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妻子、擔心兒子…獨居阿公吃不下 「共餐」吃出飯菜香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0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71歲的王阿公住在花蓮光復鄉,育有兩女一男,女兒皆已出嫁,兒子因車禍重癱臥床,本由阿公和太太一起照顧,沒想到後來阿公也因中風需要他人照料,太太卻意外在浴室跌倒過世,阿公只好將兒子送往養護中心,從此開始寂寞的獨居生活。

中風的王阿公右側偏癱,只能仰賴輪椅代步,無法離開家裡,所幸有社福團體提供午餐和晚餐的送餐服務,並協助修繕簡陋的鐵皮屋、改善室內照明,維護阿公的居家安全。

 

雖然基本生活不成問題,阿公卻因為想念妻子、擔心兒子,常常一個人胡思亂想,甚至吃飯都沒有胃口,經常鬱鬱寡歡。即使每天都能吃到營養的餐食,卻因為沒有人可以陪伴一起吃飯,再可口的佳餚吃起來也是寂寞的滋味。

 

事實上,這樣獨居、獨食的情況在台灣並不少見,日本也有相同的趨勢。

 

 

日本調查報告指出,獨食現象會大幅提高身心健康的風險,包含:營養不均衡、慢性疾病、人群疏離、憂鬱等。對高齡獨食者來說,還有噎到、嗆到的風險,罹患憂鬱症的機率更提高2.7倍。

 

值得注意的是,老年憂鬱症還會增加失智風險,自殺死亡率甚至是一般人的2倍。因此,獨居老人的飲食問題不只關乎營養,更與心理健康息息相關。

 

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長期關注弱勢長輩的餐食問題,提供偏鄉地區的送餐服務,對獨居長者的飲食狀況有諸多觀察與體會。

 

 

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指出,長輩若吃得不好,就會影響身心健康,進而提升失能、臥床的風險。因此,即使花東地區的志工每天騎機車送餐的單趟路程就要五十公里,簡直可用「翻山越嶺」來形容,還是要將餐食送到弱勢長者手中。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表示,許多長輩常在送餐時間還沒到時,就會站在門口引頸期盼,等待的不只是一個便當,更是一個可以說話聊天、分享心事的朋友,透過短暫的交流化解長時間的孤獨心情。

 

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與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發現,只有接受送餐的長輩有將近60%不快樂,反觀接受共餐的長輩快樂程度超過60%,另外有高達96%的長輩認為有人一起吃飯是開心的。

 

 

為了兼顧獨居長輩的生理和心理健康,並改善偏遠地區共餐機會極少的現象,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超商攜手合作,除了志工送餐、門市送取餐之外,還有部落廚房與社區據點共餐的服務,讓住在鄰近地區的長輩一起吃飯,減少孤獨感。

 

除此之外,針對極偏遠地區,將新增行動共餐、家庭廚房共餐的服務,前者是由廚師直接在餐車上烹煮飯菜,可巡迴到偏遠部落;後者則是由熱心民眾開放家中廚房並協助料理,邀請附近長輩共餐,讓長者享受有人陪同吃飯的溫暖。

 

▲花蓮縣卓溪鄉崙山村第一個家庭廚房於今(11)日試吃。(圖/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提供)

 

本季公益代言人楊丞琳分享,小時候家教甚嚴,全家人一定要坐在餐桌前一起吃飯,現在的她即使工作忙碌,還是會把握時間和媽媽一起用餐、陪她聊天。

 

楊丞琳提醒民眾多多陪伴長輩,並可善用零錢在超商做公益,幫助弱勢的獨居長輩有與人共餐的機會,讓吃飯不再孤獨。

 

上述的王阿公目前已參加共餐活動,不但心情開朗許多,身體也越來越健康,原本坐輪椅的他現在已能拄著拐杖走路,拍照時更笑得合不攏嘴,印證「陪伴」為老人家帶來的力量超乎想像。

 

▲藝人楊丞琳鼓勵民眾多陪伴長輩,並可在超商投下零錢幫助偏鄉的獨居長輩。(圖/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屋頂開心農場 讓獨居長者不再宅在家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7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南港區健康服務中心提供
  • A
  • A
  • A

為了讓獨居長者走出家門、並找回生活樂趣與成就感,臺北市南港區健康服務中心運用區公所頂樓空間,提供長者們一畝田園耕種,並且結合椿萱農場師資及南港高工課程與長者互動。不僅成功將建物屋頂改造為田園城市據點,更讓都市菜園成為長者的開心農場。

 

南港區椿萱農場的林明淑老師長期致力於生態保護,她參與了田園栽種課程,將自己對母親的感念轉化為對獨居長者的關愛。長輩們也盡心投入照顧菜園,表達對老師的感謝,不但每天自動排班輪流到菜園澆水、採收,更會並彼此分享栽種心得。

 

其中一位長者周爺爺表示,到區公所頂樓照顧菜園已成為他的生活重心,就算天氣炎熱、忙得汗流浹背,他還是樂此不疲且從不缺席。周爺爺說他單身一輩子,沒有和別人一起做菜、小孩叫他「阿公吃飯」的經驗,非常感謝健康服務中心讓他重拾年少記憶,並有機會結交朋友及與孩子相處。

 

▲南港高工學生在代間饗食活動中奉餐給長者。(圖/南港區健康管理中心提供)

 

健康服務中心主任林莉玲表示,目前南港區列冊獨居長者有208人,高達9成5的獨居長者至少有一項慢性病,5成有3項以上,其中近2成有憂鬱傾向。獨居長者因為健康問題,多喜歡待在家中,與人較少互動,與社會也較為疏離。

 

除了定期訪視長者外,中心也希望幫助獨居長者走出家門、與人互動,建立人際網絡,進而增加肌耐力而減少跌倒,也能夠緩解長者的疏離感與憂鬱傾向,因此推行屋頂田園計畫。

 

▲潘奶奶專心育苗。(圖/南港區健康管理中心提供)

 

屋頂田園所栽種的有機蔬果皆由行政中心職員及洽公民眾自由認購,可以不必上市場又能做善事,大家都很支持。所得盈餘則用來採買菜園種子、肥料,及讓設備持續運作,成為一個正向的支持系統。

 

▲ 長輩們在屋頂田園合照。(圖/南港區健康管理中心提供)

 

透過植栽、採收,與學生共煮共食的過程,獨居長者重拾舊時記憶,從在宅到走出家門、從播種到採收、從菜園到食堂,不只是體能上的活動,也找到了生活的重心。學生奉餐的活動更溫暖了長輩們,讓他們用餐的同時感受到滿滿的幸福味!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後獨居的9大風險,你真的完全了解嗎?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劉爺爺退休後返鄉,由於親族都已遷居都市,劉爺爺平時獨居祖厝,過著恬靜的田園生活。清明時節,大家族返鄉,正準備出發去墓地祭掃時,才剛走到屋前的曬穀場,劉爺爺雙腳麻痺,差點往前仆倒,還好眾親族都在身旁,趕緊攙扶回到正廳坐下。

文/朱國鳳

 

我當時就在現場,親見這位長輩的突發狀況,心想這種險狀,如果發生在平日,獨居的長輩又無法呼救的話,後果不敢設想。

 

2007 年,正式上路的「長照1.0 版」,緣起就是因為接連發生數起獨居老人來不及搭救的悲劇,目前雖已「進化」到「長照2.0 版」,但是對於獨居老人來說,仍然有照顧上的缺口。

 

目前獨居老人可以申請政府提供的居家服務補助,居服員會到府幫忙家務與身體照顧。但是居服員不是天天報到,而且也大多是在日間的特定時段。

 

就算失能程度還沒弱化到中重度,白天還可以到日照中心打發時間,夜間與假日仍然是照顧空窗。

 

這種現象不是台灣獨有,日本在2000 年上路的「介護保險」,上路後面臨的難題之一,也是缺乏假日、夜間、與緊急時的照顧。而根據「國民健康局」的統計,身體最容易出狀況的時段,就是夜間到清晨。

 

雖然新版的長照給付辦法,有針對「晚間服務」、「夜間服務」、「深夜緊急服務」,提供給付價格加成的誘因,但也要看居服員是否買單。我們還是要提早認識,老後獨居到底會有哪些風險?

 

風險1:身體出現緊急狀況

 

 

台中市有一位住在外地的兒子,因為一直連絡不上父親,請求當地員警前往查看,才發現老父因為突然暈眩跌倒,在地板上整整躺了三天,當然這三天是顆粒未進,如果員警再晚點趕到,又是憾事一樁。

 

國人十大死因雖然是以慢性病為主,但是top2、3 的心臟疾病與腦血管疾病,卻是因為急症發作,來不及搶救而致命。即使平日有居服員到府照顧,但是獨居老人急症發作時,如果身邊無人及時伸出援手,悲劇可能就會發生。

 

就算自己來得及在意識清楚時求救,誰來陪你就醫?有去大醫院急診過的人都知道,要先去檢傷、掛號,正式問診前,可能還有一堆檢驗流程要跑,像是照X光、抽血、驗尿。

 

既然已經是急診狀態,當然是氣虛體弱,躺在急診病床上時,口乾腹饑、誰來幫你買餐送水?誰來扶你上廁所、或是遞送尿盆?就算醫院有志工協助,臥病時誰來幫你保管證件、錢包、和家中鑰匙?

 

藝人林志玲有一次在鏡頭前落淚,因為志玲姐姐有感於父母生病時,老夫老妻還可以相伴去醫院,「但是將來我如果一個人,生病了,誰來陪我?」

 

生病時是身心俱疲,志玲姐姐的憂慮,不是沒有道理的。

 

老人就醫是一件大工程,獨居老人的難度更高。雖然目前政策正在推動「在宅醫療」,但是就算醫護願意到宅,誰來協助失能嚴重的長者執行醫囑?

 

風險2:災禍應變不易

 

極端氣候效應,梅雨不再只是滴滴答答了,2017 年6 月初,台灣梅雨季出現頻繁的強降雨,在很多地區都釀成災情,位於一樓的娘家,也成為受災戶。

 

山洪灌入社區,幸好發生時間是正午,如果災變發生時間是半夜,甚至加上停電狀態的話,行動不便的獨居老人,勢必手忙腳亂,可能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

 

2001年的納莉風災,娘家社區水淹高度達到170公分,就有住在一樓的老人,因為逃避不及而溺斃。住在樓上的獨居老人,也是一夜膽戰心驚,因為大窗破裂,老人無力搬床墊阻擋,只能任由狂風豪雨強灌屋內。

 

2011 年日本311大地震引發的複合式巨災,根據日本警察廳統計,死亡人數近一萬六千人,60 歲以上的老人占了近65%。老人原本行動能力就弱,如果又是獨居狀態,根本來不及躲避。

 

▲ 日本311大地震造成近一萬六千人死亡,60歲以上的老人占了近65%。(圖/達志影像)

 

撇開機率較低的天災,獨居老人對於人禍應變力也令人擔心。我有一位長輩重聽,用笛音壺燒開水,笛音狂鳴到左鄰右舍都聽到了,長輩卻渾然不覺。

 

有一次社區火災警報器大響,鄰居們紛紛開門查探究竟,還好只是烏龍一場。

 

但若是真有「祝融」降臨,聽不到警報器的獨居長輩,不知要如何應變?

 

風險3:老本容易被騙

 

 

當一隻鱗翅目的昆蟲,身上散發出「性費洛蒙」時,幾公里遠的同種異性都能聞得到。獨居老人也有一種獨特的吸引力,特別會吸引騙子上門,因為對騙子來說,獨居老人=有機可乘。

 

最常見的是,被慫恿買一些高價推銷品,這還不會傷筋動骨,《當世界又老又窮》一書中,也記錄了一個真實案例。九十歲的亨利爺爺,在幫他管理財務、並且是唯一的手足過世後,獨居的亨利爺爺陷入憂鬱,一位遠房親戚爭取當他的財產代理人,並且成為亨利遺產的繼承人。

 

亨利的不安,很快就讓鄰居得悉,鄰居也以幫亨利保全財產為名,不斷的從亨利家中取走物品到網路販售。還好最後是由當地政府介入,將亨利的財產交由公共監護人機構代管。

 

一年要處理數百件類似獨居老人財產被騙的公共監護人律師表示,「我們的經驗顯示,如果不採取行動,亨利很快就會失去一切,最後會被送進養老院等死」。

 

台灣專門鎖定獨居老人的騙術也是不斷翻新,不只是會用電話詐騙,還會用各種身分、面貌去接近。譬如社工、居家服務員、里幹事、衛生所護士等等,很容易就讓老人家卸下心防。

 

還有一種是先騙感情、再騙錢。劉爺爺離婚多年,退休後在鄉間獨居,參加進香團時認識了一位六十多歲的女子,因為聊得很投緣,女子以照顧為名,住進了劉爺爺的家。

 

但是一個月後,女子又不告而別,因為得知劉爺爺的兩間房子,早已過戶給兩個兒子,存款也是交給大兒子保管,兒子每月返鄉探望時,才順便帶來生活費,女子「無機可乘」,只好另謀對象。

 

劉爺爺雖然傷了心,還好沒傷到老本,獨居老人的孤單心情,感情騙子最懂。如果沒有預先做好財產保全,就要小心人財兩失了。

 

就算警覺意識高,不讓騙子們有機會近身,老後不管是記憶力減弱、甚至認知能力出問題,只靠一己之力來管理財務,仍然有很大的挑戰。

 

中國首富馬雲曾說,他對「支付寶」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要能讓任何一個老太太的權力,和工商銀行董事長的權力一樣就行了。他的意思是說,老太太只要點幾下「支付寶」,就不用再去銀行排隊繳帳單了。

 

我的疑問是,老太太如果連密碼都忘了呢?即使改用刷指紋、刷臉來辨識,認知能力出問題時,「有心人」可以輕易地引導她用行動支付,老本更容易被搬走時,又該怎麼辦呢?

 

風險4:人身治安

 

「94 歲老翁郵局領錢,被毒蟲尾隨返家摀嘴被搶」,這是2017 年發生的社會新聞。這位被搶的老翁不是獨居老人,但是返家時家中無人,歹徒因此輕易得逞。

 

由此可以想見,老人處於獨居狀態時,不只是騙子會見獵心喜,搶犯更會躍躍欲試。搶犯比較不敢在金融機構前犯案,但是當長者回到沒有門禁的社區時,很容易被歹徒跟梢到家。家,原本應該是最安全的堡壘,但是對於獨居老人而言,卻可能是最危險的犯罪現場。

 

風險5:失智症上身

 

 

林奶奶的先生過世後,林奶奶開始獨居,原本還行動自如,後來不只變瘦,走路也變得很慢,經過林奶奶身邊時,還會聞到一股體臭味。後來還是老鄰居注意到,林奶奶客廳電燈日夜通明,通報里長與消防隊破門而入。

 

林奶奶昏倒在臥室的地板上,瘦到接近皮包骨。原來林奶奶早已失智症上身,經常忘記洗澡、忘記吃飯,幸好老鄰居的警覺性救了她。

 

失智症中佔最多比例的阿茲海默症,危險因子之一就是「人際關係不活躍」,獨居老人、如果又缺少人際互動,每天宅在家裡,就要小心失智症上身。

 

更令人擔心的是,失智症患者自身的「病識感」較低。一般人很容易就意識到自己發燒、頭痛,但是很難意識到自己正一步步地從「臨床前期」→「輕度認知功能障礙」,並且邁向「失智症」。

 

如果長期獨居、又缺乏人際互動,即使罹患了失智症,也不知道要就醫,當然也就無法及時延緩失智的繼續退化。這也是政府雖有為獨居長者免費提供「緊急救援系統服務」,但是服務對象並未包含精神病患者與失智症患者的原因。

 

因為獨居的失智症患者,可能會連使用「緊急救援系統」的認知能力都喪失了。2017 年6 月,因為消防員飆罵社會局,而引起軒然大波的三重獨居老婦人,就是因為疑似失智症,而未如往常地按下「問安服務機器」(緊急支援系統)。

 

風險6:憂鬱症上身

 

憂鬱症如果只是心情鬱悶、對任何事物都失去興趣、失去活力,對於退休老人的問題還並不大,因為已經卸下人生重擔,不用擔心會影響到工作或事業。憂鬱症惡化最大的問題,是會動了死念。

 

憂鬱症與壓力指數有相當大的關聯,配偶死亡、離婚、分居、破產等,都是壓力指數排行的前茅。獨居老人碰到憂鬱症上身,又缺乏親友的陪伴與關懷,往往就會成為社會不幸事件的主角。

 

風險7:租不到屋

 

社會再怎麼文明進化,都無法消弭歧視,其中一種潛在的歧視,就是獨居老人。對房東而言,獨居老人意味著麻煩,包括擔心房子無力維持整潔、擔心付不出租金、擔心趕人會被輿論撻伐、擔心猝死、擔心無人料理後事等等。這些說不出口的擔心,讓房東寧可婉拒在前,也不想心軟後讓一堆麻煩上身。

 

在「難題6:老後租不到房」,會有更進一步的探討與對策。

 

風險8:保管印章、身分證的能力與意識逐漸薄弱

 

美國一位百歲老奶奶跳傘慶生,電視專訪時還精神矍鑠的說,「我目前獨居,因為我仍然可以獨立自理生活」。

 

老人獨居不是問題,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獨居,才是問題。張奶奶獨居公寓頂樓,郵差透過對講機說「掛號信」,張奶奶平時都已經要用助行器了,怎麼有辦法自己從頂樓下到一樓蓋章取信?

 

如果當時居服員、或是外籍看護不在身旁,張奶奶可能還要大費周章地到郵局一趟。即使有居服員、或外籍看護隨侍在側,關於印章、身分證、存摺等文件,仍然要有自己保管的能力與意識。

 

風險9:被看護欺負

 

 

有錢聘僱看護,就能安心獨居了嗎?劉奶奶中度失智,兒子幫她聘僱了一位外籍看護,有一天中午,兒子臨時返家,問看護有沒有煮中餐給阿嬤吃?

 

正在吃零食、看電視的看護立刻說「有」,兒子轉身進到廚房查看,餐桌、流理檯、洗碗槽空空如也。

 

我還聽過一個案例,某位外籍看護經常讓失智阿嬤服藥過量,因為她發現某種藥物,如果劑量加重,阿嬤容易昏睡,看護也就樂得輕鬆。但也造成阿嬤血壓驟降,還好本國籍的鐘點居服員及時發現,緊急送醫搶回一命。

 

老後神昏氣短,無力監督管理看護,如果獨居、又碰上不可靠的看護工,照護品質、財務安全、甚至人身安全都會出問題,看護頂撞、偷竊、虐待老人的案例,更是時有所聞。

 

一個人過日子很自在,但是一個老人過日子,最好還是把可能的風險先「預演」一遍。不要太輕忽一個人的虛弱老後,列出獨居老人可能面臨的種種風險,提早因應老後的各種挑戰。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長照的9大難題,要在變弱前開始解決》,時報出版 ,朱國鳳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獨居不寂寞!荷蘭「阿嬤餐廳」溫暖上菜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3月1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餐廳的創辦人Hendriks說:「獨居長輩比你想得還寂寞。」他自己的阿嬤每天看似生活無拘無束,卻仍會因為沒有人陪伴感到失落。因此他決心打造一個,「既可以排遣老人寂寞,同時也可以讓兩代關係有所互動的地方。」

文/卡羅

 

每個人家中的餐桌上,一定有一道,端出來就讓大夥口水直流的「家傳料理」尤其逢年過節,家傳料理的香味更能連結好幾代親族的回憶。因為這些都是從「阿嬤時代」傳承下來的好滋味。

 

荷蘭就有一間「阿嬤餐廳」(Oma’s Pop-Up)找來阿公阿嬤當大廚,主打家常美味料理。而且,他們不只用料理喚醒人們對家的回憶,餐廳同時也是這些阿公阿嬤們交流廚藝與人群互動的場所。比如:彼此分享食譜,研究更受歡迎的菜色、與年輕顧客分享自己的人生智慧……透共青銀共餐的方式,銀髮長輩們可以再度感受到生活的喜悅與朝氣。

 

餐廳的創辦人Hendriks說:「獨居長輩比你想得還寂寞。」他自己的阿嬤每天看似生活無拘無束,卻仍會因為沒有人陪伴感到失落。因此他決心打造一個,「既可以排遣老人寂寞,同時也可以讓兩代關係有所互動的地方。」而且由阿公阿嬤擔任餐廳掌廚,也是很棒的高齡就業點子,創造了長輩們的第二人生。貢獻自己的專業技術,能讓長輩們覺得「被需要」在心靈上獲得大大的滿足。

 

臺灣目前雖然沒有類似概念的餐廳,倒是有不少料理、烘培的手作體驗課程。雖然參加的大多是為排遣壓力的學生或上班族,不過,這些手作課其實沒有年齡上限(筆者就曾經在DIY課程遇過三代親子檔)下次不妨帶父母參加,用美味的香氣創造美好的回憶吧!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86歲失能奶奶可以獨居 全靠丹麥24小時居服制度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2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長照積極推展,其中居家服務是主要項目,而且,隨著減少機構化、增加社區化的照顧趨勢,居服品質越來越重要。台灣目前以日間居家服務為主,雖然需求量大,但居服公司光是要日間穩定出班,就很勉強。

文/周傳久

 

丹麥鼓勵長者住家裡

設立24小時居服制度

 

在其他國家,因為是以配合需求和完整照顧為發展方向,所以奧地利的居服有晚班,丹麥更有二十四小時的居服。不久前,因為探視朋友的母親,一位獨居老人,正好遇見她的晚班居服來照顧,有難得的機會在現場看到夜間居服的用意,以及照顧者訓練素質之重要。

 

由於丹麥的國情、長照政策是希望多數老人能住在家裡,因此朋友的母親一直居家。她住的小社區是兩排平房,好幾家都是需要居服的老人。一排住家中間,有一間客房和容納五十人的會議活動間與廚房,可以辦活動,也可以接待親友、訪客住宿。

 

86歲老太太嚴重失能

靠日夜居服仍住家裡

 

這位老太太八十六歲,退休前是商店秘書,也是業餘作家。先生過世,有幾個兒孫散居各地。她的血壓、血液循環不好,尿失禁要整天用尿布,且下半身不良於行,全身終年疼痛,需要靠藥物。她的脖子已微微歪一邊,靠在輪椅的頭部支撐墊上,在家移動都靠電動輪椅。

 

儘管如此,老太太的思路十分清楚,心情樂觀,生活理念是不將煩惱一直放在心上。她家的牆上掛著這些字:「上帝給我安寧,讓我面對我無法改變的各種困難;給我勇氣,讓我改變我可以改變的那些事情;給我智慧,分別出以上兩種事的不同」用以自勉。

 

老太太平日以上網看世界各地的新聞和聽音樂為樂趣,有時也迎接親友來訪。偶而,會因為節慶而有人推著輪椅,帶她到社區的護理之家參加活動。

 

老太太的客廳裡,有一張方便坐輪椅的人伸手使用的移動桌,上面擺著各種她喜歡的飲料,桌子的兩邊各有一台桌上電腦和平板電腦。物理治療師評估過,用桌上型電腦對於已經彎曲的上半身延緩老化不利,建議多以平板電腦為主,但桌上型和平板各有用途。

 

老太太吃得不多,但吃藥不少,都有居服員安排好。她的家裡留著所有兒女的各種照片、輝煌的過去,以及她自己年輕以來的主要用品與裝飾品,還有一台效果很好的音響。這些東西都影響了她的歸屬感、安全感。

 

老太太已經失能到如此,在台灣,大概會請外籍看護顧整天,或者送去機構。但請外籍看護,等於家裡來了個陌生人,去機構又失去了家裡的空間和自在。能繼續住家裡當然更好,但該怎麼提供支持和幫助,讓老太太可以繼續住在家裡?靠的就是日夜居服。

 

另外,住宅大門為了配合親友進出,改成老太太可以自己操控的電動門。老太太的臥房也特別安置,以便移位機可以更安全、省力地移動老人家去洗澡、如廁和上床。

 

▲兩位夜間居服員來照顧老太太。(圖/周傳久提供)

 

丹麥日夜居服分三班

居服員給充分安全感

 

丹麥居服制度的早班是八點到下午三點半,晚班(或說中班)是下午三點半到十點半,之後是大夜班。第一班居服員的交通工具以自行車和步行為主,第二班以自行車和汽車為主,夜班則用汽車。

 

晚上八點,我在老太太家陪她講話,本來預期遇見的是三點半這班的最後一部分照顧,也就是來幫忙睡前如廁和移動到床上的一切準備。

 

依照這種制度,想必十點到十點半,居服員會出現,不料八點半電鈴就響了,居服員走了進來。有沒有弄錯時間?沒有。居服員說,她來看看老太太在上床前兩小時,還有沒有什麼有樂趣的事情想進行,還可以幫她些什麼。

 

這位居服員是立陶宛的合法移民,不是契約外籍看護。她已經學過三年外語和新移民職訓的照顧基本訓練,又進入丹麥本國人訓練居服員的學校兩年,了解丹麥文化,現在能用流利的丹麥語執行工作。

 

老太太表示,沒有特別的臨時需要,但她今日多得到一次溫馨的笑臉。居服員的一次笑臉很值錢嗎?是的,老太太很在意。因為一方面獨居,二方面,別的城市的居服員不一定如此,可是這區的很友善,讓老太太很有安全感,與居服員的互信非常高。她心裡知道,萬一有什麼需要,真的有人會理。

 

居服員兩人合力

協助夜間如廁就寢

 

當時,居服員先離開,到了十點半又來了。(這時還有別的居服員也開車到同一社區,到別的家庭進行一樣的服務)。老太太自行操控電動輪椅進入臥室,然後居服員把移位機推來一旁,綁好束帶、吊掛起來,以便如廁,接著幫老太太換夜間尿布。之後,再以天車吊掛,移動到床上。

 

依照照顧規定,接下來的移位,需要下一位居服員一起協助,與現在的居服員合力出力、保持平衡,將老太太安全的移動到床上。接著,兩人一左一右整理床鋪,並放上靠枕。

 

工作還沒結束,接下來是幫老太太的足部塗抹乳液保濕、穿襪,在老太太的雙腿兩側,各放一組預防褥瘡的支持型靠墊。然後,兩位居服員研究一下,床上的六個靠枕是否都擺在最適當的位置。

 

這種工作,兩人一起做很快,不像一個人在左邊拉床單時,右邊位置就跑掉,或者左邊拉好,還要跑到右邊再拉另一邊,這樣很累。而且老太太已經躺在床上,約有七十公斤,有的男性更達一百公斤。

 

接著,居服員會將一張放雜物的小桌子推到床側,以便老太太半夜想喝水比較方便。再來,把夜燈開關還有電視遙控器放好,以便一早的早班還沒來之前,老太太無法移動,至少可以看電視,有些樂趣。

 

居服員不慎摔落夜燈

獨立解決問題不指責

 

就在這時,其中一位居服員的體型較大,轉身時不慎將老太太的美麗檯燈碰落,翠綠的燈罩瞬間摔碎。大家有沒有嚇一跳?有沒有互罵?有沒有要賠?有沒有抱怨都是老太太的燈不好?都沒有。

 

丹麥的居服員訓練,透過多個模組的主題訓練,要求學員要有獨立面對問題的能力。居服員從容道歉後,把燈撿起來,看燈泡沒壞,再插電,卻冒出火花,嚇了一跳。拔掉電源、試轉燈泡,發現燈泡座已經摔壞,一時無法換燈泡。於是,居服員走去客廳,想找替代照明,現在的主要任務是解決今晚的照明需求。

 

居服員找來一個,類似台灣麻將桌常用的夾桌角燈,但老太太床邊的小桌子太扁,夾不住,重心也和使用方向相反。就算夾上去了,半夜可能還是會摔壞。

 

居服員看到我在一旁,雖然我是老太太的朋友,又是個外國人,但也是資源,他邀我來試試看怎麼辦。舊燈泡我也轉不動,無法換,但我多拿些硬紙摺疊,夾在燈座空隙,將麻將燈夾好,重心也對了,於是大家結束工作。

 

日夜居服品質好

維護老人家尊嚴

 

後來 ,我問老太太才知道,八年前她開始用尿布,大便時若正好居服員不在,也常以尿布進行。直到現在還能住在家裡,而且沒有太多尿道感染問題,顯示多班的居服可以支持服務品質。

 

另外,各國配合居服和客戶的身心變化,都有負責評估的照顧管理專員,簡稱照專。以台灣來說,一般照專評估完後,約半年會再來。在荷蘭,因照專與居服員合一,所以每周都會看到客戶。我問這位丹麥老太太,她說八年來,照專只來過兩次,這以目前台灣的情況來看,有點不可思議。

 

她是否說錯?沒有。因為老太太還能清楚溝通,她能清楚表達現況,加上每天有居服,所以有什麼問題,聯繫管道很多,就醫資料又相互連線,所以照專、居服很容易掌握現況。

 

失能要獨居,不容易。像老太太這樣的失能程度,還能樂在家中,就是教科書上所說的尊嚴和生活品質。要是住在機構,就不容易達到,環境也不一定這樣安靜。

 

若照顧者的訓練好、素質夠,而且制度完善,加上客戶也理解自己對健康的責任,的確能成全更多真正獨立自主的生活,而且真的延緩失能、老化,而不是越照顧,失能越快或問題越多。

 

台灣目前老人快速增加,失能也增加,推社區化也勢在必行。但迄今我們仍以日間居服為主,導致服務還有許多盲點,又認為這樣就是完整照顧,與理想當然會有段距離。

 

改善居服制度訓練

讓雙方成為好夥伴

 

只做白天居服的結果是,晚間累積的問題,有時候會造成這些努力功虧一簣。加上我們的社區照顧、居服員調派、距離就近動線照顧都還有段距離,這都是未來要盡快思考、改善的地方。

 

除了制度,更重要的還有居服員的素質。以上述照顧丹麥老太太的過程來說,我們現在的居服員有的不願、不敢執行,有的堅持拒絕使用移位機器,因為嫌麻煩。

 

即使現在有教移位技巧,但一人對一人,加上重複移位,實際上還是容易受傷。如不改變,可以想見,未來有許多專業照顧者也會提前成為受照顧的客戶。想要改變,需要重新調整一開始的居服教育訓練。

 

最後,客戶能和居服員成為夥伴關係,還要靠客戶本身的責任感和學習心,能自己做的都自己做,並且樂在其中,對於居服員提醒的事情,也願意配合。

 

縱觀以上,有完善的制度、心智照顧與技能訓練,加上互信平等、和善以待的照顧互動關係,才可能成就理想中的獨立自主最大化。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這家咖啡店不一樣 百圓咖啡拉近獨居長輩的心

撰文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 日期:2018年01月04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在日本神戶市的巷弄間,一戶看起來像是民宅的外頭,寫著「暮らしの保健室(生活保健室)」,走進客廳,陽光從一旁的落地窗灑落,兩旁放滿書,另一端是開放式廚房,中間擺著兩張大桌子、十張椅子,這是黒田しづえ女士的家,也是「なごみカフェ」,意思是「和諧咖啡店」,一個很難用台灣既有的制度來定義的「咖啡店」。

口譯/五十嵐祐紀子、文/李宜芸、攝影/和樂、和理、李宜芸

 

提到咖啡店,你心中出現的輪廓是什麼?是留著鬍子、神情酷酷的老闆拉著花?或者是擺設簡約文青又時尚的咖啡店裡頭聚集聊著天、拿著筆電工作的年輕人?

 

在日本神戶市的巷弄間,一戶看起來像是民宅的外頭,寫著「暮らしの保健室(生活保健室)」,走進客廳,陽光從一旁的落地窗灑落,兩旁放滿書,另一端是開放式廚房,中間擺著兩張大桌子、十張椅子,這是黒田しづえ女士的家,也是「なごみカフェ」,意思是「和諧咖啡店」,一個很難用台灣既有的制度來定義的「咖啡店」。

 


▲なごみカフェ外頭架著暮らしの保健室,意指「生活保健室」。

 

「なごみカフェ (nagomikafe)」是由居家護理師松本京子女士成立的NPO組織「なごみ ホムホスピス (編註:ホムホスピス即home hospice,余尚儒醫師譯作:共生之家,共同生活到最後的家)」與屋主黒田しづえ女士一同經營。

 

黒田過去是護理師、有照顧專員的證照,也曾在附近大學教授社會福利相關課程。兩年前,黒田將自己的家提供出來,與好朋友松本開始了這個完全由社區自發、超越所有體制的小革命——在社區提供一個共同空間,讓鄰居互助共老。

 

黑田回想,這棟房子是她結婚時與先生購買的房子,當時就將廚房設計在客廳醒目處,「因為廚房是『家』提供溫度的地方,是家的中心。」不過因為先生是長子,與婆婆同住,時常有親戚往來,所以她一直覺得這不只是她的家,是「大家」的家,而她是負責管理的人。而黑田也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學姊那吸收到美國開放、公共的觀念,思考著房子的使用方式也可以更開放多元,索性在婆婆與丈夫去世多年後,開了這家なごみカフェ,讓社區長輩隨時進來聚會聊天。

 

經歷過1995年阪神大地震,接著投入社區推動home hospice20多年的松本也因為體認到,「解決老化問題不能只在臨終階段做,而是在更前面就要開始介入協助。」

 

所以兩人選擇咖啡廳,是因為認為照顧是生活日常的事情,家裡只要有空間、有廚房就可以做;而咖啡廳在體制外,能在發現居民需求時馬上補足,不用受限於制度的規範。「如果是保健室好像就要有護理師,讓人覺得不是誰想進來就能進來,但是咖啡廳是什麼人都可以進來的。」松本說。

 

なごみカフェ一週固定開放三天,開放時間是10:00~16:00,這段時間歡迎社區長輩來喝咖啡、吃個小點心,不管你續了多少杯咖啡、吃了多少小點心,均一價只收100日圓。

 

咖啡店開幕後,吸引了住在附近高齡長輩、獨居老人、癌症患者等,有時在附近工作的居家護理師(今天還帶著實習護理師)、居家護理所工作的事務員也會特地來一起用餐、閒聊。目前咖啡店最常來的客人有8~18人,一個月約莫服務80~100多個人次,每個月大約增加10個新面孔,「新面孔多半是常客在路上走一走碰到朋友,就會拉著他進來,」松本笑說。甚至,なごみカフェ還提供「臨托服務」,如果附近的居民因為臨時有事,無法照顧家中的長輩,松本與黑田就會去接長輩來「喝咖啡」。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拜訪位於日本神戶、由黑田女士(右二)與松本京子女士(後中)開設的「和諧咖啡店なごみカフェ」。

 

一、用媽媽味道的咖哩圈起社區

 

中午剛到,社區的長輩們陸陸續續進來。「午安,哎呀今天人真多!」每個剛進來的長輩都眨眨眼看著這群從台灣來的陌生面孔。今天是なごみカフェ一個月兩次的「咖哩飯日」,咖啡店只有這兩天有供餐,一份500日圓,想吃的居民需要事先預約。做咖哩不為別的,因為「長輩都喜歡吃,但是每次做咖哩都需要煮一大鍋,獨居長輩吃不完,再怎麼喜歡也無法煮,所以我們就做咖哩。」黑田說。

 

用咖哩吸引長輩,只有媽媽想得出來。黒田しづえ,就像是你我的母親一樣,打扮穿著素淨,穿著圍裙在廚房裡忙進忙出,臉上永遠掛著溫暖的笑容。不一會兒就端上了一道道家庭風味的咖哩跟馬鈴薯沙拉,吃完後趁你不注意收好了桌子,然後眼前又嘩啦變出咖啡跟手作的藍莓優格。還沒結束,當你還在享受優格在嘴裡酸甜餘韻、覺得這真是好的結尾時,黑田媽媽又瞬間泡好了日本綠茶。

 


▲今天是咖哩日,聚集許多社區的居民,來來去去約有15人來吃咖哩,飯後大家閒聊喝咖啡。

 

不只有家常的咖哩或咖啡、茶點,なごみカフェ每個月會找一天舉辦「電影鑑賞」活動,另一天會邀請醫師來做「癌沙龍」,在房內提供社區居民一對一諮詢,客廳則有物理治療師帶體操。是的,只要100日圓的咖啡錢。說到這,松本突然邀約今天一同用餐的長輩,「沒有癌症也可以來癌沙龍喔,跟醫師聊聊天,尤其妳腰痛,可以來問問治療師要做哪些復健。」

 

用餐時,有長輩談起她三十年前曾到台灣太魯閣一遊,一會目光又轉到剛進來、滿頭大汗的長輩身上,她說:「我的腰閃到,脫衣服不方便」不久後,另一位長輩吃飽了要起身離開,「我的大腿剛骨折復原,等等要去醫院復健。」咖啡店客人來來去去,大家有元氣地打招呼:「午安!誒好久不見,很久沒來呦!」然後熟練地找空位坐下,分享近況、享用咖哩。

 

長輩分享,在咖啡店開幕前,雖然彼此住在附近,卻從來都不認識,「有這個空間後超級棒,女性獨居後,很需要這樣的空間能夠聊聊天、交換資訊。」居民來到這裡會分享生活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因為松本、黑田護理師的背景,能適時提供好的建議,讓居民覺得,有護理師真好!

 

二、生活比醫療更重要

 

但松本也強調,經營者若非醫療人員也很好,可以從更生活的角度來看事情,「老化不只是醫療問題,醫療可以協助一些,但更重要的是,支援他們的生活,讓他們有活力的活下去。」黑田也補充她的觀察,「經營空間後,很多問題不是醫療問題,是社會福祉的問題。」甚至,咖啡廳也為社區居民啟蒙,原來死亡不只是只有在醫院的選項,還能在家、在熟悉的社區好好走完最後一程。

 

今年四月,なごみカフェ邁入第三年,松本與黑田女士接下來的目標是,讓社區居民互相認識、建立關係,發展出互助模式,不再只依賴なごみカフェ,開始彼此聯絡。「 因為日本人年輕人愈來越少,也不能只依賴專業者,老人之間要能互助,才能繼續生活在社區嘛。」松本說。

 

這個一個禮拜只開放三天的咖啡廳,讓整個社區恢復了活力。今天來用餐的長輩們一看就知道是悉心打扮,畫著淡妝、擦著口紅。松本女士偷偷透露,她們都是獨居老人,也都80歲了,「真的是看不出來!」大家驚嘆著。

 

是呀,女人到了80歲還是愛美。松本說,如果獨居老人只待在家的話,只會被動地看電視,一整天講不到幾句話,但有了這個空間,來之前她要換衣服、要化妝,到咖啡廳要互動、要動腦、還要會笑,更練到臉部肌肉,「這是重要的生活,是醫療做不到的。 」

 


▲椅子上細緻的編織,是咖啡店常客、一位已經96歲的奶奶一針針打出來的。不過,不是在咖啡店做手工藝,黒田しづえ說:「她都在家裡打,因為她說『若在這裡打,就無法好好跟其他人聊天了。』」

 


▲咖啡店外頭的無障礙坡道、頂棚、屋內的無障礙廁所皆是日本財團捐贈改建的。

 


▲客廳一角有募款箱,如果不想讓咖啡店倒店的話,可以自由樂捐。

 

(本文經台灣在宅醫療學會授權轉載,原文請見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