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過孤獨,才懂得相遇的可貴 50後學會「毫不保留」展現自我,才能交到許多朋友

撰文 :曾野綾子 日期:2020年07月09日 分類:退休規劃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如果保持沉默,我們都會變得強壯。就像在斷食之後的飯特別好吃一樣,因為忍耐了沉默,我們才知道對話的樂趣。

因為嘗過孤獨才懂得相遇的可貴之處

 

因為嘗過孤獨,我們才懂得相遇的可貴之處。

 

這樣微妙的心理,我們應該多加理解才是。

 

互不冒犯的對話交不到真正的朋友

 

我最害怕的是淺淺的交情,也就是那些好像認識,又好像不認識的人。

 

因為不知道什麼會傷害對方,什麼能讓對方開心,由於相處起來完全沒有頭緒,所以只能說一些無傷大雅的話然後互相道別。

 

這也讓我心神不寧,因為我知道對話絕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不好不壞的對話本來就是不可能交到朋友的。

 

對我來說,對話需要甜,也必需要有辣。(中略)我在過了四十歲之後開始有許多好朋友,我認為那是我們透過相當危險的對話,得以確認彼此立場的緣故。

 

老年時毫不保留地展現自我,任誰都能交到許多朋友

 

 

談到要如何才能夠遇上令人感動的邂逅,那都是在你付出較多的情況之下。

 

要付出的,不是金錢也不是物質,而是毫不保留地展現你自己。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可能你會需要能夠坦露的自我,即使是只有一點點。另外還有一點點的表達能力、誠實和勇氣。

 

上了年紀之後,害怕的事情漸漸減少,任誰都能夠做得到。我們在年輕的時候因為依然顧忌世人的眼光、被常識束縛、或是恐懼權威,所以實在難以展現真實的自我。

 

人生需要誠實

 

人生需要誠實。然而所謂誠實,不是指你做好事、不說謊那種充滿單純自信的事情。

 

所謂誠實,指的是了解「細微複雜的深沉感觸」。

 

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人是否能夠理解,如果換個說法,就是與他人一起感受到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悲傷。當人能夠擁有這樣的共同感受時,才會生起「sympathy(同情、共鳴)」。

 

「sympathy」據說是源自於希臘文中的「sympathia」一詞,而「pathia」又是源自於「pathos(墮落的情慾)」。「sym」這個字,則是希臘文中我也相當喜歡的字首,意思是「一起」。和對方站在同樣的立場、抱持相同的情感,就是「sympathia」。

 

如果人的心中有著傲慢自大、過度自信或是藐視對方的想法,就不可能有「sympathia」。當人們彼此抱持著相同的感受時,或許就能信賴對方、打開心房。

 

人際關係若非冷淡就是過於深入

 

身處人群之中,真的就是與人相處嗎?這是騙人的,看看都市人就知道了,說得難聽一點是孤單,說得好聽一點是鮮少受到他人的干涉而得以自由過日子。

 

相反地,在人口較少的外地,也就是在鄉下,人們會與他人有更加深切的來往。在受人親切相待的同時,在那樣的社會裡,只要有一點點逾矩,便會立即受到制裁。

 

我們在年輕的時候,對於與人相遇的這件事抱持著相當天真的期待。那是因為我們認為「恰當的人際關係」,也就是那些在我們孤單的時候會來陪我們聊聊,忙碌的時候會給我們一些恰當空間的朋友,在這個世界上是可遇可求的。

 

然而,這樣恰到好處的人際關係通常都是不可得的。

 

人際關係要不就是過於深入,要不就是冷淡,兩者之一。

 

最糟和最棒的人際關係

 

最糟的人際關係是,彼此不關心對方的痛苦,人們覺得只應該關注自己所在乎的事情。

 

相反地,最棒的人際關係是,人們盡可能安靜地承受自己的痛苦和悲傷,雖然閉口不談,他人也能在靜默中深刻察覺此人的悲苦。

 

人際關係是永遠的痛苦,也是最初和最後的喜悅

 

人際關係是永遠的痛苦,也是最初和最後的喜悅。

 

不論我們再怎麼高明地與人建立關係,一定還是會犯錯。

 

這是因為我們都是不同的個體,想法各自不同的緣故,所以也不須害怕失敗。

 

如果說在人際關係上有必要的顧慮,那或許就是謙虛待人,以及耐心等待事情的轉變。我喜歡的另一項特質是溫柔。我自己並不溫柔,所以受人溫柔相待的時候我會自慚形穢。

 

八、九十年的一生看似漫長,其實很短。在我將死的時候,回想一生中最開心的,恐怕不是偉大的事情,而是細微的小事吧。

 

例如因為痛苦而失眠了一整晚,卻在隔天的清晨看見朝露;悲傷時,夕陽照在身上;失去自信時,風吹拂在身上;當有人牽起我的手的時候;

 

想起某個人在這一生中一次也沒有背叛過我的時候;微笑著道別的時候;一句話不說的時候;吵了一場丟臉的架之後;累得睡著的時候;對人興起敬意的時候等等。

 

我覺得我應該不會想起自己寫的小說。一部分或許是因為我的作品並不出色,但歸根究柢,作品畢竟只是文字而不是人。

 

當友情結束的時候

 

人際關係的基本是尊敬。如果我和朋友的友情不再,那將是我的人格令他失望,或是我喪失了對他的尊敬的時候。無法讓我尊敬的人,是不會進入我的朋友圈中的。

 

我能獻給朋友的,也幾乎是唯一的報答,就是為對方保密。有一位朋友離婚了。我雖然知道實情,但在好幾年間我都不曾對人說起。(中略)在我死後會隨著我入土的朋友秘密不計其數。

 

 

我實際感覺到,不去跟對方說我跟你很要好,而是為他保守秘密,友情才能持續不斷。

 

這所有的過程都需要時間,所以才說人到中年以後才會成熟。

 

孤單時候的聊天對象

 

我在沙漠裡第一次發現到人類對話的本質。

 

對話,是確認。對話有時候或許也會採取對立的形式,然而無論如何,對話都是人類確認自己思考的過程。而確認往往是藉由互相談論眼睛可見之事物而成立的。話題無論是關於現實還是心理,都會引發矚目。

 

看見杳無人煙的山川,或是人們群居的城市、村落,常常會讓我想到很多事情,像是與彼處連綿的景色實際相關的事情、那一年的氣候、收穫、風俗、擦身而過的車或人、從這景色再聯想到的人或是事件。

 

「那個好美啊,對不對?」

 

「我之前去見了那個誰。」

 

「今天真是的,好忙喔。」

 

「下一次我們去○○好不好?」

 

這些隨手拈來的對話,都是說話的人受到眼睛所見的風景觸動,有感而發。

 

然而在沙漠中,這些感官的刺激一項也沒有。

 

在阿傑爾高原(譯註:位於撒哈拉沙漠邊緣的一處高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的世界遺產,以其地質構成形態與史前岩洞藝術群而聞名)和阿爾及利亞的最高峰塔哈特山(音譯),我們幾乎遇不到什麼人,但是還好,我們還能聊聊這些高山的奇異姿態。

 

可是在這個撒哈拉沙漠裡,真的是什麼都沒有!

 

如果我是一個人在這片土地上旅行,那會怎麼樣?到了夜晚,我會獨自蹲踞在大地,被拋棄在只有星星和沙塵的空間裡。然而只要還是個人,我總是想與人對話。

 

這個時候,我該跟誰說話呢?

 

雖然人們說你所愛的人經常在你心中,然而事實上,這個人卻身在數百、數千公里之外。活生生的人,要在身邊;要感受得到肌膚的溫暖;要能夠牽得到手。

 

這些都是條件。有沒有人能夠克服看不見、摸不到的距離感,用他的真實面貌在此處與我對話呢?

 

就在這個時候,人們會在沙漠裡感受到上帝。

 

神無所不在,你會感覺到祂飛越了數千公里的空間距離,馬上來到了你的身邊。此時,有真實存在感的「人」,只有神。神的聲音清澈透明,完全不打擾沙漠的寂靜,而且宏亮地敲響在人心之上。

 

在悲傷之中才有真正的相遇

 

我認為,人在悲傷之中才有真正的相遇。

 

人和神的相遇,很多時候也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那是因為在悲傷之中,人會回歸本心的緣故。

 

有時候為了一個晚上的邂逅得花費漫長的歲月

 

我看見了那一夜的光景。在人生中,或許有很長的歲月是為了僅僅一晚的心靈邂逅而準備的。

 

因此,人不能簡單地就給出答案,也不能自以為了解別人。

 

因為我感覺自己知道了這些隱藏版故事的存在,所以我覺得自己的老後時光將會是充實的。因為這整個城市中的每一個地方都有故事在流轉。

 

正因為有結束,人生才閃耀著光芒

 

無論再怎麼年輕,我們能活著相見的時間都已經算得出來了。

 

倒不是說見面了就能怎麼樣,只是和許多人見面會讓我感到開心。

 

每一個人的背後,都閃耀著各自的人生。他們與我分享人生,是我無上的光榮,也讓我嘗到心蕩神馳的絕讚滋味。

 

 

在此,恕我執意要說一句,正因為有結束,人生才閃耀著光芒。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老年的美好滋味》,天下雜誌出版,曾野綾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有些人是道坎,完全不想跨過去 雪兒:40歲後,別讓「某些人」成為你一輩子的心魔

撰文 :雪兒Cher 日期:2020年07月08日 圖檔來源:雪兒Cher臉書粉專
  • A
  • A
  • A

下了台中火車站,相識近20年的網友騎著摩托車來見我,我們有大半年時間沒見,每次約好見面,總也是錯過,想想這20年來,我從無知的大學生到懵懂的上班族,她從美國回到台灣從零開始,身邊也經歷來來去去的朋友,但能一眼就給彼此溫暖。

上週我問「這週五可以去住你家嗎?」她遲疑了一下,然後説「家裡發生一點事,有人去世你還要來嗎?」

朋友平日不想打擾,卻在她需要的時候給她擁抱

 

我大驚,怎麼會這麼突然,她說,家裡的長輩就在上周自殺去世,她現在心裡也很難受,我說你若不介意,想過去給你抱抱,我想你一定有很多話想跟我說。

 

的確,人在最脆落時最需要有人陪伴,一句保重,一句節哀順變,有時就能支撐一個快要垮掉的情緒,每一個人都會經歷生離死別,每一次經歷都是人生一場學習,尤其是情緒從慌張、不安到無奈跟接受。

 

回想過去的記憶跟現在重疊,最奇妙的感受就是,昨天好好的人,今天怎麼就不在了,還想跟她說些什麼,只剩一張照片了,還沒有把悲傷收拾完整,骨灰已經入塔了,還在想為什麼,就已經沒有為什麼了。

 

人生的低潮,都可以讓你看見世間最厭惡的嘴臉

 

那晚我們促膝長談,聊著親人去世的痛,還有不捨,彷彿也把這陣子的不安一次傾巢宣洩殆盡,畢竟身邊都是關係的人,像我這種不相干的人,有時候說完反而輕鬆。

 

不過也談起身邊的某一些人,有些人明明是生活工作最接近的人,卻連一句「保重」也沒說,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好像別人家的死跟她完全沒有關係,她說「她看清了某些人,以後也都別再為誰想。」

 

有些人妳把她當關係,逢年過節噓寒問暖,有些人則把你當空氣,最糟糕是低潮時還不忘補一刀給妳。

 

我說「40歲後,有些人是道坎,跨不過去,也不想跨過去。」

 

不想為了生存,再委屈自己一再討好某些糟糕的嘴臉

 

我說,人的一生會遇到很多人,年輕時的委屈,會想辦法圓融處世,會退讓,但隨著年紀,最怕就是遇見「跋扈」的人,在你面前囂張,用情緒給你洗臉,委屈會變成心魔,夜夜讓你不安,你會氣到發抖,但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生氣。

 

過去你會勸自己放下,和解,現在我告訴自己,逼自己和解,才是真正讓自己無法走出心魔作祟的原因。

 

以前都會覺得待在職場就要互相尊重體諒,就算遇到委屈,為了顧全大局也不要讓自己的情緒影響到其他人,只是當別人一再踩踏到自己的界限,也需要硬起來面對,不然只會一直被人騎在頭頂。

 

最後我說,我們有20年的友情,是因為彼此尊重跟相知,才能有如今。不要因為不尊重你的人,委屈,因為那種人才不配做真正的朋友,沒有同理心,那麼也無法得到別人善意的回應。

 

 

有些人,會變成心坎跨不過去的委屈,那該怎麼辦?

 

我說,轉頭就走,好嗎?別讓某些人成為你一輩子的心魔。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雪兒 Cher」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生活的選擇,是孤獨?是牽掛?宿命的安排,也是一種幸福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20年07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有時候會羨慕他,因為他只剩下一個要牽掛的親人,但或許他才羨慕我們這些仍有很多親人圍繞在身邊的朋友,因為他大多時候都必須一個人孤獨度過。

文/施昇輝
 

我有個朋友剛退休,年長我幾歲,他的妻子前幾年去世,兩人並沒有小孩,現在還有一個長住國外、但身體非常健朗的母親。

 

我有時候會羨慕他,因為他只剩下一個要牽掛的親人,但或許他才羨慕我們這些仍有很多親人圍繞在身邊的朋友,因為他大多時候都必須一個人孤獨度過

 

他的妻子離世前,曾很遺憾當初不該決定不生小孩,她說如果有子女陪在他身邊,至少可以幫她繼續照顧仍在世的先生,而不會讓他現在如此孤獨。

 

「樂活大叔」也是凡人,無時無刻牽掛親人

 

我的父母都已高齡八十幾歲,三個子女都在三十歲左右,加上與我相伴一生的妻子,所以我當然不是一個孤獨的人,但卻因為身兼人子、人夫、人父,而是一個心中有很多牽掛的人。

 

我雖然被大家稱為「樂活大叔」,但生活中並不是分分秒秒都樂活,更不可能隨心所欲做自己。

 

或許很多有關熟齡主題的書籍或文章,都要大家放下牽掛、活出自己,但我畢竟仍是凡人,這種境界太過理想化,是值得追求,但卻很難達成。

 

喜歡獨處看電影,但卻莫名襲來罪惡之感

 

我很喜歡看電影,尤其喜歡一個人看電影。

 

很多人都認為看電影是能夠短暫脫離現實的大好機會,對我來說,卻常出神而想起親人,想到自己在電影院中享受獨處時光,但親人或許正面臨身體突然的病痛,或是情緒的低潮,而自己卻無法立即協助或安慰,有時還會升起罪惡之感。

 

我常常擔心此時年邁的父母萬一發生緊急狀況,該怎麼辦?電影一結束,我會立刻看看有沒有來自親人的未接來電,如果沒有,就會如釋重負。

 

出國旅行也是如此,想與父母聯絡,又怕發現他們身體有事,有時想說不要聯絡,反正真的發生,也不可能及時處理,但心裡總有牽掛懸念。

 

 

牽掛年邁的父母,是為人子女的宿命?

 

我的父母親並未與我同住,但都和我一樣住在台北市,因此我每逢假日,只要沒事,就會去探望他們。在要打開他們家大門的時候,心中都會默禱,待會兒見面時,能看到他們一切安好。

 

平日雖沒有去看他們,但我要求自己每一兩天都要打電話問安。父親有輕微失智,早就不肯接電話,所以都是透過母親去了解兩人的情形。聲音是騙不了人的,有時從母親的語氣中,就能知道他們今天是否都平安。

 

牽掛健康越來越差的父母,是為人子女的宿命,但面對已經長大成人的子女,還該繼續牽腸掛肚嗎?

 

古諺說「兒孫自有兒孫福」,而我也完全尊重子女對未來人生的規劃,絕不會過度協助,免得讓他們和時下很多年輕人一樣成為「媽寶」。

 

我認為絕不該給子女任何建議,因為如果他們聽從父母的建議而失敗,他們一定會怪罪父母,但如果我們聽任他們自由發展,他們就算未來失敗,也不會怪罪我們。

 

說不擔心子女們是騙人的!除了祝福,還能…?

 

不過,真能完全不擔心嗎?實際卻很難完全放下。雖然不會直接提供協助,但還是會默默操煩。子女在唸書的時候,父母比較有幫忙的著力點,但現在除了祝福、禱告之外,真的充滿無能為力之感。

 

我的三個子女所選擇的工作,真能讓他們無憂無慮地度過他們的人生嗎?如果不能的話,他們知道如何應變嗎?

 

現在職場的變化,比起我們當年真是天差地遠,用我們以往的經驗或許根本無法應付現在,甚至未來的世界,又豈能隨便建議?現在連女婿都辭掉固定的工作,自行與朋友創業,讓我又多了一個必須牽掛的人。

 

不過,就經濟狀況來說,我反倒不必擔心。雖然我和太太都希望能把現金盡量花在自己身上,但我們擁有的房地產在我們往生後,應該足夠可以讓子女在處分後,免除未來有可能面臨的經濟壓力。

 

「孤獨」與「牽掛」的宿命安排,也是一種幸福

 

我和太太目前雖然都算健康之人,但總有一天會面臨必須彼此照顧對方的狀況。因為畢竟兩人每天都還生活在一起,反倒沒有太多「想像中」的牽掛。

 

不過,我們都已做好心理準備,如果未來會成為家人必須長期照顧的病人,就不要做無謂的治療,免得拖垮家人的精神、體力和經濟。

 

相對「孤獨」,我寧願選擇「牽掛」,這雖然是宿命,但也是一種值得珍惜的幸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別讓情緒輕易控制你!生氣前試著「這樣」轉換心情,擁抱快樂很簡單

撰文 :保坂隆 日期:2020年07月02日
  • A
  • A
  • A

不管是多穩重的人,還是會碰到不爽、或是想抱怨一兩句的時候,但是,抱著不爽的心情說出的話,或多或少還是會把氣氛搞砸,讓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曾經在高野山大學研究所跟弘法大師學習。我認為弘法大師‧空海的生活方式就是解決現代社會各種問題的提示。因此,當我感覺到心情煩躁、內心不平靜時,我總是這樣提問:「如果是弘法大師的話,會怎麼做?」

 

前幾天,我和寫書時特別照顧我的編輯一起用餐,當時餐廳的服務生態度不是很好。比我們晚進來的客人點的餐都已經上桌了,我們這桌卻連水都還沒端上來。接著,等了好一陣子,端上來的菜卻不是我們點的。

 

編輯用不太開心而且強硬的口氣對服務生說:「這不是我們點的菜。」接著轉頭對我客氣地說:「這麼糟的服務,竟然連一句道歉都沒有」,口氣聽起來就像是在責備服務生。

 

於是我提議說:「這道菜看起來也很不錯啊,既然菜都作好了,我們就吃看看吧!」

 

我轉頭對服務生說:「我們有點口渴了,可以麻煩給我們一杯水嗎?」

 

這位服務生隨即道歉說:「真的很不好意思,我馬上把水送過來」並且對我們深深一鞠躬。

 

編輯問我說:「您為什麼能夠這麼冷靜呢?」臉上還帶著點無法接受的表情。我想,這也是因為我習慣在內心深處思考「如果是大師的話,現在會怎麼做呢?」的緣故吧。

 

不要立刻將自己的憤怒表現出來,試著換另一種視點來看事情,就能讓自己冷靜下來,做出不會讓自己事後後悔的應對。這對有宗教信仰或是無宗教信仰的人來說都是一樣的。

 

例如說,如果是自己的母親(父親)遇到這種狀況會怎麼做呢?如果是我尊敬的上司遇到這種狀況會怎麼說呢?

 

經常保持這種思考模式,就不會因紊亂的心情影響而口出暴言、擺出令人討厭的態度或是弄壞氣氛。

 

只要在心中準備好「如果是那個人會怎麼做」的應對選項,就能在不同事件上靈活應對,變得更加從容不迫。

 

(本文摘自《靜心:練習不生氣的31個法則》,柏樂出版有限公司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斷捨離,讓自己不再心煩!學會「放棄」的6步驟,讓停滯的人生恢復生機

撰文 :山下英子 日期:2020年07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人的生活周遭,充滿了非常多有的話會很方便,但即便沒有,也不會造成困擾的物品。除此之外人更收藏了一些文案上標有限量或稀少等,卻未派上用場的稀有性商品。

而這類「便利小物」、「稀有商品」的價格並不一般,因而在人的記憶當中保留了自己為此所付出的代價,以致於讓人更難捨棄這類物品。

囤積物品讓人殞命!?

 

沒錯。令人悲哀的習性就是,即便當人不再需要,不再喜愛,甚至已經厭倦了它,但卻因為「花很多錢買的」這樣的理由而捨不得,進而遲遲不願放手。

 

然後再因為沒有整理、不敢丟而讓自己心煩。話說回來東西即使擺著不丟,也不會來攻擊人,更不會對人的生命造成威脅; 然而請大家好好想想,如果就這麼把東西堆著,結果反而讓自己身處於佈滿灰塵、細菌和塵蟎的環境中,這樣好嗎?

 

再說如果讓自己身處東西可能會掉落,腳可能會被絆倒這類高危險性的環境下,這些風險的存在,簡直隨時都有可能危害到自己的性命。再加上更讓人有所感觸的是,如果一直深陷沒有整理的煩惱中,反而更讓人覺得生活空間裡存在的這些不需要的物品,嚴重剝奪了人的精神健康。

 

我自己身處的房間,該不會是一個可能損及個人性命的環境吧!或是它是一個能夠寬慰個人生命,同時還能成為一直支持自己到最後的一個空間呢?

 

請你問問自己,待在家裡應該不至於讓你會覺得無法呼吸、呼吸困難,甚至有種連家和自己都陷入呼吸衰竭的情形吧!

 

囤積現象無所不在

 

如果把「物品」想像成其他不同型態的事物時,又會如何!「資訊見聞的囤積」:遭大量湧入的資訊左右,而所獲得的見聞又無法轉化為行動,就只是不斷的囤積著。

 

情緒的囤積」:不敢表達、洩露自己的情緒,所囤積下的真實心情沒人能懂,以致抑鬱在心。

 

「體內的囤積」:相對於飲食攝取,不健全的消化系統讓人陷入痛苦的深淵。顯而易見的是「囤積」對活著來說,是一項阻礙。而「斷捨離」這門生命課程的目的,正是要讓人從囤積所引發的停滯中恢復生機。

 

 

「物品斷捨離」的執行步驟

 

1.與物品面對面,加速從沒有意識、沒有自覺到具意識性的改變

 

2.縮小物品的範圍,找回並鍛鍊自己的思維、感受、感性

 

3.捨棄物品,提升抉擇能力

 

4.移除物品,消除空間的停滯感和閉塞感

 

5.減少物品,將流動性導入空間

 

6.讓物品產生代謝,讓空間恢復原有的樣貌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50歲起,為了過得更好的斷捨離練習》,麥浩斯出版,山下英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依賴子女,獨立自主地活下去!50歲的縱情自在是活得「任性」、不對自己心意說謊

撰文 :保坂隆 日期:2020年06月20日 分類:退休規劃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達志
  • A
  • A
  • A

我超過55歲之後,向服務的大學附設醫院提出辭呈。那家醫院給了我「教授」的頭銜,以受雇的醫師而言,是讓我順利升遷;若要抱怨的話,也可說是站在一個被懲罰般的立場,但我仍十分感謝院方的照顧。

不過,似乎有什麼不對勁。醫科大學的教授,除了治療還必須負責教育菜鳥醫師以及所轄科別的營運,也因此令我覺得和醫療現場有些距離感。我內心開始產生異樣的感受,而且逐漸擴大。

 

我很清楚自己,「並不是想成為教師,我希望站在因疾病而受苦的患者身邊,儘可能為他們治療,若是做不到時,能夠找到他們最佳的生存方式嗎?我想儘量和患者站在同一陣線,和患者一起尋求更好的生存方式,我希望處於這樣的立場。」

 

一般說來,成為教授後,很難做出向大學附設醫院辭職的決定。不過,幸好有妻子體諒我。辭職時還完全看不到未來的方向,就算受到「沒看過這麼『任性』的丈夫」指責,也是我罪有應得。

 

辭職後暫時過了一段遊手好閒的生活,正好現在的這家醫院剛成立新的科別,問我要不要幫他們。最初我只是一星期到醫院幾次,後來才成為正式聘用的醫生。不過,這都是辭職前我沒預料到的結果。

 

在之前的醫院辭職時,我已做好心理準備,可能必須靠打工賺取生活費,心想或許必須持續一段失業生涯。即使如此,我仍然不改想要辭職的心意。就如我一再重複的,這時我已超過五十五歲,孩子也都獨立自主了,今後想要「任性地」活下去─是的,因為我已經下定決心了。

 

一般人認為「任性」的想法必須克制,從小就常被責罵:「不可以這麼任性!」不過,「任性」真的是那麼不可原諒的事嗎?我一直都抱著這樣的疑問,最後終於在古文中找到「肯定任性的生存方式」。

 

日文中的「任性」,漢字寫成「我儘」,表面字義就是盡情做自己。

 

忠於自己的想法直接付諸行動,貫徹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

 

原本人類就應該像這樣生存下去才對。

 

那麼,為什麼「任性」不被允許,會被視作必須克制的事情呢?

 

可能是因為人們誤以為一旦覺得「任性活著就好」,就會開始認為別人怎麼樣都跟自己沒關係,人們將變得自我中心吧?

 

不造成他人的困擾,能夠獨立自主地活下去,能夠「任性」活著,也能接納他人的「任性」,同時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為自己負責──這是必要的最低條件,沒有這樣的自覺,就沒有「任性」活下去的資格。

 

只要符合這個條件,孩子獨立自主後,當自己步入50歲時,就不需要再顧慮其他人,更加「任性」活著也沒關係。

 

至少能夠更接近自己渴望的生存方式吧?

 

辭去之前那家醫院的工作時,我的腦海中浮現的是良寬禪師的生活方式。

 

良寬是江戶時代後期,出生於越後出雲崎一個面對佐渡的海濱名門子弟。他年輕時為了繼承家業在私塾學習,以便未來成為名主。然而,等他成為名主以後,才發現那既不是自己想做的事,也缺乏能力勝任。於是他逃到寺廟出家,成為僧侶後他也沒完全遵從寺廟的規定,過著縱情自在的生活,中年後他回到出雲崎,住在破舊的茅草房,清貧度日。

 

以旁人的觀點來看,或許很難理解出生在名門貴族的子弟,為什麼要選擇過著窮困潦倒的生活。不過,對良寬而言,這就是「任性」的生活方式。

 

 

他沉浸於和歌、漢詩,和孩子們拍線球嬉戲,成為僧侶修行......。

 

他絲毫不會令人覺得悲慘,正是因為良寬選擇不對自己心意說謊的生存方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50歲開始,優雅過好日子【暢銷新版】:一生受用的80個老前幸福整理術,人際關係、金錢觀重整,活出完美人生》,麥浩斯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