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點28分,一切在瞬間成枉然…蔡詩萍:每個家庭擁有的幸福小日子,讓工程車敲碎了

9點28分,一切在瞬間成枉然…蔡詩萍:每個家庭擁有的幸福小日子,讓工程車敲碎了

九點二十八分,一切在瞬間成為枉然!--哀太魯閣號408車次的朋友們。

 

我盯著電視新聞不斷更新的畫面資料,心情沉重起來。

 

傷亡人數一直增加,每一個死亡的名字,都曾是有血有肉,有現實世界裡,自己的故事,但,就那麼一瞬間,碰一聲!生命就來不及說再見的,結束了!

 

只因為,一台不該違規停在工地斜坡上的工程車,而且疑似煞車做得並不徹底的疏忽,就付出五十幾個寶貴生命的代價!

 

是這世界太無常?!

 

抑或,人的疏失,人對「魔鬼出自細節」的疏失,注定這場災難呢!

 

我的心情很沉重。

 

我也數度搭乘過太魯閣號去花東旅遊,去花東跑馬。

 

我查了太魯閣號408車次的動線表。它早上七點十六分,從樹林站出發,終點站在台東。沿途,上車乘客最多的,應該是板橋,台北,松山這幾站吧!

 

清明連續假期的第一天,返鄉回東部探親團聚的親人,去花東渡假休憩的遊客,陸陸續續從不同車站上車,拖著行李,帶著伴手禮,大人小孩,匆匆忙忙的,歡歡喜喜的,剪了票,找了位,太魯閣號一路搖搖晃晃的,駛向台東。

 

司機很年輕,剛剛結婚不久,大眾運輸服務業,碰到假期反而最忙碌,他駕輕就熟的任務,便是把一節一節車廂內,搭車的旅客,送到他們的目的地,車到台東,他也就完成了這一趟,清明假期第一天的工作。

 

但,他知道這一趟是他短短的人生裡再也抵達不了的車程嗎?

 

只因為,一輛修護工程車違規停靠斜坡,甚至可能沒把煞車的動作做到位,導致車輛隨斜坡滑落二十米以下的鐵路軌道上,讓即將進入隧道的太魯閣號408車次,迎頭撞上這輛從空而降的工程車,釀致了它無可逃避的災難!

 

太魯閣號408車次,從七點十六分出發,預計十一點十分抵達台東終點站。但,它永遠停在「九點二十八分」,這個「天人永隔」的時間凍結點上!

 

我查看它的時刻表,心情愈發沉重,不安。

 

我們都有開心上車,在慌亂中,安置好行李,坐下來,喝杯咖啡,吃點零嘴,跟夥伴,親人,隨意聊天,想著回家之後的情景,聊著目的地的風光美食,然後,我們可能因為火車規律的搖晃,漸漸感覺睏乏了,我們互相說一聲「休息一下吧!待會到站了再聊。」

 

也或者,我們拿起手機,撥了號,對遠方的親人說,「我在車上了,待會見啊!」

 

也或許,我們跟剛剛說再見的親人,道平安,「已經上車啦,不用擔心,到了花蓮(台東)再告訴你,掰掰!」

 

然後,我們閉目,養神,打盹,跟往常長途旅行搭車一樣,等著待會抵達目的地。

 

我為什麼沉重呢?

 

就跟你,跟所有曾經有過類似經驗的你我一樣,這是我們日常休假的一部分,共同生活經驗的一部分,我們只覺得「開開心心出門」、「平平安安抵達」,是理所當然的,如果不是,我們怎能心安理得的出門,心安理得的過日子呢?

 

但,如果,在我們「理所當然的預期裡」,隨時出現「一個意外」,「一個不遵守SOP 作業準則」的疏失時,所有的小日子的幸福,都將在一瞬間,化為泡影,淪為悲劇!

 

你,我,不管我們在台灣的哪個角落,此時,此刻,望著太魯閣號408車次,被一輛墜落的工程車撞擊釀致災難的畫面,為何我們會心情沉重?!因為,那些在瞬間失去生命,瞬間受傷的乘客,很可能也是你,也是我,如果,所謂的「無常」,總是發生在「輕忽」會滋長,發生在「不遵守標準作業流程沒什麼的工作態度裡」,那我們怎能輕易的把這樣的災難,視為「無常」呢?

 

它不是無常,它就是人為疏失,是人禍!不是嗎?

 

九點二十八分,太魯閣號撞上從空而降的工程車,瞬間,天崩地裂,天人永隔。

 

太魯閣號408車次,應該在十一分鐘後,抵達花蓮站的,它也應該在十一點十分,抵達台東站的。

 

對司機,對已經喪失生命的乘客們,九點二十八分,是致命的關鍵時刻,但他們多無辜!他們多無奈!

 

如果幾分鐘前,在出事的隧道頂上,那輛工程車停在該停的位置上,把煞車動作做到底,列車將繼續前行,笑聲歡樂將繼續昂揚,在花蓮,在台東,會有一列太魯閣號的乘客們,開心的走下月台!

 

人間的愛,人生的夢,未來的未來,這一切,都成枉然了,只因為,那輛工程車,它敲碎一切!

 

⟨九點二十八分,一切在瞬間成為枉然!⟩ --哀太魯閣號408車次的朋友們 我盯著電視新聞不斷更新的畫面資料,心情沉重起來。 傷亡人數一直增加,每一個死亡的名字,都曾是有血有肉,有現實世界裡,自己的故事,但,就那麼一瞬間,碰一聲!生命就來不...

蔡詩萍發佈於 2021年4月2日 星期五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