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了媽媽、太太的角色之後,我是誰?空巢期2招找回自我,快樂享受第二人生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20年01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去年,當時尚在高中就讀的女兒拿《82年生的金智英》這本書推薦我看。一口氣讀完之後,忍不住對她說:「這簡直就是我以前的日記本啊!被寫走了。」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82年生的金智英》書寫韓國社會重男輕女,女人在被要求以家庭、以他人為重下的環境下成長過程的點滴。據說,在韓國這本書引起熱烈爭議,女藝人公開表示讀過此書,即成為網路公審與攻擊對象。

 

此書情節描述平淡樸實,並未刻意煽動煽情,引發韓國性別歧視議題的後座力,以及網路所展現露骨的仇女言論,著實令人驚訝。

 

日前到東京旅遊時,看到《82年生的金智英》在書店陳列的宣傳上,強調此書在台灣受到歡迎。對照韓國年輕人的反應,深感台灣這麼多年性別平權的努力,是有一些成效。

 

結婚後,妳只是某某媽媽、某太太嗎?

 

讓我更進一步關心的是,1980年出生的嬰兒迄今已是年過40的中年人了,這些在父權威權下成長的女人們,現在過得如何?

 

在父權體制下,要求絕對的服膺權威,女人被要求以奉獻為美,以溫良為傲,被期許要當個好女兒、好太太、好媳婦、好媽媽。而所謂的「好」強調的是付出,是配合,有時是犧牲。

 

所以,步入婚姻之後,許多女人都是為了子女、老公、家庭而活,習慣的身分是XX媽媽、X太太。

 

付出、犧牲、奉獻是些社會對女人稱許的評價,也強化了女人的被需要感。

 

沒有孩子、老公之後,我到底是誰?

 

但是,當子女長大離家,當母親、太太的角色降低甚至消失之後,一開始可能有鬆一口氣的解脫感,但隨之而來的是沒有照顧對象、沒有被依賴的人,突然不知道要做什麼,還要面對「角色」被剝奪之後的失落感。

 

在一次空巢小聚的私人活動裡,幾位女士坦露自己失去角色的感受。說時,或是語露委屈或是神情微怒,更多是無奈。這種複雜的心情,是同路人才能懂的幽微苦楚。

 

簡單摘要幾句:

 

「覺得自己愈來愈沒用。」

 

「根本沒有人在乎我。」

 

「女兒要我愛自己,不要管別人。但什麼是愛自己?」

 

「媳婦要我兒子勸我這老媽,人要培養自己興趣、要懂得為自己而活。顧家就是我的生活,有錯嗎?說得好像我賴著他們一樣。」

 

「如果沒有我做得半死,一家子能有今天的好日子?」

 

總結來說,大家意識到:

 

過去,被要求要犧牲自己的需求,以成就家庭社稷。

 

現在,「無法做自己」被當成無能與累贅。

 

所幸,大家也意識到應該要思考的是人生過半,接下來呢?

 

女人空巢期後,2個方法把自己找回來!

 

女人該如何面對這個問題?如何把自己找回來?怎麼做,才能找回發自內心、真正的快樂?

 

就像找東西一樣,我們會先把遮蔽物拿掉才找得到東西,「找自己」和找東西的原理一樣,先把障礙物拿掉,就會容易許多。

 

我觀察阻擋女人感受自在的兩大障礙物,一是討好,二是批評與抱怨。

 

當我們忙著討好,忙著抱怨,就無法有餘裕看到自己。新的一年開始,建議可以將這兩個動作當成為自己生命花園除雜草。

 

1. 停止討好

 

家族治療薩提爾模式中有一個方法,是將人的溝通類型姿態,用肢體的動作表達出來,其中「討好」的姿態是單膝高跪,雙手前伸向上,仰頭望向對方,身體姿態有如在向對方乞憐。

 

總是想要討周邊的人歡心,總是要求自己要當好人,但多半時候別人不一定領情。

 

花5分鐘的時間練習,感受身體維持在討好的姿態裡有多不舒服。當人在討好時,心理上的不舒服就是如此難受,只是常被忽略。

 

一昧討好,委屈了自己,被對待的人其實也無法悅納。

 

不要壓抑自己真實的想法,直接表達出來,一開始自己會不太習慣,身邊的人甚至會錯愕,覺得妳變了。但這就是讓自己不再委屈討好的第一步,以心理姿態來說,就是不再跪著求回應,而是站起身來,和對方平等相待。

 

試試看,妳會發現不刻意討好別人,反而讓彼此都舒服。

 

2. 停止抱怨

 

抱怨是有毒物質,先毒到的是自己。研究顯示,人在抱怨時會激發壓力賀爾蒙,造成身體的負面反應,影響到免疫系統,危害身體健康。

 

但麻煩的是,抱怨時我們會認為自己只是在說事實,並不會認為自己在抱怨。所以,要如何停止抱怨呢?

 

我自己運用的方法是,開口前先自問「這樣說對誰有好處?」說話或處事,最高之處是利己利人,如果不利己又不利人,還執意要說那就是蠢,如果利己但不利人,則要衡量後果,不利己但利人,則要評估代價。

 

當能做到不討好,不抱怨時,「我就是我」的輪廓會更清晰,不用等人來愛,給自己的關心夠用,足矣。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無懼生死,列出你的叛逆清單!夏韻芬:再也不用討好誰,自己對自己好,就很快樂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2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我們常跟家人朋友說,下個月或明年我要去哪裡玩,但你怎麼知道一定會活到那一天?我們連明天、下禮拜還在不在都不知道了。所以你說,我們是不是每天都在超越死亡?」

理財專家、資深媒體人夏韻芬笑臉盈盈,興奮地分享她最近計畫出國旅行的體悟。生命流轉,原來我們能做的不只有把握當下,還有「超越死亡」─提前寫好遺囑,亦是超脫生死的另一個境界。

 

兩個月前,夏韻芬號召逾百位民眾,在律師見證下完成遺囑,不只傳承財富,更把對家人無盡的愛永遠流傳下去。推廣寫遺囑的觀念,是她今年初許下的願望;歲末年終,不僅願望初步實現,更是她未來十年的人生大願。

 

遺囑,讓愛和金錢按照心意流動

 

「我是社會系出身的,有社會關懷的那一面,加上我當過很多年的記者,親眼看過很多企業內鬥、兄弟鬩牆的案例。為了錢,還會動手!一言不和,菸灰缸直接砸過來,老母親在旁邊只能難過流眼淚。」

 

「你不希望有一天失去對金錢的掌控力,而是可以按照你的心意流動,所以應該趁早寫下來。」

 

然而,遺囑「不是只有金錢的分配。有些人覺得我又沒有很多財產,但你總有一些心愛的東西,例如我有很多畫作、書,以後走了你想留給誰,這些都是愛的流動,這也很重要呀!」

 

回想親筆寫下遺囑的過程,夏韻芬說,她細細回顧了人生,發現自己一直以來都非常努力生活,一步步走到56歲的今天,得以擁有一些成就,不禁為自己喝采!寫遺囑,不但一點都不覺得「觸霉頭」,內心反而洋溢著喜悅與滿足。

 

不僅如此,「我還想辦生前告別式。」健康的她,毫不避諱地這麼說。

 

死亡不是永別,是期待下一次重逢

 

「我覺得大部分的喪禮都瀰漫著『死亡的氣氛』,讓人覺得害怕,但我不想讓來參加告別式的人,看見的是『可怕的我』,所以想先跟大家開心聚一聚,享受美酒美食啊、一起聊天啊!」

 

死亡是公平的,人生就是這樣,酸甜苦辣你通通都要吃完才能走,所以不用恐慌。」

 

談生論死,夏韻芬看似一派輕鬆,其實,她曾經有過巨大的傷痛。老天爺給的生死習題,她一道又一道地寫;儘管有些人生功課,沉重得一輩子都做不完。

 

20多歲懵懵懂懂時,父親因肺癌驟然離世,當下來不及反應,亦不知如何面對;40多歲,摯愛的小兒子在三芝海邊意外過世,成了一位母親心裡永遠無法抹滅與癒合的傷。

 

「那時候只要誰跟我講這個,我就跟誰翻臉!我覺得為什麼是我,找了很多書來看。後來有一本書說,死亡不是別離,是期待下一次的重逢,這個說法給了我很大的安慰。」

 

相聚的期盼和宗教信仰的力量,支持著夏韻芬走到今天。幾年前,老天爺再度出題,這次是夏媽媽發現乳癌,但這一回,夏韻芬並不害怕。

 

「我說,媽,你要好好活著,我不想變成孤兒!」經過治療,母親順利康復,76歲的她現在一周5天都去醫院做志工,遇到癌友,還會熱情地說「我也是耶!」接著立刻分享經驗。

 

聊起母親抗癌成功,夏韻芬認為心態很關鍵,「開心真的是良藥,正向的力量很重要。」

 

有時,上天給的考驗,真的是包裝得很醜很醜的禮物,就看你願不願意一層一層撕開,找出藏在最底層的驚喜。而有時,人生又像千層派,需要一層一層堆疊,直到夠厚實,嚐起來才會甜。

 

 

人生下半場,列出你的叛逆清單!

 

「50歲生日後,有天兒子送我一張卡片寫說『媽,恭喜你走過半世紀人生』,我嚇死了!」

 

猛然一驚,竟已年過半百,是時候跳脫人生上半場的社會角色框架,開創下半場的精彩了。

 

「50歲後,要叛逆一點!」夏韻芬直說。

 

她替自己列了一個超酷的「叛逆清單」,把所有想做的事情都寫下來,像是:搭郵輪、入住豪華的半島酒店、心情不好就怒吃、跟閨蜜一起旅行、甚至「拋夫棄子」去旅行!

 

暫時拋下總是照顧全家大小、好似擁有金剛不壞之身的超人媽媽角色,把焦點拉回到自己身上。

 

「這年紀了,不用每次都跟家人旅行啦!不要再把自己框住了,去好好成就自己。」她肯定地說。

 

「我還列出一些『我最不會做的事』,挑戰看看我真的不會做嗎?第一件事是運動,以前我真的不愛運動,現在我會做有氧運動,還會去重訓啊、做TRX(阻抗運動)。」

 

「第二件事是我從小都不會畫畫,我就去學了畫,還跟老師一起辦了畫展。」

 

「其他像是騎腳踏車、游泳,試了結果還是不會,哈哈!但是沒關係啊,至少你做過就不會後悔,但不做,會後悔!」

 

她看得很開,「50歲之後,做不來就放棄,因為努力過啦!無所謂,自在最重要。」

 

母子關係像朋友,手中風箏從未斷線

 

人生下半場,孩子也大了。問起夏韻芬與25歲大兒子之間如同好友的親子關係,她說,孩子就像風箏,母親手中的線要收放得宜,讓他飛,但那條線始終不能斷,輕輕動一動時,孩子仍會回應。

 

「我兒子有次交女友,他回來就故意跟我說,『媽,來看看你的媳婦候選人』,哈哈!我覺得這是一種信任感,要讓孩子可以信任妳,有問題也能解決。」

 

率性的夏韻芬搭上幽默的兒子,有時像哥兒們般攀談,有時又會來個溫馨母子約會,甚至結伴出國旅行。

 

兩人第一次一塊喝酒,是在日本京都的酒吧,談笑風生。那一晚,聽著兒子說話的語氣,彷彿是個成熟男子,她知道他長大了,無限欣慰。

 

不過,夏韻芬和天下所有母親一樣,對孩子的擔憂與糾結,一樣也沒少。但是,她想了想,很快地說,「這個就是媽媽自己要承受的囉!緊張焦慮放在心裡,我覺得這就是一種愛,妳不用講,但他也會理解。」

 

50後善待自己,每天都要漂漂亮亮!

 

五十歲後,夏韻芬愈來愈自在,「年齡只是數字,但又分成病歷上的、心智上的,還有別人看你的。」

 

「病歷上的年紀不可抗,但是別人眼中看到的你就不一定。就算老了,也要讓自己漂漂亮亮的,這很重要!我們到了這個年紀,應該要活出這個年紀的智慧和美麗,還是可以很有自信、很開心。」

 

「年輕時做什麼都很急,但中年以後,我們有見識、有看法,看事情不會只是片面或是八卦,我們有能力處理很多事情!」

 

飽滿的人生歷練,在她的臉上漾起飽滿的笑容。

 

玻璃窗外,陽光灑落,她帶著穩健的自信,溫柔地說,「到了中年,我覺得已經可以笑看人生。照顧自己的情緒,忠於自己的感受,不用討好誰,自己對自己好,你就會覺得,今天真是舒心的一天!」

 

 

中年開啟職涯新頁,水到渠成更圓滿

 

豐富的生命歷練,也將她帶往職涯的另一座秘密花園。

 

她主持中廣「理財生活通」節目多年,談財務、保險、趨勢,也聊養生、善終、居家生活,擁有一大批死忠粉絲,這是年輕時從未想過的。

 

「我做過報紙、周刊、電視,以前從來沒想過要做廣播。沒想到,40多歲開始做廣播節目,因為生命的累積,很多經歷可以分享,對生老病死也有想法。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我覺得這一切就是『水到渠成』。」

 

行至中年,人生,正在走向圓滿。

 

中年後持盈保泰!妥善理財規劃退休

 

現在的夏韻芬,享受著「半退休」的美好生活。「我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工作和投資,三分之一做想做的事,三分之一做公益活動。」過去的努力加上認真理財,讓她擁有令人稱羨的生活。

 

不過,夏韻芬提醒年齡相仿的朋友,「我看過很多中年人,有錢就亂花,過度投資,結果不是大好就是大壞,可能一下就失去原有的財富,未來就變成下流老人,尤其55~60歲這個階段要小心。我覺得,中年以後,持盈保泰更重要。」

 

從遺囑、生死、職涯聊到空巢期,又從母親的心、女人的心聊到親子關係;夏韻芬無所不談,直接而率真。她仍有夢,仍有無比熱情,幹練的外表下,更有顆柔軟、溫暖的心。

 

於她而言,中年不是歲月的流逝,而是生命的淬煉;跨越死亡幽谷,遍嚐酸甜苦辣,中年後的耀眼人生,才正要開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子女放棄所有留在你身邊,但你根本不懂得體恤...」照顧摩擦引爆的衝突,是兩代糾結的生命功課?

撰文 :劉佳宜 日期:2019年12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六十七歲的湯伯因為關節疼痛、暈眩與胸悶,經急診評估之後轉住院治療。護理師看見陪伴的大女兒,在照顧上有很多焦慮跟緊張,所以希望社工師能前去瞭解,他們是否需要幫忙。

一進病房,最先看到的是滿頭白髮的老人家,心想他就是湯伯了。旁邊陪伴的是大女兒,從面談的提問與對話,我聽到她的期待與擔心。

 

湯伯早年外遇離婚,兩女、兩子的監護權都判給了前妻。在外院社工師協助下找到了大女兒。儘管父親與母親不睦,大女兒覺得身為長女,知道爸爸病況後不能放下不管,於是為了照顧父親、辭去工作,一路陪著湯伯走過所有就醫歷程。

 

大女兒說,她知道湯伯罹患前列腺癌,癌細胞轉移擴散,已是末期。而她的焦慮源自於:一是放棄了工作,生活、經濟存在不穩定因素,二是爸爸的病程進展,讓她無所適從,不知道如何處理症狀的變化。

 

女兒隱忍家庭芥蒂,照顧父親

 

住院期間,我發現到湯伯與大女兒間的情緒張力很強

 

「我放棄所有留在你身邊,可是你根本不懂得體恤,總認為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

 

湯伯因為大女兒在,常要求大女兒幫忙買些吃的、用的,但大女兒除了照顧,還需要另外張羅這些事情,不時會抱怨。

 

偶爾女兒也會跟我說:「我爸說的不是事實,他以前根本不是這樣,我現在來醫院照顧他,我的弟弟、妹妹覺得是我自討苦吃,他們都不願意面對我爸。但是他還是依然故我,都是我自己一個人照顧他,真的很累……。」

 

湯伯的併發症,透過藥物控制與旁人協助,還能行動自如,所以我告訴大女兒:「我理解妳的處境與擔心,如果疾病的變化可以固定在門診追蹤,讓湯伯生活自理能力晚一點喪失,妳的照顧壓力也能少一些。」

 

我建議她,在醫院期間可以與護理師學習照顧技巧,同時討論媒合長照的居家服務、到宅協助打理湯伯的居住環境,如果擔心有事外出時,湯伯可能在家發生跌倒的意外,也可以申請守護生命連線的按鈴,確保湯伯居家安全。

 

湯伯出院後的半個月,透過電話追蹤,知道大女兒已到區公所申請變更,湯伯從中低收入戶進入低收入戶系統,因為湯伯已逾六十五歲,除了敬老津貼外,另有租屋補助,經濟壓力緩解許多。

 

此外,長照居家服務也已經進案,一星期中有三天、一天幾個小時會有人到宅服務,減輕家屬照顧壓力,女兒也會定期帶湯伯回院複診中醫跟家醫科,減緩疾病不適。

 

照顧摩擦引爆衝突,大女兒負氣離開

 

看似平順的過程,三個月後出現變化,電話聯繫湯伯時,他突然告訴我:「跟女兒吵架,女兒不接他電話,也不來看他了……。」

 

湯伯跟大女兒間的衝突,一部分源自於女兒對疾病的不了解。癌症末期病人的有些疼痛狀況,正常人並無法想像,但女兒覺得爸爸一直要求回醫院,想做緩解的電療或針灸,其實都沒有成效,頻繁往返的交通造成她經濟與照顧的壓力,加上家庭的過往、日常生活的摩擦,最終女兒承受不了,於是選擇離開。

 

大女兒離開前,指責湯伯:「你早年那麼不負責任,我願意照顧你的時候,你卻這麼不配合、有那麼多的要求,我已經無能為力了。」

 

我看到的湯伯總是笑容滿面,很難想像他曾那麼脾氣暴躁,對家人百般惡言相向。因為病情持續惡化,疼痛的不適,家人的離開與晚年什麼都沒有的落寞,病房的氛圍總是讓人覺得辛酸。

 

但跟長女互動時,長女的糾結讓人難以苛責,自小目睹父母衝突不斷,因小三離家多年的父親,如今再次碰面卻已窮困潦倒,無處發洩的憤怒,充斥在每一次的日常。

 

我看到了雙方的期待與現況,卻也只能在病人與家庭間尋找微妙的平衡……。

 

湯伯漸漸無法回診,安寧居家護理師開始到宅探視,關心病程變化,並協助領取藥物。

 

我也約集志工、護理師、營養師到湯伯的住所往診,因為居家服務仍定期到宅提供服務,湯伯的居住環境不致太差。但湯伯因為間歇性疼痛會自己到不同診所、醫院看診,四散、過多的藥物導致湯伯會忘記吃藥,當下就與護理師協助藥物整合。

 

另外,湯伯有長照的送餐服務,但營養師發現湯伯會挑食,往診後,我同步跟長照中心照護管理專員說明醫療團隊的建議,照護管理專員表示,居服員能做的十分有限,但會請居服員到宅時能儘量的注意與照看湯伯。

 

某次湯伯再次入院,我嘗試再與湯伯家人聯繫,沒想到是湯伯前妻接聽。湯伯的前妻是非常傳統的人,她沒有多提兩人間的事,但她覺得彼此已走到盡頭,只請我再跟孩子聯繫,她尊重孩子要不要去看爸爸。

 

「非常抱歉打擾了您,只是在法律上,孩子還是有照顧責任,我希望在能力範圍內,陪孩子一起去思考湯伯這個狀態下,可以做些什麼。」我告訴她。

 

然而,後來經過多次電話聯繫,孩子始終沒有出現。

 

因為孩子的缺席,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的家防社工開始介入,經過討論,我們覺得以湯伯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再回套房獨居,於是那次出院後,就進行機構安置,機構內有二十四小時的照顧人力,湯伯的營養攝取及藥物服用,也就可以穩定下來。

 

獨居無人照料,轉往機構安置

 

幸運的是,入住的這個機構院長蠻有心的,入住前,聽到家防社工提到湯伯的狀況,就說:「我也想去醫院看看、先認識一下這位長輩。」因此湯伯入住機構前,就已經先認識了院長,而且兩人有不錯的互動。

 

進入機構後,喜歡社交的湯伯,因為有許多長輩可以聊天,而且若有緊急醫療需求,機構也有合約的醫療院所可以處理,安寧居家護理師也會前往機構探視、協助湯伯整合藥物,安寧居家護理師偶爾會在探視後,跟我分享湯伯的近況。

 

入住機構後沒多久,家防社工與湯伯的大兒子取得聯繫,大兒子表示:「我們的經濟狀況也很有限,可能沒辦法負擔機構的全部費用,但一定額度以下的差額,能多少幫點忙。」湯伯後來提到兒子有時會來探望的事,臉上還會出現燦爛笑容。

 

我勸湯伯:「大女兒的離開,是因為生活上的不習慣,還有言語衝突,現在兒子願意回來看你,你更要珍惜。」湯伯靦腆承認早年是自己不對,會再試著調整自己。

 

「原來這個家庭擔任潤滑劑的角色,並非長女,而是長子!」每個家庭面對困境會慢慢衍生出獨有的因應方式,看到這些改變,就是身為社工師的驚喜小確幸。

 

湯伯入住機構後的某天,我跟安寧居家護理師一同前往機構探視,機構院長一路陪同,還戲稱湯伯是湯圓伯,在機構一切都好,請我們放心;而湯伯開心地介紹機構環境,帶我們看他的房間,就像個老小孩一樣分享著他的日常。

 

經過探視,觀察到湯伯跟機構人員的互動不錯,兒子偶爾也會到機構探視,加上安寧居家護理師會繼續協助藥物整合,對湯伯的掛心總算能放下了。

 

人生謝幕,家屬善後

 

有一次,安寧居家護理師來電說湯伯右上肢膿瘍,機構合作的醫療院所完成抗生素療程後又再感染,想確認若回醫院處理的話,醫療費用是不是可以幫忙?考量湯伯家庭狀況,允諾可以申請資源協助,於是湯伯又回到我所服務的醫院。

 

湯伯入院後,經診斷為壞死性筋膜炎,因為膿瘍位置太深,需要手術清創,清創後的湯伯狀況好很多。

 

住院期間,我關心湯伯在機構的生活,沒想到湯伯說:「什麼都好,就是常常覺得吃不飽,機構的人都限制我不能吃太多。」但我跟院長討論,院長狐疑:「不會啊,他每次都吃很多碗飯。」

 

我不確定湯伯是真的吃不飽,還是癌細胞擴散影響認知,所以在這件事上只能當個緩衝的橋樑。但眼看他身體每況愈下,我很希望再約家人聊聊如何面對與處理,但電話始終沒人接聽。因為理解家人的糾結,在能力範圍內也不再叨擾,只能盡力協助湯伯在醫院期間的照顧,以及往返醫院和機構的交通。

 

癌症病人隨著病程演變之下,體力會急速變差,當長期臥床時會因為痰咳不出來,導致肺炎,解決方式只能密集的抽痰。但臥床的湯伯,非常排斥抽痰導致的痛苦,痰越積越多,反覆發炎之後,開始頻繁的進出醫院。

 

湯伯行動不便後多是輪椅代步,若來醫院總會請人推他到社會服務室跟我打招呼,但最後幾次就醫,湯伯就是臥床狀態了,總是由救護車載他往返機構與醫院;最後一次住院,醫師評估湯伯的狀況可能無法再回機構了,於是醫療團隊協助轉入心蓮病房,進行善終準備。三天後的凌晨,湯伯靜靜地走了。

 

當日上班時,安寧團隊跟我說,湯伯病況不好時,有跟家屬聯繫上,家屬有與院外的禮儀公司討論過,最後是由院外禮儀公司來接走湯伯大體。

 

湯伯往生後幾天,大女兒帶著之前醫院借給湯伯的輔具前來歸還。大女兒隱忍著情緒,僵硬地告訴我:「喪禮告一段落了,很謝謝在家人缺席的過程,有那麼多單位一起協助他,謝謝你們。」

 

拍拍大女兒的肩,我告訴她:「我能理解妳的糾結,起碼在最後的最後,你們還是送了爸爸最後一程,這一世的牽扯也落幕了,未來家人要好好照顧彼此。」大女兒僵硬地點了點頭,說外頭還有人在等她,再度感謝相關單位的幫忙後,轉身離開了社會服務室。

 

「道謝、道歉、道愛、道別」,不單是臨終病人的功課,也是家屬與自己和解的開始,陪伴湯伯的過程中雖然留下一些遺憾,但家人願意在湯伯的生命最後,為他規劃最後一程,我想,這是屬於湯伯家折衷版的圓滿大結局吧。

 

人間安寧 陪愛無悔

 

家庭衝突無解題,Mission I'm-possible?!

 

《醫療法》規定,危急病人應先予適當之急救,然而臨床上常面對的狀況是不緊急、但不處理會有高危險性,當病人無法清楚表達時,醫護人員或社政單位是無法代替病人決策。

 

醫護團隊有拯救生命的使命感,與面對生命倒數的急迫感,而治療計劃是需要跟病人及家屬討論,但隨著社會型態轉變,常遇到無家或無家屬者,部分病人入院時甚至沒有健保卡或身分證,這類病人多有「輝煌」的過往(常有家屬形容: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所以窮困潦倒之際,多數家屬皆拒絕出面,於是醫務社工需要在醫療與家庭間,試著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如過去無扶養子女事實,負扶養義務者可以依《民法》第一一一八條之一請求法院減輕或免除其扶養義務,惟有如此,方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但絕大多數親屬一則錯綜複雜的情緒難以釐清,二則擔心訴訟曠日費時,多消極因應,導致雖知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但親子關係或許疏離,可法律關係尚未解除,相關單位也只能不斷地協尋,請家屬出面。

 

社工師的工作常會接觸許多生命故事,甚至在與病人的互動中,也能深刻體會家屬間的無奈,我們是去了解關係、釐清關係、陪伴病人及其家庭面對、因應困境,所以協尋家屬並非是將問題或困境全數加諸給家屬,而是希望在服務期間內,陪同家屬去面對或是處理問題與困境。

 

若您身旁的親朋好友也有類似處境,請給醫務社工一通電話的時間,讓我們有機會成為臂膀,一起去處理家庭內、人生中無法面對的那些人、那些事,畢竟三個臭皮匠總會勝過一個諸葛亮。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慈悲善終:社工師的臨床陪伴日誌》,博思智庫出版,林怡嘉, 吳宛育, 蔡靜宜, 郭哲延, 賴佩妤, 劉佳宜, 許秀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說到底,人到最後終究是一個人!中年後學會2件事,一個人輕鬆自在更快樂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10月1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近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受到很多討論,女主角陳嘉玲年近40歲,赫然發現自己沒車沒房沒老公,然後還丟了工作,正式加入魯蛇行列。這故事勾動起諸多的女性心有戚戚焉,朋友J每回追劇必哀號,「所以呢?一個人有什麼不好?!」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說到底,人到最後終究是一個人。

 

「終究只能一個人的孤獨」,這是人們有意無意逃避現象,當身邊有人或陪伴或簇擁,會讓人暫時忘記這樣的現實。

 

從哲學的角度說,為了逃避直視孤獨,人們會找很多很多的遮蔽物來讓自己不要看見,例如專注於事業、不斷的在感情載浮載沉、將焦點放在子女等他人身上等等。

 

在尋常的生活裡,有時候人們以為可以躲避孤獨,例如結婚生子,這樣相互羈絆,但是這只能逃得過一時,況且結婚可能會離婚,沒有離婚也可能在兩人個的世界裡,一人寂寞。

 

過得了這些關卡,當年紀愈來愈大,小孩開始離家,面臨空巢期,甚至未來也因為另一半過世而變成獨居老人

 

順著這個脈絡,沒有結婚的人只是更常一個人。

 

四人份的孤單

 

「所以,一個人有什麼不好?」

 

朋友J這樣的疑問,是在對社會主流價值觀的反辯。其他朋友安慰她,人家俗女的原作者說單身女性只要夠老,就不會有人問起結婚的事情。

 

J說,「錯!我都快要更年期了,還是有人關心我的子宮,問沒有小孩會不會後悔?」,不然就是激勵大師般瞎打氣,「東區辣嬤60幾歲還能交20幾歲的小男友,妳不要妄自菲薄。」

 

事實上,J工作順利,活躍於社團,周末登山,長假則跑國外,過得有滋有味。那些包裝在關心下的價值觀讓J不開心,好似自己選擇單身的生活礙到人。

 

另一個朋友K則感概說,忙了一輩子都在拉拔孩子,照顧家庭。

 

現在兩個孩子在外讀書,假日也不回家,反倒先生不上班就杵在家,指揮東指揮西,霸著沙發看政論,看了真礙眼。K說,自己是四人份的孤單一人享用,真羨慕獨身的J過得自在。

 

一個人過得很好

 

不管是J的主動選擇,或是K的被動成為一個人,對於生活,要問的是,「該如何一個人過得很好?」

 

從我的觀察裡歸納,要一個人過得很好,只要做到兩件事情就足夠。一是能夠感受滿足,二是能做到不過度依賴。

 

感受滿足

 

滿足的感受來自於個人內在,和物質擁有的多寡無關。回頭看幼童,一個小遊戲就是呵呵的開心著,成年之後這樣的能力在社會化過程漸漸消失。要重拾滿足感受,需要重新溫習。

 

享受滿足要先讓心騰出空間,首先停止用抱怨的語言,抱怨會將人引向負向的情緒。試試看,光是停止抱怨,就能省下很多心力。

 

接著,有意識的感受自己的成長,把自己當成一個新生,像問小朋友一樣問自己「今天妳做甚麼事情讓自己開心」、「今天妳學到甚麼有趣的東西」、「今天妳遇到甚麼有意思的人」,這些問句會把人導向正向的領域。

 

試著每天做一小點讓自己可以提出具體的回答。當妳在成就自己的過程,也會自然的擴充生活領域,

 

不過度依賴

 

在關係裡面需要他人,適度的依賴是健康的,但過度依賴則不是好事。一個人要過得好,不要過度依賴很重要。

 

過度依賴是把對方當成自己,極端的如「沒有你我也活不下去」,過度依賴相當於是把自己的意志交給別人,沒有自己的主張、想法,更不要說自主的行動。

 

有如開車時方向盤交給別人時,需要走哪一些路,怎麼拐,怎麼彎,路況如何,常常是沒有印象的。

 

依賴的可怕在於它會形成惡性循環,愈是依賴他人,愈會失去對自己的信心,愈是不相信自已,就會愈依賴他人。

 

從生理的觀點來看,腦神經需要刺激,當妳愈不用時,能力就會愈退化,愈退化就會愈不想動。

 

訓練自己這樣做

 

熟齡的依賴仍是有改善方法,要培養自己的獨立,可以從這些小地方著手:

 

戒掉說「都可以」的習慣:

 

「要吃什麼?」、「要去哪裡玩?」,如果妳常用「都可以」、「沒意見」回應,也許妳以為是體貼對方,或是隨和,其實這是依賴者的慣用語。

 

不表示意見就不用負責任,無意識裡,妳在把責任推給對方,要改變依賴的習性,要戒掉讓別人決定的習慣。

 

戒掉「堅持己見」的固執:

 

認為自己的觀點才是正確的,硬要對方認同。

 

這樣的行為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有主見,但骨子裡是對積習的過度依賴,而且通常對方並不是真正認同,而是遷就與配合,這樣無法達到真正的交流,日久,只會讓自己更孤立。

 

戒掉「堅忍」的態度:

 

到了熟齡,不要再一昧堅忍的態度過日子,這樣不僅讓自己受苦,也會給別人帶來麻煩。熟齡者還要學要能夠適度學習倚靠,尤其是專業機構,不依賴自己的好強。

 

當人能夠感受到滿足,學會不依賴,就不會苦苦外求,不會因為慾望、遺憾等等缺口而一直想要補償。

 

當自己是滿足的時候,有人在一起時,是與人連結的喜悅,孤獨時,就是能與自己在一起的美好時光。

 

 

其他人也在關注...

 

編輯精選:一個人旅行比兩人更暢快!全台單人住宿推薦(懶人包),有好旅宿就成功了一大半!

 

編輯精選:一生都該去一次!新北市熟齡旅遊不趕路、緩緩行,一日遊/二日遊行程在這!親山近海最舒心~(懶人包)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89歲不依賴子女...竟獨自買菜、搭公車,超愛上舞蹈課!女兒:有人罵我不孝,但她的老後超精采

撰文 :黃亞琪 日期:2019年09月2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攝影/蕭芃凱、劉咸昌
  • A
  • A
  • A

九月十日,周二上午六點不到,天光微亮,政治大學體育場上已經聚集不少準備慢走的人群。現年八十九歲的劉瑞貞繞了兩圈跑道暖身後,在老同伴們用手機播放的音樂聲中,開始練起拉筋功,剛從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一職退休的女兒劉毓秀也加入行列。

短短三十分鐘從頭到腳的舒展,將身體各處筋絡拉開。音樂一結束,老同伴們沒有一哄而散,繼續聚集在一起,分享著前幾天友人送的百年店家月餅,分發給每人羅漢果,簡短閒話家常後,再各自安靜離去。

 

這是劉瑞貞一天的序幕。

 

早晨運動完,她轉身往政大的風雨走廊前行,準備從山下走到山上後門口附近的傳統早市買菜。對一般大學生來說,這段上山約七、八分鐘路程常走得氣喘吁吁,但她穩健快速的步伐,連記者都差點跟不上。沿路,只見她直挺挺地走著,完全沒有佝僂駝背的老人樣。

 

「人看待生與死的態度,都是有學習方法的。」女兒劉毓秀看著媽媽健步如飛,滿臉笑意地說。在人生最有智慧、餘裕的年紀,母女兩人身心狀況都非常好,有時間談心、有時間相偕出遊,過著豐富溫暖的日子。

 

北歐作風的啟發

自理生活  走路吃力還是要出門

 

劉毓秀說,在二十多年前,她去了一趟北歐,看到當地許多老太太都親自上市場買菜,「我看到,有的推車菜籃有助行器功能,甚至把菜籃蓋子一蓋上,就可以坐在上面休息。」重點不在推車菜籃,而是她看到即使老太太走路稍微吃力,她們仍然不放棄出門購物,「自理生活」這個景象深深植入劉毓秀心中。

 

當時,劉毓秀父母已經退休,正討論該如何安排兩老的起居生活,「自理」就是她心中最高準則。「我不幫他們請全職傭人,也不跟他們住。」劉毓秀說,住在一起難免就會想幫父母做事情。「這些年來,有人罵我不孝,我心裡想,我不孝,但我父母的生活品質卻很好呢!」劉毓秀說。

這一天,記者跟著劉瑞貞到傳統市場,只見她一下子向賣麵食的大叔買包子;看見水果攤,她想到要做自己研發出的新菜色「酪梨拌百香果」,便挑選起來。她陸續採買了雞肉和蔬果,一路上都是她提著,最後坐公車回到位於台北市秀明路的家。

 

一進門,只見她不疾不徐地將熟食裝盤,擺上用十種穀物混煮的米飯,加上她新研發的菜色,地中海飲食的原則,既簡單又營養。令人嘖嘖稱奇的是,虛歲八十九歲的劉瑞貞沒有罹患高血壓,還能用真牙咀嚼雞腿肉。

 

上菜市場大有學問

購物、作菜、社交  身心動起來

 

劉毓秀說,不要小看老人家出門買菜的事情。除了練腿力、肌力外,跟菜販討價還價,或者拿錢找錢都需要動腦計算,「要吃什麼,買什麼菜,都要規畫,腦子就比較不會退化。」更何況出門買菜也能和人社交,從身體、頭腦到人際互動,老人家最需要的活動都齊了。

 

飽足後,劉瑞貞回到房間,映入眼簾是兩張書桌、各有一台電腦螢幕。一張桌子是用來看電視和讀外文小說,另一張桌子上的電腦,則完全顯現劉瑞貞「新潮老人」一面。

 

她告訴我們,接受採訪前,她先上Google和Youtube查閱《今周刊》採訪的形式,從檢索資料中也可發現,她關注的內容從選舉新聞到美、日國際大事都有涉獵。在空檔時,那台電腦也是她玩遊戲的「玩具」。

 

《今周刊》採訪團隊連續兩天,貼身跟隨劉瑞貞的生活步驟,我們發現了這位「新潮老人」最自主與自由的華麗姿態,以及內外兼顧將自己照顧好的精神與實踐。「老人家能夠健康自主,那麼『弟子服其勞』自然會消失。」劉毓秀說。

 

打破框架的第一步,就是製造老人家勞動機會,才是新孝道。例如說,曾發生過當時尚在世的七十多歲父親自己去買米、買泡麵,卻讓劉毓秀被社區保全或親友指責:這是不孝行為。「要讓他們自己動,才是真正的自由。」劉毓秀剖析。

 

對於劉家四個兄弟姊妹來說,如果要請全職傭人來協助母親生活,在經濟上是允許的,但劉瑞貞的選擇是「No」!她認為:「自己失能找外勞,其實也跟著外勞一起失能。」外勞幫傭有兩個缺點:服侍得好好的,老人家不是咀嚼退化就是行動退化。

 

為了方便老人咀嚼,外勞幫傭通常會將食物煮得軟軟的,導致老人家長期咀嚼功能不使用,慢慢地自然也不知道怎麼咬了;而以輪椅推送取代自主運動或者散步,將使肌力退化,最後落得老人家想活也活不好,想死也死不了的局面,這是劉瑞貞不樂見的。

 

身體因多動而能盡量維持健康的狀態,不至於像是停滯的鐘擺,恍如靜置。但年紀大了,當然會有力不從心之處,像是住處的清潔,高處打掃不到,那麼就由子女聘請彭婉如基金會的鐘點幫傭,每兩星期幫劉瑞貞打掃一次,費用只有請外勞幫傭的十分之一,卻能讓人住得舒服。

 

獨居不孤單

分開住  各自獨立也能彼此看顧

 

再者,劉毓秀雖不幫忙父母買東西,但會陪他們聊天。劉毓秀不諱言,親友會認為讓高齡母親一個人住是一種不孝的行為,但她認為,「每個人都自顧不暇了,有很多事情要忙,況且一代要比一代優秀,不應要求所有的子女都一樣,要考慮社會現實。」「一起住要互相忍受彼此,也很難受。」所幸,當時「獨居」是劉瑞貞自己也贊同的決定。

 

對於他人的雜音,劉毓秀選擇不聽。她說,讓父母獨居,不表示她不理會父母親,而是如同小時候父母教導他們的一樣,只是現在角色反過來,各自負責各自的生活。

 

不住在一起,不表示親子間沒有相處密度。「我不幫爸媽買東西,但是我陪他們聊天。」劉毓秀住在高雄的妹妹,大約每兩周就會到台北和母親住上兩天,通常星期五晚上來,星期天回去。妹妹沒來的那周,就由她或弟弟補位。同時,每周會與母親聚會及通電話陪她聊天。

 

「我們跟母親(以及父親在世時)的相處,特別注重談話,互相交換想法、感受、健康管理實踐等等。從中發現需要我們處理的地方,譬如健康方面的問題,就要及時處理。」劉毓秀玩笑地說,最近與母親聊的話題就是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晶晶體」(註:指中英文夾雜的書寫及說話方式)。

 

因為獨居,所以劉瑞貞充分安排自己的時間。她在附近的老人中心為自己安排了許多課程,有靜態的英文課、也有動態的合唱團和敦煌舞課程。早上晨間運動完,如果沒去上課,就在附近的圖書館看書、看雜誌。

 

周一下午,我們跟著劉瑞貞來到老人中心。有人從附近住處而來,也有夫妻特別從台北市信義區一同前往,為了上這堂敦煌舞課。從靜坐到身軀的開展,拿著扇子三百六十度轉動整個身軀,訓練全身關節的張弛,只見劉瑞貞靈巧地跟著節奏,一點都沒有落拍。

 

劉瑞貞行動自如好自由

 

老人照護

1. 獨居的劉瑞貞生活一點都不無聊,不是到附近的圖書館看喜歡的日文雜誌,就是到老人中心上課。圖為她與同齡人一起上敦煌舞課程的場景。

 

老人照護

2. 晨間運動結束後,劉瑞貞常會轉往附近的早市,採購食材,有時看見新鮮蔬果,不忘幫女兒也帶上一份。

 

老人照護

3. 買完菜搭公車,考驗的是記憶力,因為要記得經過幾站後要下車和站名;搭車的過程也會訓練到肌力。

 

老人照護

4. 一輩子都是家庭主婦的劉瑞貞,靠自學精通日文、英文。她的房間裡有兩張書桌,一張擺著看到一半的英文小說,另一張桌上的電腦則用來玩遊戲、上Google、Youtube網站,與世界無距離。

 

要讓自己美美的

穿得漂亮  更有出門社交動力

 

最後一招是買衣服給媽媽,讓她打扮得美美的,更有出門動力。很多時候,老人因為病痛或者老化,容易讓人從視覺到嗅覺,產生一種「老人味」。儘管再忙,劉毓秀也會利用商場、服裝品牌打折時,陪媽媽一起逛街買衣服。「穿得漂亮也才有想要出門的意願。」她表示,在北歐,可以看見街上老人穿得一個比一個還要時髦。

 

近身採訪觀察期間,我們發現,劉瑞貞腳上穿的是今年最流行的淡紫色跑鞋,許多裝扮還是新潮的「混搭風」,像是古風綢緞上衣搭配牛仔褲,衣服也多以粉嫩顏色為主,例如粉紅色或者鮮黃色,不像一般長者總是一身黑。這也使得八十九歲的劉瑞貞讓人一眼望去,有一種元氣滿滿的年輕感。

 

隨著老人中心的同伴一個一個離去,同齡人愈來愈少,劉瑞貞也開始為自己人生最後一哩路作準備。前陣子,劉毓秀陪著劉瑞貞一起去看了四間安養院,最後由劉瑞貞自己選定登記了其中一間。「一個生命該結束,就會讓你走!(生命)衰弱該走,我選擇不延命。」劉瑞貞說。這是她的信念。

 

自主健康的照護關係

給父母一點挑戰  彼此都能成長

 

奶奶劉瑞貞

 

老人照護

 

在劉毓秀與劉瑞貞兩人互動中,我們好像沒有看見彼此的「照護」,那是因為她們提早在進入照護關係前,就做好了準備。

 

「即使是一個重度失能者,也要問他:是否想要用自己力量完成各種事情。肌力都不動,自然造成各種退化,他拿得動就要讓他拿。我們在重度照護發生前,就在前端減少失能時間,讓老人獨立自主健康活著。」劉毓秀剖析,「有時候給父母一個挑戰,也是一種成長。父母願意去應對,那麼這一關過了,社會自然沒話說,國家醫療資源也可以更集中。」

 

採訪進入尾聲時,電子信箱傳來一封來自劉毓秀的信,信末寫著:「如果這些年我的父母親無法獨立生活自理,我是沒有辦法做這些事情、貢獻社會的。我因此非常感謝他們。」當我們還陷溺於照護關係的糾葛中時,劉毓秀想的是要趁還有力氣時多推動一些社會改革,像是過去參與婦權運動,現在投入托育政策催生等事務。母親劉瑞貞也沒閒著,已經簽署當大體老師的她,認為將自己照顧好,就是對社會的貢獻。

 

在與劉瑞貞和劉毓秀母女的互動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不管是在運動也好、到圖書館讀書也罷,抑或是談到自己研發的創意料理時,劉瑞貞總在簡短說明後露出淡淡的笑容,帶著一種溫潤,更多的是韌性,一種與歲月拔河也能贏的姿態。

 

兩人彼此關係既是親人也是朋友,更可貴的是,讓人興起「有為者亦若是」之感,這何嘗不是新照護關係潛藏的大智慧。誰說,面對年老、死亡或者照護關係,都像是去掉濾鏡的不堪生活。劉瑞貞和劉毓秀母女的作法,正是一個重新定義「照護關係」的個中範例。

 

母女相處 親近不黏膩

 

老人照護

老人照護

1. 與老朋友們一起進行拉筋功前,劉瑞貞(左)總會先在跑道上慢走兩圈暖身。這天,劉毓秀也來陪媽媽練功。兩人精神抖擻地一前一後走著,如同現在的相處方式,有點黏又不會太黏。

 

老人照護

2. 劉毓秀不幫媽媽買菜,但幫她買衣服,長輩打扮得美美的,自然會有想出門的動力。劉瑞貞嗜好不少,牆上的畫、茶几上的小鳥裝飾品,都出於她手。

 

老人照護

3. 地中海飲食法重視食用大量穀物、蔬果、魚與肉食,並使用橄欖油,這也是劉瑞貞的煮食原則。她的餐桌上,藏著簡單卻抗老的法門。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個人出發,才叫做探險!她50歲玩遍40國,每年至少一次單獨旅行!「放空自己,才能尋找更多可能」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19年06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江璧如提供
  • A
  • A
  • A

江璧如(Colleen)總是用新奇的目光探索城市,愛上發掘新事物的感動。血液中的好奇心,帶領她走訪40多個國家。不像一般背包客,她深入當地人的生活、和他們成為朋友。她說:「旅行對我的意義是放空自己,並尋找更多的可能性。」

「小時候我的夢想是環遊世界。」5年8班的她,身體力行,每年至少出國旅行3趟,其中一趟必定是單獨旅行。「我真的是窮遊,一趟出國20多天,不論去那個國家,預算只有8~10萬元。」

 

在外商公司HP工作,她不是付不起高額旅費,「我是在複習,人偶爾要去忍受住宿和交通環境不好的地方,它會提醒我要很珍惜擁有的東西。當妳的物質能力愈來愈好的時候,妳會淡忘。」對她來說,旅行是讓靈魂充電。

 

「一個人出發,才叫做探險。」在歐洲半自助旅行,她樂在拿著地圖、大街小巷亂鑽,「我很喜歡這種感覺,有認識新世界的感動。」

 

第一次到歐洲,她走訪11個國家,包括法國、英國、德國、瑞士、比利時、盧森堡、義大利等。去過的國家包括冰島、葡萄牙、西班牙、希臘、土耳其、俄羅斯、捷克、尼泊爾、印度、斯里蘭卡、菲律賓、中國、墨西哥等國。

 

一張美麗照片就是下個目的地

 

大學時Colleen和家人跟團去美國,「我喜歡的地方都不能久留,不想去的地方都留很久。」於是,她開始自助旅行

 

「為了省旅費,我很早就當沙發客。」她笑道:「表姐在巴黎念音樂學院時,就去打過2次地舖;表妹到香港工作,在她的客廳住了1個半月;2006年到紐約也住在同學家客廳1個月。」

 

她的旅行經常始於一張美麗的照片或明信片,2007年在Discovery看到菲律賓巴拿威梯田的介紹,「這裡有伊夫高(ifugo)原住民手工打造的梯田,持續了2000年,是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

 

查詢所有旅遊資訊,竟找不到去的方法。於是她厚臉皮的寫信給馬尼拉同事,請教他們如何去。

 

經歷一段波折,終於從馬尼拉搭上公車、抵達巴拿威,「到了後我再去張羅要玩什麼。」鄉下村莊,沒有大眾交通工具,「民宿老闆想辦法幫我問到一台車,去看兩個很棒的梯田。」她在村莊穿梭,深入感受當地。

 

 

接近30歲時,她的人生出現低潮,剛好看到一張合掌村的雪景照,很想藉由旅行自我療癒。朋友見她心情不好,陪同前往,搭乘當地公車上山。

 

「當公車走到半山腰,我看見如同照片般的風景就在眼前;500年來這座村莊如一日、靜靜的佇立在那裡。」她忽然感受到極大的鼓舞,在心裡告訴自己,「沒關係,什麼事都熬得過去。」

 

「每次遇到挑戰時,就想起那一天在雪地裡看到合掌村的樣子。」她說。

 

透過旅行學會和自己相處

 

旅行前,Colleen會做好計劃,但又非常隨興,「我會保留很多彈性時間,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旅途中的意外插曲,成為她日後難忘的體驗。

 

40歲那年一趟尼泊爾行,帶給她很深的感觸。

 

她原沒想過要登山,但旅行者都說尼泊爾的山景很美,不愛走路的她,到了當地才決定安排11天的高山健行,「這是一條沒有辦法回頭的路,翻過一座山再下一座山。每天早上7點多走到下午4點多,第一次發現我不懂得走路,我被迫要和自己相處。」

 

她沒後悔走了這段山路,「這是旅行最特別的地方,如果我知道,就不會去做,因為不知道,才去做一件自己不喜歡的事。這和人生一樣,如果有預期,就會害怕,於是不敢去做。」

 

「因此,每年我都要保留一次隨興旅行,我要讓自己可以去接納所有的可能。」她感性地說。

 

因為旅行而懂得珍惜

 

Colleen帶著相機去旅行,拍下當地人的照片後,她會洗出來寄給他們,「有些國家,如斯里蘭卡、中南半島等地的人,想拍一張照片放在家裡,是很困難的事。」因而結交一些當地友人。

 

到目前,她仍和斯里蘭卡一個家庭保持聯絡,「他們曾寄來很可愛的手工編織化妝袋,我會寄耶誕節卡片和巧克力,這是很特別的友誼。」她雀躍道。

 

到訪落後國家,總是會遇到賣手工藝品的小朋友,「我不會直接買,會問他們為什麼要賣這些東西,和他們對話。」當她了解,這些小孩是為了賺取學費,不得不出來賺錢後,才會買下。現在家中玄關的櫃子上,放著遊歷各國的小小紀念品。

 

「台灣很富裕,台北小孩再怎麼窮,也不可能體會什麼資源都沒有的狀況,旅行中看到的這些,對我的人生有很大的影響,我要很珍惜身邊理所當然的事,因為在他們身上,這些都不是理所當然的。」

 

她曾在荒野度過5天,也曾睡在骯髒破舊的床舖,回來後思考「人生到底要擁有什麼?」

 

2009年搬到淡水居住,只帶了一個睡袋、手機和電腦就住進去了,「需要什麼再買。」旅行,徹底改變了Colleen,她還會繼續旅行、探究生命的意義。

 

 

編輯精選:一個人旅行比兩人更暢快!全台單人住宿推薦(懶人包),有好旅宿就成功了一大半!

編輯精選:一個人看電影、看書又逛街,多麼愜意快樂!和自己獨處哪裡有不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