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們,沒把我父親丟在走廊等死...」安寧醫師:我們救不了病人,卻救了他3個女兒

撰文 :黃勝堅 日期:2019年08月20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一個肝硬化末期的爸爸,全身蠟黃、肚子脹得大大的、插著鼻胃管,由三個女兒連扶帶撐著,一路喘進醫院。

醫生一看病人情況不對,馬上進行急救,準備插氣管內管,沒想到病人那位看來像個國中生年紀的二女兒立刻出言阻止:「醫師叔叔,不要幫我爸爸插管,他是末期病人。」

 

醫生聽了很不高興:「這樣還不要插管?那你們來醫院做什麼?」

 

像高中生的大女兒哽咽的說:「如果醫生你判斷我爸就要死了,那我們就帶他回家,我們還能幫忙他撐著,好好的陪在他身邊。如果說我爸爸還有一段時間,三四天或一兩個禮拜,那我爸爸喘成這樣,我們姐妹沒有醫學專業知識,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醫生你可不可以先打個嗎啡,讓我爸舒服一點就好?」

 

「妳爸爸現在這樣,不急救,不插管,直接要打嗎啡,萬一一針下去出了人命,那是要算誰的錯?」

 

喘得說不出話的爸爸眼神絕望,吃力的揣著大女兒手不停搖晃,大女兒再怎麼裝鎮定,也掩飾不了害怕:「我爸說他受夠了折磨,再也不要這樣喘下去,該簽什麼放棄急救的文件,我們都同意簽。」

 

簽完DNR後,醫生說:「那我幫妳們爸爸找間病房好了。」

 

電話打到內科問,內科說:「他都已經這樣了,到安寧病房比較適當吧!」

 

打到加護病房,加護病房說:「滿床吶,一時之間也調不出床位來!」

 

醫生從病歷上看到外科曾幫這個爸爸開過刀,打電話把狀況說一說,然後問我可不可以收這樣的病人?

 

「好吧,我收!」

 

我心裡也不忍那垂危的父親,和三個年紀不大的女兒們,只能窩在急診的走廊上,眼睜睜看著爸爸受苦,卻又束手無策的抹淚乾著急。

 

病人送上來了,住院醫生一個頭兩個大:「主任,你收這樣的病人啊?我們真的已經都幫不上什麼忙了,要怎麼照顧啊?現在要寫住院病歷,待會兒就得寫出院病歷了!」

 

資深的護理長更是直言:「這種病人,不用四小時就走人了。」

 

「這種事,請大家勉為其難吧,別讓三個姐妹太難過、太無助了。」我硬著頭皮說。

 

住進一間三人房的床位,其他兩床病人和家屬一看,流露出的神色,讓三個女兒難堪又不安。護士看了也覺很不妥,又回頭找我想辦法,總算空出一間隔離病房來,讓他們可以單獨相處。

 

「爸爸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妳們就在這裡好好的陪陪爸爸吧!」我實話實說,雖然為了她們爸爸,我被同事唸到臭頭,但也不能就丟下撒手不管。

 

我們的資深護理長還真神準,三個半鐘頭後,那位爸爸過世了。

 

住院醫師忍不住搖頭:「看吧,收這種病人,住院病病歷才剛寫完,現在又要開始寫出院病歷了……」

 

往生室推車來了,簡單的遺體整理後就往外推走,三個女兒跟在車後嚶嚶哭泣,經過護理站的時候,姐姐拉著兩個妹妹跪下去,向護理站裡的醫護人員磕頭:「謝謝醫生叔叔,謝謝護士阿姨,沒把我爸爸丟在急診走廊上等死,沒人管,沒人理,謝謝你們,謝謝。」

 

護理站裡的醫護人員,被突來的震撼,震到寂靜無聲,剛剛還在碎碎唸的醫生悄悄低下了頭、護士眼眶泛紅;護理長忍不住跑出來,抱著三個女孩,輕聲的安慰,眼淚,卻也跟著掉個不停。

 

想想看,如果沒有病房收治這個病人,不願收治這個病人,讓這個爸爸真的死在急診的走廊上,你覺得這三個年齡不大的女兒,在往後的人生,因為這個事件,對人情世故,對這個社會的觀感,會產生什麼樣的偏差?甚至怨懟?

 

這個案例,給我們大家紮紮實實上了一課:我們雖然救不了爸爸的生命,卻救了他的三個女兒,給了她們人性可貴的溫暖──雪中送炭。她們就算孤貧一身,也不曾被遺棄、被不聞不問過!

 

我深信,老天爺讓我們穿上這身白衣,賦予我們的責任絕對不是只有治病與救命!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我們的基層社區照護能夠照顧死亡,女兒們也不必千辛萬苦把父親送到醫院來。看來台灣民眾要能夠壽終正寢,社區生命末期照護還有待努力!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本文摘自《生死謎藏:善終,和大家想的不一樣》,大塊出版,黃勝堅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只留一口氣回家!他62歲罹肝癌,靠居家安寧走得更無牽掛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8月0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在宅善終」一直是許多臨終病人的期待與願望!希望有機會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與家人陪伴下,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旅程…。不過,在缺乏專業協助之下,許多末期病人只能住院,頂多留住一口氣出院回家往生,不知道還有居家安寧的選擇,因而留下遺憾。

62歲的陳先生被診斷出肝癌,數次化療後病況一度穩定,但最後一次化療併發了菌血症,體力漸感虛弱,且因有頑固性腹水,常須忍受肚子脹痛之苦,經成大醫院家庭醫學部醫師沈維真評估後轉介,進行居家安寧。

 

居家團隊至家中訪視時,發現陳先生下肢有嚴重淋巴水腫,皮膚有水泡性傷口,醫師評估後當場開立藥物,護理師也教導家屬淋巴按摩及傷口換藥技巧,並說明末期可能出現的相關症狀。2週後,陳先生的下肢水腫有明顯改善,也不再有新生成的水泡。

 

不過,於此同時,也發現陳先生開始出現躁動不安、意識混亂、血氧不穩等情形,醫療團隊向家屬解釋,這些是臨終譫妄的症狀,於是開立緩解藥物,並利用製氧機給予氧氣支持。數天後,陳先生於自己最熟悉的家中,在親愛的家人陪伴下安詳辭世。

 

居家安寧

決定道別的樣子

 

沈維真醫師表示,許多病患都曾說過他們並不怕死,可是怕被身體病魔拖累的痛苦。因此,如何緩解末期的生理不適、心理不安、心靈不定,是善終的關鍵步驟,而「居家安寧」的服務方式,就可以讓末期病人與家屬在家中獲得醫療人員的專業照護,又能在熟悉家中。

 

目前成大醫院安寧居家團隊每年服務超過5千人次,在宅善終的比率高達7成以上,希望透過「安寧居家團隊」提供的服務與支持,使病患更有餘力與最愛的家人相處,讓「在宅善終」不再遙不可及。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開診斷書,順便請他看傷口也要收錢?」...醫嘆:我是醫師!我看診時不順便也不隨便

撰文 :劉家成醫師 日期:2019年07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昨天我逛臉書看到這篇報導《醫師沒有「順便回答一下」的義務!有病掛號,才是尊重專業》,裡面提到了幾段話讓我很有感。

“到底病人憑什麼可以因為醫師評估不需要服藥,沒有「滿載而歸」就要求退掛號?”

 

“如果醫師在醫療專業的評估下,認定病人不需要服藥,只需要在生活層面上做某些調整,你難道不應該為自己夠健康,而覺得開心嗎?又或者是醫師覺得你的症狀,不是該科別的專業,幫你轉去更合適的科別就醫,你難道不應該為此感謝,好在沒有白忙一場嗎?”

 

先分享兩個小故事給各位。

 

代診等於專業減半?

 

我當總醫師的時候,有一次幫學長代診。門診快結束時來了一對中年夫婦,說是從一般外科轉過來懷疑肛門廔管的男性病人。

 

我看到轉診的小紙條寫著「煩請X醫師高診,懷疑肛門廔管。」我心想這是一般外科轉過來指名要找學長的病人,可能不知道今天是總醫師代診,所以我就禮貌性的問一下這對夫婦。

 

「今天X醫師不在喔,是由總醫師代診,請問你們有要看診嗎?還是我幫你掛三天後的門診?」

 

夫婦兩人相看了一下,「我們還是看一下好了。」中年女性冷冷地說著。

 

等病人躺上去病床,我檢查完了之後,確診是肛門廔管。正當我做完指診(肛門指診是直肛科醫師必做的檢查,主要是藉由手指去檢查肛門的種種問題),準備要解釋病情給這對夫婦的時候,我聽到了一段對話。

 

「ㄟ ...請問一下,既然是代診,掛號費可不可以減半啊?」那位婦人小聲的問跟診護理師

 

「抱歉喔,我們沒有掛號費打折的服務。」跟診護理人員耐心地回答。

 

我聽到這段對話,瞬間怒火中燒(總醫師時代時我的脾氣真的不太好),覺得這種方式根本就跟白嫖沒什麼兩樣。我脫完手套就走出來對那位婦人說:「我剛剛知會你們了,今天是代診,問你們還有沒有要看診,現在我看完了告訴你是肛門廔管,你卻問可不可以掛號費打折?」

 

「.......」婦人沈默不語

 

「我想這樣吧,我幫你掛三天後X醫師的門診,麻煩請你們再跑一次,我今天也不看診了,門診退掛!」

 

結果,那對夫婦不發一語地離開診間,我直接退掛。後來想想,我應該要收錢的,這樣做好像沒什麼好處。

 

解釋病情等於免費?

 

我前一陣子遇到一個隱毛竇(Pilonidal sinus)的病人,這個疾病常見於屁股溝處,病灶會有滲液及反覆感染的情況,一般來說主要以開刀來治療

 

我很詳細的跟這個病人解釋開刀的方式以及可能需要整形外科醫師的幫忙(皮瓣重建),病人住院後,到了開刀這一天卻因為心律過慢的關係,被麻醉科醫師退刀。所以我先請病人回心臟科檢查完後再回我門診安排開刀。

 

過了快一個月,我也快忘了這個病人,有一天病人突然掛來我的門診。我看了一下,他已經找另外一個醫師開完刀了,我就跟他寒暄一下。不問還好,一問就是抱怨連連,說什麼另外一個醫師很爛,開完刀現在屁股還是一樣濕濕的不舒服。

 

「需要我看一下傷口嗎?」

 

「好啊」他很高興樣子「就順便幫我看一下好了。」

 

「傷口看起來有點濕濕的,但是大致上來看是還好,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讓它癒合。」我看完之後跟他好好解釋。老實說,我不覺得那位醫師處理方式有什麼問題。

 

「可是我還是覺得很不舒服啊!那個醫生很爛耶,我問他為什麼會這樣,他也不講清楚!」

 

「你不覺得你這樣的做法是一次得罪兩個醫師?」

 

「啊?為什麼?」他很疑惑的看著我

 

「我當時要幫你處理,結果你放我鴿子跑去找別的醫師開刀,現在因為對那位醫師不滿意,你跑來我診間跟我抱怨,你覺得我會怎麼想?你覺得那個醫師幫你忙又被你嫌,他會怎麼想?」

 

然後我應他的要求幫他寫了住院診斷書,他就離開診間了。過了不久,批價櫃檯打電話過來我的診間,問我這個病人有沒有算看診?我心想,我都跟他講了快10分鐘,還幫他看了傷口解釋病情,沒道理不算看診吧?所以我請批價櫃檯計價。

 

過了五分鐘,他衝進我的門診,我當時正在看一個女性病人,他不管我是不是正在看診,劈頭就對我說「醫師,我只是開診斷書,你為什麼要收費?!」

 

「先生,不好意思」我耐著性子解釋「你在我診間待了快10分鐘,我檢查了你的傷口也解釋病情給你聽,這樣當然算看診。」

 

「這樣哪有算看診!!我主要是要開診斷書,順便請你看一下傷口也要收錢?!你是看屁啊!」然後就甩門離開,留下錯愕的女病人及跟診護理師。

 

唉,「順便」啊!

 

專業就是你不會但是他會。

 

前幾天家裡所有房間的電燈線路有問題打不開,在假日臨時叫了水電工來,檢查後發現是主線路沒有鎖緊,因此線路漏電導致所有房間的電燈不亮。他檢查之後把線路鎖好,然後他收了500元。

 

等水電工離開之後,老婆問我:

 

「這樣收500元好像有點貴喔?」

 

「今天是禮拜天,本來就會比較貴,而且這也是他的專業,他找到了我們解決不了的問題,所以他值得收這筆專業費用,沒有他,我們今天晚上只能摸黑了。」

 

老婆聽一聽也覺得認同,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台灣人最大的問題就是輕忽專業的價值。

 

醫師看診時看似沒有做什麼治療,但是他跟你解釋病情、幫你看報告、或者甚至是衛教,這些東西的背後是他花時間去學的,跟你收取掛號費及醫師診察費(健保給付220元)本來就是應該的。你跟律師約時間討論案情也是以小時計費,所以同樣的,醫生的專業也是要收錢的。 

 

「專業」就是,你不會但是他會,所以這就是專業。 

 

你牽車子去機車行檢查為什麼發不動,結果是某一個零件出問題,等修理完了機車行跟你收800元。你卻暴跳如雷的罵說:「才換一個小零件就要800元?!有沒有搞錯!黑店!」有沒有很熟悉的感覺? 這就是我們輕忽專業的心態。

 

我想,我們都需要學會尊重「專業」,有很多無形的成本是不能估算的,因為你只看到有形的「材料費」,卻忽視了無形的「技術費」。

 

就像《臺灣沒有好工作的最大原因,是我們不尊重專業的價值。》裡面提到的一段話:

 

“這些就是臺灣的社會現實,大家願意花錢到飯店吃飯,買昂貴的名牌,或是去酒店應酬,但是不願意付費給專業的服務,而專業工作者,也常常不得不提供免費或低廉的服務,使得產業無法存活,人才外流。”

 

“特別是當我每次拒絕免費服務時,都會感受到龐大的人情壓力,好像很現實,愛計較。然而開口的客戶和朋友,卻從來不覺得自己這麼做其實是在佔人便宜或不尊重專業,更別說要業者"提案",作為免費顧問諮詢的普遍現象。”

 

“我們不會走去小吃攤說,老闆請我吃麵,但是我們卻會要別人提供免費的文案,設計,顧問諮商。”

 

“臺灣沒有好工作的最大原因,是我們不尊重專業的價值。”

 

專業,需要你我的尊重。

 

我是醫師,我看診時,不順便也不隨便。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劉家成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急救過後,對家屬來說是數十年遺憾...醫嘆:我們沒時間一起哀傷,下一個病人在等待

撰文 :魏智偉醫師 日期:2019年07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一個爸爸,前一刻還跟女兒談論著理想,要努力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房子,沒想到午休會一睡不醒。

救護車送到院時沒有自發性呼吸心跳。

 

經過了急救,心臟還是不願意跳動!

 

女兒和媽媽哭到崩潰,女兒搖著爸爸說我愛妳,我們需要你。

 

乞求奇蹟出現,我還是得放下情感,停止急救,宣告爸爸不治。

 

女兒崩潰自責,自責沒有早一點發現爸爸狀況有異。

 

我攙扶著她,告訴她,妳已經盡了力,在爸爸瀕死呼吸時求救,幫爸爸爭取了最後的機會。

 

你爸爸知道妳愛他,別自責,也別讓他擔心。

 

一場突如其來的巨變撕裂一個家庭,對我們來說可能是一場數十分鐘的急救,對家屬來說卻是數十年的遺憾

 

急救過後,希望能儘量做到心理支持,因為我們沒太多時間一起哀傷,下一個需要我們的病人已經在等待。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魏智偉 奔跑吧鋼鐵急診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忍家人受折磨,她跪求醫師幫父親拔管…善終,是給家人和自己最好的禮物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7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放手,需要智慧;善終,是自己的責任。

長期在國外工作的林小姐,曾有親自照顧重症婆婆、母親、父親的經驗,當年她親眼看到呼吸器、氣切、鼻胃管是如何增加摯愛家人的負擔,甚至還有抗生素、輸血等各種急救與醫療,親人就在沒有尊嚴的情況下延長了多年的痛苦,林小姐當時萬分不捨,常常淚流滿面、非常無助,甚至曾經跪求醫師,拜託醫師幫父親拔管…。

 

因為有切身經驗,林小姐多年前就與先生一起簽署不急救安寧緩和意願書(DNR),今年初當她知道《病人自主權利法》正式實施後,立刻預約諮商門診,上月回國時於成大醫院斗六分院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CP),在先生、小孩的見證下完成預立醫療決定(AD),決定自己的善終!

 

做彼此的見證人

一家四口完成簽署

 

家住台北的吳小姐11年前開始洗腎至今,由於擔心洗腎病友的平均預期壽命比一般人短,加上身體狀況較不穩定,未來也不想增加家人負擔,因此她接受洗腎後不久就簽署放棄急救(DNR),今年初在媒體上得知病主法即將上路的消息,立刻整理相關資訊傳到家族群組,邀請家人共同前往醫院諮商。

 

吳小姐分享,整個過程包含諮商與行政作業約一小時,諮商現場有一位醫師、一位護理師、一位社工師協助,解說疾病類別、末期照護方式等,最後一家四口做彼此的見證人,一起完成預立醫療決定的簽署,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放下了!

 

善終觀念愈來愈普及,但仍有不少長輩對生死議題相當忌諱,一部分民眾則是不敢面對。吳小姐認為,提前做好安排是給家人和自己最好的禮物,如果家中長輩有所顧忌,建議可藉由討論新聞時事開始溝通。

 

簽署預立醫療決定

全國逾五千人完成

 

根據統計,目前全國已有60多萬人簽署放棄急救的意願書,而今年初病主法通過到現在,已有5,000多人完成預立醫療決定,社會大眾對生死問題愈來愈重視。

 

其中,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就已累計超過1,000位民眾透過門診預約、住院期間安排諮商、在宅諮商等方式完成預立醫療照護諮商,實際簽署預立醫療決定者目前有927位。

 

諮商民眾當中,6成是女性,7成年齡介於50~79歲之間,指定的醫療委任代理人以配偶居多(29.11%),手足(16.46%)和子女(13.92%)次之。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表示,在醫療照顧意願與決定上,超過85%的意願人支持在符合5種特定條件下,選擇「不希望接受維持生命治療」及「不希望接受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顯示尊嚴善終的觀念已逐漸被民眾接受。

 

提前與家人溝通

不讓遺憾再次重演

 

不少民眾都曾面臨親人進入緊急狀態,卻不知道該不該急救的困境,也因此衍生出家庭紛爭與遺憾。事實上,這樣的情況往往源自於家人之間並不清楚彼此的想法和意願,隨著病主法上路,及早與家人討論、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了解彼此希望的臨終照護方式,將能避免遺憾再次上演。

 

提醒民眾,前往醫院諮商前先做好下列準備,可讓諮商過程更順利。

 

1. 想清楚面臨意外或疾病發生時,自己想要什麼樣的醫療照護模式。

 

2. 邀請二等親家屬及身邊親近的人一起參加諮商,讓親友了解自己的想法,在生命最後關頭捨得放手。

 

3. 選擇1位或多位了解自己意願的人擔任「醫療委任代理人」,在自己無法表達意願時,由他們代替自己表達決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放棄無效醫療,讓病人走得安心!黃勝堅:唯有認識死亡,才懂得如何善終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4月2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醫師是你的職業,但你還是一個『人』。如果不會做人,怎麼做醫生?」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近年大力推行善終觀念和居家醫療,強調醫師和病人之間的互信關係,以及醫師如何以病人與照顧者為中心,不只治病,更要懂得「死亡」,協助病人和家屬做出適當的照護決策、維護臨終尊嚴。

黃勝堅今(22)日出席全球品牌管理協會主辦的茶敘活動,分享他多年的行醫經驗,指出台灣社會從醫師到家屬都很害怕面對死亡,因此當病人送到加護病房、性命垂危時,許多醫師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向家屬傳達「壞消息」。

 

過去,他發現當醫師委婉向重症病人的家屬表達「這很嚴重,死亡率很高」時,家屬往往以為「還有得救」,因此要求醫師盡力搶救;但若醫師直接向家屬坦白病人已經「沒救」,許多家屬又無法接受,認為醫師見死不救,因而引起醫療糾紛,或是造成病人承受更多無效醫療的痛苦。

 

全人醫療才有高價值

 

黃勝堅表示,許多醫師不懂得如何處理「生命末期」,也認為那是安寧專科醫師的專業。曾經有一名腎臟醫師告訴他,「我們腎臟科沒有生命末期啦!腎臟壞掉了可以洗腎,真的過世都是在其他科。」但黃勝堅認為,「如果你沒有全人概念,那醫療還有什麼希望?」

 

過去,當病人走進診間,醫師問的是「你怎麼了?」(What is matter with you?),但具備人文素養的醫師應該要問的是「你需要什麼?」(What matters to you?)前者可能造成過度檢查、過度治療、無效醫療,屬於低價值的醫療,後者則是以人為本、高度整合、促進和諧,是高價值的醫療,也能為社會帶來正能量。

 

「現在都靠低價值的東西在賺錢,便宜大碗,卻浪費太多東西,如果把高價值的東西做起來,給病人和照顧者多一點時間,協助他們做出正確的決策,健保其實就夠用。」

 

鼻胃管,真的有必要嗎?

 

另一方面,鼻胃管的使用在台灣相當普遍,許多末期病人如癌症、失智症的患者,醫療人員為了維持其生命,通常都會建議使用鼻胃管提供營養,但對患者來說不但不舒服,對自尊也是一種傷害。

 

事實上,現在國際上的最新觀念是,不推薦末期失智病人使用任何管路,建議經口餵食,以細心的手工餵食方式,為病人保留尊嚴,並把時間留給患者和家屬。

 

黃勝堅舉例,曾經有一位腦部受傷的96歲老先生被送到急診,老先生的兒子主動告訴主治醫師:「拜託不要幫我爸爸插鼻胃管。」醫師回答:「可是不放鼻胃管就沒有營養,而且有用鼻胃管比較不會吸入性肺炎。」

 

兒子反問:「難道用了鼻胃管,就一定不會肺炎嗎?我爸爸都96歲了,他需要的不是再活那麼久,應該是尊嚴擺第一!」於是,老先生轉出加護病房,在子孫環繞、手中抱著愛貓的情況下安然辭世,了無遺憾又保有尊嚴。

 

「時間到了,該怎樣就怎樣。」黃勝堅表示,死亡是生命的最高境界,完整的死亡才會讓生命更圓滿,無論醫師或民眾都必須了解死亡,唯有認識死亡,才懂得如何善終。當醫病雙方都具備「死亡識能」(Death Literacy),理解醫療也有極限,彼此才能互相尊重,成為生命共同體,一起幫助病人走向美好的善終,而不是強制施以插管、電擊、心肺復甦術(CPR)等急救。

 

另外,醫師的責任不只是看見病人的需要,也要看見照顧者的需求,這才是以人為本的醫療照護。

 

黃勝堅早年在台大醫院金山分院擔任院長時推動居家醫療,帶著醫護團隊走進當地長輩的家中,除了幫助末期病人在家善終,也替照顧者進行悲傷輔導,「我們那時候輔導的很多是外籍看護,因為都是他們在照顧的。我是神經外科,但我的專業是關懷。」

 

善終,是權利也是責任

 

他提醒,台灣已通過《病人自主權利法》,民眾都有「自然死」的權利,但為什麼很多台灣人還是無法善終,「是因為你沒有發動你的善終權,你有簽有機會,但你不簽就沒有。」黃勝堅分享,他們全家都已經簽好放棄急救,彼此提醒「死的時候要漂漂亮亮哦!不可以急救,不可以把我肋骨壓斷喔!」

 

他說,技術上要維持瀕死病人的心跳並不難,但「如果這是醫學,大概兩個禮拜加護病房就滿了,就變成『植物園』!加護病房變成沒有救命的能力,健保倒得更快。」生前做好決定,不只是權利,「善終也是你的責任,就是讓活著的人活得更好,不要把決定權丟給他們,讓他們一輩子痛苦。」

 

黃勝堅分享,以前曾經有名病人已經走到生命最後,主治醫師不敢對家屬說實話,只好委婉地說「還有三到六個月」,但黃勝堅看過以後,直接說「大概只有三到四個禮拜,不要把你的時間花在醫院陪醫生和護理師了,趕快回家過年,要處理的趕快處理。」還開玩笑地說:「小三、小四也要處理哦!」

 

病人返家後三周,真的往生了,病人的兒子告訴黃勝堅:「你嘴巴算毒的,講得很準,但是謝謝你, 我爸爸走的時候真的在笑,是因為你讓他知道他快死了,他才願意把心裡話講出來,這三個禮拜是我們一輩子講最多話的時候。」「他死的樣子很漂亮,已經在天堂的媽媽一定認得他。」

 

人文關懷之外,在高科技的時代,黃勝堅表示,透過智慧科技,居家醫療可升級為行動醫療,目前就已發展出眼科可攜式裝備、遠距皮膚科會診、行動超音波、智能影像判讀、糖尿病/失智症雲端醫院系統等,期盼在智慧醫療的引導下可以讓照護更進步,也讓居家醫療有更多可能,讓每個人都能在最舒適、安心的情況下走完生命最後一程。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