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掉「應該要怎樣」的標籤!從「心」認識自己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8年12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們的生活,需要互相依靠:衛生、交通、娛樂、商業,都需要互相依靠,彼此交換情感、能力與資源。但在依靠與交換的時候,我們並不需要用我們的各種原則去掐住彼此的脖子。我們可以不用控制人、或被別人控制。我們不用拿自己身上這些紙條,去黏在別人的臉上。

辨識情緒都是哪裡來的?它們來做什麼?

 

它們來了以後,我該怎麼辦?要把它們各自安放回去時,該放回哪裡?

 

這就是我們要的情商。

 

想像你現在穿得好看,風和日麗,你走在乾淨開闊的路上,感覺著和煦的天光與微風,你喜歡這個天氣、這條道路,你喜歡此時的自己。

 

路邊有本來表情呆滯的人,看了你自在的樣子,他們也稍微有了一絲微笑。

 

沒有人會否認,這是幸福,是眾多幸福之中,很棒也很容易得到的一種。

 

這種幸福裡面,有別人,也有自己。

 

 

看到你走過的人,如果再看仔細一點,會看到你渾身上下,有不少小標籤、小貼紙,隨著微風擺動著。

 

有的小標籤,是用很隨便的字跡寫的,也很隨便的用根絲線拴在你的衣襬上,一扯就會掉落;也有的小標籤很隆重,是黃金打造的小牌子,上面的字是用刻的,這樣的小金牌用金鍊子掛在你的手腕或頸子上;其他各式各樣的小布條小紙條,上面也都有各種字樣,有的用粗繩綁在你的腳踝,有的只靠紙頭本身的黏膠,勉強貼在你背上,隨時會被風吹跑。

 

這些小標籤小牌子上面,寫的是什麼?

 

字跡潦草的紙條上面,寫的大概是你隨便應付著做過的某個臨時工作;至於小金牌上刻的,可能是你非常珍視的某個身份:「某某名校的榜首」或是「某某旺族的後裔」。另外那些小布條小卡片上,則各自寫著你的各種信仰、各種價值觀,有些可能是隨便聽來的,比如「永遠不再跟雙魚座交往」;有些是認真想要相信的,比如「錢就是一切」或「要就瘦,要就死」。

 

還有些內容極瑣碎,就算被風吹掉,你也不會在乎的,像是「鹹粽子才是粽子,甜粽子算什麼粽子」或「修照片要把臉修小沒關係,但好歹別把背後的柱子都修歪了」之類你勉強算是有點意見但並不真在意的小原則。

 

這些小標籤小紙條在微風中微微飄動著,有些令你身姿更優雅、有些顯得你華麗或霸氣,有些搞得你凌亂,有些很累贅、有些跟你整個人一點都不搭,有些在你身後留下一地紙屑垃圾。

 

但不管怎麼樣,這些小標籤小紙條,沒有妨礙你的行動,沒有遮擋你的五官,也沒有阻止你感受風景與天氣。

 

也就是說,你還算是自由的。

 

 

什麼時候,我們會變得不再自由呢?

 

當這些小標籤小紙條,變得跟雜誌一樣大,跟盾牌一樣大,甚至跟商店招牌一樣大,那我們就不自由了。

 

我們會行動受限、視野受限、感受不到風景與天氣,整個人被這些標籤與紙條給困住。

 

你一定覺得我太誇張了。誰身上沒有那麼幾十個或幾百個標籤紙條跟著呢?哪會嚴重到令我們不自由?

 

嗯,即使是最瑣碎的紙條,只要黏在你身上,不必變太大,只要變成撲克牌那麼大,就會妨礙你了。

 

紙條卡片上那些大大小小我們覺得「理當如此」的事:「粽子理當是鹹的。」「修照片理當知所節制,別把背後柱子也修歪了。」「我家孩子既然是我生的,考試起碼必須前十名。」「要娶我家女兒,聘金起碼超過一百萬。」「我這篇文字起碼該得到兩百個讚。」「今天我趕時間,交通應該要順暢,如果塞車,就是有人跟我作對。」「我既然買了這三支股票,這三支股票就該連漲一週。」

 

 

如果照我這樣列下去,我們每個人身上絕對不只幾百個小標籤,這些「理當如此」,每秒都會生出新的小紙片小標籤、附著上我們的身子。這秒有幾張脫落了,下一秒又會有更多補上。

 

它們會像鱗片,覆蓋我們全身乃至眼耳。我們可以仗著這一身鱗甲,到處去指手劃腳,「這個不對」「那個太差」,做出各種評價、各種判斷,但沒有察覺我們已經漸漸把世界、風景、天氣、別人,都隔絕在外。

 

而別人也看不到我們的面貌,別人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標籤紙條,所形成的一付密不透風的鱗甲。

 

我們的生活,需要互相依靠:衛生、交通、娛樂、商業,都需要互相依靠,彼此交換情感、能力與資源。但在依靠與交換的時候,我們並不需要用我們的各種原則去掐住彼此的脖子。我們可以不用控制人、或被別人控制。我們不用拿自己身上這些紙條,去黏在別人的臉上。

 

當我們覺得每件事都有個「應該」的樣子,而這些事卻都不對,都不合我們期望的時候,我們就喚來了許多「應戰」的情緒:嫉妒、憤怒、自卑、猜忌⋯⋯都來了。

 

我們調出了各種對付敵人的情緒,但其實並沒有敵人出現,可是因為我們身上黏貼的那些原則,帶領著我們到處樹敵、到處去評斷與我們無關的事、到處去宣示那些「理當如此」

 

於是,只要對方不聽話,只要生活不聽話,只要世界不聽話,我們就覺得「有人跟我們作對」。

 

 

然而,因為這些我們以為的敵人,根本不是敵人,當然也就無敵可退。我們莫名其妙喚出場的這些應戰的情緒,卡在台上,怎麼退場?

 

我們趕時間,遇上塞車,於是感覺交通跟我們做對,「交通」就是此刻的敵人,我們喚出了焦慮、喚出了生氣、喚出了怨氣,然後呢?「交通」這個敵人要怎麼打退?要怎樣才能跟「交通」討回一個公道?

 

我們宣布:我家的孩子,考試要前十名,聘金要一百萬⋯⋯憑什麼?我們任性喚出來的自尊、期待,魯莽上場,呆立原地。

 

我們宣布:粽子必須是鹹的,那麼天下這許多賣甜粽子的店、吃甜粽子的人,我們是要關了他們的店呢?還是縫了他們的嘴?這些隨便出場,無從收拾的情緒,除了堵在我們自己的胸口,還能去哪裡?

 

不知從哪來的情緒,就一定不知往哪去;不知為什麼而來的情緒,就一定不知要拿什麼去消化。

 

這些沒完沒了的「應該」,都是哪裡來的?

 

如果這些「理所當然」大多未經檢驗,來路不明,為什麼還把它們理直氣壯的貼滿了全身上下,當成我們的標籤、甚至我們的鱗甲?

 

你是你父母的孩子,這個標籤對很多人來說,一定很珍貴,值得以黃金打造、鄭重銘刻,掛在頸上。

 

可是如果這個標籤被你父母或是你自己看得太重,導致這枚金牌大如門板,掛在頸上,你就是死命的拖,也拖不動一厘米。它成了枷鎖,而不是標籤。

 

你要做自己,就要讓你自己比這些標籤紙條都重要,讓它們只是點綴在你身上,而不是拖垮你遮蔽你,你珍視的少數幾個標籤,值得好好打造,隨身珍藏,偶爾展示。

 

剩下那麼多別人隨手塞給你的、無助於你做自己的標籤紙條,那就放鬆的看待,恰當的對待,黏上就黏上,掉了就掉了,別用它們來評斷別人,評斷自己,乃至困住自己。

 

 

如果真心相信「錢是一切」,那就認真研究它有沒有道理,研究之後覺得有道理,那就認真研究金錢跟自己要建立什麼樣的關係,是要靠它創業?還是要靠它求偶或繁殖?然後把這想法設為目標,一步一步去靠近。

 

這是你專注研究之後,想要做的「自己」,你經得起內心的自問自答,內心因而強大,你想要的生活,就會在眼前浮現。

 

如果只是人云亦云的相信「錢是一切」,然後還要分散心思去管盡天下的其他瑣事,罵交通、罵天氣、罵明星、罵別人修圖修太多、罵別人不懂粽子的好壞,那怎麼可能還有餘力弄清楚我們要做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自己?

 

我的工作,使我常常接觸演藝界的明星。明星當然是依據大眾的評斷而存在的一種身份。

 

但在這麼多的明星裡,有些人能夠「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以「恰當」的程度,去接收大眾的評價,然後「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的目標。這些明星未必是最紅、最受歡迎的,但比較可能是明星之中,內心比較寧靜平衡的。

 

做情緒和感覺的主人,而不要被情緒和感覺牽著鼻子走,這不是空話,這可以一步一步做到。

 

辨識情緒都從哪裡來?它們來做什麼?它們來了以後,我該怎麼辦?要把它們各自安放回去時,該放回哪裡?這就是我建議的情商。

 

培養情商不是為了做生意,也不是為了受歡迎,那些都只是順便跟著來的東西。

 

 

情商的唯一價值,也是它比智商重要的唯一原因,是探尋情商的過程,就是探尋自己的過程。所謂的「心」,雖然抽象,但真的存在,而且就是我們賴以度過一生的依據。

 

智商不是智慧,智商有可能使擁有者更焦慮、更辛苦,而不一定能得到自由與幸福。智商沒辦法處理「心」的事情,智慧才可以。而智慧的基礎,是「明白」。

 

世界充滿了與我們無關的事,但「心」的每件事,都與我們有關。

 

世界永遠不會屬於我們,但「心」永遠屬於我們。

 

世界的強大,可能更令我們感受不到自己,但「心」的強大,就是我們的強大。

 

我們有「心」,這是很大的禮物。越大的禮物,越要好好享用啊。

 

情商就是幫助我們認識這份禮物、打開這份禮物、享用這份禮物的鑰匙。生命沒辦法給我們更大的禮物了。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蔡康永

出版:如何出版

書名:蔡康永的情商課──為你自己活一次

 

(原文請見今周刊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貼標籤容易 理解卻很難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 日期:2017年05月11日
  • A
  • A
  • A

下次幫人貼上標籤之前請別忘了,真正重要的,是標籤底下的那個人。

水ㄤ高中時在國外求學時曾發現一個現象,那就是同學們總是會依照自己的原生文化或國籍組成一個個小團體。更有趣的,是大部份的人都會忍不住用一些刻板印象替這些小團體們貼上標籤。於是華人同學們便成了很會考試的代表,非裔的同學們則彷彿個個都是體育健將。

但叫人感慨的,是某些小團體之間的交流並不頻繁,有些甚至會擺出敵對的態度,抗拒和另一個族群的人互動。而學生們之間的這種誤解如果不能及時解開,就很有可能在他們長大之後形成更為嚴重的歧視或偏見。

在迪士尼的動畫片《動物方城市》(Zootopia)以及一部經典的真人電影《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裡就都點出了這個問題,並且試圖提醒我們。

「動物方城市」是一個屬於動物們的烏托邦,那個世界裡沒有人類,只有各式各樣的動物,依照自己的生活習慣居住在不同的生態環境中,像是沙漠區和熱帶雨林區、極地區、老鼠城等。雖然獵物與獵食者之間達成了和平共存的默契,但對於不同物種的一些刻板印象還是時不時地會出現在社會上、以及大家心中。

《早餐俱樂部》一片中則是敘述在1984 年的一個週六早上七點,五個高中生來到了學校的圖書館,為了各自犯的一些校規而被處罰留校反省一整天。這五個人有著全然不同的背景:愛搗蛋生事的約翰(John)、有公主病的克蕾兒(Claire)、體育健將安德魯(Andrew)、頭腦一流的書呆子布萊恩(Brian)、以及個性孤僻、造型怪異的艾莉森(Allison)。因為他們平常很少交集,所以可想而知這一整天的關禁閉對他們來說會是一段漫長的折磨。

給身邊的人一個機會了解你吧,畢竟沒有人能夠獨自堅強一輩子。

《動物方城市》裡的兩位主角分別是活潑靈巧、對執法有著無比熱情的警察兔子茱蒂(Judy,吉妮佛.古德溫配音),以及聰明狡詐、只想著賺大錢的狐狸尼克(Nick,傑森.貝特曼配音)。 世故又油條的尼克一直對於茱蒂明明身為一隻弱小的兔子,卻總是奮不顧身地想和其他更兇猛的動物一樣查案而覺得嗤之以鼻;同樣的,茱蒂也很討厭尼克的自私小氣,更不喜歡他總是用小人之心去處理人際關係。

某天兩人一起調查一宗失蹤人口案件時,因為共同經歷了一些困難,開始對彼此改觀,尼克更非常罕見地向茱蒂分享了一段讓他至今耿耿於懷的往事。原來尼克小時候曾經是一個熱情和善的孩子,但因為同學們對狐狸的歧視與霸凌,讓他發誓從今以後要讓自己變得更堅強,絕對不讓身邊的人看到自己軟弱的一面。只是堅強的代價,就是他必須將自己內心的溫柔封閉起來,用冷漠與尖銳來面對這個世界。

但隨著和茱蒂的相處,尼克慢慢發現,身邊有一個願意關心你、理解你的人,其實是一種幸福。而當他決定要擁抱這難得出現的幸福時,雖然卸下了長年穿戴著的武裝,但茱蒂發自內心給他的力量,反而讓他變得比以前更加堅強。

對許多童年受過創傷的孩子來說,最讓他們難過的不是那些傷痛,而是自己沒有能力阻止這些傷痛發生。所以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要快點長大,才能夠不讓自己再次受到傷害,而為了要能夠堅強,往往強迫自己穿上武裝,甚至戴上面具,將真實的自己隱藏起來。

雖然這種想要堅強的心無可厚非,但堅強並不一定需要靠冷漠才能支撐;所以如果身邊出現了想要關心你的人,請給他們一個機會給你力量吧!

不要糾結於彼此的不同,你會發現你們有很多地方相同。

在《早餐俱樂部》裡,被迫相處在同一個空間的五位高中生因為各自不同的個性,最初的確讓他們之間發生了不少爭執,但也因為有了互動,他們開始對於彼此有更深的了解,也卸下了心防,甚至願意分享各自深藏在心裡的祕密。此時他們才發現,比起那些表面上的不同,他們其實擁有比想像中更多的相似之處。

其中困擾著每一個人的煩惱,就是來自父母的壓力。艾莉森的孤僻源自於父母的冷落;克蕾兒的父母每次吵架就會用她當作攻擊對方的武器;約翰的憤世嫉俗是因為從小受到父母的家暴;安德魯的爸爸老是嫌兒子在運動場上的表現不夠好;而布萊恩那凡事追求完美的父母則是逼得他快喘不過氣來。

當這群同學們發現了這些共通點之後,除了對彼此改觀,也更願意自我反省;最後他們不只成為了好朋友,更因為和不同於自己的人相處之後,對於自己有了更多的認識。

對陌生人,我們最常察覺的就是他們和自己不一樣的地方,最明顯的像是外表、談吐,或是做事方法。很多時候會讓我們產生反感的,正是這些不同的地方,因為這代表著我們要試著接受一些不習慣的事;而當一個人觀念比較封閉,他/她可能就會糾結於這些「看不順眼」的小地方,也因此錯過了真正認識一個人的機會。

這世上充滿了成見,因為批評一個人很容易,懂一個人很難。

這兩部電影各自利用了角色的設定來告訴我們,「刻板印象」是一件很常見,但卻對這個社會傷害很深的事。

當《動物方城市》中的幾件零星失蹤事件慢慢被串連起來之後,逐漸演變成一場「獵食者」與「獵物」之間的對立。由於草食性的「獵物」數量遠遠大過肉食性的「獵食者」們,很快地社會上開始瀰漫著一種仇視不安的氣氛。不管某隻動物的原本為人如何,只要他屬於「獵食者」,就會被貼上「殘暴」的標籤,接著就被排擠。就連嗜吃甜食的警局櫃檯員,也只因為他是一隻獵豹就被強迫調職到地下室工作。

同樣的,在《早餐俱樂部》中,五人因為各自的原因而被罰,也被老師要求在懲罰結束之後要交一篇題目為〈你認為自己是誰〉(WhoDo You Think You Are)的作文。但老師心中早就因為對學生們的刻板印象而有了成見,根本也不想要認識每個學生真正的樣子。在這位老師心中,學生犯錯一定就是他們的錯,沒有必要去探討他們行批評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為我們不需要花時間去認識一個人,只要用我們腦中對於他的既定印象來下結論、貼標籤就好。但如果我們這麼做,不只對那個人不公平,也會讓這個社會上充滿各種成見,更嚴重還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誤會、甚至是對立。

對於和我們不同的人應該要試著了解,而不是忙著貼上標籤。

不管是「獵食者」、「獵物」,還是「書呆子」、「草莓族」,這些都是常常被我們拿來標記身邊的人的一些標籤。當然不是所有的標籤都是以歧視作為出發點,因為有時候我們的確需要靠這種方式來幫助自己快速地分類複雜的人際關係。

可是如果我們沒有真正試著去認識標籤底下的那個人,那麼即便是《動物方城市》裡大受歡迎的男主角尼克,也只不過是隻「狡猾的狐狸」而已。但當我們看完了這部電影,理解了他的成長背景,也看到了他是如何運用聰明才智幫助茱蒂破案之後,他就變成了英雄「尼克」,鮮明又獨特地被刻劃在我們的腦海裡。所以下次再幫別人貼上標籤之前請別忘了,真正重要的,是標籤底下的那個人。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那些電影教我的事:水ㄤ,水某

出版:三采文化

書名:跟著心中的孩子,找回面對世界的勇氣:30部動畫電影X30部真人電影,關於人生裡的各種迷惘與抉擇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