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武營藝術總監簡文彬 藝術非關殿堂 也能麻辣共鍋

撰文 :陳亭均 日期:2018年10月17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林韋言攝影
  • A
  • A
  • A

簡文彬開玩笑地說:「我因為懶,所以當指揮。」但這位國家級場館藝術總監,其實一點也不怕事,「指揮的工作,就是激發所有人,讓事情互動!」這可能正是衛武營的核心價值。

簡文彬在他衛武營藝術總監辦公室的櫃子上擺了不少東西。包括那尊國家文藝獎獎座、一個NSO(國家交響樂團)送的Q版公仔(上面印了「永遠的一哥」),還有一首他才從高雄鳳山仙公廟求來的籤詩。

 

總監撓了平頭上的短髮,無聲地笑了起來,「前陣子求的,好像是小吉。」邊說,他邊走到辦公桌前,屁股還沒真的坐上椅子,又站了起來。

 

粉紅籤紙上有幾行字:「作事問心莫念差,運逢牛鼠便亨嘉,香煙篆出平安字,燭火開成富貴花。」鬼神之事難說,不過望文生義,籤詩揭示的不脫善惡有報,要問心無愧才可成事。

 

千頭萬緒,想到的盡是表演

 

但在台灣公家單位當總監千頭萬緒,事情終究沒這麼簡單。造價一○七億元的衛武營,是「北兩廳院、中歌劇院」之外,第三座「國家級」藝術場館,他要怎麼推出別出心裁的表演?要怎麼吸引觀眾入場?這些都是簡文彬煩惱的好理由。更何況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還給簡文彬定下「衛武營開幕起算一年,觀眾人次要能達到二十五萬人次」的超高標準,要他做不到便下台,朱宗慶也會跟他同進退。

 

人們很難理解,簡文彬為什麼接這份吃力不討好的活兒,就連他八十多歲的老爸也不懂。在接下衛武營藝術總監前,他是享譽世界的名指揮家,一九九五年,他是音樂界「金童」,拿下以色列伯恩斯坦指揮大賽特別獎;一九九六年,他成為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一做十五年,不只是鐵飯碗,還是金飯碗。

 

四十七歲那年,簡文彬卻為了衛武營,辭去了顯赫職位。二○一五年四月,原本是台北人的他,更在高雄租房子長住。他想回台灣「賭一把」,「我在國外待了近三十年,但我還是台灣人!」

 

 

很多人說台灣是「鬼島」,就連簡文彬的爸爸也這麼覺得,「他說很多政治人物是卒仔,對台灣很失望。」簡文彬說,「我之前做NSO音樂總監時,德國、台灣兩邊跑。」一二年,當時的文化部長龍應台,拉了簡文彬與法國前文化部長賈克朗午餐時,按她的說法:「『處心積慮』找簡文彬回台灣為衛武營『開火車』。」

 

想不到,即使老爸耳提面命地說「台灣要完蛋了。」簡文彬還是點了頭,「我不信邪!『鬼島』再爛,就算要沉下去了,那也要光榮地沉下去。我在國外見過很多『所謂的名人』,我總覺得:『台灣那個誰誰誰,並沒有比較差!』我想把台灣的表演藝術推上國際。我希望衛武營能成為一個台灣與世界的橋樑。」

 

台北兩廳院室內窗子少又小,很幽暗;衛武營卻處處是落地窗,午後陽光照透進來,整間房就像衛武營外觀、海浪般流線型的屋頂那樣:衛武營是全世界最大單一屋頂劇院,閃閃發亮。簡文彬的耳朵上掛了一個閃閃發亮的耳環,他說話時語氣平穩,有種雖然無絆不羈,卻同樣閃閃發亮的氣質。

 

他想起當年去參加伯恩斯坦指揮大賽的故事,「頒獎台上擺了十七面國旗。」包括台灣國旗,中國當然立刻抗議,簡文彬當時氣極,忍不住說:「去跟中共代表說,如果撤掉台灣國旗,我上台領獎時,就親自把五星旗給拔了!」

 

簡文彬接著說起他阿公的故事,簡文彬的爺爺簡晉臣,過去曾經當過官,對音樂、體育這些雜學有點意見,「我爸爸小時候參加管樂隊,被我阿公電了一頓。」他父親後來成為全台灣第二位籃球專業裁判、中華民國籃球協會副總幹事,他阿公「心裡有點圈圈叉叉……。」

 

破釜沉舟,就是要做到最好

 

「直到一九九三年,我回國幫忙陳秋盛老師指揮一場《羅密歐與茱麗葉》,阿公去看了表演,跟親戚說:「神氣!我孫子超厲害,舞台上這麼多人全聽他的!」隔年阿公住院,「我去看他,他說『有能力、有機會,要報效國家民族。』我一直放在心上!」簡文彬神色堅定地說。

 

國家民族的信念太堂皇,簡文彬更希望能做到的是,打破「殿堂」空間本身的階級性。「藝術與生活,是沒有隔閡的,在亞洲,人們喜歡把事情神聖化,觀眾和表演者就開始有距離。」就像兩廳院,簡文彬笑說:「就是兩座大廟。」林懷民曾告訴簡文彬,「衛武營應開放給一般民眾,包括移工。」林懷民認為簡文彬「破釜沉舟,一定會拚搏的。不進劇院的人終究會買票進場,像去親友家拜訪。」

 

「標準要拉高,門檻要降低!」簡文彬說,「教育、行銷我們都得做到好。」他之前遇到日本音樂大師久石讓,「我告訴他,衛武營有全亞洲最大的管風琴與葡萄園式音樂廳,我問他:『你可以給我們不一樣的嗎?』『要不要結合日本傳統樂器演出?』他說:『好啊!可以!』」

 

朱宗慶說了「一年二十五萬人次」的高標準,其實簡文彬也沒把握能辦到,「賣票關乎我們的生計!」簡文彬知道,但他也相信,文化的軸線隨時可能會翻轉,「高雄有高雄的文化底蘊。」

 

十月十三日,衛武營正式啟用,下午在廳內舉辦《揭幕——璀璨閃耀》開幕音樂會,簡文彬站上指揮台,眼觀四面指引樂手和聲音。在場座上賓都被感動了。到了晚上,戶外廣場立起了一座三十二公尺的歌仔戲女旦雕像,超過兩萬人擠入,有人扶老攜幼、有人在草皮上坐著放空,真的成為眾人「辦派對」的場地了。

 

"藝術與生活,是沒有隔閡的,太過神聖化,就會有距離。"(圖片來源/衛武營提供)

 

麻辣湯底,愈煮愈有男人味

 

幾天前,簡文彬在臉書上分享了一張圖,背景牆貼了幅自個兒年輕時的照片,當年的他斯文秀氣,現在卻一派江湖豪士模樣。當年他可是台灣NSO史上最年輕的音樂總監。

 

在自己的照片旁,簡文彬做了注解:「豆腐變成麻辣湯底的前與後。」男人年紀到了,像簡文彬這樣,人愈不怕事,事情就愈會找上門,混多了料,味道就深奧了,要夠勁、香氣還得平衡,實而不雜,好菜才見得著真功夫。

 

訪問那天,簡文彬正巧五十一歲生日,半百之後,成了「麻辣湯底」的男人,將雙手拉得更長,不只是在指揮,更像準備歡迎、擁抱眾人,所有人。

 

簡文彬在腦袋後面剃了衛武營的形象,準備與場館一起啟航。(圖片來源/中央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告別「玩家」 改走藝術利他學

撰文 :林亞偉 日期:2017年01月05日
  • A
  • A
  • A

知名室內設計師譚精忠,曾是典型的藝術收藏家。而今,他重新定義自己,
過往舉牌拚殺不放的譚精忠,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盡力扶植青年藝術後進的藝術收藏者。

動象國際總經理譚精忠, 他不是大企業家,也不是億萬級富豪,但他用不一 樣的方式,找到自己在藝術世界的角色,將自己的智識、 熱情與收藏財富,分享給更多的藝術圈中人,用藝術品換來的價值,造福更多人乃至於流浪動物。他的蛻變故事,足以分享有志踏入藝術收藏領域者,藝術收藏,原來也可以這樣利人利己。

譚精忠坦白地說,「當年踏進藝術收藏,是因為覺得有利可圖,但這十五年下來,藝術不是只有利益而已, 還帶來很多感受。我要讓手上的藝術品,都能成就一件事情!」這,就是譚精忠這些年的改變。
 
用藝術品打造更多的志業

二○一五年,他出脫了珍藏的奈良美智《小朝聖者(夢遊娃娃)》,馬上再換了六件作品回來。他依然將所得繼續投入藝術的循環,「投資藝術品不是為了獲利,更重要的是將喜愛藝術的心情傳遞下去。」

去年,他在法國買下了一件趙無極《27.4.69》。譚精忠在這幅畫裡,彷彿看到了趙無極抽象畫內無意識流動揮灑而出的心境。譚精忠說,「這件趙無極是我最後一件的高價作品了,以後這張畫,不會變成現金,會變成一個事件。變成什麼我不知道;我只是現在保管它。」
 
多年前,譚精忠第一次在香港標得趙無極畫作時的狀態。他一直很清楚地告誡自己,收藏除了要有資本,還要有冷靜的頭腦,「買第一張趙無極,我很緊張,我在自己的房間用電話競標,拍到全身緊張得流汗,連內褲都溼掉!那時候的價錢,對我來說是天價。」「說實話,我買回來沒有很開心,會覺得自不量力……。」
 
這張得標的趙無極作品,很奇怪的,譚精忠沒有向周遭人們說,但藝術市場這些火眼金睛的畫廊主、拍賣行專家、經紀人,他們有敏銳的嗅覺,知道市場進來一位新的大玩家了。
 
就像譚精忠在室內設計領域做到頂尖一樣,他想在收藏有一番成績,就必須下工夫,研究理解藝術市場這個食物鏈。「就像我們做室內設計,每次都要請業主填一份問卷,四十頁、一千五百個問題。「你沒填給我,我怎麼知道你的真正需求,就像廁所馬桶,你可能站著、可能坐著、也可能需要扶手……。」收藏,也需要跨過門檻,收藏世界的那一千五百道習題,譚精忠遇到了,也解題了。
 
「你要把藝術投資,當作買房子,買股票能變現,你一定要等。而且現在要變現的機會愈來愈難,除非你收藏的作品是大名家。就算你現在買當紅的單色畫派,要賣,人家還沒出貨完,輪不到你賣。」譚精忠一語道破。
 
「還計畫」助20年輕藝術家

也正因為如此,他成為不一樣的收藏者。最開始,譚精忠善用自己為建商規畫樣品屋的主場優勢,說服業者將藝術品帶入建案。二○○○年譚精忠還沒真正跨入收藏之際,他就首開業界風氣之先,將常玉、趙無極等大師之作,帶入元大「清翫雅集」的建案,成為國內豪宅推案搭配藝術品的始祖。

他,不僅做到藝術生活化,更向下扎根,將自己的力量擴散到藝術圈最底層的新生代,希望讓他們汲取養分,能有繼續創作的資源。
 
譚精忠有個「還計畫」,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幫助年輕藝術學子創作。近五年下來,已有約二十位藝術家加入。催生的第一顆種子就是日本藝術家內田望,譚精忠在一二年初見內田望的作品,深受感動,他用五年僅完成六件作品!進一步認識後,譚精忠決定贊助他,讓內田望能專心致志地創作。
然後,譚精忠尋找更需要幫助的年輕學生成為「還計畫」成員,譚精忠委託這些沒有畫廊簽約的學子創作,購藏他們的作品。譚精忠會依據動象國際的室內設計案,給予藝術家成員一些建議,再將作品贈送給他的客戶、建商業者,擴大這些藝術家的能見度。
 
「我幫他們,成就他們,將來他們能拿多少,就看他們自己。如果他們也能夠成功致富,他們會幫助其他人,」譚精忠說。
 
在台北白手起家創業,譚精忠很清楚這段歷程的艱辛。其中,林祈丞是他很看好的復興美工學弟,一五年首次與他合作,創作草圖展現想像中的山水,充滿未來感的奇幻景色,讓譚精忠當下決定支持他繼續創作。
 
持續關注流浪動物、社企


他有很多想法,正準備付諸實踐。一六年九月,譚精忠決定拿三百萬元經費,籌辦一場義拍,將收入全部投入流浪動物的保護專案。
 
這場為動物募款的計畫, 已經得到羅芙奧拍賣董事長王鎮華的允諾支持,將在一七年年中進行。譚精忠邀集包括連建興等十五位藝術家, 出資委託他們各創作一件作品,然後由這十五位藝術家帶著另外三十五位年輕新秀, 總共五十件舉行慈善義拍,就算沒有人舉牌,譚精忠也會買下捐出,所得全部專款專用匯入流浪動物計畫。
 
他,有愈來愈多想做的事,社會責任微型企業的點子,在譚精忠腦中不斷迸發。
 
例如,譚精忠一直想找一處能讓年輕人喜愛進來的閒置空間,從藝術家的駐村、創作、收藏、展示,甚至休憩餐飲,都能在這個空間裡得到滿足,甚至還設想讓狗兒坐檯,療癒人心。為此,這些年他還不斷研發自己的健康食譜,例如,十二道不同口味的咖哩,而今已經可以上菜九道!這種類型的社會責任微型計畫,變成了譚精忠告別譚精忠後,他現在最歡喜從事的志業。
 
現在的譚精忠,不再是以前年度治裝費兩百萬元的譚精忠,他能一整年不買新衣;他珍惜每一餐飯,飯量算得剛剛好,賓主盡歡米粒不剩不浪費,讓他最開心。 作家三毛的一段文字很打動他:「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站成永恆,沒有悲歡的姿勢,一半在土裡安詳,一半在風裡飛揚,一半灑落陰涼,一半沐浴陽光,非常沉默,非常驕傲,從不依靠,從不尋找。」譚精忠說,這是我現在的榜樣,我要學三毛的灑脫。
 
譚精忠,不一樣的收藏者,有借,有還,能捨,能得,他走出一條不一樣的收藏路。

(本文與《典藏投資》雜誌一月號共同刊載)

譚精忠
出生:1965年
現職:動象國際總經理、大隱室內設計董事長
經歷:譚國良設計事務所、創辦設藝之間、
創辦君遠建築師事務所、創辦大譯國際裝修
學歷:復興商工美術工藝科
譚精忠決心告別以往的譚精忠,將自身收藏品轉化為利益社會的泉源動力。
林祈丞作品《Nest of great wall》。
內田望作品《電氣龍》。
譚精忠(左四)於「一瞬之光」展場與參與嘉賓合影。

熱門文章