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身邊有這3種人,請「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不是你沒正能量,而是被「吸」光了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19年12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總羨慕他人,接受他人頤指氣使的人,內心則住著自卑的小孩,意味著小時候有太多事讓你感到不光彩,而想要透過依附看似光彩的人,降低自卑感,卻在自戀者身旁感受到更多羞辱與污辱,不斷重複不光彩的童年難以自拔,卻在聽從順服時獲得對方肯定而感覺心安。

與什麼樣的人相處會累?我簡單歸類人際吸血鬼的類型是:

 

1. 自戀型:

 

總要求別人聽他的、透過他人墊高自己。

 

2. 受害型:

 

總用悲情吸引他人、一切都是別人害的。

 

3. 大寶寶:

 

依賴粘膩又不負責任、總需要別人幫忙

 

歸納起來,是自我中心,認為世界圍繞自己轉的人。

 

跟這類型的人相處,容易被他們吸引,容易覺得心累,但又跳脫不了,因為當中有「鞭子」與「糖果」的矛盾糾結感,因此跟他們親近不單只是心累,而是這段關係滿足你心理需求,包含價值感、安全感與神聖感,最終導向一直在為他們解決問題的爽感裡。

 

許多人在關係相處中,總需要透過「做事」來確認自己有用、有價值,卻忽略了關係相處有時就是兩人「在一起」的感受,一種好好存在,不著急地解決什麼,彼此陪伴的狀態,更是彼此支持的。

 

而當你意識到自己陷入關係的惡性循環時,以下三個問題問問自己:

 

1. 你是否總是容易被脆弱的人吸引,又習慣弱化他人?

 

2. 你是否許多事情都事必躬親,又不習慣麻煩他人,因為你對他人做事不信任?

 

3. 你是否總羨慕別人身上有你沒有的東西?總覺得自己怎麼做都不夠?

 

需要事必躬親的人,內心則住著被忽略的小孩,意味著小時候他們往往沒有得到太多幫助,是靠自己的力量解決許多事情,可以說是自己長大的孩子。

 

因此當他經歷了那孤單和被忽略的成長歷程,看到有人受難需要幫助時,其實就是看到內心裡那個渴望被幫助卻沒有人幫助的自己,會衝鋒陷陣地幫忙解決困難,因此被勾動了情緒,也就無法看清界限。

 

常常弱化他人者,通常內心住著無用的小孩,意味著小時候經常處在無力和無助的狀態,看著周遭的人受苦或受害,自己卻幫不上忙,因此長大了就要求自己具備各種解決問題的能力,去幫助別人消除困難,獲得解救。

 

同時能解救內心裡無用的小孩,得以有力量告訴自己,我不再是那個無用的狀態。所以容易被「受害者」狀態的人勾著自己內心無用的小孩,當兩人的情緒都被相互勾動,就無法看清界限,而進入拯救循環。

 

總羨慕他人,接受他人頤指氣使的人,內心則住著自卑的小孩,意味著小時候有太多事讓你感到不光彩,而想要透過依附看似光彩的人,降低自卑感,卻在自戀者身旁感受到更多羞辱與污辱,不斷重複不光彩的童年難以自拔,卻在聽從順服時獲得對方肯定而感覺心安。

 

所以這些心累的背後,其實要拯救的不是別人,就是內心孤苦伶仃的自己,被忽略又無助的內心小孩,而當我們希望不再受限於關係的痛苦糾結,我們要做的,是正視過往的自己,解救受難的自己,才不會總認為有責任解救受難的他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每個人經歷不同,看事情角度也不同!中年教我的一件事:學會慈悲寬容,看什麼都很有愛

撰文 :詹益欣 日期:2019年12月1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從覺察自己的濾鏡開始,並相信我們的看見不會是永遠,因為濾鏡是可以變換的。即使不能馬上就套上另一個,但至少可以試著調整明度、對比與色溫。

一直以來都覺得照相軟體的濾鏡很神奇。

 

我們都將鏡頭對著相同的風景,同一塊蛋糕,同一個角度,但套用不一樣的濾鏡,看見的感覺也隨之變化,呈現出完全不同的氛圍。

 

說不出為什麼,但就是不一樣。

 

這讓人不禁思考,我們看見的到底是什麼?看見中有多少真實?每個人的看見是一樣的嗎?

 

人,不就是一個最複雜龐大的濾鏡軟體嗎?

 

我們無時無刻都帶著自己的情緒、詮釋、假設、投射在看待這個世界,像是套用著濾鏡。

 

時間是回憶的濾鏡。

 

經驗是渴望的濾鏡。

 

濾鏡來自過去經歷的一切,也來自因此而生的對於未來的期待,所以當下總是難以純粹(但這就扯遠了改天再說)。

 

悲傷的濾鏡讓天空變得黑白,孤單的濾鏡讓人群變得模糊,快樂的濾鏡讓街道變得明亮,滿足的濾鏡讓膚色變得紅潤。

 

總覺得自己不夠好的濾鏡讓讚美變成客套,害怕受傷又不安的濾鏡讓建議變成攻擊,不輕易懷疑自己的濾鏡讓挫折變成學習,慈悲寬容的濾鏡讓萬事萬物變成愛。

 

各式各樣,變化萬千。

 

因此,當我們想要改變自己的看見,以及對於所見之物的感覺,或許該改變的不是那個人或事或物,而是我們使用的那個濾鏡。

 

從覺察自己的濾鏡開始,並相信我們的看見不會是永遠,因為濾鏡是可以變換的。即使不能馬上就套上另一個,但至少可以試著調整明度、對比與色溫。

 

看見改變了,感覺也不同了。

 

如果能這樣去看待我們的世界,是不是也更能理解你我之間會對同一件事有著截然不同的觀點與感覺?畢竟,你的濾鏡和我的濾鏡應該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那麼,即使我們正一起看著同一盞燈,是不是其實看見的是不同溫度的光芒,映照出不同明暗的街道?

 

不是對錯,只是不同。

 

我們能做的,是試著貼近彼此的看見,像是模擬感受對方的濾鏡。要完全擁有對方的濾鏡或許困難,畢竟濾鏡是每個獨特生命經驗的產物。但我們總是可以帶著好奇,試著欣賞對方的看見,也邀請對方進入我們的看見。

 

尊重與包容彼此擁有的不同的濾鏡,將會為一段關係滋養出更多的愛與理解。

 

覺察到自己正在套用著什麼濾鏡,將會為自己的生命帶來更多改變的可能與自由。

 

一起練習。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杏語心靈診所」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的個性就是這樣?心理師:愛你的人,不會把你罵到懷疑人生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19年11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親愛的,這些在關係中相處,已經有效引起你恐懼、焦慮與強烈自我懷疑的行為,就已經不是簡單「脾氣暴躁」的問題,長期下來是具有強烈傷害性的,而你是可以在好好檢視自己與關係後,為自己成長的。

「其實他也不壞,只是脾氣暴躁了點…」在我的諮商中經常有女性案主在談伴侶時,很無奈這麼說。

 

但仔細探究之下,其實是他們的伴侶經常把他們罵到懷疑人生,而有一本書專門在探討這類型的伴侶,也是撰寫《情緒勒索》暢銷二十年的知名作家蘇珊・佛沃德寫的《愛上M型男人》這本書。

 

如果你常在這種固定型態的親密相處裡,總是註定男贏女輸、男控制女服從的互動裡,那麼你可能愛上了「厭惡女人的男人(misogynist)」了。

 

M型男人的特徵行為

 

M型男人特別欠缺商量與妥協的能力,兩人爭執常會淪為嚴酷的戰爭,權力失衡是關係的主調。但因為全然控制一個人是不可能的,因而M型男人常處於失敗的挫折和憤怒狀態,有時候會把敵意隱藏起來,轉為精神上的虐待。

 

具體行為包括:

 

1.隱含的威脅

 

他們會暗示性威脅要傷害你的身體,例如:當你不小心把肉烤焦時,他把廚房玻璃杯全摔破,像在暗示你下次破得不是杯子,可能是你的手臂。而這些殘酷行為往往是被無意識的力量驅使。

 

2.言語攻擊

 

他們會在咆哮中夾帶侮辱與人身攻擊,例如這樣說:「你以為你很了不起、很高尚、都不用管家事。」,或是嚴厲的批評與羞辱,像是:「你怎麽可以將衣服搭配得這麼糟糕!」,而當伴侶難過起來時,他會補一句:「我這麽說是為你好!」,這些攻擊像是滴水穿石一般,慢慢腐蝕伴侶的自信與自我價值感。

 

3.否定

 

要讓一個人懷疑自己,最原始的方法就是「否定」,M型男人擅長抹煞已發生的事,例如:當他們喝醉酒發酒瘋時,隔天醒來忘得一乾二淨,最典型的說法就是:「我太醉了,什麼都不記得!」,讓伴侶產生絕望與挫折感,而不被承認的問題,又談何解決?

 

親愛的,這些在關係中相處,已經有效引起你恐懼、焦慮與強烈自我懷疑的行為,就已經不是簡單「脾氣暴躁」的問題,長期下來是具有強烈傷害性的,而你是可以在好好檢視自己與關係後,為自己成長的。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過40歲,告別重男輕女的成長傷害!女人們,重新把自己愛回來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文/洪培芸

 

我們時常聽說,孩子渴望父母的認同,但其實,父母也在用著他們的方式,期盼能被孩子認同與接受,即便孩子成年已久,甚至都已長出華髮,年歲也入中年之秋。

 

穿著兼具質感與貴氣,進退有度,舉止有禮合宜,年近六十,理應耳順的她,就坐在我的對面,說著她們家,還有總算以她為「主角」的故事。

 

我只有國小畢業,就去幫人家洗碗,不再升學。當時很早就要出門,多賺一塊是一塊;家裡有兩個弟弟,大弟跟小弟,一個愛讀書,也能讀書,另一個總是貪玩,重考再重考。

 

我們辛苦攢錢給他進補習班,其實他都拿去狂歡。甚至後來做了不少壞事,闖了不少禍,上警局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我父母還是慣著他,想方設法,盡可能去拜託及關說,看能不能銷案。

 

當然後面你早就聽我說過的,小弟最後犯了重大刑案,案件終究是壓不下來,當然就是進牢被關,不知道要幾年後才能出來。

 

她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這個漫長的故事。

 

「爭奪家產?他們說分給我的部分已經很多,算是彌補,但這對我來說,根本遠遠不足。我只是把屬於我的、虧欠我的,一次拿回來。」

 

她繼續說著她的近況。原來是分家產風波上了法院,與父母及大弟對簿公堂。兩方僵持不下,她的失眠及頭疼自然也就越演越烈,無論如何都難以緩解。

 

不被愛的回憶,被虧待的經驗

 

重男輕女,矮人一截,被犧牲及必須退讓的感受,已深深刻入骨血,永遠啃噬著她自己。

 

但是成長經驗如同木已成舟,所以痛苦永遠定格,因此她心中那股隱隱作痛的失落,變成終其一生討愛的驅力。過去從來不曾過去,曾經也還不是曾經。

 

即使婚後住在不同縣市,但只要有空,她都會盡可能回家看看父母,至少一個月一次,這是她的孝心。

 

可是父母一提到家產分配,從來就沒有顧及她的心情,也再次揭開她心底的瘡疤,掀起她心底的驚濤駭浪。

 

她總想去證明,原來父母也有愛自己,就算過去不是,至少現在是;就算過去不夠愛,現在也該愛回來了。

 

但是要如何證明?她時常在心中吶喊。即使不是父母心中的第一,但你們能不能至少愛得公平?連帶的,她跟弟弟們的關係,也不時充滿著矛盾。

 

只要不涉及父母,姊弟碰面能彼此關心,也能互相幫助。但只要連結上父母,父母話語裡的態度,都一再透露出,事有輕重緩急,而她永遠都是父母心中的輕與緩,愛與重視從來都感受不出來。

 

哪怕弟弟們對她這位大姊還算可以,她也很難不去比較和計較。她的心中總是有塵埃。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別人生命裡的主角,不是配角而已;是主線劇情,不是支線而已。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所有資源,無論是可見的金錢、物質,或者無形的關心、自由及選擇權,都集中在男性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來成就異性手足,也就是身為男子的哥哥或弟弟。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從被愛到自愛,從自愛到自在

 

我們自己就是父母的再版。父母也可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課題,未解,甚至無解的成長經驗,或不被愛的遺憾。

 

進一步思考,也是退一步思考。祖父母多半已經往生,父母還能向誰討去呢?而我們想要繼續討愛,其實是緣木求魚,就如同,向沒有錢的人借貸,向沒有的人要東西,然而這只會讓自己反覆碰撞,反覆重創。

 

理解過去及現在做不到的他們。從渴望來自父母的愛,變成來自於自己的愛。你有能力愛自己,你了解生命裡面有明有暗,有黑有灰,也有白。

 

生命的圓滿不是來自於沒有缺憾,而是你知道缺憾存在,但是你已經長出跟它共存的能力,並且開始,能夠自在。

 

夠好的自己,對自己和別人柔軟

 

老子曾說「剛強易折」,向人討愛是剛硬,也是銳利,而拚命提升自己,力求盡善盡美,其實也是剛硬。

 

我們時常聽到有人說,要成為更好的自己。靜下心來檢視,所謂更好的自己,是不是也代表了「現在」不夠好的自己?

 

對於有些人來說,這其實是懷疑自己,也是內在匱乏及自信不足的變形,只是它用了看起來相當激勵、光明、正向,並且是社會稱許的形式。

 

能夠對自己和別人柔軟,才能看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才不會卯起來衝刺,但是很快就內耗完;才不會一直希望別人來證明,自己曾經被愛,還有值得被愛。

 

此外,當我們看見足夠好的自己,才會有正向情緒,才能夠自我肯定,來安頓我們不定時發作,那股懷疑自己的焦慮及不確定感。

 

長出愛自己的能力,把自己愛回來,才不會如同水上浮萍,也才能自在及穩定。

 

被虧待的空缺,刻在心底的遺憾,正是留給我們去填補的空間,但這也會讓我們看見自己,原來一直有著不曾認識,但始終存在的生命韌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懂愛自己的人,會在關係裡耗竭彼此

撰文 :平安文化 日期:2018年04月3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巨大心靈破洞,在生活歷程中,時時都會反應出對自己的懷疑和否定。怎麼看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好,甚至不斷出現疑惑:「我值得存在嗎?我值得被愛嗎?」

所謂的愛自己,所指的就是你在心中,對自己的觀感為何?是負面感受多?還是正面的感受多?並且,喜愛自己的感覺是否穩定?這也是一個人自尊穩定與否的關鍵。

 

一個人,若對自己的感覺,常處於負面的否定反應,對於自己的價值及存在的位置,也長期懷疑及不確定,那麼,他就有非常多的心理需求,必須仰賴環境中的他人的回應和提供。

 

每一個人都會有內在的心理需求,諸如:安全感的需求、自尊的需求、愛與歸屬的需求、自我實現的需求。這些心理需求,是我們個體生命成長高過程,能否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及成為一個健康成熟個體的關鍵。

 

當我們還是小孩時,這些心理需求的發展,確實必須透過外求來獲得滿足;期待大人的回應、期待大人肯定、期待大人給予許多愛和歸屬的保證。如果,我們獲得回應及保證,我們內在的心理需求就開始累積經驗值,反饋至我們對自己的觀感,形成好的自我概念。

 

然而,有非常多人,自小就處於心理需求被漠視的狀況;生活不安穩,照顧者的情緒不穩定,更不用說心理需求這回事兒,根本在生活中,是徹底的排除了心理關照。

 

這樣的人,為了生存,為了過日子,必須成為一個假性自我,把真實的內在隱藏壓抑,做一個配合環境,努力求和,害怕被拒絕及疏離的人,處處以環境中重要他人的想法為想法、感受為感受,盡力的聽話、努力的付出⋯透過把角色扮演好,來獲取他人的關注及肯定。

 

可是,在他的真實內在裡,卻始終是一個孤寂、不安、焦慮,及對愛和肯定感到飢渴的人。怎麼也彌補不了⋯

 

為什麼怎麼肯定和關注都不夠呢?

 

因為幼年時期愛的缺乏和情感需求的落空,或是過早經歷到「背叛」,都會使得個體在建立自尊和信任感、親密感及安全感的黃金時期(學齡前),並沒有獲得安穩內在的自我基底,也就無重要經驗值來讓個體體會及感受「自己是有價值的存在」、「我是一個被喜歡和被愛的人」。更多形成的自我概念,反而是負面的否定自己,像是:「我是不被接受及重視的」、「我不重要」、「我沒有價值」、「我不該存在」…等等。

 

沒有感受過被喜愛、被接納,及被重視的孩子,那些愛與關懷的情感缺失,漸漸侵蝕內在的自尊及自我存在的價值感,雖然表面極力要求自己去討好,及符合他人要的標準及認可,但持續性的情感缺失和回應的落空,讓他的內心漸漸的損傷成一個大破洞;一個再也不相信自己為「好」,不相信自己是「有價值的」巨大破洞。

 

成年後關係的蝴蝶效應

 

這種巨大心靈破洞,在生活歷程中,時時都會反應出對自己的懷疑和否定。怎麼看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好,甚至不斷出現疑惑:「我值得存在嗎?我值得被愛嗎?」

 

弔詭的是,為了不停的鞏固自己值得存在、自己是夠好的、自己是夠優秀的,就必須不停的上演心理遊戲,讓環境及他人來證明自己確實是有價值的。

 

下列的心理遊戲都帶有某些壓抑在內心的情緒癥結,源頭來自童年所形成的不穩定自尊,及自我懷疑,在成長歷程中,漸漸引發強烈的情緒颶風,使自己內心活在狂風暴雨的折磨及痛苦中,也讓環境中的他人必須痛苦的配合一同演出。

 

⊙不停的競爭及比較

 

因為內在無法肯定自己的價值,也無法認同自己為好,透過的方式就是不斷的比較和競爭,只要爭贏了,打輸了別人,才能相信自己「好像」是不錯的、有能力的。然而,這一刻的優越感,很快就會消逝(因此才稱為心理遊戲),於是就必須再尋找下一個競爭對象,努力的贏過心中的對手,才能提升自己內在的低落自尊及虛弱的價值感。玩這類心理遊戲的人,周圍的人際關係都難以真心交往,只是成為一個個假想敵的想像。

 

⊙永無止境的需要「保證」

 

內在自我價值感不穩定,對自己也極度不喜愛的人,一旦進入較為親近的關係(無論何種形式的關係,伴侶、親子、同儕、朋友…),就會對關係形成一種不安全感。所謂的關係,就是情感上會牽扯到另一個人,自己某些情感需求會傾向依賴另一個人的支持及安慰。

 

當越是產生依賴,就越恐懼對方的離開或消失,再加上本來對自己就有厭惡和不喜歡的人,更易投射出對自己的觀感,於關係中的對象上,認定對方也是如此厭惡自己及不喜歡自己。於是,這些無法抑止的恐懼和慌亂,就需要不停的確認對方「不會離開我」、「還是很重視我的」,或是「一直都會愛我」。然而,這些「保證」就像是空心的,怎麼也不會被一個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的人接收到,只是淪落到不停追問,不停要保證的輪迴裡。

 

⊙害怕不被愛的恐懼

 

就如前述,一個壓根子從內心就不喜愛自己的人,即使渴求愛、尋求愛的對象,他的內心也不會相信自己值得被愛。於是,不被愛的恐懼,才是盤旋內心最糾纏自己的聲音。當內在不斷放頌的是害怕自己不被愛的焦慮時,他便會難以自拔的陷落在不停找證據,證明對方不愛自己的行為或表情,而變得神經質,不停的起疑心。這種深怕不被愛的感受,根源來自從小就體認自己是不被愛的小孩,孤寂和落寞感是那麼凝重,於是當產生了新關係,就會不自覺的啟動過往的情感創傷,陷入在被遺棄的陰霾中,難以平復。

 

⊙虛空的內在,虛偽的自我

 

一個從小就覺得自己的存在沒有價值、不受重視的人,為了要求得環境的接受或生存的安穩,他必須試著去偽裝自我,讓自己的外在表現符合環境的要求,滿足他人的期待。即使內在有屬於自己的感覺和觀點,也必須要壓抑及去除。當他的真實自我,被他自己一點一滴的抹去、一點一滴的否定掉,那麼他會慢慢的成為一個空心的自我,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覺和想法,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或不要什麼。

 

於是,在成長過程的人際關係裡,他只能跟從、順服、配合,卻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實在的個體,當然對於自己人生的各種情況,也不知如何是好,而要頻頻的更仰賴外在的指引和支配。然而,他以為這樣的順從和配合,終究會有機會,讓外在環境的人肯定及重視自己的價值,卻沒有理解到,不停配合和失去自我自主能力的人,只會不斷的受他人濫用和指揮,是不會獲得他人的尊重和看見的。

 

以上這些負向循環的人際關係歷程,正是來自內心的不穩定自尊,同時無法從心底肯定自己存在的價值,這些早年情感創傷,是後來引發成年人際關係痛苦的蝴蝶效應。這劇烈的情感創傷風暴,不僅侵襲著當事人的內在空間,同時擾亂了人際間可以建立安穩關係的機會。使得自己和外在關係兩敗俱傷,也讓彼此的生命能量,在懷疑和不停摧殘中耗竭。

 

你的內在,才是修復自尊的關鍵

 

一個人沒有從內在修復對自己的觀感和概念,也無法從追求外在的肯定和喜愛中,轉化成自立式的自我肯定及自我接納,那麼,就易迷失在透過要求及索取外在他人的保證及重視,來安撫自己恐懼、焦慮、不安的內在。

 

然而,沒有一個人可以確保讓你的內心有永不消逝的安全感,唯有你成為自己最忠實的夥伴,成為自己有能力的保護者,你才可能在遇到人生各種情境時,依然不離不棄的陪伴自己面對,也堅定的相信自己能夠度過。

 

如果你嫌惡,也放棄了與自己的關係連結,那麼和任何的人建立的關係,都不會是在互相肯定及相互支持的互惠關係上,你會傾斜的將自己的生命缺口和破洞所形成的殘破自我拋向對方,而造成了早晚會失衡和耗竭的關係。

 

唯有你懂得愛自己、無條件的支持自己的生命存在,你才可能有能力活在愛的關係裡。讓你所在的關係,因內心有了愛的滋潤及流動,一同具有能量走向成長。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蘇絢慧

出版:平安文化出版

書名:完美情人不存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要順暢,就得先面對最大的敵人:你的自我

撰文 :愛在三采閱讀 日期:2017年06月2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做人的第一原則是絕不自欺,但最容易受騙的往往就是自己。─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理查.費曼(Richard Feyman)

文/《失控的自信》作者 萊恩.霍利得


或許你很年輕又野心勃勃、或許你很年輕卻如困獸般窘迫、或許你剛賺進人生第一桶金,談成第一筆生意,加入了精英行列。

又或許你早已出人頭地,這輩子不愁吃穿、或許高處不勝寒令你訝異不已、或許你奉命領導下屬度過危機、或許你剛被裁員、或許你剛跌到人生的谷底。

不管你身在何處、不管你在做什麼,最大的敵人就棲息在你心底,那就是:你的自我。

你心想:「拜託!我才不會這樣,從來沒人說過我是自大狂好嗎?」

或許你一直覺得自己懂得拿捏分寸,但那些野心勃勃、才華洋溢、積極進取、潛力十足的人,難免會以自我為中心。

然而,能讓人一躍成為思想家、行動派、點子王、創業家,在這些領域裡獨占鰲頭的特質,也容易讓人變得驕傲自大。


這本書要談的不是佛洛伊德式的自我。
佛洛伊德喜歡以類比法來解釋自我:自我有如騎師,極力想操控象徵無意識的馬匹,而現代心理學家則以「自我中心」來形容妄自尊大、目中無人的人。這些定義都有道理,但除了身心科診間之外,這些論述在一般場合根本毫無用處。

我們認知中的自我,以俗話來說就是:自命不凡,不可一世,只顧力爭上游,不把他人放在眼裡。這也是本書採用的定義。自我就像每個人心中那個倨傲不恭的小子,目空一切,唯我獨尊。就是想比別人強、拿得比別人多、爭著出人頭地,因而喪心病狂,這就是自我。自我讓人高傲頑固,早已超出「自信」或「有才能」的範疇了。

當我們過度自我膨脹,變得不可一世,周遭的現實也會隨之扭曲。足球教練比爾.華許(Bill Walsh)說得好:「自我就是自信成了自大,魄力成了頑固,信心成了狂妄。」作家西里爾.康諾利(Cyril Connolly)則告誡世人:「自我如萬有引力,使人向下沉淪。」

因此自我是妨礙你前程、阻斷你才華的敵人,它會阻礙你琢磨技藝、靈感乍現、團隊合作、以誠服人博得支持、長命百歲、成就屹立不搖。自我還會削減優勢,將大好良機一手推開,引來仇家,使你破綻百出,進退維谷。

我們會認為大部分的人都不是「自大狂」,但一切你想得到的問題和困難,從為何贏不了,到為何總要犧牲他人來奪得先機、從為何得不到想要的東西,到為何得到想要的東西後又無法滿足,罪魁禍首多半是自我。

然而,我們通常不覺得是自我在作祟,而認為問題是出在別的地方(大多都是別人的錯)。正如數千年前詩人盧克萊修(Lucretius)的名言,我們是「不知自己病因的病人」,尤其是已經成功的人,眼裡只看得見自己的成就,渾然不覺自我在從中作梗。

無論野心或目標是大還是小,在全心全力追求夢想的途中,自我都是我們的絆腳石。

白手起家的執行長哈洛德.傑寧(Harold Geneen)認為自負跟酗酒沒兩樣:「自大狂不會步履蹣跚,把桌上的東西弄倒,也不會語無倫次,口水流滿臉。自大狂只會越來越得意忘形,有些人卻渾然不覺,還以為傲慢是力量和自信的表現。」你也可以說他們毫無自知之明,全然不曉得自己有這種病、不曉得自己正在自食惡果。

自我也是催眠我們、誤導我們自命不凡的聲音,它蒙蔽了我們的雙眼,使我們無法懇切地正視周遭。有個匿名戒酒會的早期會員就說;「自我使我們刻意自絕於一切之外」。

與一切隔絕的下場當然是慘不忍睹:自築高牆就無法與他人共事、對世界或對自己一無所知,就改變不了世界、對他人建言充耳不聞,就無法虛心受教。劃地自限的人不但無法創造契機,還會讓機會從眼前溜走。要是不認清自己的斤兩,便稱不上自信滿滿,而是自以為是了。而自欺欺人的人連他人的需求都無法體察,又要如何撼動人心、督促別人、領導他人呢?

行為藝術家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對此直言不諱:「一旦你自命不凡,創造力也會就此枯竭。」

就是因為脫離不了舒適圈,才會落入自我的魔爪。無論是想成為運動員、藝術家,或想要叱咤商場,人在追求成就的過程中,總不免戰戰兢兢,而自我會使人鬆懈,讓人屈服在不安全感的淫威下,理智因而被蒙蔽,成了只會說大話的自私鬼。而自我不僅油嘴滑舌,更擅於蠱惑人心。

自我給人的往往只是短暫的慰藉,若長期沉溺其中,後果將不堪設想。

自我越來越放肆,都是文化的慫恿

我們的文化助長了自我的氣焰,到了現代更是變本加厲。一個人要自吹自擂、自抬身價簡直易如反掌。我們可以向數百萬名粉絲及追蹤者大言不慚地吹噓,有如搖滾巨星和邪教教主;我們可以在推特上追蹤偶像動態,與其交流;書籍信手捻來,網站多不勝數,TED演講隨處可見,時時刻刻都能受人鼓舞肯定(甚至還有這類的手機應用程式)。我們可以自稱是徒具虛名的紙上公司執行長;可以在社交媒體上發布喜訊,讓源源不絕的道賀留言洗版;可以投書原本中立的報章雜誌,發洩個人的情緒。

有些人更是變本加厲,只不過程度上有所差別而已。

除了這些日新月異的科技外,我們還不斷被灌輸一些信念,例如:要相信自己在世上是獨一無二的,要把眼光放遠,好好闖蕩一番,以名留青史,還要能「勇敢做大夢」。我們認為要成功需要大膽的眼光或勢如破竹的計畫,畢竟知名公司創辦人或冠軍團隊都是如此(不過,這是真的嗎?他們真的都這樣嗎?)媒體上總有冒險犯難的大亨及成功人士大放異彩,令人看了也躍躍欲試,於是便依樣畫葫蘆,但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我們誤信了不存在的因果關係,以為成功的表徵跟成功本身一樣,天真地以為成功人士的傲氣才是致勝因素。

的確也有人因自我而上位得利,史上不少知名人物都是惡名昭彰的自大狂,但因自負而一敗塗地的例子也不少,事實上,失敗的例子遠比成功的例子多太多了。然而,我們的文化卻慫恿我們不計代價,放手一搏。

人生三階段,都要小心內心的自大狂

人生脫離不了三個階段:胸懷大志,奮發圖強、功成名就。成就是大也好,是小也罷、不幸敗北,一時失志也好,長期受挫也罷。這三個階段多半都是循序漸進而行,成功前懷著雄心壯志、汲汲營營、取得成功後功虧一簣,或想再更上一層樓。失敗後,又重振旗鼓,再度成功。

而途中每走一步,自我都是你的敵人,妨礙你力爭上游、妨礙你坐穩成功寶座、妨礙你重新振作。當你一帆風順、無往不利時,或許並無大礙,但要是你不幸遭逢變故,舉步維艱的話……

所以本書才會分成三部分:追求夢想時,除了能力還有態度、成功不易,但保持成功更難、人生會給你失敗,重點是怎麼回應。

這樣編排的目的很簡單:趁你尚未染上惡習之前,幫你早早壓制自負心,好在你終於功成名就時,能抵擋自我誘惑,謙虛克己;或在你諸事不順、屢戰屢敗時,讓你能堅忍不拔地撐下去。簡言之,這是為了讓我們:

.追求夢想時,除了能力還有態度
.成功不易,但保持成功更難
.人生會給你失敗,重點是怎麼回應


但這不代表你只能當個凡夫俗子,在短暫的一生中做不出什麼貢獻。也不代表你就不能挑戰創意極限、創新發明、靈感大發或力圖革新。而是要冒險犯難、達成這些目標,就必須先站穩腳步。英國的哲學家威廉.潘恩(William Penn)說得好:「大樓要經得起風吹日曬,就得打穩地基。」

拿掉自我,自信才能實在

你手中的這本書,是我抱著樂觀態度所寫成,而我認為:自我並非強權,用不著逼自己無時無刻去討好它。它是可以駕馭自如的。

本書將一窺威廉.特庫姆賽.薛曼(William Tecumseh Sherman)、凱薩琳.葛蘭姆(Katharine Graham)、傑基.羅賓森(Jackie Robinson)、愛蓮娜.羅斯福(EleanorRoosevelt)、比爾.華許、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貝利薩留(Belisarius)、安潔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喬治.馬歇爾(George C.Marshall)等人物的事蹟。其中有人拯救了搖搖欲墜的公司,有人是戰略梟雄,有人破除了棒球的種族隔閡,有人革新了足球防禦戰,有人挺身而出抵制暴君,有人勇敢逆來順受。

若他們因自我坐大而好高騖遠、目中無人,還會有今日的成就嗎?就是因為他們實事求是,有自知之明,才能在藝術、寫作、設計、商場、行銷、領導等各領域中出類拔萃。作家、策略家羅伯特.格林也曾說過,我們必須實事求是,並有自知之明。

案例中的主角皆是腳踏實地、謹言慎行、實事求是之人,才足以成為楷模。也不是說他們完全都沒有自負心,只不過他們知道如何在自我蠢蠢欲動時,適時放低身段,轉移注意力,不受其操控。雖是偉人,卻虛懷若谷。

等等,可是那個誰雖自大狂妄,不也是闖出一番名堂來了嗎?那賈伯斯呢?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呢?

我們大可舉特例來自圓其說,但沒有人是因為狂妄自大或與現實脫節而成功的。就算某些名人性格狂妄,他們身上也可見其他特徵,例如:藥物成癮、自虐或虐人、憂鬱症及狂躁症纏身。研究這些人時,我們看見他們在成就大業的同時,也費盡千辛萬苦與這些衝動、疾病、缺陷搏鬥。只有卸下自我包袱,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潛能。

因此我們還會探討霍華.休斯(Howard Hughes) 、波斯國王薛西斯一世(Xerxes)、約翰.德羅蘭(John DeLorean)、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等人的成敗,以及其他不自量力的血例,看清自我的殺傷力有多大,以供後世借鏡。我們將看到他們下場淒涼,自毀前程,付出高昂代價才學到教訓。我們也會看到,就連最成功的人也常陷入謙遜和自我的拉鋸戰,因而吃足苦頭。

拿掉自我,剩下的就是真實,謙卑取而代之,信心堅若磐石。自負不過是裝腔作勢,而自信卻是實實在在。自我是偷來的,自信是掙來的。自我自捧為神,故作姿態、趾高氣揚。一個教你整裝待備,一個卻在裝神弄鬼。一個是良藥,一個卻是毒藥,兩者猶如天壤之別。

接下來你會見識到一位不愛出風頭、受人低估的將軍,因為始終懷抱自信,最後一躍成了美國南北戰爭一流的戰士及策略家。而另一位將軍卻因自鳴得意,在南北戰爭後丟官失勢,最後窮困潦倒,顏面盡失。

自信讓一位寡言認真的德國科學家成了獨樹一幟、致力於和平的領袖。自負卻讓兩個二十世紀天賦異稟、膽勢過人的工程師如旋風般崛起後,又一敗塗地、瀕臨破產、醜聞纏身、陷入瘋狂,最後夢想破碎。

因為自信,國家美式足球聯盟史上最糟的球隊竟搖身一變,成了超級盃三季常勝軍,甚至稱霸美式足球界。同時也有無數教練、政客、企業家、作家,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嶄露頭角,卻將得來不易的寶座拱手讓人。

有些人學會謙虛為懷,有些人選擇驕傲自負。有些人能因應變化無常的命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有些人面對命運卻束手無策,只能被它牽著鼻子走。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選擇?你又想當哪種人呢?

既然你選了這本書,就代表你已經發覺自己終究得回答這個問題,不管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

所以,現在就趕緊步入正題吧!


──本文摘自《失控的自信》作者序言,由《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萊恩.霍利得所寫。三采文化出版。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