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胖不是中年發福,竟是卵巢癌?醫師:卵巢癌發現多是晚期,這7大症狀千萬提高警覺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9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今年61歲的徐女士,早已停經多年,2年多前突然發覺私密處有褐色分泌物、很像月經來潮的出血情況,且經常流出羊水般的液體,警覺不對勁,就醫卻被當作間質性膀胱炎,或腸胃疾病,最後竟確診是晚期卵巢癌!

為了找出病症,徐女士跑遍全台十餘家醫療院所求診,桃園、台北、花蓮和高雄都有她徬徨尋醫的足跡。半年後,徐女士才在一次腹部超音波檢查中,被發覺異常,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卵巢癌。

 

此時的徐女士,不僅腹部明顯腫脹,腫瘤佔據整個腹部,癌細胞更已擴散侵犯腸道,不得不做人工造口幫助排便

 

徐女士的先生無奈地表示,以前認為只要定期做乳房檢查、子宮頸抹片檢查,就能遠離婦癌的威脅,怎麼也沒想到還有一種癌症叫做「卵巢癌」,讓人完全不曉得如何防範。

 

卵巢癌是一種很特別的癌症,不是卵巢本身發生癌變,主要是輸卵管和子宮內膜的細胞掉落至卵巢後癌化所致。卵巢癌初期沒有臨床症狀,確診多已是晚期。

 

小心卵巢癌!

難發現又難治療

 

台灣臨床腫瘤醫學會教授吳銘芳表示,卵巢癌近35年間發生率逐年增加,成長超過2.5倍。

 

而且根據105年癌症登記資料,當年共新增1507名患者,但同年也有超過656人因卵巢癌死亡,比率超過4成,惡性之高是子宮體癌比率13%的3.3倍。

 

造成卵巢癌惡性高的原因,主要是診斷和治療上有兩個困難。

 

第一難是「早期難發現」,患者的早期症狀不明顯,包括腹脹、肚子痛、容易飽足、頻尿、尿急、腰圍變粗、發胖等症狀,易與其他疾病混淆,導致近5成患者確診時已是晚期。

 

第二難是「晚期難治療」。

 

相較於乳癌、肺癌和大腸癌,晚期卵巢癌的治療武器顯得匱乏,除了手術之外,過去20多年僅有放療、化療供選擇,其中又以化療為主。在此情況下,患者也常因一再復發而深陷反覆化療之苦。

 

標靶藥物治療

有助對抗卵巢癌

 

治療方面,林口長庚醫院婦癌科醫師周宏學表示,國外研究發現晚期卵巢癌患者經手術和化療的標準治療,達到完全緩解的狀態後,約7~8成患者會在1年至1年半左右復發。

 

而且,隨著每一次更換新的化療藥,患者也會因抗藥性,導致疾病無惡化的間隔縮短,越來越容易復發。

 

不過,研究發現,晚期卵巢癌患者以抗血管新生標靶搭配化療,可以延長疾病無惡化的時間,降低復發風險,對於第4期患者更有延長整體存活期的效果。

 

定期健康檢查

早期揪出婦癌

 

台灣臨床腫瘤醫學會和台灣癌症基金會建議,女性要養成定期做婦癌篩檢的習慣,包含:乳房攝影檢查、子宮頸抹片檢查、骨盆腔超音波檢查,以及血液中癌症指數檢測等方法,以助早期發現婦癌蹤跡和早期治療。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肚子痛半年,竟是大腸癌末期!平均活不到兩年,她靠手術、腹腔溫熱化療對抗腫瘤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9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宋小姐無特殊病史且生活作息正常,長期在國外工作,但有午餐後1~2小時就會開始出現間歇性下腹痛的困擾,且疼痛程度日漸加劇,連止痛藥都失效,雖曾於國外就醫,卻被診斷為腸躁症,回台就醫才發現是大腸癌!

由於宋小姐長達半年每天肚子痛,讓她不堪其擾,決定結束國外工作返台就醫。

 

一開始接受糞便潛血檢查,並未發現異樣,直到去年十月,因為側身摸到疼痛硬塊,而接受全身斷層掃描。

 

這才發現,大腸及肝臟均有腫瘤,並已轉移至腹膜多處,確診為大腸癌第四期,臨床統計平均存活不到二年。

 

手術配合化療

對抗大腸癌轉移

 

收治病例的馬偕醫院大腸直腸外科主治醫師陳建勳,起初試圖以腹腔鏡手術切除腫瘤,卻因考量腫瘤過大,不易摘除乾淨,最後決定改以傳統開腹方式,進行腫瘤減積手術,盡可能完整清除在大腸、肝臟、腹膜的可見腫瘤。

 

同時,進行腹腔溫熱化學治療,透過加溫至41~43℃的化療藥劑,在腹腔內循環灌洗,以高溫的物理傷害,以及化療藥劑的毒性作用殺死殘存的腫瘤細胞。

 

手術全程共歷時12~14小時,宋小姐於加護病房觀察兩天後轉至一般病房,移除引流管一週後順利出院,並接續進行化療注射療程。

 

當初,宋小姐抱持「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方法」的想法與醫療團隊充分配合,住院期間,也未因治療導致體重大幅下降,術後四個月,各項數值與檢查均正常,隨即重返工作崗位、恢復正常生活,目前固定每三個月至門診追蹤。

 

腹膜轉移難治療

腹腔溫熱化療有希望

 

惡性腫瘤蟬聯多年國人十大死因首位,發生率又以大腸直腸癌最為常見。馬偕醫院大腸直腸外科主任劉建國表示,惡性腫瘤併發腹膜轉移,在治療上的確是很棘手的問題,存活率相對較低。

 

而且,腹膜腫瘤轉移一旦發生,會使得化療、標靶治療在腹膜的灌流濃度很差,傳統治療難有突破性的效果。

 

臨床上,過去罹患大腸直腸癌,加上腹膜轉移的存活期往往不到一年,縱使病人接受化療,再加上標靶藥物治療,僅能爭取6~9個月的存活期,顯見這類病人的臨床治療困難重重。

 

陳建勳表示,「腹腔溫熱化學治療」目前可運用於大腸直腸癌的腹膜腫瘤轉移、闌尾黏液癌等多種癌症治療,但是並非每一位患者皆適合此種療法,須由醫療團隊綜合評估其年齡、是否有糖尿病或高血壓、生理機能、心肺功能及腫瘤可減積程度而定。

 

此外,由於大腸癌95%以上屬於腺癌,若分化較差的腺癌也不適合此療法,因此,非常需要透過專業的判斷,以進行個別化醫療計畫的擬定。

 

馬偕醫院兩年前成立大腸直腸癌腹膜轉移整合治療團隊,以腫瘤減積手術,搭配腹腔溫熱化學治療,目前已有數十位病人在整合照護模式下,進行更安全與積極的治療選擇。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40歲就留下遺書...認為以癌症離世,是一種恩賜!罹癌醫師:癌症,讓我擁有不留遺憾的祝福

撰文 :楊育正、楊惠君 日期:2019年09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他在40歲時就坦然面對生死,留下深富情感的遺書,只願留給家人最後一絲溫柔。是什麼樣的心情,讓他認為,以癌症離世,是一種絕佳的恩賜?他甚至深情款款地說:癌症,讓我擁有不留遺憾的祝福,如果有一天,我不再醒來,我真的沒有遺憾…。

抗病的過程中,雖然曾有低落或病況突然轉危的衝擊,但我自始至終心裡多半時間都很篤定,那是超越我在醫療專業的認知,除了來自我的信仰之外,更多是來自於自己長期的「準備」。因為我對親愛的家人勇於「表白」,讓我不害怕突然的告別。

 

這期間,我接受到好多啟示,從白晝的日常生活、從夜裡的罕見夢境。當然,這些細微而巧妙的各種感應,只有信者恆信。多年前,我赴美探望哥哥時,和他聊起父母的狀況,也提到父母很掛心他在外地的發展。

 

大學畢業就負笈他鄉,一直不在家人身邊的哥哥突然感傷地說:「育正,我羨慕你可以和爸媽這樣貼心,無話不說,但請千萬不要把我遇到的大小狀況告訴他們。我不在他們身邊,很多事無法對他們解釋,分隔兩地,只會徒增老人家的憂慮。」

 

大哥、大哥!您可還記得?您可知道我當時是如何的感動?!

 

確定罹癌症時,我希望:孩子,請別為爸爸擔心

 

哥哥這話語重心長,我一直放在心裡。當我確定罹癌時,一開始也決定先不告訴遠在美國的兩個孩子,便是不忍心他們使不上力而自責、擔心。

 

我只是寫信給女兒凱雯,請她幫我在美國購買可緩解化療黏膜傷害、有助修復組織的麩醯胺酸(glutamine),美國價格比台灣便宜許多。凱雯是多麼聰慧的孩子,又有生物科技的背景,立刻敏感地來信問道:「爸爸怎麼了?生病了嗎?」

 

孩子啊,爸爸怎麼捨得你們在遙遠的地方為爸爸掛念?我隨即回信給凱雯推稱:「爸爸只是拉肚子。」不久後,凱雯再來信說,將返台一週,我知道,病情是隱瞞不住了。之後,兒子定家也帶著孫女兒Dena回來了。

 

一家人不是浸淫在悲傷的情緒中,反倒是孩子們帶給我極大的喜悅,他們給了我抗病的最佳禮物──凱雯和定家的妻子竟然同時宣布:「有喜了!」這喜事不僅來得巧合,更屬「難得」。

 

罹患癌症讓我因禍得福?女兒和媳婦有喜,鳥兒也來生蛋

 

凱雯自小就十分有主見,看媽媽一生為家庭付出、奉獻,一心一意放在孩子身上,她早早立志絕不做「傳統主婦」,結婚前就向夫家表明:「不生孩子!」做為她的父母,沒有選擇,只能全力接受自己孩子的性格和選擇,但心底仍不免有點小小遺憾,並替這孩子捏了把冷汗。所幸,凱雯有福氣,進了非常好的婆家,也能包容她的想法。

 

這次回來,她對媽媽說:「哎喲,真奇怪,我好像『有了』。」聽在我和妻子耳裡,這根本是天大的幸運,根本是恩典奇蹟了。

 

好事接二連三。為不孕所苦的媳婦,在馬偕胡主任和不孕症團隊的努力下,順利有了我最可愛的小孫女Dena,還想著要再添個孩子,第二度做試管嬰兒也順利成功了。而且,女兒、媳婦的預產期算來竟然是同一天!

 

天父上帝的恩典啟示不僅於此,我家裡陽台的桂花樹枝椏間,那時還飛來了白頭翁,辛勤地銜來一枝枝的乾草,幾天內完成愛巢,然後就在這裡下蛋、孵蛋,孵出兩隻小鳥,一片生氣盎然,三喜臨門。我笑著對妻子說:「現在我們這個家裡,除了妳之外,所有『母的』都有喜了!」

 

若以癌症離世,是一種恩賜

 

我四十歲就留下遺書,對子女從不隱飾心情,也不吝於表白,即便罹病後,我也沒有需要再特別「交代」的話語。但我真是萬分欣慰,能擁有足夠的福氣,看見自己的人生因為孩子們將生命傳遞下去,而更圓滿、無憾。孩子們一直都知道,我有多愛他們,我有多愛這個家庭。

 

成長過程中,保守拘謹的父親不太顯露自己的情感,一直到生病、罹癌後,才開始學習對兒女展露依戀,直到臨終才把「愛」字說出口。在我自己成家後,便早早立志,要讓兒女感受到自己的心意,所以他們是在我不吝於「談情說愛」之中成長,對於父親的感性毫不生疏。

 

但我仍必須說,人若終將與自己最親愛的人說再見,以「癌症」做為生命告別的終場,其實是一種恩賜。有人會輕率把「痛快」掛在口邊,以出車禍或心臟病一下子就離開、沒有痛苦和拖磨為期待。

 

然而,連一聲「再見」都沒說,真的不覺遺憾嗎?真的沒有欠了家人一句「我愛你」,真的沒有什麼還來不及交代嗎?

 

癌症提供了一段「時間」,可以思考前半段漫長人生有哪些沒說出口的話、沒有交代的事,可以及時彌補;哪些事再重新來過,可以處理得更圓滿。

 

人生總有些事情要我們去完成、有些事情需留下記憶,當年錯身而過的、一起成就的,或是未能完成的事,癌症,給了我們「第二次」的機會。

 

若能以這個角度來看,罹癌擁有「不留遺憾」的祝福,它其實就不會是一種折磨的「詛咒」。

 

在我生病後,只就一件事與妻子正式提出討論,我檢視了自己的財務狀況,感謝多年來在醫院工作,讓我有穩定的財務,我知道即便我走了,妻子未來的生活無虞,這是我對她犧牲自己事業、盡心守護家庭、成就丈夫唯一的回饋。

 

我生活向來簡樸,腳上穿的是阿瘦皮鞋、手上戴著雜牌手錶。我只交代佩親,不要想著以錢滾錢、聽信人做什麼投資,財務愈單純愈好,生活即可穩當安定。

 

就算我從癌症手中離開,我們終將重逢,不再分離

 

記得結婚二十五週年那天,我趁著佩親出門時,在家裡費心布置,以盆子裝了水、點上蠟燭、擺放了一地的石頭和花束,當她進門時吟誦:「如花之燦爛、如水之清澈、如石之堅實、如火之熾熱,便是我對妳的感情!」佩親進門後大哭。

 

我和佩親早已安排好身後事,一起買好了夫妻塔位,在相鄰父母的地方。買了塔位的那天,我寫了一首小詩給她: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醒來,請不要哭泣。

我們已完成了上帝的一首詩,

願神賞賜我們所信,

在彩虹所布之處,

我們終將重逢。

天上地下,

不再分離。

 

病後,我把這首詩找出來,再傳給她一次。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醒來,我真的沒有遺憾,因為該說出口的「愛」,我都大聲地說出來了,而且,不厭其煩地重述。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在我離去之前:從醫師到病人,我的十字架》,寶瓶出版,楊育正, 楊惠君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要放棄,加油!」1位安寧醫師的勸告:面對癌症末期病患,你絕不該說的3句話

撰文 :民醫晚安。朱為民醫師 日期:2019年09月18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18床位的T小姐,56歲,乳癌末期,因為食慾不佳入院。入院之後,經過與癌症病人、先生仔細地討論,病人決定不放鼻胃管,順其自然。後來一些症狀都調整的不錯,和先生以及團隊也逐步建立了默契。面對這樣癌症末期病人,總會感受到自己可以創造的價值,只是,這樣的價值有時也是很脆弱的。

一天查房時,床旁邊出現了二位沒看過的親友,詢問之下,發現是病人娘家的遠親,前幾個月住一般病房時也有來看過。跟他們聊了二句,也聽了他們跟病人先生聊了幾句,心中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只聽那位遠方親戚說:

 

「唉呦,才幾個月不見,怎麼變成這樣!唉!早知道那時如果……」

 

「你看看(跟先生說)!這麼瘦,都沒有吃東西嗎?為什麼不放鼻胃管呢?」

 

最後要走的時候,再補一句:「我下次再來看你喔!不要放棄,加油喔!」

 

在這邊我想和各位朋友討論一下,面對末期病人,有幾句話再說出口之前可以再思考一下:

 

面對癌症末期患者,思考第一句:「早知道那時……如果……」

 

生命充滿了選擇,面對疾病也是。無論病人之前做了什麼決定導致了目前的狀況,說這些對於他(她)的受苦來說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說了也只是讓病人不斷地去回想過去所做的選擇,而感到悔恨,無法面對現在所處的狀況,因而很難達到平安的境地。我推薦這樣說:「之前做了很多努力,真的很辛苦吧?」

 

面對癌症末期患者,思考第二句:「為什麼不做XX醫療」或是「為什麼要做XX醫療」

 

這句話我覺得如果是醫療專業人員,或是非常了解病人就醫過程及醫療選擇歷程的朋友說出口,給予第二選擇的建議,其實是ok的。

 

但若是一個平常較疏遠的朋友,可能並不了解,要做出現下的醫療決定,背後有多少醫療團隊的努力和病人內心的掙扎!

 

偏偏一般人又非常重視朋友的看法,所以一句話就可能使之前的溝通全部翻盤……我推薦這樣說:「你選擇這樣的醫療方式,真的很勇敢,可以告訴我你怎麼做決定的嗎?」

 

面對癌症末期患者,思考第三句:「加油!」

 

「加油」這二個字可以是激勵的魔法,也可以是消磨意志的魔咒。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說聲加油:上課時跟學生說「加油」,上班時跟下屬說「加油」,回家時跟兒女說「加油」,甚至連總統都成天把「加油」在嘴邊。

 

彷彿說了加油,鼓勵就會傳達,人生就會改變。一般狀況下,也許是的。

 

但對於末期病人呢?說了「加油」後,病人可能會想:「難道我不夠加油嗎?」;家屬可能會思考:「我還要怎樣加油才可以呢?」是故除非是病患的至親或多年好友,可以讓對方正確理解「加油」的意思。

 

不然,我推薦這樣說:「嘿,我會盡量多陪陪你。」面對死亡的孤單幽微,也許除了加油,需要的是更多的陪伴。

 

我相信每個人面對末期病患,都是抱持著善意說話的,因此,我們更要思考,如何將自己的善念轉化為精準的話語,給予正向的陪伴。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朱為民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肚子痛、血糖降不下來…胰臟癌早期難發現,9大症狀必知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6月2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胰臟癌是癌症中的隱形殺手,因為早期沒有明顯症狀,一旦診斷出,常是癌症中晚期。肚子痛、背痛、血糖降不下來、皮膚蠟黃、食慾不振等都有可能是胰臟癌的前兆,建議立即就醫。

不容易診斷之外,胰臟癌又特別容易轉移,因此很難根治。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外科部醫師葉俊杰提醒,如果就醫懷疑是胰臟癌,應該當作急症馬上處理,稍有猶豫就可能耽誤治療黃金時間!

 

案例一:背痛半年,發現胰臟癌

 

41歲何姓女子,不明原因上背痛半年,就醫的前一個月,背痛到無法躺平睡覺。就醫後發現是胰臟癌侵犯到腹腔的周邊神經,導致背痛不已,立刻安排手術,後續接受化療六個月,術後至今兩年沒有復發跡象。

 

案例二:血糖降不下來,竟是胰臟癌

 

67歲蔡姓男子,不明原因血糖控制不良,檢查懷疑是胰臟有腫瘤,但延遲兩個月才接受手術,才發現已經是末期胰臟癌。病患接受化療後,再進行第二次手術。目前術後半年,沒有復發跡象,連原本的糖尿病也痊癒了,不再需要吃降血糖藥物。

 

醫師提醒,若出現以下症狀,都有可能是胰臟癌的前兆,切勿掉以輕心。

 

胰臟癌9大症狀

 

1. 上背痛

2. 上半部肚子痛

3. 皮膚蠟黃

4. 眼球蠟黃

5. 大便呈現灰白色

6. 尿尿呈現茶色

7. 食慾不振

8. 體重減輕

9. 糖尿病患的血糖不明原因控制不好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肚子痛並非腸胃問題,可能是卵巢癌?醫:出現5大徵兆不注意,恐就已是癌末

撰文 :健康傳媒 - e 起 i 健康 日期:2018年05月21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當腹部出現脹痛、便秘、腸胃不適、食慾不振,但腰圍卻越來越粗等症狀時,小心這可能是晚期卵巢癌。今年90歲高齡的宋奶奶,在76歲那年出現這些症狀,原本以為是宿疾大腸激躁症,沒想到症狀持續惡化,檢查確診為卵巢癌合併腸阻塞。

在國人最新10大癌症排行榜中,卵巢癌首度擠下子宮頸癌,擠進前10名。國泰綜合醫院婦產科婦癌中心主任何志明表示,卵巢癌早期症狀不明顯,確診時,超過一半以上患者已到了晚期,5年存活率不到20%。

 

相較之下,宋奶奶幸運許多,當時醫師研判僅能存活半年,後來宋奶奶轉診至國泰醫院接受治療。何志明指出,當時宋奶奶腹部有1顆15公分的腫瘤,多處轉移導致部分腸阻塞,確診為第三期晚期卵巢癌,判斷腫瘤過大,先進行卵巢癌減積手術。

 

此外,術中還將腸沾黏剝離,並將腹部腫瘤、子宮、卵巢、輸卵管、網膜及多處轉移(如脾臟、大腸等)腫瘤切除,並作人工造口術,術後殘存腫瘤體積小於2公分。

 

並於術後第2週安排6次紫杉醇加鉑類化學藥物治療,腫瘤指數明顯下降,腹部腫脹及腸胃不適消失不見。

 

 

何志明提及,一般晚期卵巢癌,手術加化療平均可維持1年半,但容易復發,長期無病存活者不多。然而宋奶奶相當幸運,這也證實患者在第1次卵巢腫瘤切除手術後,如能讓腫瘤小於1公分,有助於延長存活期。

 

何志明也提醒,女性若有持續性腹部腫脹,腸胃不適症狀,應先確認是否腸胃疾病,如果排除相關疾病,則可能是晚期卵巢腫瘤,需至婦產科接受進一步檢查。

 

此外,何志明也建議,年齡超過50歲、未曾生育的婦女、有卵巢癌家族史、乳癌、較晚停經的婦女及長期暴露於石綿致癌物質中等高危險群,需定期做婦科檢查。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NOW健康」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