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一天到晚外遇,罵老婆只能在家顧小孩!女人婚後謹記1件事,別再當家裡的「工具人」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9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婚姻不順利、夫妻關係不如預期,年輕時的你或許為了孩子而忍耐,即使覺得自己被當成工具人,依然繼續維持這段令人不滿的關係;現在,中年了,好想放手,卻又擔心別人的眼光?中年後請記得這件事:離開另一半並不代表你是失敗者,只是因為彼此不再適合,已經漸行漸遠,而你是為了自己的幸福、快樂,所做出這個離開的決定。

文/ 周慕姿

 

關於「離開一段關係」,女性會感覺到自己是「被拋棄」的,似乎自己是比較無力、不好的,使得有許多女性更難離開一段關係。即使那段關係讓自己非常失望,卻會擔心自己不好,難以找到更好的關係,因此「沒魚,蝦也好」地留在原地忍耐。但實際上,「被拋棄」這個概念,也是一個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裹腳布。

 

綑綁你的是什麼?

 

綺茵面對丈夫長期、多次外遇,且對待她相當不尊重、輕蔑,其實已經忍受很久。

 

綺茵說:「我覺得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愛了。在家中,我永遠是要待在家裡照顧家、照顧小孩的黃臉婆角色,而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到處去,我其實已經厭倦這個角色。我自己有經濟能力,也不覺得自己沒他不行。但是我很在意社會對離婚女性的看法,連我自己都覺得,『離婚』代表這個女性可能是失敗的,而且,好像我是『被拋棄的』。這些別人的眼光,讓我無法忍受。』

 

從綺茵的例子,可以看到「自我的需求」如何被那些一直傳承下來的裹腳布綑綁著,以至於無法做自己最想要的選擇。

 

綺茵很清楚,自己已經不想留在這個婚姻裡,不想被當成「工具人」。希望自己可以不再被輕蔑地對待,可以被尊重、被愛護,但卻因為他人的眼光,而無法做出自己最想要的決定。

 

這時候,或許我們就應該把裹腳布指出來,了解它的面貌,清楚它影響我們的方式。

 

婚姻不等同於女性價值

 

就綺茵的狀況來說,「裹腳布」有兩個部分:女性若婚姻失敗,就是一個「失敗者」,以及,當離開一段關係時,女性容易覺得,或是被別人覺得,自己是「被拋棄」的。

 

但,這是為什麼?男性為何不像女性,容易有這樣的感受,或被別人這麼評價呢?

 

社會上對女性的期待,是「必須經營一段成功的關係」,男性是「必須要有成就」,因此「離婚」,在社會眼光中,對男性而言,只代表他生命中的一個面向;而對女性,則可能等於她生命中幾乎全部的面向。

 

婚姻的好壞,可能就影響別人對女性的定義。

 

但實際上,社會風氣不停在改變。不過,有時候,最困難改變的,並不是社會,或是身邊的人對女性的看法,而是我們內化了這個「裹腳布」,把它用來綑綁我們自己的內心。

 

如果女性自己也認為,「離婚」等於「失敗的自己」,就會更放大他人對自己離婚的看法。

 

但實際上,以現在的社會而言,每個女性的長成,絕對都不是以結婚為前提去學習、培養的。

 

女性一樣有求學階段,培養自己的興趣與專長。就職後,有自己的工作生涯,累積了經濟能力,拓展了朋友圈……婚姻與孩子,其實只占了長長生命中的一部分。

 

如果婚姻等同於女性價值,這不是很弔詭嗎?

 

離婚不等於被拋棄

 

另外,關於「離開一段關係」,女性會感覺到自己是「被拋棄」的,似乎自己是比較無力、不好的,使得有許多女性更難離開一段關係。

 

即使那段關係讓自己非常失望,卻會擔心自己不好,難以找到更好的關係,因此「沒魚,蝦也好」地留在原地忍耐。

 

但實際上,「被拋棄」這個概念,也是一個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裹腳布。

 

例如,若飼養寵物的主人,丟下飼養的寵物不管,我們會說寵物「被拋棄」。父母丟下小孩不管,而小孩還小,還需要父母的照顧,我們也可能會覺得小孩「被拋棄」。

 

可是,如果小孩已經長大,例如已經是三十多歲、有經濟能力的男性或女性,而父親已經六十多歲,父親對孩子說「我要跟你斷絕父子關係」,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會覺得孩子被父母拋棄嗎?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不會這麼覺得,為什麼呢?

 

因為比起父母,長大成人的孩子,可能擁有更多的資源,也能夠照顧自己。特別是,若今天兩人在平等的位置,關係斷裂時,只會讓人覺得「兩人分開」了,而不會覺得「誰拋棄了誰」。

 

只是,不論是情歌、媒體的戲劇呈現,或是社會價值觀的灌輸下,當男性與女性分開時,時常會認為女性是「被拋棄的」。

 

這代表著女性一直是較為「弱勢」的一方,不能照顧自己,甚至「只能被選擇」。兩邊的優劣就在這樣的裹腳布下,讓女性不自覺地認為自己需要有一段關係,需要依賴男性,才能是一個「被社會肯定的人」。

 

但現在女性多半有自己的經濟能力,甚至可能比男性更好,也有面對生活、解決問題,以及照顧自我與他人的能力。

 

當實質上,並非沒有對方就會活不下去,又何來「被拋棄」之說?兩人分開,也只不過是彼此愛的消逝,或是目標不同,無法相處的結果而已。

 

所以,當女性需要離開一段關係,記得,那與你的價值無關,也不是因為你不夠好而被拋棄,只是因為:或許你們彼此已經漸行漸遠,不再適合,而這是你為了自己的幸福、快樂,所做出的決定。

 

列出綑綁你的裹腳布:那些「應該」與「一定要」

 

那麼,要怎麼知道,現在綑綁著我自己裹腳布是什麼呢?

 

首先,我會建議你,先重新評估你現在的生活,思考有多少決定與選擇,是因為「你自己真的想要」,還是「為了別人的想法、感受」等做的決定。

 

面對是因為「別人」而做的決定時,練習列出自己「害怕」的理由,然後問問自己:「為什麼我這麼害怕這個?這對我的影響真的有那麼大嗎?」

 

以綺茵的狀況為例:

 

目前的生活,我是不滿意的,狀況是:

 

先生長期外遇,對我不理不睬,且對我態度輕蔑。我在家就像工具人,但又被綁在家裡。

 

我真正想要的改變是:

 

我想要讓自己快樂,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要忍耐別人對我不尊重的態度。

 

我目前做的決定是:

 

留在婚姻裡面忍耐。

 

我現在做的這個決定,是為了別人,還是為了自己?如果是為了別人,我的害怕是什麼?

 

是為了別人,因為我害怕的是:我怕別人覺得我婚姻失敗、是個失敗者。我覺得自己很像是比較差的、是被拋棄的。

 

這個「擔心」對我實質上的影響是什麼?請詳細列出。

 

回娘家的時候,可能必須面對鄰居的指指點點、親戚的詢問,或父母的不諒解。別人可能會覺得我有問題或很可憐。

 

如果我做了我真正想要的決定,實際上會有的影響(結果)是:

 

可能需要面對一些不熟的人的詢問或懷疑,但其實父母知道我的狀況,對於我要離婚的事情,也是支持的。朋友其實也都站在我這邊。不熟的人跟我的交集很少,其實也不一定很需要在意。

 

我是否可以因應或承受?

 

如果我自己能夠相信:離開一段婚姻,無損於我自己的價值,或許我會更能因應這些別人的看法。

 

若你已夾在一個進退兩難的情況,上述的問題,或許可以幫助你釐清:

 

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綑綁你的裹腳布(從社會因承的價值觀)是什麼?

 

但若你並沒有一個明顯清楚的「問題」或「困境」,只是長期覺得自己在他人的期待、需求下疲累不堪,或是不停重複同樣的困境,例如同樣的人際關係模式等,我建議你可以用以下的練習,找出「綑綁你的價值觀、信念」:

 

★ 我應該……

★ 我一定要……

★ 我不能……

 

以這些句子開頭,找一個可以沉靜下來、一個人的空間。做幾個深呼吸之後,讓自己開始書寫。

 

請盡量自由書寫,挖掘出你的「內在信條」。這些「應該、一定要」,多半都是後天的訓練,是一種無形的裹腳布,影響著你的每個決定與作為。

 

努力挖掘,你會越來越了解你自己究竟被哪些東西「困住」。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寶瓶文化,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離婚的女人等於失敗者?苦等「浪子回頭」,只因父母說:老公外遇,都怪妳不溫柔!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9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平鈺與丈夫結婚多年,生了兩個小孩。平鈺與丈夫各自有工作,由於丈夫在外縣市工作,週末才會返家,因此照料小孩的責任,就落在了平鈺身上。

文/ 周慕姿

 

卡在婚姻的女人:離婚等於失敗

 

身為一間公司的主管,平鈺工作忙碌,加上要照顧小孩,且婆家在附近,公婆年紀又大,因此平鈺也擔起了替先生照顧公婆的責任。有時也會陪著公婆去看醫生、幫公婆買菜等等,每天都非常地忙碌。

 

在小孩上國中之際,平鈺無意間發現,丈夫居然有婚外情

 

平鈺質問先生這件事,丈夫一臉無奈地說:「我一個人在外地工作,每天工作壓力都很大,想要打電話回來跟你聊聊天,你卻常常都在忙。跟我說沒幾句話,就說你要忙什麼,然後就掛斷我電話。我實在是很需要一個人陪我聊聊天,讓我有一個抒發的管道,而我跟你,實在是聊不來。」

 

聽到丈夫這樣說,平鈺覺得非常震驚。

 

自己為了這個家付出這麼多,還負起丈夫應該盡的責任,奉養公婆,結果換來的居然是丈夫的抱怨。

 

當平鈺回家跟父母講這件事時,媽媽居然還把錯怪在平鈺身上:「發生這種事,你老公固然有錯,但你也應該要反省一下。你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冷淡呢?你就是都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沒有照顧你老公,你老公才會外遇。」

 

當平鈺說自己考慮離婚時,爸媽都極力反對:「你們都有兩個孩子了。你老公平常對你也還不錯,錢都有拿回家。男人一時被迷惑、走偏也是有的,你不要動不動就說要離婚。你離婚,有沒有想過孩子怎麼辦?別人會怎麼看你?以後你如果回家住,左鄰右舍會怎麼說?」

 

聽到父母這麼說,平鈺心情很複雜。

 

一方面是自己面對丈夫外遇的婚姻危機時,父母不站在自己這邊,還責怪自己沒有盡好妻子的責任。當自己對這個婚姻失望時,父母也不理解自己的痛苦,反而拿社會期待的那一套來壓自己。

 

但另一方面,平鈺也忍不住考慮父母所說的話。

 

「的確,如果今天離婚,必然會影響孩子。而且,如果我離婚了,別人會怎麼想?因老公外遇而離婚,別人會不會覺得我是失敗者?」

 

平鈺深深地感覺到,在這個年紀,身邊大部分的朋友都結婚了,若自己離婚,還帶著兩個孩子,感覺自己就和別人「不一樣了」,會有很多標籤貼在自己身上:「失婚婦女」、「女強人,所以沒辦法維持婚姻」、「她一定有什麼問題,所以老公才會外遇」……

 

平鈺突然感受到,這社會對女性的確非常嚴苛,而自己,是否有能力、有勇氣面對這些不公平的期待?

 

於是,幾經思考,平鈺決定不離婚,和先生各過各的。

 

她努力撫養兩個小孩,期待丈夫年紀大了之後,會「浪子回頭」,知道自己錯了而回歸家庭……

 

近年來台灣女性意識抬頭,女性比起以前有更多的選擇。但是,在我們父母的年代,甚至是現今,女性面對「離婚」的社會壓力,仍然比男性高出許多。

 

當社會期待男性成就高,女性則是「家庭要顧好」,因而出現「是否要離婚」的選擇時,女性更容易因為社會期待與壓力,為了孩子,為了周遭人的眼光,而吞下許多委屈,以保有這個「已婚」的身分。

 

甚至,認為這個「已婚」的身分,是自己的權利,是代表自己成為社會主流價值接納的一分子,而非一個「失敗者」的關鍵。

 

有的時候,有些女性不見得害怕面對社會主流價值,尤其是面對另一半出軌時,她們或許原本願意為了自己真正的需求與感受,而非為了社會期待或別人的眼光而犧牲,留在一段不滿意的婚姻裡。

 

但若身邊的人不支持,甚至認為「男人會逢場作戲是正常的,最後都是會回歸家庭的」;或把男人出軌、婚姻出問題的責任都怪在女人身上。

 

甚至認為是因為女人「在外工作太優秀,造成老公的威脅感或不顧家庭」、「都在家,像黃臉婆一樣,讓老公沒興趣」,使得女人似乎背負需要「維持家庭」、「維護關係」的「完全責任」,因此女人要吞下委屈,留在婚姻,似乎成為一種「必須」、「不自私」且「負責任」的選擇。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寶瓶文化,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跟他說很多次不要這樣了,為什麼他還死性不改?與另一半溝通,「這樣」說,他才會聽話

撰文 :愛心理 日期:2019年09月1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一定會害怕和不安,而當這份感受在發生,還是回到你的內在,再次自我對話,這般來來回回,你最終能夠清楚:別人的所作所為,也許並不是刻意傷害你,不過是在保護自己,就像你為了保護自己而推開他人一樣。也許,你就能對自己與他人,產生更多的理解了。

文/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正面表述」的力量,每當新月許願時,看到星座專家都會提醒大家,一定要用正面的語句來描述自己的願望,例如避免說:我不要我身邊充滿討厭的人,而是要說:我希望我身邊充滿令人開心的人,因為,你要明確地說出你的「需求」。

 

可是問題是,很多人不清楚自己要什麼,只清楚自己不要什麼,因此一直說出負面表述的話,卻吸引來更多不舒服的對待。

 

例如:「我討厭你這樣對我說話!」但你卻沒有讓對方知道,對方該怎麼跟你說話,因此當對方也許跟你道歉後,他還是不清楚你想要怎麼被對待,而過沒多久依舊陷入原本的互動模式裡,對你批評、指責或否定。

 

所以正面表述的說出你的需求,就像是:「我希望你可以認可我的感受、我希望你可以支持我的論點」等等,而這樣對方才能清楚你究竟在說什麼。

 

可是又再進一步的問題是,很多人對表達需求感覺害怕、羞愧,因為覺得很赤裸之外,好像會被對方利用、撻伐。

 

如果你有這樣的擔心,那麼也許你經常感受到被拒絕,因此更害怕表達你的真實感受,而只能對別人說我不要什麼,不敢說我要什麼。

 

有時候我們並不只是害怕被拒絕,有時候更是他人拒絕之後,隨之而來的數落和批判,讓你在赤裸之外更體無完膚,導致自己根本不敢再呈現真實的自己。

 

退回自己的保護殼中,卻又長出一道道長刺,害怕他人親近自己,又覺得他人用總是讓自己受傷的方式靠近自己,也毫不留情的刺傷身旁的人。

 

所以親愛的,請你安靜下來回到你的內在,也回到你必須出現的保護殼裡,跟自己在一起,去感受在殼裡的自己那份孤單、受傷與人斷了連結又渴望被理解的矛盾,當你學會靠近與安撫自己,接著請你練習用正面表述的方式去告訴你身旁的人,同時也是在告訴自己,而你才能真正擁有你想要的關係型態。

 

你一定會害怕和不安,而當這份感受在發生,還是回到你的內在,再次自我對話,這般來來回回,你最終能夠清楚:別人的所作所為,也許並不是刻意傷害你,不過是在保護自己,就像你為了保護自己而推開他人一樣。也許,你就能對自己與他人,產生更多的理解了。

 

晚安,睡好好。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心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40多歲才找到真愛,她嫁到澳洲開旅行社!退休後,自種蔬果、漫步沙灘,玩出澳洲樂活人生

撰文 :彭芃萱 日期:2019年08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許家華
  • A
  • A
  • A

5年級的許家華,在熟齡的40多歲才找到人生伴侶。她遇到澳洲籍先生Leigh,結婚後,辭掉業務優沃薪資,遠赴澳洲定居,過著退休般的生活。

2年前先生離開公司、轉任顧問職,兩人合夥、共同經營旅行社,帶遊客搭遊艇、海釣、看賽馬、賽狗、打高爾夫球…,暢遊南澳。這段異國婚姻,豐富她的人生。

「我一直都很想有個家,但是很難找到適合的另一半。」她的原生家庭很溫暖,因此,非常希望能有自己的小家庭,無奈一直沒找到伴侶。

 

隨著年紀漸長,她將目光放在海外。每年她會和一位好友到西澳遊玩2周,「這位好朋友經常主動幫我介紹男朋友。」

 

2006年澳洲行,兩人在朋友家中舉辦的party認識Leigh,他對她一見鍾情,「後來我們去卡西諾(賭場)玩,他就坐在我旁邊,想更認識我。」

 

「以前他因工作關係,來過台灣,對台灣有基本的認識。」交往後,為更了解Leigh,曾到他家中拜訪,「我要確認他家中的成員,對我的態度是不是認真的。」面對熟齡後的感情,她相當謹慎。

 

「當時他告訴我,可以隨意看他的臉書、微信,和女生的對話等,他對我沒有任何秘密,相當誠懇。」

 

她最欣賞Leigh的地方是:貼心,「他曾來我在台北的公寓,看到浴室一扇窗子壞了,回澳洲後,訂做一個尺寸一模一樣的,讓我帶回來安裝。」Leigh的真誠也收服許家華父母的心。2007年結婚,隔年移民澳洲。

 

她說:「亞洲男人不論幾歲,都想找個年輕的女人,但是澳洲男人不同,他們不會管妳的年紀,只在乎是不是談得來,他們要的是soul mate(心靈伴侶)。」

 

編輯精選:學會「放棄」,是50歲以後的人生功課!我要改變,我要讓自己活得更快樂

編輯精選:她幫夫簽放棄急救,卻被全家人指責...在葬禮上被當空氣!醫嘆:活著的人竟這般沉重

 

學會彼此尊重

結婚就像中大獎

 

她很會賺錢,是媒體業的廣告業務,業績好時,月收入相當可觀,長官很器重她,「2008年我搬去澳洲,長官還是不讓我離職,只好請一位同仁幫忙處理業務。」初期,她每半年返台處理公事,後來才漸漸放下工作。

 

「在報社的壓力很大,每天的臉都不清新,都要靠化妝,才有好臉色;到澳洲輕鬆下來,每天早上都打一杯新鮮果汁,過著退休般的生活。」

 

初到澳洲,她先去上英文課,「每天下午3點下課,學校附近有一間卡西諾(賭場),我會去那裡玩玩。」先生從不干涉她的生活。

 

她的個性很大方、不拘泥小節,「我從來沒說過他什麼;小事情我不會計較,大事情都OK!」結婚迄今,兩人從沒吵過架,「Leigh常說:『我中了很大的獎,就是妳』。」

 

▲南澳風光明媚,氣候怡人,很適合居住。

 

定居澳洲南方

共同經營旅行社

 

上了一年的英文課,許家華想找事做,於是,去學習不動產、考證照。只不過,當地工作並不好找。她曾應徵一家澳洲不動產公司,「主管要我去上完另一堂課,考取另一張證照,再來面談,這件事對我有點打擊。」

 

「我還是想工作,就去當地的華人報應徵廣告業務。」這份工作,她只做了半年,「和以前在報社的大廣告不能比,覺得有些無趣。」又回家過著主婦般的生活。

 

2016年一位大陸同學在當地經營旅行社,找她合夥。2017年Leigh因轉換工作跑道也加入,後來,他們決定買下同學的股份,成立新的旅行社。

 

她和先生住在澳洲南部的阿得雷德(Adelaide),「它是澳大利亞聯邦南澳大利亞州的首府,澳洲前5大城市,被選為全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城市第5名。」她說這座城市的自然風光優美、擁有南半球最大的食材市場。2017年澳洲旅遊局更邀請大陸男星—黃曉明,擔任南澳全球旅遊代言人。

 

融合當地文化

推廣南澳特殊行程

 

「在澳洲開旅行社,我可以賣機票、旅館、遊輪等行程。」她思考賣機票很難獲利,「我們想推行程,帶著遊客去玩南澳,以小團體約6~10人為主,安排8天6夜、11天9夜深度文化之旅。」

 

她表示,Leigh會融合當地澳洲文化,如賽馬、賽狗等,設計很特別的行程,「澳洲有F1賽車、賽馬盃、高爾夫球盃等活動,也可以結合運動或賽事等主題。」

 

「因為帶的客人少,可以玩得很深入又自在,加上Leigh很幽默,大家都好喜歡他。」她舉例:「有一次帶6位遊客,幫忙租Airbnb的house,外面有庭院,晚餐很會料理的Leigh會買當地的新鮮海鮮回來煮,大家吃得輕鬆又精省。」

 

前幾年,他們搬到農場居住,戶外就是果園,種了李子、核桃、栗子、蘋果、水梨…等有機水果,「遊客來時,我會帶著自家種的水果請大家吃,他們都好開心喔!」

 

▲自家種植的水果。

 

夫妻互相扶持

碰到對的人就幸福

 

「嫁到澳洲時,有些朋友說很佩服我,敢一個人去。」許家華表示,20多歲時她曾做過澳洲、紐西蘭移民,「我帶著客人去黃金海岸買房子,到紐西蘭移民面談,我的膽子本來就很大。」

 

只是,她從沒想過姻緣會在澳洲。她強調,嫁到國外必須要很能適應當地生活、享受戶外運動,「我不像很多女生怕曬黑、很少運動,不爬山,這些我都很喜歡,也很愛游泳、騎腳踏車,生活過得愉快。」

 

她笑道:「碰到一個對的人,女人才會幸福。」Leigh很照顧她,對她的家人很好,「我的父母年紀愈來愈大,他們也會擔心未來,萬一身體不好,要找誰照顧他們;我會和Leigh聊這件事,他說:『妳讓父母來這裡住也可以啊!』他會把我的父母當成自己的父母。」這件事,讓她相當欣慰。

 

「這段婚姻最大的收獲是能讓我過著輕鬆自在的生活,還有一個陪伴自己老後的伴侶。」現在,他們還是事業的最佳伙伴,一起打造夢想。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的沉默讓我好受傷!夫妻關係教我的事:別把「緊密」和「親密」混為一談

撰文 :張璇心理師 日期:2019年05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夫妻之間因差異而產生的碰撞,有時來自生活習慣和認知想法的歧異,有時是情緒表達方式和心理需求的不同,比如一方將「緊密」和「親密」混為一談,一方覺得彼此都該有些獨處空間透透氣,才是理想中的健康愛。

愈來愈多的婚姻研究證實,關係滿意度和夫妻是否經常共同參與一些活動,或擁有愉快的相處時光有關,然而現實中,一動一靜、休閒喜好南轅北轍的夫妻組合,還是占了絕大多數。

 

舉個例子來說,伊恩嚮往和伴侶無所不談、共同參與各種活動的親密關係,最好兩人能一塊兒下廚、運動、看展、跑演唱會,但老婆卻愈來愈宅,哪裡也不想去,下了班只喜歡追劇、看直播。

 

伊恩覺得悶,試著和妻子溝通,她卻置之不理。

 

「當下她都會說『好』,之後依然死性不改,假日只想賴在家,看那些網紅化妝、逛街的直播。我偶爾找她一起去健身房,她只願意在跑步機上邊跑邊盯著手機,聲音又開得很大聲,惹得周圍的人猛翻白眼,我也覺得好丟臉,要她別再看了,她卻板著臉嘟噥著已經陪我來了還嫌東嫌西……」伊恩的語氣很無奈。

 

冷回應既消極又傷人 容易引發負面衝突

 

伴侶關係中,充滿各式各樣有聲無聲的邀請與回應,可能是一個提問,也可能是一個眼神或一個擁抱。想約對方一起參加活動,或是想與對方分享一件近日發生的事、公司的趣聞,都是情感交流的邀請,提出者都想得到對方正面的回應。

 

但如果得到的反應多是「相應不理」或「漠不關心」,難免會感到挫折、寂寞和被否定,懷疑對方沒把自己當一回事。

 

「冷回應」的態度既消極又傷人,不僅可能激怒對方、觸發情緒化反應,也常使雙方的互動變得表面,蓄積許多負面情緒。即使沉默不應的一方並不是刻意漠視,還是可能對另一方造成不小的傷害。

 

根據美國婚姻專家約翰‧高特曼的研究結果,如果愛的邀請常常不被接納或得不到正向的回應,很容易引發夫妻衝突和影響提出者的自尊,女性尤其會認為這樣的不理不應是「有敵意」的。

 

其實男性不理會妻子的邀請,不一定是想藉此表達甚麼,甚至不知這麼做可能會讓妻子感到受傷,但當妻子不理會丈夫時,往往是想刻意表現不滿或憤怒。

 

愛丁堡大學的一項以1200人為研究對象、追蹤期長達20年的心理研究顯示,當受試者心情不佳、想找人傾吐時,如果伴侶願意聆聽,生活壓力便有人幫忙減輕。

 

也發現伴侶是否願意傾聽,與該研究的受試者後來的健康狀況關聯密切。而那些覺得自己比較沒辦法應對日常壓力的人,多是比較感受不到伴侶關注的受試者。

 

害怕衝突逃避溝通 壓抑習慣變得疏離

 

害怕衝突逃避溝通,壓抑習慣變得疏離。

 

諮商室裡常有人夫表示,不是不願意多給妻子一些回應,而是妻子的訊息常常過於模糊、隱晦,讓他們以為只是隨口說說;也可能對於邀請的活動或話題不那麼感興趣,或是因為怕講錯話或擔心變成另一半的出氣筒而迴避邀約。

 

有時,不願表達自己的感受,是因為對他們來說,「自我揭露」的意義並不大,甚至可能因為洩漏了內心的脆弱而被攻擊,或是引發難以平復的痛楚。

 

一個人面對溝通不良或關係壓力時所作出的疏離反應,很可能是一種習慣性的人際模式。

 

對伴侶而言,這些行為反應像是一種懲罰,甚至被視為一種冷暴力,但它們其實是當事人一種自然而然的習慣因為不喜歡衝突或不希望彼此惡言相向,寧願壓抑自己,甚麼話也不說。

 

這類個案常常告訴我,「從小到大,我都是這樣處理事情或面對情緒的,遇到煩心、壓力大問題,都是自己想辦法消化。」或許在孩童期或青春期,父母和身處的環境不允許自己在壓力大或焦慮時討愛討拍,壓抑久了成習慣便漸漸不知真實感受為何物,也不知如何面對負面情緒。

 

當充滿強烈情緒的伴侶「要求溝通」或「需要大量關注」時,常會有點不知所措,遇到轟炸來襲,自然而然地,會想躲進熟悉的「理性」或「放空」的安全防空洞。

 

嘗試體諒彼此差異 讓愛再次流動

 

為了不讓「缺乏互動」的破壞性擴大,雙方除了學習尊重差異和體諒差異,不妨找個時間把彼此心裡的垃圾倒一倒,將各自的辛苦說一說(這對害怕衝突、習慣不表達內心感受的人來說確實是一大挑戰)。

 

願意嘗試體諒差異,以開放的心態去聆聽,才可能對長久以來的溝通問題產生新的理解,讓愛再次流動,給彼此重新連結的機會。

 

(本文獲「張璇心理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朋友各忙各的、夫妻話不投機?修補人際關係,中年才會越來越幸福!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幸福的人生在於良好的人際關係,但我們卻習慣繞遠路。

文/洪培芸

 

「老實說,婚姻也就這樣子了。她在臉書上面罵我,她跟親戚說的那些,我對她的不好,其實都是子虛烏有。」

 

辦公室裡早已作鳥獸散,年近五十的他,還不收拾公事包回家。聊起婚姻裡的苦水,原本佯裝灑脫的面容逐漸崩塌,接著男兒淚潸然落下,接著哽咽到無法自已。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們還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這樣的日子怎麼過得下去?不跟嫂子好好聊聊嗎?」我關心地問道。

 

「有用嗎?還是忙工作吧!至少每個月有錢拿回去,孩子她也顧得挺好的。晚一點,我跟老陳約好了居酒屋碰頭。要不要一起來?」他接著把話題帶開。大概覺得一個大男人再哭下去,實在是沒面子。

 

 

你最渴望什麼?你最關心什麼?什麼是你的人生目標?什麼是你的一生追求?每個人「當下」的答案都不相同。

 

對我來說,幸福一直是我渴望的擁有,關注的焦點,是我的研究熱情,更是我的一生追求。

 

但是幸福又是什麼呢?每個人當下想到的,可能是富有、名聲及成就,具體可見的就是存款、豪宅名車和事業,這些固然重要,因為我們都是平凡人,我們都食人間煙火。

 

然而這些,也沒這麼緊要。因為我們更該了解的是,堅信這些目標很重要的人,接下來的人生會是如何。因為我們更該了解,有些其實是退而求其次,轉移了目標。

 

哈佛「成人發展研究」第四代主持人喬治‧ 華倫特(George E. Vaillant)博士,同時也是精神科醫師、精神分析學者的他,揭示了幸福的祕密。

 

 

就是「良好的關係」(good relationship)。唯有良好的關係品質,才能讓你活得更加開心和健康,兩者兼具。

 

研究結果並不令人意外,但是研究過程令人震撼。不意外的是,人際關係會影響你的情緒及生活滿意度,這論點早就可想而知,不會石破天驚。

 

震撼的是,它花了七十五年的時間,追蹤大規模的樣本,呈現出人類完整的生命週期,並透過質性訪談的方式再次告訴你,幸福的人生從來沒有祕密,你現在追求的,沒有你想像中要緊。你最該關心的,就在你身邊而已。

 

也就是,所有人際關係的品質,對你而言,是最重要的。除此之外的追求(或者逃避),只代表了一件事,那就是現在的你,正在「繞遠路」而已。

 

 

所以很多人活了大半輩子,走過大半個世紀,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的人生有一個很深的缺憾,而且這份缺憾、這個空洞不是金錢、地位及成就能夠填滿。

 

幸福人生的鑰匙,曾經就在身邊,但是不知不覺把它毀壞;幸福人生的拼圖,曾有機會拼貼及修補,但已錯過最好的時機,剩下的只有無限的唏噓。

 

所以,結束一天的辛苦工作,窗外華燈初上,路上車水馬龍。回家以後的空虛寂寥,無法明說的孤單低潮,只有冰箱裡的啤酒、追不完的美劇,還有線上遊戲,常相左右。還好這些能讓時間變快,還好仍有地方能讓自己遁逃。

 

人際關係在中年時期的常見樣貌。不想繞遠路,請即時調整跑道。

 

 

朋友:

 

各忙各的,漸行漸遠。男人之間總有競爭關係,說出心事就像是矮人一截,這困住了多少男人。這是華人社會文化的陋習,更是長年迷思。

 

女人大致區分成了媽媽及單身兩大族群。媽媽非常偉大,從此心思都圍繞著孩子打轉。

 

單身族群討論的,都是哪個男人不上心,三十歲以後的戀愛總是讓人失望又傷心。所以多年好友之間,逐漸陌生,甚至產生誤會和嫌隙。

 

伴侶:

 

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的一生,這是童話故事的劇情,許多人婚後才開始如夢初醒。

 

白雪公主變成管東管西的虎姑婆,白馬王子成了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公子哥,成天只會挑剔、鬼吼。有心事,不太明說;有誤會,總讓人猜測。

 

柴米油鹽的乏味、日積月累的摩擦,加上各自增生的誤解,就讓曾經最為契合的兩個人開始同床異夢,漸行漸遠。

 

親子:

 

他們曾是愛情的結晶,如今只是維繫婚姻的唯一。

 

 

世界上有沒有好的親子關係?有,但是為數不多,因為好的親子關係,源自於父母本身的成熟與覺醒。但是成熟的父母多嗎?其實也不多,因為每個父母都曾經是受傷的孩子,甚至「仍舊」是受傷的孩子。

 

成為父母本身就是一條漫長的學習之路。所以有些父母對著孩子發莫名的脾氣,把自己尚未解決的困難,帶到孩子的生命裡。

 

因為不懂得跟孩子相處,所以用3C餵養孩子的好奇,讓自己能夠休息,然而在此同時,自己也是滑手機,從來沒有停。

 

原生家庭:

 

回家是一條最難走,但也是邁向成熟的必經之路。與父母的關係是一切的起點。曾經受傷的孩子,就是如今軀體形貌長大的我們。

 

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在盼望著父母的一句對不起,有些人持續跟著父母負氣,錯綜複雜的過去、盤根錯節的故事難以釐清,當然還有手足之間的關係,這一切都來自於原生家庭。

 

你說,總有一天會處理;結果,往往都是「來不及」。《哈佛教你幸福一輩子》一書揭示了想要「老得好」,就是要原諒、感恩與喜悅。那麼,我們可不可以從「現在」就開始?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