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菸不酒,卻不到3個月就離世 醫師揭「胰臟癌」3階段:出現5大症狀快就醫

撰文 :錢政弘醫師 日期:2019年09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前陣子上節目談高血糖如何導致胰臟癌,還有罹患胰臟癌時的症狀。今天一位門診病患向我詢問「要怎麼更早一點知道胰臟有癌變?」因為他的姐姐不抽煙、不喝酒、生活正常、也不肥胖,日前才因為胰臟癌離開,前後不到3個月,她很擔心。究竟胰臟癌出現之前,身體可能會有哪些變化?

美國的學者在今年五月提出了一個新的理論,描述在「胰臟癌出現之前」身體會歷經三個時期的變化。

 

第一階段 ( 胰臟癌診斷前30至18個月)

 

這時高血糖會先出現,甚至在胰臟癌診斷前3年血糖就升高,此時身體組織還看不出有什麼變化。

 

第二階段( 胰臟癌診斷前18至6個月)

 

這時血糖會繼續上升,而血脂肪(總膽固醇、低密度膽固醇和三酸甘油酯)會下降,體重和皮下脂肪會減少;此時內臟脂肪和肌肉量維持不變,高密度膽固醇也沒有變化。

 

第三階段( 胰臟癌診斷前6至0個月)

 

到了這個階段絕大多數的人都有高血糖,而血脂肪、皮下脂肪、內臟脂肪和肌肉量皆會減少,整個人會明顯消瘦。

 

學者推測在胰臟癌診斷前1.5年,就會出現體溫增加和脂肪棕化(fat browning)的現象,也就是脂肪細胞會被燃燒消耗掉,這是因為胰臟癌細胞造成皮下脂肪特定蛋白質表現異常所致(所以肥肉消失可不要高興的太早!)。

 

胰臟癌的確是不容易提早發現,提醒大家若是「血糖」和「體溫」不明原因的持續上升;血脂肪,皮下脂肪和肌肉卻逐漸減少(體重減輕),要小心可能是胰臟出了問題!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錢政弘 肝膽胃腸科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乳頭搔癢不是濕疹,而是乳癌?醫師:乳房出現4症狀,是癌症末期警訊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20年08月19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乳癌的警訊不是只有乳房出現腫塊,若乳房或乳頭周圍皮膚,發生潰爛等異常變化,也需要當心。

南投一名60歲女性,日前覺得乳頭搔癢難耐,抓到破皮仍然奇癢無比,擦了藥膏後雖有改善,但不久後又發作,症狀持續半年多。近日女兒察覺異樣,帶著媽媽就醫,醫師一看患部便覺得不單純,安排檢查後,發現是少見的「柏哲氏症」,並確診第0期乳癌

 

乳頭乳暈搔癢,可能是柏哲氏症作祟

 

支援衛福部南投醫院乳房外科的衛福部旗山醫院副院長陳明智表示,柏哲氏症(Paget’s Disease)主要的表徵為乳房周圍的皮膚,尤其是乳頭乳暈處出現搔癢、潰爛、脫屑等症狀,容易誤以為是濕疹等皮膚疾病。

 

該名患者於門診就醫時,醫師先安排以組織穿刺針進行組織切片檢查,確診為「柏哲氏症」後便安排手術,術中將取得的檢體直接冷凍送至病理科,病理醫師在半小時內回覆病理報告,開刀醫師於當次手術就將惡性腫瘤切除乾淨。

 

冷凍切片檢查後剩餘的組織,則繼續進行常規病理切片檢查及生物標記之檢測。南投醫院外科醫師黃信傑表示,患者的病理報告顯示為第0期乳癌,而其雌激素受體(ER)為陽性,因此後續將安排荷爾蒙藥物治療,以降低乳癌復發機率。

 

定期接受乳癌篩檢,4症狀是癌末警訊

 

黃信傑表示,臨床上偶爾會遇到患者未定期接受乳癌篩檢,等到乳房腫脹、疼痛,甚至流血、流膿才就醫,此時大多已經是癌症末期,後續治療上相當辛苦,無法在治療初期就安排手術切除,提醒民眾應定期接受乳癌篩檢

 

黃信傑提醒,乳頭搔癢常見的原因可能是皮膚發炎、內衣清潔問題或是內衣太久未更換而滋生黴菌。如果使用藥物或是在更換內衣後,症狀沒有緩解,仍持續搔癢等不適時,建議至醫院由醫師評估安排進一步檢查。

 

▲乳房出現以上異常症狀可能是癌症警訊,應及早就醫檢查。(圖/南投醫院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死亡率高、初期沒有症狀!醫師:預防肝癌,遠離8個危險因子

撰文 :照護線上 日期:2020年08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近3、40年來,肝癌都在台灣十大死因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目前盛行率大概是所有癌症的第四位,每年約有8,000多人死於肝癌,其中有很多患者是青壯年,對家庭、社會都是非常巨大的損失。所幸現在多樣化的治療方式,以及持續推出的新一代肝癌二線標靶藥物,讓肝癌患者有效緩解腫瘤惡化。

預防肝癌,遠離危險因子

 

台灣肝癌醫學會理事長林錫銘教授表示,病毒性肝炎是導致肝癌的主要原因,罹患B型肝炎、C型肝炎等慢性肝炎多年之後,有部分患者會逐漸演變成肝硬化,發生肝癌的機會也大幅增加。

 

過去台灣的B型肝炎盛行率高,約有一半的肝癌患者與B型肝炎有關。近年來,疫苗的普及降低了B型肝炎的盛行率,也有效預防肝癌的發生,使得由C型肝炎導致肝癌的比例漸漸增加。

 

預防肝癌

 

除了B型、C型肝炎之外,還有許多危險因子與肝癌有關,例如酒精、抽菸、脂肪肝、肝硬化、藥物性肝炎、黃麴毒素、糖尿病、體重過重等。

 

不管是什麼原因所導致的肝硬化,都是肝癌的高危險群。酒精會造成肝損傷,長期飲酒將導致酒精性肝病變、肝硬化。脂肪肝也相當常見,很多人都不以為意,然而,脂肪肝也會引起肝臟發炎,久而久之便容易產生肝病變。

 

肝癌初期,幾乎沒有症狀!

 

林錫銘教授指出,肝臟沒有神經,早期肝癌大多數都沒有症狀。臨床上許多小於5公分的肝癌,患者完全沒有感覺,往往是在定期身體檢查中無意間發現。

 

當肝癌愈長愈大,患者可能會感到腹脹、右上腹痛、食慾不振,部分患者會出現黃疸、皮膚或眼白變黃、尿液顏色變深像濃茶,體重減輕、容易疲憊也是可能出現的症狀。出現症狀時,經常已經是中、晚期的肝癌。

 

肝癌症狀

 

因為肝癌看不到、摸不到、症狀又不明顯,所以只能仰賴各種檢查。抽血的部分主要是檢驗肝功能與胎兒蛋白(alpha-fetoprotein,AFP),但是有些小型肝癌,患者的胎兒蛋白可能正常,所以一定要搭配腹部超音波檢查。腹部超音波是相當重要的影像檢查工具,必要時還會安排電腦斷層掃描或核磁共振檢查。

 

建議肝炎患者每6個月做一次抽血跟超音波檢查;對於已經有肝硬化的患者,建議每3到6個月做一次檢查,才能早期發現肝臟腫瘤,及早治療。

 

發現肝臟腫瘤時,醫師會根據抽血、影像檢查來判斷,必要時需要切片檢查。一般會在影像導引下用針穿過皮膚進入肝臟,取出一些腫瘤組織,再交由病理科醫師判讀。

 

治療肝癌,多管齊下

 

林錫銘教授解釋,肝癌的治療工具相當多樣,醫師會根據肝癌的位置、大小、數量、轉移與否、以及患者的肝臟功能來擬訂個人化的治療計畫。

 

若狀況許可,早期肝癌通常會建議手術切除。另外亦可選擇射頻消融術(Radiofrequency ablation,RFA),RFA是在超音波導引下將射頻電極針插入肝臟腫瘤,透過電流產生的高溫讓腫瘤壞死。

 

肝癌治療

 

如果是肝癌中期不適合開刀,會建議進行栓塞治療,由於肝臟腫瘤的血液主要由肝動脈供應,針對肝動脈分支進行栓塞有助於控制肝臟腫瘤。目前也可以選擇合併使用標把治療。

 

肝癌晚期,腫瘤可能已經侵犯肝臟的大血管,甚至於經由血液、淋巴轉移到肝臟以外的器官,例如骨頭、肺臟、腎上腺、腦部等。進入肝癌晚期後,過去以化學治療為主,隨著藥物的進步,目前已有標靶治療、免疫治療可供選擇。

 

什麼是肝癌標靶治療?

 

林錫銘教授說明,肝癌細胞上面存在多種標記,標靶治療的藥物,會針對具有特定標記的細胞發揮作用,促使癌細胞壞死。 

 

第一線標靶藥物對於腫瘤縮小的成效有限,但是因為沒有嚴重副作用,所以患者可以使用較長的時間,有助於增加存活率。當第一線標靶藥物失去作用,或者無法忍受副作用時,患者可考慮使用新一代肝癌二線標靶藥物。

 

新一代肝癌二線標靶藥物作用在與一線不同的靶點,藥物機轉不同。根據大型雙盲臨床試驗,可有效延長存活期,整體生存期的中位數達10.2個月,有助降低疾病惡化風險。

 

因為是一天僅需服用一顆的口服藥物,使用上較便利,患者的順從性也較好。常見的副作用如高血壓、疲倦、腹瀉、食慾不振等,只要與醫師好好討論、處理,亦可以提升晚期肝癌患者的生活品質。 

 

林錫銘教授舉例,曾有位50多歲的男性患者,15年前發現罹患肝癌,立刻接受治療後暫無大礙。直到3年前,抽血追蹤發現胎兒蛋白指數上升,卻找不到肝癌腫瘤。

 

「接受第一線標靶治療後,他的胎兒蛋白指數仍持續上升,我們便改為免疫治療,結果胎兒蛋白指數依然維持高達2萬多。」

 

林錫銘教授接著分享「服用新一代肝癌二線標靶藥物後,該患者的胎兒蛋白指數才開始下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胎兒蛋白指數就下降了近一半。

 

直到最近,他的胎兒蛋白指數已經順利降到200多。」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新一代肝癌二線標靶藥物服用非常成功,且陸續搭配多種肝癌的治療工具,讓頗為複雜的病情得到控制。

 

貼心小提醒

 

林錫銘教授提醒,肝癌高危險群一定要定期追蹤,才能早期發現、早期治療。至於晚期肝癌,請不要氣餒,現在肝癌治療工具愈來愈多樣,第一線、第二線標靶藥物或免疫治療也有好幾種,好好跟醫師討論、密切配合,就有機會讓病情緩解,同時改善生活品質!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獲「照護線上」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先後罹2癌,單車照騎、山照爬!葉金川:癌症加身,人生也要精彩,活得帥氣

撰文 :韋麗文 日期:2020年08月1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聯合報提供
  • A
  • A
  • A

葉金川的人生經歷太精彩,從中央健保局首任總經理、坐鎮和平醫院的抗SARS英雄、衛生署長、馬英九總統的政治救火隊。始終鮮明的是犀利的個人風格與態度。

淡出政治圈後,葉金川瀟灑活成夢想生活家,獨木舟、鐵人三項、高空跳傘、攻百岳,生活得不亦樂乎,卻鮮少人知道他先後罹患淋巴癌與皮膚癌。不過,葉老大始終是葉老大,連抗癌歷程也要一直帥帥的、不讓家人擔心,才不枉男人的氣概啊!

 

二○一四年十二月,葉金川左眼皮突出一個綠豆大小的硬塊,在不該有淋巴的位置長出淋巴塊,長大的速度又快,有醫學背景的他,很快警覺不太對勁。

 

先找眼科醫師檢查,也讓病理科化驗,醫師起初判斷是淋巴增生,無須過度憂心。誰料隔了半個月不到,另一邊的右眼皮上又長了一顆。

 

「兩邊都是淋巴增生,那就是癌症了!」葉金川心中暗喊不妙。為了確診究竟是單純的淋巴增生還是淋巴癌,病理切片送第一家醫院無法確認,為求慎重,再送第二家醫院進一步分析。

 

回顧當時的心情,葉金川笑,當然會嚇到啊,會緊張啊!也會覺得「我怎麼會那麼倒楣?」

 

他說:「只是你要很冷靜!」在等待病理檢查報告的三天內,就像是等翻撲克牌一樣,到底是死神牌,還是高掛無事牌呢?「等待的時候最難受了。」「要死的話也早點告訴我。」一直要很帥的葉老大,此時心裡其實忐忑煎熬,為了不想讓太太張媚擔心,男子漢的浪漫是善意隱瞞了太太,獨自承擔。

 

結果出爐,是淋巴癌

 

台大畢業的他,選擇到花蓮慈濟低調就醫

 

葉金川冷靜的查閱相關醫療書籍,一步一步的規畫,安排如何應對這突然其來的人生轉折

 

淋巴癌分期將大大影響治療計畫與存活機會,現在是局部的病兆,還是已經擴散到全身了呢?他進行了骨髓穿刺,看看骨髓裡面造血細胞有沒有變化,如果已經發生變化,那麼就是第四期。

 

所幸骨髓造血細胞沒有變化,接著進行PET正子掃描,看身體的其他部位是否擴散,所幸也無事。「但是PET只能看到○‧三公分以上的腫瘤,就算掃不到腫瘤,不代表沒有更細小的腫瘤在蔓延。」醫師建議葉金川進行預防性的標靶治療,以降低未來復發的機會。

 

治療正式展開,台大醫學系畢業的葉金川,卻低調選擇回到熟悉的花蓮慈濟醫院接受治療。當時他任職血液基金會董事長,治療期間就在花蓮與台北之間通勤往返。

 

葉金川是台大醫學系第二屆畢業生,這一班的學生縱橫醫界,出了三個衛生署長,包括林芳郁、葉金川與侯勝茂;兩個健保局長,分別是葉金川還有賴美淑。

 

同學中還有各大醫學中心的院長,群醫遍布全台醫界重要角色,想要尋求醫療照顧,葉金川比誰都有資源,他卻選擇到遙遠的花蓮慈濟就醫。

 

葉金川說,除了跟花蓮慈濟的感情深厚,他當時也不想驚動太多人,他說,比一般人有資源就會比較好嗎?選擇一個信任、親切、可以誠實給予忠告的醫療團隊,對病人才是最好的選擇。

 

瞞著太太、朋友治療,單車照騎、山照爬

 

治療期間,在花蓮的清晨,他一人先赴醫院接受放射治療,戴上訂製的頭罩,可以讓放射線更精準對準患部,眼罩則保護眼球不會在治療後惡化為白內障

 

治療完成就繼續到慈濟授課,同事沒人知道他在幹嘛,只覺得怪,葉老師怎麼那麼早來上班。葉金川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但是因平日服用抗凝血劑阿斯匹靈的關係,放射治療後眼睛出血腫脹比常人更嚴重。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葉金川去做眼睛美容手術。逢人問起,他便把話題岔開,笑稱「被老婆打了」。

 

標靶治療期間,葉金川單車照騎、山照爬。主治醫師婉轉勸說,治療期間免疫力會降低,要他好好靜養。

 

堅持要正常生活的葉金川頑固的跟醫師頂嘴,「你們不是說標靶治療只會殺死癌細胞,不會傷及正常細胞嗎?」「我正常的淋巴球都在的話,免疫力就不會降低啊。」「不是啊,你要說個理由說服我啊!」

 

每周五次的化療,連續二到三周,每次注射藥物需要六小時,都在門診進行治療。一直到不得不住院時,需要家屬簽名,這下紙包不住火了,拿著住院單給太太簽名,「我得到淋巴癌,現在要去住院。」張媚才知道葉金川罹患淋巴癌,而且已經偷偷治療一段時間。

 

太太問:「如果是第四期怎麼辦?」他囁嚅回答:「就化療啊!」太太再逼問:「如果化療沒效怎麼辦?」葉金川說:「一步退一步啊,就去骨髓中心啊!」一向溫婉的太太此時已經瀕臨抓狂邊緣:「如果骨髓中心也沒效怎麼辦?」葉金川耍賴說:「那就辦告別式啊。」

 

早年罹患淋巴癌等同被宣判死刑,葉金川坦白說,放射治療、標靶治療都不痛苦,最辛苦的是等待病理報告,那種等待命運被宣判的感覺。

 

「面對癌症,你能怎麼辦,一定會發生這些過程,該來的還是會來,就是面對它。」葉金川也領了重大傷病卡,在期滿五年後失效,很慶幸。

 

在六十五歲生日時,開了同學會,告訴同學「我罹癌了」、「但我好了」,一貫的葉金川作風。

 

健保制度的創辦者,如何看待癌症病患的醫療費用負擔呢?葉金川說,治療期間的費用幾乎全是健保包辦,不過,只能給付到放射治療。

 

他也笑稱,「標靶藥物需要三十萬元,全部得自費,健保也真的滿狠的。」隨後念頭一轉,他維護地說,因為健保沒有辦法給付降低復發可能性的費用,只能幫你給付治療費用,預防要靠自己。健保始終就是他的心頭肉。

 

皮膚癌再上門,從此防曬更嚴密

 

告別淋巴癌後,二○一九年,葉金川在脖子上又發現皮膚癌,一顆痣在頸間長大,會癢。這次一樣沒跟太太報告,自行處理了。帶著未癒合的傷口出國旅遊,揣了把小剪刀,意圖自行拆線,可是脖子上的縫線沒辦法自己拆,只好央求護理背景的太太幫忙。

 

這次他準備好說辭,「皮膚癌有三種,我這種基底細胞癌是最簡單的一種,切除就可以了。」

 

他對太太說,基底細胞癌像是象棋中的卒子,每次只會走一步,進展很慢。不像是黑色素瘤,那就像是俥,橫衝直撞的,就很危險。

 

葉金川自己推理說,熱中戶外活動的他,雖然戴護目鏡、穿著長袖,但是脖子沒有保護好,常常曬到皮膚「燒焦」,因此罹患皮膚癌也不奇怪。現在他已經學乖,外出時,防曬工作更為嚴密,戴帽子、領巾等,把自己一寸不露的緊緊包裹起來。

 

葉金川擁有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碩士、哈佛大學流行病學碩士背景,讓他總習慣用客觀角度審視自己的癌症。他說,台灣的男性一輩子有五成的機會、女性有四成的機會得到癌症。而絕大多數的癌症不會奪命。與其擔心癌症奪走生命,葉金川更害怕中風、洗腎,長年躺床,被維生管子束縛。

 

 

「你必須要想清楚,你的生活價值,生活就是要能跑、能動、能飛、能跳,如果都不能,人生好像少了什麼,如果翅膀被剪掉,那他還是鳥嗎?蛇的鱗片被刮掉,那他還是蛇嗎?那麼,你想過,你是什麼呢?」要怎麼活著?葉金川說:「我要精彩,活得帥氣。」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我是醫師 我得癌症》,聯合報-健康事業部出版,聯合報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父母,就是照顧未來的自己!吳若權:生命的「5階段」教導我把握當下、愛要及時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20年05月0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所謂的「自己照顧自己」,不只是飲食作息、身體健康、情緒穩定,還包括讓自己的身心靈不斷維持動態的平衡,用愛與寬恕對待世界,以勇氣面對挑戰。

從2003年開始,很榮幸有機會擔任花蓮門諾醫院「壽豐老人照顧社區計畫」推廣代言人,並在2009年擔任慈善大使,為該計畫第二期工程接續募款工作。

 

在歷次的記者會中,我有感而發地談到:「照顧銀髮長輩,就是照顧未來的自己。」每個人都會老,所有老人都有過年輕美好的歲月,我們就像是他們曾經歷的過去,而這些老人也將會是我們未來的縮影。好好對待老人,就像是認真對待自己的未來一樣。

 

此後,「照顧銀髮長輩,就是照顧未來的自己。」常被很多公益活動拿去當作宣傳口號,幾位熟知內情的好朋友常開玩笑對我說:「他們有沒有跟你簽訂授權同意書啊?」而交情更深一點的好朋友,還會好奇地問我:「你是有過怎樣的體會,才能在記者會中講出這麼動人的一句話?」

 

其實追溯到2003年,我擔任居家看護已超過六年,歷經每天陪伴媽媽進出醫院看診拿藥、中醫針灸、肢體復健、心理治療……比起相同年齡的人,對生老病死有更深的體會

 

加上協助我一起照顧家母的父親,原本健康狀況不錯,卻突然在2002年病倒臥床,幾個月後辭世,令我在震驚之餘,感到無限的孤單遺憾,對於「把握當下」、「愛要及時」等老生常談的說法,有非常痛楚的覺悟。

 

「生命的苦難,讓心智早熟。」——

 

這只是我在長期照顧父母的過程中,得到的眾多紅利之一;對於身體健康與醫療方面的認識與了解,也有很多收穫。

 

我常覺得父親犧牲了他的肉身、母親忍受著她的病苦,如菩薩般在我面前顯化,教導我要愛惜生命的一切。

 

久病未必成良醫,醫療管道多元化,要更理性判斷

 

有句話說:「久病成良醫。」陪伴父母病老多年,才發現這句話的字面上,省略掉幾個很關鍵的邏輯,必須要有豐富的經驗與深刻的體會,才能了解其中的深意。

 

否則,久病未必成良醫。如果有病不醫,或是找錯醫師、看錯門診、講錯症狀、吃錯藥,病情只會愈來愈惡化。如此這般的久病,只會變成誤人誤己的庸醫,不會成為良醫。

 

尤其當今的社會,醫療管道愈來愈多元,除了西醫、中醫,還有很多民間療法,只要在網路上搜尋一下,斷食療法、尿療法、順勢療法、灌腸療法、自然療法、飯水分離療法……琳琅滿目,每一種療法都有許多親自見證的個案,連癌症都能不藥而癒。

 

有些朋友當自己或親人罹患重症,若對傳統西醫或中醫的治療信心不足,又有機緣碰到這些另類療法,很熱衷於嘗試各種不同的療癒方法,只希望可以重拾健康或延緩病情惡化。

 

但是,以上所有另類療法,有各自的適用對象,以及嚴謹的定義與操作方式,也需要更長的時間來驗證它的效果。取捨之間,除了憑運氣,還需要仰賴更多資訊協助判斷,不能道聽塗說,以免延誤病情。

 

萬病都從情緒起,讓心念回到完美的「原廠設定」

 

綜合照顧爸媽這將近二十年的經驗,我對於各種病痛的根源,有很具體的認識。我深深體認也同意「萬病都從情緒起」這句話的意義,即使是基因遺傳,也是一種細胞記憶。

 

從個性習慣累積的習氣,是會世代相傳的。必須時時觀照,常常調整,讓自己的心念,回到完美的「原廠設定」,也就是愛與寬恕,放下憤怒與抱怨。

 

通常人們在談養生時,很重視生理的排毒,卻忽略了另一項重要的觀念,情緒也需要排毒。而情緒排毒,並不只是做好情緒管理就好。錯誤的情緒管理,只會更加壓抑情緒,無法排解負面情緒。

 

有幾個簡單有效的情緒排毒方法,可以在家靠自己實做,就立刻得到很好的效果。例如:運動、靜坐、調整呼吸。此外,從事自己真正有興趣的活動,也能排憂解勞。

 

除了觀照自己的情緒,飲食作息與生活習慣也很重要。

 

通常我們最喜歡的食物,對身體都是最有害的。愛吃甜食的人,多半有糖尿病。喜歡海鮮的人,膽固醇都偏高。無肉不歡的人,心血管疾病容易伴隨而來。

 

美食,妨礙健康?其實美食問題不在於食物的本身,而是人們對於所偏愛的食物,都有執念。吃得太多、難以割捨。過度不均衡的飲食,身體立刻給了宇宙無敵的答案:世間所有的貪愛,都會是障礙。

 

調整自己,學習與疾病和平共處

 

疾病,也伴隨恐懼與憤怒而來。

 

追求完美的人,消化器官容易有問題,尤其胃痛、胃潰瘍,是最明顯的症狀。根據西醫的研究,多數胃潰瘍患者,是因為被幽門桿菌傳染,若沒有及早治療,百分之八十五的嚴重胃潰瘍,會轉移成為胃癌。

 

但西醫尚無定論的是:為什麼這些人的胃裡有幽門桿菌?透過不潔的飲食,或是餐具、接吻,都有可能;另一個比較難解釋清楚的問題是:為什麼有些人會被傳染,另一些人卻不會?

 

醫學尚未找到解答,靈學早就給出答案。當我們過度追求完美,情緒長期處於緊張的狀態,一直害怕會失敗,就會導致免疫力降低,讓細菌與病毒趁虛而入。

 

透過醫學的診斷與用藥,可以治標;佐以靈學的修行與精進,才能治本。醫學的目標,在於治癒疾病,至少要能延緩疾病的惡化。但靈學有更重要的使命是:學習與疾病和平共處。

 

陪伴父親走完他人生的最後一站,臨終前他以顫抖的手,緊緊握筆寫下:「妻賢子孝,此生無憾。」這是他留給我最豐富、最珍貴的遺產。

 

因為積勞成疾、器官衰竭,八十歲前從來沒有生過大病的他,竟在急診住院四個月後逝世。我們都不太能夠接受的事實,他比我們更早接受。他的病痛,沒有被醫院治癒;他以慈悲,治癒了我們的哀傷。

 

陪伴媽媽的這二十年來,我們的人生有一半以上的時間,花在醫療與復健上。初期,媽媽以無比的意志力,要讓自己澈底痊癒;後來,她在挫折中學習調整自己,漸漸接受身體的狀況。

 

我在這個過程中領悟一個道理:

 

有些疾病,確實不會完全康復,

 

但只要這些病痛,不再是個困擾,病患能夠與疾病自在地相處,就跟沒有這個疾病的時候,也沒有兩樣了。

 

看遍人生病死,學習解脫的智慧

 

對於爸媽的病老,我在心疼不捨中,學會珍惜與感恩。從三十幾歲開始,頻繁地陪他們進出醫院,提早而密集地看遍人生病死,與有情眾生一起學習解脫的智慧。

 

尤其在大型教學醫院的一樓大廳,病患與家屬熙熙攘攘,有時候真會誤以為自己來到百貨公司或大賣場。所有的「想要」與「需要」交錯堆疊,我們彷彿可以覺醒,原來人生最終想求得的,只不過是平安與健康。

 

然而,當我陪伴長輩經歷人生的衰老,甚至一葉知秋地倒數著我們僅能擁抱的有限時光,就會真切明白:所謂的平安健康,有時候也是一種奢求。於是,我們懂得退而求其次地,再次閉目合掌,恭請上天賜予我們面對病苦的勇氣,而不只是貪婪地戀棧健康平安。

 

維持體力與活力,才能承擔父母的晚年

 

從三十幾歲開始,我持續晨泳、跑步,每週至少四至五次,不刻意但盡量自然地維持規律的作息,在粗茶淡飯中安頓身心,習慣割捨不必要的物欲,讓自己享受簡樸與平凡。老實說,我不是努力要自己活得多健康,而是因為必須照顧家中長輩,不能讓自己病倒。

 

許多讀者好奇地問:「為什麼你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不太像五十幾歲的人?」老實說,我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在為了照顧爸媽晚年而奔波的年歲裡,因為忙碌而無可挽留地讓時光過得太匆促,我漸漸變得對自己的年齡沒有太多感覺,所謂的「無齡感」確實在我身上發生。每次要填寫表格,註記生辰日期,換算真實年紀時,我都得認真想一下,用紙筆再精算一次,才能答出正確的年齡。

 

影劇版新聞常說哪個明星凍齡,彷彿永遠停留在二十八歲。我的心理年齡倒倒沒有那麼年輕,隨意推想一下,應該是停留在母親中風倒下的那一年。我讓自己的體力與活力,維持在那個時刻,因為知道我必須承擔這一切。

 

我在生活中學會自己照顧自己,連工作上也盡量不要依賴助理。我向自己證明可以活得很獨立,也讓媽媽放心,我一個人可以過得很好。

 

在我的定義中,所謂的「自己照顧自己」,

 

不只是飲食作息、身體健康、情緒穩定,還包括讓自己的身心靈不斷維持動態的平衡。

 

快樂時盡情享受快樂,悲傷時完全接納悲傷,敏銳地覺察自我,隨時向內自省,每天以懺悔感恩,淨化心靈。

 

觀照自己的心念,看顧自己的行為

 

自己照顧好自己之後,如果行有餘力,就幫助別人吧!

 

我很慶幸能夠以書寫、演講、課程,或是影音內容,分享心得與所學。朋友溢美地誇獎說,我是一個跨領域、跨世代、跨性別的多職人,起初我不敢承擔這樣的美譽,但現在我願意把它當作後半生的目標。

 

這些縱橫跨界的比喻,只是說明我涉獵多元的主題,以及呈現不同學習的型態,但在我心中非常明白,看似五花八門的樣貌中,我只專注於一個核心價值,就是:鼓勵每一個人活出自己。

 

人生,真的很像是電玩。每個人身處不同的背景,猶如每種電玩遊戲不同的主題,但每一步的精進,都來自跨越障礙,勇往直前。

 

我認為每個人來到世間的這一生,學習整合身心靈的五個階段,分別是:

 

1.認識自己;2.肯定自己;3.發展自己;4.奉獻自己;5.放下自己。

 

而所謂的「自己照顧自己」,就是在每個階段保持觀照自己的心念,看顧自己的行為,用愛與寬恕對待世界,以勇氣面對挑戰,就能度過每一關,迎向下一關。

 

在來到旅行的終點站之前,一切都是未知,隨時都是無常,我們要自己照顧自己,謹慎而自在地踏穩每一個步伐的節奏,接納每一個挫折的禮物,享受每一個驚喜的幸福。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換我照顧您:陪伴爸媽老後的12堂課》,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獨自照顧母親,她卻被說忤逆不孝 吳若權:傾聽長輩生命故事,才能理解背後的無奈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20年05月04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被照顧者對自尊的需求,猶如魔鬼的細節,永遠藏在照顧者筋疲力竭的忽略裡。隨著時久日深,形成隱形的心牆,讓彼此對立的情緒,破壞原有的親密。

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的愛怨情仇,我是最近這幾年才慢慢了悟的。

 

無論彼此的關係是伴侶、親子、朋友、醫護、主雇、陌生人、甚至是義工……只要照顧與被照顧的關係成立,彼此看似親密、卻又對立的矛盾情緒,就開始不斷拉扯及衝突。

 

或許彼此在理智上都不希望這樣,但雙方都很難控制摩擦的狀況持續發生,而且各自都會覺得十分委屈。

 

負面情緒,如同挑撥離間的高手,暗自在最需要合作與信任的彼此之間搞破壞。刻意忍耐,反而助長未來有一天突然爆發所造成的傷害。

 

各自心理的壓力,若沒有及時妥善處理,累積多年的辛酸,甚至可能會出現有如社會版上的悲劇新聞──孝子毆打老父、孝女攜母燒炭……不但親友覺得不可思議,連不相識的讀者聽聞都為此悲憫不捨。

 

如果兩方都沒錯,那究竟什麼地方錯了呢?當你有機會介入調停,或傾聽他們個別地抒發痛苦,往往會愈聽愈感到混淆。這絕對不是用「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就能處理的糾結。

 

重建彼此的關係,不要在自以為是的愛裡,深深受傷

 

這也是我擔任照顧者角色長達二十年才發現的矛盾──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長期的情感是親密相依的,但往往短暫的情緒是針鋒相對的。必須先對這個本質認識清楚,雙方的相處才能重新找到一個平衡點,重建彼此的關係。否則,兩方都會在自以為是的愛裡,深深受傷。

 

有位單身的熟女朋友,在家排行最小。她上面還有哥哥、姊姊,各自成家後便搬了出去。爸爸過世後,剩下她和老母親同住。

 

本來風平浪靜的日子,還過得去。頂多就是媽媽比較愛唸,生活細瑣太多,沒有一件事情如意。加上媽媽已經到七老八十的年紀了,竟還會對年近四十的她逼婚,總是令人難堪。但是她都忍住了,畢竟同住一個屋簷下,母女親情更勝於一切。

 

自從母親心臟病發,又因為摔跤而臥床,問題急速加劇擴大。原本母親的叨唸,只針對事實發牢騷,後來母親的抱怨失控,情緒開始超過理性。

 

母親甚至抓住兄嫂回家的機會,頻頻恣意地抱怨,說她照顧的態度不甘不願,每天還煮些食不知味的三餐,難以下嚥。(實情則是醫師交代,她母親必須控制飲食,烹飪與調味盡量以清淡為宜。)

 

姊姊和姊夫回家,母親故意在大家面前誇讚,說姊姊懂事體貼,很會買東西,無論菜餚或衣服,都令人滿意。相較之下,似乎有意無意地在羞辱她。

 

朋友是個善於反省的女子,常告訴自己:「媽媽沒有惡意,只是心情不好,愛抱怨,不要想太多。」但是次數多了,而且言語愈來愈刻薄,就算她可以提醒自己不要當真,情感的傷害還是愈來愈深。

 

難聽的話,當面說了,固然令人難以招架;但若是從別人口中輾轉傳來,自己欲辯無言。夜深人靜,投奔情緒的怒海,悲怨猶奮不顧身。

 

尊重長輩,要他說了才算數

 

「孝女,其實最不孝。」她很難過地跟我說,去看憂鬱症門診拿藥,吃完還是沒效。我除了使用多年來學習到的療癒工具為她平撫創傷,也在她的傾訴中,找到耐人尋味的一幕場景。

 

半年多以前,有一天她推著輪椅陪母親去公園晒太陽,母親頻尿卻好強,不肯主動要求上廁所,她問了幾次,母親還是推辭:「不是剛剛才去過,現在不用啊!」相隔不到一分鐘,母親突然又想小解,由於和廁所有段距離,一時忍不住而失禁尿在褲子裡。她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唉……」就讓母親深深記在心底。

 

翌日,母親在閒聊時就跟鄰居抱怨說:「你們不要以為我女兒照顧我很溫柔,只要不順她的意,還是會忤逆我。」這話傳到她的耳裡,只覺得對母親十幾年來的照料與付出的心血,彷彿都已前功盡棄。

 

身為照顧者,我們會以為已經對長輩付出、犧牲很多。這或許都是事實,但當情緒出現「付出」與「犧牲」的感受時,彼此的關係已然不平等。而且,只要忽略一個很重要的關鍵細節,彼此的心結就會愈糾纏愈混亂,到最後分不出存在於彼此之間的,是愛還是恨。

 

 

這個關鍵細節,就是被照顧者的──自尊。

 

即使說得如此清楚,還是有很多照顧者不明所以地感到困惑:「哪會呀?怎麼可能?我一直都很尊重他啊。」然而,自尊是對方的感受,不是你的感覺。你覺得你尊重對方,但他沒有感受到,就是等於沒有。這不是你一廂情願地說有就有,而是要對方說了才算數的。

 

提醒長輩要有分寸,不要傷及他的自尊

 

被照顧者對自尊的需求,猶如魔鬼的細節,永遠藏在照顧者筋疲力竭的忽略裡。隨著時久日深,築成隱形的心牆,讓彼此對立的情緒,破壞原有的親密。

 

 以我經驗過最粗淺的生活實例來說,媽媽有來自遺傳的糖尿病,必須嚴格控制糖分,面對眼前甜食的誘惑,我得很有分寸地提醒:「今天澱粉的份量,差不多剛剛好了,我們明天再吃這個好不好?」

 

或是:「留點肚子,等等還有更好吃的,這個比較甜,我們少吃一口好不好?」這麼說即可輕鬆解除危機。如果我白目地說:「您有糖尿病,不要再吃了。」母子肯定立刻翻臉。

 

其實,不必羨慕我的耐心體貼或情緒管理,這也是跟我媽發生過很多次大大小小的摩擦與衝突,才漸漸學會的。

 

即使是小朋友,都無法忍受父母的強力管制;更何況是八十歲的老太太,怎會甘願被子女主導生活細瑣。當她覺得身心無法自由,連日常吃點東西還會被人糾正,情緒的直覺反應就是跟你對立,甚至把你當敵人。

 

被照顧者常覺得照顧者沒有站在他的立場,設身處地為他著想,覺得你不是和他同一國的,他很孤獨、很弱勢,沒有被理解。照顧者必須提醒自己多點同理心,刻意放下身段,才不會惹怒對方,又傷到自己。

 

天下所有守候在老人家身邊的孝子、孝女,無不是全心全意在盡孝的,為什麼還是會被解讀成不甘不願不孝,關鍵就是少了尊重而已。

 

自尊與自責,常相伴相隨。只要多給長輩保留自尊,減少他們自責的情緒,彼此的溝通與信賴,才能跨越語言或文辭表象的理解,達到「你懂我,我懂你」的境界。正因為彼此懂得,愛才能在雙方之間流動。

 

彼此懂得,愛才能在雙方之間流動

 

說來,要非常感謝我的父親。母親中風後的第一個農曆年初二,父親在餐桌上發的一頓脾氣,提醒我也讓我知道:要把長輩的自尊擺在最優先。

 

家裡的習慣很傳統,春節過年都要準備大魚大肉,親自烹調豐盛菜餚,以便圍爐團圓。兩個姊姊出嫁後,大年初二依照習俗回娘家,更是要準備媲美山珍海味級數的滿漢大餐,以迎接她們和姊夫、孩子們回來。

 

母親在端午節前突然中風,到下一個春節前的半年多,我們正逐步踏上遙遠的復健之路。為了配合她剛從臥床進展到可以學步,一家三口每天的生活都在西醫的門診、復健室與中醫的針灸、湯藥之間奔波。那個農曆年,菜餚勉強如常準備,但其實心裡過得狼狽。

 

為了省事,也求個氣氛,幾個星期之前我就和兩位姊姊商量,初二回娘家,中午不在家裡吃,而是預訂當時方興未艾的帶骨牛排餐廳,熱情款待。位置很難訂,必須提前預約,好不容易排上,皆大歡喜。

 

當天全家開心赴宴,沒想到向來好脾氣的父親,在抵達餐廳片刻後,勃然大怒地對服務生發了脾氣。我仔細一看,才知道這家標榜服務很好的餐廳,為了容納更多的顧客,未經事前商量,就把原本只能坐八人的四張小桌並排,硬是要我們家族十個人擠在一起。

 

眼看平日脾氣好到可以說是「爛好人」的父親,竟會為了這點小事情就與服務生爭辯到面紅耳赤,甚至氣到不想吃這頓飯就要拂袖而去,我便知道問題不如表面上那麼簡單。

 

父親在姊夫相勸之下勉強入座,昂貴的牛排沒吃幾口,賭氣讓服務生收走,我感到尷尬也很心疼,其中還有很深的愧疚。母親更是非常自責,含著眼淚幽幽地嘆氣說:「若不是我中風不能下廚,你們也不用這麼為難,出來花錢還受氣。」

 

從此,全家都沒有再踏進那家形象良好卻讓我們失望的牛排餐廳,這並非純粹的意氣用事,對餐廳不滿而有所抗議,而是因為去到那裡會提醒我自己,曾讓父親感到丟臉與不受尊重。

 

我心底很清楚,讓父親感到顏面盡失的,並不是牛排餐廳,店家對桌椅的安排,只是導火線。父親真正介意的,是我從頭到尾沒有跟他商量要去哪裡訂席,以及如何款待姊姊、姊夫與孫輩孩子們。

 

無論誰出錢請客或有能力和資訊選擇餐廳,父親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而我們沒有尊重他的意見,讓他覺得好像只把他當作是媽媽的看護。

 

更何況,那段期間,我們全家才剛開始手忙腳亂地學習應付,因為母親腦幹出血中風後,隨之而來的家庭變故,各自都有各自的辛苦和委屈,只是我沒有用心去體會,父親年近八十,體力和情緒逐漸不勝負荷。累積在他胸臆之間的體能與負擔情緒的壓力,終於在感覺自己不受尊重的當下,一觸即發。

 

我天生資質駑鈍,常沒有能夠及時記取教訓。很多慘痛的經驗,都是重複發生後才刻骨銘心。

 

那個大年初二,在牛排餐廳以信用卡簽帳,看著帳單上的數目,令我心淌血的,並非金錢上的花費,而是「千金難買早知道」的深刻教訓。

 

好意必須用心奉上,否則就變成施捨

 

走在料峭春寒的路上,望著父親氣呼呼的背影,我才猛然想起幾個月前的某一天中午,客戶臨時取消下午的會議,我急忙跟同事請假,開車趕回家,想利用得來不易的時間,陪兩老出去走走散心,試圖讓大家藉機喘息一下。

 

父親匆忙收拾物品,帶上母親的中西藥品,途中問我:「要去哪兒?」當時的我有點慌亂,加上平常很少出門,在第一時間並沒有具體想法,只是先開車上路,看哪邊不塞車,就往哪邊走。

 

這其中也考慮到父親的聽力很差,若在開車時對他大聲說話,沒有回頭讓他看到我的表情和嘴型,無法清楚表達我的想法,恐怕造成誤會。於是,就沒有立刻回答。

 

等車子往桃園方向的交流道下來,我把車開到石門水庫,招待父親去享用他最愛的「活魚十吃」,整頓飯菜吃完,兩老都不是很開心。

 

我知道他們捨不得我這麼累,也捨不得我多花錢……這些顧慮其實我早就懂得了。對於沒有事先告知,讓他感覺不夠受到尊重,則是我到大年初二請完姊姊們回娘家的這頓飯後才大澈大悟的──沒有預告的活魚十吃,再美味都會走味。

 

後來,只要跟兩老有關的行程安排,我都會盡量提早規劃及商量。碰到親友間需要請客吃飯的機會,我也會把現金先準備好,席間讓他們可以自己付帳。在親友面前,更是要讓爸媽有面子。這儘管只是生活上小小的細節,卻是與長輩相處時大大的關鍵啊。

 

任何時刻的相處、任何話題的閒聊,都絕對不可忽略長輩的自尊。否則,付出再多、耐性再大,只會踢到鐵板。

 

尤其是照顧身心衰弱的長輩時,更要加倍細心去體會,他們失去自主能力之後常感到自卑,加上若生病之前也沒有太多的豐功偉業,人生因為一場病痛而遭逢巨變,眼看壯志未酬而江山已經不可為,他們的痛苦和沮喪,絕對不是手上的那一把枴杖所能支撐,也不是坐下的輪椅所能代步。

 

照顧者只要能想到這點,同理被照顧者的恐懼與痛苦,對於被照顧者所有非理性的抵抗與防衛,就會覺得比較正常、比較可愛了。

 

擔任照顧者的角色時,即使心甘情願也不要急著付出,先讓被照顧者感覺受到尊重,取得彼此關係的平等,擁有雙方共同的信任,接下來才能自在地相處。

 

 

學會傾聽,讓長輩感受到尊重

 

1.多花時間,多點耐性:說話時要和顏悅色,態度不宜急躁,盡量放慢速度,用對方能理解的方式傳達。

 

2.不要否定,不要評論:先傾聽,先陪伴,不要急著評價或批評,更不可當面指出他們的錯誤,或是口出惡言,要多多顧及長輩的顏面。

 

3.偶有小爭執,不妨寬心看待:與長輩溝通時常會發生小小的爭執,只要知道彼此的底線,倒不用刻意避免,以平常心處之。事情過了,不要放在心上。

 

4.擱置爭議,幽默化解:意見不同時,先肯定他們的觀點,再委婉說出自己的想法;若情況嚴重到快失控時,想辦法轉移焦點或是冷處理,關鍵時刻不妨用幽默來化解爭端。

 

5.聽出弦外之音:很多長輩的哀怨喟嘆,都是以退為進的違心之論,用「過得不好」的埋怨,隱藏認為自己是兒女負擔的隱憂,其實無非只是希望得到子女的鼓勵和肯定而已。

 

6.傾聽長輩的生命故事,體會他們曾經歷的困境與心情,就更能理解他們行為背後的無奈。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換我照顧您:陪伴爸媽老後的12堂課》,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