足跡、累積的一切。

 

雖然為年老就意味著衰老這件事嘆息,但並不是只要年輕就好,也有人並不認為自己年輕時的狀態最理想。

 

我也有同感。如果一切重來,回到年輕的時候,那我就必須從頭開始學年輕時讓我費盡心血、苦不堪言的希臘文。

 

有一句成語叫做「韋編三絕」,當年為了讀希臘哲學的原文古書,我真的翻爛了三本字典。每次翻爛一本字典,就只好再買新的,結果前後買了三本。正因為我當年曾經苦讀,現在才能翻譯希臘哲學的巨著。

 

有很多事是因為年輕時持續努力,到了這個年紀,才有辦法完成。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變老的勇氣》,平安文化出版,岸見一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60歲學攝影,開啟人生新角度「給別人多一點空間,就是給自己空間。」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12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愛長照
  • A
  • A
  • A

透過學習,我在生活中改變很多。我會去學攝影,其實也是去找一個目標,專注在某一件事的當下,你看別人、看很多事,觀點會不一樣,也比較能夠接受身邊的家人他們為什麼是那個樣子。

文.攝/林曉盈

 

許淑惠,臺南人,今年61歲,育有三名子女,皆已成家。對事物充滿學習熱忱,平日到社大學習生態攝影、電腦,也追求心靈成長;課程外,妥適安排個人時間,享受一人時光,週末假日時間,則把握時間和家人相處。她對於目前的生活感到滿意。

 

近兩年學習大爆發 生態攝影、PS樣樣來

 

開始是因為朋友在社大學生態攝影,我想說學這個可以跟同學到處走走看看,了解生態是在拍什麼,結果一學就是三、四個學期,也認識很多朋友,尤其生態攝影一學期有三、四節以上的外拍,所以幾乎都在玩。

 

生態攝影上了快兩年,後來接著上PS(Photoshop),因為我想要多學一點。一般我們拍照都拍JPG檔,學PS是為了要處理相機裡的raw檔,不過對我來講PS有點難度,因為我對電腦不是很精通。

 

我的相機是OLYMPUS,屬於微單,可以換鏡頭。我不買單眼,是因為手上這台我已經摸得很熟了;如果換成單眼,這台就會少用。

 

▲用OLYMPUS拍完照片後,許淑惠會把作品上傳到FB分享。(林曉盈提供)

 

況且單眼很重,我習慣手持,拍鳥若帶著腳架跟著追,扛得又更重了;而且單眼幾乎都是全片幅(Full Frame),我沒有要追求拍得跟書上的照片一樣美,只是想多認識一些動植物和生態,所以以我這個年紀,這樣就可以了。

 

原本我買的鏡頭是旅遊鏡,因為它既輕又方便。後來跟攝影班去外拍,要曝星軌或拍螢火蟲,所以就補了一支定焦鏡。最近因為生態攝影去拍鳥,拍鳥需要長鏡頭,又買了一顆100-300 mm的長鏡頭。

 

拍完的照片我會放在臉書。現在回頭看以前的照片,覺得自己拍的越來越好。喜歡畫畫的人是把美麗的風景畫成一幅畫,我則是用相機來做畫。

 

▲許淑惠的攝影作品。(許淑惠提供)

 

藉由心靈成長課程認識自己、改變自己

 

原本我們家是做生意的,十幾年前從高峰跌到谷底,可以說是歷盡滄桑。因為是從很高的地方跌下來,所以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把以前的傷放下。

 

後來接觸到心靈成長的課,一方面是療癒自己,一方面是整理自己的生命,去了解我是誰?來這裡做什麼?這些課幫助我了解自己要的是什麼,不然就會每天傻傻地過日子。

 

然後透過學習、找到方法,我在生活裡也試著改變。

 

比方說,以前先生情緒上來,會開始翻舊帳,說我以前怎樣怎樣。我會說那是以前我沒有學習,所以會說出那樣的話,現在的我已經透過學習、有所改變,

 

所以我會為以前做過的事跟他道歉,而他也感覺到我跟以前不同。透過學習,我在生活中改變很多。

 

我會去學攝影,其實也是去找一個目標,專注在某一件事的當下,你看別人、看很多事,觀點會不一樣,也比較能夠接受身邊的家人他們為什麼是那個樣子。

 

▲許淑惠的攝影作品。(許淑惠提供)

 

享受獨處也把握和家人相聚的時光 

 

我先生平日要上班,假日我們兩個人會開著車出去。我會帶著相機一起,有時候剛好遇到美麗的風景,就隨手拍下。和先生一起去玩,我不會為了拍照而忽略了他,不過有時候,我先生看到不錯的畫面也會跟我說:「欸~那裡有…...」

 

我們兩個都是很隨興的人,不喜歡規劃;即使規劃,也只有三天兩夜的行程才會這麼做,而且只訂出目的地而已,其他的,就沿路慢慢玩。像我們上次去武陵,只是那天突然想說:「這種天氣去武陵應該不錯,楓葉應該有一點紅了!」就臨時決定出門了。

 

對於生活安排,我現在禮拜一下午會去上課,晚上再接著去上PS。禮拜二很隨興,好天氣的話會去海邊走走,看看有沒有東西可以拍。沒有的話,就去公園走一走、運動。公園有時候會出現一些稀有的鳥,去看看也好,不然就帶個書到公園也不錯。禮拜四是生態攝影課。

 

禮拜五是家庭日,那天我就會去買個菜,等女兒女婿回來一起晚餐。禮拜六、日是我們夫妻兩個人的日子。現在的我比較懂得過自己想過的日子,對現在的生活也覺得挺滿意的。

 

我先生年底就要退休了,對於退休後要做什麼,以前我會給他建議,現在我不會這麼做了。也許是我改變了,所以看他也覺得他在變。就像一個點,當你繞著圓心轉,你在轉,旁邊也跟著轉。

 

現在我會覺得:「給別人多一點空間,就是給自己空間。」

 

▲許淑惠和先生都是隨興的人,即便出遊也很少做規劃。此為武陵美景,兩人學年輕人玩自拍。(許淑惠提供)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熱門文章

66歲第一次自助旅行!玩30天只花8萬,江育誠在北美追楓紅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2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江育誠提供、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逛二手市場挖寶、搭地鐵四處趴趴走、吃印度餅塗果醬當午餐,充分享受自由行的樂趣,暢遊美加一個月只花八萬元!他不是預算有限的背包客,而是曾經只參加高檔旅行團的前嘉裕西服總經理江育誠。

▲秋天的蒙特婁顏色繽紛,葉子逐漸由綠轉黃,再轉為迷人的紅。

 

「回來才發現,咦!我的美金和加幣怎麼還剩這麼多?」六十二歲退休前,江育誠出國旅遊總是和中小企業老闆一起跟團,吃好住好,飛一趟動輒超過十萬元。現在六十六歲的他第一次嘗試自助旅行,這才知道「原來可以這麼省,而且更好玩!」

 

熱愛繪畫的江育誠退休後時常到戶外寫生,但光在台灣畫畫還不夠,今年十月他和三位畫友結伴同行,飛往加拿大第二大城蒙特婁(Montreal)一睹漫天楓紅,駕車一路往北追著楓葉跑,看著楓葉由黃轉紅,季節由秋入冬,把北國瞬息萬變的繽紛色彩全都化為畫布上的永恆。

 

「我們四個人的特色就是,都不敢靠畫為生,可是又都最愛畫畫!」江育誠的畫友都是五、六十歲的業餘畫家,退休前有人從事室內裝潢,也有人是高中美術老師。

 

▲在山林間寫生相當愜意!

 

雖是近幾年才相識,因彼此志趣相投,四個大男人的美加之旅一拍即合,天天吃住在一起,竟然從沒吵過架,「如果遇到很難決定的事情,他們就說,江總你決定!哈哈!」江育誠還開車載著大夥南下紐約,從時代廣場玩到大都會博物館,留下一輩子的美好回憶。

 

半年前,他們透過旅行社辦簽證和買機票,搶到三萬零八百元的早鳥價,機票就先省一筆,飛往蒙特婁後又借住在一位畫友位於聖勞倫斯河畔的家,住宿費也省了。

 

每天早上,他們開著載滿畫具和炊具的廂型車,找個離家不遠的地方駐足寫生,中午就在戶外野餐,手上的畫筆當筷子,畫板拿來當鍋蓋,把超市買的印度餅煎得蓬鬆酥脆,夾著堅果、水果一起吃,再搭配一壺現煮咖啡就很過癮!

 

▲同行朋友巧妙利用畫刀、畫筆在戶外煎印度餅,相當逗趣!

 

自己料理超省錢,平均下來一餐不到一百元,看似吃得簡單,實則樂趣無窮,江育誠笑著說:「我們是這樣在過日子,但是過得很好!」

 

▲印度餅、果醬、水果、堅果就是一頓簡單美味的午餐。

 

唯一的挑戰是低溫,深秋的蒙特婁已經來到攝氏零度,不耐寒的江育誠直呼:「零度寫生真的很辛苦,畫畫都會一直流鼻涕,手也會僵硬,很冷很冷!」

 

畫畫之外,難得遠征加拿大,當然要四處探險、體驗當地生活。週末假日,一行人常跑去高級住宅的拍賣活動,房子內所有喜歡的東西都能買,重點是價格超優惠,江育誠用加幣五塊錢(約台幣一百二十元)就買到豪宅裡的熨斗,挖寶的感覺相當有趣。

 

▲江育誠(前排著灰色背心者)和朋友在港口邊寫生。

 

更好玩的是,當地有許多二手衣物市場,賣的是衝動型購物者提供的服飾,有些只穿一兩次,有的甚至連吊牌都沒剪,等於用二手價格買到全新商品,令江育誠大開眼界,在賣場裡享受尋寶樂趣,帶回好多物美價廉的寶貝。

 

「我不避諱啦!」江育誠指著身上穿的長褲說:「這個就在那裡買的啊!很有質感,我好喜歡這個顏色,在台灣都沒有看過,一條加幣七塊錢(約台幣一百六十元)。」接著,又秀出腰間的皮帶說:「這個也是啊!才加幣五、六塊錢(約台幣一百二十元),真皮的耶!」

 

同行朋友開玩笑說:「江總,我們買也就罷了,你怎麼也跟著我們買!」江育誠開心地說:「我穿這個我覺得很舒服,這已經無關財富啦!嘉裕西服的總經理去買二手褲子來穿,我不覺得羞恥,我覺得那是一種環保,最主要是我覺得快樂啊!哈哈!」

 

▲魁北克夜景。

 

在蒙特婁住了兩個星期後,畫家們前往同屬法語區的魁北克市(Quebec)旅遊三天,卻捨棄知名豪華的芳堤娜城堡飯店(le Chateau Frontenac),只選了附近的普通旅館,四個大男人同住一間房,照樣玩得很盡興。「我們也不是住不起高級飯店,但覺得沒有必要。」

 

享受旅行不一定要走奢華路線,江育誠陪朋友在街頭畫畫、朝聖歌手席琳狄翁(Celine Dion)結婚的美麗教堂,更不忘流連古董市場挖寶,從鐘錶、勳章、銀器、雕塑、玩具小火車都是江育誠的最愛,連逛三個小時都不嫌累,而且驚喜不斷。

 

▲古董市場挖寶趣。

 

江育誠這次就買到一枚精緻的勳章,網路上一模一樣的商品要價台幣七萬多元,卻被他在當地以台幣兩千多元的價格帶走,同行友人都不敢相信。「每次出國都要挖寶,這是一定要的樂趣!」

 

離開魁北克後,「我們就一直很期待,哎唷!要去紐約了、要去紐約了!」像個大男孩一般,江育誠回憶當時的情景,眼中仍閃爍著興奮。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在紐約下榻的「布魯克林藝站」只收藝術家旅客,江育誠一行人每人每晚只需付五美元,又能與其他國家的藝術家旅客交朋友,令他印象深刻。

 

▲在紐約投宿的旅店只收藝術家,朋友正在畫畫。

 

同行夥伴畫畫時,他買了一張三十二美元的七天地鐵票,靠著手機地圖找路,自個兒暢遊曼哈頓、中央公園、雀兒喜市場、第五大道、布魯克林、古根漢美術館等,用雙腿跑遍整個大蘋果!「我有一天走了二十幾公里,幾乎是筋疲力竭。」

 

▲江育誠在紐約時代廣場留影。

 

熱愛藝術的江育誠,有個心願是走遍世界四大博物館,而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就是最後一站,人生「待辦事項」又完成一件。不過,江育誠可不是走馬看花,他一連三天都泡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仔細欣賞每幅畫作和雕塑,在嚮往已久的藝術殿堂品味人生。

 

▲江育誠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參觀三天,流連忘返。

 

回到台灣後,繼續抱著十二本大都會博物館的館藏介紹套書,研讀每件藝術品背後的故事,細細反芻當日見聞,涵養遠比繪畫技巧更重要的藝術底蘊。紐約七日之旅,轉瞬即逝。時序入冬,開車返回蒙特婁時,眼前已是一片雪白世界。

 

「啊!要回去了喔?」江育誠直呼,一個月的美加旅程就像只有一個星期那麼短。壯遊北美三十天,他帶回一個懷錶、三個時鐘、十幾個勳章、十幾件二手衣物,當然還有六張油畫作品,依依不捨但也滿載而歸。這群畫家們玩上了癮,已經在計畫下一趟旅遊。

 

 

▲美加之旅帶回的精巧時鐘與寫生作品。

 

初嘗自助旅行滋味的江育誠,更像是發現新天地一般,愛上這種深度旅遊方式,為他那本就完美的退休生活,增添更多精彩。

 

想要退休後常出國旅行,是不是要特別理財?「不用啦!」江育誠急忙說:「量力而為啦!我甚至也不很鼓勵說你一定要到國外去,除非你把台灣都玩遍了。你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不要有壓力。」

 

「而且,如果是自助旅行就不用花很多錢,就是買一張機票,那住宿你可以簡單一點,不要奢侈,這是我這次體會到的。」

 

▲加拿大美景令人陶醉。

 

其實,錢不是問題,健康才是關鍵。「錢多、錢少你可以有不同的玩法,可是沒有健康,就什麼都沒有。」

 

江育誠四十幾歲時見到不少親友早逝,因此非常重視健康,從那時起養成每週末爬山運動的好習慣,一直持續到今天。更令人訝異的是,每次出國旅遊還會晨跑或夜跑,這就是他擁有過人體力的秘訣。

 

「所以很多人說,我看起來不像六十六歲。」「我們四個都是壯年,我們不叫老年,哈哈哈!」江育誠說話中氣十足,絲毫不見老態。他一再強調,「退休以後拚搏的不是財富,是健康,但是等時間到了以後再做,都來不及了。」

 

誰說年輕人才能自助旅行?提早儲備健康,退休後照樣全世界玩透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起去旅行,日本銀髮夫妻「bonpon」要在60歲後共同營造快樂回憶

撰文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期:2018年11月0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天下雜誌出版
  • A
  • A
  • A

文/bonpon

 

我們未來想做的事

 

以前,我們從來沒想到自己會因為Instagram 而變得繁忙,因此對於如何過第二人生,雖然沒有明確目標,但也曾經稍微思考過。我們的理想,便是早晨早起健走等,過著健康的生活。目前為止,我們的夜間活動習慣還改不過來,早上過得慵懶愜意,稱得上運動者也頂多是簡單的打掃。我們經常不自覺便觀看外國電視劇或NHK的特別節目直到深夜,因此早上都爬不起來。話雖如此,現在好不容易才獲得自由,我們也覺得做自己會感覺快樂的事情不就是最好的嗎?當然,今後我們還是想要早上就開始好好運動。

 

(圖/天下雜誌提供)

 

再來,我們也在討論是否今後要上健身房。我們新家附近有一間很大的運動俱樂部,裡頭可以接受各式各樣的課程,其中也包含了女兒說「一定要試試看」而大力推薦的社交舞蹈班。社交舞既可以讓姿勢變好,聽說也可以防止老人痴呆。也可以兩個人一同享受,這也是有朝一日我們想要嘗試的活動。

 

bon則是對攀岩有所興趣。以前他在工作時有機會觀摩,同時也適合年長者進行,感覺到似乎頗為有趣。然而,這一些活動若包含會費、道具費等,在金錢上也是一筆不可小覷的數字。同時,bon心中也有一點想在仙台這邊也做工作的想法,並且希望找到能活用一直以來累積的經驗,以從事輔助性質的工作。只是我們初踏上新土地,還沒有建立與當地的人際網絡,同時他也想設計工作或許還是交給年輕人做會比較好。等到我們再稍微穩定下來一點,希望能夠重新思考該如何決定。

 

另一方面,pon則想要試著製作胸針,透過使用布料以及樹脂、黏土,來製作自己心目中的造型。至於細部裝飾,則又是另一個饒富趣味的部分。像這樣,想像雖然可以無限膨脹,但總之還是要等候忙到一個階段為止,才能認真考量。

 

(圖/天下雜誌提供)

 

除此之外,我們還想要進行以往沒能夠實現的旅行。我們既想去法國、西班牙等海外,也想要到長崎的五島列島進行巡禮旅行。除去GLAY的演唱會,兩人單獨出遠門就只有結婚十五週年以及三十週年的紀念旅行而已,今後我們還是想要造訪各地。

 

今後想做的事、做得到的事。我們希望能夠兩個人好好商量,未來也持續營造我們的快樂回憶。

 

 

(本文節錄自《第二人生,你好》,天下雜誌出版,bonpon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