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記9大重點 失智長者出遊不再困難重重

撰文 :健康傳媒 - e 起 i 健康 日期:2018年05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台灣進入老年化社會,失智浪潮來襲,如何營造友好失智環境,成為政府與國人努力的目標。台灣失智症協會賴德仁理事長表示,鼓勵老年人多參與活動,可讓失智長者延緩退化,但在公共場所的無障礙空間上仍需加強。

 

「失智友善旅遊可減緩長者退化,並紓解照顧者壓力,降低憂鬱情緒」賴德仁呼籲政府,應積極獎勵失智友善旅遊,改善遊覽車無障礙設施,推廣失智友善旅館,並於觀光景點設置獨立於男女廁外的無障礙廁所。

 

資深失智症患者家屬方美珠表示,這 7 年來,家屬們已經舉辦 8 次旅遊活動,失智家庭共同出遊,可以相互照應,每一次的出遊都是一次照顧者的喘息,去年甚至成功完成 2 天行程,在外過夜。

 

方美珠提醒,失智友善旅遊在行程安排上,應有彈性,不可催促長輩,否則容易引發衝突。

 

此外,失智者容易走失,建議團員穿著同一色系或相同制服,或是色彩鮮豔的衣服,方便辨識,並幫失智長者戴上愛心手鍊、愛心布標,甚至是衛星定位器,最好在出發前幫長者拍照。

 

越來越多失智家屬樂意帶著失智長者出遊,但台灣無障礙空間卻是不及格。

 

旅行業代表陳美圓女士表示,為了符合身心障礙團體旅遊需求,2006 年在遊覽車裝設升降機,卻被監理部門強制拆除,因違反法規,認為「相關法規有必要鬆綁」。

 

賴德仁建議,政府祭出獎勵措施,鼓勵觀光業與遊覽車業者提供更完善的失智友善旅遊服務,不僅滿足高齡者及失智者家庭社會的需求,同時促進平日旅遊的觀光經濟產能。

 

賴德仁提出 9 大陪伴失智者旅遊須知:

 

1. 請可靠且友善的旅行社安排行程,滿足需求。 

 

2. 行程安排要有彈性,選擇具無障礙環境設施的地點。若過夜,最好天黑前抵達飯店,以減少黃昏症候群的困擾。

 

3. 出遊時,照顧者必須相互協助、提醒。

 

4. 上車或集合時,組長務必點名確認是否全員到齊。遊覽車應有清楚標示,以避免上錯車。 

 

5. 所有成員穿著制服或統一顏色,或穿著鮮豔衣服,以減少脫隊機會。

 

6. 出遊當天,如失智者身心狀況不佳,絕不勉強出席、安全至上。

 

7. 安排住在有電梯、有無障礙設施的飯店,可避免行動不便者上下樓梯的困難;夜晚應留廁所燈作為照明,防止長者在不熟悉的環境中跌倒。

 

8. 讓長者先睡,並告知旅館服務台,請櫃檯人員協助留意。

 

9. 搭乘台鐵時,車廂盡可能安排同車廂或鄰近車廂,方便照應及站務人員協助。 

 

(本文獲「健康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服員:照顧失智的她,有種淡淡的幸福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4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輕度失智的媽媽,和精神障礙的女兒,還有一隻老狗趴在屋中一隅,從第一天來到這裡,沒有太多疲累,卻感到像家般的溫馨。

林媽媽失去丈夫將近兩年,跟么女同住,長女會不時來探望她們,還好失智沒有造成生活的明顯不便,平常日子倒也無憂無慮。只是以前丈夫在世時,因病臥床有請外籍看護,林媽媽家務有人幫忙,但丈夫一走,外籍看護也必須離開,所以現在只能自己一肩扛。

 

么女年近40了,行為舉止仍跟幼稚園的小孩一樣,個性很拗,每天都要洗三次澡,怎麼講都不肯改,只有跟那隻老狗玩的時候特別安靜。

 

上個月林媽媽騎機車時不慎摔倒,有輕微骨折行動不便,長女怕母親在家生活有困難,在「優照護」找到我來幫忙。她說,我只需要白天來幫忙煮個飯,飯後提醒她母親吃藥,天氣好時,扶她出去走走就可以。

 

對一個照顧服務員來說,陪伴失智長者有時輕鬆愉快,有時卻是個折磨,前者像是多個朋友,後者就當作是工作訓練,林媽媽對我來說,既像是朋友,有時又給不少「功課」。

 

「備餐」就是一道難題。她長女找我來的時候,特別吩咐我煮菜要清淡一點,因為林媽媽腎臟不好,不能吃太鹹。哪知道,第一天我煮的比較淡,林媽媽就直嚷著:「沒味道」,說完還自己去冰箱翻醬菜出來配飯。照顧過這麼多對象,其他我不敢說,但「洗腦」的功力我可是很有自信,於是就說:

 

「林媽媽,你的膚色有點暗沈,可能是平常吃的比較鹹喔。」

 

「是嗎?我也覺得以前年輕時比現在白多了。」

 

「我自己以前皮膚也不好,人家跟我說吃淡一點,不但對身體好,皮膚也會又細又白,前幾年開始就漸漸越吃越淡,果然真的有效,你也可以試試看。」

 

「好啦,那我就吃你煮的試試看。」

 

就這樣,第一題過關了。

 

上星期她長女怕母親行走不便,一直待在家裡會悶壞,特別去買了一輛電動三輪車給母親代步。但林媽媽看到就說,騎這種車很怪,到外面去一定會被人笑,女兒怎麼講她都不肯騎出去。我又開始跟她「洗腦」了:

 

「林媽媽,你看這種車子有蓬子喔,出門都不怕淋雨,比你騎機車方便多了。」

 

「正常人才不會騎這種車子,而且看起來很老氣,我才不要。」

 

「哪會啊,這種車人家在路上看到都會讓他,你騎出去很威風啦。」

 

她嘴上還是直說「不要」,不過幾天後卻騎出門一趟,她說:「算給女兒一點面子啦!」我心中竊笑:「是你自己愛面子吧?」

 

林媽媽輕微失智,常常和我講過的話會一說再說,她自己有時也會不好意思:「是嗎?我真的說過嗎?拍謝啦!」我並不以為意,但為了減緩這種情形,我開始主動給她一些記憶的「刺激」,例如:吃過飯一段時間後,就問她:「林媽媽,中午吃過什麼菜,你還記得嗎?」或是空閒時,就跟她玩玩簡單的算數遊戲,這樣會比她沒事一直看電視要好多了。

 

其實帶林媽媽出門散步時,看到鄰居她大都認得出來。母女倆加上那隻愛犬,一路走到附近土地公廟,享受悠閒的下午,邊走邊聊之際,林媽媽總是會問我一些家庭瑣事。她說:「年輕時我也是幫人做事的,你們照顧別人的辛苦我很明白。」我問:「你自己年紀也大了,照顧一個跟小孩一樣的女兒,會不會很辛苦?」

 

「她很乖啦,常常會主動幫我做這做那,只是有時拖個地板,搞到家裡濕答答的,要多講幾次才會改。我只擔心自己身體不好,能看著她多久也不知道,以後誰能照顧她?」

 

陪林媽媽這段時間下來,彼此都像家人般親近,最近她可能要開刀,她問:「我去醫院時,你願意陪著我嗎?」我點了點頭,這是對家人一樣的承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讓失智者有尊嚴 日本「桃李咖啡」這樣實現社區營造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4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日本長照經營者形山昌樹之前來台演講,介紹他們經營的「桃李咖啡」。演講內容聚焦在如何改善一般老人與失智老人的生活品質,並透過小規模實驗,摸索永續經營之路。他們目前不能說有偉大的成就,但已累積許多心得,可供其他有心改善長者生活的人參考。

文/周傳久

 

根據形山昌樹分享的資料來看,「桃李咖啡」(http://www.c-care.co.jp/)並非起於政府政策,更非政治人物速求亮點的產物,而是起於他有一次聽到建築界的朋友說,希望打造一個自己以後也願意使用的服務。

 

形山昌樹反思二十幾年前,日本照顧失能、失智的病友仍不夠人性,於是他根據學理研究結果和熱情,營造一間由失智者擔任服務生的小型輕食店,又讓失智者參與內場工作,並同時開發提供給非失智高齡者的就業機會。

 

再來,形山昌樹覺察到,雖有理想,也得連結更多其他資源,才能繼續讓服務存在,所以後來發展成為一種社區總體營造類型。

 

觀察這個發展歷程,再考量日本服務文化發展源流,有以下幾點或可供台灣有意改善失智老人生活者參考:

 

一、同理設計

 

前面提到,形山昌樹的朋友說,要打造以後自己願意住的地方。其實,設計一個自己都願意使用的服務,是種友善同理,在高齡社會尤其重要。

 

試想,台灣法律規定,老人安養機構的住房人數上限是六人一間(我在屏東採訪過二十二人一間的),有哪位設計這種法律的官員,以後願意去住?住在一個平均一天因他人干擾和彼此陌生,而只能睡五點五小時的場所到死?

 

所以,友善同理是好服務的開始。不過,形山昌樹為什麼願意採取行動?他用什麼方法,從無到有設計服務雛形?或許以後可更詳細交流。

 

另外,其實自己願意住的地方和使用的服務,也會隨時空轉變,戰後嬰兒潮就與前一代不同。有了這麼人性的出發點,還可以搭配科學方法,就能有更完整、周延的落實。最終,不只讓自己也願意使用,而是更多以前裹足不前的客戶都能看到新的經驗和希望。

 

二、價值基礎

 

服務設計是近年歐洲與日本長照研發的基礎知識。歐洲有基督教文化傳統,對於與自己非親非故的人,該怎樣看待他們的價值,以及為什麼要顧念他們,在聖經有清楚的論述。

 

日本則有武士道,以及近代的敬業精神、服務精神與積極學習的文化,這些已讓某些新的服務要怎樣開始,形同內化成為生命和生活風格一樣自然。而且,日本也有由下而上、幾近全民運動的學習態度,可以不斷改善做法。

 

台灣還需要強化這方面的基礎,但強化的根基來自何種倫理思想與方法論?這點仍需探討。

 

三、支持發展

 

先前台灣媒體引述報導日本有一家「送錯餐餐廳」,也是由失智者擔任服務生,鼓勵大家包容他們在工作上的錯誤。不過,這麼做,有可能讓失智者被看笑話。

 

「桃李咖啡」也提供機會給失智者當服務生,可貴的是,他們不是只靠顧客包容,還想到要設計失智者能使用的菜單介面。在餐廳後場,也讓失智者繼續投入他們有能力做的工作,這樣比被限制活動而由他人代勞更有尊嚴。

 

這背後的意義和丹麥的長照教科書上,討論失智那一章的第一頁說得很像,「照顧者要了解並接受一個事實,就是失智者和一般人一樣,有追求自我實現的期待。照顧的責任,就是支持弱勢的自我實現者繼續追求生活期待。」

 

「桃李咖啡」至少映照出在工具、互動、流程等層次上支持失智者的作為。換言之,這是對失智者的服務,讓他們服務別人。芬蘭的身心障礙社區人才派遣中心,更把這種理想更發揚光大,引申到全人照顧。

 

(參考資料:https://www.nokiankaupunki.fi/sosiaali-ja-terveyspalvelut/vammaispalvelut/kehitysvammapalvelut/tyo-ja-paivatoiminta/kahvila-vohveli/)

 

四、由下而上

 

「桃李咖啡」後來走向社區總體營造,意涵是由大家參與和資源配合。若引用近來服務設計界經常使用的商業模式藍圖來分析,其實就是「外部協同組織」那個欄位。

 

首先,這牽涉到我們怎麼界定社區或社群,是以村落嗎?或共同生活特性的人?不同思維,輔以科學方法釐清資源間距離和可行性關係,將讓我們看不見或看見更多可能。

 

「桃李咖啡」已有社區行銷活動,定期讓更多人理解其理念,吸引不同背景民眾參與。或許下一步能更制度化,讓年輕一代投入會更好。

 

例如在芬蘭,許多大學相關科系同學被導入短期工讀來支援特殊照顧,這樣也是雙贏。而且學生還沒畢業,社會就儲備了更多打破成見又有經驗的人才。

 

台灣早已推社區總體營造,但有多少是出於基層?政府常以補助支持某些新生活理念,一補助就很怕沒有做出讓長官歡欣的成果,或者沒有形成明星社區。

 

但「桃李咖啡」始終是自己摸索,透過自願參與的中年者的人脈、經驗與見識,在實踐中逐步成長,這似乎是比較實在的方式。

 

五、落實尊嚴

 

關於形山昌樹提到,他們追求「失智者是主體」的概念,這其實不是很新鮮的觀念,可是怎樣落實真是挑戰。要注意的是,失智者認知功能退化,但也不是全部失能。

 

另外,失智者因認知退化,情感部分的敏感度可能放大,而且情感本來就不是隨認知對應幅度退化。想要創造失智者更多的主體感,進而增強安全感與尊嚴,必須善用情感部分,配合還存有的認知能力,加上照顧者的態度,才能做到。

 

「桃李咖啡」有掌握這種精神,但隨著失智者退化和諸多科技進步與社區改變,必然還有更多方式可以維繫、發展失智者的主體尊嚴。例如,荷蘭甚至有音樂系的樂團,讓失智者按著他們喜好的方式來指揮,配合失智者演出,也是一個例子。(參考資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dkBo17v8-A)

 

那「桃李咖啡」的下一步呢?

 

歐洲近年累積的經驗指出,失智者異常的行為、言語必有原因,我們必須了解原因來幫助他們度過困境。其中,有六成的困境可能不是來自失智者本身的器質性病變,而是照顧者所營造的環境與溝通方式。是我們對「認知症」認知不足,造成他們難以發揮長處,以確保自主尊嚴。

 

當在地老化和失智友善社區越來越受到重視,也被認為是比集中住在機構和脫離熟悉住處更人性的終老方式,台灣和日本以及歐洲老化國家,勢必在老人佔社區總人口的三成、四成甚至五成時,得摸索出更合宜、多贏的生活模式。

 

這挑戰了生命根本價值,和群己倫理關係。「桃李咖啡」的發展歷程有許多小環節,可找到價值思維激盪的縮影。台灣急推長照時,實不能忽略釐清價值共識,也要給一點時間,讓更多好的服務長出根,再開花結果。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有照服員接失智爸爸回家、陪他聊天,我很放心!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3月16日
  • A
  • A
  • A

媽走後的這幾年,老爸少了人陪,常常終日不語,我白天上班沒辦法隨侍在側,心中總有些歉咎,這情況直到他出現失智症狀後,我越發不安,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之前曾想找外籍看護,但老爸的狀況還達不到申請的條件,而且他嚷嚷說:「叫一個外國人陪我幹嘛?我身體還行,不要人照顧!」直到鄰居提起,附近有日照中心,我問爸爸要不要白天去那邊?有人作伴也好。誰知道老爸彆扭的脾氣又發作了,他覺得人不熟沒話說,而且還要花錢太浪費了。

 

老爸的節省個性,以前連媽都受不了,我靈機一動說:「您不需要人照顧,但那邊很需要志工幫忙看著老人家們,加上您英文不錯,教教他們也很好啊。」他一聽果然心動了,我連忙跟日間照顧中心的人套好招,讓他用「志工」的名義進去,就這樣,早上我送他到那兒,傍晚他再搭車回家。

 

其實老爸除了白天孤單,就怕自己沒用了,還需要人照顧,自從去日照中心後,回來老說他今天又幫誰做了什麼事,一付老當益壯的樣子,也慢慢恢復以往的神采。好景不常,前陣子醫師診斷他已經「失智中度」了,我看過很多的資料,怕老爸狀況會持續惡化,更擔心另一個問題:他從日照中心回來,會不會走丟了?而且我下班回到家都快八點了,中間空檔沒人陪他,萬一出問題怎麼辦?

 

找人在這一小段時間陪老爸,比我想像得還難,還好在網路平台上找到一位廖先生,願意從傍晚5點去接爸爸回家,並且陪他到晚上8點我下班時。

 

老廖是個很親切的中年人,老爸很愛跟他聊天,原來,他以前是個到山東做生意的台商,老山東的爸爸自然跟他特別有話聊。老廖是個獨子,當初為了照顧母親,把生意收了回台灣,接著父親又病倒了,前後照顧雙親8、9年了,父親過世後他知道重回職場不易,乾脆考照服員執照,把照顧別人當工作。

 

當初找老廖來時,也特別「串通」他,說是特別情商來陪老爸的「朋友」,免得老爸又為了費用碎碎念。他除了帶老爸回家,也會定時陪老爸去中西醫那裡做復健,還常常張羅老爸晚餐,最近兩人也會出去吃館子,尤其是老爸最愛的小火鍋,老廖跟他天南地北,是老爸最快樂的時候。

 

後來跟老廖聊起,才知道他有幾位親人也是失智症患者,所以很清楚該怎麼跟老爸相處。他笑著說,老爸跟小孩子一樣不愛洗澡,每天催他去洗時,還會騙說「洗好了」。他們聊天時,老爸很會「編故事」,一下說自己以前是「外交部官員」,一下又說自己是「開過U2偵察機的飛官」,老廖從不說破,就順著話跟老爸聊個痛快。

 

前兩年曾有同事為了照顧臥病在床父親而辭職,不但公司損失重要人才,同仁們也覺得很惋惜。現在老爸雖然失智逐漸嚴重,但白天去日照中心,有人照料也不會無所事事,傍晚由老廖陪伴也讓人放心,下班回家後,我看到的是有活力的老爸在等著我。我很慶幸能找到這些不同的資源來照顧老爸,不用獨自承擔這個重責大任,也能兼顧工作與家庭生活,更重要的是,以前快樂的老爸又回到我身邊了。

 

熱門文章

遇失智長輩反覆問路,民眾冷漠離開!小S籲打造友善社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2月27日 圖檔來源:屏東基督教醫院
  • A
  • A
  • A

如果在路上遇到失智症長輩迷路,你會怎麼做?街頭實驗發現,多數民眾冷漠離開!許多失智症患者曾遭受不友善對待,家屬多半不敢讓長輩出門。藝人小S的奶奶也有失智現象,小S站出來呼籲民眾關心失智族群,為他們打造友善環境。

屏東基督教醫院與7-ELEVEN合作,拍攝街頭實驗影片,測試路人遇到失智症長輩反覆問路、認錯人時的反應,結果多數民眾害怕閃避、冷漠離開,甚至不耐煩地拒絕,並沒有採取實際行動、伸出援手。

 

研究推估,台灣目前有26萬失智人口,2031年時將達到47萬人,等於每100人當中就有2人以上失智,偏鄉的失智症盛行率為14%,更是都會區的2倍。

 

失智長輩越來越多,民眾卻普遍對失智症不了解,以至於不願意提供幫助或不友善地對待。

 

屏東基督教醫院臨床心理師林勇勝表示,曾有失智症家屬告訴他,某次帶失智症長輩搭計程車時,因長輩行動緩慢,而且需要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協助上車,引起司機不耐煩,聽聞長輩是失智者後說:「那還帶出來!」令家屬相當沮喪。

 

屏東基督教醫院臨床心理師林勇勝說明失智患者常見症狀與家屬經驗。(圖/屏東基督教醫院提供)

 

另一方面,屏東基督教醫院調查發現,家屬不敢讓長輩出門的三大恐懼來自於:迷路回不了家、擔心出意外、害怕被欺騙。

 

負責照顧失智症婆婆的林小姐表示,婆婆過去還能自己搭火車從屏東回基隆老家,返回屏東後,身上的錢卻全都不見,家人擔心可能是遇到有心人士欺騙,因此不敢讓婆婆單獨出遠門。

 

家屬林小姐專職照顧失智的婆婆,從剛開始對失智症不了解,到現在已經相當熟悉照顧與溝通的技巧,與婆婆感情十分融洽。(圖/林芷揚攝影)

 

婆婆很容易重覆購物,也不記得日期,常常以為要過端午節,2小時內重複買了好幾次粽子;也曾經一個下午就跑好幾次菜市場,買了好幾顆花椰菜或高麗菜回家,卻不見店家善意提醒或詢問。後來,林小姐向店家說明情況,請他們幫忙提醒,情況才有改善。

 

屏東基督教醫院與7-ELEVEN合作推廣「及早救智」計畫,藝人小S現身力挺並呼籲社會關懷失智症。(圖/屏東基督教醫院提供)

 

藝人小S的奶奶也患有失智症,從一開始叫錯兒孫名字,到後來直接說「我管他們叫什麼!」奶奶完全不認得自己,令小S感到很心酸;她也提到萬一有一天罹患失智症,希望女兒們對她說話時可以多一點耐心,不要不耐煩,否則自己心裡肯定會很難過。

 

由於社會大眾對失智症認識不足,進而不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小S呼籲民眾對失智者多一些了解和溫柔,並支持「及早救智」計畫,投下零錢就能幫助偏鄉失智長輩,讓社會多一點溫暖和友善。

 

街頭實驗影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