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肚子痛就醫,發現卵巢癌!醫師:出現這4症狀,可能已是卵巢癌晚期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2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卵巢癌堪稱「婦科癌症中最可怕的隱形殺手」,因為早期不易發現,確診時往往已經是晚期。卵巢癌雖然不是最常見的婦科腫瘤,卻高居婦科惡性腫瘤死亡率第一名!

「天呀!真的是我得癌症嗎?」42的陳小姐是一名開朗的護理師,民國100年時,她發現左邊腹部變得愈來愈大,而且有肚子痛的症狀,趕緊就醫,最後在台中榮總確認罹患卵巢癌

 

確診之後,她立刻進行手術切除左側卵巢。病理切片發現,陳小姐的腫瘤是一種惡性度高、容易復發的類型,因此手術後繼續接受6次化療

 

罹癌後生下女兒
腫瘤卻多次復發

 

回想得知罹癌的當下,陳小姐非常驚訝與難過,當時她正準備與交往8年的男友結婚,很擔心自己的生育能力會不會受到影響,內心不斷想著「我還有機會成為媽媽嗎?」

 

第一次化療療程結束後,陳小姐勇敢接受人工受孕,於102年生下寶貝女兒,感受到身為母親的責任與幸福感,卻在104年後陸續發現腫瘤復發,於是她接受第二次手術與化療療程,為了親愛的家人繼續努力!

 

後來,陳小姐於105年再次開刀,切除轉移至腹膜的腫瘤,接著進行第三次療程,包含6次化療和21次標靶治療。

 

追蹤期間,因腫瘤指數「CA125指數」升高,又接受11次化療和17次標靶治療,直到今年6月結束療程,目前持續追蹤中。

 

卵巢癌是隱形殺手
發現時大多已轉移

 

台中榮總婦科主任呂建興表示,卵巢是婦女生殖系統中最重要的器官,由於位在骨盆腔深處,發生癌症時不易早期發現,等到確診時,往往已經很晚期。

 

統計發現,卵巢癌確診時,有高達75%已經轉移,因此被形容為「婦科癌症中最可怕的隱形殺手」。

 

若罹患卵巢癌,腫瘤逐漸長大、壓迫到鄰近器官,會出現一些輕微、模糊的症狀,但也容易被輕忽,出現以下症狀時,卵巢癌大多已經是第三期以上。

 

1.腹脹

2.肚子痛

3.消化不良

4.食慾降低

 

根據國健署統計,台灣每年約有1500多例卵巢癌的新病例,雖然不是最常見的婦科腫瘤,卻高居婦科惡性腫瘤死亡率第一名,提醒民眾注意。

 

樂觀面對抗癌之路
罹癌人生照樣精采

 

上述案例中的陳小姐,在治療過程中也有食慾不振、全身倦怠的情形,後來發現癌症轉移時,也曾對治療感到茫然與無助,但是她採取「面對它、接受它、積極配合治療」的方式對抗腫瘤威脅,保持樂觀的生活態度,支撐她一路走到現在。

 

另外,先生不離不棄的支持、母親溫暖的幫忙、女兒的貼心鼓勵,都成為陳小姐勇敢接受治療最佳動力。

 

原本從事護理工作的她,直到105年腫瘤轉移,需長期治療後才退出職場。現在她的生活重心除了照顧女兒,也會與家人出國旅遊,印證了即使罹癌,依然可以經營屬於自己的精采生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0次化療也打不倒她!卵巢癌不斷復發,54歲仍樂觀抗癌「上帝關了一扇門,必定開啟另一扇窗」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2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台中榮總提供
  • A
  • A
  • A

今年54歲的周小姐在四十多歲時,因肚子痛就醫檢查,赫然發現卵巢癌,從此開始艱辛的抗癌之路;數年來共接受40次化療和標靶治療、30次放療與多次手術,但她始終保持樂觀,即使癌症再棘手,也打不倒她的堅強意志!

周小姐原本在學校擔任行政人員,育有一女。

 

民國100年的某天,她突然下腹劇烈疼痛,在診所照了超音波,醫師發現她腹部似乎有腫瘤,趕緊將她轉診至大醫院,最後確診罹患卵巢癌!

 

同一年,周小姐在台中榮總接受減積手術,減少腫瘤體積、盡可能清除擴散的病灶,並搭配6次化療。

 

腫瘤多次復發
堅強挺過辛苦治療

 

兩年後,卵巢癌腫瘤復發,她只好接受腫瘤二度探勘手術,以及新療程的7次化療、30次放療,過程非常辛苦。

 

沒想到,才過沒幾年,105年時,又因為腫瘤侵犯,造成雙側腎水腫。

 

於是,周小姐兩側的腎臟都做了「經皮腎造口引流術」 (PCN),方便進行體外引流,並更換「雙J導管」,幫助尿液順利從腎臟流到膀胱。同時,她也接受第三次婦科惡性腫瘤的二度探勘手術。

 

更辛苦的是,後續她又接受27次的化療及標靶治療,並從108年開始,採行新治療方式,以口服藥物控制癌症。

 

已經這麼努力了,老天卻又跟她開了一個玩笑!

 

腸阻塞營養不良
辭工作在家靜養

 

今年4月,周小姐的腫瘤侵犯小腸,造成腸阻塞,於是4度手術,做了左側迴腸造口,之後發生「短腸症候群」,造成嚴重的腹瀉、營養不良,甚至造成低血壓而緊急送醫。

 

在這之後,周小姐才辭去工作在家靜養,並採用居家靜脈營養治療(TPN),並定期回診住院、服用標靶口服藥物,繼續跟癌症拚搏!

 

永保樂觀正向
勇敢抗癌沒在怕

 

多次的腫瘤復發,完全沒有打擊到她!

 

身為虔誠基督徒的她,始終抱持樂觀、積極的態度,以及強大的信仰力量,深信上帝「今日關了一扇門,它日必定會開啟另一扇窗」,既然如此,上帝必定有祂最好的安排;她抱持這樣的信念,勇敢接受治療。

 

在治療期間,她照樣跟著教會出國傳教,足跡遍及歐洲、戈壁、東南亞等數10國。

 

甚至,她在住院期間,還會到其他病房探望病友,分享自己的治療經驗和應對方法,安慰同樣深受癌症所苦的病人。

 

面對癌魔打擊,周小姐最強大的武器就是樂觀、正向、感恩的態度,有問題時,也會隨時請教癌症個案管理師。她說,面對疾病並不可怕,最重要的是保持愉快心情,勇於接受治療,未來依然充滿希望!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媽媽二姊都得乳癌,她46歲也罹癌!醫師:除了家族史,愛吃這1種食物,小心乳癌上身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10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乳癌是女性健康的殺手!乳癌的成因很多,從飲食、家族史、生活習慣都有關係。定期接受乳房X光攝影,若早期發現乳癌,治療後的存活率高達9成,千萬別輕忽。

吳玲的媽媽、二姊都是乳癌病友,母親在民國86年春節前夕,發現左胸有硬塊,乳癌發病年紀約為50歲,而二姊發現乳癌則是45歲左右。

 

有家族病史的吳玲,則是46歲時,在一次的乳癌篩檢中發現右胸有硬塊,當下內心受到一陣打擊。

 

由於媽媽、姊姊都有相同的經歷,吳玲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確診乳癌後,趕緊把握黃金治療期,在一年內完成放療和化療

 

乳癌原因多元
高脂飲食要當心

 

乳癌是女性癌症好發率的第一名,每年有超過1萬人確診乳癌、超過2千名婦女死於乳癌。乳癌的成因很多,不是單一原因造成的,尤其是以下高風險族群應特別注意:

 

1.有家族病史

2.初經來得早

3.停經時間晚

4.長期補充荷爾蒙

5.愛吃高油脂飲食

 

善用乳房X光攝影
早期治療存活率高

 

目前國際上最具醫學實證,可以有效提早發現、改善預後的乳癌篩檢方法是乳房X光攝影,國健署提供以下兩種族群的女性,每兩年1次的免費乳房X光攝影檢查:

 

1. 45~69歲女性

2. 40~44歲、二等親罹患乳癌的女性

 

雙和醫院外科部部長洪進昇表示,雖然每年有逾萬名新增個案,然根據統計,若是早期發現罹癌(第0-2期),治療效果佳,五年存活率可高達9成。

 

由此可見,只要能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乳癌不是可怕的疾病。此外,近年來乳房保留手術精準度提升,結合乳癌術中放射治療〈IORT〉,有機會讓乳癌病人保留乳房外觀。

 

臨床上因為不敢面對乳房問題,而拖延病情的人不少,洪進昇醫師表示,乳房疾病絕大多數仍屬良性疾病,若能早期發現,不僅治療方式越簡單,治癒機會也越高。

 

呼籲尚未做篩檢的民眾,不要怕麻煩,也不要怕痛,一定要定期做乳房篩檢!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說以後賺大錢、有時間再帶你去旅行...有一天你會後悔沒有在父母健康時,帶他們去想去的地方

撰文 :雪兒 Cher 日期:2019年10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編按:「人生短短幾個秋,生命無比的無常,我們怎能妄自揮霍?」帶父母家人來一趟旅行吧,就算只是輕旅行;在你生命裡,寶貴的就請珍惜,平淡的才真正快樂!「別說,以後賺了錢、有時間再帶你去旅行!」人生沒有太多的以後,因為你不知道以後的自己會發生什麼意外。趁著自己還可以,我努力飛翔,跌到,再爬起來。不要有一天後悔,沒有在父母或家人健康時,帶他們旅行,去想去的地方...

這兩三年幾乎都把時間留給家裡,去年我帶了爸媽去汶萊、馬來西亞、韓國、印尼、南美,今年準備帶他們去瑞士跟巴爾幹旅行。

 

每一次訂機票之前,都會問自己「真的嗎?」畢竟帶家人自助跟獨自出走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一個人崩潰跟一家人崩潰,我寧可選前者,但是,有些事情不做,以後都不會做。

 

旅行歸來後的改變,是現狀沒有改變

 

某天聚會有人問我「長途旅行回來,之後有什麼改變?」

 

我說沒有改變,街道一樣,電視一樣,狗屁倒灶的鳥事仍然天天都發生,只有我變得不一樣,我愛上了旅行,不想放棄出走,想要過的自由,不想束縛在朝九晚五討厭的辦公桌前。

 

即使身陷職場,還是學著找時間努力飛翔,一開始身邊的人覺得我奇怪,後來他們發現我過得比過去還要快樂,原來旅行並不是單純的吃喝買,更多的是發現自己存在的美好。

 

現狀沒有改變,我的心態卻已經改變

 

慢慢的,一樣的世界因為我的快樂起了化學變化,曾經極力阻止我出走的那些人們,逐漸跟我一起踏上未知的道路,是的,自助旅行一點都不難,語言跟錢都不是問題,重要的是勇氣。

 

決定帶家人一起揹著背包去旅行,出外相處比在家生活還困難,重要的還是不怕死的勇氣,相信每一次慘烈戰役後,會擁有彼此最珍惜的回憶。

 

想想人生不就是如此有趣。

 

帶家人去旅行,是旅程多年後最大的改變

 

曾經我想逃離這個家,離家出走後卻很思念這裡的味道,曾發誓絕對不會帶家人出國,沒想到多年之後竟然帶著她們一起旅行,或許這個世界沒有一定的定律。

 

爸爸說,隔壁的鄰居上週進了醫院後到現在還沒出來,這個年紀看了太多失去,也怕哪天就輪到自己。

 

爸爸說,賺了一輩子的錢也帶不進棺材裡,能走多遠,就去多遠,為了準備出門,他會好好保養身體。

 

爸爸說,人生的畢業旅行,最後一個國家是天國,除此之外你沒有不能去的地方。

 

我心想,若無法讓你牽著我的手走到紅毯的另一端,那麼帶你們走去世界的彼岸,不也是一種幸福。

 

別說以後我再帶你去旅行,人生沒有太多的以後

 

別說,以後賺了錢再帶你去旅行,
別說,以後有了時間在去環遊世界,
別說,以後。

 

人生沒有太多的以後,因為你不知道以後的自己會發生什麼意外。趁著自己還可以,我努力飛翔,跌到,再爬起來。

 

不要有一天後悔了,沒有在他們健康時,帶他們去想去的地方,即使整趟旅程你們都在互相生氣。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雪兒 Cher」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變胖不是中年發福,竟是卵巢癌?醫師:卵巢癌發現多是晚期,這7大症狀千萬提高警覺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9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今年61歲的徐女士,早已停經多年,2年多前突然發覺私密處有褐色分泌物、很像月經來潮的出血情況,且經常流出羊水般的液體,警覺不對勁,就醫卻被當作間質性膀胱炎,或腸胃疾病,最後竟確診是晚期卵巢癌!

為了找出病症,徐女士跑遍全台十餘家醫療院所求診,桃園、台北、花蓮和高雄都有她徬徨尋醫的足跡。半年後,徐女士才在一次腹部超音波檢查中,被發覺異常,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卵巢癌。

 

此時的徐女士,不僅腹部明顯腫脹,腫瘤佔據整個腹部,癌細胞更已擴散侵犯腸道,不得不做人工造口幫助排便

 

徐女士的先生無奈地表示,以前認為只要定期做乳房檢查、子宮頸抹片檢查,就能遠離婦癌的威脅,怎麼也沒想到還有一種癌症叫做「卵巢癌」,讓人完全不曉得如何防範。

 

卵巢癌是一種很特別的癌症,不是卵巢本身發生癌變,主要是輸卵管和子宮內膜的細胞掉落至卵巢後癌化所致。卵巢癌初期沒有臨床症狀,確診多已是晚期。

 

小心卵巢癌!

難發現又難治療

 

台灣臨床腫瘤醫學會教授吳銘芳表示,卵巢癌近35年間發生率逐年增加,成長超過2.5倍。

 

而且根據105年癌症登記資料,當年共新增1507名患者,但同年也有超過656人因卵巢癌死亡,比率超過4成,惡性之高是子宮體癌比率13%的3.3倍。

 

造成卵巢癌惡性高的原因,主要是診斷和治療上有兩個困難。

 

第一難是「早期難發現」,患者的早期症狀不明顯,包括腹脹、肚子痛、容易飽足、頻尿、尿急、腰圍變粗、發胖等症狀,易與其他疾病混淆,導致近5成患者確診時已是晚期。

 

第二難是「晚期難治療」。

 

相較於乳癌、肺癌和大腸癌,晚期卵巢癌的治療武器顯得匱乏,除了手術之外,過去20多年僅有放療、化療供選擇,其中又以化療為主。在此情況下,患者也常因一再復發而深陷反覆化療之苦。

 

標靶藥物治療

有助對抗卵巢癌

 

治療方面,林口長庚醫院婦癌科醫師周宏學表示,國外研究發現晚期卵巢癌患者經手術和化療的標準治療,達到完全緩解的狀態後,約7~8成患者會在1年至1年半左右復發。

 

而且,隨著每一次更換新的化療藥,患者也會因抗藥性,導致疾病無惡化的間隔縮短,越來越容易復發。

 

不過,研究發現,晚期卵巢癌患者以抗血管新生標靶搭配化療,可以延長疾病無惡化的時間,降低復發風險,對於第4期患者更有延長整體存活期的效果。

 

定期健康檢查

早期揪出婦癌

 

台灣臨床腫瘤醫學會和台灣癌症基金會建議,女性要養成定期做婦癌篩檢的習慣,包含:乳房攝影檢查、子宮頸抹片檢查、骨盆腔超音波檢查,以及血液中癌症指數檢測等方法,以助早期發現婦癌蹤跡和早期治療。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安寧善終】她罹卵巢癌恢復5年癌症復發:我希望生命最後,在家道別

撰文 :楊育正、楊惠君 日期:2019年09月2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示意圖,非當事人。)
  • A
  • A
  • A

二○○○年的夏天,我帶著即將完成國家衛生院婦癌專科醫師訓練的六個學員,到美國參加美國婦癌學會,順道拜訪美國西岸幾個主要的癌症中心。參訪結束前,訓練計畫的國際老師──知名婦癌專家里奧.拉加西(Leo Lagasse)教授在他洛杉磯的家裡設宴款待我們。

當時已年近七十的拉加西教授在臨床上仍然非常活躍,並且積極從事援助第三世界的人道醫療計畫,十分受人敬重。

 

同為婦癌醫師,很自然地,我和他聊起了面對癌症不斷帶走我們的病人時,無數令我無能為力的心碎時刻。

 

被卵巢癌纏身的她:有一種無奈叫心痛

 

我舉了一個赴美前不久照顧的一名病人吳小姐為例。吳小姐是卵巢癌病人,最早在其他醫院開刀,但主刀醫師打開肚子、割傷腸子後,再把肚子關起來說:「這沒辦法再開刀了!」吳小姐才被轉送到馬偕醫院來。

 

我們組成外科照顧腸子、泌尿科照顧膀胱,再加上我所帶領的婦產科醫師,讓曾被其他醫師認定「不能開刀」而放棄的吳小姐,經過一連串的手術及治療,能夠存活下來,並且度過了很長一段生活品質極佳的時光。

 

這樣持續了五年。五年之中,她不但恢復工作,生活平順,並常藉著門診返診時和其他病人互動,鼓勵心理脆弱的新病人。我們在這段期間建立了很深的醫病友誼。

 

然而,不幸的消息傳來。一天,吳小姐返診時告訴我,她持續咳嗽好幾週,我立即安排她做胸部X光檢查,發現肋膜積水及肺部轉移病灶,確認是卵巢癌復發,並轉移到了肺部。

 

吳小姐問我:「還有多少機會?」由於一旦卵巢癌復發,且已出現遠端轉移,就幾乎沒有治癒的機會,我只有據實以告,並說明此時的治療目標會在控制病情、延長生命,並改善生活品質。

 

但她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這一回,不是醫師放棄了她,而是她放棄了醫師,轉而投向聲稱可以「包醫」的非正統醫療。期間,我與我太太都努力地勸她要回來繼續進行正規治療,仍無法改變她的決定。

 

不久後,吳小姐還是進到了醫院急診,呼吸急促、形銷骨立,轉到病房來後,我能做的事更有限了,只剩下最後的支持療法。

 

一天,我在看門診的時候,病房的護士小姐告訴我,吳小姐說她想回家了,我立即趕往病房探視她。推著吳小姐的推車在病房走廊邊,正要離去。見著我來,她勉強擠出了淡淡笑容,以最後的力氣、微弱的喘息聲,在我耳邊說出:「我希望最後,在家裡。」然後對我說出感謝和道別。

 

面對婦癌,老教授也只能淚眼以對

 

在與拉加西教授談話的當下,我仍能感受到那種心痛。我問這位久經沙場的老教授:「當我們自己一再重複這樣的心碎時刻,我們無以自處、我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面對這樣的哀傷,當你長期照顧的病人已經變成你很重要的朋友時,你最後要送走他,這時候,我們要怎麼處理這樣的感情?」

 

我止不住激動再接著說:「你要怎麼教導在座其他的年輕醫師,要投注感情於這樣的工作,可是卻要堅強地面對?」

 

我並沒有得到老教授言語上的回答。但那一刻,我清楚地看到他眼眶瞬間泛紅,眼角有晶瑩的淚珠閃爍,我已明確知道,我們有相同的經驗與哀傷,也明白,這是婦癌醫師無法避免的難題,即使有再顯赫的資歷、再豐富的經驗,都可能不會變得熟練或無感──如果我們對病人投注了感情,眼淚,是唯一的答案。

 

哀傷只會淡化,不會消失

 

在我治療的一千多例癌症病人當中,最棘手的狀況,永遠是病人即將離去之前,悲傷而無法面對的家屬。那每每讓我想到《尋找失樂園》(Finding Neverland)故事裡,一位稚齡的小兒子含淚問出:「Why they must die?」(為什麼我的父母要死掉?)每一個失去親人的家屬,似乎都以他們傷心的眼神,對我提出這樣的詢問。

 

我的病人林太太的小兒子,便是其中一個。

 

林太太是卵巢癌患者,和許多這類疾病的患者一樣,雖沒有明顯症狀,但一被診斷就已是第三期。經由手術後,再配合六次化療,林太太的小兒子卻希望母親轉而嘗試另類醫療。

 

同樣,很快地,林太太的癌症復發了,再回到醫院來時,已有廣泛的腹腔散布和內膜積水。並且因為腫瘤的壓迫,又瀕臨直腸阻塞,林太太本身不願意再接受手術治療,但只做了一次化療,嚴重的骨髓抑制就併發了敗血症,病況危急。

 

意識很清楚的林太太,有許多次表達希望平靜離去,她與丈夫也早已簽署了〈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

 

當初要林太太做另類療法的小兒子幾近崩潰,他不願意就此放手,因為他深感愧疚,覺得都是因為自己要媽媽不再接受西醫治療而去吃中藥,才害死了媽媽。他一再地苦求醫護人員千萬不可以放棄對媽媽的積極治療,幾次情緒失控。

 

有天下午,我就這樣抱著這個還不滿二十歲的大孩子,我安慰著他,不是以一個醫師的身分,而是以一個同樣經歷喪親之慟的人子角色。我對他說,十七年前,在我最景仰的父親去世前,我也是何等的不捨,但為了讓父親放心離開,我在父親臨終之前,對他做了什麼承諾與如何道別。

 

我告訴這個孩子:「你該趁著媽媽神智還清醒,告訴她,你愛她,並且會永遠記得她;請你告訴她,你會照顧你年老的父親,請媽媽不用擔心;也請你告訴她你會努力上進,好好生活,珍惜她給你的人生,也讓人因為你而紀念她。當時,我就是這麼告訴我的父親。」

 

我想,這孩子接受了我的建議,最後順從了媽媽的心願,讓媽媽平靜而去。但我至今還在等待當時他跟我的約定──他說,辦完了母親的後事會再與我聯絡,讓我們分擔彼此的憂傷。

 

我知道,失去親人的哀傷會隨著時間淡化,但是卻從來不會消失。

 

在痛苦的試煉中反思

 

之後,我參加馬偕醫院精神科方俊凱醫師的一項研究計畫:「以照顧癌末病人之醫學倫理,建構醫師靈性成長課程」,引導我具體審視自己行醫生涯的成長經驗,並進一步了解自己身為醫師的深層意義。是的,就像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所說:「我們偶爾能治癒疾病,經常可以解除痛苦,但永遠可以給予安慰。」

 

遇到醫療的困境時,有些醫師可能選擇只扮演有限的身體醫治的角色,抽離情感;有些人則期待隨著時間可以解決一切的問題。然而,使人成長的不是時間,是用心、是投入,是痛苦試煉後的反思。

 

經過這樣的過程,一名醫者可以從技術層面的追求,昇華為對全人的關懷;從無力的嘆息,轉變為超越知識和制度障礙的努力,而能夠給所愛的人不拘形式的靈性關懷,就像遠藤周作的小說《深河》中,那位背負著印度教教徒,到恆河中去做臨死前洗滌的天主教神父。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在我離去之前:從醫師到病人,我的十字架》,寶瓶出版,楊育正, 楊惠君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