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輕女的台灣家庭,女兒反而更孝順?女人40後,不要想去控制誰,包括自己的父母親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10月22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有人可以讓你愛著、付出著、珍惜著,是很珍貴的事情;可是當你不停付出,卻依舊對自己不滿意時,你就需要讓自己停下來,看看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夫妻之間需要有許多能力,包括最基本的:要能夠支持彼此,並且合作共同解決問題。你過往可能總是成功扮演問題解決與關係支持的角色,但也因為你過度承擔、涉入父母的夫妻界限,讓他們成功減少了對彼此的需求。

 

然而,就算你為他們做了這麼多事情,你通常不會真正感覺到快樂;父母也許會感謝你的孝順和貼心,但相信你其實更希望他們是用幸福快樂的表情來回應你的付出。

 

在此步驟中,你要開始限制自己拼命做且使命必達的習慣;因為你要用對力氣與方向,才能真正幫助到你的家人。

 

我就曾經聽過這樣拼命的故事: Vicky 總是盡責地在每個角色中努力地付出,看著他愛人的方式,我自己都深感不及。聽著她是如何陪伴自己的家人,以及如何去逗家人開心,我總是打從心底佩服他。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有人可以讓你愛著、付出著、珍惜著,是很珍貴的事情;可是當你不停付出,卻依舊對自己不滿意時,你就需要讓自己停下來,看看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我曾經跟Vicky 對談:

 

「你做了這麼多事,為什麼還覺得自己做不好?」我困惑她為何總是充滿自我苛責的聲音。

 

「很簡單,我覺得她還是很不快樂。」她的母親是個犧牲奉獻的女人,但她的父親卻很大男人,總是挑惕自己的老婆,母親難過時就會找她傾吐。

 

她總是每天打電話給母親問候,週末回家陪伴。她會帶各種小禮物或好吃的東西想讓母親開心,拉母親出門踏青、為母親按摩,只為了讓母親可以稍微嘴角上揚—但她總是很難盼到。

 

「那媽媽不快樂是為什麼?是妳造成的嗎?」我問著。

 

「不是啊,是因為我爸一直沒有回應我媽的付出。」她說著。

 

「哇,所以好難,爸爸沒有回應媽媽,連帶著媽媽也沒辦法回應你了......」我說著。

 

我看著她陷入沈思。

 

「妳覺得真的有辦法讓媽媽『真正』快樂嗎?」我繼續問。

 

她抬起頭,開始搖頭。

 

「是的,但妳一直這樣付出,一定是有些東西讓妳一直願意這麼做吧?」我問著。

 

「對,至少週末我回家,媽媽不是一個人孤零零地在客廳一直看電視;至少有人說話,會讓她不這麼落寞......」她說著。

 

「是啊,妳做得很好。但做這麼好,還是沒能讓她開心,這樣可以嗎?」我問著。

 

她的表情裡充滿困惑。是的,很多人都會困惑:為什麼這樣會可以呢?

 

事實是,我們在兩代關係的痛苦之間,已經站錯位子了。我們涉入了夫妻本該創造彼此愛、滋養與陪伴的圈子裡,想要去給予父母像是情人般的陪伴;即使長久相處、已是老夫老妻的家人,當中依舊存在那份情愫與親密歸屬的渴望。

 

你永遠無法超越父親的位子,去讓母親感到愛情裡的快樂,只要母親還渴望著父親的愛,即使孩子做得再多,也難以讓母親感到內在充盈。

 

只有當母親決定調整自己在關係中的位置,例如:學會與父親平起平坐,去表達愛並爭取愛;例如:對關係死心,不再期望也不再失望,轉而專注在自身的幸福快樂上。如此一來,母親的快樂,才有可能真正發生。

 

還記得在某次界限工作坊中,我讓學員去練習如何退出父母的關係界限。

 

有位學員是家中很努力付出的女兒,而且單身。在過往的例子中,單身女兒涉入父母關係的狀態總是特別多。一來是父母容易因為她們是單身,而覺得叫得動她們;二來是他們重男輕女的家庭氛圍,讓女兒在愛的匱乏中,更努力付出去獲取愛。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過了40歲,愛情還是傷痕累累...他對你不好,是不是你太會忍耐?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9月16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小菲談了幾次戀愛。每一次戀愛,小菲都覺得這個人就是自己的「靈魂伴侶」,於是,小菲非常認真經營每一段感情。

為了對方,小菲很願意調整自己去配合他;原本在工作上非常盡心,時常加班的小菲,可以為了配合對方的時間而提早下班、請假,假日當然也都是空給對方的。

 

每當戀愛沒多久,小菲就會很想與對方共度兩人世界,於是會邀請對方來自己租賃的套房過夜,或是去對方的家中過夜。最後,暫住變久住,小菲也開始擔起幫對方打掃、煮飯、照顧對方起居的責任。

 

當做著這些事,兩人生活也越來越沒有界限時,小菲會有一種朦朧的幸福感,覺得自己好像抓住了幸福,對方應該會和自己長久吧。

 

但沒多久,對方會開始有一些微詞,對小菲表達:「我們之間似乎太黏膩了,我想要一點個人的空間。」或是把時間花在工作、朋友的聚會,及自己的興趣上,拉遠與小菲的距離。

 

對於對方拉遠距離這件事,小菲感覺非常不安,因此她會開始詢問對方去哪裡、做什麼,甚至奪命連環叩,不停打電話、傳訊息給對方,甚至變得很容易嫉妒、懷疑對方,是不是劈腿有了別人,甚至不愛自己了……最後,對方總是不堪壓力而決定離開。

 

小菲不懂,為什麼對方總會提出「需要自己空間」的要求?為什麼對方總是不能如自己一般,把注意力放在這段感情、放在對方身上?小菲覺得自己為了他、為了這段感情付出那麼多,為什麼他總是不懂得珍惜?

 

而一段戀情結束後,小菲急於想找朋友聊聊這段感情發生的事,但是小菲也發現,戀情一結束,自己一大部分的生活也空洞了。

 

小菲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獨自去旅行、看看書、聽聽音樂,或是上一些有興趣的課程,那是小菲在談戀愛前很喜歡從事的活動。小菲也發現,自己很久沒有與朋友聯絡或聚會。談戀愛後,朋友每次邀約,小菲總是找理由推掉,因為她想要保留時間給男友。

 

當戀情結束後,小菲試圖想要與朋友聯繫,朋友卻變得冷淡,而不想回應。有個好友甚至對她直言:「你就是有異性,沒人性。這樣真的很糟糕!」

 

面對自己不停重複的愛情模式,小菲感到疲倦而受傷。

 

每結束一段戀情,小菲就覺得:有一部分的自己,硬生生地從身體中被扯掉。隨著一次次感情的挫折,小菲覺得自己越變越小,更把注意力放在男友的一舉一動,試圖迎合。

 

小菲覺得自己對男友越來越卑微,但做得越多,卻往往得到越來越糟的結果:對方總是忍受不了她的不安全感、占有與控制欲,於是決定離開。他們對小菲說的話,對待小菲的方式,也越來越過分、殘忍。例如罵小菲下賤,說她沒人要,甚至罵小菲三字經,要小菲下跪道歉……

 

但是小菲痛苦地發現,就算他們對自己罵出很難聽的話,做出很過分的行為,小菲卻只希望他們不要離開。只要他們不離開,要她做什麼,她都願意。後來,小菲發現自己開始會自殘,會在與男友吵架完,用刀片割自己,或是吞藥。

 

男友罵她:「不要再騙了,你再裝可憐啊!」

 

小菲忍不住自問,自己為何被輕賤到如此地步?難道是因為,自己真的是個很糟糕、不值得被愛,甚至不值得活在世界上的人嗎?

 

離不開的關係

 

你、我或許時常看到小菲這樣的女性(甚至可能,你就是小菲)。各方面條件都不差,但在談戀愛時,完全陷入愛情當中;追求著「全心全意」的愛情關係,只要談了戀愛,「天地化為零」,沒有什麼事情比另一半,或是比與對方相處還要重要。

 

但是這樣的女性,卻似乎很容易遇到對她不好的伴侶,而且就如「鬼遮眼」一樣,離不開對方。就算對方對她非常不好,甚至言語、肢體暴力、精神虐待,她都不會離開。

 

最後,這個女生身邊的所有人都因為看不下去,勸也沒用,而決定離開這個女生身邊。於是,這個不好的關係,更成為她唯一賴以為生的關係,她更不敢放棄,也不敢改變。

 

即使她很痛苦。

 

小菲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自己不夠好」的傷痕

 

有些女性對於自身的價值是不確定的,即使外在表現再好,對於已經帶著「好女孩裹腳布」的女性來說,獲得男人的愛與穩定的關係,才是「肯定自我價值」的重要關鍵。

 

從來,她以「他人的幸福」為自己的意義來源,也以此爭取父母有限的重視與愛;卻從來不知道,什麼是被好好尊重、疼愛、關心的感覺。

 

因此,當她進入一段愛情關係,會期待可以重寫自己的童年劇本,希望靠著付出、犧牲,來換得對方「全心全意」的愛與重視。

 

但是,如小菲這樣的女孩,從小到大沒有「被好好對待」的經驗,只有不停地爭取「被重視」、「被看見」、「被認為有用」,以證明自己價值的經驗。

 

當遇到對自己不好的人時,曾被好好對待過的人,很快會注意到自己的感受,留意目前的狀況不對,於是,不會讓自己委屈太久,就會逃之夭夭;但一個沒有被好好對待過的人,她在不健康的關係中,是很能「忍耐」的,而且一直抱著「只要我好好表現、努力改變。也許,有一天,他會變得不一樣,對我也會變得不同」的心態。

 

期待能重新獲得愛、重新被認可,那個自己總覺得不夠好的「小女孩」,可以因為她的努力而被接受、被愛,成為某人心中的獨一無二。

 

「於是,我才真能相信自己是有價值的。」

 

對於離開一段關係,她會感覺害怕。因為帶著「好女孩裹腳布」,沒有被好好對待的過程中,自我被貶低,使得她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所以想到要分手,要離開這個人,會覺得極為害怕:

 

「如果我離開這個人,會不會找不到愛我的人,孤老一生?」

 

所以,她寧可留在一個對待她不好的人身邊,等到狀況真的完全失控,甚至傷害已經造成時,這段關係才有機會結束。

 

而如小菲一般的女孩們,即使離開了一段受傷的關係,仍可能會繼續下意識地「重演自己的童年劇本」,繼續追求全心全意,為了對方而活的愛情關係,以全心的犧牲、奉獻來取悅對方,換得對方的肯定,以證明「自己是值得被愛的」。

 

甚至,因為太在意對方評價,面對對方的錯待或傷害行為,小菲更離不開,更認為「自己很差,所以對方才會這樣對我,那我要努力做得更好」,卻沒發現這可能是因為對方覺得「不管怎麼對你,你都能承受」而產生的行為。

 

這樣奮不顧身、飛蛾撲火地追求愛的態度,常讓我們遍體鱗傷,卻更覺得「自己不夠好」,而勉強自己做更多犧牲。那畫面就像是:你全身帶著傷,裹著傷口的布條還在滲血,卻為對方奉茶,只為了博得對方一笑。

 

用這樣的傷痕與犧牲換來別人的愛,真的值得嗎?而我們,又真能在這過程中,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嗎?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寶瓶文化,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母親一過世,妹妹竟告我要分遺產!你我的付出,到底價值幾分?

撰文 :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 日期:2019年09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編按:擔任長時間照顧者的妹妹,在母親過世後怒告王先生,爭取鉅額遺產分割;然而,這筆遺產,是他母親在生前,另外贈與給王先生的遺產。是什樣的原因,讓妹妹急欲爭取遺產分割?這個故事,期盼未來每一個家庭,都能在照顧、遺產分割上,能妥善安排,家和萬事興;也讓人省思,家人之間的照顧與付出,到底價值幾分?

遺產分割》母親過世後,妹妹告我要分遺產...

 

王先生常年因工作,被外派居住在國外,昨天打電話進事務所約諮詢時間時,還特別提到:「因為只會在台灣待一週,因此希望能幫他安排這兩天的時間會談。」因此,今天一早,就和他在事務所見面了!

 

「王先生您好,昨天電話中,您只提到有繼承的問題需要協助,請問是繼承遇到甚麼問題呢?」我問。

 

「吳律師,其實是我收到法院的開庭通知單!我妹妹告我,要分媽媽的遺產。通知單上寫下個月開庭,但我不會在國內,因此我想請吳律師幫我處理。」說著說著,王先生就把法院的開庭通知書遞給我了。

 

我接過來一看,案由確實清楚寫著「分割遺產」。我便接著問:「王先生,請問您母親在什麼時候過世的?遺產稅有申報完成了嗎?」因為,如果沒有申報完遺產稅,拿到國稅局的免稅或遺產稅繳清證明書的話,繼承人們是不能提起分割遺產訴訟的。

 

「有的,我媽媽在去年過世,遺產稅已經申報完成,有拿到遺產稅繳清證明書了!吳律師請看這份文件。」

 

我接過王先生遞給我的遺產稅繳清證明書,稍微看了一下上面申報的遺產,主要是銀行存款、股票,並沒有一般容易造成繼承人們分配意見不合的不動產。

 

因此我又向王先生提問:「看您母親的遺產,還算單純,請問您們的父親還在嗎?您又有幾位兄弟姐妹呢?」問這些問題,是在釐清繼承人,到底有哪幾位?

 

「我父親10年前已經過世,我只有一位妹妹,就是現在要告我的這一個妹妹。」

 

這樣初步看起來,已故王媽媽的遺產狀態和繼承人,都很單純啊~為什麼妹妹要告哥哥,而無法用協調的方式談遺產分配呢?

 

「妹妹提告之前,有和您談過嗎?」

 

「從去年媽媽喪禮辦完之後,我們就有陸陸續續的在談,對於媽媽的存款和股票,我們一人一半,是都沒有意見!可是妹妹堅持要求,之前媽媽生前贈與給我的錢,也要算遺產,她也要分,我不同意,所以我們就一直沒有達成共識。而我這次回來台灣,就看到家裡信箱有招領郵件,我去領之後,沒想到竟然是妹妹告我的法院通知書!」

 

看來,這筆王媽媽生前贈與給王先生的款項,就是今天二人意見相持不下的原因了!

 

遺產分割》母親把遺產贈與王先生背後的意義

 

「請問吳律師,我媽媽之前給我的錢,妹妹真的有權利分嗎?」王先生急切的問道!再仔細的看了一次「遺產稅繳清證明書」上面確實有一筆記載「死亡前二年內贈與財產」核定價額100萬元!

 

「雖然依據遺產及贈與稅法規定,這筆母親贈與給您的現金,您和妹妹當初在申報遺產稅時,必須併入遺產總額申報。但基本上,母親贈與給您的財產,就已經是您的財產了!」我向王先生解釋。

 

「可是我妹妹之前說什麼,民法有修法:死亡前兩年的贈與,繼承人都可以分?」王先生急著找出,他和妹妹之前的line對話紀錄給我看!

 

「我想那是您妹妹誤解了!她提到的可能是現在的民法第1148-1條的規定:『繼承人在繼承開始前二年內,從被繼承人受有財產之贈與者,該財產視為其所得遺產。前項財產如已移轉或滅失,其價額,依贈與時之價值計算。』」

 

「不過這個規定,法律的立法理由和法院的看法都認為,是在保障被繼承人(也就是您母親)的債權人的規定!是避免被繼承人生前把自己的財產都送出去,導致身故後,債權人的債權反而沒有辦法獲得清償。而繼承人們之間,彼此是不可以主張依據這一條,要求其他繼承人把生前接受的贈與又計算回來應繼遺產當中的!」

 

「那麼,我就可以放心了嗎?」王先生聽完我的解釋後,鬆了一口氣說。

 

「是不是可以放心,我還要跟您請教,當初母親為什麼要贈與您這一筆100萬元?」

 

「我沒有問過媽媽,但這幾年媽媽退休沒有繼續工作了,我都從國外寄錢回來給媽媽當生活費。前年媽媽診斷出肺腺癌末期後,某天媽媽只告訴我,她有匯這筆款給我,叫我好好照顧自己。」聽著王先生緩緩道來,我可以想像王媽媽當初對於兒子的生活,放不下的那份心情。

 

「王先生,請問您結婚了嗎?」我忍不住開口問,或許王媽媽是擔心兒子身邊沒有人可以互相照顧?

 

「我還沒結婚。」王先生說。

 

「那是了,我可以理解您母親當初匯款時的心情,她可能想您身邊還沒有個伴,至少多留點錢可以照顧自己!」

 

「此外,民法是規定:如果當初您母親是因為您要結婚、分居或營業,才贈與財產給您,那麼今天妹妹可以要求把贈與價額100萬元,加入應繼遺產,到時候分遺產時,從您的應繼分扣除。」

 

「但是,今天聽起來『不是』因為這三個原因,您母親才贈與財產給您,因此,您妹妹就『沒有權利』這樣要求了!」聽到這裡,王先生才真正放鬆了下來。

 

「當初,母親生病後,是由誰去照顧她呢?」我問。

 

「那時候因為我的工作在海外,比較不好請假,所以我主要是定期回來看媽媽,但我有匯款請妹妹幫忙照顧媽媽,我其實也很感謝妹妹,在最後的時間,花了不少心力照顧媽媽。」

 

「您們沒有請外籍勞工看護或是照顧服務員來協助嗎?」我想台灣多數家庭,至少會請外籍勞工看護幫忙。

 

妹妹長期任照顧者,堅持分遺產的辛酸 遺產分割訴訟,你我的付出,到底價值幾分?

 

「都沒有耶!是不是妹妹現在覺得,她對媽媽付出比較多,所以對於媽媽有另外給我100萬元,心理不平衡!其實這幾年我有聽媽媽說,妹妹三不五時會因為先生工作比較不穩定,來跟媽媽要求金錢協助,媽媽也有資助她了啊,那些我都沒跟妹妹計較了!」說到這,王先生似乎有些忿忿不平的情緒上來了。

 

「王先生,我想我瞭解目前您和妹妹在心理上,僵持不下的點在哪裡了!對於您提到的照顧情況,您們兩位有不同的立場,也很難說誰對誰錯。」我對他說。

 

「吳律師,那後面的法院程序就請您協助了!」

 

「好的,我想訴訟程序我們還是一樣進行,這中間我會盡我所能看看能否有機會透過雙方談和解,來把這個結打開。」

 

許多遺產糾紛案件,源自於繼承人們對於自己及其他繼承人對被繼承人(通常是父母)與這個家的「付出」質、量,認知頗有差距~

 

到底你我的付出,一分值多少?甚麼叫公平?是一個在繼承人們心中難以解開的結!而常常呈現出來的,就是爭產訴訟了!這不是只是有錢人的專利,而是你我身邊一個個活生生的真實人生!

 

因此,我通常建議家屬們,當家人因生病、失智、失能……等情況,需要長期照顧時,「適度的」請專業的相關人員來協助。

 

例如:照顧問題請照顧服務員協助,財產問題請律師協助……以避免被照顧者上天堂之後,繼承人們間的一場因照顧過程(甚至從小到大)彼此不愉快而產生的心結,所引發的遺產大戰,在人間法庭展開,我相信這也不是在天堂的父母們所希望看見的!

 

其他人也在關注...

 

編輯精選:母親一過世,兄弟姊妹爭搶我買的房產!一個故事告訴我們,自己的東西,記得登記自己名下

 

編輯精選:爭遺產悲劇,如何讓遺產成為親人最後的禮物?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吳挺絹律師/理財規劃顧問(AFP)」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子女聽話,就是孝順嗎?親子關係幸福學:別讓兩人互動,只剩下一人聲音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4月2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要聽話,不要忤逆師長。」
「你為什麼就是要跟爸媽作對。真的是很不孝。」
「你要孝順,要尊師重道……」
這些話,對於你、我而言,是否耳熟能詳?

台灣社會,由於深受儒家文化影響,很在乎「孝順」。「孝順」這兩個字,相信每個人都琅琅上口,但是「孝順」是什麼?那就見仁見智了。

 

雖然「孝順」似乎難以定義,但是「孝順」在台灣文化中,毫無疑問被認為是「美德」的一種,甚至社會還會選出「孝悌楷模」來加以嘉獎。

 

但既然「孝順」是如此難以定義。那麼,父母心中的孝順是什麼呢?在台灣許多五、六十歲以上的父母眼中,「孝」就是「順」,好像有「順」才有「孝」。

 

所謂的「順」,最簡單的定義,就是「順從爸媽的想法與意見」,就是「聽話貼心」,也就是說,「孝順」的標準與定義,是由父母決定的。

 

在這個文化架構下,對於某些父母而言,孩子「夠不夠聽自己的話」,就決定了孩子是否「有美德」,是否「孝順」。

 

對這些父母而言,或許,自己的爸媽以前也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因此,期待孩子「順」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尤其從小到大,長期跟孩子的互動,都是比較權威式的「上對下」的要求與命令:「我說的、做的都是對的,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做。」

 

只是,隨著孩子長大,有自己的想法、事業與專業知識。這樣的父母,其實缺乏跟長大的孩子互動的方法知識,於是,還是用過去與孩子互動的習慣方式:害怕孩子受傷,希望孩子照著自己希望的路或方法做。這樣,父母才會覺得安心,覺得有安全感,覺得「這樣比較好」。

 

但是,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樣子。當父母無法習慣,也無法接受時,「我養你這麼大,你居然這樣回報我」的這類情緒勒索的話就容易出現,而孩子也會礙於因為該「孝順」的罪惡感,使得自己與父母陷入情緒勒索的循環中。

 

有時候,這種社會對「孝順」的推崇,不只綁架了孩子的自主性,卻也扼殺了父母了解孩子的機會。

 

因為「孝順文化」,有些父母對於孩子應該如何順從,有太多「應該」的想像,使得父母有時無法拋下自己身為父母的權威、尊嚴與面子,認為「我是父母,我為你好,所以你聽我的是應該的」,卻忽略了孩子也是一個「人」。

 

身為人,他當然有獨立的思考、獨立的想法,可以有需求、有感受,這些都是應該被尊重且在乎的。

 

這樣的互動,其實有時也可以在師生關係中觀察得到。與「孝順」文化類似的,包含「尊師重道」等文化思想影響。台灣的文化中,普遍對於「權威」是尊敬且信任的。

 

所謂的「權威」,不論是父母、老師、長官、上司……有時候,我們社會似乎默許權威、上位者,能夠對下位者(子女、學生、下屬……)有一些嚴厲的詞語或要求,甚至是威脅、是勾起你的罪惡感、是福利的剝奪。

 

有時我們甚至認為,權威者對於非權威者的要求或言語責備,就算過分,也是訓練,也是「有意義的」。

 

所以我們都時常聽到「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愛之深,責之切」……

 

即使,這些要求或話語,可能損及一個人的尊嚴、自信,甚至剝奪其快樂與活下去的力量。

 

要怪罪這些權威者嗎?那倒不是,而是需要去理解、去檢視。了解在過去與現今的教育中,我們如何對於權威的推崇與過度信任、對於孝道文化的過於認同,甚至「淪為表面」的狀況。

 

我並非要全盤否定「孝道文化」、「尊師重道」等傳統文化概念;只是,需要去深究的是:這些文化概念所代表、傳達的意義,並非表面上的「老師說的話都要聽」、「爸媽都是為我好」、「要聽話才是好孩子」而已,它所代表的,是不忘本、是感恩、是追本溯源的核心概念。

 

更重要的是,即使在這些文化架構下,有一個「關於人與人相處」的重要概念,是不能被忘記的,那就是:

 

彼此身為一個人,有需求,也有感受,應該要被尊重、被理解,而不是被用「你應該」或教條壓抑,使得兩人互動,總只有一個人的聲音。

 

對於權威者與非權威者而言,兩者其實都算是這種「表面儒家文化」的受害者:非權威者被壓抑、被忽略、無法被尊重,甚至被勒索。

 

而許多權威者,也只學會用這樣的方法,去得到想滿足的需求,卻沒有好好學過另一種溝通的方法:理解對方,並且將自己的需求傳達,而後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協方式。

 

我認為這個文化背景,更是使得「情緒勒索」在台灣社會如此常見的原因。

 

或許,讀到這裡,對於情緒勒索的樣貌,你已經有了基本的了解。但是,我們要如何擺脫情緒勒索呢?我認為在討論「方法與技巧」之前,有一個更基本的部分,是我們深陷情緒勒索其中的人,都需要知道的重要概念,那就是:

 

唯有自我價值感提升,才是讓你能夠不再深陷「情緒勒索」的護身符。

 

怎麼說呢?讓我們再來回顧一下,關於情緒勒索「被勒索者」的特點,你會發現,不論是「想要當好人」、「習慣自我懷疑」、「過度在乎別人感受」、「希望獲得別人肯定」……擁有這些特質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也就是:他們多半是自我價值感低落的人。

 

如果你是這樣的人,你很難自我肯定,也很難確認自我的價值。

 

你對自己可能會很沒自信,因此就更容易被情緒勒索者的言語所惑,掉入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中。

 

 

(本文摘自《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寶瓶文化出版,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年過40歲,告別重男輕女的成長傷害!女人們,重新把自己愛回來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文/洪培芸

 

我們時常聽說,孩子渴望父母的認同,但其實,父母也在用著他們的方式,期盼能被孩子認同與接受,即便孩子成年已久,甚至都已長出華髮,年歲也入中年之秋。

 

穿著兼具質感與貴氣,進退有度,舉止有禮合宜,年近六十,理應耳順的她,就坐在我的對面,說著她們家,還有總算以她為「主角」的故事。

 

我只有國小畢業,就去幫人家洗碗,不再升學。當時很早就要出門,多賺一塊是一塊;家裡有兩個弟弟,大弟跟小弟,一個愛讀書,也能讀書,另一個總是貪玩,重考再重考。

 

我們辛苦攢錢給他進補習班,其實他都拿去狂歡。甚至後來做了不少壞事,闖了不少禍,上警局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我父母還是慣著他,想方設法,盡可能去拜託及關說,看能不能銷案。

 

當然後面你早就聽我說過的,小弟最後犯了重大刑案,案件終究是壓不下來,當然就是進牢被關,不知道要幾年後才能出來。

 

她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這個漫長的故事。

 

「爭奪家產?他們說分給我的部分已經很多,算是彌補,但這對我來說,根本遠遠不足。我只是把屬於我的、虧欠我的,一次拿回來。」

 

她繼續說著她的近況。原來是分家產風波上了法院,與父母及大弟對簿公堂。兩方僵持不下,她的失眠及頭疼自然也就越演越烈,無論如何都難以緩解。

 

不被愛的回憶,被虧待的經驗

 

重男輕女,矮人一截,被犧牲及必須退讓的感受,已深深刻入骨血,永遠啃噬著她自己。

 

但是成長經驗如同木已成舟,所以痛苦永遠定格,因此她心中那股隱隱作痛的失落,變成終其一生討愛的驅力。過去從來不曾過去,曾經也還不是曾經。

 

即使婚後住在不同縣市,但只要有空,她都會盡可能回家看看父母,至少一個月一次,這是她的孝心。

 

可是父母一提到家產分配,從來就沒有顧及她的心情,也再次揭開她心底的瘡疤,掀起她心底的驚濤駭浪。

 

她總想去證明,原來父母也有愛自己,就算過去不是,至少現在是;就算過去不夠愛,現在也該愛回來了。

 

但是要如何證明?她時常在心中吶喊。即使不是父母心中的第一,但你們能不能至少愛得公平?連帶的,她跟弟弟們的關係,也不時充滿著矛盾。

 

只要不涉及父母,姊弟碰面能彼此關心,也能互相幫助。但只要連結上父母,父母話語裡的態度,都一再透露出,事有輕重緩急,而她永遠都是父母心中的輕與緩,愛與重視從來都感受不出來。

 

哪怕弟弟們對她這位大姊還算可以,她也很難不去比較和計較。她的心中總是有塵埃。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別人生命裡的主角,不是配角而已;是主線劇情,不是支線而已。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所有資源,無論是可見的金錢、物質,或者無形的關心、自由及選擇權,都集中在男性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來成就異性手足,也就是身為男子的哥哥或弟弟。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從被愛到自愛,從自愛到自在

 

我們自己就是父母的再版。父母也可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課題,未解,甚至無解的成長經驗,或不被愛的遺憾。

 

進一步思考,也是退一步思考。祖父母多半已經往生,父母還能向誰討去呢?而我們想要繼續討愛,其實是緣木求魚,就如同,向沒有錢的人借貸,向沒有的人要東西,然而這只會讓自己反覆碰撞,反覆重創。

 

理解過去及現在做不到的他們。從渴望來自父母的愛,變成來自於自己的愛。你有能力愛自己,你了解生命裡面有明有暗,有黑有灰,也有白。

 

生命的圓滿不是來自於沒有缺憾,而是你知道缺憾存在,但是你已經長出跟它共存的能力,並且開始,能夠自在。

 

夠好的自己,對自己和別人柔軟

 

老子曾說「剛強易折」,向人討愛是剛硬,也是銳利,而拚命提升自己,力求盡善盡美,其實也是剛硬。

 

我們時常聽到有人說,要成為更好的自己。靜下心來檢視,所謂更好的自己,是不是也代表了「現在」不夠好的自己?

 

對於有些人來說,這其實是懷疑自己,也是內在匱乏及自信不足的變形,只是它用了看起來相當激勵、光明、正向,並且是社會稱許的形式。

 

能夠對自己和別人柔軟,才能看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才不會卯起來衝刺,但是很快就內耗完;才不會一直希望別人來證明,自己曾經被愛,還有值得被愛。

 

此外,當我們看見足夠好的自己,才會有正向情緒,才能夠自我肯定,來安頓我們不定時發作,那股懷疑自己的焦慮及不確定感。

 

長出愛自己的能力,把自己愛回來,才不會如同水上浮萍,也才能自在及穩定。

 

被虧待的空缺,刻在心底的遺憾,正是留給我們去填補的空間,但這也會讓我們看見自己,原來一直有著不曾認識,但始終存在的生命韌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小不停在討愛,有一天才頓悟,原來是這個「信念」出問題!

撰文 :四塊玉文創 日期:2019年02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記得某次演講結束後, 對自己的表現並不是太滿意, 愧疚也好, 無力感也好,恐懼感也好, 許多複雜的情緒一股腦地湧上, 我的心頭揪著, 非常的不踏實, 不知道台下那麼多人如何看待我, 擔心是不是之後就會失去演講的機會, 懷疑自己是不是一個很差勁的演講者。

 文/陳美菁

 

這一句一句控訴自己的話, 就好像拿著刀片往一塊木頭一字一字的刻上去一般。我難過了好幾天,直到後來演講問卷出來, 主辦單位告訴我演說非常成功, 大家都很滿意, 沒有什麼負評。當下雖鬆了一口氣,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而開心起來。

 

後來無意中在一群芳療師的聚會裡提出這件事,其中一位芳療師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她隨口說:「妳真是不夠愛妳自己。」我相信她只是隨口說說,但是聽在我的耳裡卻是重重的一擊。

 

因為人類非常有趣,別人聽不到自己潛意識最在意的事,但是自己聽得最清楚,我當下有點悶悶不樂,但還是勉強的在吃喝聊天中度過那一次的聚會。回家後我開始想,我真的不愛自己嗎?拿出自己最喜歡的一本書《創造生命的奇蹟》,作者是露易絲.賀。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隨手將書翻開後立刻看到一段話:「每個人內在最深層的信念幾乎都是-我不夠好。但你所謂的不夠好,是對誰而言?又是根據誰的標準?倘若內心的這種想法非常強烈,你如何創造出充滿愛及喜悅富足與健康的人生?你的潛意識的主要信念總是會與它起衝突,讓你無法實踐這樣的理想人生,因為總是有某個地方會出問題。」

 

從未停止過「 討愛」

 

看到這段話,我渾身雞皮疙瘩,身為一個傳遞美好香氣的人,內在居然是如此的否定著自己,我深深體會到,身心靈的平衡不是只有口號,也不是只是把話講得漂亮,而是要打從心裡真的認同自己漂亮。

 

我拿出了玫瑰精油,它象徵的能量是愛,我細細地聞著玫瑰的香氣,一開始感受到的不是香味,是一種酸味,那不是壞掉,而是它本身就有淡淡的酸,但我的情緒讓酸味在我鼻腔中放大,這味道讓我想到我的父母,腦中出現了媽媽結婚時捧著捧花的那張結婚照。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我曾經是非常叛逆的女兒,總覺得父母不懂我要什麼,得靠自己才能得到我要的,誤解父母總是對我袖手旁觀。

 

但當雙親年紀越來越大,自己也開始承擔身為父母的責任時,才深深體會到,我的父母在每個當下都已經盡力了,我只是一個討愛的小孩,我的父母的童年也並未得到愛,所以只能用他們認為是愛的方式愛我。

 

從小我就一直不停的在討愛,內心認為把自己弄成第一名他們就會更愛我,更乖,他們就會更愛我,每天總是活在害怕被比較的生活裡,深怕比輸了人生就毀滅了。

 

正因為這樣的信念,使得我從小看起來很優秀,其實這是因為內心沒自信所衍生出來的結果,我的優秀,目的是為了被看到而已。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別讓心裡變成臭水溝

 

當我發現我沒有打從內心的接納自己,總是用很高的標準在看自己,同時也用很高的標準在看別人,所以有時也會有酸葡萄心理:「那個人講得又沒有我好,憑甚麼他得到最多的關愛?」後來我才發現原來自己最深層的問題不夠愛自己,當你夠愛自己的時候,你不會在乎別人怎麼看你。

 

有一次我問我老公,你在我生命最低潮的時候認識我,可能隨時會死又有負債,為什麼願意娶我?他說:「就只是因為喜歡妳,沒有別的。」這讓我恍然大悟,我並沒有真正的喜歡自己,真正喜歡你、愛你的人,不會用條件來看待你,因為你就是你。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經過那次玫瑰香氣的洗禮後,我突然感受到愛的力量何其之大,能讓一個人站上舞台,也能讓一個人毀滅,一切都取決於你的選擇,也是愛在生命裡最真實的呈現。

 

現在我只要出現自己心目中的假想敵或是競爭者, 我就知道我又開始不愛自己了,如果又開始出現人際關係的怨懟與抱怨,我就知道我又開始在批判自己了,或許父母、公婆、同事⋯⋯都曾經給你不好的臉色,但那有可能是他們自己內在的恐懼,也可能是你的恐懼,所以你在乎。

 

當自己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時,這些對我們來說都只是一個情緒反應,通通都會過去,不需要放在心裡累積成臭水溝,情緒也好,愛也好,那些都是能量,都是流動且會改變的。

 

從小不停討愛 潛意識哪邊出了問題?

 

玫瑰香氣喚醒我好好的愛自己,因為自己是值得的。也唯有這樣,內心充滿正向的時候,宇宙才會回饋正向給你,一切都是自己的所創造,是我們創造自己生命的實像,那些曾經有的傷痛只是幫助我們看到自己內在真實的狀況,是包裝醜陋的禮物,但是是最有愛的禮物。

 

香氛小祕密-玫瑰

 

希臘詩人賽佛稱玫瑰為花中之后, 香氣溫暖細緻, 象徵著愛的溫暖與細緻, 如同花一般呵護著人類的心靈。

 

 

(本文節錄自《氣味情緒:解開情緒壓力的香氛密碼》,四塊玉文創出版, 陳美菁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