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死不如賴活?生命終點有尊嚴,別忌諱討論生死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9年01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國內推動「安樂死公投立法」的江盛醫師偕其夫人、女兒造訪蘇帆海洋基金會的那兩天,我們談話的話題都圍繞在「死」這個字打轉,議題雖沉重,談話的氣氛卻極為開心。

文/蘇達貞

 

江醫師說,他提倡安樂死公投的目的其實是要鼓勵大家「努力活」。

 

本來以為這只是倡導公投的一句口號而已,但晚餐時,看到江醫師斤斤計較要少用沙拉油、醬油等人工食品,同時從園區裡信手捻來一堆自然野菜、香草來烹調入味,還不忘將剛從野地上採來的野花擺飾在飯桌上。

 

頓時,在江醫生夫婦的巧手下,一桌色香味俱全且瀰漫情調和氣氛的養生晚餐呈現在大家面前,我才體會出江醫師平時是如何在身體力行他「努力活」的理念。

 

 

維護健康「努力活」,展現生命尊嚴

 

飯後,蘇帆的一位年輕教練小范隨手打開一罐飲料,江醫師抓住這個機會教育,請他仔細看一下該飲料罐所標示的營養成分,其中一項糖的含量是35公克。

 

江醫師說:「正常人每日糖的適當攝取量是24公克,你若把這罐飲料喝下去,你就超標了,你若已經養成每日都喝的習慣,事實上就已經有糖成癮的傾向。醫學上花費在糖成癮所造成的肥胖等慢性病的治療花費,遠超過毒品、酒精、咖啡成癮的花費。」

 

被這席話震撼到的小范,握著手中那罐糖水飲料說:「那我從明天起就不喝了!」

 

 

我在旁一聽,順勢再加把勁說:「據統計,這世界上有六十億人口,當中有1/3的人口天天在減肥,另外1/3的人口卻是處於飢餓的狀態。

 

而這1/3減肥人口所浪費掉的食物資源,卻遠足以餵飽那1/3飢餓人口還有餘,而減肥失敗者最常用的藉口就是你剛才說的那一句『我明天起就不吃了』。」

 

「在蘇帆我們有一句腦筋急轉彎的座右銘,那就是:明天一定會做的事,其實是下輩子才會去做的事,但今天所做的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小事,卻會成就你一生的大事。」

 

這段話讓小范越聽越覺得罪惡,最後只好將手中的飲料倒入洗碗槽裡,在場的所有人注視著小范這悲壯舉動,有若在見證歷史上的林則徐火燒鴉片煙一般。

 

三句不離安樂死的江醫師,又把這悲壯場面繞回到主題說:「這種努力活的表現,就是在展現生命的尊嚴,安樂死就是在維護生命的尊嚴。」

 

 

禁忌話題輕鬆談,思考尊嚴死亡真諦

 

一向也贊成要死得有尊嚴的我,請教江醫生說:「國內不是已經有『病人自主權』的立法了,病人應該就能自主決定是否要安樂死了,為何還要推動安樂死公投立法?」

 

江醫師回說:「醫師治療病人的原則是解決其痛苦,而不是解決其生命。尤其國內目前對於死亡的定義,仍然採用心肺功能停止為死亡,所以腦死不是死,植物人不是死,昏迷不是死,癡呆不是死。」

 

「這些病人在目前的法令上,醫師僅能遵照病人事先立下的書面同意書,表明處於特定臨床條件時,希望接受或拒絕維持生命治療而已,醫師卻不可以主動去協助執行病人安樂死的意願。

 

 

「例如,以一個重度昏迷的病人來說,沒有安樂死的立法,對病人與醫師來說,兩者都是痛苦的折磨。」

 

同樣是醫師的江太太對先生說:「我是你的醫療委任代理人,你哪天若昏迷指數6以下,我就不救你了,因為救得回來也大概是呈現植物人狀態,救回來也沒用。」

 

(註:昏迷指數是醫學上評估病人昏迷的嚴重程度,以眼睛反應、說話能力、和行動能力三方面的加總分數為指標,正常人為滿分15,13-14為輕度昏迷,9-12為中度昏迷,3-8為重度昏迷。)

 

看這對鶼鰈情深的醫師夫婦過招彼此的生死議題,卻一派輕鬆的模樣,現場每個人也開始討論他自己,在昏迷指數幾分時就決定採取安樂死。

 

 

好死不如賴活?有尊嚴更重要

 

記得小時候就聽說,住在北極圈的愛斯基摩人,他們的老人在認為自己對家庭已經沒有貢獻,只會對家裡的生計造成負擔時,就會自己走上山去,讓北極熊把自己吃掉。

 

那時候覺得這樣的習俗太殘忍、太不人道,今天聽江醫師對安樂死議題的一席話後,似乎覺得愛斯基摩人所提倡的這種死亡方式,也是一種尊嚴死。

 

也許以往「好死不如賴活」的社會觀點,已轉變成「賴活不如好死」的時代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病人自主權利法》將上路!諮商費用每小時上限3500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1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病人自主權利法》將於108年1月6日正式施行,民眾可以透過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後,簽署「預立醫療決定」,進而維護尊嚴善終的權利。

《病人自主權利法》是亞洲第一部保障病人自主權利的專法,衛福部已公布第一波可提供預立醫療照護諮商的機構名單,共計77家醫院

 

凡具完全行為能力的民眾,未來可至名單中的醫院與醫療團隊進行專業諮商,進而簽署「預立醫療決定」,為自己規劃人生最後一哩路要怎麼走。

 

衛福部表示,依據台北市聯合醫院的試辦經驗,醫療團隊為民眾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以下稱照護諮商),平均每人次需耗時60至90分鐘,經與地方衛生局共同研商收費核定原則,初步共識以60分鐘3500元為上限。

 

為鼓勵家屬一起參與諮商,並完成預立醫療決定的簽署,同一時段第2人次以上的費用予以減免。

 

病人自主權利法

 

中、低收入戶可於各縣市「預立醫療照護諮商推廣獎勵計畫」的示範醫院,免費接受照護諮商服務。

 

為推動居家失能個案家庭醫師計畫,對於無法或不便出門的失能個案,可透過家庭醫師到宅,協助進行照護諮商,以及簽署預立醫療決定。

 

此外,衛福部已經完成建置安寧緩和醫療、器官捐贈及預立醫療決定整合資訊系統平台(網址: https://hpcod.mohw.gov.tw),新增「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及「器官捐贈同意、撤回同意書」之自然人憑證線上簽署功能。

 

此功能將可大幅縮短簽署註記流程,從原本的平均21天縮短至3天以下。同時,該系統亦可提供民眾及醫療機構(醫事人員)查詢,了解前述三類意願(同意)書之簽署情形,並輔助照護諮商之進行及後續之管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自己的生命自己決定!病人自主權利法,讓你尊嚴走向生命終點

撰文 :黃詩絜 日期:2018年12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人生走到最後階段,誰不希望有個美好、有尊嚴的終點?95歲李爺爺,失智十多年,逐漸失去生活自理、行走、溝通甚至吞嚥能力,完全臥床需看護照顧,因年事已高,家屬選擇安寧療護。

他因為無法順利進食被放置鼻胃管,但自行拔除了好幾次,女兒內心陷入糾結:「爸爸沒鼻胃管會餓死啊…可是他一直拔是不是不舒服…我好痛苦,他清醒的時候什麼都沒交代,現在我要幫他決定,好像在主宰他的生命…」

 

這是醫療人員與末期病人家屬溝通時常面臨的難題。家屬可以接受病人瀕死時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卻無法決定該不該停止維持生命治療。如果你是家屬,會選擇怎麼做呢?又或者,如果你是病人,會怎樣選擇呢?

 

「病人自主權利法」即將於108年1月6日正式施行,是全亞洲第一部完整保障病人自主權的專法。其立法目的就是為了尊重病人醫療自主、保障善終權益、促進醫病關係和諧。

 

 

與「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不同的是,它保障了病人有「知情」、「選擇」與「決定」的權利,也擴大適用的對象與範圍。

 

針對五大類臨床條件病人,包含末期病人、不可逆轉之昏迷、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及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痛苦難以忍受、無法治癒且依當時醫療水準無合適解決方法之情形,可藉由「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CP)簽署「預立醫療決定」(AD),行使特殊拒絕醫療權。

 

具完全行為能力之人(年滿20歲或未成年但已合法結婚者),可以經由預立醫療照護諮商簽署預立醫療決定。

 

「預立醫療照護諮商」是一段溝通過程,需由意願人本人、受過專業訓練的醫療人員、二親等內親屬至少1人(註1)及醫療委任代理人(註2)共同參與,討論當意願人處於上述五大類臨床條件時,決定接受、終止、撤除或不施行維持生命治療或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之全部或一部。

 

 

值得一提的是,「預立醫療決定」有一定格式,必須簽署書面文件,由兩位見證人見證或公證,經醫療機構核章,註記在健保卡上才會生效。

 

意願人參加「預立醫療照護諮商」時,可以直接簽署「預立醫療決定」,如果有疑慮,也可思考後擇日再簽。簽署後也可以書面撤回,或變更,而且重新註記。

 

「預立醫療決定」的時機是當意願人的病況由二位相關專科醫師確診,並經緩和醫療團隊至少二次照會,確認符合上述五種臨床條件之一時,醫療團隊即可依照預立醫療決定給予或不施行維持生命治療,或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而且提供病人緩和醫療及其他適當處置,協助病人善終。

 

前一段日子因為一些新聞事件讓大眾發現病人自主的重要性,藉由「病人自主權利法」的施行,或許讓尊嚴善終更容易達成。

 

如果李爺爺在失智初期就立下預立醫療決定,自己決定接受或不施行維持生命治療或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或許就會更圓滿的走向生命終點。

 

 

註1:二親等內親屬有特殊事由,可以不參與,但意願人須書面說明。

註2:醫療委任代理人可以不指定,如有指定,須年滿20歲,具完全行為能力並經書面同意。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病人自主權利法》 將上路!柯文哲:重新思考生命意義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0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自己的臨終自己決定!亞洲第一部全面保障病人自主權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即將在明(108)年1月6日正式施行,台北市長柯文哲今(9)日公開示範簽署「預立醫療決定」(AD),呼籲民眾即早簽署,讓人人嚮往的善終不再只是想像。

▲台北市長柯文哲。(攝影/林芷揚)

 

行醫三十年的柯文哲指出,他有長達十七年的時間待在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照顧無數急重症病人,「看著人抬進來、抬出去」讓他對生死有很多想法與感觸。柯文哲表示,儒家思想忌諱談論死亡,但「自己的生命為什麼不能自己決定?」

 

醫師就像園丁,沒辦法改變春夏秋冬,卻可以讓花園更美麗。《病人自主權利法》可以讓民眾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以及「怎樣才算是活著」。

 

柯文哲表示「醫師是人不是神」,醫界必須正視醫療的極限,因此《病人自主權利法》對醫護人員也是一種保障與尊重專業判斷的表現。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二)與前立委楊玉欣(中)。(攝影/林芷揚)

 

衛福部次長薛瑞元指出,過去醫界和民眾普遍忌諱死亡,甚至將病人過世視為是醫療的失敗,但其實善終也是醫療的一種,醫師可以給予病人更好的結果,《病人自主權利法》也將顛覆醫界面對死亡的觀念與做法。

 

《病人自主權利法》由「罕病天使」、前立委楊玉欣等人推動完成立法,楊玉欣於立委卸任後成立病人自主研究中心並擔任執行長。楊玉欣表示,身為罕見疾病患者,非常能夠體會病友對這項權利的渴望,希望在生命的最後一程保持尊嚴。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一)與前立委楊玉欣(中)。(攝影/林芷揚)

 

具體來說,《病人自主權利法》保障民眾就醫時「知情、選擇、就醫」的權利,同時賦予「拒絕醫療」的權利,讓身體進入自然關機的過程,但這與自殺協助、安樂死的「加速死亡」完全不一樣。

 

 

另一方面,現有的《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只有保障末期病人的善終權益,《病人自主權利法》則是擴大保障的疾病類別,包含:末期病人、不可逆轉昏迷、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以及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的重症。

 

《病人自主權利法》允許拒絕的醫療選項範圍也比《安寧緩和醫療條例》還要廣,不需要等到末期瀕死的時候才可以執行相關措施,可以減少病人的痛苦,同時醫療人員也會提供緩和醫療,繼續照護病人。

 

 

民眾無論是健康或生病時,只要是成人、意識清楚且能夠明白表達意願,就可以事先簽署預立醫療決定(AD),針對特定醫療選項做出選擇。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安樂死呼聲漸高、爭議難解!有哪些國家安樂死合法化?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6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前資深體育主播傅達仁在台灣時間6月7日傍晚,接受瑞士組織「尊嚴」的協助自殺,於蘇黎世安詳過世,享壽85歲。傅達仁生前大力倡導台灣安樂死合法化,也曾上書總統,激起社會廣大的關注與討論。

在國際上,安樂死也是個辯論已久、在世界上大部分國家仍沒有結論的議題。安樂死一般來說指以下三種情況:

 

  1. 主動安樂死:由醫師主動為病人結束生命(例如透過注射藥物等方式)。
  2. 協助/陪伴自殺:病人主動要求,並自行服下致命藥物或打開含有致命藥物點滴的開關。
  3. 被動安樂死:醫師停止療程(例如除去病人的維生系統或讓病人停止服藥),使其自然死亡。

 

一般而言,針對安樂死合法化的討論以「主動安樂死」和「協助自殺」為主。全球目前僅有比利時、盧森堡、荷蘭、哥倫比亞以及加拿大允許主動安樂死;至於協助自殺的部分,則在瑞士、荷比盧、加拿大、美國7個州和華盛頓特區合法,另外,澳洲的維多利亞州也將於2019年開始可執行協助自殺。

 

荷蘭為全球安樂死先驅

正研議將無病痛長者納入合法安樂死

 

 

荷蘭是全球第一個將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在2002年通過法條,明確規定病患必須出於自願並慎重考慮,深受無法忍受、也沒有改善希望的病痛折磨,並且充分理解自己的身心狀況和醫療發展,才能夠執行安樂死。

 

不過,近期荷蘭正在討論擴大安樂死範圍,讓健康、無病無痛的長者也可以選擇執行安樂死。公民組織倡議,希望70歲以上,自覺人生圓滿或是對生命感到疲倦的長者能夠死的有尊嚴。這項提議激起了爭論,荷蘭政府則回應會進行研議。

 

比利時擁有最寬容安樂死法規

未成年、非末期病患都可執行

 

另外,比利時則是世界上安樂死法規最寬容的國家。2002年,比利時繼荷蘭之後也通過安樂死法案。2014年,國會以「孩童應擁有與成人相同人權」為由,去除了安樂死法案中末期病患年齡限制,也就是即使未成年,經過審慎評估後也能自行決定安樂死。

 

除了沒有年齡限制之外,比利時也允許非末期病患執行安樂死,只要經過2位醫師加上1位精神科醫師評估允許,並經過1個月緩衝期沒有改變意願,就能執行安樂死。

 

▲ 今(2018)年4月,組織「Pro Life」在比利時布魯塞爾遊行反對安樂死。(圖/達志影像)

 

瑞士允許協助自殺

外籍人士「自殺旅行」漸增

 

至於傅達仁前往協助自殺的瑞士,其實並沒有安樂死法或是幫助自殺的專法。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劉宏恩在臉書發文指出,瑞士之所以有蓬勃發展的民間團體提供自殺協助,是因為其刑法當中並不處罰「非自私動機的幫助自殺」。

 

劉宏恩也進一步說明,瑞士法律上只有「幫助自殺」可能不罰,所以仍然必須當事人自行服用藥物或自行開啟注射裝置,不能要求他人替自己注射。

 

一旦民間組織確定執行協助自殺,瑞士當地警方就會介入調查,確保當事人自願且主動進行。

 

台灣社會要的是哪種安樂死?

我們準備好了嗎?

 

「尊嚴」董事路雷(Silvan Luley)接受《報導者》專訪時建議,台灣社會雖然出現安樂死合法化的呼聲,但第一步必須先釐清想要的是哪種型態,再制定精準、讓所有人都安全無虞的法規。他直指,「不經思索直接移植瑞士的模式,恐怕不可行。」

 

安樂死議題在全球辯論了數十年,仍然沒有明確的共識和結果,台灣社會則在近幾年才開始深入重視「善終」議題,生死的重大課題,仍待我們更進一步深思和探討。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傅達仁提倡「安樂死合法化」,台灣社會真的準備好了嗎?

撰文 :廖元鈴 日期:2018年06月06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首創「壞壞壞,連三壞」、「蓋火鍋」等棒、籃球術語,前資深運動主播傅達仁的播報特色,陪過許多人走過年少歲月,更雜揉著輸贏的歡笑與淚水,如今85歲的他,因膽管阻塞切除膽囊,胃切一半、開刀6回,讓他感嘆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住,也因病痛纏身,曾上書總統蔡英文求「安樂死」合法化。

他加入瑞士蘇黎世當地安樂死組織,求能安穩一死,確定直行綠燈資格後,預計今(7)日接受安樂死,在瑞士瀟灑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談安樂死之前 先了解什麼是安樂死

 

近幾年來,台灣對於安樂死的討論浪潮越來越大,但多數人對於安樂死的認定觀念不一,甚至部分民眾認為安樂死即為由醫師注射有毒物質,讓末期、重症病人可獲得解脫。

 

而安樂死可分為主動安樂死(Active Euthanasia),與被動安樂死(Passive Euthanasia),前者即為主動為病人結束生命,例如透過注射方式;而後者即為停止療程,例如除去病人的維生系統、或是讓病人停止服藥,讓病人自然死亡。

 

事實上,目前全球少數部分安樂死的國家,像是瑞士,合法措施即為醫師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由病人自主決定是否喝下、或是按下含有致命藥物的點滴開關,醫師僅為評估病人狀況、派藥角色。

 

而「由他人致死」的主動安樂死(Active Euthanasia),目前僅在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哥倫比亞、加拿大魁北克省施行。然而全球醫界多不贊同由醫師主動讓病人致死,不僅與醫師救人天職有所相左,同時易有「一手救人、一手殺人」的錯亂道德倫理問題。也因如此,在2016年加拿大在審理安樂死法案同時,代表全國逾8萬名醫生的加拿大醫學協會(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CMA),主動提出應有醫師拒絕安樂死的權力。

 

安樂死在荷蘭推行順利 是因為「安寧療護」推廣不佳

 

而加拿大審理通過安樂死法案後,國內仍有不少醫師發聲表示,不願意配合施行安樂死。已從事20多年安寧療護、且擔任高雄醫學大學「生死學與生命關懷」兼任講師的許禮安醫師表示,要談安樂死之前,應先正視「安寧緩和醫療」,他舉例荷蘭的安樂死,之所以推行順利,正是因為荷蘭國內推行安寧療護做得不好,「病人長時間感到很痛苦,自然而然就會想要求死。」

 

許禮安醫師強調,「安樂死是因為痛苦而解決人,但安寧醫療是為人解決痛苦」,像是他在臨床上遇過想要求死的病人,都是因為病人頻繁感到疼痛,沒有做好安寧療護。

 

目前台灣現行的「安寧緩和條例」即為停止療程,例如除去病人的維生系統、或是讓病人停止服藥,讓病人自然死亡。

 

談安樂死之前 不如先了解「安寧療護」

 

 

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楊秀儀教授受訪時提到,目前大家對於安樂死的認定都太過理想化,傅達仁前往瑞士的「安樂死」,其實正是協助自殺,她認為國家的立場不應該是「鼓勵自殺」,她強調,台灣的安寧照護其實品質相當好,能協助有尊嚴、有品質的活著,但是倘若支持立法安樂死,恐怕對社會會有「滑坡效應」的影響,也就是有人想死就協助安樂死,「像是憂鬱症,病人也是活得相當痛苦,但就可以鼓勵病人自殺嗎?」

 

不同於安樂死,選擇在病人生命的終點前夕,透過施加藥物來縮短生命,安寧療護是希望讓末期病人,可擁有一段安適、有品質的生活,更是讓病人可以舒服的活到最後一刻,而非刻意施行醫療行為,結束病人的生命。

 

安寧療護可說是「自然死」的照護,尤其是有些病人癌症發生初期,可透過安寧療護介入,來緩和病人治療後所衍生的痛苦與後遺症。

 

病人自主權利法明年上路 病人自主權益提升

 

而預計在2019年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被認為是提升病人自主權利的重要法案,內文明訂全民皆可預立醫療決定(ACP),當面臨到這5種臨床條件:末期病人、不可逆轉昏迷情形、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以及疾病狀況痛苦難耐、難以治癒等狀況,

 

強調醫師也是「送行者」的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表示,他認為「安寧」的概念是讓病人有機會選擇善終,保有良好的生活品質、有尊嚴地向世界告別,已推動居家安寧的黃勝堅,認為居家安寧的深層意義其實是「病人善終、活人善生」,透過推行居家安寧,讓家人心裡更舒暢,醫療團隊也能透過這件事情,學習更寬廣的生命觀。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