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的長輩對我說:你有中年危機?面對「不再年輕」,我選擇「這樣」面對,不想再浪費任何時間

撰文 :韓星姬 日期:2019年11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年紀越大,越能強烈感受到時間、生命的有限,而這會變成你面對往後人生的一種強烈正面動力。對每個人來說,時間的餘額都只會不停減少,因此請放下不必要的煩惱,好好度過「現在,這個當下」吧。

不知不覺發現自己已經不年輕這件事,是一個讓人困惑的經驗。「不再年輕」是個嚴酷的事實,然而想對這個事實視而不見的心情,也讓人糾結不已。

 

自覺到已經上了年紀,同時也領悟到時間並非無限之物。年輕時覺得過得那麼慢的時間,上了年紀後卻像箭矢般快速遠去。人家說十幾歲的時候時速像十公里,等四十歲的時候時速就像四十公里一樣快了。

 

錢可以賺,也可以花掉,但時間只會一直減少而已,從不增加。存的錢變少了,我們可以減少支出,嘗試節省一點,但對於時間,我們卻拿它一點辦法也沒有。

 

隨著年齡增長,我們會面臨時間的有限性,以及死亡的不可避免,這些理解對於成人期的成長而言是非常珍貴的轉捩點,也是重要的領悟。

 

這些困惑會在你過去平穩的心中掀起一陣波瀾,組成新的不安。在我快要四十歲的時候曾經到美國研習,那時也為了將來的出路非常煩惱。一方面想要嘗試新的職場、新的身分,另一方面卻想安於現況,兩種心情使我糾結萬分。誤以為在未來的人生中被允許的時間和機會所剩不多,這樣的錯覺也讓我痛苦不已。

 

我當時的指導教授是一位七十歲的老教授,他對我說:「妳好像正在面臨中年危機(Midlife Crisis)。」這讓那時的我受到不小的打擊。

 

「什麼!我已經是中年了嗎?」對三十歲後半的我來說,「中年」這個單字好像跟我還沒有任何關係,聽起來只像是別人的事而已。但回過頭來看,就跟他說的一樣,那時我的身體和心靈,都正在感受著中年的變化。

 

有部美國電影叫作《Bonnie and Clyde》,主角是一對在經濟大恐慌末期,被世人視為英雄景仰的銀行鴛鴦大盜。電影當中描繪了他們的事蹟和悲劇結局,一九六七年上映後大受歡迎。

 

因為是很久以前的電影,各位可能不太清楚,這部電影的韓版名字《我倆沒有明天》,對我來說仍記憶猶新。電影刻劃出男女主角無法約定明天的那種迫切人生,配上這部電影的名稱相當貼切到位。

 

無論歲月如何流逝,重要的是要珍惜「今天,這個當下」的生命態度吧?最近的年輕人口中常喊著YOLO(You Only Live Once),追求「享受人生中的每個瞬間」。但我想強調的,並不是「活在當下」那般被簡化的意思,還要再加上「因為人生只有一次,絕不會浪費」的認真態度才行。

 

年紀越大,越能強烈感受到時間、生命的有限,而這會變成你面對往後人生的一種強烈正面動力。對每個人來說,時間的餘額都只會不停減少,因此請放下不必要的煩惱,好好度過「現在,這個當下」吧。

 

就像損失不見得是損失一樣,放棄也不全然是件不好的事。反而有經歷損失、放棄之後,才能守護好的人生。說不定我們的人生不是被「選擇」影響,反而那些沒有被選擇的部分,才真正劇烈地影響著人生。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擁抱年齡焦慮:不安,其實是推動自己成長的力量》,采實出版,韓星姬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後,你還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五個要點教你「高效選擇」,人生有限,莫再蹉跎

撰文 : 思小妞 日期:2019年11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因為每個人所擁有的資源是有限的,這個資源可以是時間、金錢、精力,甚至你的熱情,人只有在某些事物上先接受一般(甚至糟糕)的結果,才有足夠的資源在另一些事情上去追求更好的東西。

如何破除為了選擇而產生的恐懼呢?

 

第一,了解自己的需求

 

在施瓦茨《選擇的悖論》中,他提到了三種人:滿足者、完美主義者和最大化者。最大化者追求最極致的好,並且只接受最極致的好;完美主義者也追求高標準,但並不期望一定達到,如果沒達到,他們並不會像最大化者那樣憂鬱、懊惱、痛苦;而滿足者們,只要「夠好」就行了,哪怕他們知道有更棒的結果存在,也不擔憂。

 

所以,試著去追求「夠好」而非「最好」,以滿足需求為目標,可以減輕焦慮壓力

 

第二,你要減少選擇

 

過多類似的選擇,除了令當事人混亂之外,其實很多時候並無實際需要。日本著名管理學家大前研一在著作《OFF 學:愈會玩,工作愈成功》提出,與其多花時間在購物的選擇上,不如花心思尋找屬於自己「標準」的物品。一旦尋獲,日後只需不斷重複購買相同的物品,也就不會有購物的煩惱和時間的浪費。

 

作者所謂的標準物品,可以是日常用品,包括牙刷、洗髮精等,以及早餐的泡飯材料包,就連隨身物品也可以入列,例如一用就是二十多年的Tumi 牌公事包、既適合出差又可以跑步的健走鞋,和他自己設計的無須打領帶的立領襯衫等。

 

這點正好與史蒂芬.賈伯斯不謀而合。自從他發現了好友設計師三宅一生的黑色Turtlenecks(外翻高領毛衣)之後,便將之當作「制服」,幾乎出席各個場合都穿這款。根據華特.艾薩克森在《賈伯斯傳》一書中透露,三宅一生應該替賈伯斯訂製了上百件的黑色Turtlenecks。

 

第三,盡可能透過可靠的資訊來源,過濾並了解每一個選項的資訊,評估它可能帶來的後果。


我們可以嘗試先替選項分門別類,讓自己更有效率地做決定;然後由淺入深地分析。大家不妨先由比較容易做決定的選擇開始,由淺至深慢慢推進,可以大幅度地降低中途放棄的比例。

 

第四,轉變思維,不要讓自己陷入非A即B的選擇迴圈裡

 

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在《反脆弱:脆弱的反義詞不是堅強,是反脆弱》一書中提出了「槓鈴策略」︱你不應該只接受中等的選項,而是應該同時選擇兩個極端。例如在投資的時候,一部分錢拿去搏高風險高收益,另一部分找最穩妥的投資,這要比把錢投注在中等風險和收益的管道上還要好。

 

生活中的選擇也一樣,一方面你可以接受很廉價的東西,另一方面你應該去追求最好的東西。

 

因為每個人所擁有的資源是有限的,這個資源可以是時間、金錢、精力,甚至你的熱情,人只有在某些事物上先接受一般(甚至糟糕)的結果,才有足夠的資源在另一些事情上去追求更好的東西。

 

第五,降低對選擇結果的期望,以及把目光收攏到自己身上,減少注意身邊的人正在做什麼、得到了什麼的關注

 

有時候我們難以做出選擇,是因為對選擇後的結果充滿過分期待或過於悲觀,事實上,很多選擇並不會使生活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有更多時候,你之所以選擇困難,純粹是因為太關注別人做了什麼、太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

 

曾經看過這樣一段話:「有人會因為無法做出決定就推遲決定,然而實際上,推遲決定恰恰是最差的決定。

 

在推遲決定期間,時間悄悄流逝,你卻沒有任何一條路上的累積,白白浪費了時間。

 

如果你有一些錢不知道花在A還是B上,你先不做決定,沒問題,因為錢還是你的。但如果你有一些時間,不知道花在A上還是B上,不行,因為過了這段時間,這段時間就不是你的了。」

 

因此,下次舉棋不定時,不妨把要做選擇的那件事看成手中有限的時光,大部分時候,你怎麼選都比不選擇要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焦慮也沒關係!:與焦慮和平共存的生活法則》,方舟文化,思小妞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0歲之後,是很美好的年紀!國標舞女王劉真:女人的智慧光采,任憑誰也拿不走

撰文 :小虎文 日期:2019年10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
  • A
  • A
  • A

更新日期:2020/3/23

有國標舞女王之稱的44歲藝人劉真,2月於醫院動心臟手術時,出現心臟停止狀況,緊急裝上葉克膜,後來還裝上心室輔助器等待換心。

期間,劉真腦部一度自發性出血,並在3月4日進行開顱手術,不料台北榮民總院今日證實,她已於3月22日病逝。

北榮表示,劉真因為嚴重主動脈瓣狹窄,於109年2月7日至該院接受傳統主動脈瓣膜置換手術。由於心臟功能恢復不良,先後置放葉克膜及右冠狀動脈支架,後續因心臟功能遲未恢復,於2月13日裝置心室輔助器。

接著,劉真在2月下旬及3月初先後發生腦部栓塞與出血,造成腦壓上升進行開顱減壓手術。術後雖一度有起色,仍因為腦壓過高,藥石罔效,於3月22日晚上22時22分不幸辭世。

劉真在2019年時,曾接受《今周刊》旗下《幸福熟齡》專訪,以下為原文:

-----

「當我過了40歲之後,感受到有些東西慢慢地消逝,像是年輕時充沛的體力;有些東西卻是慢慢地向我迎來,像是『歲月靜好』的恬靜感受,我來到一個很美好的年紀。」

 

說話輕柔的劉真,優雅自在地描述「年紀」所帶來的好處:女人的美,不能只是外貌,而是內在底蘊所散發的光采:它不是煙火般燦爛而短暫,它是溫柔流動的水流,流進每個靠近她的人的心中。

 

40歲後的讀心術:看進他人生命的厚度

 

「我從小練舞,20多歲時就做起了舞蹈老師,身邊有許多令人敬佩的女性,在課堂上他們是學生,另一個身份是主管、老闆;在她們身上,有太多讓人眼睛發亮的特質:聰明、毅力、定見等等,那時候我就發現,不能只看人的表面,我們要看『人的內心』。這一些在我步入40歲後,更有感悟。」

 

外表光鮮亮麗的她,總不自覺給人甜美嬌弱的印象,可是她的談吐卻是涵養著內在的慈悲,其實這些都源自於她年輕時,就看見了許多女性的典範。而她的舞蹈老師,更是讓她看見了,什麼是成熟之美。

 

「老師的頭髮白了,身材當然沒有比年輕時來得好,可是她卻總是能很快速、明白地指出每個人現在的盲點,輕鬆的幾句話,就能觸動人心。在我的眼裡,老師在發光,她非常有智慧,老師是我的模範!我想成為她那樣的人。」

 

劉真說,打理自己的外貌,讓自己變得更美,她舉雙手贊成,但身處演藝圈的她很了解:

 

「不管是不是在演藝圈,永遠會有比你更年輕、更美貌的人出現,人生就是如此。但我了解,女人只有一個東西任憑誰都拿不走,就是我們腦中的『智慧』。」

 

跳舞是百憂解,平時就要儲存快樂能量

 

劉真似乎年輕時就有「老靈魂」,談起話來溫柔藴藉有深度,可是她的外貌與身材,可是一點都不老,保養得宜的她,歸功在於她的快樂之道,以及屬於劉真的幸福哲學。

 

「平常我如果有壓力的話,跳舞、運動是讓我心情放鬆、變好的方式。當音樂一放下去,我的身體就隨著節奏舞動,2小時過去後...很神奇的是,我的心情變得非常的開心!」

 

劉真一直都是聞名的舞后,跳舞是她耀眼的才華,也是她「正能量」的來源,有句話說「身體會影響心靈」,徹底在她身上得到驗證。但她的快樂之道不只如此,她建議每個人最少要找到「3種」讓自己快樂輕鬆的方式,就像隨身糧食,協助你度過人生的千山萬水。

 

「也許我是雙子座的關係吧!我不會讓壓力停留在我身體內太久,我很快就轉移注意力到其他地方去。而且我平常就會在生活裡多儲存些『快樂資糧』,找到讓自己快樂的方式。」

 

「對我而言,允許自己吃個小甜點、與姊妹淘聊天,甚至逛逛街,都是我快速紓解壓力的方法。不要小看這些小確幸,不去理會日常的壓力,可是會讓身心都可能生病呢!」

 

老公、女兒、父母、家人,點點滴滴都是愛

 

至於劉真的幸福哲學,不免讓人聯想到她的婚姻與家庭,一度是新聞焦點的結婚生子喜事,著實是滋養她生命的重要養分:女兒的古靈精怪、老公辛隆的幽默風趣,還有劉真自己的感恩惜福;40歲後要進入幸福的細水長流,劉真是最好的範例。

 

「幸福是主觀認定,你覺得他很辛苦,說不定他覺得自己很幸福。所以不要讓自己的幸福跟別人的幸福搞混了。我覺得幸福是一種能力,成熟的好處,是可以找到開關,再用鑰匙(能力)打開它。」

 

劉真說,每當她照顧女兒狼狽不堪、累得要命時,老公總是輕易幾句話就逗得她笑出來。

 

「像我女兒將肉醬義大利麵弄得到處都是時,我在旁清理、頭髮都亂了,老公看到後:『老婆,你美得好像一幅畫』;我跟女兒說故事時,老公對跟著童言童語的我說:『你好像回到十八歲』。我總是會心一笑,不覺得那麼累了,我也很欣賞老公的幽默。」

 

「前幾天我父母去旅遊,我突然覺得很感動,他們雖然年紀大了,仍然很健康,這點我也覺得很感恩、很幸福。」人生就是生老病死,現代人活得長壽,但又要活得有生活品質,是未來很大的挑戰,她看著父母的老後,也在思索老後自己的模樣。

 

幸福就像貓,女人愛自己,怎麼會有人不愛你

 

劉真點點滴滴都說著對家人的愛,但話鋒一轉,她又說,「女人,不需要全都奉獻給家庭」。

 

「現代女性都很有能力,也更加重視自己的身心健康與平衡,我認為女人每天都要給自己獨處時間,學著『抽離自己』,與自己對話,生命才更有能量。」

 

她提到,很幸運活在這個時代,看似家庭、工作蠟燭兩頭燒,同時成長機會也更多,但要注意不要把自己消耗完,要獨處、要休息,要把注意力從外界再拉回自己身上。

 

「女人的成就與他人無關,單身很好,離婚又怎樣?即使我現在結婚生子,我仍是獨立的個體,我也是完整的個體。我的女兒也是,我愛她所以我尊重她,無論她未來選擇哪一條路,我都會欣賞她成為『自己的樣子』。」

 

生完小孩後,是否為母則強?她說,她有個很大的轉變,就是願意為自己與他人「挺身而出」。

 

誇獎她的勇敢堅強,她又說:「我很重視養生,因為生完女兒後,我開始意識到『死』,我想多陪我女兒久一點,所以我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我不再像年輕一樣毫無顧忌了...。」


最後她引用聖雄甘地的話,送給幸福熟齡的讀者:「用一種溫柔的方式,你可以撼動世界。」

 

如果你看完她的專訪文章有些觸動,愛自己、內心強大、獨立、智慧、溫柔、快樂、幸福、牽掛...這些是她的關鍵詞,也是你的關鍵詞。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死亡並不可怕,不能好好活著才是!一個故事告訴我們:在死亡面前,要學會說愛

撰文 :醫病平台 日期:2019年06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山本小姐是我的臉友,有一陣子我們常在網路上聊天,到後來我們在民宿見了幾次面,她有三個孩子,老大患有妥瑞氏症。

文/主動脈(麻醉科醫師)

 

妥瑞氏症的孩子常常會不自主的發出一些聲音,或是難以控制的肢體抽蓄的動作,這其實也不完全算是一種疾病,只是腦部的荷爾蒙多巴胺分泌不平衡所導致,症狀一般在青春期之後就會慢慢緩解。

 

但是在求學的過程中,常常因為不被瞭解,遭到異樣的眼光或是同儕團體的排斥,老師也會誤以為是小孩子故意調皮搗蛋,甚至給予體罰。

 

她有一次跟我說,她知道她的小孩沒有什麼問題,她只是一個特別的孩子...她說這句話的時候,閃爍的眼神,讓人知道她是一個多麽勇敢而堅毅的母親。

 

這一次她說她需要幫忙,有幾張健康檢查的報告要我幫忙判讀一下,於是寄了幾張報告給我。

 

我注意到這報告的最上頭的病人資料,是一個38歲的女性,我心裡納悶了一下,覺得這個年紀的年輕人,正常狀況下不會特地去做身體檢查。

 

果然如我所預期的,第一篇的抽血報告,沒有B肝、沒有C肝,肝功能、腎功能指數一切都正常,第二篇是核磁共振的報告,寫說肝臟裡有兩顆腫瘤,focal nodular hyperplasia,這是一種良性腫瘤,也不會怎麼樣,但是我心裡開始覺得怪怪的。

 

一般懷疑肝臟有問題都是用超音波檢查或是電腦斷層,很少用核磁共振,對肝臟而言核磁共振是一種比較不準確的檢查,果然第三篇是超音波的報告,但是也只寫有發現幾顆異質性的腫瘤陰影,沒寫什麼,最後一篇是腫瘤切片的病理報告,寫著肝癌。

 

我嚇死了,我完全沒有預料到切片的報告是肝癌,一般而言,病理切片是最終、最精密的檢查報告,當然在很少數的狀況下也有可能因為人為疏失看錯報告,但是只要切片說是肝癌,幾乎就八九不離十了。

 

在電話的那頭,山本小姐已經開始哽咽,心大概都亂了,說那是她的妹妹,才38歲,還有一個兩歲多的孩子,平常看起來人也好好的,就突然被診斷出是肝癌...我介紹了幾個業界有名的外科醫師給她,請她趕快帶妹妹去處理。

 

外科醫師說腫瘤太大顆了,手術切除腫瘤的話,剩下的肝臟太小,病人會因肝臟衰竭而死亡,只能做肝臟移植或是栓塞,他們問外科醫師,這樣是不是算癌症末期?外科醫師低頭不語。

 

她叫我告訴她實話,她想要知道實話...其實我那時候看到報告就已經知道不妙了,我本來要給她一些暗示,但是覺得我只是一個麻醉科醫師,對這種疾病其實不若外科醫師了解。

 

而且我也沒看到病人,要憑幾頁書面報告下診斷實在太過武斷,萬一說錯了讓病人徒增擔心,於是覺得這種事情還是由外科醫師解釋比較好,單一顆的肝臟腫瘤還可以手術切除,兩顆以上的肝臟腫瘤其實表示整個肝臟已經都是瀰漫性的肝癌細胞了。

 

甚至可能有遠端的轉移,這種狀況若要手術,只有肝臟移植一個方法,但是要在這麼短的時間找到一個適合移植的肝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大多數的病人都在等待的過程中死亡。

 

而且移植成功的機率極低,癒後非常不好,而血管栓塞一般只能控制腫瘤的大小,只是延長壽命的一種方式,根本無法痊癒,在這樣的狀況下,就算不是癌症末期,也離癌症末期不遠。

 

她說她的妹妹一直全身顫抖,她們兩個抱在一起哭泣,妹妹說要回家看爸媽,說以前應該更常回家看爸媽才對,也要姐姐以後要常常回家看爸媽,就算沒有事情回去走走也好。

 

她問我假如捐肝給她的妹妹,會有什麼影響?捐肝的人大概會有百分之一的死亡率,最主要的原因是捐出一半的肝臟後,假如剩下的肝臟太小,不足以負荷原本身體的代謝,捐贈者也會產生肝衰竭而死亡,但是肝臟本身會慢慢長大,只要撐過急性期,並沒有長遠的後遺症,她說那又要引起另一場家庭革命。

 

我說過她是一個堅毅的母親,我知道只要有一點點的機會,就算是那個機會再怎麼渺茫,她也會想要試試看,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先生,她有三個孩子,她想要用自己的命跟自己的家庭去賭另一條命跟家庭,這需要多大的勇氣。

 

我曾經有一個病人需要肝臟移植,他有兩個小孩也配對都成功,於是小兒子決定要捐肝救他的爸爸,本來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就在手術的前一天晚上,小兒子的太太跪在我們的面前,請我們不要開刀,不要取走她先生部分的肝臟去救她的公公,她也有自己的小孩,她不能冒著失去先生的風險,也不能讓自己的小孩沒有爸爸。

 

後來那個病人肝臟衰竭死亡,有時候我覺得人生是一件很殘忍很疑惑的事情,假如你知道你的肝臟是你父親存活下來唯一的一個方式,但是因為某些因素你卻沒有作為。

 

然後父親死了,你會後悔沒有捐肝嗎?會不會有道德上的譴責?接下來的人生到底要怎麼才過的下去?有些事不知道也罷了,但是知道了又要怎麼假裝不知道?沒有十足的把握,千萬不要接受基因檢測配對肝臟移植。

 

她說她還有一個弟弟,但是弟弟已經離家很多年了,都不跟家裡聯絡,原因是跟父母處得不好,她說她的父母也是撈叨了一點,但是這一切也都是出自於愛,弟弟受不了父母念,就離家出走了。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明明彼此相愛的人不能好好相處,她的母親跟她要弟弟的聯絡電話,好幾年沒聯絡,接到媽媽的第一通電話是要弟弟回家看能不能捐肝給妹妹,她的弟弟應該會瘋掉。

 

我暗示她不要這麼做,因為手術成功的機率應該很低,再來是因為我是一個疼痛科醫師,但是當然也因為我是一個疼痛科醫師所以我的意見非常偏頗,我看過很多癌症末期的病人,所以在疾病的末期我傾向放棄延長生命。

 

我一直以為死亡並不是最可怕的,不能好好的活著才是,死亡令人不捨,但是不能好好的活著所承受的苦難,遠遠超過生命所能承受的於是我發現要「成為一個醫者」跟同時「成為一個溫暖的人」彼此就是一件互相違背的事。

 

我期許自己是一個溫暖的人,永遠給人希望、愛還有陽光,但是真正實情是我常常讓人哭泣,對著病人說這手術的死亡率很高,讓他們失去希望,對著癌末的病人說,我們已經沒有辦法治癒你的疾病,只能給你止痛。

 

我知道人有一天都必須面對這種處境,只是或早或晚,但不管是早還是晚,都還是快到讓人措手不及。她問我說她還能做什麼?我說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你只需要陪伴,給妹妹一些擁抱,然後說愛。在死亡的面前,教我們如何說愛。

 

(本文獲「醫病平台」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那些煩惱教我的事:為了學會愛自己,我選擇活在當下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5月0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怎麼會這樣?」、「以後該怎麼辦?」、「為什麼是我?我做錯了什麼?」許多人遇到煩惱、困難或得知自己生病後常出現負面情緒,整日為了生活中的不愉快而擔心、煩惱,即使想要甩掉,學會把握當下,卻總是力不從心。報章媒體近年總是鼓勵中年人要懂得「愛自己」,但到底該怎麼做?

以生病為例,生病的人之所以會被生病困擾,是因為自己並不是和「生病」在一起,而是與「煩惱」在一起,而這些煩惱會帶出更多煩惱。當疾病無法完全從身體去除時,如果還一直去想它、擔心它,痛苦就會不斷延續,掉入情緒漩渦中無法自拔。

 

大林慈濟醫院臨床心理中心主任陳可家表示,我們在做很多事情時,常常都沒有與「自己」同在,要做到把握當下,可以多練習「正念」。所謂「正念」並不是指正確的觀念,而是指不偏不倚,現在正在發生的「心」。

 

當我們煩惱時,會出現緊張、焦慮的情緒,讓身體更不舒服。學會愛自己的第一步,就是不讓情緒過度影響生理。此時,建議靜下心來,仔細觀察自己的呼吸,觀察空氣進入身體,再從身體出去的過程,讓注意力集中在呼吸這件「沒有情緒」的事情上,就能暫時將情緒放在一邊。

 

每天利用一些時間來做這些練習,可以讓自己不再沈浸在負面情緒裡,或是一直往情緒的漩渦滾進去,這就是「正念」的運用,也是一種愛自己、學會活在當下的練習。

 

不妨每天給自己5至10分鐘的時間,感受當下的情緒或身體狀態,去覺察自己身體的反應,也許會發現,情況不像你想像中那麼糟,只是你的情緒很糟而已,也就是所謂的「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每個人一天都只有24小時,如果每天可以給自己5分鐘或10分鐘練習正念,就可以讓自己少掉5分鐘、10分鐘的擔憂,多出5分鐘、10分鐘清淨、無掛礙的心情

 

不論是生病的人或是一般大眾,每天多一小段專注當下的時間來愛自己、關照自己、善待自己,身體肯定會給你好的回應。照顧自己的情緒,疼惜自己的心情,生活才能一步一步邁向美好。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下次」!人生無常,或許再也沒有下一次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上一篇用「人生短短幾個秋」為題,來談第三人生的投資理財。這一篇繼續用這七個字為題,因為面對生活,又何嘗不該活在當下呢?

文/施昇輝

 

第三人生最不該把「等……再……」這種句型掛在嘴邊,例如「等下次有空再聚聚」或是「等有錢再去旅行」,結果經常都是再也見不到面,或是再也沒機會去了。

 

「老友」在第三人生,絕對是生活上的重要支柱,但大家的健康都不復以往,甚至生命無常,脆弱到說走就走,所以能見就見,不要期待還有下一次。

 

如果是經常見面的老友,驟然離世或許還能接受,但如果是旅居國外,好多年才見一面的老友,真的要抱著「見一次,少一次」的心理準備。

 

如果老友相見,和其他活動撞期,我一定盡可能以前者優先。如果另個活動非去不可,我也會想方設法,在老友相見場合快結束前趕到。前不久,我的一位大學同學榮退舉辦餐會,幾乎所有在台同學都到場為她慶祝。

 

 

我當晚早就安排要去鹿港演講,不可能改期,所以我就跟同學說,我一結束就趕高鐵北上。很多同學都情義相挺,當我晚上快十一點趕到時,還有十幾個同學等我。

 

我在2003年就被當時任職的證券公司解雇,被迫提早進入第三人生,幸虧這些大學同學不離不棄,才能讓我順利走過人生的谷底。幾乎全員到齊的同學會,我怎能缺席呢?

 

2014年,我和老婆參加了一趟15天的地中海郵輪團,和一對劉大哥夫婦最投緣,回國後還相約吃飯、旅行。兩年後,這對夫婦跟我們約好,「等他們從香港回來,要再一起去北歐搭郵輪」。

 

結果,劉大哥在香港心肌梗塞猝逝,他的太太難過到不只取消北歐行程,也不再與我們聯絡,我們就此失去了這個好友。

 

 

我想這種例子,在很多人身上都發生過。我希望大家能見面時就見面,不要徒留遺憾。

 

此外,另一種很大的遺憾就是「很多事到老了,就不能做了。」這種遺憾多半發生在「旅行」上。很多人最後沒有成行,不是因為沒有「錢」,而是因為沒有「健康」了,但大家之所以遲遲不去,很多卻是因為「捨不得花錢」。

 

沒有人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所以都省著花錢,怕萬一沒錢了卻還沒走,怎麼辦?所以很多人都想靠投資賺點旅費才捨得去,結果反而賠錢,更不能去了。

 

進入第三人生,不該太斤斤計較錢,應該是「值得花,就該花」。2012年,我去尼泊爾旅行,導遊推薦大家可以去玩飛行傘,飽覽費娃湖美麗的風光,30分鐘的天空翱翔索價199元美金。

 

 

雖然真的有點貴,但我二話不說,立刻報名參加,因為我想一定要趁年輕來嘗試,否則到老了,可能骨頭硬了,身手也不靈活了,屆時就算想玩,也沒資格玩了。飛過一次之後,了卻心願,不會到老來才扼腕遺憾。

 

另一個類似的經驗是2015年在阿拉斯加搭直升機上冰原,花了360元美金,絕對值得,因為一生可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玩飛行傘或許還牽涉膽量,但需要體力爬坡的中國黃山之旅,絕對應該趁膝蓋還能負荷時趕快去。2017年,我和老婆特別挑了一個在黃山上待五天四夜的團,費用雖然高一些,但因為時間充裕,所以體力負荷相對較少。

 

這種用「金錢」來保護「健康」的方法,或許可以給大家一個參考。下一個挑戰體力的旅行,我會設定在秘魯的馬丘比丘,希望能在60歲以前完成(其實就是明年了)。

 

 

最後,因為人的壽命越來越長,進入第三人生時,父母或許都還健在。在醫院裡,我經常看到很多六七十歲的人陪伴八九十歲的父母來看病。千萬不要以為有外籍看護就沒事了,也千萬不要「等父母生日,或過節時再去請他們吃飯」,因為很可能就會變成「等父母生病,再去看他們」了。

 

有空就去看他們,沒空至少每天打個電話給他們。看到他們精神奕奕,或聽到他們講電話中氣十足,其實就是一種平凡的幸福。當然,要能持續享受這種親情的前提是,顧好自己的健康,才有能力照顧父母。

 

不要一直以為還有「下一次」,而要常常心想,或許只有「這一次」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