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下半場,用藝術延續生命美好!他放棄建築業投身文化推廣工作

撰文 :許怡先 日期:2019年05月30日
  • A
  • A
  • A

2018年11月,我認識了一位藝術大亨,他是正德國際藝術公司的董事長-劉廷振。

劉廷振出生在海峽兩岸軍事對峙的年代,那年,他父母冒險搭上清晨開往澎湖的渡輪,幾番驚濤駭浪後終於平安上岸。於是,劉廷振的父母便在澎湖安定下來,澎湖也就成了劉廷振出生、成長的故鄉。

 

劉廷振自幼便對美的事物深感興趣,大學時就讀東海大學建築系,之後從事室內設計近十年,事業逐漸壯大後,更進一步創立了固麗雅、漢光、惠台...等建設公司,在那個「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奠定了雄厚的經濟基礎。雖然如此,他還是一再的跟我說,他說賺錢只是生命的開始,藝術與文化才能讓生命有延續的價值。

 

1999年,他在一次因緣際會下接觸了佛教文物,有段時間他對文物的熱愛幾近瘋狂,常廢寢忘食無法自拔,也因此深受感召,開啟了人文藝術生涯、踏進藝術的殿堂。

 

在這些年的收藏中,讓他印象最為深刻的,是一尊由清代宮廷造辦處打造的「大日如來紫金古銅佛像」,高度約64公分,材質、尺寸皆相當珍稀。

 

與許多失散的中國文物一樣,劉廷振和這尊佛像初遇時,佛像的頭已佚失,當時他並不知道佛像的由來,只是被其深遠的氣質吸引,遂以一般無名文物的價格將其買下。沒想到兩年後,偶然在古董商朋友處看見一個佛頭,霎時間全身汗毛聳立,像遭到電擊般,他立刻將佛頭請回家,將頭放在佛像身上,兩者竟在眼前嵌合。

 

佛頭與佛身不知道失散幾年,可能數十、數百年,居然就在劉廷振的藝術生涯中再度結合,讓他不禁感到冥冥中皆有命定。似乎註定劉廷振要為藝術盡更多努力!隨著內心強烈的動力驅使,他毅然放棄建築人的過去,投身藝術的行業。

 

 

2012年,劉廷振創辦了正德國際藝術拍賣公司,興趣從佛像延伸到近現代藝術,並不斷擴大事業藍圖,囊括了書畫、珍釀、青銅……除了廣泛的視野,他那在每個領域中深入研究的態度更是令人佩服。

 

公司適逢五週年時,正德獲得鳳甲美術館董事長邱再興青睞,為其舉辦「無私奉獻-鳳甲美術館創辦人邱再興珍藏專場」。

 

台灣收藏界一向有「北鳳甲、南奇美」的稱號,而邱再興的收藏於2017年7月在台北盛大開拍,為正德寫下新的拍賣紀錄,也是正德的重要里程碑。

 

 

該次拍賣除了向大眾推薦鳳甲美術館的優秀藏品外,也讓鳳甲美術館能有更多資金投入藝術教育活動。這樣的初衷,正是劉廷振當初創辦正德拍賣公司時所追求的,能夠深化台灣藝術環境的善緣。

 

「十方眾生悉慰安,一切所做皆真實。」

 

一路走來,劉廷振雖然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但篤信佛教的他,早已將這些生命的歷程,昇華成肩上的使命感。他認為拍賣不過只是藝術市場中最小的環結,如何積累對藝術家尊重、如何將藝術深植人心,用真實之美潛移默化每個人的生命,才是從事文化工作者最重要的使命。

 

未來他更會努力,讓充滿藝術、人文氣息的空間,在台灣遍地開花,讓更多人走向藝術,走向家園。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葉金川/退休後,做感動自己的事!沒有偉大的論述,是改變自己的一種方式

撰文 :葉金川 日期:2019年05月1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有一天,在爬山的路上,我遇到一位女士,她一遇到我就叫著「Dr.葉!Dr.葉!」我停下來聽她說:「你寫的一篇文章改變了我!」我本以為是流傳最廣的「如果我沒辦法醒來,不要串通醫生凌遲我」那篇,結果並不是;她說:「你在書裡有提到,即使是做一件小事,都有可能改變世界,大大小小的世界,每個人都擁有可以改變世界的能力。」

很可惜,因為是在爬山途中,我匆忙趕路忘記問她到底做了什麼?但是卻讓我想到,這個理念還可以講清楚一些。

 

從我的書裡,也許讀者看到的不乏生命清單、夢想、壯遊等等,好像都不是一觸可及的事;其實我要講的就是像這位女士說的一樣:改變,從一點小事開始。

 

一開始,千萬不要太難;不要一開始就要去走印加古道,也不是一開始就要去阿拉斯加冰川划獨木舟;而是從自己可以做得到、可以完成的一些小事,也會比較有成就感。

 

只是改變了他的信心

 

我常常在演講的時候,提到我和楊志良去爬雪山的故事。在楊志良67歲的時候,我帶他去爬雪山。

 

民國99年楊志良當署長時,他曾經去爬玉山,他爬得很辛苦,當時他64歲,他就說這輩子應該不可能再爬高山了。

 

這次的經驗對楊志良來講,也許是已經到了一個極限。但是過了三年,在他67歲時,我邀請他爬雪山,我跟他說「沒問題的,我來安排,跟我走就是了!」我們不用趕路,安排個4天總可以爬完吧!而且我們也做到了!

 

我沒有改變什麼,只是改變了他的信心,我做到了說服他「You can make it!」,只要你想做,而且有適當的安排、適度的訓練,是可以完成這個夢想的!

 

這有什麼大不了? 當然是小事一樁,楊志良是名人,我用他的故事來激勵很多人;只要你想做,加上一些適當的準備工作,決心要做,你便可以做得到!

 

山上淨山的志工

 

這幾天我去爬觀音山硬漢嶺,到山頂時,有一家人,在山上做淨山的工作,收集了三十袋垃圾,看起來大概已經整理了一個早上了。

 

看到我們上山,便問我們能不能幫忙提一些下山到管理中心垃圾場?當然我們很樂意幫忙,我太太拿了兩個小袋,我提了一個大袋,相當沈重。

 

我們將垃圾拿下山,2公里多下山路程,走了1小時,也有其他年輕人幫忙拿,其實我們這都是舉手之勞,辛苦的是他們已經在山上撿了一個早上了,我到山下後,才發現忘了告訴他們,我其實很受他們的感動。

 

如果我們夠簡單的向他們表達一點心裡的感動,或者是表現出我們的同理心和讚賞,這些溫暖的回饋,會將他們在山上忙碌幾個小時的疲累轉換為快樂和持續的動力。

 

他們有沒有改變社會,有沒有改變別人?有的,至少他們感動到我,相信也多少影響到其他幫忙的人。

 

也許他們並不知道這件事感動到了別人,但若由他人來向他們表達內心的感受,他們便會知道自己改變了別人、影響了別人;這絕對是值得感動的一件事。

 

樂觀正向的臨終病人

 

另外一件影響了我,讓我一直想寫下這些想法的,是一位臨終的病人;每次見到他,他都很高興,我很不能理解,到底為什麼一位面臨生命即將結束的病人,枯瘦如柴的躺在病床上,卻能不哀怨、不痛苦,而能這樣樂觀正向的面對死亡?

 

原來他簽了大體捐贈;成為大體老師是高尚的,將能教出很多的醫學生,這些學生將會再去救更多的人。

 

從他的立場來看這件事,如果他沒有成為大體老師,他心情也許不會那麼愉快,他也許會覺得痛苦、覺得人生毫無希望,但是他現在卻好像做了一件快樂的善事一樣,將臨終的悲傷化為自己的力量。

 

不論他有沒有捐出大體,他的最終仍是即將往生,這是不會改變的事實,但是他改變了自己,也影響到周圍其他人。

 

微小的美好力量無窮

 

不論是撿垃圾或是捐大體,這是小事還是大事呢?

 

比起國家大事,這些當然都是小事,但其中衍伸的意義、教育的意義,感動人心的力量是無窮止盡的。

 

這些微小的美好,需要有人把他們寫出來,讓別人也能感受到他的感動、他的用心,將感動分享給更多的人。不要吝於表達受到感動;如果有能力,將這些故事轉述或傳頌,就能將改變及感動的範圍再擴大出去。

 

尤其現在這個社群時代,傳遞訊息很快速,不像過去,要讓大家知道一件事沒那麼容易;去做、去說、去傳達,不只將小小的改變轉化為大大的力量,也能把值得留下來的感動和回憶,變成一篇篇溫。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葉金川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吳若權/做到這4件事,讓人生此刻沒有白活

撰文 :吳若權 日期:2019年04月18日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很多朋友對我相當好奇,甚至感到懷疑。他們常常戲稱身兼數職的我,是「最資深的斜槓青年」。

包括:廣播主持、寫作、演講、授課,兼職錄製有聲課程、影音節目,照顧母親生活起居與就醫,還要當朋友、讀者、聽眾的心情垃圾桶……,怎麼有可能分身去做這麼多事情呢?

 

我確實因為要做這麼多事情,每天忙到不可開交;但正因為如此,我比一般人更重視時間,更珍惜每一刻。

 

對我來說,時間管理最重要的秘訣是:不要把時間浪費在任何一件不需要花心力去處理的事情上。

 

所以,我盡量讓自己的人生裡沒有抱怨、沒有訴苦、沒有批評別人、沒有談論是非,甚至容不下任何負面的思維。

 

現代人的生活都非常忙碌,只要不是下班之後窩在沙發上當馬鈴薯,不要只是藉由膚淺的娛樂麻痺消磨,騰出以上的這些時間,就可以拿來做很多對自己有意義、對別人有幫助的事情。

 

在研習咖啡與報考證照的路途中,認識來自台灣與外國不同領域的咖啡達人,曾經因為患難與共、朝夕相處,而成為默契極佳的好朋友。

 

儘管因為彼此各忙各的工作,無法經常問候聯繫,但透過網路上的社交平台,總能夠了解對方的動向。看到夥伴每日精進,也提醒自己不能夠懈怠。

 

其中有一位是咖啡店的老闆,已經擴展成三家店面;一位是跟我一起考上咖啡師證照的吧檯手,已經晉級到國際性比賽的優勝。

 

也有人離開原本以為是夢想的空間,勇敢跨出一步後,找到更適合自己發揮的舞台;還有人按下工作的暫停鍵,出國遊學打工,一年後回到台灣,投入更專業的咖啡領域。

 

原來只要願意踏實地努力,不論你出發的時刻,有多少人不看好,你都可以繞過世界的盡頭回來,得到一個足以刮目相看的自己。

 

隨著時間的推移、人事的變化,更讓我有感而發地覺察:每一個人的生命,就像是一顆咖啡豆。

 

我們總要千山萬水去尋找自己,用盡各種方法脫胎換骨,冒著粉身碎骨的危險去蛻變,勇敢把經歷過的苦難,都化為甜美的甘泉。

 

原來只要願意踏實地努力,不論你出發的時刻,有多少人不看好,你都可以繞過世界的盡頭回來,得到一個足以刮目相看的自己。

 

人生的璀璨

就在於每一刻的盡其在我

 

生命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以我的年紀和智慧,還不足以能夠完全解開謎底。我只能在日常中,隨著一杯又一杯的咖啡,去體驗生命在這一刻和那一刻之間的生死輪迴。

 

以前,我常聽說:「每一個結束,都是另一個開始!」「每一次死亡,都是另一次重生!」但經歷過這些生死大事,現在的我已經沒有如此分明的界線。

 

我只知道:前一刻,已經結束。下一刻,還沒開始。處於當下的自己,既是有始有終,也是無始無終。

 

人生的璀璨,就在於每一刻的盡其在我。猶如白色咖啡花的綻放,如同紅色咖啡櫻桃的熟成,也如同每一杯咖啡的萃取,我們都只能純粹、只能盡力、只能暢快,讓經歷每一刻的自我,沒有白活。

 

有一次跟少年時期一起長大、到現在還保持聯絡的朋友,喝咖啡聊天。他要我們各自寫下:有哪些事情,讓自己覺得人生到此刻沒有白活?

 

剎那之間,我差點交白卷。歲月如駒,將過往奔馳成一縷白煙。如同紅橙黃綠藍靛紫的飛輪,快速轉動之後,只剩一片雪白。

 

經過他的提示,幫我完成了可能的答案:我曾經在Microsoft微軟公司服務,參與Windows、Word、Excel、PowerPoint這些軟體中文化的工作,改變個人電腦使用的習慣,開啟全新的數位紀元。

 

我寫過超過一百首以上的歌詞,像是〈冬季到台北來看雨〉、〈相思比夢長〉,至今依然傳唱於KTV包廂中;我出版超過一百多本的文字作品;主持廣播節目長達二十年……。他又繼續幫我補充,許多他觀察到、而我自己沒有想過的成果。我也花了一下午的時間,幫他列出許多人生中特別有意義的事情。

 

結束那次見面,在咖啡館門口道別。我獨自走向捷運站,搭電扶梯緩緩滑動時,再嚴肅地問自己一次:「截至此刻,有哪些事情,讓我覺得自己的人生沒有白活?」直到站在月台邊,捷運即將進站的警示鈴聲響起,嗶、嗶、嗶、嗶、嗶、嗶的音響聲中,突然浮現這個答案:

 

我曾經在某些時刻,盡其所能地成為自己。

 

就像是來到你面前的每一杯咖啡,不分貴賤、不分好壞、不分酸甜、不分甘苦,它從來不因為世人的評論,而改變自己開花結果的初衷──為了與你相遇,於是它成為最獨特的自己。

 

現在,這杯咖啡完全屬於你了;而你,也即將與它合一。

 

猶如白色咖啡花的綻放、紅色咖啡櫻桃的熟成,也如同每一杯咖啡的萃取,我們都只能純粹、盡力,讓經歷每一刻的自我,沒有白活。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從家政婦變知名作家!「從來沒有應該的你,只有你想成為的自己。」

撰文 :律師娘 日期:2019年04月17日 圖檔來源:達志影像
  • A
  • A
  • A

我還記得我和現在的老公(大律師)交往之前,一直都認為自己會一輩子當個上班族,腳踏實地、朝九晚五,慢慢的從下屬升上小主管,每個月領固定的薪水,偶爾出出國,但大部分賺的錢要存下來,這樣才能對生涯有保障。因為從小,母親總是教我做最保守的選擇,不要這樣,要那樣,不要冒險,要保護自己。

保守母親教出沒安全感女兒

 

我也因為在母親的教導下,變成一個很沒有安全感的人,擔心經濟的不穩定,擔心做沒有把握的決定。我很沒有自信,我覺得自己沒有別人厲害,所以千萬不要隨便「假會」。

 

也因為這樣,我的朋友不多,因為母親擔心我在外面會遇到欺負我的壞人,所以在上大學之前,我幾乎沒怎麼跟朋友出去玩,因為媽媽「不准」,所以我就「不做」。

 

甚至,我不小心也只交了我老公這個男朋友,因為在大學畢業之前,母親管我管得很嚴,她說女生就是應該「這樣」。哪樣呢?就是她覺得安分守己的那100種模樣。

 

所以一直到大學畢業,和大律師交往開始,不到一年我們就一起經營火鍋店,之後還一起擺了多年的夜市,我的母親幾乎沒有一天不在為我擔心。

 

老公接手規畫人生地圖

 

而從母親手上接手開始擺布我的人生的,就是我現在的老公大律師。從開始交往,他說我們來做生意,我們就開始做生意,他說我們結婚吧!我們就立刻成立家庭生了老大,我發現在我30多歲之前,我幾乎都是聽別人的話在規畫我的人生。

 

我照母親喜歡的方式來交朋友,我照伴侶的夢想來規畫人生,對我而言,我也搞不清楚哪個是「本來」的自己,永遠只有我身旁的人眼中「應該」的自己。

 

沒想到,在當了最最安全保守的家庭主婦多年後,我的人生發生了一連串的意外。因為一個沒有太多企圖心跟想法的舉動,我成為了作家、講師、廣播節目主持人。一路走來,我因為第一次開始有自己的想法跟意見,而陸陸續續變成都是自己的想法跟意見。

 

「不受控」,當上作家、主持人

 

當上作家、主持人。

 

這兩個影響我人生最重要的主人翁,現在一個每天滑手機看我的直播入眠,一個每天都因為我想做的事而驚豔。在他們眼中,我「應該」是個內向害羞不懂得保護自己的人,所以聽他們的話準沒錯,我卻在30多歲才出現叛逆期,總是不自覺地想要擺脫他們的控制。

 

我發現,我開始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自己,雖然內向害羞依舊,但卻希望可以勇敢為自己做選擇,原來「不聽話」,會讓你擁有完全不同的視野。

 

前一陣子,有個新聞是一名高中生因為課業壓力大跳樓輕生,幸好沒有大礙;這幾年,常常看到恐怖情人因為感情不順遂,而鑄下大錯。他們其實都困在一個情緒裡:同意別人眼中「應該」的自己,不同意自己心中「本來」的自己。

 

教10歲的兒子「自己決定就好」

 

我有個10歲的兒子,跟1歲大的女兒。其實,人從出生,就會有天生的氣質。我的大兒子,從小到大就很喜歡問我:「媽媽,你覺得我該怎麼選擇?」我總是不給他答案。

 

其實,一手把他帶大,照理說我是最了解他的人,所以,我心裡有時候其實「知道」,他做什麼選擇,「可能」有比較好的結果。

 

但是,我卻很少告訴他,反而總是對他說:「你自己決定就好。」

 

這或許也是我對自己母親的一種反動吧!雖然我很愛她,我也知道她很愛我,可是,漸漸成熟的我,不想要走別人畫出的人生地圖,也喜歡偶爾讓她覺得:「妳會這個我怎麼不知道?」

 

而我的大兒子被我長年累積下來的「你自己決定就好」,變得很有主見,也從天生的沒自信,變得常常說:「我想要……。」

 

有趣的是,去年出生的水瓶座小女兒,卻是天生的反骨。不喜歡人家主動遞給她的玩具,不喜歡人家抱她去的地方。

 

才7、8個月大的她,就很喜歡掙脫束縛,四處爬行探索。最近剛滿1歲,她開始建立她自己的規則,不喜歡人家控制她的生活習慣或任何她想做或不想做的事情,可是,大部分的時候她都把自己管得好好的,每餐飯都吃好大一碗,也很少生病看醫生。

 

不讓別人定義你,你會更愛自己

 

不讓別人定義你,你會更愛自己。

 

我其實超羨慕我的兩個孩子,因為我到30多歲,才懂得做自己,或者是認真思考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原來,人生可以這麼自由;原來,你不讓別人定義你,你會更懂得喜歡自己。

 

你不用因為在不擅長的領域表現得不夠好,就擔心別人看輕你;你不用因為仰慕的人不懂你的心意,就覺得自己沒有存在的價值。如果及早就了解,所有的標籤都是假象,你很快就會發現只有你對自己的肯定,才能決定你是什麼樣的人。

 

我相信,多數的人都活在不完美裡。或許,在職場上,別人認為你不是個好主管或好下屬;在父母眼裡,你不是個服從順心的孩子;在關係裡,你不是那個對的人。

 

可是,我們都必須要有信心,先愛自己就會懂自己,懂自己,你就會知道怎麼善用自己的優點,藏拙自己的缺點。

 

跨越「不可以」,走出全新人生

 

我一直都相信自己的孩子有能力,在漫漫的人生長路上,找到自己想走的道路。這一路上,或許得披荊斬棘,或許得聽盡種種自以為是的批評與指導。

 

他們會被告知:「你不行的。」「那不適合你。」「你這麼做有風險。」……,可是,在母親的面前他們會得到前所未有的勇氣,相信自己有能力為自己做的選擇負責,所以,不需要因為別人怎麼說就感到遲疑。

 

我還記得,我從一個家庭主婦開始,走出自己全新的人生,站在一個完全不同的舞台之間,我跨越了多少自認為的「不可以」。而這些不可以,都來自於過去30幾年來的我,都以為身邊的人懂我、關心我、保護我,甚至是為了我好,所以才幫我豎立一道道的護欄。

 

然而,當我決定跨越護欄,做一些看似做不到的事,好比,從來沒有寫作經驗的我,接受出版社的邀約出書;丈夫口中不敢在眾人面前講話的我,挑戰上台演講,而做夢更想不到的是,朋友以為口才不好的我,居然因為在一次廣播節目中的表現,而成了一名廣播主持人。

 

記住,從來沒有所謂應該的你,只有你想成為的自己,每一次的超越自我,你都可以找到全新的目標,讓自己出人意料、出類拔萃。

 

 

本文摘自今周刊<高情商自修課>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玩紐西蘭28天只花7萬!葉金川退休追夢去,高空跳傘、冰川獨木舟都敢玩!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9年03月08日 圖檔來源:葉金川提供
  • A
  • A
  • A

退休後住在國外的短租公寓,自己下廚做番茄燉牛肉、鮪魚三明治當三餐,白天逛美術館、喝咖啡,夜晚聽音樂劇、瘋嘉年華,中間穿插幾趟登山小旅行,飽覽壯麗的湖光山色─68歲的前衛生署長葉金川,上個月剛從紐西蘭Long stay(長住)回來,這就是他在奧克蘭(Auckland)慢活的真實寫照!

▲紐西蘭翡翠湖美景。

 

四處旅行、環遊世界是許多人退休後的夢想,葉金川沒有明確的「退休」時間點,但從57歲起逐漸將工作減量,投入更多時間爬山,並在60歲完成征服台灣百岳的壯舉!此後,他便開始挑戰出國登山、自助旅行,主張「退休就是要做一些瘋狂的事」!

 

他曾在美國阿拉斯加的冰川划獨木舟;在澳洲沙漠裹著睡袋,仰望滿天繁星入眠;在肯亞坐熱氣球飛上天,飽覽非洲草原風光;在紐西蘭挑戰刺激的高空跳傘,搭乘小飛機來到4千公尺高空一躍而下,迎風翱翔;也曾經在海拔4千多公尺的秘魯印加古道徒步4天,登上世界遺產馬丘比丘!

 

▲葉金川與太太在阿拉斯加冰川划獨木舟。

 

▲一般觀光客都是搭車登上馬丘比丘,葉金川夫婦卻是走印加古道爬山上去!

 

愛爬山的他,目前攻頂的最高紀錄,是海拔5137公尺的土耳其最高峰阿拉拉山。令人驚奇的是,葉金川其實有高血壓,但絲毫不影響他挑戰高山與自我的熱情,退休後的人生,一天比一天更精彩。不過,看似消遙的這些年,老天爺其實曾經對他開了一個玩笑。

 

65歲生日前半年,葉金川意外發現罹患淋巴癌,讓他深深體會到,生老病死的「病」遲早有一天會到來,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檢查結果出爐,幸好只是二期,接受治療半年,幸運地沒有太大副作用,樂觀的他甚至覺得自己只像是得了感冒一樣。抗癌成功後,「有一次我的醫師打電話來說,葉教授,你都沒有來回診!一年至少要回來一次。我說,喔,一年了喔?怎麼這麼快?我都忘了!」

 

面對癌症這個生命中的不速之客,葉金川看著它來了又去,輕描淡寫的同時卻也坦言,罹癌後的人生,從此有了一個「耍賴的理由」。天涯海角,哪裡有夢就往哪裡去!從此,他更積極走訪世界,把握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細細感受人生。

 

▲美國火山口湖(Crater Lake)。

 

不喜歡走馬看花的跟團旅遊,葉金川出國大多是自助旅行,有時露營搭帳篷,有時夜宿青年旅館、背包客棧,很少住飯店。

 

某次他來到澳洲伯斯(Perth),被這座葡萄酒莊遍布的美麗城市吸引,忽然驚覺「這樣划不來!一趟飛機過去也要3萬塊,只住了2個禮拜,不夠本啊!」葉金川笑著說。

 

於是,他和太太決定嘗試Long stay假期,選定紐西蘭北島的奧克蘭,自己上訂房網站預訂短租公寓,開啟2019年的全新旅程!

 

▲奧克蘭附近溫泉小鎮羅托路亞(Rotorua)的總督府(Government House)。

 

因為是淡季加上提早訂房,葉金川夫妻倆在紐西蘭的小窩,客廳、廚房、臥房、浴室空間一應俱全,平均一天住宿費卻不到新台幣2千元;再搭配紐西蘭航空促銷,當時買一張台北直飛奧克蘭的機票也才2萬2千元左右,相當划算。

 

住在奧克蘭的一個月,葉金川和太太每天享受簡單的慢活時光,出門搭公車、三餐自己料理,省下不少錢,包含食宿、旅遊、聽音樂劇在內,紐西蘭Long stay 28天的生活費,一個人只花了新台幣5萬元。

 

▲Long stay的慢活時光。

 

「早上都吃吐司和牛奶,順便做三明治,夾番茄啊、鮪魚、美乃滋,還有煎蛋,帶出門吃。」晚餐以義大利麵為主,搭配葉金川拿手的番茄燉牛肉,香噴噴一上桌,「可以配麵,也可以配水餃。」

 

想換口味時,就去超市買紅蘿蔔、馬鈴薯回家煮一鍋咖哩。不奢華,卻一樣津津有味。

 

夫妻倆在異國相伴、享受家常美食,體驗「旅行即生活」,這是何等幸福、美好的時光。

 

沒有安排旅遊時,葉金川夫妻倆就在奧克蘭逛街、喝咖啡、聽音樂劇,有時去海邊吹吹風,隨興又愜意。「就是Long stay呀!我們沒有特定的目的,就是去感受當地生活。」

 

▲在東加里羅健行,飽覽一望無際的美景。

 

愛爬山的葉金川夫婦,在紐西蘭自然也沒閒著,他們專程前往國家公園挑戰「東加里羅末日火山健行路線」(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8小時走完19.3公里!

 

崎嶇的火山地形走起來很過癮,沿途更有美得驚人的翡翠湖(Emerald lake )與藍湖(Blue lake),猶如幾滴藍色眼淚點綴在蒼涼大地,令人不得不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葉金川太太與翡翠湖、藍湖合影。

 

自助旅行、登山健行都沒問題,年近七旬的葉金川如何擁有這麼好的體力?

 

事實上,他在大學時期就熱愛登山,至今光是玉山就爬了20幾次,雪山也有10幾次的攻頂紀錄。出社會後因工作繁忙,不常登山,直到40歲發現體力大不如前,才重新開始爬山,並在60歲完登百岳!

 

爬了幾十年的山,葉金川的腿腳強健,但自覺手部力量較不足,重視健康的他決定划船鍛鍊。他在花蓮曾經擁有2艘獨木舟,在鯉魚潭、花蓮溪口划不夠,還跑去阿拉斯加冰川灣國家公園(Glacier Bay National Park and Preserve),體驗在冰川划獨木舟的奧妙,終身難忘。

 

▲葉金川與太太感情非常好,經常結伴旅行和運動,圖為兩人在阿拉斯加的艾雅利克冰川(Aialik Glacier)。

 

熱愛運動的葉金川,以前每年都會至少跑一次全程馬拉松、一次鐵人三項,直到「62歲我就跑不動了,現在大部分是爬山、騎自行車,划船也沒有問題。」

 

他常從台北市區沿著河濱自行車道一路騎到淡水,花4個小時騎完來回60公里;每週有三、四天的清晨還會走家後面的山路,一般是走6公里,最長可走10公里,運動量相當可觀,不但身體好,未來「被長照」的機率也隨之降低。

 

「預防失能是很重要的事,但大家都沒有概念,我看到很多60幾歲就中風、膝關節受傷,那你就不能動。欸!要活到80歲,那還有20年耶!疾病要找醫師,那預防失能就要靠你自己多活動。」

 

▲在美國亞當斯山一帶騎自行車。

 

葉金川指出,阿茲海默症、腦中風、年老衰弱、跌倒骨折、關節疾病是老人失能的主要原因,而後面三者都可以靠「運動」避免或延緩發生。「我自己的觀察,50歲是一個分水嶺,50歲開始還來得及。」

 

葉金川有許多跑馬拉松的朋友,也是50歲左右開始跑步,從一開始跑5公里就氣喘吁吁,到後來能跑半馬(約21公里)、全馬(約42公里)。「我太太也是50歲開始爬山,她比我小2歲,現在爬得比我還快,但走下坡是我快,哈哈!」

 

許多民眾以為膝蓋不好就不能運動,其實是錯誤觀念。「膝蓋不好更要運動!」葉金川強調,很多人本末倒置,以為光補充鈣質、葡萄糖胺就可以強筋健骨,事實上這些都只是原料,若不配合運動也是白搭,「不是你一直吃鈣,骨頭就會硬,你沒有運動,它怎麼會吸收呢?」

 

健走是安全的運動,那麼爬山、跑步會不會傷膝蓋?「正常的人你練,就不會受傷,我到現在也沒有任何問題呀!」葉金川一邊說,一邊踢了踢小腿,展現他活動自如的膝關節,解釋運動可以使肌肉、韌帶、軟骨等組織保持彈性,也就保護了膝蓋─遠離失能之外,這可是退休後闖蕩世界的老本!

 

▲登上馬來西亞第一高峰神山。

 

「健康就是財富嘛!你不要想說出國旅遊都在花錢,其實我是在省未來的看護費啊!」葉金川哈哈大笑。

 

不過,打造精彩的退休生活,不是只有旅遊,「也不能每天吃喝玩樂,還是要有事情做,沒有薪水沒關係,但你要有一個心靈寄託的工作。」

 

現在的葉金川是慈濟大學兼任教授,也是台灣血液基金會董事長、中華民國登山健行會副理事長,有時也受邀演講、參加研討會和公益活動,讓自己保持大腦活動與人際互動,不和社會脫節。

 

▲葉金川早在60歲時就完登百岳,圖為和太太在合歡北峰的合照。

 

適度的工作、運動之外,他強調退休後一定要有嗜好,「琴棋書畫、煮菜、做麵包什麼都可以,一個動的一個靜的、一個文的一個武的,只要是你喜歡的,可以一直投入的。」

 

無論嗜好是什麼,「你盡量在你可能的範圍內去發揮你的生命力,不要去管年齡。」只要退而不休,生命永遠精彩,年齡不過是個數字。

 

「像我常常忘了我幾歲啊!有時候還說人家『這個老頭子』,講完發現,啊!他比我年輕!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哈!」葉金川開朗地大笑,一如採訪當日的和煦冬陽,燦爛第二人生的每一天!

 

▲在紐西蘭挑戰高空跳傘,當作送給自己的65歲生日禮物,一輩子都為自己驕傲!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說「下次」!人生無常,或許再也沒有下一次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9年01月15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上一篇用「人生短短幾個秋」為題,來談第三人生的投資理財。這一篇繼續用這七個字為題,因為面對生活,又何嘗不該活在當下呢?

文/施昇輝

 

第三人生最不該把「等……再……」這種句型掛在嘴邊,例如「等下次有空再聚聚」或是「等有錢再去旅行」,結果經常都是再也見不到面,或是再也沒機會去了。

 

「老友」在第三人生,絕對是生活上的重要支柱,但大家的健康都不復以往,甚至生命無常,脆弱到說走就走,所以能見就見,不要期待還有下一次。

 

如果是經常見面的老友,驟然離世或許還能接受,但如果是旅居國外,好多年才見一面的老友,真的要抱著「見一次,少一次」的心理準備。

 

如果老友相見,和其他活動撞期,我一定盡可能以前者優先。如果另個活動非去不可,我也會想方設法,在老友相見場合快結束前趕到。前不久,我的一位大學同學榮退舉辦餐會,幾乎所有在台同學都到場為她慶祝。

 

 

我當晚早就安排要去鹿港演講,不可能改期,所以我就跟同學說,我一結束就趕高鐵北上。很多同學都情義相挺,當我晚上快十一點趕到時,還有十幾個同學等我。

 

我在2003年就被當時任職的證券公司解雇,被迫提早進入第三人生,幸虧這些大學同學不離不棄,才能讓我順利走過人生的谷底。幾乎全員到齊的同學會,我怎能缺席呢?

 

2014年,我和老婆參加了一趟15天的地中海郵輪團,和一對劉大哥夫婦最投緣,回國後還相約吃飯、旅行。兩年後,這對夫婦跟我們約好,「等他們從香港回來,要再一起去北歐搭郵輪」。

 

結果,劉大哥在香港心肌梗塞猝逝,他的太太難過到不只取消北歐行程,也不再與我們聯絡,我們就此失去了這個好友。

 

 

我想這種例子,在很多人身上都發生過。我希望大家能見面時就見面,不要徒留遺憾。

 

此外,另一種很大的遺憾就是「很多事到老了,就不能做了。」這種遺憾多半發生在「旅行」上。很多人最後沒有成行,不是因為沒有「錢」,而是因為沒有「健康」了,但大家之所以遲遲不去,很多卻是因為「捨不得花錢」。

 

沒有人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所以都省著花錢,怕萬一沒錢了卻還沒走,怎麼辦?所以很多人都想靠投資賺點旅費才捨得去,結果反而賠錢,更不能去了。

 

進入第三人生,不該太斤斤計較錢,應該是「值得花,就該花」。2012年,我去尼泊爾旅行,導遊推薦大家可以去玩飛行傘,飽覽費娃湖美麗的風光,30分鐘的天空翱翔索價199元美金。

 

 

雖然真的有點貴,但我二話不說,立刻報名參加,因為我想一定要趁年輕來嘗試,否則到老了,可能骨頭硬了,身手也不靈活了,屆時就算想玩,也沒資格玩了。飛過一次之後,了卻心願,不會到老來才扼腕遺憾。

 

另一個類似的經驗是2015年在阿拉斯加搭直升機上冰原,花了360元美金,絕對值得,因為一生可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玩飛行傘或許還牽涉膽量,但需要體力爬坡的中國黃山之旅,絕對應該趁膝蓋還能負荷時趕快去。2017年,我和老婆特別挑了一個在黃山上待五天四夜的團,費用雖然高一些,但因為時間充裕,所以體力負荷相對較少。

 

這種用「金錢」來保護「健康」的方法,或許可以給大家一個參考。下一個挑戰體力的旅行,我會設定在秘魯的馬丘比丘,希望能在60歲以前完成(其實就是明年了)。

 

 

最後,因為人的壽命越來越長,進入第三人生時,父母或許都還健在。在醫院裡,我經常看到很多六七十歲的人陪伴八九十歲的父母來看病。千萬不要以為有外籍看護就沒事了,也千萬不要「等父母生日,或過節時再去請他們吃飯」,因為很可能就會變成「等父母生病,再去看他們」了。

 

有空就去看他們,沒空至少每天打個電話給他們。看到他們精神奕奕,或聽到他們講電話中氣十足,其實就是一種平凡的幸福。當然,要能持續享受這種親情的前提是,顧好自己的健康,才有能力照顧父母。

 

不要一直以為還有「下一次」,而要常常心想,或許只有「這一次」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