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減輕照護負擔!居家服務還圓了長輩旅遊夢

撰文 : 健康醫療網 日期:2018年12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多數居家服務獨居的弱勢長輩,因身體上的不便,或家庭因素無人陪伴關懷,且鮮少有外出機會,對健康造成影響。

文/曾正豪

 

辦鐵道之旅活動 鼓勵長輩走出戶外

 

為鼓勵弱勢長輩走出戶外,切膚之愛基金會舉辦糖廠鐵道文化之旅活動,帶領14名獨居弱勢長輩一起坐著糖廠火車,體驗烤肉活動以及農村生活,也積極邀請家屬共同參與,希望增進長者人際互動機會外,也串連家庭情感。 

 

透過活動增進感情 滿足長者出遊夢 

 

鼓勵長輩多動多健康,增加老人外出互動機會成為長照重點,針對弱勢個案舉辦圓夢活動,不僅提供安排到府接送至活動地點服務,對於部分獨居無家屬陪伴的個案,安排居服員一起陪同參與,給予長者支持感;基金會指出,活動不僅是一趟懷舊鐵道之旅,也參觀溪湖糖業文化區,並透過烤肉活動,讓團體成員互相合作,增進感情,滿足長者們長久以來外出旅遊的夢想。 

 

 

接受居家服務 減輕照護家人負擔 

 

參與活動的42歲江先生,因17歲一場車禍,造成右側偏癱,生活上皆需要他人協助,加上家中有80幾歲年邁的父親,光外出就得花費很大心力,根本無法帶他出遊;江先生表示,接受居家服務照顧後,不僅減輕父親照顧負擔,透過每年參與外界舉辦的活動,讓他及父親都有外出放鬆的機會。 

 

邁入高齡化社會 老人服務不間斷 

 

台灣隨著人口結構老化,逐漸邁向高齡化社會,切膚之愛基金會以老人服務為宗旨,並配合國家十年長照計劃政策,取得2016年第一波長照2.0計畫辦理權;切膚之愛基金會執行長詹麗珠指出,將繼續為失能者提供居家服務、居家喘息、送餐等服務,打造完整居家服務網,可望未來能持續投入老人服務,照顧更多需要協助的長輩。

 

(本文獲「健康醫療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死給你看!」阿嬤拒絕居家服務,原來心裡有苦說不出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8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時間過得很快,又到了服務阿嬤的時間,她一直是我祈禱的對象,在祈禱之後,我滿懷信心地面帶笑容走進阿嬤家,阿嬤則是這麼回應我的: 「你回去啦!來幹什麼,我又沒怎樣,不需要你,回去回去!」 她氣沖沖地吃完早餐、大口地吞完藥後就回房間睡覺了,兒子進房勸說只讓阿嬤更加生氣,阿嬤還激烈地重複說著:「我死給你看!」

文/藍家蓁

 

工作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覺得挫敗感這麼重,但我的內心卻不悲傷。因為阿嬤的睡眠品質不好,又不習慣與陌生人接觸,所以一直趕我回家,或是應該說,一直趕我出去。

 

由於阿嬤沒帶助聽器,說話總是很大聲,又帶著鄉土的口氣,我只能笑著面對。

 

阿嬤有氣喘、糖尿病、乾眼症,身上還有好多處的傷口需要照護,但對於個性急躁的她來說,我們的服務變成了一種約束,就像約束帶綁著一樣,阿嬤不斷抱怨自己的不自由,她還說,如果我沒離開她家,他就無法休息。


有一次我就真的在他家門口靜靜的守候著。

 

阿嬤總是用道地的宜蘭腔台語對我說:「你回去啦!免啦!我ㄟ會啦;麥擱囉唆啦;好啦好啦!」

 

這些都是阿嬤最常對我說的話,整個空氣中瀰漫著不友善的氛圍,阿嬤試圖把我趕出去,直到她達到目的為止。

 


 

身體需要被照護,自尊心也需要被維護


其實我真的能夠理解阿嬤的行為,多半是疾病和家庭環境造成她如此的性格,我思考著,如果有一天我也跟阿嬤一樣老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因為強烈的自尊心和完美主義作祟,變得跟阿嬤一樣,甚至更嚴重。

 

記得以前年輕時在餐廳打工,一個中年男子因不耐久候,發了脾氣、破口大罵,沒用餐就離開了。當時的我因此眼淚直流,極為傷心,回想起來那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相信時間和經驗的堆疊,確實可以幫助一個人從軟弱變得堅強

 

時間過得很快,又到了服務阿嬤的時間,她一直是我祈禱的對象,在祈禱之後,我滿懷信心地面帶笑容走進阿嬤家,阿嬤則是這麼回應我的:

 

「你回去啦!來幹什麼,我又沒怎樣,不需要你,回去回去!」

 

她氣沖沖地吃完早餐、大口地吞完藥後就回房間睡覺了,兒子進房勸說只讓阿嬤更加生氣,阿嬤還激烈地重複說著:「我死給你看!」

 

最後只好與阿嬤的家人商量,再打電話給社工,或許只能停止服務才有辦法解決。

 

讓我不禁回想起自己擔任志工期間,多次出勤救護行動所遇到的案件,大多以重病,或重大交通意外為主,頓時覺得阿嬤還有力氣趕我出去,實在是太幸福了。

 

從此以後,我不再覺得委屈,只要阿嬤健康的活著就夠了。

 


 

你願意身體赤裸給別人看嗎?將心比心吧!


我能夠如此平淡地面對這件事,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有一回聽了同事的分享,他自己以前是被阿嬤用掃帚趕出家門的,相較於對我的反應,還真是微不足道呢。

 

其實我很佩服大部分的阿公、阿嬤的勇氣,提出居家服務申請的案件中,有九成的長輩都需要居服員協助沐浴,對於 80~90 歲的長輩,要把自己的身體給別人看,是一件多麼害羞的事,將心比心吧!

 

如果是我,也許會是抗議的最大聲的那一個,但或許到了無法自理的地步時,就任憑別人處置了......希望,這不是你我的人生。

 

今天或許是我在阿雀阿嬤家服務的最後一天,願神聽見我的祈禱,幫助阿嬤行走的每個腳步都平安,阿門。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壞情緒不帶到下一家 45歲單身女子的照護人生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3月19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陳若瑀提供
  • A
  • A
  • A

「心態如果不調整,這工作是做不久的。」才45歲的陳若瑀,投入不同型態的照顧服務工作已達10年,在圈子中相當少見。單身的她,當年想進入這個行業,曾遭到母親反對,「妳還沒結婚,就要去幫人家把屎把尿?」不過,陳若瑀認為,現在「居家服務員」的工作性質多樣化又具挑戰性,很適合自己的個性,從中能得到不少成就感!

幾年前、陳若瑀在朋友介紹下,進入天主教耕莘醫療財團法人耕莘醫院,轉作居家服務員。

 

十年前她原本從事美髮業,從行政櫃台、因緣際會成為「半個老闆」,「當時算是錢多事少離家近,每天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但後來因故決定把店賣掉、思考轉行。

 

一開始,陳若瑀自費去上了半年保母課程,想幫自己尋找第二專長,沒想到,課上完了,卻被告知「妳沒生過孩子,不能幫人家坐月子」。一度也經過媒合,她有機會到台北市幫人帶兩個孩子,月薪可收三萬台幣,但後來也因故沒能做成。

 

上了保母課,卻苦無保母經驗,當時陳若瑀邊找工作,在報紙廣告上看到,做「看護」能有每月四萬台幣的「天價」待遇,頗為心動,只是自己不懂管灌等、也沒有證照。她請教過保母課同學後,打電話到新北市社會局,希望能拿到證照、找到工作。

 

從美髮老闆到看護 初體驗震撼教育

 

「10年前那證照班,可說是班班爆滿啊!」陳若瑀家住板橋,板橋的證照班已沒有名額,但土城的班有名額,待業中的她在上課同時,剛好近三峽土城一帶的養護中心也有工作需求,她就一腳踏進了這個行業。

 

「當時都沒有台籍的看護,在那裏都是大陸和印尼的看護。」陳若瑀回憶,才上工,當時工作的樓層,就有阿嬤感染了疥瘡,疥螨寄生在人的皮膚表層,具有傳染性,染上疥瘡,皮膚會劇癢難耐。

 

「當時什麼都不懂,哪知道該怎麼防範,下班前就趕快洗澡,全身都塗藥,身上穿的衣服也都煮沸殺菌。」陳若瑀說,當時服務的以中風老人居多,要幫皮屑多的老人家移位,免不了貼身的工作,但養護中心規定,換尿布時、照服員只能戴薄薄易破的「手扒雞手套」,只有幫長輩洗澡時才能帶較厚的手套,「老實說我不喜歡這樣的環境,覺得不太乾淨,加上舊腰傷有點復發,還是決定離職了。」

 

在養護中心的工作期雖短,但上課後已取得證照的陳若瑀,很快獲得了另一個工作機會,那是在台北市一家醫院的呼吸照護中心。

 

一聽說工作時可以穿著隔離衣,她覺得乾淨許多,「比較起來、那兒的環境真是高規格。」於是她欣然接受。

 

學習各種專業 累積照護技能

 

在呼吸照護中心的同事幾乎都是越南籍,只是她們對台籍的陳若瑀,態度並不友善。

 

陳若瑀花了點時間,將相關工作學會,像是挖大便、抽痰、翻身、換尿布等等。

 

當時一層樓有40至50幾床的病人要服務,工作相當吃重。原本一天工作12小時,每月可領三萬六千台幣,她累到經常抽筋,經過溝通,改成一天工作10小時,月薪減為三萬,但久站的結果,雙腳和腰的負擔都重,而其他越南籍同事更因她工時減少吃味、覺得她有特權;後來,陳若瑀還是決定離開這個環境。

 

之後陳若瑀曾透過仲介,到醫院擔任24小時的一對一看護,時薪75元、一天可拿1800元。

 

依據服務對象的需求,進行管灌或陪同復健等工作、也從旁協助護理師,學會了察言觀色。

 

比起前兩個工作經驗,這份工作對陳若瑀來說「太閒了」、也很容易。在醫院,她不到其他病房串門子,就是守著病人、做著該做的工作,只是時間久了,她發現成天待在醫院,感覺生活沒目標、也沒有交際可言,不但免疫力變差、也產生了倦怠感,「覺得自己不快樂」,陳若瑀回憶說。

 

「我曾經以為『居家照護』要到處跑,錢又不多;後來發現,我錯了!」陳若瑀從朋友那兒得知,新店的居家照護待遇比較高,於是她從醫院一對一、轉作居家服務員。

 

她的交通工具是機車,一天可服務六、七個案家,對象男女不拘,對陳若瑀來說,只要安排好路線,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在交通上,每月的收入也相當不錯。「但這份工作就是有做才有收入,老人家的狀況多,如果遇到案家住院,就可能造成收入不穩定。」

 

陳若瑀喜好戶外活動,也相當注重自身健康。(圖片來源/陳若瑀提供)

 

 

一句「阿姨、我來了!」 老人家心花開

 

從事居家服務員超過五年半,工作內容包括身體清潔、關節活動、備餐等等。

 

由於她在看護工作上資歷豐富,養護中心、呼吸照護中心、醫院一對一都做過,相關的照護技能都熟練,專業度夠、加上個性熱心,也常給案家家屬許多實用的建議。

 

居家服務時,她曾看到老人家躺著讓家屬餵食,但這非常容易嗆到;她也曾建議家屬為老人家補充營養,避免營養不足。

 

對陳若瑀來說,「做居服員不需要委曲求全,不適合、我可以換案子。一個案家、每周或每次做一、兩個小時,我的包容度可以很高,因為我很清楚、我就是來照顧你的!」

 

她曾見過家屬幾乎不理睬長輩的、也有家屬從來不幫長輩洗澡,長輩一週唯一一次洗澡,就是陳若瑀去居家服務的時候。

 

這些年來服務眾多案家,陳若瑀看過太多不同家庭,也遇過被刁難的情況。

 

她認為,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個性和故事。「這就是一份『人』的工作,沒有什麼死板的規則可循,對居服員來說,最大前提是讓服務對象『安全』,我的經驗告訴我,什麼對你好;長輩能站、能動最好,有時候該兇、該罵人、我也兇,但我不是亂罵,家屬後來也都能理解。

 

能讓案家出現好的改變,是陳若瑀最有成就感的時候,「無論怎樣的心情,都不帶到下一家。」是陳若瑀對自己的專業要求,到案家服務時,一句「阿姨、我來了!」有時就讓老人家覺得心花朵朵開。

 

如今政府推動長照2.0,陳若瑀認為,長照政策應該還會改變,「過去因為居家服務工作,有太多『順便』的要求,才會改成『論工作計酬』,但人是活的,需要更體貼照服員的政策。

 

像是居服員沒有年終、農曆春節通常休息,單月收入就可能銳減。陳若瑀說,「其實照服員也有一些群組、社團,但我不愛看那些抱怨,對工作和心情沒有幫助。」

 

學習烘焙 尋求幸福人生

 

▲從事居服員多年,陳若瑀現在努力尋求工作與生活平衡。(圖片來源/戚海倫)

 

45歲、單身的陳若瑀,有兄弟姊妹,上有70歲的母親要照顧。

 

如今除了居服員工作,她找時間運動,為自己存健康、存體力;她也開始學烘焙,希望讓自己有更多專長,期許自己能常親近戶外、有餘暇到處走走看看。「居服員工作適合我的個性,但如果有機會,我也還是會想換工作。」她笑說。

 

問陳若瑀,可曾想過「等自己老時、怎麼辦?」

 

她想了一下說,「這個社會,你要是窮到極致,政府就會照顧你。」

 

但她也說,其實幾年前,已幫自己買了長照險,提早為老後生活做準備。

 

對她來說,人生還有很多可能,無論怎麼轉彎,陳若瑀希望自己能快快樂樂、活在當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有看護就夠了?專人協助復健才是居家照護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3月16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魏爺爺最近在家常常跌倒,又不肯去醫院,該怎麼辦?

魏爺爺患有帕金森氏症已經好幾年了,平時會到醫院做復健,但前陣子感染帶狀疱疹(皮蛇),一出門就疼痛不堪,怎麼勸他都不肯再去了,結果狀況就開始不太妙了,常常站立不穩或跌倒,家人透過網路平台找到職能治療師為樵,到家中幫魏爺爺改善狀況。

 

為樵到了魏家,看到魏爺爺下肢顫抖、動作啟動困難,也有小碎步移動的狀況,便為他設計了一套運動訓練來改善。另外,他也建議魏爺爺把現有的助行器改為前面兩輪的輪管形式,並添加床邊扶手、四腳柺杖來協助行動。

 

除了以動作訓練讓魏爺爺減少跌倒的情況,為樵也設計了一些算數、顏色、分類、配對的遊戲,來增加他的認知功能與記憶力,以預防失智症的發生。

 

為樵說,很多病人從醫院回家後,有的因為距離遠,或是行動不便就放棄回去復健,一旦在家裡躺著習慣,就越來越不想起床。至於家人,多數只能照顧一般生活所需,如何復原或改善病患的狀況,大多所知有限。像職能治療師這樣專業人員,可以透過「有目的的活動」,穩定病患的症狀,並幫助他維持、改進、或重建功能,並防止病情再惡化或預防疾病再復發。

 

魏爺爺的家人一開始,還為了要不要找職能治療師來家中有不同意見,畢竟比去醫院要多付一些費用,但如果狀況無法改善,等惡化後再來治療,只會讓老人家受更多的苦,也會花更多的錢。

 

另外,有許多家庭有雇用外籍看護,並認為有人能照顧病患就可以了。事實上,魏爺爺家中也有外籍看護,但他們多數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例如正確的「移位、翻身」技巧都缺乏,如果有職能治療師到家中現場指導,對照顧者也會相當大的幫助。為樵說,治療師到家中服務的時間雖然不長,但透過家屬或看護的參與,都可以學習到這些訓練方法,或改善的要領,平常就算沒有治療師,也可以持續復健。

 

許多人認為生病在家,找「看護」來照顧就好了,但良好的「居家照護」應該包含有效的復原調養與訓練,及正確的居家環境、飲食配合,這些都需要專業人員協助,也是「居家照護」中不可或缺的要素。許多治療過程不是僅止於醫院中,如果回到家之後就輕忽了,往往就可能復發,甚至再惡化,與其耗費更多心力時間再到醫院治療,不如在居家環境就確實復原,讓家人少受苦,這才是「居家照護」最終的目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憑著一股不服氣 牽起三個女人的「照護情」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7年12月14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俗話說:「知女莫若母」。但在生命的關口前,最親的人反而亂了方寸,誤解蔓延。

芊惠第一天到徐姊家時,面對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行嗎?」徐姊是企業人士的英語教師,什麼人沒見過?一眼就看出芊惠並非經驗老到的照護人員。

 

芊惠心裡嘟囔著:「我也照顧過癌末病人呀,就算次數不多,但你就不能讓我做完一天,再來評斷我?」不服氣之情油然而生。

 

默默地,芊惠從清掃房間開始,細心打理徐姊周遭的一切,該移位就移位,該餵餐就餵餐,她把受訓所學的幾乎都用上了,心想:「盡力就好,過不了關也無憾了。」

 

到了傍晚,徐姊跟家人說:「她跟我很能溝通欸,就她吧!」一段照顧情緣就這樣展開了。

 

夾在母女、夫妻情感之間的照護者

 

芊惠原本擔心,照顧乳癌末期的徐姊並非易事,但日子一久,覺得她就像個小孩子,脾氣雖然有點拗,但只要搞懂她的心情,反而很好相處。真正讓芊惠感到棘手的,卻是徐姊與徐奶奶兩人之間的母女關係。

 

徐奶奶八十多歲了,因為徐姊的病搬過來同住,三餐都親自煮給女兒吃,為的就是希望她能好轉。但母女親情卻也隨著病況上上下下,兩人常常有了爭執,小至進食,吃的人勉強,煮的人痛心;大至氣切與否,一個無法忍受痛苦,另一個擔心病況惡化,母女想法南轅北轍。

 

夾在中間的,還有徐姊的老公,他時時聽這兩母女各自跟他抱怨,但木訥的他,也只能說些無濟於事的話來調解。相對地,芊惠與徐姊朝夕相處,反而很能理解她的情緒,也盡力居間化解。

 

半年來,每天十小時在三坪大的房間裡共處,徐姊對芊惠幾乎無話不說,生平大小事在這個「外人」前,一點顧慮都沒有,只因為她是個好的傾聽者,不會像老媽因為關心而叨唸個不停。但也因為芊惠的照顧,符合了徐姊的需要,卻違逆了徐奶奶的意思,導致徐奶奶對芊惠頗有微詞,徐姊甚至為此敲床板向媽媽抗議。

 

對徐奶奶來說,芊惠只是個照護人員,把徐姊的生活起居打理好就夠了。但芊惠深知,病人更需要照料的是心理及情緒狀況,尤其是癌末病人,情緒的崩潰往往表現於無形,更怕造成親人的困擾而極度壓抑,照護人員必須細心去體察,甚至主動幫患者排解。

 

徐姊的老公曾對芊惠說:「病前的她,我了解,但病後的她,就像關了窗一樣,遙不可及。」芊惠知道,因為他要照顧徐姊,又要忙於事業,徐姊深怕自己的病況造成老公的壓力,很多話只能藏在心中。

 

徐姊夫妻之間的情感,芊惠大可置身事外,但病患的心情就是常繫於這些家人間的喜怒哀樂,她告訴徐姊:「這世上誰最愛你,你難道不知道嗎?你希望讓他永遠遺憾嗎?」夫妻終於敞開心房,在最後這段路上重新回到兩人世界。

 

親自照護生病的家人,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

 

許多人根深蒂固的想法,都以為:「親自照顧生病的家人,才是最理想的」。殊不知,親情的牽絆往往造成雙方的負面情緒,不但無助於病情,更將一人的困境擴大到家庭的不幸,這幾年有不少社會案例都顯示,「一肩扛起」照顧生病家人的責任,往往是造成人倫悲劇的起因。

 

事實上,把家人託付給專業的照護人員或機構,不僅能藉由照護知識與技巧,讓病患得到較好的生活品質,他們往往還能以旁觀者的立場,找到病患的心理或情緒問題,並對病患與家人提出良好的建議與處置。在照護日漸專業化的現今社會,了解、找尋照護資源,並選擇合適的方式或人員來協助,不僅無損於孝道的表現,而且能讓親人獲得更好的照料,家人間,也擺脫了情緒的惡性循環。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