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窮讓她34歲連買Uniqlo都猶豫半天...剩3年餘命的癌末攝影師勸:錢不用就沒有價值

小時候窮讓她34歲連買Uniqlo都猶豫半天...剩3年餘命的癌末攝影師勸:錢不用就沒有價值

圖片僅示意

編按:作者幡野廣志甫出道就獲得攝影大獎,幾年內結婚、生子,家庭事業正值高峰時,卻突然罹癌,醫師告知約剩三年的餘命,他隨時面臨著死亡的威脅。「人生會變得如何我們不知道。也許是黑暗,但黑暗的前方或許就是光明。雖然有人說我得癌症很不幸,但我不這麼認為。」為了讓年幼的孩子留下父親的回憶,他開始在網路上發表親子互動的照片,引起廣大迴響。雖然重病,但他想對大家傳達正面積極的訊息,沒想到意料之外,大家開始詢問他戀愛、學業、疾病、家庭、自我認同、人際關係、未來規畫等等各式各樣人生的煩惱。

 

Q:我的煩惱是自己天性吝嗇。因為對將來感到萬分不安,所以非常喜歡存錢,因此無法使用那些錢。我的娘家的確不富有,就連要買Uniqlo的成衣或者超市的熟菜都會躊躇老半天,我的興趣就是在圖書館看書。

 

現在和先生2人都有工作,存款已經超過了1千萬日幣,就算是想到孩子(尚未到就學年齡)的教育花費,也比較能夠不那麼擔心了,但最近因故忽然需要買車,對於這項人生最大花費感到非常驚恐。雖然因住在鄉下,生活上的確需要使用車子,但對於花費好幾年功夫咬著牙才存下來的存款(我負責家計管理)就這樣飛了,真的覺得非常可怕。

 

當然我理解這些錢不是我一個人的,而是夫妻(家人)共同的財產,不使用的話社會就無法運轉,而且錢也不能帶到另一個世界去,這些我都明白,但是我對於手邊的存款減少感到恐懼不已。應該要怎麼用錢才能夠消除我的罪惡感呢?另外,如果幡野先生您能說一下自己對於金錢的思考方式就太好了。 (匿名 34歲的女性) 

 

A: 日本30歲夫婦的平均存款額為470萬日幣,中間值好像大約是200萬左右。有存款的人還算好的了,大約有3成的人是完全沒有存款的。

 

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存起來,簡單點說,就是所有能夠使用的所得,都成為消費了。對於沒有存款的3成人來說,8%的消費稅還真是個重大威脅重大呢。簡言之,就是一個月份的可使用所得,就等於一整年所有上繳的消費稅稅額。

 

消費稅雖然可以齊頭式的徵收,但我一邊搜尋資料,一邊覺得這真的不適合有貧富差距的社會。沒有多餘的錢,手頭很緊過生活的人畢竟占了3成,消費時不免還是得需要老實點。

 

在這些人當中,有位34歲存款金額超過1千萬的人來找我諮詢,這有點……應該說實在是很厲害。讀了這一篇和自己比較之後大受打擊的人,我想應該是不少吧?用學力來比喻存款的話,妳應該是東大的程度吧。 我也想了很久這到底該不該說,不過還是講了吧,我現在大概有6千萬左右的存款。2017年12月的時候我發現罹癌,因此無法繼續工作,那時候正是虛擬貨幣泡沫期最顛峰之時。

 

我沒有工作所以很閒,又因為疼痛而無法成眠,所以從早到晚一直在按智慧型手機來挖礦。因為很痛苦所以也覺得想自殺,但躊躇著要不要死的時候,反而賺到錢了。除了存款以外,我還有日本及美國的股票和外幣。我覺得日本的物價會慢慢上漲,通貨也會逐漸膨脹,因此也評估要將現金換成黃金或不動產。 

 

說這些很像騙人的吧?的確是騙人的。我太老實了,我並沒有那麼多錢,就算有,也不可能會說吧。不過也不是全部都謊言,我的確有一些外幣和股票。

 

生了小孩以後,會拿到兒童養育補助金,總額大概200萬日圓左右。有很多人會拿去投資保險,不過我換成外幣和股票了。目的並不是投資,而是為了以後拿來作為對兒子的金錢教育用,所以才持有這些東西。

 

等到兒子上了高中左右,就會教他關於股票和匯率的事情,我希望他能以自己喜歡的方式運用及自由的使用金錢,消費也都包含在金錢的教育當中。社會上發生的事情也會反映在股價以及匯率上,因此也是希望他能夠關心一下社會。 我在孩提時代,爸媽給我的價值觀是告訴我存錢是好的,花錢是壞的。與其說是他們這樣教育,不如說整個社會風氣都是這樣。

 

我想妳大概也是這樣,被告知說存錢是好的,消費是不好的對吧?

 

 

我們的父母在我們這個年齡的時候,存款利息可是8%喔,而且他們曾經經歷過泡沫景氣與泡沫崩壞的時代。這樣一來,會有人認為存錢是好、用錢是壞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我想大概還會教導孩子說,投資就是往地獄的單程列車吧。 時代背景以及經驗,會大為影響對於金錢的使用方式,因此每個世代對於金錢的價值觀都有非常大的差異,我想15年後應該又會不一樣了。關於金錢,很難有一個普遍的思考方式,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配合時代去更新思考方式。

 

這是我的經驗及想法,但我認為金錢存到比必要金額還高是沒有意義的,我覺得錢就是要用才有意義。吃好吃的東西、去想去的地方、買想要的東西、學習有興趣的事情,使用金錢是獲得體驗,使用金錢並不是一種壞事,是很快樂的事情。金錢是能夠拓展可能性的東西,但我認為並不是金錢本身有那個價值,而是怎麼用錢,顯示出它的價值。雖然賺錢也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接下來要如何使用。

 

為了要存錢而每天咬緊牙關,就連購買生活上的必需品都覺得害怕,這種存款到底有什麼意義?以妳來說,存錢已經變成了目的,但原本存錢應該是一種手段才對。 

 

今後日本的物價還會繼續上漲,應該不可能會下降。今天能夠用100日幣買到的東西,10年後可能要120元或150元。如果只把錢存在那裡,我想無論如何,價值都只會一直下降。畢竟我想今後存款利息應該不可能到達8%,所以有錢的人不進行投資或者消費的話,其實是有所損失的。 雖然妳是為了對於「萬一」或「將來」的不安而存錢,但是以不安當成理由的人,特別好騙喔!

 

癌症患者就是非常好的例子,因為「萬一」已經發生了,所以為了將來而存的錢,就很容易被騙去消費掉。有些患者就像是已經進了鍋裡,還把蔥切成容易入口的大小,然後開口問怎麼沒有開瓦斯的鴨子一樣吵鬧,真的。

 

剛才我說謊表示自己有6千萬存款,但我想只要我有心,大概半年就可以存到吧。只需要煽動大概100位癌症患者和他們家人的不安,然後販賣資訊給他們就可以了。因為我非常討厭欺騙患者的生意,而且收集那麼多錢也沒地方可用,所以是不會這麼做。 就像那個「媽,是我啦」的詐欺,也只要打一通電話就能讓人支付大筆金錢。大家都覺得怎麼可能因為那種事情而受騙上當,但靠著不安詐財確實存在著。

 

妳也是因為被煽動起不安的情緒,所以現在才會過著咬緊牙關的生活。 如果先生對於金錢的價值觀和妳一樣倒是還好,但若不一樣的話,應該很辛苦。我想先生和妳的價值觀應該不同吧?

 

如果妳們的價值觀相同,那麼先生對於管理家計存了1千萬的妳,應該會誇獎一番,而妳也會很有自信,不需要來找我商量這種事情。我想妳的先生應該有一定的收入,而既然是由妳管理家計,那麼想必先生的零用金和與他收入差不多的人相比,應該是非常拮据吧?

 

妳緊咬牙關,而先生也緊咬牙關,但是否為了購買生活必需品汽車這件事,而與先生吵架了呢?因為先生無法理解妳的價值觀而感到不安對吧?這是我的想像,如果弄錯了真的非常抱歉,應該說我希望自己是猜錯了。

 

「我理解這些錢不是我一個人的,而是夫妻(家人)共同的財產」這句話不應該對我說,妳是想告訴先生的吧。

 

姑且放下妳與先生的關係,與其將不安當成利息存起來,我覺得把快樂當成利息存起來會更好。 不要「消除不安」,而是要「享受快樂」。與其被幻想中的不安蠱惑,還不如好好思考現在,預測比較接近的未來之後再行動,這樣比較快樂。不管是一千萬還是6千萬,不管存了多少錢都沒辦法化解妳的不安。因為存款減少就會讓妳感到不安,所以不管存多少錢都不可能化解不安的。

 

試著開始慢慢減緩存錢的速度,拿來消費使家人生活豐足,不要再繼續咬緊牙關,這樣妳能開心,先生也會高興吧?如果妳開心而先生高興,想必孩子也會感到歡喜。並不需要奢侈,就算只是裝飾一朵花,也會讓生活較為豐富。 妳並不是為了增加存款而結婚的,妳難道不是為了獲得自己心目中的幸福而結婚的嗎?而享受那份幸福的手段就是存錢,所以因為存錢而感到痛苦,可就本末倒置了啊! 請先購買一家和樂吧,去體驗與先生以及孩子開車出門兜風的喜悅。

 

作者簡介_幡野廣志(Hiroshi Hatano)

2004年  日本寫真藝術專門學校肄業。2010年  向廣告攝影師高崎勉拜師學藝。2011年  成為獨立攝影師並結婚。2017年  多發性骨髓腫瘤發病,被醫師告知剩數年的生命。生病後,他在網站「cakes」上回答讀者的各類問題,成為該網創立以來最受歡迎的專欄。

本文摘自圓神出版《為什麼大家都來問我?只因受苦的人想得更透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