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50歲,還是像長不大的「成年小孩」?勇敢拒絕父母,才能擁有快樂自由的未來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09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只是在情緒勒索的痛苦,以及跳脫後的未知和恐懼之間,更多的人往往會選擇站在熟悉的位置上,持續關係模式。困難之處在於:你待在這個位置愈久,就會愈來愈覺得安全;畢竟在酬賞機制中,最重要的就是被需要的關係認可感與歸屬感。

情緒被勒索,卻在糾結中感覺安全

 

成年小孩與家人間最大的困擾,就是想分開卻分不清,當中有太多情緒糾結。

 

幾年前我辦了一場講座,談的是「你也被情緒勒索了嗎?」這個當時很夯的議題。有的學員攜家帶眷來參加,能夠請動父母一起來聽,著實難得。

 

講到情緒勒索的議題,其實要從關係共構與自我結構去理解。因為勒索者與被勒索者間存在一種對應的糾結關係,表面上看似只有勒索者的「開心」與被勒索者的「痛苦」,事實上卻隱含著酬賞機制,使得關係難以理清。

 

若要擺脫這樣共構關係,就必須要了解整個系統,同時也要看懂自我是如何被系統影響,進而影響到自我的狀態和組成,削弱自我的力量。

 

會受到情緒勒索,往往是因為我們的自我組成中有太多他人的聲音,也有太多對自己的否定跟陰影,會帶來羞愧感和罪惡感。

 

正是因為無法忍受身上的罪惡感,以及對他人要求非執行不可的被迫感,你才會感覺情緒被勒索。當我們可以看懂自我,你會發現:

 

無法拒絕媽媽的要求,可能是因為你內在就有一個媽媽人格。媽媽經年累月的想法形塑出你內在的一部分,那你當然就無法拒絕你「自己」了。

 

你可能有完美主義,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只要別人嫌棄一下你,你就逼自己一定要證明自己,從覺得自己不夠好的「羞恥感」,轉變為被他人操弄的被迫感。

 

也許,你可以再深入去思考:除了母親是照顧者這點外,還有什麼強化了母親對你的影響力?如果你拒絕不了母親,那拒絕得了父親嗎?你說你有完美主義,又覺得自己不夠好,這是怎麼來的?是什麼讓你養成這樣的性格特質?

 

透過這段提問,你也許會發現:你不只拒絕得了父親,有時可能還會將父親排拒在外。如果你下意識地有這些反應,就代表你捲入了父母的夫妻不協調中,總是想為母親分勞解憂,偶爾視父親為母親的敵人,因此跟母親愈來愈親密,讓母親一有不滿就往你身上倒。

 

久而久之,你可能知道自己有很多責任,卻不覺得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因為你想要分勞解憂的最終目的,其實是要母親開心,但你從來沒真正感覺自己做到。不過你也很清楚:只要你無法達到母親的要求,母親肯定不開心,這逐漸形塑出你的完美主義。

 

從根本來看,你一直以來都難以肯定自己真的盡到了「孩子」的職責,也因此總是容易感到羞愧或罪惡。

 

還記得在講座現場,有學員問我:「我經常覺得朋友A找我訴苦,我應該要站在朋友A那邊;可是他跟我訴苦的對象B也是我朋友,那我該怎麼辦?」

 

如果你把這個問題放回家庭脈絡中,你會發現:那個朋友A其實就像母親一樣,朋友B就是那個一直惹人生氣的父親。當我們長期糾結於這個困擾中,往往會被情緒張力較大者影響,也容易有所共感。但我們其實沒意識到:如果父親也願意向孩子求助,勢必會產生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窘境。

 

不過大多數時候,父親並不會向孩子求助,因為男性長期以來學到的因應關係與情緒的方式,就是將其轉移到自己能掌控的人事物上,而不一定會透過訴說來引起關注。

 

如果讓問題回到發問的人身上,我們必須去思考一件事:為什麼一定要選邊站?覺得自己被對方的痛苦勒索了嗎?還是自己選邊站會有什麼好處?這就回到關係共構的酬賞機制了,是不是你在選邊站的那刻會覺得安全,或是會感覺和母親融為一體呢?

 

「中立」其實也是一種立場和態度,也是一種選擇。但當你變得一定要選邊站,就代表你需要讓自己跟其中一方保有連結。甚至是因為受苦的那方認同你、需要你,讓你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所以你才會選擇站在受苦的那一方。

 

所以在你的認知中,「中立」是危險的,這代表你沒有獲得任何一方的認同與連結感,讓你無法確定:自己真的是「好」的嗎?

 

只要看懂自己勾動的部分,你就會知道自己陷在哪裡、處於家中的哪個位置,就有機會讓自己跳脫關係共構的酬賞機制。

 

只是在情緒勒索的痛苦,以及跳脫後的未知和恐懼之間,更多的人往往會選擇站在熟悉的位置上,持續關係模式。困難之處在於:你待在這個位置愈久,就會愈來愈覺得安全;畢竟在酬賞機制中,最重要的就是被需要的關係認可感與歸屬感。

 

久而久之,你會開始與母親的情感共生,一方面覺得糾結痛苦、一方面覺得安心,卻又無力去拓展生活的其他可能,只能永遠當母親心中的「好孩子」。

 

跟母親之間的糾結、跟父親之間的敵對,這種情形所造就的矛盾孩子,也會在關係裡有許多矛盾。接下來,我要與你分享兩個故事,看看我們是不是也在親密關係中,不自覺地「孝順」父母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當你擁有舒服的關係,你就不會需要父母—40歲後想擁有幸福快樂,不為母親的眼淚負責

撰文 :吳姵瑩 日期:2019年09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說來有趣,當那股原諒的感受出現後,她看伴侶的眼光也變得不同了。從原本總是批判、易怒,容易不滿足與不開心的狀態,慢慢地變得開放,讓她能看見對方更多的好、欣賞對方,也開始能感謝對方的付出。她自己也慢慢地褪下盔甲,接納心中的幸福與被愛的感受,好好享受愛與被愛的狀態。

那天好友June說她感覺胸口充滿淚水,我便陪她到我們最愛去的火鍋店,坐在角落剛好有隔板,在裊裊白煙中談傷心事能少去許多尷尬。

 

June向來是很有靈性的人,說什麼自己胸口有淚水我也見怪不怪;她也會說些像是聽同事吐了兩小時苦水後,她就覺得肩膀上都是對方的重量之類的話。

 

她說她那「糾纏」兩年多的關係,終於結束了。但結束後她感覺自己像被卡車輾過一樣,理智上沒有太多難過,身體卻感覺像是沉積了多年的死水,一瞬間被喚醒。

 

她知道這兩年的感情和相處,是一種「糾結」而不是「愛」。因為她知道當她愛上了,她並不會一直問自己:「我到底為什麼跟他在一起?」但如果是「糾結」,就會有一股吸引她的力量,讓她一邊痛苦,一邊又跟對方攪和很久。

 

她說,她試著回溯小時候與父親相處的經驗,因為她知道這個對象有太多跟父親相像的地方。

 

她自嘲著說,當對方被自己調教得跟父親不一樣時,那股爽快和幸福感簡直讓她快樂似神仙。例如,當她要求對方做家事或買東西給自己,對方照做的那一刻,她總覺得她改變了什麼;但總是一轉眼又掉入地獄,因為對方依舊會回復到本性。

 

她告訴我:她想好好療癒受傷後變得扭曲的自己,因為她自己也知道要改變有多困難,更何況是改變對方的本性。

 

她說的改變,就像是小時候一直想要改變父親的那股渴望——如果父親願意分擔家務、願意對母親好一點,不管是心裡掛念著她,或是買點東西讓母親開心都好——可惜他沒有。

 

所以當對方回應了幾次她的要求,她便覺得心裡的不安和空缺都被填滿了。

 

後來她試了好多方法來幫自己面對關係的結束:海鹽淨化泡澡、靈性療癒按摩……卻比不上前幾個晚上看的《與神同行》。她說她幾乎從頭哭到尾。哭完後,她感覺沉積在胸口的死水似乎一瞬間清空了,整個身體和思緒變得輕盈。

 

這其實就是承認失落、理解失落與釋放失落的過程。

 

她原本以為是對這段關係結束的失落,但也納悶:早就已經分分合合無數次,這次可以說是下定了決心,卻不懂哪來這麼多淚水。

 

到最後,她才發現這份傷心還夾雜著對母親的心疼和哀傷,也才真正接觸到內在那悲傷的小女孩——那個小時候看著母親委屈哭泣、寂寞悲傷,卻在一旁束手無策、又氣憤又無助的小女孩。

 

當她心裡開始對父親感到怨懟,時常產生敵意,原本疼愛她的父親也開始疏遠她,進而對她有許多指責。

 

「我太天真了。我跟這個人在一起,就是想證明我可以征服男人、改變男人;我也想證明我比媽媽厲害,男人再難搞我都能矯正他,但我一樣辦不到。我居然一直在重複我媽媽的痛苦,愛著相同性格的人,卻無法包容他們的性格,這不是真正的愛。

 

我從頭到尾都不夠愛他,只想著要改變他,自以為改變他我就可以幸福快樂,不會像媽媽一樣痛苦。唉,真是又傻又天真,到頭來我誰都改變不了,只能改變我自己……」

 

接著她說,她終於覺得自己有能力去跟小女孩對話,告訴她在感情裡每個人都有選擇,而她不用再為母親「為愛而流」的眼淚做任何事。她心中那焦慮不安、沉重悲傷的小女孩,也終於被安撫、釋放開來。

 

她重新在關係中釐清自己與父親的關係,釋放對父親的敵意,也巧妙地釋放了對男性的敵意,在關係中不需要總是上演權力爭奪戰。

 

接著,她哭著說:「我想,如果我媽還在,她可能會告訴我:好好感受愛、好好生活,接受其他想對妳好的人,別再愛得這麼痛苦了。」

 

我聽著,翻攪著鍋裡的青菜,眼淚也流了下來。

 

她的故事觸動了我,我為她的真誠與勇敢喝采。

 

親愛的,你知道嗎?關係其實是互補的,母親的柔弱,彰顯出女兒的強勢。總是安靜又忍氣吞聲的母親,在關係中、在生活的大小事裡處處跟人低頭,看在眼裡的女兒自然不願再低頭,去重複這種「痛苦」的形式。

 

一開始女兒其實也想要保護媽媽,但在不知道如何有建設性溝通的情況下,只能蠻橫地強硬地去索取她要的關注或公平。她不只在家中會與父親爭鬥,以削弱父親在家中的聲音和權勢,甚至會做出令父親覺得顏面無光的事情,讓父親難以擁有家族榮耀與光彩。

 

同時,她也會在自己的親密關係中延續與父親之間的隱微爭戰,面對伴侶時總是容易嗅到關係中的權力不對等,而不斷爭權奪利,或要求平衡、平等與公平。

 

與父親的張力也容易延續到與權威的關係裡。戰鬥型的孩子容易跟自己的上司、教授、老師起衝突,或是喜歡當帶頭搗亂的反叛者;有時也會有衝動控制的問題,所以可能經常違反校規。

 

除非在就學期間能夠被好好理解,否則就容易成為非行少年或少年虞犯;因為他們除了憤世嫉俗外,並不清楚為什麼自己需要強權,讓自己能夠非常強大。

 

他們的種種問題行為,往往會讓柔弱的母親更為苦惱,讓強勢又充滿控制慾的父親暴怒;但戰神般的孩子往往是打不怕的,愈是權威的教養愈不能收服他們,愈會激起激烈的反抗與對峙。

 

即使家中的角色分配總是父親扮黑臉、母親扮白臉,但孩子依舊只有表面妥協,私底下不妥協。因為他們所厭惡的,或者引發他們內在深層煩躁心情的,其實就是母親在關係中的低聲下氣。

 

在這種問題行為下,母親如果更溫和、更拜託要孩子聽話,只會強化與延宕孩子的戰鬥力發作期罷了。

 

June就是不斷違反校規長大的孩子,也曾經是他人眼中的小太妹。她每次都笑說還好她沒有長歪,因為她在學生時期遇到懂她的老師及時把她拉回正軌,同時也「教育」了June的父母,練習在家中平等開放地對話。

 

June中學時曾經交了校外的男友,卻因為在學校附近的商店買東西時,跟男友一言不合大吵起來,甚至動手推了彼此;這件事輾轉傳到老師耳裡,老師才決定要找來June的父母一起談談June的情感和行為。

 

這個曾獲得理解的機緣,讓她開啟了不斷自我探索的生命。

 

一直到成年後感情不順遂,她才開始看見,自己依舊還是小時候那個與父親爭權的小女孩。這件事呈現在她的情感狀態裡:遇到事情時她無法理性成熟地述說,會像小孩子一樣鬧和耍脾氣,她還是處在年少輕狂的暴躁裡。

 

她也才意識到:她一直陷入父母的三角關係中,情緒糾結且承接著母親的苦和怨,遲遲不願意與父親和解,同時將許多男性視為生命裡的假想敵。

 

當她願意尊重母親、退出母親苦與怨的強烈情緒後,才得以感受情緒上的清澄,認知到這麼深的怨,其實是深刻的愛與依賴,以及父母之間的夫妻相處之道。

 

正因為母親深諳以柔克剛的道理,父母親才能彼此和諧共處數十載;即使他們必須找孩子消化相處裡的苦與怨,這卻是他們在維繫彼此關係的前提下,所想出來最合適的方法了。

 

也是在這一刻,當她看見那深藏在背後的愛,在表層卻是如此隱微地親密,她突然願意理解與原諒父親這數十載的強勢與威權。

 

說來有趣,當那股原諒的感受出現後,她看伴侶的眼光也變得不同了。從原本總是批判、易怒,容易不滿足與不開心的狀態,慢慢地變得開放,讓她能看見對方更多的好、欣賞對方,也開始能感謝對方的付出。她自己也慢慢地褪下盔甲,接納心中的幸福與被愛的感受,好好享受愛與被愛的狀態。

 

當女兒能退出三角關係,進而療癒自己與父母的關係,就能療癒自己的親密關係。

 

親愛的,這就是如何在自己的親密關係中,看懂自己是怎麼被上一代的關係模式影響。

 

這個女兒的「孝順」是有意識與無意識的結合運作:有意識地看見「我不要跟母親一樣」,要比母親幸福、贏過母親,要像制衡父親一樣征服男人,因此一直在關係中打仗,導致自己難以與伴侶真正地親近;在無意識中,則和父母同步並深刻連結,因而想在行為上對父母表示忠誠。

 

當父母不曾真正地幸福時,孩子總會做出某些事情來讓自己也不幸福,達到在自己的親密關係中孝順父母的一致性,讓自己不致於背棄父母。

 

當你在關係中處得不好,或是親密關係不斷破裂,你會自然而然地回到家裡繼續當孩子,這也是一種無意識的運作。當你擁有舒服的關係,你就不會需要父母;但當你有著糟糕的關係,你就會需要回家繼續當父母的孩子,繼續調節父母的婚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吳姵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被情緒勒索半輩子,像揭開傷疤一樣沉痛!唐綺陽對母告白:愛不需證明,孝順父母是出於自願

撰文 :王炘珏 日期:2019年08月19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現在,到了我這個年紀,已經很清楚情緒勒索是怎麼回事了。」她用過來人的口氣說。直播教母唐綺陽今天不談星座,說的是情緒勒索,還有自己的故事。

情緒勒索曾經是她與母親之間難解的題,也像條鎖鏈一般,纏繞著她的前半生。細數這段往事,理當是像揭開舊傷疤一樣沉痛,唐綺陽卻用發亮的眼神訴說著。

 


一句「你不孝」

 

陷入糾結,她分析母女關係破困境:情緒勒索

 

她從小就是個敏感的小孩,因此總是能感受到母親言語背後的意義。「我以為妳會考更好?」她知道母親要的是什麼,卻常因此被激怒,「輕易地掉入(情緒)圈套。」唐綺陽笑著搖搖頭,「她可以正大光明說:『考試考好一點』。」

 

「一次我跟母親頂嘴,她竟說:『妳是我所有小孩裡面最不孝的。我不指望妳孝順了啦!妳就是一個不孝女。』」唐綺陽模仿母親當時激動的語調。

 

這是母親最嚴重的一次情緒勒索,當下,她感到悲憤、不服輸,「好,我要更孝順給妳看!」

 

但在心情平靜後,她發覺不對,抗爭並不代表不孝順。「想要我孝順妳,為什麼要用這麼激進的言辭對待我呢?我覺得自己好像上當了!」她陷入糾結,順從與不順從都不對。「我一直到大學都還非常痛苦,走不出來!」唐綺陽說。

 

唐綺陽感慨,由於過去自己容易陷入情緒勒索,即使是出了社會,也曾在職場碰過相同的困擾。

 

當時她剛出了第一本星座書就熱賣,開心拿到版稅,工作同仁卻獅子大開口,要她請客、招待出國。

 

被當「冤大頭」,沉痛的情緒勒索!被迫請客,她冷靜衡量後自我調適

 

「我相信你這麼大方,應該不會不答應吧?」對方用一句話把她逼到牆角,還煽動所有人的情緒。「如果不答應,我就是小氣囉?」唐綺陽心裡隱約覺得不舒服,卻說不出拒絕的話。直到聽到有人竟感謝帶頭勒索她的人,唐綺陽才發現問題癥結,「你應該感謝我請客,怎會是他?擺明把我當冤大頭!」她最後仍決定請客,但是用自己能接受的方式。

 

「情緒勒索就是想撩起你的情緒。激動也好、擔心也好,就是想讓你心中掀起千層浪。」她瞭解,自己不能再「縱容」那些情緒勒索者「一定要冷靜理智地去衡量,自己想要什麼。」

 

二○○五年,好惡分明、心直口快的唐綺陽,得罪不少圈內人,事業也陷低潮。為了堅持占星專業理念,她索性淡出已奠定事業基礎的電視圈,沉潛逾十年。她專注投資自己,出書、做新的嘗試,在YouTube上傳每周運勢,累積人氣後,前年又於facebook開啟直播風潮。

 

她大膽素顏、針貶時事,有時還站上風口浪尖,頂著輿論逆風發言,被網友稱為「國師」,更創下四十萬人同時收看的紀錄。「經紀人曾提醒我,別暴露太多隱私,但我想讓大家認識真正的我!素顏又何妨呢?」說完,她哈哈大笑。

 

唐綺陽平時與粉絲互動密集,直播時更如同知心好友般,互相鼓勵。不過,她也曾遇過粉絲在臉書上留言,說她過得很不好,又失戀,甚至動了輕生的念頭,要唐綺陽馬上回應。

 

「這種情況,我絕不會回答。」她堅定地說,「我不希望朋友們過得不好,深陷情緒勒索地獄,我為什麼又要讓他們覺得『地獄式』的吸引法是有用的呢?」

 

「你有沒有勇氣去做一個反對黨?做一個為了平衡情勢,挑戰權威的人?我必須說,這真的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很多人陷於情緒勒索的無盡輪迴中受苦,唐綺陽提醒,就算無法完全擺脫,也要找到自己的情緒出口,找朋友聊聊或是分析當下的處境。「明白後的接受,比被勒索好。」她強調,愛不需要證明,孝順父母,不是因為受到勒索,一切都是出於自願。

 

勇敢做自己的唐綺陽,經過和母親多年的衝突與磨合,母親開始理解並尊重她,兩人終於找到相處的平衡點。職場上,她事業有成,並忠於自己的選擇。擺脫情緒勒索,唐綺陽笑了,笑容是那樣的豁達自信。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唐綺陽
原名:唐立淇
出生:1965年
學歷: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現改制台北藝術大學)
著作:《唐立淇星座運勢大解析》系列

適時疏離,建立自信

疏離。
適時跳出困境,不要順著對方的情緒,變成所謂的「負心人」。

建立自信。
詢問朋友意見,另找其他支援,就不會再有罪惡感。

建立事業。
證明自己有能力,判斷正確,他人便無法貶低你的價值。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再被家人「情緒勒索」!讓自己價值感提升,彼此都舒服就是孝順

撰文 :周慕姿 日期:2019年04月2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要聽話,不要忤逆師長。」
「你為什麼就是要跟爸媽作對。真的是很不孝。」
「你要孝順,要尊師重道……」
這些話,對於你、我而言,是否耳熟能詳?

台灣社會,由於深受儒家文化影響,很在乎「孝順」。「孝順」這兩個字,相信每個人都琅琅上口,但是「孝順」是什麼?那就見仁見智了。

 

雖然「孝順」似乎難以定義,但是「孝順」在台灣文化中,毫無疑問被認為是「美德」的一種,甚至社會還會選出「孝悌楷模」來加以嘉獎。

 

但既然「孝順」是如此難以定義。那麼,父母心中的孝順是什麼呢?在台灣許多五、六十歲以上的父母眼中,「孝」就是「順」,好像有「順」才有「孝」。

 

所謂的「順」,最簡單的定義,就是「順從爸媽的想法與意見」,就是「聽話貼心」,也就是說,「孝順」的標準與定義,是由父母決定的。

 

在這個文化架構下,對於某些父母而言,孩子「夠不夠聽自己的話」,就決定了孩子是否「有美德」,是否「孝順」。

 

對這些父母而言,或許,自己的爸媽以前也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因此,期待孩子「順」已經變成一種習慣;尤其從小到大,長期跟孩子的互動,都是比較權威式的「上對下」的要求與命令:「我說的、做的都是對的,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做。」

 

只是,隨著孩子長大,有自己的想法、事業與專業知識。這樣的父母,其實缺乏跟長大的孩子互動的方法知識,於是,還是用過去與孩子互動的習慣方式:害怕孩子受傷,希望孩子照著自己希望的路或方法做。這樣,父母才會覺得安心,覺得有安全感,覺得「這樣比較好」。

 

但是,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樣子。當父母無法習慣,也無法接受時,「我養你這麼大,你居然這樣回報我」的這類情緒勒索的話就容易出現,而孩子也會礙於因為該「孝順」的罪惡感,使得自己與父母陷入情緒勒索的循環中。

 

有時候,這種社會對「孝順」的推崇,不只綁架了孩子的自主性,卻也扼殺了父母了解孩子的機會。

 

因為「孝順文化」,有些父母對於孩子應該如何順從,有太多「應該」的想像,使得父母有時無法拋下自己身為父母的權威、尊嚴與面子,認為「我是父母,我為你好,所以你聽我的是應該的」,卻忽略了孩子也是一個「人」。

 

身為人,他當然有獨立的思考、獨立的想法,可以有需求、有感受,這些都是應該被尊重且在乎的。

 

這樣的互動,其實有時也可以在師生關係中觀察得到。與「孝順」文化類似的,包含「尊師重道」等文化思想影響。台灣的文化中,普遍對於「權威」是尊敬且信任的。

 

所謂的「權威」,不論是父母、老師、長官、上司……有時候,我們社會似乎默許權威、上位者,能夠對下位者(子女、學生、下屬……)有一些嚴厲的詞語或要求,甚至是威脅、是勾起你的罪惡感、是福利的剝奪。

 

有時我們甚至認為,權威者對於非權威者的要求或言語責備,就算過分,也是訓練,也是「有意義的」。

 

所以我們都時常聽到「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愛之深,責之切」……

 

即使,這些要求或話語,可能損及一個人的尊嚴、自信,甚至剝奪其快樂與活下去的力量。

 

要怪罪這些權威者嗎?那倒不是,而是需要去理解、去檢視。了解在過去與現今的教育中,我們如何對於權威的推崇與過度信任、對於孝道文化的過於認同,甚至「淪為表面」的狀況。

 

我並非要全盤否定「孝道文化」、「尊師重道」等傳統文化概念;只是,需要去深究的是:這些文化概念所代表、傳達的意義,並非表面上的「老師說的話都要聽」、「爸媽都是為我好」、「要聽話才是好孩子」而已,它所代表的,是不忘本、是感恩、是追本溯源的核心概念。

 

更重要的是,即使在這些文化架構下,有一個「關於人與人相處」的重要概念,是不能被忘記的,那就是:

 

彼此身為一個人,有需求,也有感受,應該要被尊重、被理解,而不是被用「你應該」或教條壓抑,使得兩人互動,總只有一個人的聲音。

 

對於權威者與非權威者而言,兩者其實都算是這種「表面儒家文化」的受害者:非權威者被壓抑、被忽略、無法被尊重,甚至被勒索。

 

而許多權威者,也只學會用這樣的方法,去得到想滿足的需求,卻沒有好好學過另一種溝通的方法:理解對方,並且將自己的需求傳達,而後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協方式。

 

我認為這個文化背景,更是使得「情緒勒索」在台灣社會如此常見的原因。

 

或許,讀到這裡,對於情緒勒索的樣貌,你已經有了基本的了解。但是,我們要如何擺脫情緒勒索呢?我認為在討論「方法與技巧」之前,有一個更基本的部分,是我們深陷情緒勒索其中的人,都需要知道的重要概念,那就是:

 

唯有自我價值感提升,才是讓你能夠不再深陷「情緒勒索」的護身符。

 

怎麼說呢?讓我們再來回顧一下,關於情緒勒索「被勒索者」的特點,你會發現,不論是「想要當好人」、「習慣自我懷疑」、「過度在乎別人感受」、「希望獲得別人肯定」……擁有這些特質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也就是:他們多半是自我價值感低落的人。

 

如果你是這樣的人,你很難自我肯定,也很難確認自我的價值。

 

你對自己可能會很沒自信,因此就更容易被情緒勒索者的言語所惑,掉入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中。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寶瓶文化出版,周慕姿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拿「情緒勒索」當藉口!做到2件事,勇於做自己、不再困在負面情緒裡

撰文 :林心怡 日期:2019年03月27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從平凡國中英文老師到直銷女王,楊凱棋目前已是NU SKIN創造年收入逾五百萬元的直銷天后,面對剛加入直銷業時家人的極力反對、帶領團隊下線的指責與離開的失望,都不曾動搖她想追求「自己幸福」的信念。她總是正視自己的「脆弱」,並且擅長幫助組織成員認識自己,在接踵而來的挑戰中,有所堅持、活出自我,邁向她追求的幸福生活。

楊凱棋追求自己的幸福,從來就不流於空想,而是勇於起身做出改變的行動派。她說,自己熱愛教學,在擔任教職、尚未全職加入直銷業之前,她下班後都在補習班兼職教考大學的升學班,後來她漸漸發現,升學主義下的教育方式,與她的教學理念不同,因此當了二年國中老師後,開始萌生轉換跑道的念頭。她選擇留職停薪二年,赴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進修,原本夢想朝媒體圈發展,卻因緣際會加入直銷事業,希望以此攀上夢想的階梯。

 

「我沒有妳這種做直銷的女兒,妳不離開,我就跟妳斷絕母女關係……。」電話那頭,是她母親聲嘶力竭的怒吼,都過了十多年,至今她都還記得二十七歲當年,那種宛如八點檔連續劇般的灑狗血場景,「用心栽培妳上研究所,妳卻要參加老鼠會」、「做直銷都是找不到工作,缺錢到沒有選擇才做的」、「就算有人賺很多,但那都是鳳毛麟角,就憑妳?」楊凱棋回憶,所有想得到的「唱衰」字眼,就在那天一口氣聽好聽滿。

 

她原本打算瞞著家人,等兼職做出成績後,再說服家人認同;但紙終究包不住火,東窗事發當晚,楊凱棋被罵得狗血淋頭,她哭泣、害怕,壓根也不想離開父母和這個家。她說加入直銷的初衷,就是為了生活與財務自由,讓母親提早退休,給家人過更好的生活,所以和家人鬧翻,絕對不是她會選的路,當時她也很自責母親因她而情緒崩潰。

 

延伸閱讀: 說沒兩句就吵架?親子都該上的一堂「溝通課」

延伸閱讀: 美國銷售天后把直銷與電子商務結合,3 年營收成長43 倍!

 

抱怨,不如勇於做出改變


別拿「情緒勒索」當阻礙成功的藉口

 

「因為『自責』而放棄,有時候是一種很不負責任的說法……。」楊凱棋認為,「歸根究柢,你就是缺乏追求目標的勇氣,扮演受害者角色,給害怕失敗的自己,找了怪罪別人的藉口……。」因此,她並沒有因為母親的「情緒勒索」而終止直銷事業,反而感性地先表明自己對母親的愛,為了讓母親放心,會先繼續當老師,讓她有個引以為傲的「乖女兒」,只以兼職直銷試水溫;等氣氛和緩了,再找時間潛移默化地分析這份事業可行的做法,她暗下決心,無論如何都要「溫和而堅定」地朝目標前進。

 

「至於其他人怎麼看我,我真的沒這麼介意……。」老家在台中的楊凱棋想到的折衷做法是,依然保有台中教職工作,用兼職方式經營,即使上線和團隊主要活動與教育訓練都在台北,她仍經常利用下班與假日時間搭車北上。短短二年時間,二十九歲時就能以兼職之姿,在直銷事業領到逾七位數年薪;再加計教職收入,不到三十歲年收入就超過二百萬元。也因為越做越成功,慢慢獲得家人認可,母親也因為楊凱棋的收入漸豐而提早退休,在南投中興新村擁有一塊屬於自己的「開心農場」,享受悠閒的退休生活。

 

楊凱棋笑著說,不論是家人反對、客戶拒絕、下屬不挺你、擔心自己無法達成設定的目標,這些統統不能是阻礙追求理想的藉口,別人真的勉強不了你什麼,真正讓你被困住的關鍵,往往是放棄「做自己」,缺乏「追求幸福」的勇氣。

 

「很多人的情緒往往會卡在別人用什麼眼光看我,害怕失敗、丟臉而裹足不前;但事實上,當我真正了解自己,有了目標與堅持理想的信念後,就不會輕易被自己的情緒困住,甚至產生不必要的自卑感……。」楊凱棋說,其實折磨我們的自卑感,從來就不是客觀的事實,而是主觀的解釋。「比方說,我第一個用心栽培、很有潛力的下線要離開,我曾主觀認為『究竟是我哪裡做得不好?』但客觀事實是,他另有生涯規畫,『這是他的課題,不是我的,我不該被否定的情緒所束縛。』」

 

又例如楊凱棋從為人師,到走上街頭發傳單、問卷,一開始仍有一個過不去的「坎」。她回憶自己第一天在街上發問卷,站了二小時,曾為一張問卷都沒完成而難過哭泣,「但多做幾次後,你就會明白,事業要成功,挫折與拒絕都是人之常情,即使因此難過哭泣,也要誠實面對自己的脆弱,試圖解決問題,而不是逃避它。」後來楊凱棋一天都規定自己完成二十份問卷,刻意練習與人溝通的眉角,練久了,招募到合適的夥伴,反而有「挖到寶」的欣喜感。

 

但可別誤會,楊凱棋並不像刻板印象中強勢又霸氣的女強人,被夥伴暱稱「凱媽」的她,自有一套「佛系管理」哲學,能包容組織不同性格的領導人。「她關心下線,很會因材施教,包容力強,也懂得示弱的藝術……。」說話的NU SKIN業務劉秀美,是與楊凱棋認識十年的事業夥伴,她形容,楊凱棋是一個很有溫度的領導人。

 

▲ 楊凱棋(中)鼓勵工作夥伴,人有了目標與堅持理想的信念後,
就不會輕易被自己的情緒困住,並且花更多心力迎接挑戰。(圖片攝影/唐紹航)

 

看待事情多包容且有溫度


「冷處理」凍結怒火,駕馭自己的情緒

 

怎麼說?有一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楊凱棋重點培養下線的好友,被她約去參加公司舉辦的活動,被下線撞見後,誤以為刻意「挖牆腳」,而直接把她從會場叫出來大罵二十分鐘。

 

楊凱棋雖然覺得被冤枉,但仍冷靜安撫對方情緒,她不斷提醒自己,不要動怒,要用心聆聽,最後雙方誤會冰釋,反而因為這個衝突事件而贏得對方信任,也成為她旗下最快升上藍鑽的事業夥伴。

 

她分析,大部分關係破裂都是硬碰硬,如果當時選擇嚴厲斥責,可能就會失去這位優秀人才,尤其做傳直銷要成功,都與複製成功經驗有關,若要培養感恩的團隊,自己要懂得先做一個感恩的人,學會用客觀的角度看待,才會以更寬容的角度看待事情。

 

如今楊凱棋的下線會員累積超過一千人,光是去年,短短四個月,組織新招募的主任級直銷商(年薪至少逾百萬元)就近百人,表現成績亮眼。

 

至於如何鍛鍊活出自我的修養?除了推薦閱讀《與成功有約》、TED的演講,她認為旅遊是最好打開心扉的管道,「走過印度、巴基斯坦多國,你會發現,世界這麼大,可以好奇與啟發的事情這麼多。」其實很多當下不好的情緒,都不值得你耿耿於懷這麼久,「如果真的很難過,沒關係,找個地方好好哭一場,哭過了,再好好思索突破困難的解方,活出自我,真的沒想像中那麼難。」楊凱棋笑著說。

 

 

熱門文章

從相看兩不厭,變成看了就討厭!夫妻中年不睦,都是更年期惹的禍?

撰文 :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2019年03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進入中年後性情大變,容易失眠、體重改變,沒來由的憤怒、哀傷、憂鬱,有時另一半問一句「今天晚餐吃什麼?」也會讓自己暴跳如雷,或沮喪到不知道明天在哪裡。夫妻講不到三句話就大吵,愈看對方愈不順眼,也許你們陷入關係的危機,也許是更年期症狀作祟,也許還有兩者間加乘效應。

文/諮商心理師林靜君

 

有一支長青廣告,固定農曆初一、十五之前播出,老夫妻兩手緊握並肩步行,旁白女聲說,「老ㄟ,明天愛呷菜」,接著男方拿出罐頭兩人滿臉和煦相望,這個廣告是許多人心目中的經典,它投射出人們對老來伴的想像。

 

從另一面來看,也反映出夫妻之間要一路心平氣和同行,真是修練,尤其是更年期歷程,相當磨人。

 

 

更年期症狀真惱人

 

更年期是一個歷程,不是一覺醒來就進入另一期。醫學上更年期的正式定義為連續12個月都沒有月經來潮。什麼年紀會進入更年期?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資料,台灣女性進入更年期的年齡約在45歲到55歲。不過,有些女性會更早,有些則更晚,整體而言,則有提前的跡象。

 

更年期的生理症狀,早期會出現月經週期不規律、熱潮紅、容易疲倦、頻尿、心悸、盜汗、體重改變等症狀,晚期的如泌尿道萎縮、骨質疏鬆等等。在情緒上出現恐慌、憂鬱、暴躁、陰晴不定等症狀。不論是年齡或是症狀表現,更年期症狀有相當的個別化差異。

 

 

更年期症狀不是女性專屬,男人因身體老化也會有荷爾蒙變化,男性更年期常見的症狀,如體力衰退、失眠、容易疲倦、心悸、盜汗、勃起障礙、性慾減退等,

 

在心理方面會有情緒低落、注意力不集中、缺乏自信、情緒不穩、暴躁等症狀。

 

當青春期遇上更年期

 

不管是女人或是男人,更年期的症狀是都是惱人的問題。

 

相對於初經來潮時的可喜可賀,日本家庭有女初經還會煮紅豆飯慶祝,和月經說再見的過程,漫長而不討喜。在更年期時,整個家庭弄得雞飛狗跳的事,時有所聞。

 

特別是,現在人生兒育女的時間延後,更年期的時間提前,青春叛逆期的子女遇上更年期的父母,兩個世代的荷爾蒙對撞,堪稱絕命組合,加深在這時期調適的困難。

 

青春期兒女有放肆撒野的本錢,當爸媽的一面要承受子女青春期衝撞,一方面要調適自己變化,同時還要與同處在更年期的另一半相磨合。在這樣的屋簷下,壓力指數爆表。

 

 

未必都是更年期惹的禍

 

夫妻之間,從年輕時的相看兩不厭到愈看愈討厭,厭煩感容易在中年達到高潮,更嚴重的人,婚姻就此破裂。

 

但是,中年夫妻相處出現問題,未必都是更年期惹的禍,最多是達到推波助瀾的效果。也就是說,大有可能夫妻相處早已經斑痕處處,更年期的症狀讓問題更白熱化。

 

生理上的症狀比較容易獲得關注,心理問題則多半被忽略,有時候「更年期」還是逃避面對心理衝突、夫妻關係衝突的好藉口。

 

 

例如,一向對家庭態度比較疏離的D先生,在步入中年之後,對愛叨念的D太太,更形置若罔聞。對太太的咆哮不滿,D淡然回應:「她就更年期太情緒化,不用理她。」

 

愈加疏離的先生,就讓太太愈加焦慮,太太的焦慮又被先生歸因為更年期問題,於是讓自己躲的更遠,D夫妻就這樣兩人陷入惡性循環,鬧到要離婚。

 

D夫妻的問題不在更年期障礙,而在於彼此關係打死結。

 

憤怒的情緒下,隱藏被愛的需求

 

我們人在親密關係裡面會有依附的需求,例如被愛、被接納、被支持、被理解、被尊重、擁有安全感等,親密關係陷入僵局,絕大多數和依附需求沒有被滿足有關。

 

以D夫妻為例,太太的叨念與咆哮,是想要讓先生將注意力放到家庭,對自己身體不舒服的關心,所使用出來的方法。表面上生氣的太太,在憤怒的情緒下隱藏的是被關愛、被支持;先生的態度有可能是避免衝突的慣性,為了保護自己或保護彼此的關係而不回應,在冷漠的表象下,需要的是被理解、被尊重。

 

中年夫妻結褵多年,互動僵化是常有的事,更年期引起身體上的不適,情緒上的波動,對僵化的關係更如雪上加霜。中年夫妻要如何相處才能更融洽?這需要有意識的調整自己,有意識的改變相處方式。

 

 

有時只是倒一杯水,就舒服多了

 

夫妻之間一旦出問題,總會期待對方改變,以為只要對方改變,問題就會迎刃而解,這樣的期待往往會落空。關係的問題,不是你我對錯的是非題,而是「我們」要一起克服的挑戰。

 

例如,夫妻有一方受更年期症狀所苦,彼此間要將更年期症狀視為共同的課題,當一方情緒起伏較大時,體諒對方正在受苦,想著我們可以一起為這問題做什麼,有時只是為對方倒一杯水這樣的小動作,就能讓對方心情上舒服許多。

 

 

面對更年期,生活習慣調整,飲食注意與保養都有助於改善生活品質,這個時期也是人生轉折點,開始人生下半場,從對外忙碌重心移轉,夫妻漸漸回到兩人同行路上。

 

心理學家Fredrickson提及,在伴侶關係之中「感恩」可能是最重要的正向情緒,經常表示「感恩」會讓你感激伴侶,而不會把對方的幫忙與善意視為理所當然,長期下來,這將深化彼此關係。

 

試著向對方表達你感謝,多小的事情都可以,多加練習,讓彼此慢慢回到有你真好的階段,攜手為溫潤的熟年做準備。

 

最後,特別提醒,遇到問題不要忌諱求醫,女性至婦產科就診,男性懷疑自己有更年期問題,可至泌尿科檢驗荷爾蒙進一步諮詢。情緒上的問題、生活上的適應及關係上問題可尋求心理諮商幫助,讓更年期能夠更輕鬆度過。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