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巧克力,一口吞下去就沒意思了!」大學生關懷獨居老人,青銀共伴擦出火花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8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學生提供
  • A
  • A
  • A

高齡社會來臨,獨居老人愈來愈多,長年的孤單恐增加憂鬱風險。衛福部資料顯示,107年自殺人口中,有將近四分之一是65歲以上長者,而憂鬱傾向正是造成自殺的首要原因。近年流行的「青銀共伴」,或許是解決老人寂寞問題的潛力解方!

台北市大安區的老年人口比率高達20.24%,為了促進長者心理健康,台北市大安區健康服務中心與輔仁大學、燃點公民平台共同舉辦「青銀共伴、世代對話─陪阿公阿嬤快樂拍片」活動。

 

由70位大學生分成15組,一學期內分別陪伴15位大安區的獨居老人,並用影片紀錄互動過程,長輩和學生都留下難忘回憶,今(15)日公開發表成果,場面歡樂又溫馨,見證青銀共伴帶來的溫暖力量。

 

陪爺爺出遊變裝

青銀共伴好快樂

 

82歲的賴爺爺,總是坐在家門口抽菸,不出遠門,日復一日。自從有學生陪伴之後,完成了鶯歌一日遊的心願,賴爺爺感動地說,沒想到能有「孫女」陪伴出遊,共享一天的天倫之樂,是他做夢也想不到的事!

 

88歲的周爺爺每天早上都會去護理之家探望中風的周奶奶,雖然心疼卻沒辦法多做些什麼,回到家中常常自己一人,胃口不好,買一個便當可以吃一整天。

 

大學生到訪之後,發現爺爺有一輛很復古的擋車,便提議幫爺爺改造穿搭,換上帥氣的衣服,與擋車一同入鏡,拍攝一組時尚又帥氣的風格照片,逗得爺爺笑得合不攏嘴,還說「這個帥!但是,帥也是因為人啦!」

 

陪伴周爺爺的溫同學表示,剛開始本來擔心和長輩沒話聊,幸好爺爺很健談。留下美好回憶之外,此次青銀共伴活動更促使她反省平日疏於陪伴自己的奶奶。

 

她分享,即使奶奶就住在家隔壁,以前的她探視奶奶的頻率卻可能連一個月一次都沒有。幾個月前,走進周爺爺家中展開第一次陪伴之後,她就立刻跑回家探望奶奶,體會到陪伴對長輩的重要。

 

傳承生活哲學

青銀共伴有智慧

 

還有一位88歲的高爺爺,因為愛吃巧克力而被學生暱稱為「巧克力爺爺」。學生在家中陪爺爺一起享用黑巧克力時,爺爺還特別告誡「你不能馬上吞下去啊!要放在你的舌頭讓他慢慢化掉…才能吃到真正的好吃啊!吞下去就沒意思了!」

 

陪伴爺爺的李同學表示,青銀共伴期間,他和爺爺找到共同的興趣和話題,也學習到爺爺的生活哲學─ 一下子吞下去,人生就沒意思了!細細品嘗方能體會箇中滋味!

 

大安區健康服務中心主任楊明娟表示,研究顯示,社會參與對活躍老化有正面的影響,本次青銀共伴活動圓滿結束,接下來,台大、輔大、銘傳、淡江、世新等五所大學都願意青銀議題納入課程,希望未來能號召更多學校系所加入,促進世代共榮。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花半輩子種田才正要蓋房,老公卻走了...她獨居27年,慢慢摸索出「獨老」的快樂

撰文 :李香誼 日期:2019年08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玉蘭阿嬤:我民國二十九年出生,從出生到現在,一直住在新開園。

新開園童年

 

我民國二十九年出生,從出生到現在,一直住在新開園。

 

以前新開園的土地公廟旁有條水溝,那條水溝旁都是菅芒,大家都在那邊洗衣服。一聽到飛機來,大家趕快跑到水溝旁的草叢躲起來,美國飛機要來丟炸彈呀!不藏在那邊,人就被飛機看到了。

 

我的弟弟在那年五月出生,十月就光復了,在之前池上還是日本人在管的,巡邏的日本警察穿著馬靴,喀喀地很大聲,我們的房間後面有一個大廣場,他就從那邊出沒,看我們房間有沒有點燈,那時候還在戰爭,可能是怕空襲。

 

我媽拿個方桶,把煤油燈放在底下,晚上替小朋友換尿布時,蓋子一打開就有光線跑出來。每次聽到馬靴的喀喀聲,我媽就要我趕快把煤油燈蓋起來。那時我才五、六歲,記憶很深刻。

 

我十五、六歲時,伯朗大道還只是一條小小的牛車路,那條路會一直出水。有次我去挑秧,從那邊經過,不小心踩到出泉水的洞,腳一直陷下去,爬不起來,還要人家幫忙拉。後來那條排水溝做好了,那些田就不會出泉了。現在沒有幾年,變那麼大條的路,又很好走。

 

聽說我們家以前有很多田,等我懂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爸爸跟兄弟分家後,幫人家作保,被倒了,債務一個人扛。我爸爸當年分到的地,現在來講也是上等田,也是賣掉了,什麼都賣光光了,只留一間房子。

 

所以我們沒有自己的田,都是幫人家種田,一直靠打工維生。我小時候,什麼都沒有,當小姐時比結婚後還辛苦,爸爸事業失敗,人也失志了。講以前的事,想到會很心酸,那個已經過去了。

 

小學畢業後開始做農、做工,都是打零工,有什麼工作就做什麼,一天賺多少錢就是多少。種地瓜、種花生、除草,以前種田都是靠人工,需要什麼工就找人,有人叫,我就去。

 

後來都用包的,包個幾甲田,一天的工錢就是幾個人分,早點完工就分比較多錢。自己家沒有田,只有找一小塊空地種點菜,一點點而已,要做什麼?有空就去撿人家不要的番薯吃,多少都有好撿。

 

有時也去農場抬石頭,那時候土地正在開墾,好大的石頭,好幾個人這樣抬,用一個大網籃,把石頭推進去,網子有兩個耳朵,用扁擔扛起來。土地開好後就種鳳梨、甘蔗,那時候沒有腳踏車,都得走到農場上工,一天才賺十塊錢。

 

我滿十八歲的時候媽媽就走了,她的擔子就換我挑了。我是老大,要照顧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還要打工,不然三餐沒飯吃。以前的鄰居嘴巴很毒,那時候我的查某伴都嫁了,剩我還沒嫁,他們說我沒人要,跟我說不要嫁太遠,要嫁就嫁兩個隔壁。

 

兩個隔壁就剛好沒人住,要嫁誰?後來我老公來這邊買房子,真的我就是嫁兩個隔壁。附近一個媽媽做媒,大家都贊成,說這個年輕人很好、很古意,真的很古意,就是憨慢賺錢。我們民國五十二年結婚,想說結婚後會不會比較好過,也是一樣那麼甘苦,馬系甘苦。

 

結婚後要帶小孩,比較沒辦法跟老公一起出去做農。等到小孩大了,照常還是要出去拚,沒有拚不行,沒有財產,家裡經濟也不好,一樣是跟人家包田來插秧。

 

農村零工的一年四季

 

我一整年的工作就是剷秧、插秧、曬榖子,田裡沒有代誌就是去山上做工,等田要收割時再下山來幫忙。以前沒有機械,都用人工,山上田裡都有工作可以做。以前的稻米也是一年兩收,插秧時期我去幫忙剷秧、挑秧,有時也幫忙插秧。

 

割稻以後,就幫忙曬稻穀。三個人包田來做,兩個人負責插秧,我一人挑秧,錢都是公開的,賺多少大家分。一大早就去田裡剷秧,天還沒亮,看不到,要用摸的,摸到哪就剷下去。要是其他兩人插秧忙不來,我自己就在旁邊的一小塊田幫忙插。

 

看到他們快沒有秧苗了,就趕快起來挑秧。秧挑來了,我又在一旁加減插。要很拚呀!不拚不行,像第一期稻碰到六月,天氣很熱,中午都沒有休息,跟人包田來做,做得快就賺得多。當初跟我一起去插秧的阿公都已經過世了。

 

育苗、剷秧、挑秧、插秧

 

一、二月時插秧、種花生。六月割稻季,我就要幫人家曬穀子。穀子曬完了,緊接著下一期又要插秧,我再去幫人家剷秧、挑秧。剷秧前要先育苗,以前都是人工育苗,然後用一個鏟子,剷起一塊塊的秧餅,差不多手掌大小,然後一塊一塊拿著這樣插。

 

要倒退著走,要是前進著走,就沒有好吃的,但是,倒退走做得就夠吃嗎?

 

剷秧苗的技術說起來也是很精彩,不是隨便剷就可以了,不然插秧的人霧煞煞,拿那個也不對,拿這個也不對。剷出來的秧餅不能太薄,不能太厚,也不能太大塊,大小剛好一個手掌這樣捧著。

 

不能太多土,也不能太少土,太多土不好插秧,挑秧的人負擔又重,秧餅要是太薄,苗莖斷掉,秧會死掉,這樣就損失了。所以要抓得剛剛好,差不多半公分到一公分,一片差不多十來棵。插秧時,左手拿秧餅,右手把秧插到土裡面,就這樣一棵棵用手剝,然後插下去。

 

一年兩次人工插秧,現在想起來也是很厲害呢!育苗的地要整很平,剷秧苗時土就比較平均,要是地高低不平,秧苗剷起來土就會一下厚、一下薄。土太低,秧苗根就被剷掉,太高,一剷下去土又太厚,擔起秧時重得要命。

 

夏季期還不至於,像一、二月分那期,天氣比較冷,多少有幾棵秧苗死掉,秧苗就比較稀疏,秧餅的土要剷厚一點,秧苗才不會散掉,可是擔起秧來變很重,根本不是挑秧,都是挑泥土。土那麼厚,剷了手會酸痛,挑起來又重,要插秧時,拿也不好拿。

 

現在育苗的工作都交給育苗場,以前都是在自己的田裡育苗,自己要種的自己育苗,全部都是人工。現在機械化,一切都輕鬆多了,那些工作現在也看不到了,已經是三十幾年前的事。機械化的時間差不多是這樣,我老公還在世的時候,池上還有人工插秧,他民國八十年過世後,全都是機械化。

 

挲草

 

一塊田播下去後,稻子很快就長得漂亮,不趕快挲草,稻子會被草蓋住。挲草就是除草,用手把草挲一挲埋到土裡。我沒做過,人家一直叫我去幫忙,我爸爸就是不肯我去做。

 

除稗還可以,拔草也可以,就是挲草他不肯讓我去做,他說就算餓死也不要去做,那是男人的事,女孩子不要去做,女孩子就學女孩子的工作,看是做廚房還是學裁縫,其他不要學那麼多。

 

其實女人也在挲草,但我爸爸不肯我做,女人要是學太多,會做到死。以前我媽媽就是什麼都會做,結婚後,婆家又是做農的大家族,田地很寬,女人要是太能幹,就要幫忙出去做,工作量就多。

 

所以我爸爸不肯讓我學挲草,其他他都不會反對,萬一以後結婚,碰到家裡做農做很寬的時候,女人要是學太多,一定要出去做,要是不會,就不用去做了,當然比起來還是在外面做比較辛苦啊!

 

那時候錦園村大部分都是種田的,女人結婚後什麼都要做,我爸爸就是看到我媽媽以前的經驗,不然他為什麼會這樣講?可能也是一種疼吧!不疼就把女兒賣掉了。以前人沒有好吃,太苦的時候,就把女兒賣掉了。

 

挲草是很甘苦的工作,人跪在田裡,褲子捲到大腿邊,五排秧苗,人跪在中間,左右手邊各兩排的草全部都要挲,挲到全身都是泥巴。趁草還小棵時早點去挲,那時候田土還泥濘,很好挲,不然草長得很快,等草長太高,就來不及了,就難挲了。

 

挲草要有功夫,力量要夠,不是隨便摸一摸就好了,也要知道草怎麼挲才會死掉。要是馬馬虎虎,沒多久,別人的草還沒出來,你的已經長出來了,這就是技術沒有到位,沒有下工夫。

 

老一輩的一看就知道這個區塊是誰挲的,長輩都會罵:「這一塊就是你的啦!黑白挲!你看草發出來了!」我結婚後,家裡買了一點田,才開始挲草,那是挲自己田的草才能慢慢挲,要是跟著人家一起挲,人家已經跑那麼遠,我們還在後面,挲得又不乾淨。

 

以前人會一邊挲草一邊講話,要是動作太慢,落後了,會被人家笑,笑你動作太慢,可是快一點草又不死。

 

插秧之後的工作就是除草,幫人除完草後,若山上有門路,種番薯、種豆子,不管種什麼,要是有人叫工,我就走,什麼工作我就去做。以前整片山都是種甘蔗、甘藷,需要人用鋤頭除草。以前人也是很勤勞,農家人不勤勞不行呀!要過三餐呀!然後等農民收割後,再去幫忙曬榖子。

 

曬榖子

 

曬穀子也是人工,正中午時得一直翻耙穀子。曬榖子最怕下雨,尤其是西北雨,榖子來不及收就泡水了,沒有辦法,第二天又要開始曬。要是沒有連續好天,穀子發芽就賣不好了。

 

以前常常穀子就這樣泡湯,沒辦法,來不及呀!現在明明是好天氣,那邊有一塊雲,突然就「嘩!」西北雨就下來了,來不及收呀!溼掉的穀子第二天還可以曬,要是又下雨,夏天天氣悶,就會發一點芽出來了。

 

早期曬穀場都是泥土,沒有水泥地,泥土地又不好曬榖子,耙穀子時,會把泥土翻起來,吃飯會吃到泥沙或小石子。以前的人頭腦很好,曬穀場鋪上一層牛糞,用牛糞隔離泥土和稻穀,這樣稻穀才不會混到泥土。

 

穀子通常曬一、兩天不會乾,最好天至少也要曬個三天才乾。後來的曬穀場有的鋪水泥,有的是柏油,也有混碎砂石子的,要是柏油面,碰到蓋好天,曬一天穀子就太乾了,穀粒的水分一下就蒸乾,米也比較不好吃,口感焦焦的沒有水分。

 

如果是水泥地,水分不會一下被蒸乾,慢慢曬,曬出來的穀子比較好吃。現在都是用機器,稻穀的水分就能保持得很好。

 

種菜醃菜

 

幫人曬完穀子後,十一、十二月分時比較閒了。等稻子收割完、田土翻起來後,我們就在田裡種一些蘿蔔、芥菜,採收後就曬蘿蔔、醃鹹菜。隔年七、八月的颱風季,比較沒有菜好吃,就是吃這些菜脯、鹹菜。

 

從罐子裡挖一點出來,煮湯或炒都可以,以前人就是這樣過。去山上做工時,挖一點菜脯炒一炒配飯,這個有吃等於沒吃,沒什麼營養,很快就餓。以前沒油沒肉,沒辦法,還是要過日。

 

等蘿蔔醃完就是過年了。以前過年沒現在那麼豐富,人家過年都在分紅包,我當小孩子時沒人發紅包給我們,爸爸媽媽沒錢,別人穿新衣服,我們沒有。過年要是有年糕、蘿蔔糕可吃,就好高興,這些現在人都不稀罕了。

 

中元節普渡時村裡會殺豬,過完節後,人家會割一點豬肉給我們。以前沒冰箱,天氣又熱,還記得我媽媽趕快把肉醃起來,再用稻草包起來,吊著給它乾,肉就會縮水,不會壞掉,但是非常鹹,肥肉反而不鹹,瘦肉就非常鹹,鹹豬肉沾酸醋和大蒜片,很好吃呢!可是也只能吃一點點而已。

 

新開園的變遷

 

差不多從二、三十年前開始,新開園人越來越少了。出去的孩子沒有回來,變成兩夫妻獨居,要是一個走了,就剩下一個老人家。

 

以前這整排房子很多人住,家家戶戶都生很多孩子,整條街都是小孩,學校光是一個年級就好幾個班,現在整個學校的學生可能沒有以前一個班那麼多,整排房子幾乎都沒人住。

 

以前我老公還在時,他經常講,以後這邊都是住老人家,這裡沒有工作好做,小孩以後都跑到外面,這裡只剩老灰仔。他也走二十多年了,差不多三十年前他就這樣講了。

 

最快樂的時光是現在

 

我民國九十九年開始參加樂齡畫畫班,喔!生活改變好多,很快樂,交了很多朋友。以前那些人我都不認識,現在每次去上課,大家都很親切,身體比較健康,也感覺比較開朗、比較想得開,不會心肝鬱悶,不會一個人時就開始想太多。

 

上課前,大家就在那邊聊天開玩笑。我現在很忙呢!一下做這個,一下做那個,沒辦法閒,我棉紙撕畫還沒黏好,星期二又要去大坡池寫生。我畫的畫掛在車站走廊,有次大兒子坐火車回來,他拍照回來拿給我看,「媽,妳的畫掛在車站那邊,我有看到。」

 

我人生最快樂的時候就是現在,無憂無慮,孩子都有自己的家庭,都照顧得不錯,我就只要照顧好我自己,吃得飽穿得暖,晚上又好睡就好了。

 

現在參加很多活動,星期二學畫,星期五去幼兒園跟小朋友一起上課,星期一下午去關懷據點唱歌,分一個便當,晚上又不用煮,時間很快就這樣過去了。

 

現在一個人不會覺得孤單了,以前會喔!以前覺得很孤單,工作完回到家,噢!覺得心裡很難過、很孤單,孩子們都離家了,他們的爸爸還沒有過世,他們就通通出去了。

 

我老公還那麼年輕,才五十幾歲而已,也走了。民國八十年,我五十二歲時,才正要蓋一棟房子給他住,他就走了,這個房子建了幾年,他就走了幾年,結婚還不到三十年,跑得很快。蓋房子時他還在幫忙做,蓋到一半就生病了,之前也沒恙沒痛,等知道了去檢查,已經淋巴癌末期,半年就走了。

 

剛開始我也是很甘苦、很鬱卒,人家叫我去做工,我都說好,有工可做我就去,去麻木自己啦!一工作什麼都忘記了,出去就是大家嘻嘻哈哈,很快樂,做完工一回到家,就只剩自己而已。

 

一進門,想到自己一個人,心肝就甘苦、就甘苦,悲從中來。我不會講出來,悶在心裡,以前人家跟我弟弟說:「你姐姐很逞強」,表面上看起來是很堅強,但是內心怎樣悲傷,別人不知道。現在想想,其實想開了就好,人生沒幾年,我也不怕了。

 

上次感冒咳到出血,去看醫生,醫生說,藥如果吃了沒有好,就要趕快去照X光,怕肺部有什麼問題。我說:「沒關係啦!正經要是怎樣,也沒有關係,好走就好了。」人生那一條路早晚要走,不要拖,不要一直拖著痛苦,也不要拖累我們的子孫,安靜地走最好。

 

我不會一講到死就怕,我現在不會這樣想了,以前會呢!現在去參加那些樂齡活動,覺得都不一樣了。樂齡班的同學也會聊這些,大家也是這樣想,好走就好了,這條路早晚都要走的,人總有生老病死,不能說永永遠遠住在世間,對某?

 

我現在可以說很快樂,樂齡班有代間學習,跟小朋友一起玩很有趣喔!我們自己的孫子也沒在身邊,別人的孫就像我們的孫子一樣。我覺得,有什麼活動,只要是我知道我就去試看看。這個樂齡班很好,可以一直繼續下去就更好,只是不知道我們有那麼長命嗎?

 

我從小就住在新開園,就是最喜歡這個地方,從出生就在這邊,結婚後也是,過了一條馬路而已。我沒有什麼夢想,我感覺現在這樣,就很滿足了。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池上二部曲:最美好的年代》,白象文化出版,李香誼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善用中高齡人力!初老者照顧獨居老人,助人又能賺到退休金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9年03月14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各國為了因應人口老化都在研擬對策,其中,老年人力的開發是主要策略之一,因為新一代老人比上一代更健康,若能善用六十歲到八十歲的人力,是多贏選項。

文/周傳久

 

日本鼓勵老人再就業,瑞士、奧地利、德國等國家實施新一代「時間銀行」,以色列則是實施實驗方案,以付費的方式鼓勵初老者在社區服務獨居和八十歲以上的老人。

 

以色列此舉目的在提供許多年金不足生活的人,有機會透過支持和服務別人得到薪酬,同時協助改善其他老人的生活品質。

 

 

實施方法是由以色列的衛福部預備預算,在四個城市試做,招募一些六十五歲以上的民眾,委請長照訓練單位,派出職能治療師等各種專精老人生活支持的師資,讓有意投入者參加為期五天、每天六小時的訓練。

 

課程內容包含:認識老人生活處境、如何溝通、如何創造活動(預備兩百張活動照片,要大家自選想做什麼,反思如何引導老人)、倫理問題(當你聽到家屬罵老人或提到財產,你如何自處?若不經意被你發現,老人身上有疑似傷痕的瘀青,你怎麼辦?)。

 

進行課堂訓練的同時,由所有授課老師觀察、評估這些學員適任否,也讓學員有機會省思要繼續否,然後由社工陪同學員到老人的家裡,實際進行陪伴服務試試看,如果表現還可以,第三次以後才放手讓學員自己進行。

 

 

通常這種陪伴服務一周三次,一次一小時到一個半小時,會盡量安排相同的陪伴者應對相同的被服務者,因為這樣溝通起來比較方便。

 

經過課堂學習和實習後,有些學員自己感覺到這不是他想做的工作而退出,也有的人在訓練期間的態度,讓老師們覺得不合適此職而徵詢勸退,最後通過評選的學員之後才變成穩定的服務。

 

這些提供服務的初老者來自不同背景,老師、警察、商人、退休護理師等醫療人員都有。因為做的是和自己退休前不一的工作,所以實質上就是投入新的職場。大家需要摸索、觀望,了解自己合適否,是很正常的。也有些人非常高興,在初老階段能把精神用於服務人的職業。

 

 

這種行業的薪水不是很高,但是增加了人的互動,對被服務者和服務者都有好處。在以色列,有公家保險制度,也有私人保險制度,但還是有很多人的經濟能力不足以支付退休生活。

 

上述由初老者服務老人的方案提供多贏的機會,同時也是因為老人服務的志工不足。以色列是志工普及的國家,但服務老人還需要更多志工,由老人來服務老人又有世代接近的優勢。

 

由於並非所有獨居者都願意接受服務,或有安全感考量不願意讓陌生人來家裡,後來以色列又開發虛擬關懷服務,也就是利用媒體科技,鼓勵參與計劃的初老者先去了解獨居者的需要和特性,再透過影音媒體來準備獨居者喜歡的活動,如音樂和閱讀等,讓獨居老人在家時有機會先互動。

 

如果雙方都快樂,用這樣的方式就很好,如果希望進一步碰面,也非常好。如此能提供彈性,讓雙方都好。

 

 

初老者服務老人的主要陪伴活動,目前包括聊天、購物、閱讀、小型活動等。有些上一代的人習慣一輩子工作,新的制度叫人退休,讓有些人不知道怎麼過日子了。能有這種新的服務活動,總比讓人天天不知道怎麼辦要好。

 

對接受服務的老人來說,如果請外籍看護,因為有文化差異,不比本國人容易互動。缺乏互動,會加速老化又無生活品質,當然社會成本也很高。以色列早已發現,若不全力維持老人健康,一旦跌倒,就更容易發生二次意外。

 

比起瑞士的「時間銀行」,這種以色列模式的誘因更高,但是怎樣找到適合的人,並且提供更廣泛的服務,以滿足獨居和一般老人在家的需求,還需要再觀察,因為每位老人的期待都不同。

 

可是,這政策至少是非常清楚的,是要以初老者為資源,並提供初老生活支持,也藉以支持更多老人不要提早去護理之家。如同其他部分國家,去住機構等於宣告進入最後一站,而且可能還要與陌生人共住一間。如果能盡量待在家裡,生活品質更好。

 

 

目前台灣有些縣市在推「時間銀行」,也有些老人確實仍期待志工去家裡服務。但觀察老人增加趨勢,以及台灣初老民眾對服務別人的興趣可能不夠高(怕麻煩、怕惹事、考量自己身體狀況),到底台灣要怎樣補強老人社區照顧缺口,還有待摸索。

 

台灣當然也有很多初老者有經濟困難,如果訪視陪伴和進行活動是新選項,至少多一種選擇,增加收入也利他,但一切都要試試看。以色列這個計劃適用否,難說。但至少以行動試試看,並且有嚴密的訓練和用傳播科技破解以前的困境,總是值得參考的精神。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努力想要了解你!獨居阿公聽不見,暖心社工寫紙條

撰文 :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季刊 日期:2019年03月0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季刊
  • A
  • A
  • A

阿金阿公是一位聽障的獨居長輩並有失智的症狀,容易忘記自己物品及證件放的位置,也常發生證件不斷的重辦及物品不斷遺失等狀況。

而阿公也沒有接受手語教育及讀唇語的學習,更沒有配戴助聽器等輔具,導致外人不知道如何與阿公溝通,阿公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常處於孤立無援的處境,也讓他人覺得很難親近。

 

開始服務後,社工才了解到阿公看得懂文字,只是需要花時間書寫,所以每一次去到阿公家前,都一定要準備很多紙及好書寫的筆,透過筆談詳細了解阿公身體及生活狀況。

 

然而在剛開始服務時,使用筆談的方式讓已經習慣打字的社工覺得不適應,更曾發生家訪時,明明看到阿公在屋內坐著,但社工在門外不得其門而入的狀況。

 

 

因為無法用電話通知,只能請居服員代為留言告訴阿公要記得開門。

 

但在經過幾次服務後,社工都還沒寫完句子,阿公就已經知道社工想要表達什麼了,社工與阿公培養出一定的默契。

 

甚至社工不用寫句子,直接指著物品,加上肢體語言,阿公就能心有靈犀的知道社工想表達的內容,比如有次社工指著電鍋,加上吃飯的手勢,阿公就知道社工想要關心阿公有沒有吃飯。

 

儘管書寫需要花較多時間,但在這個過程裡反而能夠傳達出「我努力想要了解你」的意思。

 

因為理解,才能讓溫暖的關懷灑落在阿公冷清許久的心房,彼此不再隔著一堵無聲的高牆,阿公也有了更多的笑容。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思念妻子、擔心兒子…獨居阿公吃不下 「共餐」吃出飯菜香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10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71歲的王阿公住在花蓮光復鄉,育有兩女一男,女兒皆已出嫁,兒子因車禍重癱臥床,本由阿公和太太一起照顧,沒想到後來阿公也因中風需要他人照料,太太卻意外在浴室跌倒過世,阿公只好將兒子送往養護中心,從此開始寂寞的獨居生活。

中風的王阿公右側偏癱,只能仰賴輪椅代步,無法離開家裡,所幸有社福團體提供午餐和晚餐的送餐服務,並協助修繕簡陋的鐵皮屋、改善室內照明,維護阿公的居家安全。

 

雖然基本生活不成問題,阿公卻因為想念妻子、擔心兒子,常常一個人胡思亂想,甚至吃飯都沒有胃口,經常鬱鬱寡歡。即使每天都能吃到營養的餐食,卻因為沒有人可以陪伴一起吃飯,再可口的佳餚吃起來也是寂寞的滋味。

 

事實上,這樣獨居、獨食的情況在台灣並不少見,日本也有相同的趨勢。

 

 

日本調查報告指出,獨食現象會大幅提高身心健康的風險,包含:營養不均衡、慢性疾病、人群疏離、憂鬱等。對高齡獨食者來說,還有噎到、嗆到的風險,罹患憂鬱症的機率更提高2.7倍。

 

值得注意的是,老年憂鬱症還會增加失智風險,自殺死亡率甚至是一般人的2倍。因此,獨居老人的飲食問題不只關乎營養,更與心理健康息息相關。

 

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長期關注弱勢長輩的餐食問題,提供偏鄉地區的送餐服務,對獨居長者的飲食狀況有諸多觀察與體會。

 

 

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指出,長輩若吃得不好,就會影響身心健康,進而提升失能、臥床的風險。因此,即使花東地區的志工每天騎機車送餐的單趟路程就要五十公里,簡直可用「翻山越嶺」來形容,還是要將餐食送到弱勢長者手中。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表示,許多長輩常在送餐時間還沒到時,就會站在門口引頸期盼,等待的不只是一個便當,更是一個可以說話聊天、分享心事的朋友,透過短暫的交流化解長時間的孤獨心情。

 

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與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發現,只有接受送餐的長輩有將近60%不快樂,反觀接受共餐的長輩快樂程度超過60%,另外有高達96%的長輩認為有人一起吃飯是開心的。

 

 

為了兼顧獨居長輩的生理和心理健康,並改善偏遠地區共餐機會極少的現象,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超商攜手合作,除了志工送餐、門市送取餐之外,還有部落廚房與社區據點共餐的服務,讓住在鄰近地區的長輩一起吃飯,減少孤獨感。

 

除此之外,針對極偏遠地區,將新增行動共餐、家庭廚房共餐的服務,前者是由廚師直接在餐車上烹煮飯菜,可巡迴到偏遠部落;後者則是由熱心民眾開放家中廚房並協助料理,邀請附近長輩共餐,讓長者享受有人陪同吃飯的溫暖。

 

▲花蓮縣卓溪鄉崙山村第一個家庭廚房於今(11)日試吃。(圖/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提供)

 

本季公益代言人楊丞琳分享,小時候家教甚嚴,全家人一定要坐在餐桌前一起吃飯,現在的她即使工作忙碌,還是會把握時間和媽媽一起用餐、陪她聊天。

 

楊丞琳提醒民眾多多陪伴長輩,並可善用零錢在超商做公益,幫助弱勢的獨居長輩有與人共餐的機會,讓吃飯不再孤獨。

 

上述的王阿公目前已參加共餐活動,不但心情開朗許多,身體也越來越健康,原本坐輪椅的他現在已能拄著拐杖走路,拍照時更笑得合不攏嘴,印證「陪伴」為老人家帶來的力量超乎想像。

 

▲藝人楊丞琳鼓勵民眾多陪伴長輩,並可在超商投下零錢幫助偏鄉的獨居長輩。(圖/一粒麥子社福基金會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借鏡德國 青銀共居助長者走出孤獨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4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在今年3月正式邁入「高齡社會」,但只要提到銀髮,總讓人聯想到長期照顧與生病醫療等沈重問題,長年旅居歐美的文化評論家王瑜君博士建議,面對退休族的人生下半場,首要解決的問題是「走出孤獨」,因為現在幸福快樂的退休族不再只是在家受人侍奉,而是該勇於追夢、學習享受自己的新人生。

高齡化現象不只發生在台灣,但王瑜君直言,在歐洲國家根本不會聽到「下流老人」或「孤獨死」等社會名詞,長年往返歐洲與台灣,她發現歐洲人不分年齡「都超級會過生活」,即使是退休族,同樣樂於學習、勇敢追夢。

 

以台灣為例,如果走入松年大學,會發現銀髮學生大多是女性,少見男性的身影。這種現象在日本稱為「退休丈夫症候群」,因為退休後的男士突然沒有名片與辦公室,生活中突然失去重心,因此她認為「要好好生活對男士特別困難」。

 

而在德國就有協會專門解決熟齡孤獨問題,王瑜君表示,歐洲許多長者退休後會組讀書會,彼此討論閱讀心得,並刺激思考力。

 

德國也鼓勵跨世代的合作,以德國近幾年湧入數百萬新移民為例,許多銀髮族籌組志工團隊,擔任孩童的世界爺爺、世界奶奶,付出關懷與陪伴,甚至教他們德語,而這些新移民也可以回過頭指導老人家使用3C產品。銀髮族走入團體,不只找到生活重心,同時幫助社會解決移民問題。

 

「因為好好生活的態度,讓他們變得重視人性。」王瑜君觀察,德國對於人的老後生活有無限創意,現在已經有許多老人家自己找老朋友,共同買地建屋,設計自己的老後生活。另一種做法則是「青銀聚合計劃」,目前全德已經有約 450棟青銀聚落,克服陌生人之間的信任問題,一群老人與一群沒有血緣關係的年輕人共住共好。

 

王瑜君舉例,在德國科隆一位阿嬤因為子女離家工作正處於空巢期,他兒子便登報尋找願意共住的青年,以類似打工換宿的方式,每週貢獻一定時數的陪伴,包含日常用餐、看電視或聊天,甚至幫忙購物,換取免費住屋,不但解決青年租屋的需求,也能幫助長者走出孤獨困境。

 

王瑜君以德國經驗,證明不一定要靠政府的力量,以長者的行動力,同樣能解決社會問題。「困境不見得是困境,看你怎麼做」,台灣雖然走入高齡社會,但學習沒有年齡之分,如何讓長者而走出孤獨,進而規畫、設計自己的新人生,成為台灣社會目前需要面對的問題。

 

▲文化評論家王瑜君今天下午前往北科大演講,分享德國如何協助年長者走出孤獨。(攝影/邱璟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